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开局被人当成乞丐

神医开局被人当成乞丐

洪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两年前,父母外出打工期间不慎发生事故身亡,黑心的老板卷钱跑路,他没有拿到任何赔偿款。为了供妹妹上学,他不得不辍学打工。如今妹妹马上就要毕业,即将迎来美好的生活,可妹妹却在此时患了绝症!在走投无路之际,林栋在父亲留下的玉坠中得到上古传承,兄妹二人的命运迎来转机……

主角:林栋,苏若   更新:2022-07-15 23: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栋,苏若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开局被人当成乞丐》,由网络作家“洪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前,父母外出打工期间不慎发生事故身亡,黑心的老板卷钱跑路,他没有拿到任何赔偿款。为了供妹妹上学,他不得不辍学打工。如今妹妹马上就要毕业,即将迎来美好的生活,可妹妹却在此时患了绝症!在走投无路之际,林栋在父亲留下的玉坠中得到上古传承,兄妹二人的命运迎来转机……

《神医开局被人当成乞丐》精彩片段

凉州市第四人民医院。

“你妹妹的药拿不到了。”

主治医师漠然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怎么就拿不到了呢!”

林栋听了这话,双手抓着医师的衣领质问道:“你不是说凑够了钱就可以了吗?”

“你缴费太慢了,这种药本月的配额已经卖完了,你就算动手打我也没药,只能等下个月。”

医师皱着眉头一把推开林栋:“想别的办法吧,她时间不多了。”

而林栋呆呆地站在原地,只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袭全身,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还能想什么办法?

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努力了这么久,最后就是这么个结果?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病重的妹妹。

以她现在的情况,还能撑到下个月?

“不行就放弃吧,你还年轻。”

医生的话犹如一柄重锤锤在林栋心头,让他呼吸都为之一窒。

放弃?

放弃自己唯一的亲人?

两年前,林栋的父母在某处工地因为意外事故身亡,黑心老板卷钱跑路至今未被抓获,为了让妹妹林悦安心读书,成绩极好的林栋不得不辍学打工。

本来林栋打工供着妹妹快要毕业,一切顺利。

可半月前,妹妹自习时晕倒,送医得知患上了慢粒白血病。

用医生的话来说,这是烧钱的病,特效药三万八一瓶只维持一个月,而且每家医院每月只有那么多份额。

这两天林栋为了药钱想尽办法,甚至不惜出卖色相,用俊朗的外表去相亲会所登记,只求入赘给一个女人换钱,结果就这?

病房内,林栋在妹妹病床前失魂落魄。

难道自己只能亲眼看着她死?

此时林悦恬静的着,娇俏可人的脸却白的过分,双唇微微发紫,眉宇始终带着几分忧愁,像是在睡梦中也无法安宁。

林栋心中一紧,也许妹妹现在还在疼。

恐怕根本没睡着。

不行!还得再想想办法。

刚走出病房打开手机,就收到一条陌生短信。

“没药了是吧?看看你周围的人,求他们也许会给你。”

林栋一愣,紧接着几个穿着衬衣身上纹龙画虎的人出现在了林栋面前。

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带着墨镜的家伙对着林栋咧嘴一笑,伸手拿出一个药瓶晃了晃。

“嘿嘿,想要吗?来,求我!”

随后,他当着林栋的面将药瓶高高抛起到天花板,落下后接住,循环。

林栋的心和药瓶一样高抛低落,这可是救他妹妹命的药!

他忍不住冲上去想抢。

结果却被一脚踢开,摔倒在地,还未起身耳边就响起“啪”的一声。

想到了某种可能,林栋心猛地揪了起来,惊恐的看向耳边。

红色的药液摔落在地。

“不!”

他疯狂的伸手去想要捞起救命的药,手被药瓶碎片划破,很快红色的血液落在地上跟药液混在一起,无法分辨。

这不是药,是他妹妹的命!

林栋颤抖着想伸手护住流淌的药与血,心里却又知道已经无济于事。

“谁让你来抢的?本来能接住的,唉。”

墨镜男此时故作可惜,还蹲下来欣赏着林栋的痛苦,看了眼四周,低声说道:“想跟我动手?我混的时候你还在背书上学呢!”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林栋的脸。

随后站起身来,拿着手帕擦了擦手,笑道:“看在你这么废物穷酸的样子,估计也赔不起,我就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你了,哈哈。”

林栋听到这话,看向这个家伙,对方脸上轻蔑得意的笑容像是一根刺,扎得他生疼。

双拳不自觉的紧握,手上的滴落在地上却浑然不知。

“呦呵!你不服?悄悄告诉你,刘少把省内的特效药都买了,在家里给狗吃,你求我,说不定我一乐呵去给你要一支来。”

林栋听到刘少名字的时候愣了愣,前几天他去婚介所和那个女人见面的时候,手机就收到了自称刘少的警告短信,但他当时别无选择。

回头看了看妹妹的病房,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强笑道:“大哥,我求你,给我一瓶药,谢谢你了。”

“哈哈哈,你看他这个样子,像条哈巴狗一样!”

