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抱紧皇上大腿

重生抱紧皇上大腿

醉雨玲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言熙上辈子就是听信了别有居心之人的教唆才会一步一步毁了自己的人生,因此好不容易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要做的就是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保护好自己的亲人!这辈子顾言熙准备与封亦辰合作,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是未来的皇帝,还因为这个人聪明理智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而分心,他们可以互相利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对她的态度竟然如此亲密!

主角:顾言熙,封亦辰   更新:2022-07-15 23: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言熙,封亦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抱紧皇上大腿》,由网络作家“醉雨玲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言熙上辈子就是听信了别有居心之人的教唆才会一步一步毁了自己的人生,因此好不容易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要做的就是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保护好自己的亲人!这辈子顾言熙准备与封亦辰合作,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是未来的皇帝,还因为这个人聪明理智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而分心,他们可以互相利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对她的态度竟然如此亲密!

《重生抱紧皇上大腿》精彩片段

正值隆冬,白雪皑皑。

顾府的芙蓉院里,却是暖意融融。

三姑娘居住的闺房里,正静静的燃着安神香,架子床上的床帐还垂在地上,一个娇小的人儿沉沉的睡在松软的锦被中,本是一片香梦,可没想到眨眼间,那沉睡之人就像是瞬间跌进了无法挣脱的噩梦里,额头上浮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梦中,似乎又回到了上辈子在清平侯府熬日子的岁月。

堂堂顾府千金,顾老太师最疼爱的孙女,本是金娇玉贵娇养着的人,却被关在清平侯府最破落偏远的小院内,缠绵在病榻上,面如枯槁、奄奄一息。

而在她的身边,站着三个人影,一男二女。

男子用无比嫌恶的眼神看着她,道:“顾言熙,你可料到自己会有今天?想当初你不是仗着自己是顾家嫡女的身份事事都逼迫与我吗?现在,顾家的人基本都死完了,剩下活的那几个也翻不出任何浪花来,你引以为傲的身份全部都化为齑粉,你还有什么资格占着我清平侯府世子妃的位置?又有什么资格继续活着?”

其中一名女子也在这时站出来,道:“当初的你是多趾高气昂、风光无限,可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简直不人不鬼,我要是你,早就选择自我了断,哪里还有颜面苟活于世?”

“没错,姑娘,你也没想到有一天奴婢会站在这里看你的笑话吧?不要怪奴婢出卖了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识人不清;奴婢早就是孙姑娘的人,自然事事都要为孙姑娘谋划。”

躺在床上的顾言熙几乎是将那三人的话听的一清二楚,甚至是将他们脸上得意炫耀的样子都瞧的仔仔细细。

是啊!

她是没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亲人接二连三因各种原因去世,最亲近的朋友也因为要救她而遭到暗害;她是识人不清,没有看清楚身边的这些人是豺狼虎豹,竟傻傻的将自己的真心拿出来给他们,得到的却是无耻的背叛。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出来,她为自己哭,也为病逝的祖父、为自己的父母兄长哭。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恨,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会有人站出来收拾这些丧心病狂的禽兽;至于她,拖着这破败的身子的确是该早早入了黄土,去向地府,向自己的亲人谢罪。

在顾言熙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她拼尽全力朝着站在床边的三个人看过去,张开翘皮干涩的嘴巴,用近乎嘶哑的嗓音,对他们说了最后一句话。

“若有来生,我必让你们血债血偿。”

“啊——!”

