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师父绝色倾城

我的师父绝色倾城

山海关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南陵市霸主林家,遭遇变故,一夜之间化作乌有,只有林北玄一人侥幸逃生,被师娘带上山生活。十年时间里,他学习医术、武道,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只为有朝一日,追查仇人的线索,报仇雪恨。十年后,林北玄奉绝美师父的命令下山,去找自己的其他五位师父,还有山下同样苦等着他的未婚妻唐欢欢。且看强势归来的他如何翻云覆雨,书写传奇一生……

主角:林北玄,唐欢欢   更新:2022-07-15 23: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北玄,唐欢欢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师父绝色倾城》,由网络作家“山海关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南陵市霸主林家,遭遇变故,一夜之间化作乌有,只有林北玄一人侥幸逃生,被师娘带上山生活。十年时间里,他学习医术、武道,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只为有朝一日,追查仇人的线索,报仇雪恨。十年后,林北玄奉绝美师父的命令下山,去找自己的其他五位师父,还有山下同样苦等着他的未婚妻唐欢欢。且看强势归来的他如何翻云覆雨,书写传奇一生……

《我的师父绝色倾城》精彩片段

“十年了,我终于重获自由了!”

林北玄靠坐在飞机窗边,坚毅的面庞上带着一抹难以掩饰地兴奋。

十年前,南陵市霸主林家,一夜之间化作乌有,只剩林北玄一人。

至于是何人所为,据林北玄的两个师娘所说,仇人的线索在其他五位师娘身上。

十年的时间,林北玄跟着火辣妖娆的大师娘白舞云学武练功,跟着冷艳鬼手的二师娘华媚依专研医毒。

如今也算是医武有成,这才下山寻仇。

所以,这次下山,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江州,三师娘所在的地方。

不过,林北玄虽然期待着和三师娘的会见,但还是很怀念跟着两位师娘朝夕共处的日子的。

要不是因为复仇,他巴不得的每天跟在两位貌若天仙,冰火两重天的师娘屁股后面,捏肩捶腿端茶倒水呢。

时不时的,还能跟着两位拥有魔鬼身材的师娘一起嬉戏。

虽然白舞云和华媚依一个三十岁,一个二十九岁,但她们却把林北玄一直当做孩子看待。

所以这些福利在林北玄毛长齐之前,一直都享有的。

“小玄子!来给大师娘搓搓背......”

“好嘞,大师娘。”

“小玄子!二师娘的黑网袜是不是又被你拿去捞鱼了?”

“二师娘我没有,我拿的明明是那个珠光......呃。”

突然,一股寒气逼来。

回想着与两位师娘种种美好回忆的林北玄,神情一凝,抬头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画着淡妆的精致面孔。

目光下移,身前的饱满被那紧身的白色衬衫勾勒了淋漓尽致,如果不是有一条小领带在胸前摇摆遮挡,恐怕扣子缝隙内的那一抹春光早就暴露在外了。

继续下移,两条白嫩笔直的长腿自那黑色短裙底延伸出来,晃得林北玄眼前一花,心头一喜。

嚯!

都说城里的姑娘敢穿,如今是真的见到了。

居然这么短!

想着,目光再次对准了这个女孩的面孔,暗自咂舌:“长得确实不错,和一些一线明星有的比了,但比师娘们还是差了那么一奈奈。”

“喂!”

“土包子!”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让你立马丧失视觉!”

穿着JK制服的女孩,看到一身工人迷彩服的林北玄后,眼里尽是厌恶之色,心道:“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没想到坐头等舱居然还能碰到这种一身穷酸味的土鳖!真晦气!”

我去?我招你惹你了,开口就对我恶言相向?

城里姑娘怕看?

怕看,你别穿成这样啊?

还是大师娘好,不想看都转过来给看。

林北玄当场就愣住了。

不等他反应,JK女孩用手挡住遮掩在鼻前,嫌弃道:“喂,能不能和你换个座位?我和我姐姐一起来的,我们想坐在一起......”

