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坐拥黑客帝国

离婚后我坐拥黑客帝国

霸总小娇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世界顶尖黑客莫伶被尚家老爷子所救,为了报恩,她嫁入尚家,结果渣男不知好歹,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也就算了,还堂而皇之的带着第三者登堂入室。莫伶心灰意冷,果断宣布离婚,重回黑客界。净身出户的她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意外偶遇京都大少尉迟祁,两个人就此产生暧昧纠葛。堂堂尉迟家大少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偏偏看上她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主角:莫伶,尉迟祁   更新:2022-07-15 23: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伶,尉迟祁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坐拥黑客帝国》,由网络作家“霸总小娇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世界顶尖黑客莫伶被尚家老爷子所救,为了报恩,她嫁入尚家,结果渣男不知好歹,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也就算了,还堂而皇之的带着第三者登堂入室。莫伶心灰意冷,果断宣布离婚,重回黑客界。净身出户的她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意外偶遇京都大少尉迟祁,两个人就此产生暧昧纠葛。堂堂尉迟家大少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偏偏看上她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离婚后我坐拥黑客帝国》精彩片段

夏末初秋,夜渐渐凉了。

莫伶裹着一层薄毯坐在餐桌前,桌上放着她刚做好的宵夜,她抬眸看了眼时间,午夜三点半。

他还没回来。

滴!!

是电子锁被打开的声音,莫伶暗淡的眼神突然涌进一丝光亮,她微笑着正要说话,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笑容僵在嘴边,全身血液倒流。

“阿辰,你轻点,弄疼人家了。”

女人娇媚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显得那么突兀,和男人粗重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听得人面红耳赤,但莫伶却只觉得恶心。

“阿辰,我们在你家做这种事,你不怕你老婆生气?”

尚易辰轻笑中带着冷:“管她做什么,一个名不副实的女人,当做摆设就好。溪溪,你才是我最爱的人。”

莫伶十指紧扣,生生忍着这份屈辱。

他说得不错,他们结婚三年,尚易辰连她一根手指也没碰过,可不就是名不副实吗?

柳溪溪娇嗔的轻锤了下他,娇柔的靠在他胸口,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莫伶。

她目光挑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眼底满是胜利者的傲慢。

好像在告诉莫伶,即使她离开了三年,尚易辰爱的依然是她。

事实证明,她赢了。

“阿辰,有人在看我们。”柳溪溪声音娇柔,眼里水汪汪的,看起来委屈极了。

尚易辰回头对上莫伶那双清冷的眸子,她的五官美丽动人,明明是难得的美人,却因为一双眼睛,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尚易辰最恨她这副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

他眼中戾气一闪而过,冷声道:“你在这儿干什么?滚回你的房间!”

说得理所应当,好像她这个捉奸的正宫才是犯错的一方。

当初她承了尚老爷子的恩情才答应嫁给尚易辰,结婚这么多年,她自认对这个家尽心尽力,恪尽职守。

甚至为了保护他们放弃自己原本的价值,从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客组织老大变成一个只知道三餐四季的家庭主妇。

但这些换来的却是丈夫的冷漠和背叛,婆婆的刁难和辱骂。

她早该明白的,就算把自己血淋淋的心掏出来递给尚易辰,他也只会嫌脏。

莫伶咽下口中的苦涩,眼眶暗红:“小声一点,你妈和妹妹都休息了。”

尚易辰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情绪,攥着拳头,神情暴戾。

“砰!!”他把桌上的杯子摔碎,指着莫伶,“要不是因为你,溪溪需要受这种委屈吗?你给我滚!”