一声惊叫从垂着纱帐的架子床里传出来,紧跟着就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儿猛坐起来,雪白着一张脸,满头的冷汗,正是刚从梦魇中惊醒过来的顾言熙。

听到房中发出动静,伺候在外面的珞梅赶紧领着婆子丫鬟走进来,动作麻利的撩起纱帐,见三姑娘失魂落魄的模样,珞梅就知道三姑娘这定是又做噩梦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姑娘上次大病了一场之后,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只有十岁的三姑娘甚少再露出娇憨的模样,反到是常常独自一人坐在湖边发呆;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更要人好奇的是三姑娘与往日不同的性子。

珞梅收起自己乱飞的思绪,担心的看着三姑娘那张雪白的小脸,叹息着多好看的人儿啊,怎么就在生了一场大病后消瘦的这般快,实在是让人心疼。

老太爷和老爷夫人日日送来最好的补品和汤药给姑娘服用,可姑娘就是不长一点肉;现在,连原本带着点婴儿肥的细嫩脸颊都清瘦了不少,虽说瘦下来的姑娘更显清绝逼人,但她还是喜欢小脸胖嘟嘟的姑娘啊。

珞梅眼底的心疼和着急顾言熙都看在眼里,原本眸光沉沉的她在看见珞梅暗暗着急的神情后,冷沉的气息一点点的在她眉眼间划开。

跟着,一抹笑容出现在顾言熙的眼底。刹那间,就让人觉得整个房间都亮堂了起来。

看着姑娘脸上的笑容,珞梅再次在心里发出感慨:果然,她们的三姑娘还是笑起来最好看,就像天上暖暖的太阳,让人光是看着,就觉得浑身熨帖。

“姑娘,奴婢还是请文大夫来为你看看吧,你这日日做噩梦实在不是个好现象,奴婢很担心姑娘的身子。”

珞梅一边服侍着顾言熙穿衣,一边柔声细语的说着。

顾言熙任由珞梅将一件鹅黄色的绣梅锦缎小袄套在她的身上,“不用大惊小怪,不过是做一两个噩梦罢了,过两天就能好。”

顾言熙清楚的知道她这根本就没做噩梦,梦里脑海中浮现的是她的心结,任何医药都无法根治。

至今想来,顾言熙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重生。

关于她上辈子的记忆,停留在她二十岁那年,那间破落的、四处漏风的院子成为她最后的葬身之处。

细想她的上辈子,几乎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反而因为太傻被心怀叵测的人利用,牵累了自己的家人,更是葬送了自己的一生;也许是连老天爷都看她太可怜,所以才会给她第二次生命,让她重生在十岁这年。

对顾言熙来讲,既然重活一次,她就绝对不能再次走上那条不归之路。

这一世,她一定要护好自己的家人、亲人、朋友,还有在她落难时,对她不离不弃的陪伴之人;至于那些对她做尽恶事的奸佞之辈,她自然不会放过。

顾言熙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稚嫩而又鲜活的自己,脸上露出莫测的笑容,“珞梅,紫扇这两天可还安分?”

紫扇和珞梅原本同是顾言熙身边的贴身丫鬟,在芙蓉院里十分受宠,几乎算得上是半个主子;可是前段时间紫扇打碎了姑娘最喜欢的一只琉璃花瓶,就被姑娘撵到了杂货房干活。

掐着指头算算,紫扇应该已经在杂货房里待了有半月有余,那杂货房里的活儿可比不上芙蓉院里来的轻松;紫扇自小就照顾在顾言熙的身边,虽比不上主子那般金娇玉贵,但也是娇养着的,可想这次去了杂货房,她定要吃不少的苦。

珞梅和紫扇从小就认识,两个人又同时照顾三姑娘,算是亲如姐妹。

看见紫扇得罪了姑娘受苦,珞梅十分不忍心,多次想要开口为紫扇求情,但都被姑娘挡了回来。

眼下听见姑娘主动问起紫扇,珞梅赶紧抓住机会,求情道:“姑娘,奴婢知道不该说这些话,可是奴婢还是想要试一试;请姑娘饶了紫扇吧,紫扇她身体算不上硬朗,杂货房里的活儿都是重活,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姑娘能够去做的,奴婢昨天去探望她,她整个人都快累脱相了,姑娘,求您大发慈悲,救救她吧,不然再这样下去,紫扇就要被累死了。”

