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逍遥万岁爷

逍遥万岁爷

妖不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商业大亨李墨,被叛徒推下悬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不仅没死,还因祸得福,魂穿古代,穿成了当朝皇帝。开局便是佳人在侧,权力在握?想的太多了,外敌入侵,奸臣当道,原主虽是皇帝,日子却非常不好过。穿越过来的李墨没有时间考虑太多,他果断踏上逆袭崛起之路,他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主角:李墨,苏有容   更新:2022-07-15 23: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墨,苏有容 的女频言情小说《逍遥万岁爷》,由网络作家“妖不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商业大亨李墨,被叛徒推下悬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不仅没死,还因祸得福,魂穿古代,穿成了当朝皇帝。开局便是佳人在侧,权力在握?想的太多了,外敌入侵,奸臣当道,原主虽是皇帝,日子却非常不好过。穿越过来的李墨没有时间考虑太多,他果断踏上逆袭崛起之路,他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逍遥万岁爷》精彩片段

“陛下,来啊……”

娇软的声音传来。

李墨的身体猛地一震,看着面前的场景。

周围一片金碧辉煌,雕梁画栋。

巨大的红木软床之上,身着轻纱,体态曼妙的绝美女子,正缓缓朝着自己伸出一双玲珑玉足。

看到这幅极具诱惑力的场景。

咕咚。

李墨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燃升起,恨不得立即扑上去。

不对!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了?

李墨狠狠咬了下舌尖,依靠着痛觉,才勉强清醒了过来。

自己不是被林高那叛徒推下了山崖吗?

怎么还活着?

这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看着李墨久未动作,女子的表情,微微有些诧异。

这家伙怎么还没跟条疯狗一样扑上来?

她轻轻咬了咬嘴唇,露出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玉足又往前面伸了伸,声音酥地仿佛要沁进骨子里。

“陛下……”

眼看着那嫩白的脚趾都要触碰到了自己的脸上,李墨的脑袋猛然一痛,他下意识一把推开女子的腿,捂住了脑袋。

“啊!”

李墨痛苦地嘶吼着,只感觉眼前无数的片段,仿佛走马灯一般闪过。

他的表情,也从痛苦,变成了不敢置信。

自己竟然穿越了!

他现在处在的这个地方,名为武朝,并不是他所知道历史上的任何朝代。

而他,竟然还成为了上任不久的一国之主。

身边,这位乃是他的贵妃,苏有容。

可既然是贵妃,怎么会跟夜场女一般骚媚?

李墨轻轻敲着脑袋,眉头,逐渐锁了起来。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有名的荒淫无道。

若不是他是先帝嫡子,这九五之位,是万万不配的。

而自从先帝去世,原主无人约束,变本加厉,不理朝政,日夜荒淫。

“陛下?您好点了吗?”

一阵香风传来,是苏有容贴了上来,她伸出衣袖,为李墨擦去额头上刚才渗出的冷汗。

李墨此时已经感觉好了许多,扭头看过去,便是一大团白皙的沟壑映入眼帘。

他心中升起无名火焰,直接将苏有容的藕臂抓住,狠狠一甩。

苏有容直接被推倒在大床之上。

“陛下,你好坏啊!”苏有容嘟着小嘴道。

只是声音中却没有任何责怪的意味。

这女人……

即使被这样暴力对待,反而是摆出一个妖娆的曲线,冲着李墨轻轻勾了勾手指。

李墨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吃了她!

李墨狠狠扑了上去!

……

风停雨歇。

李墨抱着如同小猫一样,蜷缩在怀里的苏有容。

脑海里面,智商逐渐占领了高地。

自己现在喉咙发干,胃里面很不舒服,头脑发热。

即使已经发泄数次,丝毫没有情欲的念头,身体却仿佛还是极为渴望。

这分明是吃了药的症状!

但是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任何关于药物印象。

什么情况?

