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还有三秒就初恋

还有三秒就初恋

桂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大一刚开学,江暖暖吸引了很多同学的注意。并非她有多么优秀,而是因为对新晋校园男神的表白!殊不知一切都是演戏,她与校园男神是青梅竹马,替其打造男神形象自然义不容辞!其实除了演戏之外,她的表白中包含了很多真情。后来一个叫做梁墨的男孩闯进了她的生活中,江暖暖会如何选择?

主角:江暖暖,梁墨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暖暖,梁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还有三秒就初恋》,由网络作家“桂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一刚开学,江暖暖吸引了很多同学的注意。并非她有多么优秀,而是因为对新晋校园男神的表白!殊不知一切都是演戏,她与校园男神是青梅竹马,替其打造男神形象自然义不容辞!其实除了演戏之外,她的表白中包含了很多真情。后来一个叫做梁墨的男孩闯进了她的生活中,江暖暖会如何选择?

《还有三秒就初恋》精彩片段

九月的夜晚依然热气熏天,晚风徐徐吹过,为原本就快要沸腾的操场增添了热浪。

已是夜晚,参加军训的大一新生们正围坐在一起出神地望着操场当中。

操场当中一名身姿优美的少女正随着音乐翩然起舞,她抬起纤长的胳膊,扬起了头,侧影宛如一幅世界名画。没有人说话,生怕会打扰了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只有无数手机对准了她。

少女一回眸,露出了秀丽的容貌。她有着一张令人嫉妒的容颜,仿佛明星般耀眼夺目。少女旋转起身体,盘在脑后的长发突然松开,像一片黑色的纱扬起来,披散下来包裹住她,为她平添了几分神秘,几分妩媚。

众人都目瞪口呆,许久后才发出了热烈惊呼的掌声,伴随着掌声的还有此起彼伏的叫声:“苏月!苏月!”

少女苏月向众人鞠了一躬,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从容地走回自己原本坐的位置,只是刚坐下,就有人将一件外套扔在她身上。

苏月不必抬头就知道是谁扔的,不会是别人,一定是梁墨。她抬头一看,果然见到梁墨站在不远处冷冷地望着她,并没有半分为她高兴的样子。

苏月懒得理他。

梁墨是她的发小,两人从小就认识,从小学一直到高中,两人都是同班同学,现在又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梁墨的性格她很了解,她越是风光的时候,他越不高兴。

苏月套上外套,十指当梳,将长发重新盘起,继续望着操场中央。

今天是新生军训后的活动,要求大家表演节目互相认识。

现在走到操场中央的是一名短发少女,她长着一张略带婴儿肥的圆脸,一双大大的眼睛,红嘟嘟的嘴唇,笑起来时会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显得很有精神。

苏月刚表演完,没有人敢登台,唯有她先站了出来,丝毫不怯场。少女拿着话筒先自我介绍:“我叫江暖暖,江河的江,暖和的暖,我就像是一个小太阳,给所有人送温暖。”

大家笑了起来。

江暖暖接着说:“我给大家唱一首《暖暖》,请记住我的名字哟!”

结果一开口她便进错了拍子,引起哄堂大笑。她吐了吐舌头,说:“不好意思,唱错了,重新来一遍。”

说完,她从容不迫地对放音乐的同学说:“重来!”

这次她完整地唱完了,虽然不算多动听,但也不难听。大家嘻嘻哈哈地笑了一阵,只有梁墨没有笑,多看了她两眼。

江暖暖唱完后,大家纷纷上台表演,唱歌、跳舞、魔术、相声,闹了好一阵子,气氛很热烈。

快要结束的时候,大一新生代表上前讲话。

一名瘦瘦高高的少年从容不迫地走到了中间。同样穿着军训服,他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惹得大家纷纷伸长脖子看。他长得干净斯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虽然军训晒黑了,却让他更显帅气。

许多女生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好帅啊!快看我的男神!”

“他是谁啊?”有女生歪着头悄声问。

“超级学霸贺志野,高考状元,今年学校的最高分!”早已经探明情况的同学迅速向四周传播八卦。

贺志野还未开口,名字已经传遍了操场。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人群中传出了一声大叫:“贺志野,我喜欢你!”