莫伶盯着他,眼底最后一丝留恋也消失了,她薄唇轻启:“好。”

说完,踩着拖鞋出了尚家别墅。

凉风袭过,她抱着胳膊,此时的心比温度更冷。

出来的急,她身上除了一件单薄的里衣,什么也没有。莫伶自嘲的笑了下,也不知道怎么会混成今天这样。

晃眼的路灯一下子把她带回了尚老爷子去世那天,他把所有人都赶出了病房,独独留下了她。

尚老爷子撑起残败的身子,神情认真且恭敬,他微微低下头:“莫小姐,这些日子委屈您了。”

如果尚家人看到这幕,估计会被吓破胆。

莫伶眉头微皱,把他扶到病床上,没有说话。

老爷子苦涩的笑了下,眼底有些后悔:“当初您受伤,我很荣幸能够接待您,可我,太不自量力了。”他重重叹了下,“我以为把您留在尚家就会保家族繁华,却不想我那不识货的孙子,放着珠玉不要偏爱劣石。”

老爷子嘴唇发白,眼里却还神采奕奕,这是回光返照了。

“我知道,您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老朽想说的是,当初的收留之恩,您已经还完了,我走后您想去哪去哪,不用再拘泥于这小小一池。”他顿了下,眼底带着祈求,“我知道尚家对不住您,但我厚着脸最后求您一件事,以后若是尚家有大难还望您出手相助。”

他抓着莫伶的手,撑着最后一口气。

莫伶看着他眼底的希冀,点了头,老爷子才缓缓松开手,走得很安详。

老爷子去世后,她没有立马离开尚家,毕竟跟尚易辰当了两年夫妻没有感情也有责任,她如常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想着从小事做起,总有一天会打动他的心。

就这样,她又坚持了一年。

但如今看来,是她太蠢了,柳溪溪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她心底的期盼,也让她看清尚易辰内心的冷漠。

莫伶抬起头,一滴泪从眼尾滑落,为自己的真心感到不值也算是对过去告别。

“哈。”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莫伶双眼微眯,多年经验告诉他身后的人不简单。

她回头,清冷的眸子里还闪着残光。

她修长白皙的手从眼前划过带走那抹眼泪,再次睁眼,眼底一片清明。

刚刚笑的那个男人靠着路灯杆,指尖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一件黑衬衣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长腿微曲,他皮肤很白,浓隽的睫毛耷拉着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嘴角总是擎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看起来慵懒极了。

这个男人很帅,这是莫伶的第一印象。

她看了一眼后,转身就走。

因为第二印象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她现在什么也没有,最好不要招惹他。

她听见身后的男人又笑了下,懒得理这个奇怪的人,她加快步伐。

“哒。”莫伶停住脚步,偏头看去,一个烟头准确无误的扔在了她身侧的垃圾桶。

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她。

莫伶转过身,眉头一挑:“有事?”

男人一顿,随即笑:“倒也没有。”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男人张了张嘴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就跟了上来。

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尾,轻笑:“没什么事,到处走走。”

莫伶长发披在身后,把她显得又小又冷酷。

“我有事。”

男人一笑,微挑的眉眼满是兴味:“说。”

“借我五块钱。”她说得一脸认真,男人打哈欠的动作都停下了。

“买糖?”

莫伶看着他像看傻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判断失误了,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危险?

“包夜。”


男人一愣,不赞同道:“小朋友,高中生大晚上不回家去网吧可不好。”

莫伶身上萦绕着冷气,觉得自己被耍了,她转身就走。

莫伶长相显小,加上她今晚的穿着,很难不被认为是个离家出走的孩子。

但若是仔细看,她一双眸子波澜不惊,可不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

看着她的背影,尉迟祁伸了伸懒腰。

反正在这个小城也无聊得紧,不如跟上去看看。

“前面有家网咖环境不错。”他说完自顾自的走在前带路,也不管莫伶是什么反应。

莫伶四下看了看,现在是睡觉时间,街上除了他俩没别人了,冷风吹过,激起她一层疙瘩,她眉头一皱跟了上去。

尉迟祁很大方的叫了个包间,莫伶一进去就戴上耳机,看到键盘那一刻,刻在灵魂里的兴奋隐隐躁动,她试了下手感,虽然和她的设备差远了,但也还能用。

刚想动手,就看到尉迟祁靠在门边,盯着她打字的手若有所思。

莫伶挑眉,眼底带着询问。

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你随意,我睡觉。”