说着,珞梅就跪在地上,不断地朝着顾言熙磕头,眼泪也流了满脸。

看着这样的珞梅,顾言熙一阵心痛。

上辈子,在她嫁进清平侯府之后,就将紫扇和珞梅一起带了过去;紫扇聪明伶俐、能说会道,在她面前自然要比珞梅更受重用一些;所以,关于她的许多事,她都交给紫扇去办。

但谁能想到,就是这看似柔善乖巧的奴婢,却在最后狠狠地出卖伤害了她。

她的孩子是怎么没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就是这个该死的奴婢换了她的安胎药,骗着她将一碗红花喝了下去;至今她都记得孩子从她的身体里化成血水流出来的时候,她撕心裂肺的痛苦。

她也不会忘记,在她临死之际,也是这个贱婢跟那对狗男女同时出现在她的床边,用近乎嘲讽的口气告诉她,她从头到尾都是孙月珊的人。

对待这种背主的下人,她只是让她去做点苦力,没有直接要了她的性命,就已经是给她最大的仁慈。

还有上辈子珞梅的死也是紫扇的手笔,眼下看着为紫扇求情的珞梅,顾言熙只能在心里叹一声命运弄人。

如果珞梅知道上辈子就是她的好姐妹给她喂了一口砒霜,眼睁睁的看着她毒发身亡,她可还会为她求情?

这些事顾言熙是不会告诉珞梅的,上辈子在她失去一切之后,只有珞梅始终如一的待在她的身边,上一世她都没有守护好她,这辈子,她定要保护好这些忠心对待自己的人。

所以,面对珞梅的求情,顾言熙稚嫩的脸上露出笑容,主动将她扶起来,道:“瞧你,为别人求情怎么自己先哭起来了?这样吧,等我们用了早饭就去杂货房看看,如果紫扇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我就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重新回到芙蓉院。”

珞梅惊喜的听着姑娘的话,喜极而泣的连番道谢。

顾言熙则是冲着珞梅温柔的笑,眼底,却缓缓地流淌着清冷的波光。


身为顾府长房嫡出的姑娘,顾言熙的身份自然非同一般。

再加上她自小就冰雪聪慧,又生了一张极为讨喜漂亮的脸,府中上下的长辈和亲人基本上都对她疼爱有加;尤其是当朝太师顾老太爷,更是将自己的嫡孙女当成了眼珠子来疼爱。

要说顾言熙在老爷子面前的影响力,可以用一个比方来形容;有的时候顾言熙的父亲也就是当朝吏部左侍郎顾谨一不小心惹怒了父亲,都需要自己的宝贝女儿去为自己求情;可见顾言熙在顾府,绝对算得上是宝贝疙瘩的存在。

用了早饭,顾言熙就披着一件大红色的火狐长麾去母亲的院子里请安。

顾言熙的生母林氏是兵部尚书家的女儿,真正的大家闺女,在嫁给顾府长子顾谨之后,先后为顾谨诞下一儿一女,儿子顾言朝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宫中金吾卫统领,女儿顾言熙虽然还年幼,但自小就冰雪聪明,又娇美动人。

所以这些年来,林氏在顾府的日子可算是过的如鱼得水,丈夫尊敬,儿女有出息,就连顾老太爷在太夫人去世之后都将府中的中馈交给她来管理,可算是对她信任至极。

林氏居住的院子叫夕云院,院中种满了林氏最爱的梅树。

眼下正值隆冬,院里的梅花开的最是绚烂,顾言熙一路走来老远就闻到了清冷的空气中漂浮的幽幽梅香。

林氏十分疼爱自己的宝贝女儿,儿子长大了,已经不再喜爱粘着娘亲,这个时候有个女儿在身边就显得格外窝心。

看见顾言熙一大清早不顾严寒就来向自己请安,林氏又心疼又暖心,“都跟你说了这几天不必再起大早来请安,你怎么就不听呢?天这么冷,雪这么大,也不怕着凉生病。”