“笑笑,你说话客气些。”

正当林北玄要反驳时,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中掺杂着一丝幽怨,从JK女孩身后传了过来,钻进了林北玄的耳朵。

啊,好听。

感觉耳朵都怀孕了。

词穷的林北玄只能这么形容了。

闻声望去。

“嗯?”

林北玄瞪大眼睛。

精致面孔,金丝眼镜,大波浪,连衣紧身包臀裙,白嫩肌理,黑丝......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妥妥的御姐风啊。

而且,这个御姐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高冷。

“不好意思,我妹妹说话刁蛮了些,但心地不坏,还请你不要介意,我替她向你道歉。”

唐欢欢面带歉意,语气柔和,伸出玉手指向过道的另一边,“另外,这位先生,我的座位就在这里,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和我换一下座位,非常谢谢。”

这一对御姐萝莉姐妹花,是很吸引人的注意的。

闻言,林北玄从愣神中回过神来,笑道:“没事,不就是座位嘛,什么谢不谢的。”

说着,他便起身,准备朝着过道那边的座位走去。

可是还没等他的屁股全部抬起来,就听见唐笑笑嗤笑道:“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象呢,还不是一个舔狗。”

这种事情她见多了,平时只要她稍稍地出卖一点色相,那些舔狗都会蜂拥而至地赶来,百依百顺,毫无所求。

更何况她姐姐的身材容貌比她还好,在她看来,林北玄就是在跟姐姐献殷勤。

不过,她的声音虽小,但林北玄却听得真切。

啪叽。

屁股一落,又坐了回去。

本来是想看在姐姐的份上放过这个刁蛮妹妹一马。

但这个女人却得寸进尺,竟然骂他是舔狗?

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哈喽KT?

林北玄吊儿郎当地靠在椅背上,笑盈盈地看着唐笑笑,挑声道:“我突然觉得这里能看到窗外的风景,那边看不到,所以......不换了!”

“什么?”

本来吃定了林北玄这个舔狗的唐笑笑,非常震惊地瞪着他,难以置信地娇喝道:“你这个土鳖耍我们呢?”

林北玄笑而不语。

“妹妹你......”

唐欢欢欲要阻止妹妹,可是拉了她一下,立马就被唐笑笑挣脱开了。

“土鳖!”

“别以为我不知道,像你这种穷逼,做一次头等舱得赚好几个月钱吧?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神气的!”

“就算你坐在头等舱,你也掩盖不住你那一身的屌丝味!”

“恶心!垃圾!”

唐笑笑以往对于舔狗可以说是百试不爽,哪里受过这般忤逆?当场就炸毛了。

如今的唐笑笑就像一头小母狮子,张牙舞爪,好不凶狠。

但,林北玄目光平静,如同古井般无波,看着唐笑笑摇头道:“不,你错了。”

“错了?”

唐笑笑一怔,旋即又眯着眼,了然嘲笑道:“哦~我知道了。”

“难不成,头等舱的机票是用花呗买的?”

“哈哈哈!”

“妹妹,这么多人,你注意下,多丢人......”

唐欢欢拉着妹妹,有些埋怨。

但,唐笑笑根本不听,一把推开姐姐,继续放声嘲笑:“姐姐,丢人的是这个土鳖,连坐头等舱都要用花呗,你说他在这和我们装什么大尾巴狼啊?真是不知羞耻!”

噗通——

由于唐欢欢脚上踩着高跟鞋,被妹妹这么一推,脚下不稳,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见状,唐笑笑平时虽然刁蛮了些,但对姐姐还是很关心的,于是连忙跑了过去,有些愧疚道:“姐姐对不起,我不是......”

话音未落。

唐笑笑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连忙惊呼道:“姐姐,你怎么了?姐姐你醒醒!别吓我啊!”

 


一声惊呼,顿时引起了头等舱内乘客的注意。

“空姐空姐!”

“这里有乘客晕倒了!”

“快来看看想想办法!”

一位大哥用大嗓门子朝着空姐喊道。

空姐闻声望来,穿着白色开叉旗袍,每一步都漏出一片雪白地赶了过来。

先是查看一番,旋即处事不惊地拿起麦克,对着整个机舱发出广播:“本次航班的乘客是否有医生?如果有麻烦来一趟头等舱,这里有乘客突然晕倒了!”