莫伶收回视线专注的看着屏幕,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留下一道道残影。

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代码,看着枯燥晦涩。

莫伶一个回车键敲下,再抬头,天已经微亮了。

她把痕迹处理完后,站起身,尉迟祁窝在椅子上盖着不知哪里来的一条毯子,他睫毛很长很浓,光打在他脸上印得皮肤更白,没有一点瑕疵。

他的鼻梁很高,眼窝深邃看起来像个混血儿,莫伶看得正入迷,突然他睁开眼睛,乌黑的瞳孔好像能融进世间所有,深不可测。

只是一秒,他又变得那副慵懒的样子,看着莫伶轻笑:“看呆了?”

莫伶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拿过纸笔,冷声道:“上网的钱我会还你。”

说完,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在桌上,趿拉着拖鞋离开,潇洒又恣意。

尉迟祁拿起桌上的便利贴,看着上面娟秀的字体,轻声:“字不错。”

而后,他盯着已经黑屏的电脑和莫伶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探究。

昨晚莫伶的操作,他看了,但奇怪的地方就在于,他看不懂。

他虽然不精通代码,但普通黑客的技术根本难不倒他,但昨晚,莫伶手下打出的东西,他一个都没懂。

“有意思。”尉迟祁声线慵懒有磁性。

桌上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他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懒懒躺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接通。

“大少,老爷子问您什么时候回京都?”

尉迟祁捏了捏鼻梁,戏谑:“玩够了总会回。”

“大少,老爷子说……”

“严叔。”尉迟祁打断,声音依旧慵懒,只是多了几分寒意,“我说了,我自有打算。”

远在京都的严正咽了咽口水,反应过来自己拿老爷子来压大少爷,冷汗直流。

“……是。”

挂断电话,他又播了个陌生号码出去:“江城这边的事尽快做完。”

“是,祁爷。”

尉迟祁盯着手里的便利贴看了好久,最后放进口袋出了网咖。

尚家。

莫伶一进门就听见客厅里的欢声笑语。

“溪溪啊,阿姨可太喜欢你了,以后搬来和我们一起住。”李欣握着柳溪溪的手,一脸温婉。

旁边的尚易辰和尚易妍也附和,四人其乐融融,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莫伶冷眼看着,昨晚做的宵夜已经被吃完了,留下一桌残羹剩饭没人收拾。

李欣余光瞥见她回来了,脸色唰的垮下来,厉声道:“大早上的去哪了?厨房也不收拾,你想饿死我们?!”

莫伶风尘仆仆,发丝上还带着清晨的露珠,颇有种萧瑟美人的感觉。

她气质非凡,出尘绝艳,单薄的身体看起来有种令人怜惜的易碎感。

尚易辰看着她眉头微蹙,身侧的手紧了紧,他的反应全部落入柳溪溪的眼中,柳溪溪盯着莫伶眼神恶毒,恨不得在她脸上看出个洞来。

她拉了拉尚易辰的手,撒娇:“阿辰,姐姐怎么瞪着我,她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可莫伶全程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尚易辰还没说什么,李欣就开始发作了:“你瞪着溪溪干什么?还不去做饭!看你穿的什么东西,说出去还以为我尚家亏待你了!”

莫伶没搭理她,换了双鞋进屋,径直上楼,路过尚易辰时,她冷声说:“准备好材料,等下去拿离婚证。”

她这句话一出,全场静默。

尚易辰浓眉一皱:“你又发什么疯?!”

莫伶停下脚步,侧身站在楼梯上,眼里没有一丝情绪:“你不是早想娶她吗?这样刚好。”

尚易辰双眼一眯。

她有这么容易放手?

“儿子,她想离就离,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你!”李欣趾高气扬的,“但是我告诉你,是你要离婚的,别想从家里带走一分钱!”