顾言熙看着娘亲因为心疼她而拉着她的手坐到暖炕上,一边由珞梅解开身上的长麾,一边亲昵的坐在娘亲的身边,娇滴滴道:“芙蓉院距离夕云院很近的,只是几步路的功夫,娘,我想来看看你,最好是一整天都能守在你的身边。”

看着乖巧的女儿如此粘着自己,林氏自然是欢喜的。

伸手摸了摸乖女儿如白玉般精致漂亮的小脸,宠溺道:“我记得半年前你爹爹还说你将要长成大姑娘了,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缠着我们了;我看啊,你爹的这些话一句都没说中,我的娇娇就算是长成大姑娘,也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

顾言熙顺势依偎进娘亲的怀中,听着最爱的亲人亲昵的称呼着自己的小名,贪婪的呼吸着娘亲身上香甜的味道;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缠着自己的双亲。

上一世,娘亲和爹爹因出城为生病的她祈福而遇到意外同时去世,当噩耗传回顾府,祖父当场就晕了过去,她也哭的肝肠寸断,只有大哥,攥紧了拳头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不断地在呓语着一句话。

那时候,她因为悲伤而没有仔细去听大哥口中到底说了什么,现在仔细想想,大哥的口型似乎是在说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她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说出这么奇怪的话,但是,她还是选择相信大哥不会平白无故的乱讲话。

如果父亲和母亲的去世真的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那到底会是什么人呢?难道会是清平侯府的人?

有太多摸不着的头绪在她的脑海里团团转,父母的意外去世,大哥的抑郁而终,还有祖父的病逝,伴随着这些她最亲之人的离开,她的生活从那一刻开始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辈子,她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所以这一生她格外贪恋亲情的珍贵,如今能有机会再次守在亲人身边,她就不会让歹人有机可乘。

顾言熙陪着林氏说了半天的话,等快到晌午才起身离开。

她可不会忘记答应了珞梅的事,按照她性格,像紫扇这种卖主求荣的奴才,她是断断不会容下的,尤其是那个贱婢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她能留给她一具全尸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但,在看见珞梅为了紫扇哭着求她的时候,她在心里有了另一个想法。

以后,她是势必要将珞梅当成自己人来看待的,将来她要做的事太多了,身边必须要有可靠的人能够用,珞梅绝对是不二人选;可是珞梅心肠太过善良,很容易被人欺骗,她准备通过紫扇让珞梅好好地吃一次教训。

用血淋淋的例子告诉她,绝对不能轻信任何一个人。

顾府作为京城众多显贵中不可忽视的存在,府邸的精致考究程度自然也不是常人能想象;且不说府中的主子到底有多少位,就连这府中的下人都有上百名。

只是这奴才也是分等级的,在府里最得脸的奴才自然是能够照顾在主子身边的奴仆,而府中最辛苦的奴才往往都是那些干重活脏活的下人。

紫扇作为曾经芙蓉院的半个主子,哪里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姑娘送到杂物房里干活;这杂物房里的活儿对她来说基本上都不是人能去做的,打扫院子、清洗衣物都已经算是轻松的了,最让紫扇无法接受的是在杂物房干活的下人居然还要去倒夜香。

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对紫扇来说都是最大的煎熬和折磨,有很多次她都想放弃这里的一切偷偷地溜走;可是想到自己的卖身契还在姑娘的手中,紫扇便有苦难言;所以,她才会在珞梅来探望她的时候哭的十分可怜,求着珞梅去为自己求情。

她很清楚珞梅十分好哄骗的性格,只要她不断地卖惨,珞梅一定会帮她。

果然,珞梅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当紫扇看见姑娘被珞梅带来,几乎是喜极而泣。

立刻就将浸在凉水中的双手拿出来,快步跑向顾言熙,跟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哭了起来。

珞梅知道紫扇受了苦,可当她亲眼看见紫扇在大冷天还要将双手浸在凉水中清洗衣物真的是心疼极了;立刻也哭着跪在地上,再次朝着姑娘开口求情。

面对跪在自己面前哭成泪人的两个人,顾言熙却只是将珞梅搀扶起来,眸光冰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瑟缩成一团的紫扇;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在上辈子临死之时看到的紫扇的嘴脸。