众人不禁瞠目结舌,纷纷看向那个大胆告白的女生。

只见江暖暖面色潮红地站在操场的一角望着贺志野,两只眼睛亮晶晶,像有光在闪耀。

贺志野从容地笑了笑:“谢谢这位同学,我也喜欢你,喜欢你们大家,喜欢这所学校,我相信这就是我们今天能在此相聚的原因……”

热闹的迎新会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结束了,除了贺志野,江暖暖无疑成为本次迎新会最红的人。人人都记得她在迎新会上那一声当众告白,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同。

江暖暖低着头看着手机那头发来的消息,是来自贺志野的:“兄弟,你的演技真的超棒啊!谢谢你帮我打造男神形象。”

江暖暖苦笑一声,打了一行字“我是认真的”,却没发出去。

她和贺志野是邻居,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两个人还没上幼儿园时就天天在一起玩,上学后两人一直同校同班,好得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一样。贺志野是学霸,江暖暖学习差一些,他就天天给她补习。江暖暖贪玩闯祸,他就帮她想办法兜底解决问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暖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贺志野,而贺志野却一直当她兄弟。高中以后,她发现贺志野和自己成绩差距变大,生怕自己没办法和贺志野考上同一所大学,她努力了整整两年,终于如愿以偿跟着他一起上了同一所大学。

她叹了口气,将那行字删掉,选了个爆笑的表情包发过去:“哈哈,那当然,我的演技超棒的!肯定要挺自家兄弟!”

篮球场上人声鼎沸,一场激烈的篮球比赛正在进行。大一新生的对决,因为贺志野的存在,而格外吸引众人的目光。

贺志野这个学霸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一级优等生,不仅学习好,体育也相当优秀,尤其是篮球打得非常好。他像个篮球明星满场飞奔,他腿长胳膊也长,他左闪右避,突破包围圈,绕到篮筐下,长而有力的胳膊往篮筐上一抬,篮球便乖乖地进了篮筐。

他跳起来的时候,衣摆扬起,露出他的六块腹肌,阳光照耀在他满是汗水的脸庞上,像是无数碎钻在闪耀。操场周围的女生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双双眼睛里都冒出了“星星”。

“男神!”好多女生一边尖叫,一边拿出手机拍视频。江暖暖跳得最凶,手里舞着毛巾和矿泉水瓶,不住地呼唤贺志野的名字。

贺志野冲着她一笑,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

站在江暖暖身旁的女生们都被他的笑容电得发晕,发出阵阵尖叫。

贺志野朝着江暖暖跑来,接过她手里的矿泉水瓶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汗,对她笑道:“好兄弟,你想得真周到,我正渴得要命呢!一会儿别走,我请你吃饭!”

江暖暖心情大好,她得意扬扬地在四周女生嫉妒的眼神里答得响亮:“好!”

贺志野将毛巾和矿泉水还给她,继续回到场上比赛。只是他跑向赛场前,忽然向着另外一边观赛的人群走了几步,还对那边摆了摆手。

江暖暖朝着贺志野摆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群女生当中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她不像其他女生那样惊声尖叫,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人群里。虽然站在不起眼的位置,却像有光打在她身上,让人不由自主将目光聚拢在她身上。

江暖暖记得她,她就是那个在迎新会上凭借一支舞蹈惊艳四座的苏月。

自从苏月跳了那支舞,整个学校一大半的人都记得她。江暖暖那时候也曾激动得差点冲上去对她喊道:“小姐姐,为你打call(应援)!”

此时,江暖暖的心里一连串的疑问,苏月怎么会在这里?也是来看贺志野打球的吗?看贺志野和苏月打招呼的态度,两个人好像已经认识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场比赛,以贺志野这边的球队大获全胜而结束。女生们都很高兴,江暖暖尤其高兴,一个箭步从看台跳到了篮球场上,正要冲向贺志野,却见贺志野径直朝苏月走过去。

江暖暖一愣,连忙追了过去。

只见贺志野对苏月说了几句话,又转过身对江暖暖摆手示意:“暖暖,快来!”

江暖暖连蹦带跳地跑到贺志野身旁,拍着贺志野的肩膀说:“哥们,什么时候交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都不告诉我?”

贺志野拨开她的手,笑着说:“别胡说,这是苏月。苏月,这是我的好哥们江暖暖。”

江暖暖冲着苏月笑:“我知道你,校花小姐姐。”

苏月笑着说:“我也记得你,你在迎新会上唱过歌。”

江暖暖一愣,没想到苏月居然会记得她。她对苏月嘻嘻哈哈说:“小姐姐能记住我,是我的荣幸。”然后用手肘捅了捅贺志野,“你是怎么认识小姐姐的?”

“这事说来话长。走,我们边吃边说。”贺志野又问苏月,“一起吃饭吗?”