李墨感觉头又开始疼了,他一把推开旁边的苏有容,跑到旁边的桌子上,拿起茶壶,咕咚咕咚狠狠灌了一通,这才感觉好了许多。

床上,苏有容软软坐起。

“陛下,妾身还没够呢……”

听到这声音,李墨虎躯顿时又是一震。

他扭头看了一眼苏有容。

云鬓半偏,花冠不整。

艳绝天下的杨贵妃,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这是足以让天下所有男人都把持不住的美景。

但是李墨咬了咬舌尖,忍住了。

他能很清楚感觉自己这具身体的虚弱,若是再来几次,怕不是猝死在这美人身上都有可能。

在加上身体里面还有霸道的药物作用。

这美人的腰不是腰,是催命的刀啊……

“朕乏了,要回自己的寝宫休息,你今晚自己过吧,明日,朕准备好了,再来找你。”李墨挠了挠头。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苏有容脸上露出失望的色彩,李墨脸上有些挂不住,赶紧脚底抹油,从这处寝宫之中溜掉。

……

空荡房间之中。

苏有容看着关上的大门,娇媚的神色,缓缓转为冰冷。

待到李墨的脚步声走远,她起身在桌案上书写了起来。

“陛下症状日益严重,今日突发头疼之症……”

写完,她将纸条塞入了身边信鸽的脚筒里面。

……

皇帝寝宫。

养心殿。

李墨一夜好梦,但是他并没有赖在床上。

一大早,他就踹开了被子。

“来人,更衣,朕要上朝!”

李墨喊道。

原主是个废物,不代表他也是。

昨天的药物事件,已经让李墨嗅到了危险。

就是不知道,这危险是来自宫中,还是宫外了。

想到苏有容乃是朝中首辅大臣之女,李墨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炷香后。

李墨身着一身灿金色的龙袍,端坐在金銮殿上。

大武三日一朝。

但原主上朝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的出来。

这种荒唐行径,李墨已经无语。

身为皇帝,不理朝政,不是等着被人架空,当一个操线木偶?

自己可不是混吃等死之人!

台下,众臣对于李墨,大部分是熟视无睹的。

之前李墨偶尔也会来上朝,不过大多数都是一言不发,如同木偶一般坐着,甚至还有一次,直接在龙椅上躺着睡着了!

堪称是贻笑大方!

首辅苏杨,满头银发一丝不苟,捧着芴板,于殿前禀报。

“陛下,南阳地突发洪水,请求赈灾,老臣已批准户部拨款三十万两,不日押送灾区。”

“蜀州今年大旱,灾情遍地,请免辖区一年税赋,老臣已准许。”

……

殿中,只有苏杨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着。

李墨越听,越感觉不对劲。

奶奶的。

全是老臣已准许,老臣已批准。

都让你干了,自己这个皇帝还干什么?

想到这,李墨轻轻咳嗽一声。

“爱卿……”

声音不大,但是苏杨还是应声停下了汇报,疑惑地看着大殿上的李墨。

“爱卿处理朝政,受累了,不过这些事在做决定之前,可否问过朕的意见?”李墨眯起眼睛,淡淡问道。

苏杨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和龙椅之上的李墨的视线,碰撞到了一起!


金銮殿。

空气中的气氛,突然凝固了起来。

听话的意思,皇帝要问政?

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不过苏杨虽然不知道今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皇帝问话,他不得不答。

“陛下事务繁忙,朝中的这些琐事,一向由老臣代理,并且都已经记录成折子,给陛下送过去了。”苏杨沉声道。

“折子?”李墨指尖敲在龙椅上,原主是个半只脚都不会踏入书房的人,哪里看过什么折子?

不过这个苏杨的态度,很耐人寻味……

阅人无数的李墨,自然能分辨出来出来苏杨话语中隐藏的不耐烦。

“爱卿辛苦了,前段时间朕因为先帝去世,颇为思念,没有太多精力放在朝政上,以后爱卿还是先等朕批准了,再下令吧……”

李墨随便扯了个理由,继续跟这个苏杨打着机锋。

闻言,朝中不少大臣脸色都有点古怪了起来。

前段时间你自己在干什么,心里没点数吗?