她的孩子,还有珞梅的死全部都是这个贱婢一手造成的,上辈子那么阴狠的一个人,没想到现在却跪在她面前装可怜,这一幕,该是多么可笑。

好啊,既然她想重新回到她身边,那她就给她这个机会,只是这次回来,她会彻底让她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顾言熙看着不断落泪的紫扇,道:“紫扇,你也知道我对身边的下人素来宽厚,当日若不是你打碎了我最喜欢的琉璃花瓶,我也不会这样重罚你,你说是不是?”

“三姑娘,奴婢真的知道错了,都是奴婢笨手笨脚,这才做错了事;还请姑娘念在奴婢平日尽心尽力照顾姑娘的份上,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吧,奴婢在这里给姑娘磕头了。”

说着,紫扇就砰砰砰的将脑袋磕在地上,认错的态度的确是够诚恳。

顾言熙根本就懒得看紫扇的这番苦情表演,所以说话的语气始终都是凉凉的。

“既然你拿咱们往日主仆的情义说话,我若是不念旧情,倒是显得我自私阴沉了;算了,你这罚也算是罚过了,想必也是吃了教训的,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重新回到芙蓉院。”

听见姑娘松口,紫扇立即喜极而泣,又是连番的感激之言,那副劫后重生的模样还真是深深地被她表现在脸上。

珞梅也是欢喜非常,赶紧将紫扇搀扶起来,跟着姑娘的脚步,带着紫扇离开了杂物房。

只是,在顾言熙带着珞梅和紫扇回芙蓉院的路上,却碰见了老熟人。

顾言雯是二房的长女,年龄也比顾言熙大了两岁,虽说她们是堂姐妹,可是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顾言雯都没有将顾言熙当成妹妹来照顾;反而只要抓住机会,还会欺负一下顾言熙。

顾言熙现在的年龄只有十岁,虽说聪明,但在顾言雯面前明显还是个孩子,所以在顾言熙还没重生之前,她可是经常受到顾言雯的刁难。

但顾言雯不知道的是,现在的顾言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被她拿来揉捏的三妹妹;她要是敢再像以前那样对付她,顾言熙绝对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三妹妹这是去哪里了?哎呦,这不是被三妹妹罚到杂物房干活的紫扇嘛,怎么又被搀扶回来了?瞧瞧这小脸,不过受了几日的苦就憔悴成这样,可见这杂物房的差事不是一般人能够去做的。”

说着,顾言雯就故意朝着身边的丫头心莲看了一眼,继续斜着眼睛道:“不管怎么说,这身边的丫头始终跟一般的奴才不太一样,跟咱们多少都是有些情分的;往日里总是听长辈讲三妹妹你是个多么善良的人,可现在看来,妹妹可真会两面三刀;表面上在长辈面前装着乖巧,可实际上身边的下人丝毫不留情面。心莲啊心莲,你可要珍惜跟在我身边的机会,你若是跟了一个心肠硬冷的主子,下场指不定有多惨呢。”


顾言雯这话说的十分明显,分明就是在暗指顾言熙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顾言熙现在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如果被人传出是个心思歹毒的主子,势必会影响她的名声;顾言雯这一招用的,的确是够漂亮。

只可惜,现在的顾言熙虽说是个十岁孩童的模样,但里面的芯却是个二十岁的大人,又怎么可能会看不穿顾言雯的险恶用心?

顾言熙慢慢走到顾言雯面前:“大姐姐,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

顾言雯一怔,没想到顾言熙没像以前那样发怒反而还对自己问出这样犀利的问题,就像个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孩子,温怒道,“顾言熙,你在耍什么花招?”

“这话该是我问大姐姐才是,大姐姐要对我耍什么花招?”

