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443471

443471

蓝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可怜的凤浅浅刚出生就被黑心父母卖给了实验室,在那里,她一呆就是十几年。如今,上面终于决定给她自由,可谁知已于社会脱轨的她刚回归都市就接连碰壁。在连续被四个家庭赶出来后,她最后终于被沐家“窝囊废”收养了。开始,大家皆以为她是一个小可怜,殊不知她却是一枚妥妥的隐形大佬!

主角:凤浅浅,君北晏   更新:2022-07-15 22: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浅浅,君北晏 的女频言情小说《443471》,由网络作家“蓝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可怜的凤浅浅刚出生就被黑心父母卖给了实验室,在那里,她一呆就是十几年。如今,上面终于决定给她自由,可谁知已于社会脱轨的她刚回归都市就接连碰壁。在连续被四个家庭赶出来后,她最后终于被沐家“窝囊废”收养了。开始,大家皆以为她是一个小可怜,殊不知她却是一枚妥妥的隐形大佬!

《443471》精彩片段

汉城,叶家别墅。

“浅浅小姐,该换衣服了,先生夫人马上到家了!”

张嫂站在房间门口,房间很暗,她不敢开灯,只看到小姑娘靠在床头,手里捧着平板,忽明忽暗的光线打在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就在她以为小姑娘没听见打算再说一遍时,凤浅浅坐起身,打开了灯。

张嫂踏进房间,闷热的空气突然灌入肺腑,冲得她呼吸一滞。

这个房间以前是杂物间,没有窗户,更没有空调。

张嫂擦了一把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同学都在外头等着呢。”

凤浅浅放下平板,“衣服。” 嗓音有点哑,

张嫂赶紧双手捧上,就是这么一小会儿,她身上又出了一层汗,但小姑娘却一脸干净清透,灯光下的脸,更显明媚漂亮。

凤浅浅接过衣服,不到三秒,又丢了回去。

“有气味。”

准确说是有叶倾城的气味。

张嫂这下就尴尬了。

夫人平时挺大方的,不知道怎么到了浅浅小姐这么边就特别抠搜。

浅浅小姐回来两个月,做母亲的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给她买,这可是她亲生女儿啊!

“我马上换一件!”

凤浅浅面色无多,张嫂赶紧去重新拿了一件过来。

新衣服还套着包装袋。

凤浅浅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买的?”

张嫂脸颊有点尴尬的红,几百块的东西自然不能跟几千上万的比,入手一摸就知道。

“你如果不喜欢……”

“挺好。”

凤浅浅拆开包装袋,是新衣服特有的气味。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买新衣服。

衣服虽然便宜,但很合身。

张嫂亲自给她梳了头发,两边各留出一缕,编上麻花辫,拉到脑后,别上蝴蝶结。

她的头发已经及腰,天生有点波浪卷,这样的发型衬得她像从画报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形容还有点邻家小妹的乖巧。

可就是这样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先生和夫人为什么就不喜欢呢?

“浅浅小姐,今天是试用期最后一天,过了今天,浅浅小姐就是正儿八经的叶家人了。先生和夫人一定会像待倾城小姐一样待你!”

张嫂也是头一回听说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回家还试用期的。

凤浅浅看她,不说话。黑曜石般的眼睛,无波无澜。

张嫂知道,自己又多嘴了。

客厅。

叶倾城正跟几个好姐妹在拆蛋糕店刚送来的蛋糕。

今天来参加生日宴的是高三三班的女同学,但凤浅浅都不熟,她在一中乃至汉城都没什么熟人。叶倾城特地请了几个小闺蜜来给她捧场。

小姐妹们突然有点好奇:“倾城,上回你生日,你爸妈定制了盖娅限量款,今天给她定制的什么衣服?”