苏月大大方方地点头:“好啊。”

三个人一起去了食堂。

贺志野点了七八个菜,江暖暖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对贺志野说:“说吧,你老实交代,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

贺志野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找你?”

江暖暖用筷子指着桌子上的菜,说:“哼哼,这些都是我喜欢的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咱俩这么熟了,我还不了解你?”

苏月看着两人问道:“你们这么熟悉?”

江暖暖抢先回答:“我们刚出生就认识了。”

苏月微微一笑:“原来是青梅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江暖暖笑嘻嘻地说,“说的就是我们。”

贺志野没有否认,拍了她的脑袋一下:“你居然会念诗了。”

江暖暖大言不惭:“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我都倒背如流!”

贺志野取笑道:“是是是,你还忘了说元曲!我们暖暖那可是大才女,没有什么不会的。”

江暖暖很满意,目光再次扫向了苏月。苏月只是笑,并没有说话。

“大才女。”贺志野夹了一块鸡肉放在江暖暖的碗里,“帮我个忙呗。”

“什么事?”江暖暖很高兴地夹起鸡肉送入口中。

“我记得你会做视频剪辑对吧?”贺志野问道。

江暖暖的神情微微一滞,糟糕,不会是找她来做视频吧?她之前是多次在贺志野面前吹嘘过,自己如何做视频,可事实上,她只是个入门。

她安慰自己,可能不会找她做视频,只是随便一问。她镇定地点头:“对啊。”

“正好有个事要找你。”贺志野说,“是这样的,学校的宣传部让我们拍摄宣传视频,我想着你会剪辑视频,就想让你帮忙。你放心,不白干活,是有偿的。”

江暖暖刚想拒绝,可是看到苏月的眼神,心里一跳。她问:“不会是让你们两个人拍的视频吧?”

“对。”贺志野点点头,“是我们。”

“已经拍好了?”江暖暖放下了筷子望着两人,他们两个人郎才女貌,CP感十足,宣传部找他们确实合情合理。

“行不行?”贺志野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她。

“哎呀,这点小事还说这些,都是自家兄弟,我肯定帮你搞定了。”江暖暖大包大揽,又笑眯眯地问,“你们什么时候拍的?”

贺志野想了想说:“上上周五中午。”

“这么长时间了?”江暖暖很惊讶,贺志野居然一直没告诉她。

“嗯。其实刚开学的时候没多久,宣传部就找了我们,后来因为开学特别忙,拖到了上上周五才拍。”贺志野解释道。

苏月在旁补充道:“因为我们也不大熟悉视频拍摄,所以来来回回地拍了好多次,本来以为拍好就行了,现在才知道要剪辑好。”

两人口口声声都在说“我们”,这让江暖暖很不舒服,向来只有她和贺志野是“我们”。现在多了个苏月和他成了“我们”,那她算什么?

两人并未发现江暖暖的情绪变化,一唱一和地对江暖暖说起视频拍摄时的花絮。江暖暖心不在焉地听,心里暗自发誓,一定不能让贺志野小瞧了。

两天过去,头发被薅了好多根,江暖暖趴在桌子上发出绝望的哭号。

天哪,她当时是抽的什么风?怎么能答应贺志野?

她以为只是个简单的小视频剪辑而已,看到素材的时候,才知道是个大视频,而且是个非常正经的视频,她这点技术水平根本剪辑不了。

更让她心塞的是视频的内容,说是给学校做宣传拍的视频,主角却是贺志野和苏月。两人在校园里走路、读书的画面分明拍得像是校园偶像剧!她的心里像被塞了好几块大石头,真是堵得慌,却又觉得这两人真是登对养眼啊。她足足盯着画面看了几个小时,愣是没有任何头绪。

“不行,振作起来,江暖暖!”江暖暖自言自语,“不能再这样下去!”

她到处搜索剪辑视频的教程,学习别人的视频剪辑制作,足足弄了一整个通宵才剪出一个小样。差强人意,也算能看得过去。

江暖暖拿着自己的视频去找贺志野,路过操场时,突然听到了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哇,这个视频也太炫酷了吧!”

江暖暖伸长脖子,挤到人堆里一看,果然是个极其酷炫的视频。视频拍摄的内容没什么特别,但是剪辑出来后却超级酷炫。

江暖暖顿时觉得自己剪辑的视频根本就是土味视频,完全不上档次。

她手心里冒出了汗,原本那点小信心立即被打击得荡然无存。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句话:“这个视频是梁墨做的啊?真是太厉害了!”

