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武神少入都市

医武神少入都市

糊涂小老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退亲或者成亲,由他自己决定;留在都市行医,提升医术和内力。于是,神医少年背起他的帆布包,一脚踏进繁华都市。未婚妻没有见过面,这婚还是退了好,柳平决定先退亲,再行医救人,提升医术。谁成想,他刚到都市就遇见不平之事,顺手救下的美丽女人,居然就是他的未婚妻。这婚他是退还是不退?

主角:柳平,秋清雅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平,秋清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武神少入都市》,由网络作家“糊涂小老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退亲或者成亲,由他自己决定;留在都市行医,提升医术和内力。于是,神医少年背起他的帆布包,一脚踏进繁华都市。未婚妻没有见过面,这婚还是退了好,柳平决定先退亲,再行医救人,提升医术。谁成想,他刚到都市就遇见不平之事,顺手救下的美丽女人,居然就是他的未婚妻。这婚他是退还是不退?

《医武神少入都市》精彩片段

这就是大城市吗?

柳平背着帆布包走离开车站,虽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但街道两侧灯火通明,路上车来人往,好不热闹。

师傅教给柳平两个任务,一是退婚后成亲,有柳平决定;二是在城市行医,提升医术和内力!

柳平没见过未婚妻,所以决定退婚。

“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去退婚。”

柳平打定主意,信步沿着街道向前走去,突然看到三个打扮怪异的年轻人拖着一个女孩走出酒吧。

“黄毛,这个女孩不简单,我们......”

“怕什么,好不容易遇到这种顶级货色,而且被人下药了,咱们睡完就走!”

“你们,放开......我!”

柳平听到几人的对话,眼里射出寒光,快走几步,拦住混混的去路,怒吼一声,“放开她!”

黄毛上下打量柳平几眼,一身粗布衣服,眼里漏出不屑,“小子,不想死就滚!”

“放开她!”柳平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根比拇指略粗的铜箫。

“找死!”

黄毛怒吼一声,拔出匕首扑向柳平。

柳平手一挥,铜箫击中黄毛的手背,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黄毛惨叫一声,撒腿就跑,里外两名小混混慌忙放开女孩,跟着黄毛跑了。

柳平立即扶住女孩,“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看到女孩的瞬间,柳平不由得一愣。

弯弯的眉毛,娇挺的鼻梁,五官精致绝伦,一眼看去竟然有些挪不开眼。

女孩看了一眼柳平,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个字。

柳平知道药效发作了,看到附近有一家普通酒店,收起铜箫,抱起女孩跑进酒店,办好入住手续,抱着女孩进入房间。

柳平睁开眼睛,猛地想起昨晚的疯狂,扭头看到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乌黑的秀发,精雕细琢的脸蛋,洁白的肌肤,美的令人窒息。

虽然女子脸色平静,但柳平能感觉到她的迷茫和无助。

“姑娘,昨晚......”

柳平表情尴尬,眼里带着心虚。

秋清雅看着眼前略显稚气的大男孩,浓眉大眼棱角鲜明,目光深邃悠远,令人沉迷,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是典型的大帅哥。

虽然秋清雅昨晚被人下药,但仍保留一丝清醒,是眼前这个大男孩从混混手里救了自己,把自己带到酒店。

大男孩本想用银针给自己解毒,但毒性太烈,自己主动缠上大男孩......

虽然女人最珍贵的东西没了,但秋清雅暗感庆幸,如果被混混糟蹋了,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如果我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一定与他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可自己被阴险毒辣的韩玉龙盯上了,如果韩玉龙知道他的存在,一定会疯狂报复,不能连累他。”

秋清雅深吸一口气,平静地看着柳平,“你走吧,就当我们没见过。”

柳平愣愣地看着秋清雅,情节不对呀,不是应该哭闹着让自己负责吗?

“你没听错,走吧!谢谢你救了我。”秋清雅补充了一句。

柳平自幼跟在师傅身边,知书懂礼,真诚地看着秋清雅,说道:“姑娘,你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作为男人,我必须负责!”