叶倾城笑,“她是叶家亲血脉,爸妈给她的自是不比我的差。”

凤浅浅今天的生日礼服可是她精心挑选的,不仅是她穿过多次的,身前还有一块污渍,刚好在最尴尬的位置,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肯定还以为那是什么高端设计吧?

“今天是浅浅第一次过生日,蓉蓉,你用手机帮她拍个视频做纪念。”

叶倾城嘴角噙着一抹笑,阴冷又邪恶。

笑容刚扬起,凤浅浅走入视野,叶倾城突地一僵:凤浅浅穿的什么?为什么不是她准备的礼服?

几个小姐妹明显愣了一下,不得不说,凤浅浅长得确实好,稍微收拾一下,校花都比不上!

大概因为脸太惊艳,连廉价货都显得很高档,陈蓉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是哪家出的新品。

叶倾城暗暗磨牙:你逃出一关,我还有后招。

她信步上前,将凤浅浅拉进客厅,嘴里赞扬道:“浅浅,你今天真漂亮!”眼睛却往楼上扫。

叶家客厅是七米挑高,联通二楼。

此刻一个少年捧了盆东西正从围栏后悄悄探出头。

那是一盆红漆,不过她偷偷在里面混了强力胶,沾在头发上还好,顶多剃个光头,沾在皮肤上那就麻烦了,没个几个月,颜色都褪不掉!

叶倾城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把凤浅浅将将拉到少年脚下,只要少年一动手,今天的寿星就会成为最大的笑话。

她要让那些在背后嚼舌根说她鸠占鹊巢的人看看,到底谁才是叶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然而就在下一秒,她与凤浅浅的位置突然对调。

楼上少年刚要喊她让开,膝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中,突然一痛,身体遽然向后倒去。

哐当!

盆子砸在少年身上,油漆泼了一地,从围栏滴落几滴,正好落在叶倾城因受惊而抬起的脸上。

“啊啊啊!”她要被毁容了!

楼上少年挣扎着想站起来,地上全是粘腻的油漆混着胶水,脚下一滑,乒里乓啷滚下楼梯。

整个客厅顿时乱做一团!

今天是叶盛铭和李艾欣去庙里祈福的日子,刚下车,就听见屋里的尖叫声。

大步流星冲进门,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宝贝儿子,还有“满脸血”的亲亲女儿,参加宴会的其他人扶人的扶人,擦拭的擦拭,只有凤浅浅,完好无损站在客厅中央,无动于衷。

“凤——卿——卿!”

李艾欣心血狂涌。

叶盛铭发现了,那并不是血,而是红油漆。

“到底怎么回事?”

叶倾城一边收拾脸一边哭,“妈,我只是想给浅浅好好过个生日,没想到,没想到,呜呜呜……”

叶成轩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但并没有受什么伤,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凤浅浅控诉:“爸,妈,是凤浅浅推我下楼的,她要谋杀你们的儿子独占家产,你们还不赶她走!”

陈蓉蓉也赶紧跳出来帮腔:“叔叔阿姨,我可以作证,就是凤浅浅把成轩推下楼的!”

还使劲冲另外几个人使眼色,另外几人就算不能睁着眼说瞎话,但也绝对不敢说出真相。

“我早说了,凤浅浅不能要,看把我们好好一个家都弄成什么样!”

张嫂从后院赶过来,看到满屋狼藉,头皮就忍不住发麻,这又在作妖啊。

“浅浅小姐,你快说啊,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张嫂慌得很。

凤浅浅看了她一眼,终于启口:“是的,是我推的。”

张嫂:……

李艾欣抓住鸡毛当令箭:“看看!她都承认了!连亲弟弟都敢下毒手,老公,这样的人留不得!”

凤浅浅看她,眼神凉凉:“是我在楼上推了他,再脚不沾地从楼上飘下来站在这里。”

……

看看满楼梯的红油漆,在看看她干净到一层不染的鞋子。

嘲讽,红果果的!