“梁墨是谁?”江暖暖立刻问道。

“梁墨你都不知道?播音系超级有名的帅哥啊!”

几个人叽叽喳喳地向江暖暖“科普”了梁墨的事迹。

梁墨——传说中今年播音系里面最靓的仔,拥有非常迷人的声音。

据说他的声音千变万化,被老师们当成奇才。

然而这位奇才却不爱说话,大多数时候挂着一张冰霜脸,少言寡语。他非常喜欢剪辑制作视频,在网上也是有名的大佬。

江暖暖的头脑里冒出了一连串问号。她没听说过这个人,对他也没任何印象。于是她问:“他是我们这届的吗?”

“当然啊。”女生很热心地继续说,“和我们一起军训过的。”

江暖暖在脑子里面搜索了半天,陡然想起了一个身影。

那个夕阳斜垂的傍晚,军训了一天的她累得半死,买了几瓶矿泉水努力往宿舍挪移。

走到宿舍附近的山坡时,她发现了一个人影在山坡最高处站着,因为背着光,她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只觉得被夕阳勾勒出的剪影很好看。

她一边盯着剪影看一边往山上走,脚下没注意摔了一跤。然后,她听到了一阵放肆大笑。她爬起来发现,笑她的人竟然就是那个好看的剪影。她心里有气,说:“有什么好笑的?你是什么人啊?看人家摔倒不帮忙还笑别人?”

对方慢条斯理地说:“我有这个义务吗?”他的声音格外好听,带着慵懒和磁性。

江暖暖被他的话噎到,愤愤地说:“对,就是因为人人都像你这样,这个世界才这么冷漠!”

那人发出一声冷笑:“如果碰瓷的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她拎着东西说:“如果不想帮人,借口永远都有。我相信这个世上好人总是多的。”

“幼稚。”对方并不为所动,懒懒地扭过头继续看着远方,似乎不屑再和她辩驳。

她快要气炸了:“你才幼稚!不,你这是冷漠!自私!”她有意上前和他争论一番,于是拎着矿泉水努力往上攀爬。

他居然爬到那么高,军训不累吗?

她不能服输,一边爬一边搜肠刮肚想了一大堆,快要爬到山坡最高处时,那人居然离开了。

他下山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她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两腿发软。

不会就是那个人吧?江暖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那天没看清楚他的模样,虽然很讨厌那人,但她摸着自己的良心承认了,他的声音真是特别迷人、特别好听。

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按照其他同学的指点,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传说中的梁墨。他正举着手机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拍什么。

“你好,你是梁墨吗?”江暖暖小心翼翼地上前打招呼。

梁墨迅速关闭手机屏幕,抬起头看向江暖暖,目光生冷。

江暖暖被这张挂着生人勿近的脸震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有压力。

梁墨站了起来。他比江暖暖高一个头,五官立体,不说话时,面容似雕塑,微微下垂的嘴角让他看上去更生冷。

他低头看向江暖暖时,压迫感更强。

他用疑惑的目光飞快地扫了一眼江暖暖,问:“有事?”

江暖暖这才如梦方醒,结结巴巴地将来意说清楚。

梁墨听完后眉头都没动,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行。”

“为什么?”江暖暖脱口问道。

梁墨用冷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没有为什么。”

“什么事都有原因的吧?”江暖暖不放弃,“我知道请你帮忙是唐突了点……”

“知道还问?”梁墨锐利的目光掠过她,“我没有义务帮你。”

江暖暖顿时醒悟过来:“真的是你!”

梁墨没说话。

江暖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真的是你,我就不来找你这种没人情味的铁石心肠了。”

她一扭头转身要走。

梁墨却在她背后说:“要我帮你也可以,不过要付出点代价。”

江暖暖疑惑地问:“什么?”

“凡事都有代价,免费的东西最贵,你应该知道这个道理。”梁墨的脸上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江暖暖想了想,问:“你要多少钱?”

“钱?”梁墨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你有多少钱?”

江暖暖倒吸一口凉气:“你不会想把我的钱都拿走吧?”

梁墨冷冷地说:“就算把你所有钱给我都不行。”

“那你要怎么样?”江暖暖不耐烦地问。

望着她那张微微泛红的小脸,气鼓鼓的,像个小气球,梁墨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我说,你怎么像个小孩?”

江暖暖不明所以地望着他:“小孩?”