“还是一个榆木嘎达!”

秋清雅暗叹了一口气,瞪着眼睛怒吼:“滚!老娘不需要你负责!”

柳平顿时懵逼了,刚刚还心平气和,突然变成一只母老虎,难怪师傅说女人都是善变的怪物。

柳平穿好衣服,略一沉思,从随身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十几公分高的青花瓷瓶,放在床头柜上,“止痛,美白,祛除疤痕!不要送给别人,世间只此一份。”

秋清雅看到柳平走出房间,无力地闭上眼睛。

近期,竞争对手联合打压秋氏集团,秋氏集团举步维艰,像大海中的一艘小船,随时可能倾覆。

值此紧要关头,堂弟秋健文酒后打伤刘氏家族弟子,被关进局子里。

虽然刘氏家族与秋氏家族同为江城的三流家族,但刘氏家族集团运转正常,扬言不惜一切代价报复秋家。

韩氏集团的继承人韩玉龙放出话来,如果秋清雅愿意嫁到韩家,韩家将帮助秋家化解危机。

秋家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秋健文的父亲是秋家家主,立即召集家族高层开会讨论,虽然达成一致意见,但没有获得老家主秋君昊的认可。

秋清雅承受巨大压力,本想与闺蜜倾诉,没想到闺蜜在啤酒里下药,被三名混混盯上......

韩玉龙是一个花花公子,玩弄女人无数。

也许是内心对韩玉龙的抗拒,又或许是药物的原因,也可能是对柳平的感激,秋清雅才放纵自己,度过了疯狂的一夜。

闺蜜的背叛,家族的无情,令秋清雅看清了很多东西,眼里露出坚毅的神色,发誓绝不屈服。

秋清雅深吸了几口气,属于总裁的自信浮现在脸上,起身走进浴室。

柳平走出酒店,暗暗苦笑,无论是什么原因,自己毕竟有女人了,只能去退婚。

柳平拿出地址看了一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秋家老宅而去!

秋家老宅占地不足五亩,是个典型的私家大院,门房里站在保安。

柳平下车拿出拜帖交给保安,“我要拜访秋老爷子,麻烦通报一声。”

保安看到柳平穿着普通,背着一个帆布包,随手把拜帖仍在地上,脸上挂着不屑,眼里露出嘲讽,

“哪来的穷小子,还想见老爷子?也不撒泡尿照照。”

柳平怒火中烧,深吸几口气,内力在体内运转几周,心情稍稍平复,眼里射出寒光,盯着保安,“快去通报,后果你承担不起。”

保安不屑地怒吼,“滚!”

吱!一辆保时捷停在门口,一名年轻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问道:“老张,怎么了?”

“二少爷。”

老张指着柳平,撇着嘴把事情讲了一遍。

年轻人下车后,走到柳平身前,冷冷地盯着柳平,“穷小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赶紧滚,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秋家的人没有家教,估计秋清雅也好不到哪里去,确实该退婚!

柳平没有理会二少爷,而是看着保安,厉声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快去通报!”

“小子,竟敢看不起本少爷!”

二少爷怒吼一声,拳头砸向柳平的太阳穴。

“不知死活!”柳平不闪不避,一脚踢在二少爷的小肚子上。

嗷!二少爷惨叫一声,飞出四米摔在地上。

保安顿时吓蒙了,跑过去扶起二少爷,拉着二少爷向院内跑去


家主秋德泽烦躁地坐在老宅里,看到儿子脸色扭曲,一只手捂着肚子被保安扶进大厅,猛地站起身,“健武,怎么了?”

保安心虚地把事情讲了一边。

“连土包子都冒出来了,真当秋家没人吗!”

秋德泽脸色铁青地走到院门口,上下打量柳平几眼,一定是父亲的穷亲戚来寻求帮助,瞪着眼见怒吼,“土包子,赶紧滚!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再出现在秋家门口,打断你的腿!”