“蠢货,你算个什么东西,真以为我会为了你去拿药?”

“你和你妹妹连一条狗都比不上,还敢跟刘少抢女人,找死!”

几人狂笑着,让医院里诸多不明觉历的人纷纷侧目。

“混蛋!”

林栋感觉到被耍,怒火攻心起身就是一拳,但寡不敌众,很快就被按在地上暴打。


“哥!”

林悦听到声音走出来,虚弱的撑着房门,见林栋这副模样,两行清泪悄然划过脸颊。

她努力朝林栋走了几步,又忽然失去力气倒在地上。

正打林栋的几人见状,觉得差不多了转身就走,而被打的浑身剧痛的林栋却是急忙起身查看妹妹的情况。

“她只是晕倒了,但这身体太弱了,没药就回家准备后事吧,你说你怎么得罪刘坤啊,那家伙在整个凉州市作威作福也没人敢惹。”

医生看了一眼林悦,摇摇头。

林栋一阵无言,他也不想,但他只能做苏若的上门女婿才能凑够药费。

对了,苏若!

林栋猛然想起那个协议妻子苏若,她好像很有钱有势。

这是唯一的希望!

将妹妹轻柔的放在病床盖好被子,林栋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爸妈去世后,我就发誓要保护好你,哥哥不会食言的,你等着我。”

本想给苏若打电话,可手机刚才被那几人打坏了。

林栋只得拖着酸痛的身体离开走去她给的住址,狼狈的林栋上衣胸前还有好几个脚印。

湖畔浅香园小区,凉州市最顶级的高级小区,能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滚滚滚!要饭要钱都去别的地方!”

保安见他寒酸的模样,直接就往外驱赶。

“我来找人。”

“你?这里面都是什么人你知道吗?骗到老子头上来了,滚!”

保安说完毫不客气,一脚踢了过去。

林栋被踢着没稳住,后仰掉进了绿化坡里,连滚带爬到了坡下。

晕乎乎的林栋只觉得后脑生疼,伸手一摸才发现原来哪里有块石头,手上黏糊糊的是血。

此时天空下起雨来,秋天的雨格外的冷,但却没有林栋的心冷。

妹妹要死了。

自己这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天要亡我?

意识慢慢模糊.......

失去意识前,林栋脖子上父亲留下的白玉吊坠沾染血液以后闪烁了一下。

无边的黑暗中,林栋的意识忽然发现有一本硕大的书存在,就像是深植于他的脑海,今天才解开封印出现一样。

“医武万卷”

看着书上的名字,林栋不免感慨书名有些霸道。

紧接着,书翻开了,里面的文字就像是子弹一样飞来侵入林栋的脑海,在其中深深的烙印难以遗忘。

“这是......”

“万卷医术,万卷武法,透视天眼......”

感受着脑海里的东西,林栋顿觉震惊。

再次醒来已是夕阳西下,林栋猛然起身。

身上的衣服被雨浸湿,但他却感觉不到冷,身上的伤势也完全恢复。

不仅如此,他还感觉身体内多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

“不会是真的吧?”

林栋思索回忆着晕倒后的那片意识海,有些怀疑,但是身体的变化又让他不得不信这是真的。

对了,先救妹妹!

想着,林栋挣扎着起身冲往医院。

这一次,他满怀期待,妹妹终于有救了。

匆匆回到医院,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林栋一身脏兮兮的来到了妹妹的病房,却发现上面正躺着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你谁啊!我妹呢?”

林栋急了。

“之前的病人走了我才来的,我们认识么?”

那人见林栋这么暴躁,弱弱道。

林栋转身冲向医生办公室,找到医生质问。

“你们欠了医院的钱,床位也有限,加上她自己想出院,没理由不放她走。”

医生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人呢,她是个病人,你们就这么对她?!”

林栋怒极,这一次抓住医生的衣领居然把他整个人提起来按在墙上。

双脚不着地的医生顿时慌了。

不等他开口辩解,外面突然有人惊呼说有个女孩要跳楼。

林栋一愣,随后立马松手冲出去,医生重重的摔倒在地呜咽着。

不会是她,不会是她!

林栋一边跑,一边默念祈祷。

可他心里没底,妹妹曾不止一次表示放弃,不想耽搁影响哥哥,轻生之志太明显。

大门口,人流汇聚,一大群人仰头指指点点。

“这年头作秀的人越来越多了,是不是在哪里悄悄的正直播骗钱呢?”

“我赌你不敢跳,装什么,要跳抓紧的,我还等着一会儿吃饭呢!”

“跳不跳啊,我都看五分多钟了,一下子的事情,磨磨唧唧的!”

林栋冲进人群,仰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妹妹正站在三楼的外沿,两眼呆呆地看着前方。


“别冲动,悦悦,哥哥在呢,哥哥有办法救你了,你快下来!”