还思念先帝,先帝说不定就是被你的混蛋行径给气走的……

让这种只会玩女人的皇帝总揽朝政,那天下的百姓还有活路吗?

苏杨的表情微动几下,声音还是一副古今无波的样子。

“陛下所言极是,老臣记住了。”

说罢,便是退下了。

其他人皆都是面面相觑。

“其他人,还有何事要禀报?”李墨淡淡问道。

“肃州来报,有十万鞑子大军进犯边境,还请陛下决断。”兵部侍郎韩林天上前一步道。

肃州,鞑子?

李墨稍微回想了一下。

肃州地处大武西北,而鞑子就是大武西北边境草原上的一个民族,这样看来,这鞑子进犯,就像前世的突厥打秋风一样。

“敢犯我大武边境,自当要迎头痛击!”

李墨的声音无比坚决。

闻言,朝廷里一阵低语声响起,众多大臣面色古怪。

“陛下,目前国库里,还有存银五十万两,若是派大军前往作战,怕是连战士们的粮草都不够啊……”户部侍郎秦林开口道。

没钱了?

李墨一愣。

大武国粹延绵三百余年,疆域极广,如今,国库只剩五十万两?

“国库里怎会空虚至此?”李墨扭头看向秦林,眼神里充满了狐疑。

秦林是个白胡子老头,听到李墨问话,脸上露出苦楚的神色。

“先帝驾崩之时,皇陵修建,足足花了五百万两,再加上陛下新建‘华清阁’,也是靡费无数,如今国库,已经是难以周转了……”

嗯?

这倒是李墨没想到的。

国库的钱,都花在了自己爷俩身上。

老爷子驾崩,花了足足五百万两?

这笔钱肯定是没法动的。

至于自己的华清阁,李墨回想了一下,还真是前主为了享乐,亲自下令动的大工程,用料等极尽奢华,若是真的建成了,称之为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想到一群大臣刚才的眼神,饶是脸皮厚如李墨,此时也有些羞愧。

还没等他说话,苏杨先出声道:“陛下,此事老臣早已和韩侍郎议过,这鞑子每年秋收之后来犯边疆,最多劫掠些边陲小镇,等到落雪的时候,就会回去了。”

“若是大军出动,靡费无数,反而得不偿失,臣以为,派些大军前去固守城池便行,不必为此大动肝火。”

李墨的指尖轻轻敲动在龙椅之上。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苏杨说的有道理。

仅仅按损失来说,固守城池的收益是最高的。

但是,李墨知道,现在的风平浪静,只是表面。

鞑子每年都来,此消彼长,这些草原狼们逐渐壮大之后,到时候肯定不会满足只是劫掠一番就离开。

想起来脑海中成吉思汗,铁木真这些威名赫赫的名字,李墨简直背后都在发寒!

养虎为患啊!

“从来如此,也不见得是对的。”李墨冷声道,“苏爱卿可曾听过水滴石穿,积少成多的道理,现在不动手,等到了这些鞑子实力壮大后,可是要吃人的!”

“传朕的旨意,停止华清阁一切修建,变卖一切珍贵材料,省下来的钱,充当军费,调集关内兵马,开拔前往肃州!”

一时的享受,和一辈子的享受,李墨还是分的清的。

此话一出,朝堂之内,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议论声此起彼伏。

“陛下,华清阁已经建了一半,若是中途停工,损失巨大啊!”

一位红衣大臣劝道。

“陛下,切不可穷兵黩武啊!”

一位白衣老者扑地嚎啕叫着。

朝廷上,此时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李墨皱着眉头看着这乱象,心中隐隐有些不耐。

看来自己这个皇帝,还真是没有半点威信啊。

“臣以为,陛下所言有理!”

前方,突兀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久未发声的苏杨。

听到苏杨的声音,朝堂上为之一静。

察觉到区别的李墨,看向苏杨的眼神愈发忌惮了起来。

自己这个皇帝当的,远远不如这个银发老头有威势?