坐在座位上的林北玄,视线恰好看到躺在地上唐欢欢的面孔。

此时她那原本就很白皙的脸蛋变得毫无血色,双目紧闭,嘴唇微微发青。

林北玄眉头一皱,暗道:“这绝不是简单的撞击昏厥!”

二师娘曾教育他,医者父母心,以善行天下。

想到此处,林北玄迈步向前,正当他俯身要检查唐欢欢的时候——

“喂!你个土鳖要干嘛?拿开你的脏手,不要碰我姐姐!”

林北玄转头看向横眉竖眼的唐笑笑,眉头一皱,本想号脉的手也缩了回来,冷声道:“我是医生,我现在要检查你姐姐的病因!”

“就你?”

唐笑笑冷眼打量着林北玄,一身破破烂烂,年纪二十左右,身后还背着一个掉了颜色的破书包,讥讽道:“你少在这骗人了,你要是医生,我岂不是都能成为科学家了?呵呵,就算你是,怕也是个赤脚大夫吧?”

林北玄见唐欢欢的嘴唇越发青,已经朝着紫色转化,他也懒得跟唐笑笑解释,但出于对病人家属的尊重,他还是说道:“你姐姐的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想让你姐姐出意外,最好让我检查一下。”

“臭流氓!少在这说这些好听的了,我看你就是贪图我姐姐的美色,想占我姐姐的便宜,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唐笑笑将姐姐搂在怀里,恶狠狠地盯着林北玄,以示警告。

林北玄眉头紧皱,看了一眼唐笑笑,想说些什么,但又发现唐欢欢的胸口已经快没有了呼吸的起伏,当即牙龈一咬,伸出手朝着唐欢欢的皓腕握去。

人命关天,不能大意!

就在林北玄的手要握住唐欢欢的皓腕时——

“住手!”

林北玄当即翻了白眼,又谁啊?

无奈地回头一看,只见一位穿着人模狗样,带着眼镜的青年男子站在身后。

青年男子满眼嫌弃地看了一眼林北玄,不屑道:“小子,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请你出示你的相关证件,否则请你不要随便乱碰病人!”

“我没在医院上班,所以我没有证件。”

林北玄淡定地说道。

“哼!没有证件就一边凉快去!”

青年男子瞪了林北玄一眼,旋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挂牌,展示给林北玄:“我叫王国强,是江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外科的主治医生,这是我的证件,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我救治病人!”

唐笑笑见林北玄没有证件,更是变本加厉地对他恶言相向:“大骗子臭流氓!连证件都没有就妄称自己是医生,你真以为这里是深山老林没有法律吗?我告诉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要不然我让你落地就进警局!”

“就是,这要是闹出人命,你个乡巴佬能担当的起吗?”

“丢人都丢到外面来了,老老实实待在山里不好吗?”

“快滚吧,趁着人家姑娘没报警,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一些看热闹的乘客也跟着起哄嘲讽。

听到周围的嘲讽与谩骂,林北玄深吸一口气,想起大师娘的教导,遇事要多忍让,不要强出头,于是他强忍着内心的怒火,看着王国强沉吟道:“好,你要是觉得你行,那就你来吧!”

王国强一听,顿时也火了。

什么叫我行我来?

难道我不行,你能行吗?

要不是如今唐欢欢的情况紧急,他肯定要好好和林北玄理论一番,王国强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北玄,便转过头去查看唐欢欢的情况。

可是当他查看完唐欢欢的头部后,竟然没有发现哪里有严重的撞击痕迹。

所以,这也就说明了唐欢欢不是因撞击导致昏厥的。

既然不是撞击,那是......

王国强一时间陷入了困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朝着唐笑笑问去:“姑娘,你姐姐平时有什么隐疾吗?我看她应该不是因撞击才导致的昏厥!”

“隐疾?”

唐笑笑的小脸儿吓得惨白,短暂的愣神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呼道:“我记得妈妈说过,姐姐她好像是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果然!

通过这个御姐的嘴唇颜色来看,很明显是心脏的疾病导致的。

一旁的林北玄听到这话,瞬间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王医生,你能救救我姐姐吗?”

