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老公总想揭我老底

老公总想揭我老底

月色浅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樊允歌对霍远琛一心一意,甘愿当他的贤内助,在家相夫教子,做个乖乖好妻子。可是,她大着肚子的时候,却收到表妹发来的某人的亲密照。一朝重生回到自己大着肚子,却还要小心翼翼讨好霍远琛的时候,樊允歌果断跑回娘家告状,坚决要离婚。被上辈子坑苦了的霍总,从此开始追妻火葬场。重生之后的她很委屈,日子过不下去了,离婚还不行?

主角:樊允歌,霍远琛   更新:2022-07-15 23: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樊允歌,霍远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公总想揭我老底》,由网络作家“月色浅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樊允歌对霍远琛一心一意,甘愿当他的贤内助,在家相夫教子,做个乖乖好妻子。可是,她大着肚子的时候,却收到表妹发来的某人的亲密照。一朝重生回到自己大着肚子,却还要小心翼翼讨好霍远琛的时候,樊允歌果断跑回娘家告状,坚决要离婚。被上辈子坑苦了的霍总,从此开始追妻火葬场。重生之后的她很委屈,日子过不下去了,离婚还不行?

《老公总想揭我老底》精彩片段

“病人情况危急,需要立马进行手术。”

“家属赶紧先去缴费。”

“怎么还愣着,快去啊!”

深夜,医院抢救室门口医生护士来来回回穿梭,不详的气息犹如实质般笼罩在樊允歌肩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钱......要钱......有钱才能救爸爸,可是她盯着手机里仅有的几百块余额,指尖用力的泛起了白。

樊允歌眼圈发红,顾不得犹豫,拨出了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忙音响起,却始终无人接听,直将樊允歌的心悬至半空,连呼吸都困难。

“谁?”

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樊允歌整个人被狠狠掼回到实地,她颤声开口:“霍远琛,是我,你能借我五十万吗,我爸爸在医院做手术,需要钱,求求你......”

“你又在耍什么花招?”男人厌恶至极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冰冷的寒意。

“不、不是的,我爸爸他......”

樊允歌还没解释完,电话就被直接挂断,她瞳孔骤缩,慌忙要回拨,可这次无论她再怎么拨打,都无法接通。

显然,她被霍远琛拉黑了。

樊允歌看着手机界面,死死咬紧了牙关,可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无助、绝望、委屈......犹如张开的巨网将她紧紧束缚着。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樊允歌只能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孩子,许是太过用力,熟睡中的诺诺揉着眼睛醒来,张望着陌生的环境,问:“妈咪,我们怎么在这?”

可她几乎完全没有听见,低头拼命寻找着手机里的其他人的联系方式。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传来震动,樊允歌一看,发现是表妹陈晚凝的消息,上面竟是两张她和霍远琛姿态亲密的照片!

“姐姐,姐夫现在跟我在一起呢,你还不知道吧,姑父公司已经被姐夫收购了,你当初借着樊家的权势逼婚与他,他可一直记着呢!”

“要是不信,你可以亲自过来问。”

陈晚凝发完消息,随即丢了串地址过来。

樊允歌脸上血色霎时尽褪,再定睛看去,只觉那些字眼全化作利刃狠狠刺进心脏,疼的她几乎痉挛,手也失去了气力。

“啪。”

手机滑落,重重摔在地上。

她想到过往种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他竟然恨她到如此地步!

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刻,她必须去求霍远琛借给她钱,她就算是把命赔给他,也得救回爸爸。

樊允歌想到这,抱着诺诺冲出医院。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诺诺问道。

樊允歌替他扣好安全带:“我们去找爸爸。”

话音落下,她一脚踩下油门,疾驰而出。

索性夜幕已深,街上并无多余车辆,樊允歌将速度飙升到极致,车刚走到半途,尖锐的铃声忽然响起,似乎带着某种征兆。

她心里陡然升起怯弱,可手却不受控制的接听了电话,“喂,是樊小姐吗?很不幸,您父亲刚刚抢救无效死亡......”

樊允歌脑袋“嗡”的一声,眼前顿时发黑,直到诺诺惊恐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妈咪,车!”

她一个激灵,下意识去踩刹车,结果却毫无反应。

刹车失灵了——


樊允歌猛地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庞然大物如同咆哮的猛兽,朝自己呼啸而来,她下意识倾身,护住身边的诺诺。

“砰——”

汽车相撞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樊允歌撞的昏死过去,但很快,她就被浑身剧痛唤醒。

樊允歌迷茫了一瞬,很快想起什么,低头去看怀里的诺诺。

他还醒着,只是脑袋上有伤口,猩红的血液像喷泉似的,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看见樊允歌,眼里酝着泪花,不断哭着:“妈咪......疼,诺诺疼......”