“只是此计,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将领。”苏杨继续说道,“臣斗胆推举怀化大将军王大宇将军前去,可堪大任!”

“臣附议。”

“王大宇将军英勇无双,正合适!”

……

苏杨说完,下面沉寂了一瞬猴,便是此起彼伏传来了一阵附和的声音。

李墨坐在上面,看的明白,这几个人都姓苏,或者都是苏杨的门生。

那他们推来的这个王大宇将军?

李墨循着记忆,看向殿中间的一个昂首挺胸的武将。

看到对方肥硕的肚腩,李墨瞬间懂了。

这群人根本就是借着自己的想法,然后在军队里面安插自己的势力!

若是他还是以前那个昏庸的皇帝,多半今天就要稀里糊涂地给边疆的统兵权,交给这个酒囊饭袋身上了!

不行!这家伙不能当朕的大将军。

要再找其他人!

李墨的目光在武将阵容里面扫过。

角落里。

一个样貌英武,神情复杂的家伙,映入了他的眼帘。

李墨眼前突然一亮。

他,说不定可以!


李墨注意到的人,叫徐亢舟。

徐家世代从军,祖上追随太祖打天下,一手落月枪法闻名天下。

不过几百年过去,武国基本上没有出现太大的战争,武将地位没落,到了徐亢舟这一辈,更是层层降级。

如今的徐亢舟,更是只有区区五品的中郎将,可谓是落魄到了极点。

重要的是,徐家人一向以刚正不阿闻名。

看到这家伙混的这么落魄的样子,李墨反而更加放心,起码,他背后多半没有什么党派之类的存在。

“徐家世代驻守边关,想必对边疆的情况更为了解吧,朕看,不如让徐亢舟来接任这个职位吧。”李墨随便扯了个理由说道。

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徐亢舟也是讶异地抬起头来。

当然,朝中苏杨等人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按例来说,朝中将军调任边关,起码也要是三品的大将军级别,所以只要徐亢舟点头,他立即就能连升两级。

若是能在与鞑子的作战中有所斩获,那可就是军功。

运作得当的话,是能马上封候的。

无数军人的梦想!

李墨笑呵呵地看着徐亢舟。

他不相信,有武将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但是。

众目睽睽之下。

徐亢舟出列跪地,确是婉拒了李墨的邀请。

“陛下,臣资历尚浅,恐不能胜任,陛下还是另择良将吧。”

李墨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刚才,他分明从这个徐亢舟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渴望。

此时却拒绝了?

这下,连带着自己的脸面,都有些不太好看了。

“陛下,臣以为徐亢舟所言有理,还是派王大宇将军前去,更为稳妥一点。”苏杨不死心地扇阴风点鬼火。

李墨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离出兵还有一段时间筹备,容朕再考虑一番。”

徐亢舟拒绝了自己请求,说不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朝堂上苏杨只手遮天,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等下了朝,再找他谈谈。

苏杨还想再说话,但李墨现在看见他就头疼,索性大手一挥,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朕疲了,就先退朝吧。”

看着李墨离去的身影,苏杨的眼神里,全是阴沉。

……

李墨独自走在回后宫的路上,并没有坐轿子。

现在这具身体实在是虚的厉害,他现在宁愿多走路,锻炼一番。

今天朝中,苏家的表现,实在让他有些头疼。

苏家的手,伸的太长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李墨扭头看去,是他的贴身传话太监,刘喜,正哭丧着脸朝着他跑过来。

“陛下,华清阁那边,一群老天师听说陛下要遣散他们,都在闹呢,场面收拾不住啦!”王喜跪在地上禀报。

老天师?

李墨想起来了,原主平时还有服用丹药的爱好,所以从五湖四海,请了许多有名的“天师”,给他们丰厚的俸禄,好吃好喝地供着,各种珍贵药材,任由他们取用,在建了一半的华清阁供着。

每年光花在这群人身上的钱,都是天文数字。

奶奶的!