莫伶嘴角勾起一抹轻嘲。

看看,这就是她真心对待了三年的人。

她转身上楼,尚易辰对着她的背影说了句:“你别后悔。”

莫伶头也不回。

后悔?她会让他们后悔。

从民政局出来,莫伶有种巨石落地的感觉。

尚易辰看着手中的离婚证,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而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他看着莫伶:“我会给你一笔钱,你以后……好好生活。”

“不用。”

莫伶把东西放进包里,领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前走。

她在尚家住了三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房间,东西也不多,一个箱子装下绰绰有余。

她带着鸭舌帽,随便上了辆公交,坐着看手机。

昨天她在网吧登录了内部网站宣布自己即将复出,现在手机消息已经爆满了。

除了昔日网友的寒暄她滑到底看到了一条不一样的消息。

缠着耳机线的手指一顿,她点开。

是林老发来的。

“莫小姐,我在江城有栋别墅闲置,你要不嫌弃就收下。”

林老……

是为数不多知道她身世的人之一。

他这么说看来是听到她离婚的消息了。

“谢您好意,不过不需要。”

那边很快回复:“那怎么行?如果被莫家知道了……”

“他们不会知道的。”莫伶一顿,自嘲一般,“我结婚三年他们不也不知道吗?”


林老自知劝不动,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莫伶一只耳朵带着耳机,闭着眼睛假寐。

莫家怎么会知道呢?那种隐世大家族怎么会为了一个被罚的女儿,大动干戈?

手机消息震得莫伶心烦,她把他们一个个屏蔽,手指停在黑客群里,这里面只有五个人。

蜘蛛:“老大你不是说要回来吗?咋不冒泡啊@零。”

娇鸟:“大佬的心事你别猜,不过人家也很想知道@零。”

灵鹿:“老大快来,咱们一起炸网啊!!@零。”

孤雁:“@零。”

看着往日好友依然吵吵闹闹,莫伶会心一笑,回复:“蜘蛛,最近有什么任务吗?”

她一出现,群里更热络了。

蜘蛛:“有啊有啊,老大复出第一单要不要干票大的!”

零:“你先找,我挑。”

娇鸟:“老大三年不见是不是做什么惊天裂地的事情去了?”

这句话说出来,就没人再发了,都在等着莫伶的回答,期待她震慑全群。

半会儿,莫伶揉了揉脸,漫不经心的回复:“啊,没干什么,就嫁了个人又离了个婚。”

这下群里更加静谧了,空白的聊天框散发着渗人的气氛。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人又炸了。

灵鹿:“!!!老大是女的?!”

蜘蛛:“哪个王八蛋敢跟零离婚?老大你等着我这就从M洲回来!我弄不残他我不叫蜘蛛!”

孤雁:“我最近研发了个新型炸药。”

娇鸟:“雁子稳住,你的炸药拿出来那个城就该垮了。男人还得靠我!我弄死他丫的!”

灵鹿:“我在国内,摇人记得先找我!”

莫伶唇角上扬,久违了,被关心的感觉。

“不了,他还不配。”

莫伶关掉手机,在下个站下了车。

她一来懒得动手,二来她答应过尚老爷子,在尚家危难时刻帮一把,何必费心呢。

走了好一会儿,莫伶扬了下鸭舌帽看了圈四周。

……好陌生。

她转身想坐回去,突然脚步一顿。

她刚坐的是几路来着?三路还是七路?好像是……九路?

她把帽子往下压挡住绝色容颜,徒留一张薄唇。

拖着行李往前走,露出的一截手腕在阳光下白得发光。

一双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莫伶顺着一双长腿往上看,对上了尉迟祁含笑的眼眸,他旁边还跟着个长得阳光帅气的男人,嘴里叼着颗棒棒糖,脖子上的挂饰泛着冷光,他不明所以的看着尉迟祁。

“祁爷,咱挡道儿了。”

尉迟祁没管他,眉头一挑:“这是真离家出走了?”