梁墨笑而不答。进入大学后,大家的打扮都渐渐成熟起来,唯有她扎着两个小辫子像个未成年少女,衣品也让他一言难尽。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帮我剪辑视频?”江暖暖再次问道。

“求人有你这样的态度吗?”梁墨扫了她一眼,向她伸出一只手,“拿来。”

“什么?”江暖暖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立即将手机拿出来,“视频在这里。”

江暖暖不怕丢人,将自己剪辑的视频放给梁墨看。

梁墨只看了几秒,眼神微微一变,将手机递给了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江暖暖莫名其妙,跟在他身后追:“喂,你去哪里?”

梁墨把她当成空气,径直往前走。他的腿很长,迈的步子很大,江暖暖跟在身旁一溜小跑:“大哥,你说句话啊,到底怎么了?你不是答应给我改了吗?”

梁墨一直不说话。

江暖暖急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梁墨,你个大男人搞什么鬼啊,说话不算话!”

“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梁墨终于开了金口,“我只是让你把视频拿来,没有说帮你剪辑。”

江暖暖傻了眼:“那你不帮我剪辑,为什么要看?”

梁墨扯了扯嘴角:“只是想看看你做的视频到底有多差。”

江暖暖被噎得无话可说,气得扭头就走。梁墨没有动,在心里默数。

果然,没走出去三步,江暖暖又回了头。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帮我剪辑视频?”

梁墨的眼皮都不曾抬下,迈步继续往前走。这次江暖暖紧追慢赶也没追上他,她心中懊恼至极,她就不信了,自己真的做不出来?

两个小时后,江暖暖瞪着电脑屏幕上面那一堆乱闪的特效,颓然地承认这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

就在这时,同宿舍的张宁宁发出了惊叹:“我的天哪,梁墨真是个天才!”

江暖暖恨恨地骂道:“他根本就是个魔鬼!哪里是什么天才?”

“你快来看!”张宁宁不由分说地将手机塞到她手里,“你看这段视频!我的天哪!”

江暖暖仔细地看。

视频的画面很简单,只是绿叶、露珠、落叶、蜘蛛网之类,但角度非常好,配上钢琴的BGM(背景乐),加上一句诗,让整个视频看上去文艺范十足。

很难相信,那个酷炫炸裂的视频和这个文艺视频都是出自梁墨一人之手。

她看了这个视频许久,才发现其中一个画面特别眼熟。想了一会儿,这不就是她见他的时候,他正在拍的吗?他居然能把那个破烂的墙角拍出这种感觉!

江暖暖虽然对他心有怨念,也不由得有点佩服。

她把梁墨的主页翻了一遍,发现他上传的视频虽然不多,可是每个都是精品,难怪有那么多人在下面点赞,拍彩虹屁。

江暖暖又看了眼自己重新剪辑的视频。

相比之下,自己做的视频就是小儿科,不论是拍摄的角度,还是剪辑的方法,甚至连BGM都不如他选的。

手机忽然振动了下,是贺志野发来的消息:“哥们,视频剪辑得怎么样了?我这边被催得有点急。”

江暖暖最怕看到他的消息,拿起手机打了一行字又删除,纠结再三还是给他回了两个字:“快了。”

贺志野回消息:“那就好,辛苦你了。”

江暖暖看看手机,又看看惨不忍睹的视频,陷入绝望。不行,她不能拿这个视频给贺志野,否则以后都别想在他面前做人了!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之前看梁墨的样子似乎有点答应了,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改主意呢?她想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哪里出了差错,难道是她做的视频实在太差了?

那也不至于说翻脸就翻脸吧?

江暖暖百思不得其解,躺在床上默默想了一阵后,猛然跳了起来。她在这里想有什么用?还是再去找梁墨吧,无论用什么办法,她都要说服他。

江暖暖先打听了一番梁墨的喜好,然而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他向来独来独往,极少有朋友。最后他的舍友唯一能想起来的是,他在宿舍桌子上面放过一包薯片。

江暖暖立即去超市买了一大包薯片,各种口味、各种品牌应有尽有。

她拎着薯片去找梁墨。

梁墨不在宿舍,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江暖暖站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他。

来来往往的男生都好奇地打量着她,她开始不在乎,时间久了,有人上前来问她:“江暖暖,你在等谁?”

“梁墨。”江暖暖答道。

“梁墨?”男生很惊讶,上下打量江暖暖,“你不是喜欢贺志野吗?”

江暖暖瞪了他一眼:“不关你的事!”

男生看她心情不好,没有再和她说话,悻悻地走开了。

这时,梁墨的身影出现在宿舍楼外。他似乎没看见江暖暖,径直掠过她就走。

江暖暖大喊一声:“梁墨!”