这还了得?

作为现代人,李墨自然知道,这群老天师都是什么货色。

想起来这些人曾经表演过的那些道术!

李墨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坑蒙拐骗!

“朕现在就去看看,你再去让通知禁卫,让他们派个百八十个人过来。”李墨正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呢,现在还有人主动送上门?

等下要是有老逼登敢跟他蹬鼻子上脸,到时候说不得要血溅当场!

很快。

李墨就带着一群禁卫走进了华清阁。

迎面一个露天的广场中,一群穿着各种道袍的家伙正哭天抹地呢。

还有个人好像发了羊癫疯的,围着火堆,在那里跳着大神。

“天灵灵,地灵灵,五行真君……”

刘喜小声在李墨旁边禀报:“陛下,长冥子老天师感觉自己被轻慢了,正在做法,要降下神罚呢!”

“您快想想办法吧!”

神罚?

李墨看着神色畏畏缩缩的刘喜,满脸黑线。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都给老子抱头蹲下!”李墨大吼一声。

整个广场的老道们都看向了李墨,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翻脸露辣相的家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求着他们要仙药的皇帝吗?

被鬼上身的,到底是谁啊?

不过毕竟是皇帝下令,大部分人还是照做了。

只有那个跳大神的家伙没有停,反而围着火堆,跳的更加欢快了。

还真有刺头。

李墨看向旁边的禁卫队长张威。

“你,去给那老头给我抓过来!”

张威应了一声,虽然神情略微有些纠结,不过还是带着五六个弟兄,朝着那老头走了过去。

临到近处。

批头散发的长冥子突然大吼了一句。

“火德真君,速上我身!”

几个禁卫的脚步都是停下来,看着神神叨叨的长冥子,腿都在打着颤。

长冥子猛地抬起头来。

口中。

竟然喷出一条火焰长龙。

一群禁卫还没近身,就被全部逼退!

最前面的张威,满脸都烧的漆黑。

“陛下!”张威直接连滚带爬地回到了李墨的脚边,“这些老天师,都是修道有成的仙人,得罪不得啊!”

看着这个五尺高的汉子的怂样,李墨深深叹了一口气,直接从张威腰间拿起长刀,朝着那个老道走了过去。

老道还是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不过看着李墨拎着刀走过来,身子明显猛地颤动了一下。

嚓!

长刀出鞘。

作为禁卫首领的佩刀,自然是锋利无匹,上面泛着寒光。

李墨不禁赞叹一声。

冷兵器的巅峰啊!

周围发疯的道士们,都看向了李墨。

“陛下,不可啊,长冥子已经火德真君上身了,现在靠近他,会被真火所伤的!”有老道想要来抱李墨的大腿。

但是李墨丝毫不顾,长刀一挥。

老道的半截胡子,缓缓飘落。

要不是这家伙反应还算快,李墨这一下,恐怕这个来劝架的小命难保!

看到这,所有的道士们,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陛下这是玩真的啊!

李墨眼里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火德真君”,一步步朝着对方走去。

“别装了,朕知道,你口中含有汽油是吧……”

“竟然掌握了提炼汽油的技术,很好。但是,靠这个坑蒙拐骗就不对了。”

“你留在朕这里,教工部那群人提炼火油技术,我可以既往不咎,还能给你赏赐,但是你要是还想靠坑蒙拐骗来混日子。”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墨每说一句,长冥子身子的颤抖就加剧几分。

眼看李墨已经走到了近处,长冥子嘶哑的声音传来。

“陛下既然已经识破,老道自当给陛下赔礼道歉,只是这火油秘法乃是我雁荡山不传之秘,老道一大堆徒子徒孙,指望着这混口饭吃,老道万万不能交出此秘方,求陛下开恩啊。”

说完,他直接双膝跪地,重重地朝着李墨磕下了头!整个人如同鹌鹑一样匍匐着。

李墨冷冷看着这家伙,眼神中闪过一抹果决。

手中长刀高高举起。

“不识抬举,欺君之罪,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