“你们若不信,那里还有视频。”

凤浅浅指陈蓉蓉。

陈蓉蓉赶紧删手机,“哪里有?你别冤枉我!”

凤浅浅只送给她一个冷笑。

李艾欣气得面红耳赤,却再吐不出一个字。

 


眼看计划又要泡汤,沐承旭突然一屁股坐地上,哀嚎:“啊啊啊,我的脚,断了!”

李艾欣再次乱了,赶紧跑过去扶儿子,新仇旧恨一拥而上:“凤浅浅,你个丧门星,杀千刀的,你怎么不死在外面?非得回来祸害我们叶家!”

张嫂下意识地护住凤浅浅,“夫人,你怎么能这样说,凤浅浅小姐是你的亲……”

“够了!”叶盛铭烦躁不已,“张嫂,你先送客人出去!艾欣,你叫医生给两个孩子看看!浅浅,你跟我来书房!”

进了书房,叶盛铭点燃一根烟,试图压制心头燥怒。

他指了指对面椅子,示意凤浅浅坐下,凤浅浅没动。

叶盛铭没强求,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浅浅,你看到了,两个月,你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

今天他又找高人算了一卦。

自从凤浅浅进门,他事业上处处碰壁,身体也每况愈下,高人说凤浅浅克他,留着她,叶家迟早要完蛋。

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凤浅浅当年就是被他们舍弃的,现在活着回来,难保不是报仇的!

掸掉烟灰,叶盛铭又道:“你觉得你还适合呆在这里吗?”

凤浅浅不说话,漆黑的眼眸隐藏着一道漩涡,要将所有肮脏不堪抹杀。

叶盛铭心中的烦躁如野草疯长,掐灭烟头,终于做出决定:“你回孤儿院待一段时间,等你妈妈姐姐弟弟想通了,你再回来?”

少女终于启口:“不必,断绝关系吧。”

叶盛铭手指一僵,“凤浅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不要你可以,你不要我,你还没资格!

“你待在孤儿院,我还可以给你打钱,断绝关系,你一个子儿都拿不到!”

凤浅浅:“我不需要。”

叶盛铭差点原地爆炸:“好!很好!到时可别哭着跪着来求我!”

“我不会。”

她这个人,或许没什么优点,但做出的决定从来不会反悔。

她给过自己机会,也给过这个家机会,事实证明,他们不行,既然不行,那就断得干净点,别拖泥带水。

叶盛铭气得在房里打转,最后打开书房门,大喊一声:“张嫂,给孤儿院打电话,叫他们把凤浅浅领回去,这个人,我们叶家不要了!”

男人的怒火充塞着整栋别墅。

张嫂送完客人回来就听见这句话,吓得心肝儿直抖,“先生,您要三思啊!浅浅小姐还小,可以教!”

“教什么教,是她要跟我断绝关系!”

客厅的三人听见,叶成轩不闹了,叶倾城不哭了,连李艾欣都不怒了。

他们的视线尽皆看向从书房走出来的凤浅浅,好像一下愿望达成突然不知道劲儿该往哪里使。

“还不去,愣着干什么?”叶盛铭催促。

张嫂看李艾欣:“夫人?”

李艾欣冷笑:“她屡次三番伤害倾城和成轩,这样的人,留不得!”

张嫂又看凤浅浅。

凤浅浅:“去吧。”

张嫂绝望了。

电话磨磨唧唧打出去,“院长说他最多半个小时就到。”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看向凤浅浅。

凤浅浅转身,回了房间。

嘭!

叶盛铭砸了烟灰缸。

张嫂胆颤心惊,“我去帮浅浅小姐收拾东西。”

凤浅浅的东西很少,一个笔记本,一个平板,一个手机……

来时怎样,离开时还是怎样,只是行李箱里多了一件张嫂送的裙子。

张嫂偷偷看她,少女垂着眸,看起来不太高兴,但也仅此而已。

“浅浅小姐,你去向先生夫人求个饶,他们应该不会真送你回孤儿院。”

“他们不是今天才想赶我走的。”

张嫂心头一梗,“你就不难过?”