柳平看着秋德泽,眼里露出嘲讽,“秋家的人真没教养。”

秋德泽本就烦躁,儿子被打令其怒火中山,听到柳平的嘲讽,顿时失去理智,大声怒火:“来人,打断他的腿!”

站在秋德泽身后的四名保镖立即向柳平扑去。

“今天我替秋老爷子教训你们!”

嘭......,随着连续的拳头击中身体的声音,四名保镖全部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挣扎。

秋德泽吓了一跳,保镖都是退役的特种兵,一个可以打五个,没想到土包子竟然是功夫高手。

“小子,虽然你会功夫,但你斗得过警察吗?你会在监狱里呆一辈子!”秋德泽边说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几分钟后,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车上下来三名警察。

为首矮胖子笑着与秋德泽打招呼,“秋家主,是这小子吗?”

秋德泽眼里闪过一丝狠辣,点了点头,“孙所长,又要麻烦你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土包子,赶紧带走!”

孙所长了一下手,“扣上,带走。”

“孙所长,这小子功夫不错,你要小心!”秋德泽慌忙提醒。

孙所长平时没少做这种事,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右手拔出武器顶在柳平的眉心,“小子,这里是我的地盘,是龙你得盘着,的虎你的握着。”

柳平虽然面色平静,但怒火已经冲上脑门,冷冷地盯着孙所长,“把你的武器拿开。”

“小子,有种,我就喜欢收拾你这种硬骨头。”孙所长边说边挥拳砸向柳平的鼻梁。

柳平双手随意挥动两下,众人只见一丝银光闪过,武器已经塞进孙所长的嘴里,孙所长的手指仍放在扳机上,顿时都惊呆了。

孙所长感觉大脑无法控制身体,恐惧地望着柳平,意识到死亡会随时降临。

另外两名警察愣在当场,既不敢抓柳平,也不敢碰孙所长,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拿出手机向上级汇报。

秋德泽也吓懵了,意识到眼前的土包子绝不是简单人物,如果警察死在秋家门口,秋家彻底完了,无奈低头,“小子,解开孙所长的禁制,我带你去见老爷子。”

柳平扫了一眼孙所长,眼里射出寒光,语气冰冷,“带我去见秋老爷子。”

秋德泽看到柳平态度坚决,急忙走到孙所长身前,“孙所长,对不起,请稍等片刻。”

孙所长眼里露出祈求的神色,仿佛在说“一定要快点”。

十几个秋家的人都呆呆地看着孙所长,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秋德泽看了一眼柳平,说了一句“跟我来”,迈步向院内走去。

秋清雅穿戴整齐,扫了一眼房间,暗叹了一口气,床头柜上青花瓷瓶映入眼帘,犹豫片刻,把瓷瓶放进包里,转身离开。刚回到老宅门口,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怎么回事?”

“大小姐,你可会来了。”老张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不会是他吧!”

秋清雅停好车,快步向客厅走去。

“请坐,我去请老爷子。”秋德泽说完走了出去。

秋君昊老爷子已经年逾古稀,几乎不管家族的事情,唯有在秋清雅的婚事上坚持己见,平时住在一个小园里。

秋德泽走进小院,看到秋老爷子坐在院子里喝茶,恭敬地说道:“父亲,家里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要见你!”

秋老爷子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什么事?”

“他没说,只说要见你!”

“走吧!”秋老爷子起身走出小院。

柳平看到秋老爷子,脸上露出笑容,“老爷子,我是柳平,你还记得我吗?”

秋老爷子仔细打量柳平几眼,猛地瞪大眼睛,抓住柳平的肩膀,“你是小平,十六年了,你终于来了,快坐。你师父还好吗?”

“师傅很好,多谢老爷子惦记!”柳平恭恭敬敬地回答。

秋老爷子扭头看着秋德泽,“给清雅打电话,让她立即回来。”

秋德泽的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平,快步走出客厅。

“老爷子,我这次来......”柳平犹豫着说道。

柳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秋老爷子打断了,“你和清雅都大了,我兑现当年的承诺。”

柳平脸上带着愧疚之色,眼里满含歉意,“其实,我这次是来......”