梁墨站定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江暖暖很生气,走到他面前说:“你干吗装看不见我?”

“你找我?”梁墨明知故问。

“对。”江暖暖将手里的塑料袋塞给他。

梁墨不解其意:“干什么?”

“送你的。”江暖暖语气不善。

梁墨没有接,扫了一眼塑料袋里面的东西。薯片?这小丫头难道打算用薯片收买他?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冷冷地说:“我不吃薯片。”

江暖暖顿时傻了眼:“不是说你喜欢吃薯片吗?”

梁墨心里好笑,说:“真幼稚,难道你打算用几包薯片就想换我教你剪辑视频?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吧?”

“你可以不教我,帮我把这个视频剪辑好就行。”江暖暖气势顿时减了一半,“拜托拜托,真的很重要。这也不是为了我,这是为了学校。”

“为了学校?”梁墨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江暖暖忙将学校让贺志野和苏月拍宣传视频的事告诉了他。

梁墨听完后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问:“你不是喜欢贺志野吗?”

江暖暖一怔:“怎么了?”

“那你看这个视频不吃醋吗?”梁墨盯着她的脸。

江暖暖很疑惑:“为什么要吃醋?这不是学校任务吗?”

梁墨冷笑一声:“你还真是大方。”

江暖暖顾不得细想他的话,只是继续求他:“大佬,你帮帮忙好吗?你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才肯帮忙?”

“你对别人的事都这么上心?”梁墨又问。

“对啊,我既然承诺了,肯定要做到。”江暖暖两只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好。既然这样的话,你去操场上跑三十圈,跑完后我就给你做。”梁墨随手指向了不远处的操场。

“三十圈?你知道操场每圈是400米吗?”江暖暖大吃一惊。

“做不到的话就别说什么承诺了的事要做到。”梁墨说完又要走。

“等一下!”江暖暖叫住了他,“你来数!”

梁墨定定地站在操场边,望着操场上奔跑着的倔强身影,在心里默默记数。

已经跑了十九圈了,江暖暖早已经没有力气,却一直倔强地继续强撑,即便她的每一步都不像在跑步,却不肯停下。

梁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夕阳即将落下,操场上的人基本都散了,只有江暖暖一直在跑,没有向他开口讨一次饶。

梁墨垂眸,这个女孩真是倔强,是为了贺志野吗?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感情能让她有这么大的能量。

就在这时,江暖暖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梁墨心里一惊,连忙飞奔到她身旁,却没有伸手扶她,只是淡淡地说:“够了。”

江暖暖汗流浃背,跑得缺氧,没听清梁墨的话,凭着本能爬起来,继续往前挪动。梁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我说够了。”

江暖暖茫然地望着他:“什么够了?”

“我说跑够了,我帮你做视频。”梁墨面无表情地说。

江暖暖愣了好几秒:“真的?”

“嗯。”梁墨拿过她的手机,利落地加了自己的微信号,将文件传送给自己,又将手机塞回给她。

江暖暖愣了半天,他真的答应了?

等她清醒过来,立即躺在地上,整个人像散架了一样,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

耳朵边一直嗡嗡响地吵着,她费力地用手指扒开眼睛看,只见夕阳的余晖照在身旁梁墨身上,照在他的长长的眼睫上,投下了两道扇形的阴影,颇有几分忧郁神秘的气质,简直就是个“睫毛精”。

江暖暖从未发现他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是游戏声音惊醒了她,她差点要花痴了。

“吵死了!”江暖暖瞪了一眼梁墨,捂住了耳朵,“你有没有点公德心啊?”

梁墨没说话,继续专注于游戏。

江暖暖被吵得没办法,从地上爬了起来,要抢他的手机。

梁墨迅速地关了游戏,收回口袋里,看了一眼气呼呼的江暖暖,语气平静地问:“要不要叫你宿舍的人来?”

“不用,我自己可以。”江暖暖说着往前走了几步。

梁墨扫了她两眼,确定她走路正常,转身就走。

江暖暖一愣,这人真是说走就走啊?

她望着夕阳下他的背影,莫名地觉得他有点孤独。

江暖暖反复看了好几遍梁墨发过来的视频,真是越看越佩服,这么平常的素材都能被他剪辑成这么高大上的感觉,虽然好像贺志野的镜头被剪得几乎没有了,但是也觉得没什么毛病。

她发了个消息给贺志野:“哥们!视频剪辑好了!”

贺志野飞快地给她回了个表情包:“就知道你最棒了!等着我请你吃大餐!”