唐笑笑突然带着哭腔恳求着王国强。

她觉得姐姐突然心脏病的复发一定跟她推的那一下有关系。

所以她很害怕,很愧疚。

如果姐姐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她还哪有脸回去见家人了。

美女的哭泣恳求很容易引起众人的同情。

一旁的乘客纷纷发出了同情的话语。

“王医生,你救救这位姑娘吧。”

“是啊,这么好的年纪,要是有什么意外,那也太可惜了。”

“心脏病用不用做心脏复苏啊,王医生?”

闻言,王国强顿时冷汗直冒。

他本来是看到这对姐妹花姿色出众,想要借机勾搭一番。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题超纲了。

至于心脏复苏,谁不想对这么一个大美女一亲芳泽?

可是,一个搞不好就要出人命的啊。

王国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支支吾吾道:“这个......实不相瞒,心脏病是属于内科疾病,不属于我的专业范围,再者说,就算是我能医治,这里什么药物器械都没有,我也是心有余而立不足啊。”

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贪婪不舍地看了一眼晕厥过去的唐欢欢。

抱着姐姐的唐笑笑哪里有闲心注意到王国强的眼神,在听到他的无能为力后,更是直接哭了出来,在那里默默抽泣。

林北玄见王国强这波锅甩得是真六,不免心头感慨:“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呢,感情就是个挂着狗牌,卖着羊肉的骗子。还什么外科内科之分,身外医生,连这点急救常识都没有吗?当医生当成这个份上,也真是够可以的了。”

林北玄见唐欢欢的嘴唇已经从紫色转变成黑色了,要是在不医治,那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了。

他摇了摇头,迈步上前,叹气道:“你不行,我来。”

 


“什么?”

王国强瞬间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什么叫我不行,你来?我都没办法,你这个土鳖能把人救活?”

林北玄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布卷,直接说道:“没有本事就老老实实到一边看着,不要在这丢人现眼,辱了医生的名誉!”

“你!”

王国强顿时语塞,对他厌恶更深了,旋即又指着林北玄大喝道:“你居然说我没本事?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林北玄将布卷摊开,漏出了一根根明亮的银针,淡然道:“我是没有你脖子上带着的那种牌子,但我从来没都不会为自己的无能寻找一些无力的借口。”

说着,从布卷里抽出了三根银针。

众人看到他的动作纷纷皱眉讥讽。

“喂!就凭你一个土鳖也配说我们人民医院的医生?”

“赶紧把你那些过时的东西收起来吧,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针灸治病?”

“现在是讲究科学的,赶紧把你那东西收起来,否则我现在就报警告你谋杀!”

林北玄没有时间跟这群无知的人解释,直接站起来对着周围的几位空姐说道:“接下里我要为病人医治,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航班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请将这群人暂时驱赶出头等舱,或者给我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以免打扰我治疗。”

几名空姐闻言纷纷皱眉,将目光投向她们的乘务长。

乘务长对于林北玄的话也是半信半疑,但身为机组人员,她很在乎自己的机旅生涯。

为了不在自己的机旅生涯中出现污点,所以乘务长最后点了点头,沉吟道:“那就到我们的休息室吧,擅自让头等舱的客人离开,是很不礼貌的。”

林北玄点了点头,直接抱起唐欢欢朝着休息室走去。

而唐笑笑此时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整个人怔怔地坐在地上,根本没注意到姐姐被人抱走。

休息室内。

乘务长谨慎道:“为了确保您真的是在为我们的乘客治病,我们需要留下一人在一旁监督,希望您能理解。”

乘务长的话,林北玄自然明白。

他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最好不要出声。”

乘务长看向刚才那位用麦克广播的空姐,叮嘱道:“小兰,你留下,如果这位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尽量满足。”

“好的乘务长。”

小兰点了点头,随后乖巧的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林北玄见众人退出休息室,看向乖巧的小兰,轻声道:“由于我要施展针灸之术,所以接来发生是事情还请不要惊讶。”

小兰甜美一笑,点头道:“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还请不要客气呢。”

“不要出声。”

小兰顿时愣住了,心道:“这叫什么需......”