“父亲,清雅回来了!”

柳平的会还没说完,再次被打断了。

秋清雅看到坐在茶几上的柳平,顿时懵圈了,愣愣地看着柳平,“你怎么来了?”

“是你!”

柳平也惊呆了,没想与自己疯狂的女人竟然是秋清雅,也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秋老爷子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你们认识?真是太好了!清雅,他是你的未婚夫柳平。”

秋清雅如遭重击,疑惑地看着秋老爷子,“未婚夫?我什么时候订婚了?”

秋老爷子没有回答,而是说道:“给你父母打电话,让他们立即过来。”

柳平知道不能退婚了,同时也有一丝欣喜,未婚妻不仅是一个大美女,看样子还是一个霸道总裁......

秋清雅暗叹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天意,还是连累柳平了,可是秋家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风暴呢?

秋德泽意识到必须阻止这桩婚姻。如果秋清雅与土包子结婚,韩玉龙一定会疯狂报复,秋家必然覆灭,儿子秋健文会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快步走了客厅外的僻静之处,掏出手机拨通老婆俞菘萍的电话......

分局局长吴宇轩接到报告,也是吓了一跳,立即带人赶到秋家老宅,看到孙所长的惨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孙所长是什么样的人,吴宇轩心里很清楚,没想到孙所长这次提到铁板上了。

“吴局长,怎么办?”一名警察问道。

“还能怎么办?你们看着他。”吴宇轩边说边向秋家客厅走去。


吴宇轩面无表情地看着柳平,“是你出手的?”

柳平眼里闪过一缕金光,与吴宇轩对视,厉声问道,“警察可以随意吗?”

好凌厉的眼神。吴宇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但还是瞪着眼睛盯着柳平,“你这是袭警,已经触犯了法律。”

“法律是你家定的?你知道事情的全过程吗?”柳平寸步不让。

秋老爷子疑惑地看着柳平,“出了什么事?”

柳平讲完事情经过,盯着吴宇轩,问道:“你们警察就是这样办案的?”

吴宇轩被问的哑口无言,暗暗问候孙辉的祖宗八代。

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眼里露出祈求的神色,看着柳平,“小平,此事是因我秋家而起,你饶了孙辉吧。”

柳平点头走道院门外,盯着孙辉,“人在做,天在看!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废了你。”

孙辉吓尿了,腥臊之气在空气中弥漫。

柳平随手在孙辉身上点了几下,取下武器,扔给一名警察,反身向院内走去。

秋清雅的父亲秋德宇和母亲安祯茹快步走了进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不知道?”安祯茹吃惊地问道。

“爸,我不同意清雅嫁给这个土包子。”

随着话音,柳平看到两名身穿职业装的中年女人走进房间。

秋老爷子失望地看着身穿灰色职业装的女子,“俞菘萍,我还活着,我做出的决定需要你同意吗?”

俞菘萍眼里喷出怒火,恨恨地看了一眼秋清雅,吼叫道:“老东西,你孙子还在监狱,秋清雅必须嫁给韩玉龙。”

啪!客厅里传出一声脆响!谁也没想到秋清雅竟然扇了俞菘萍一个耳光。

秋清雅眼里射出凌厉的杀气,盯着俞菘萍,“敢骂爷爷,你找死。你儿子做的孽,就应该收到惩罚。想拿我的幸福去交换,做梦!”

“打得好!这种没有教养的人,就应该教训。”柳平眼里露出赞赏的神色,鼓掌称赞。

俞菘萍嘴角流血,哆哆嗦嗦地指着秋清雅,“我一定把你送到韩玉龙的床上。”

柳平走到吴宇轩身前,指着俞菘萍问道:“吴局长,这算不算违反婚姻法?你为什么不执法?”

吴宇轩暗骂自己愚蠢,为什么不早点离开?无奈地点点头。

身穿蓝色这也装的中年女子走到柳平身前,不屑地看着柳平,“土包子,我韩家看中的女人,你也敢招惹?只要我动动手指头,你就会粉身碎骨。”

柳平没有搭理蓝装女子,继续看着吴宇轩,“吴局长,这算不算威胁?”