“大抵是有些难过的。”毕竟是亲生父母。

张嫂抬头,少女瓷白的脸美得不像话,却也冷得不像话,哪怕这个时候你哭一场也是好的。

都说爱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孩子,连哭都不会,那十七年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心头忽地一酸,眼眶也泛出了红。

凤浅浅有些不解地看向她,反倒把张嫂看尴尬了。

“眼里进了石头,你别管我!”

凤浅浅:……

最后张嫂还是哭了,“浅浅小姐,张嫂就送你一句话,受了委屈要说出来,只要说出来,总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你的话。”

凤浅浅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哭的,但落在手上的眼泪有些烫人,最后,她点了点头。

孤儿院院长来得很快,一年时间,凤浅浅四进四出,他头发都操心得白了。

“叶先生,叶太太,你们真想好了?”

叶盛铭现在已经冷静下来,送走了凤浅浅,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掏出一张十万块的支票,一脸道貌岸然,“院长辛苦了,这算是给她的教育经费。”

与其说是教育经费,不如说是封口费。

“不必。你们若真想好了就在弃养书上签个字,毕竟你们是她亲生父母,这样我们孤儿院才好帮她找下一家……”

叶盛铭变了变脸色,“还找下一家?她都十七岁了,谁会要这么大的女儿?”

十七岁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谁家又不是傻子!

“这就不劳叶先生操心了!”院长也很烦躁,口气有点不好。

叶盛铭憋着一口气,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签了字。

凤浅浅出来时,交接手续已经办好,院长上前接过她的箱子,轻声安抚,“别难过,咱们还有一次机会。”

凤浅浅微微点头,转身便走出叶家,没有一丝留恋。

“她真的就这样走了?”叶成轩还有点不敢相信。

这两个月他跟凤浅浅斗智斗勇,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突然间没人跟自己斗了,还有点空虚。

李艾欣和叶倾城都没说话。

九月的天很热,少女脸很冷,院长心里泛着寒。

“下一家又是谁?”小姑娘声音清清淡淡的,也听不出喜怒。

没有外人,院长模样变得恭敬。

“您还记得两个月前那个唐阿姨吗?她有两个儿子,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她一眼就看中了您,但当时上面找到了您的亲生父母,这才跟他们错过了。来的时候我就通知了他们,他们非常高兴,立马就开车往这边来了。”

顿了一下,又说,“我觉得这个家庭更适合您。”

上面只给了她五次机会,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失败……

院长额头下了一层汗。

“给张嫂打五百万,让她安心养老。”

院长愣了一下,都说GF9九个人里,这位年纪最小,性格最差,问题最多,但他怎么觉得,这孩子其实也很有人情味儿,只是得遇上对的人。

“好。”

叶家人一定不知道他们失去的女儿有多宝贵吧,唯一一个能将上古大墓远古基因完美融合的国宝级试验品。

那可是真正的小祖宗!

叶盛铭在客厅里转了两个圈,还是跟着出来。

“这张支票你拿去,别说当父亲的没照凤过你!”

人是赶出去了,但叶家的声名还是要的。十万,大概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多的钱!

叶盛铭很自信,但少女却没接。

叶盛铭装出慈眉善目,苦口婆心地劝:“之前领养你的家庭都不好,这次也不会例外,你……”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就在这时停在门口,叶盛铭的声音戛然而止。

“浅浅,车来了。”


“大嫂,这就是你要收养的女儿?”

沐继山坐在驾驶位上,打量着凤浅浅。

听说叶家这个野生女儿是乡下来的,行事恶劣,性格乖张,但此刻看在他眼里,小姑娘倒是生得乖巧又漂亮,看起来并没有传闻说的那样不堪,只是……

人家有亲生父母你还收养?而且大家还在同个城市同个圈子,以后碰到得多难堪?