江暖暖手指在屏幕上翻飞:“什么时候?”

贺志野回道:“现在,我们先到图书馆门口见面。”

江暖暖心情大好,立即蹦起来,往宿舍外面跑去。

贺志野身穿一件米色衬衫、深色长裤,手里拿着一本书,站在图书馆门口,修长的身材如同鹤立鸡群,很是惹人注目。

江暖暖一看见他,兴冲冲地朝着他走去:“哥们,我在这儿呢!”

贺志野朝江暖暖看了一眼。江暖暖身穿一身黑色运动服,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走起路的姿势还有点怪。他问:“刚运动回来?”

“啊?”江暖暖这才惊觉自己丝毫没有收拾打扮,只随便洗了把脸就出来了。她打了个哈哈,“嗯。那个,视频看了吗?”

贺志野连连点头夸赞道:“刚看完。可以啊,你这水平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之前还有点担心呢。”

“担心什么?我不是说了嘛,我办事你放心,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江暖暖暗自捏了捏酸痛的胳膊和腿,“做个视频而已,没什么的。”

贺志野笑着拍她的肩膀:“走,带你去吃好吃的。视频制作的费用我给你转过去了。”

“吃大餐可以,什么制作费?你赶紧收回去。”江暖暖拉下脸,“我们之间还算什么钱?”

贺志野正色道:“正是因为咱们特别熟,这钱才必须给你,我不能占你便宜。”

“什么占便宜?”江暖暖叫了起来,“那咱俩是不是要把从小一起吃过的零食、玩过的玩具的钱都算算?你吃过我的几袋薯片?我吃过你多少钱的牛肉干?还有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上课偷看课外书被老师没收走的那本书是你的,要多少钱?五年级的时候,我把你的飞机模型打坏了,那个要多少钱?还有……”

“打住,打住!”贺志野举手投降,“不给了,不给了行吧?吃饭去。”

江暖暖喜滋滋地点头:“好,我连早饭都没吃,就等着这顿饭。”

贺志野哈哈大笑:“你打算吃穷我吗?”

江暖暖用手比画了下,露出奸笑:“那是必须的。”

两人嘻嘻哈哈笑闹之时,贺志野突然伸手到江暖暖的耳畔,轻轻拂了一下。江暖暖一愣,他的动作快而轻,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却在瞬间,让她心跳加速。

贺志野收回手:“一只虫子。这里虫子挺多的,咱们还是快点走吧,你不是最怕虫子吗?”

江暖暖连忙捂住头,害怕地往旁边躲。贺志野很好笑,脱下外套罩在她头上:“走吧,走吧。”

江暖暖心头一暖,从小到大,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虫子,每次遇见虫子,贺志野都会在她没发现之前把虫子赶走。江暖暖为此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他“赶虫侠”,他哭笑不得。

两人正说说笑笑,贺志野忽然不笑了,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

江暖暖顺着他的视线往那边看,只见苏月正朝着他们走来。

她像是自带电源发光器,走到哪里都是众人聚焦的焦点。她也看见了他们,对着他们甜甜一笑:“真巧。你们……”

“我们去吃饭,你也去吗?”贺志野问。

苏月微微一怔,看了一眼江暖暖,笑着说:“算了……”

“没关系的,不打扰。正好暖暖把视频制作好了,你来看看?”贺志野双眸凝望着苏月。

苏月还是摇摇头:“下次吧,视频发给我看吧。对了,刚刚学校宣传那边发的消息你收到了吗?”

贺志野拿出手机看了看,转过头对江暖暖说:“暖暖,你还能再帮我个忙吗?”

江暖暖一门心思正盯着苏月,忽然听到贺志野的话,想也不想便答道:“说吧,什么事?自家兄弟还用说这些?”

“再做一个视频。”贺志野将手机递到她面前。

江暖暖的笑容凝固,全身都感觉又酸又痛。她好后悔啊,刚才就应该直接坦白的,干吗死撑着要面子?现在怎么办?