莫伶不解皱眉,想到昨天尉迟祁说她是小孩的事。

“呵。”她冷笑,“关你屁事。”

旁边的云照惊呆了,第一次见有人敢这么跟京都太子爷说话。

他表示:“这姑娘,猛啊。”

看着她的背影,尉迟祁幽幽的说:“某个小没良心的,还说还我钱呢,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他尾音拖得很长,配上他慵懒的语气,显得哀怨又委屈。

莫伶回头,直直盯着他,想看出点什么。

尉迟祁和她对视,眼底始终带着笑。

云照:“……”我疯了吗?世界玄幻了吧!祁爷居然对一个女人笑了?而且,好像,或许,那个女人不太想搭理他?

莫伶戴着耳机手插在兜里,迈着长腿亦步亦趋的跟在尉迟祁旁边。

云照拖着她的行李,满头大汗。

三人停在路边一辆不起眼的车前,车身通体漆黑,看起来像普通吉普。

云照把行李放进后备箱,自觉瘫在副驾驶,后座留给了尉迟祁他们。

莫伶坐在车上,莫名感觉很舒服:“车不错,哪买的?”

“啊,别人送的。”尉迟祁手靠着车窗,眼睛微眯,“喜欢?”

莫伶也不矫情,她点点头:“你有转卖的想法吗?这是二手车了,我给你十五万,你卖给我吧。”

“噗咳咳咳——”副驾驶的云照咳得满脸通红,真心佩服莫伶的勇气。

十五万,连这车的一个轮子都买不到吧?

在尉迟祁冷冷的视线里,他连忙闭嘴装死。

“十五万?你昨天五块都拿不出来,认真的?”他眼底带着戏谑。

莫伶一愣,确实,她所有资产刚刚都用来坐公交了,现在穷得连个硬币都没有。

一想到以前为了把自己摘个干净,不给尚家带来麻烦,她把钱都撒了的行为,她就头疼。

真败家。

莫伶看着他,眼底一片平静:“总会有的。”

尉迟祁笑笑:“好啊,等你凑够钱这车就给你。但前提是告诉我为什么离家出走。”

莫伶一脸无语:“我不是小孩也不是高中生更没有离家出走。”

她连家都没有怎么出走呢?

尉迟祁看着她脸上鼓起的婴儿肥,显然不信。

“小骗子。”

莫伶冷笑:“爱信不信。”

他们说话间车停在一家豪华酒店门口,他们刚下车,就有人过来接过钥匙去停车。

云照很自觉的去加房,莫伶看着金碧辉煌的酒店眉头一挑。

K酒店,江城最贵最壕的酒店,一晚七千,来这儿的人非富即贵。

她看着尉迟祁,轻嘲:“住这儿的人,抓着我要五块钱?”

尉迟祁面色不改,靠在电梯边,指尖都裹着慵懒:“丫头,此言差矣,欠钱就要还,哪管它五块还是五亿。”

莫伶不可置否,耸耸肩。

云照办好入住,在经理的陪同下几人上了电梯。

酒店经理恭敬的按下最高层,站在旁边低眉顺眼。

莫伶挑了下眉。

看来他们俩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

她的行李已经先一步送到房间,经理把他们安全送到后也识相的出去了,莫伶接过房卡,顺手塞到随身背包里,扯耳机的时候,离婚证没有任何防备的掉在地上。

清脆的啪嗒声格外清晰,加上云照倒吸凉气的声音气氛显得十分僵硬。

莫伶没什么反应,弯腰捡起又塞回背包,修长的手指缠着耳机线,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你们要跟我一起住?”

尉迟祁盯着她那张美得惊艳的脸,眼神很平淡:“那是……”

莫伶嘴角轻勾,眼神带着点邪气:“如你所见,我是离婚妇女。”

两人对视,一时无话。

云照眼睛在他们之间流转,轻轻咽了口口水。

半会儿,尉迟祁轻笑一声:“正好,我是个纨绔混混。”

云照惊了。

京都第一大家族的太子爷是个混混?

说出去怕是会惊掉那些人的下巴。

莫伶点点头,看着他:“确实挺像的。”

尉迟祁唇角微扬,轻轻吐出三个字:“尉迟祁。”

“莫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