穿着火红色火狐长麾的顾言熙就像一团燃烧的小小火焰,明明雪团儿般的脸上还有专属于孩子的青涩稚嫩,可那双眼睛却似已经历无数沧桑,直直的就朝着顾言雯看过去。

“身为顾家的女儿,我们本是同脉相连,可大姐姐似乎并未将我当成妹妹来照看,虽然不知大姐姐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但今天有句话我要说给大姐姐听。大姐姐要是真的容不下我,大可以在以后见到我时绕着走,我也会尽量装作没看见你。但你要是还敢得寸进尺,以欺负我为乐,那就别怪我不念姐妹之情,真的要对你生气了。”

顾言熙和和气气的语气立刻就让顾言雯气跳了脚。

凭什么这个臭丫头要摆出一副教训她的姿态跟她说这些话?凭什么以后要让她绕着她走?她真以为占着祖父的疼爱,就能在顾府无法无天吗?

别忘了,她也是顾府的小姐,身份并不比她差。

顾言雯眼皮抽搐的怒视着顾言熙,看着她那白玉似的小脸,恨不能冲上去将她抓花了。

看来母亲说的一点也没错,这顾言熙就跟她那个娘亲一样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仗着长的好看,就恨不能抢走所有人的目光,让全部的人都围着她们打转。

顾言雯咬牙切齿道:“我要是不呢,顾言熙,你给我记住,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如此疾言厉色的顾言雯让顾言熙熟悉极了,因为在上辈子,她就被她用这幅狰狞的面孔狠狠地欺辱过;那时候,她的父母刚刚出意外去世,她日日以泪洗面哭的都神情恍惚了。

有一日,顾言雯来探望她,故意将她叫到府中的后湖附近,跟着就用现在这幅扭曲的面孔,一边嘲笑着她从此以后再无父母疼爱呵护,一边还咒骂着她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双亲。

那时的她刚刚满了十二岁,根本只能算是个半大的孩子,并没有多少的反抗能力。

听到顾言雯这样咒骂欺负她,她下意识的就蜷缩起来,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似乎只要这么做了就不会听到那些充满恶意的话;可是看见她这样顾言雯更是变本加厉,一把就将她推下了湖。

初秋的湖水真的是冰冷极了,她在没顶的湖水中苦苦挣扎差点被淹死,最后虽然被捞了上来,但却落下了病根,从那以后只要天气转冷,她就会咳嗽不止。

而那时她失去父母,大哥也常常不在府中,祖父病重无人能替她撑腰,顾言雯的父亲也就是她的好二叔在知道了自己的女儿对她做出这种事之后,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教训了顾言雯一顿,随后就对她不闻不问。

在那一刻,她才算是彻底见识到什么叫做亲情薄凉,要知道父亲生前对二房可是仁至义尽。

重生后,她尽量让自己不去碰见二房的人,就是想要看在血脉亲情的份上,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可没想到顾言雯居然这么想找死,主动撞到她的枪口上。

好啊,那她就成全她!

面对着挑衅不止的顾言雯,顾言熙靠近她,余光瞥见了不远处的后湖,脸上浮现天真的笑容:“大姐姐,我们去那边吧,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对你说。”

看着顾言熙脸上陡然绽放的笑容,顾言雯下意识就察觉到不太对劲,可是她又不相信这个经常被她欺负的臭丫头真敢对自己做出什么来。

所以,不顾心莲的阻止,跟在顾言熙的身后就靠近了因是寒冬而无人迹的后湖。

“顾言熙,你到底要对我说什么?”