“诺、诺诺乖,妈咪这就带你去看医生。”她颤着声,飞快去解他安全带。

话刚说完,诺诺的哭声戛然而止,樊允歌眼睁睁看着他在怀里没了气息,她瞪大眼睛,五脏六腑瞬间被挤压的喘不过气。

樊允歌像是被人狠狠重锤了一下,整个人都放空了两秒,随即车里燃起的小火苗就好像浸透了皮肤,一路烧进四肢百骸,疼的撕心裂肺。

“啊——”

樊允歌嘶吼出声,在车里疯狂挣扎起来,她要出去!她要带着诺诺去看医生,然后带着他离开这。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樊允歌拼命捶着车窗,直到双手鲜血淋漓,可仍旧无济于事,就在这时,泄露的汽油接触到火苗,轰然爆炸。

铺天盖地的火苗中,她在一片炙热的剧痛中,看见一辆车停在不远处,接着,霍远琛和陈晚凝先后下车,直到此时,两人还姿态亲密的相拥着。

樊允歌所有爱憎全化作了恨意。

霍远琛、陈晚凝!如有来世,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诺诺!”

樊允歌惊呼着睁眼,面色苍白,汗水淋漓,胸口剧烈起伏着,下一秒,她想起什么似的,慌忙四下打量。

诺诺呢,她要带他去看医......等等。

樊允歌忽的怔住,她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心头蓦的被电流击中,战栗不已,这好像,是四年前她和霍远琛的婚房。

可是这房子,早就被霍远琛卖了,她怎么会在这?

樊允歌起身,急急忙忙冲出房间,还没站稳,底下的喧嚣和纸醉金迷便蜿蜒往上,钻进樊允歌的耳畔。

等她定睛一看,霎时震在原地,紧接着,整个人陷进了欣喜若狂当中。

这就是四年前,她重生了!

樊允歌意识到这点,连忙将手覆在肚子上。

当年她和霍远琛发生关系后,及时吃了避孕药,因此并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并且在今天这场宴会上,被陈晚凝害得差点小产,也导致诺诺日后的体弱多病。

这次,她绝对不会让意外发生。

樊允歌垂眸,掩去刻骨恨意。

她顺势下楼,正好看见身穿白色蓬松公主裙的陈晚凝,她今天打扮的很是用心,头发梳成丸子头,别了个小皇冠,项链、戒指、鞋子,无一不是高定。

再加上刻意扮嫩的妆容,整个人就像娇养出来的小公主,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樊允歌冷眼看着她看向不远处的霍远琛,眼神娇媚,前世她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个妹妹如此会耍心思。


“姐姐?”陈晚凝发现她的身影,立马扬起笑意走来:“你可算来了,我一个人都无聊死了。”

她边说边伸手作势要挽樊允歌手臂。

樊允歌眼神一瞥,看到陈晚凝另一只手正悄悄朝身侧的香槟塔推去,前世,她就是靠这招,让自己当场被浇了个透彻,沦为圈里笑柄。

她心中冷笑,顺势拉住陈晚凝,稍加用力,两人便调换了位置,樊允歌又不动声色将她往前一推。

“哗啦——”

香槟塔受力,瞬间倾塌,所有酒水尽数朝陈晚凝身上倒去,吓得她惊叫连连,短短瞬间,小公主就成了落汤鸡。

“樊允歌,你......”

“呀,怎么回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陈晚凝气急败坏,刚要说话,却被樊允歌率先抢了话头,她毫不掩饰看好戏的神色,嘴里招呼道:“快,给我这‘好妹妹’送条毛巾过来。”

陈晚凝没了说话机会,看向樊允歌的眼神淬了毒,该死的,这蠢货怎么会突然跟她换位置,居然让她躲过去了。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冷冽的男声传来。

樊允歌闻声,缓缓收敛了神色,眼底闪过冰冷与仇恨。

“远琛哥。”陈晚凝没注意到她的变化,看到来人,立马露出委屈又可怜的模样:“我手好疼。”

她抬起手臂,露出道不甚明显的红痕。

还真是严重呢,再晚点,就要愈合了,樊允歌嘲讽的想着。

霍远琛只是扫了眼,浑身气势瞬间变得冷凝,“樊允歌,谁给你的胆子,在霍家欺负人?”

樊允歌挑眉,淡淡道:“她想要推倒香槟塔看我出丑在先,还不让我反击?”话落,停顿片刻又说:“要是不信,大可以去查监控。”

她轻描淡写又无惧对峙的态度,登时让众人信了大半,开始议论纷纷。

陈晚凝听着周围或高或低的讨论声,心中慌乱,眼圈也跟着泛红,她面向众人急声解释:“不是的,我刚刚只是想给姐姐端酒的,她误会我了。”

至于多少人相信,那就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霍远琛面色未变,看向樊允歌的目光冷的像箭,嘴里对陈晚凝道:“我带你去医院。”

陈晚凝咬唇,露出愧色:“都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霍远琛没说话,带着她往外走,将将到门口时,他莫名回头,正好看见站在桌边,举着酒杯轻晃慢饮的樊允歌。

头顶灯光轻笼在她周身,渲染出如梦似幻的瑰丽,女人察觉到他注视,回眸看来,不含半点温度,竟令他心头发颤。

她变了。

霍远琛心头浮现出一个念头,倏而,心神乱了几分。

......

宴会结束,樊允歌回到房间,看着镜中自己对视,长直发,寡淡的妆容,再加上淡蓝色的裙子,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提前进入更年期。

其实她并不适合这样的风格,只是霍远琛喜欢,于是她舍弃所有喜欢的,甘愿从B市第一名媛变成家庭主妇。

最后被践踏的毫无尊严。

樊允歌自嘲笑笑,掬了捧水洗脸,简单收拾过后,躺到床上去休息。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