林栋嘶吼着,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哥。”

楼上的林悦低头看了一眼他,微微摇头,脸色凄然苦笑着:“别骗我了,我知道这几年哥哥为了我付出了多少,我不该继续拖累你了。”

“不,哥哥没骗你,哥哥真的有办法救你,求求你,快下来吧。”

林栋颤抖着恳求。

“这俩人唱双簧的吧。”

“演技略有些浮夸。”

“我怎么感觉,不像是演戏?”

周围人指指点点。

“对不起,我想妈妈了,好痛,我坚持不住了……”

林悦喃喃的说着,随后向前跨了一步,她的身子瞬间失去平衡,从楼上摔了下来。

妹妹的坠落让林栋整个人如遭雷击呆在原地。

回过神来,妹妹已经被一群人团团围住,穿着白衣的医生护士穿梭其中。

“没得救了,通知家人准备后事吧。”

等林栋赶到,参与急救的医生已经下定结论。

“去你妈的后事!滚!让开!这是我妹妹!”

林栋挤进去,听到医生的话一把推开他。

眼前的妹妹听见了林栋的声音,努力的转头看着他,张嘴却吐出了一口口的血。

“哥…我好像…看见妈妈来接…我了…你要,好好保重……妹妹不能陪你了。”

挣扎着说完这句话,林悦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脑袋一歪,眼里的神采也开始消散。

虽然身下有绿化带的植物作为缓冲,但毕竟是从三楼落下,伤势非同小可,林悦现在已经濒死。

“不,哥哥不会让你走的,今天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死!”

“不会的,不会的!”

“对了,医武万卷,我有医武万卷!”

林栋脑子乱了片刻,说着说着反应过来,立刻开启传承给的透视眼进行检查。

她的部分内脏有裂痕,多处骨折,体内每时每刻都在内出血,血管内脏在每次呼吸下都会受到伤害。

从常规情况来说,只要再多呼吸几次,内脏血管彻底裂开,内出血无法阻止,那就真的没救了。

但林栋有办法!

他上去就对着妹妹的几个穴位按下,随后用特殊的手法以及频率去按压妹妹的胸口,直到妹妹的呼吸变得缓慢平缓。

这是龟息术,可以大大降低呼吸的频率与程度,这样可以延缓内脏血管彻底损坏的时间。

不过由于没有妹妹的配合,只有林栋外在助力,龟息术最多持续十分钟。

银针!

林栋需要银针,找到银针他就有办法救下妹妹!

将妹妹抱起来,林栋双目赤红,正好看到街对面有一家中医馆,抬腿便走。

“你谁啊,你是她哥?先把抢救费用结一下!”

此时那个医生不耐烦的从身边护士手中接过一张缴费单递给林栋。

“去尼玛的抢救费用,滚!”

林栋看了一眼他,眼神暴虐无比,吓得医生身子一抖,缴费单都没拿稳。

就这样,林栋以凶神恶煞的形象从一群人中抱着妹妹去往对面。

林栋走后不久,一辆亮银色的玛莎拉蒂停在医院门口。

苏若迈着雪白的长腿走下来,堪称绝色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耐。“林栋这家伙怎么回事?不接电话?”

难道拿了钱想跑?

想到这里,苏若脸色一寒。

医院对面的四海中医馆内,此时也是人来人往。

双鬓斑白留着白胡须的秦鹤山一身白衣,仙气十足的游走在各位病人中,这里切脉,那边看看舌头,这里再问问病情,随后一一给出病症以及所需的药方。

轻描淡写便收得了诸多患者的神医赞叹。

从省中医研究所下来的秦鹤山不以为意,六十五岁被强制退休的他无事可做,一时兴起来这边坐诊,却不曾想让这个小店一下爆火。

正感慨,大门那边传来惊呼,随后一个年轻人抱着个少女闯了进来,他满身污痕俊秀的脸上写着焦急。

“借我一包银针!”

林栋来到柜台以后朝着柜员急匆匆的吼道。

“银针?你以为是谁都能用的?”

柜员愣了下,随后冷冷道:“看病就排队,还想拿银针?你有中医院给的中医行医资格证吗?拿出去给人乱治,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

“我买!”

“你不配!”

闻言林栋怒了,一手拍在柜台上,龟息术只剩不到五分钟了,他没时间!

抬手,柜台上多出了一道掌印,入木三分!

柜员顿时被吓的脸色一白,这木料他天天接触,有多厚实他清楚得很!

此时接触到林栋充满杀气的目光,柜员不自觉感到畏惧,接连退了好几步。

看见掌印,秦鹤山眼睛一亮,审视了一眼林栋后,他伸手探了探林悦的脉息。

片刻后,秦鹤山叹了口气。

“没救了,伤势太重,再努力也是白费,不过,她这气脉不对,怎么这么慢.....不过再慢也是必死,多活一刻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