顾言熙站定在顾言雯的对面,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大姐姐,你有没有得过那种病,就是看上去很健康,可是等天一冷,每天都在咳嗽,咳的嗓子都哑了,胸口疼的就像是要裂开一样,无论吃多少的药都没有用。”

顾言雯立刻嫌弃的皱眉,“你这是在诅咒我吗?顾言熙你还真是歹毒,得了那种痨病还不如死了算了;我真是疯了才站在这里听你说这些。”

说完,顾言雯甩头就走。

可手臂却被顾言熙一把扣住,“是啊大姐姐,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得了那种病与其日日受折磨,还真不如死了干净;以前我一直都在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让你这么讨厌,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当一个人真的讨厌你的时候,哪怕没有理由她也会厌恶极了你,当初的你该是有多想让我去死,才会对我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就是个疯子;快点放开我!”顾言雯用力的甩着胳膊,可却没将顾言熙的禁锢甩开。

注意到情况真的不太对头,顾言雯这才有些急了。

亲眼看着顾言雯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害怕之色,顾言熙冷冷的笑:“大姐姐,你别害怕,这个湖对你来说应该很熟悉,因为我以前也被你推着掉下去过,现在我想让你也尝尝这滋味,这样咱们就公平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顾言雯惊叫着,“你快放开我,放开!来人啊!救命啊!”

“大姐姐,你不用大声喊叫,我不会要你命,还会在你掉下去后喊人来救你。”

说完,顾言熙就用力的将顾言雯往后一推,伴随着顾言雯惊恐的尖叫声,噗通的落水声也随之传来。

眼下虽正值隆冬,但后湖结的冰层却很薄,顾言雯这么大个人掉下去一定会将冰层撞碎摔进寒冷刺骨的湖水里。

顾言熙就站在岸边,看着顾言雯狼狈不堪的在湖水里挣扎,瞧着她因为低温而渐渐发青发白的脸色,心里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不少。

而听到她们这边传来动静,心莲和珞梅也赶紧跑来,看见顾言雯落水几乎快要被淹死,心莲失声大叫,同时眼神惊恐的看向站在岸边一脸冷漠的三姑娘。

顾言熙知道心莲她们看到了是自己动手推的顾言雯,所以当心莲雪白着小脸恐惧的看着她时,她却是不慌不忙,随意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

慢慢逼近到心莲面前,掐住她的脖子,用树枝尖锐的一端顶着心莲的眼珠,道:“管好你的嘴,千万不要多嘴多舌,不然,我就亲自拔了你的舌头,挖掉你的眼珠。”

这样的三姑娘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明明看上去娇憨动人,可是她的那双眼睛里却杀气翻滚;好像只要自己敢不答应,下一秒她就真的会将树枝插进自己的眼睛里。

心莲的腿都吓软了,跪在地上不断地求饶:“三姑娘饶命,奴婢绝对不敢乱说话,求三姑娘放过奴婢吧。”

摆平了心莲,顾言熙就又朝着珞梅和紫扇看过去。

珞梅她是相信的,关键是她要看紫扇的反应。

果然,紫扇一脸畏惧的看着她,在对上她的眼睛时,几乎是立刻躲到了珞梅的身后,露在外面的手一阵阵的颤抖着。

看到紫扇的反应,顾言熙发出一声冷嗤。

跟着丢掉手中的树枝,一改先才的杀气腾腾,装作柔弱可怜的跌坐在地上,哭着大喊道:“快来人啊!大姐姐失足掉进湖里了,快来……”

喊着的声音一顿!

顾言熙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三道人影,确切的说她的目光锁定的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身影。

封亦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言熙愣愣的看着身着黑色锦服的封亦辰,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小声对身边的珞梅道:“快扶我起来。”

珞梅不明白姑娘怎么在见到封公子后会露出这么奇怪的表情,但还是听话的将坐在地上的姑娘扶了起来。

这时,守在封亦辰身边的贴身侍卫赤风已飞快来到湖边,看见跌在冰湖中已经没有力量再挣扎的顾言雯,一个燕子飞挺就掠到顾言雯的身边,探手一抓,便将快要冻昏死过去顾言雯捞了上来。

当赤风抱着顾言雯稳稳地落在地上,顾言熙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了两下,看向被墨影推着轮椅慢慢靠近过来的封亦辰很是心虚。

怎么办?

第一次干坏事,就被未来的天子抓了包,看来她还真不适合做恶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