吴宇轩知道韩家势大,自己招惹不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平,转身离开。

柳平看着蓝装女子,问道:“你是韩家人?韩玉龙是你什么人?”

“韩佩颖,韩玉龙的姑姑。不想死就立即把婚退了!”韩佩颖趾高气扬地看着柳平。

“既然你是韩家人,我现在正式向韩家宣战!”

柳平的话音未落,身上泛起杀气,反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柳平是手被与韩佩颖的脸蛋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韩佩颖惨叫着飞出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抬手摸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柳平,“小子,你竟敢打我,韩家跟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韩家还不够资格。回去告诉韩玉龙,秋清雅是我的女人,如果他敢惦记,我会杀光韩家所有人。”

柳平说完,拉着秋清雅坐在椅子上,拍了拍秋清雅的肩膀,“放心吧,天塌不下来!”

俞菘萍立即跑到韩佩颖身边,小心地扶起韩佩颖,眼里露出阴狠之色,仿佛看到柳平横尸接头的景象,

“你是叫柳平吧?你一定会生不如死。”俞菘萍像一只受伤的母狼,目露凶光,恨不得一口咬死柳平,转身愤愤而去。

秋德泽知道彻底得罪韩家了,儿子没救了,绝望地闭上眼睛。

秋清雅没想到柳平竟然敢向韩家宣战,暗叹了一口气,虽然事已至此,但也不能束手待毙,眼里露出坚毅的神色。

秋德宇盯着柳平,厉声问道:“你了解韩家吗?你哪来的资格开战,你想害死清雅吗?”

柳平看了一眼秋清雅,并没有解释。

秋老爷子赞赏地看着柳平,重重地拍了一下柳平的肩膀,“不错,清雅跟着你不会受苦。”

“秋清雅,如果我儿子死在监狱里,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你!”俞菘萍也恨恨地离开了。

秋德宇疑惑地看着秋老爷子,“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秋老爷子闭上眼睛,仿佛回到十六年前......

十六年前,秋家即将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谁的利益,几个二级家族联和打压秋家,致使秋家资金链断裂。秋君昊四处寻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剧毒,遇到带着柳平历练的鬼手神针。

鬼手神针不仅治好了秋君昊,还弄来大笔资金,帮助秋家度过危机。

秋君昊为了感谢鬼手神针,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却被拒绝了,最后形成婚约......

安祯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妈妈,你不想解释吗?”

柳平没有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见呢?”

秋清雅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绝望,但更多的是坚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脸上,“即使你有撼天动地的本事,也必须证明给我看。”

“应该的!”柳平面色平静地点头回应。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补充,“秋家货款无法收回,银行拒绝贷款,资金链断裂,我堂哥在监狱里。你必须在半年内解决秋家的所有问题,证明我秋清雅选择的男人无与伦比,证明爷爷高瞻远瞩。”

柳平听出了阴谋的味道,沉思片刻,看着秋清雅,问道:“你堂哥犯了什么罪?”

“酒后伤人致残。”

“如果我能治好伤者?会撤诉吗?”

“你真有办法?”

柳平认真地看着秋清雅,“带我去看看伤者!”

秋清雅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带着柳平离开秋家老宅。

“没教养,连招呼都不打。”秋德宇瞪着眼睛,表达心中不满。

“你值得柳平尊重吗?我回房间了,柳平回来叫我。”秋老爷子走出房间。

韩佩颖回到韩家,韩家顿时炸锅了。

家主韩延庆是韩佩颖的哥哥,心疼地看着妹妹,“你想如何报仇?”

韩佩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跟秋家和柳平慢慢玩,玩到他们死为止。”

“先出口气。”韩延庆边说边拨打电话。

韩佩颖突然想起秋家老宅门前的一幕,出言提醒韩延庆,“大哥,柳平会功夫,让你的人小心点。”

韩延庆得意地看着妹妹,“放心吧,好汉难敌四手,他会功夫,我人多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