她看着一脸期待的贺志野,又看了看苏月,那个“不”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哈哈哈,没问题。”江暖暖僵硬地笑着,仿佛看到了梁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梁墨戴着耳机走在校园里,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他似乎都没有看见,又似乎看见了所有。

他一眼就在人群里看见了正在和贺志野说话的苏月,她微微抬着头,含羞带怯,嫣然巧笑。他很少见她这个样子,从小到大,他最了解她。

他以为苏月也和自己一样的心思,直到他发现,苏月并不喜欢别人误会他们是一对。

最好的朋友,这是苏月对他们关系的定义。梁墨默认了,不然以苏月的脾气,一定会疏远他。

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是面对苏月,他什么都怕,怕她生气,怕她难过,怕她担心。

他原本可以不帮江暖暖做那个视频,他看着视频的内容,恨不得暴打一顿贺志野,可是一想到苏月,他便没了脾气。

他不想让别人剪辑苏月的视频,任何人都不可以,只有他知道怎么才能将她最美的一面剪辑出来。

“梁墨。”尽管耳机里面有音乐在响,可梁墨还是听到了苏月的声音。

梁墨默默摘下一边耳机,望着她:“有事?”

“嗯,有事和你谈谈,方便吗?”苏月问。

梁墨向周围看看,有不少人看着苏月,便问:“要换个地方吗?”

苏月摇头说:“不必了,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是朋友,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

梁墨的心变得更软,脸上却没有半分表露,依然口吻平静地说:“你有什么事?”

“阿姨给我打电话了,她让我劝劝你,男孩子搞化妆护肤品,非议很多,希望你能考虑下……”苏月望着梁墨的脸。她看不透他,虽然一起长大,她却很少看见他笑,尤其是长大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更少。

梁墨望了她一眼:“你也这个意思?”

苏月说:“我觉得阿姨的话有道理,现在虽然时代不一样了,但是男性做这些东西,尤其是你拍的那些视频,很多人还是难以接受的,会有很多人不理解,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你觉得呢?”

梁墨的心一沉:“我的视频有什么问题?”

苏月说:“你穿女装……”

“我知道了。”梁墨飞快地打断了她的话,“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苏月说,“梁墨,我们不想让你卷入是非里,想让你轻松点。”

“我知道。”梁墨还是面无表情。

苏月又说:“你拍视频那么好,其实专门做视频剪辑就很好。对了,我认识个女孩,叫江暖暖,她也很会剪辑视频,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不用了,我不喜欢交朋友。”梁墨的目光投向远方。

“好了,我就说这些了,阿姨真是担心你。”苏月说,“上次那个事情……”

“嗯,我知道。”梁墨点点头。

所谓上次那个事,是梁墨直播的时候出的一次小事故,他的假发从头上掉下来,细心的人发现了他是穿女装的男人,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在网上骂他。

他索性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并不在意那些“喷子”的看法,但是苏月的话让他心里难受。

“你觉得穿女装做护肤品评测真的非常不好吗?”梁墨的目光锁定苏月。

苏月想了想说:“我觉得如果你只是为了娱乐的话,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人生搭进去。”

梁墨没有说话,他的心里隐隐有点失望,她以为他只是为了娱乐,而不知这是他人生的规划。

“梁墨,我有事情先走一步。”苏月看了眼手机,“下次我们再聊。”

“好。”梁墨本想邀她一起吃饭,话又咽了回去。开学这么久以来,他们还没在一起吃过一次饭,不像小时候,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吃饭,好像一家人一样。

越长大越孤单,原本亲密的关系也慢慢疏淡,这算是成长的悲哀吗?

梁墨果然想也不想拒绝了,薄冷的唇吐出两个字:“没空。”

江暖暖可怜巴巴地说:“你要怎么样才肯帮忙?要不,我再去跑三十圈?”

“你上次就没跑完。”梁墨冷冷地说。

江暖暖咬咬牙:“连同上次的一起跑完,行不行?”

“我没空,也没兴趣在操场边浪费时间。”梁墨语调不变,“时间就是金钱,我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些没用的事上。”

江暖暖换了策略:“我请你吃饭?”

梁墨摆手:“我没空。”

江暖暖绞尽脑汁正准备提出其他方案时,梁墨忽然问:“你很喜欢贺志野?”

江暖暖张口结舌,虽然大家在背后议论纷纷,但还没有人当面这样问过她,她愣了半天没有说话。

梁墨一直观察她的反应。看她面色泛红,他心里便有了答案。

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帮你做。”

“啊?”江暖暖目瞪口呆,实在不明白梁墨怎么会突然改主意了,“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梁墨垂下眼皮,冷冷地看着她,“你到底还想不想做视频了?”

“想!”江暖暖很识时务,趁着他还没改主意前将视频传给了他。

直到离开的时候,江暖暖也没想明白,这家伙到底为什么改主意了。这也太奇怪了吧?她喜欢贺志野和做视频有什么联系吗?

不管怎么样,反正梁墨肯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否则她到底该怎么交差?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