心音未落。

只听一道充满了诱人的撕扯声突然响起。

嘶啦——

小兰小手顿时捂住嘴巴,瞪大了美目,满脸的震惊!

只见林北玄非常粗暴的将唐欢欢的衣衫一把撕开了!

如果不是有着那一抹黑色遮掩住一半,想必都要将狭小的休息室晃的闪亮!

同为女人的小兰在看到唐笑笑的傲人后,不禁感到了有些自卑。

而林北玄这厮,竟然没有丝毫的怜悯,又是用力一扯,直接将那最后的‘遮羞布’扯掉,丢在一旁。

小兰见到这一幕刚要发声制止,但一想到刚才林北玄的叮嘱,又要让把话咽了回去。

只见林北玄手握三根银针,对准了唐欢欢的左胸口处,猛然扎去!

三针成犄角之势,形成护心针!

旋即又调动体内的真气,自丹田处提出,顺着胳膊,来到手指处。

对准心口,轻轻一点。

一缕真气瞬间没入唐欢欢白嫩的肌肤,来到心脏的位置。

此时的心跳已然十分微弱,可是在接触到林北玄的真气后——

咚咚!

一道强劲有力的心跳瞬间响起。

林北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一口气,好在及时,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真气才能激活心跳呢。

心脏恢复了跳动,就好比发动机恢复了转动。

几分钟后,林北玄又在唐欢欢身上的几处大穴扎满了银针,来舒缓血液的流通。

一切做完之后,林北玄才注意到面前被自己撕碎衣服的唐笑笑。

“咕噜!”

林北玄喉咙滚动,当场就愣住了。

这这这......这平躺着居然还这么高?

完全不比大师娘的差啊。

想到休息室内还有别人,他赶紧将脑子里健康的想法甩了甩。

也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声。

“什么?”

“你们居然让那个流氓土鳖给我姐姐治病?”

“你们的脑子是进水了吗?”

哐哐哐!

“开门!”

“快把我姐姐还给我!”

唐笑笑回过神来,奋力地敲打着休息室的房门。

乘务长面带为难之色,劝解道:“姑娘,我看那个小伙子也不像是坏人,更何况整个机舱都没人能治你姐姐的病,说不定他真的能治好呢。”

“你是不是收钱了?”

唐笑笑横眉竖眼,“是不是那个土鳖给你钱了?然后你就让他把姐姐单独带进这里了?”

“我告诉你,如果我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我唐家绝对不回放过你的!不,是你们任何人!”

说着,唐笑笑便大放狂词,怒指着众人。

江州唐家,她们自然都听过。

一时间她们脸色也是极为难看,不知所措,一门心思期待唐欢欢能安全从门内走出来。

果不其然。

“笑笑,你不要在胡闹了。”

一道虚弱怜爱的声音响起后,整个机舱都安静了。

唐笑笑转头看去,美目中顿时充满了惊喜。

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欢欢,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精神却还不错。

只不过,她的身上却穿着一件......迷彩服?

松松大大的,更有一种异样的韵味。

唐笑笑刚要上前询问,却见林北玄走了出来,当即就眉头一皱,将姐姐拉了过来,警惕道:“姐姐,这个土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的!”

林北玄翻了超级大白眼。

姐姐如此善解人意,怎么会有这么无理取闹的妹妹呢?

人间疑惑!

唐欢欢白皙的脸上涌上一抹绯红,眼神有些闪躲地说道:“妹妹,不得无礼,是林神医治好了我的病,要是没有他,今天我恐怕就不能走出这间休息室了。”

“啊?”

唐笑笑难以置信,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打量着林北玄:“姐姐,你说这个土鳖,治好了你的心脏病?”

唐欢欢点着头,掐了一下妹妹,温怒道:“我说了,林神医救了我的命,你不得无礼!”

“哦。”

唐笑笑敷衍了一句,还是难以置信地打量着林北玄。

林北玄摆了摆手:“这高帽子我可受不起,我只是暂时性的将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至于你的心脏病......可不是这么容易治好的。”

“那要如何才能医治的好?”

唐笑笑虽然刁蛮无理,但对于姐姐还是关心的很,连忙追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