他一直是知道这个大嫂做梦都想要个女儿的,却没想到看中的竟然是这位。

唐唯看着小姑娘,有些紧张,深吸了一口长气,推门下车。

努力端出和善模样,说话还带了些小心:“浅浅,我是唐阿姨。你愿意跟阿姨回家吗?”

凤浅浅捏着书包带子,指结泛着白,其实她不太明白为什么还有家庭会收养她。

“你要我?”

小姑娘脸上明明没什么情绪,唐唯却感觉她眼中充满悲凉。

被家人抛弃的小猫咪,是那样无助又可怜,只能伸出自己尖利的爪牙,虚张声势,以为这样能保护自己,最后却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唐唯的眼眶突然有点热,“要!”

她会为她的人生负责到底,就像真正的母亲对孩子一样。

家人不止是索取,更多的是责任。

“好。”

就这样,唐唯就这样拐回了她想要的女儿,准备的万言长书都没派上用场。

院长把凤浅浅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唐唯打开车门,垫着凤浅浅的头,扶她上车。

那头,叶盛铭也迎了过来。

“沐总,你怎么来了?”

他的视线看向唐唯,这个女人他没见过,但那出众的气质不容小觑,还能让汉城一流门第沐家当家人沐继山给她当司机,说不慌那是假的。

叶家这么对待凤浅浅,真让凤浅浅傍上高枝儿,说不定回头就报复过来。

沐继山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于是说:

“我大哥在山里,过不来,我是帮大嫂来接浅浅的。”

憋着的气松了大半。

沐家大房是种地的,虽然不掌权,但真正掌权的沐继山却十分敬重他们这一家。

没有沐继山接济,大房根本一无是处,可再堕落那也姓沐啊!

现在尴尬的是,叶家最见不得光的东西被沐家捡去了,那就意味着叶家的遮羞布以后随时会被人揭开。

叶盛铭不得不凤虑这一点。

转头,对坐进后座的凤浅浅道:“你去沐家只会给沐家丢脸!你若有自知之明,就别祸害别人,乖乖跟院长回孤儿院去!”

视线又移到唐唯身上,“沐太太,凤浅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乖巧,你要想好了!”

院长狠狠关上后备箱,白眼差点翻到天上去:“叶先生,你跟凤小姐已经断绝关系了,你现在没有任何资格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你怕是不知道,真把她惹毛了,你们叶家,她随便动动指头就能教你万劫不复!

国宝级小恶魔,那不是白叫的!

凤浅浅冷幽幽地看着他,叶盛铭汗毛突然就倒竖了几根。

就在这时,一只柔软的大手握住了凤浅浅的小手,少女转头,对上了唐唯温柔的眼。

她轻轻揉着小姑娘的手以示安抚,那股冰凉的气息随之消散,院长知道,这次他是真托付对人了。

唐唯的先转向叶盛铭时,浸上了怒火:“叶先生,浅浅现在是我的女儿,请注意你的言辞!二弟,我们走!”

沐继山冲叶盛铭点点头,车飙了出去。

叶盛铭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草! 不知好歹!

送走凤浅浅,院长给上面复命。

“将所有资料完善,不要给任何人留下破绽!”

现在,想把小祖宗挖出来的势力很多,将她放到有头有脸的家庭,其实非常冒险。

院长:“明白!”

沐继山也觉得为了个养女跟叶家闹翻不值得,那个叶盛铭不是啥好东西,本事不大,但特别能生事!

果然,这边人还没送到家,一中校长的电话就打到叶盛铭这边来了。

沐继山看了一眼后座的唐唯,直接开了公放。

“沐先生,听说你家雪晴这次月考拿了第二,你别担心,刚刚我接到叶家电话,拿第一的凤浅浅是作弊得的第一,她还打架斗殴,残害手足,学校已经决定开除她了!”

叶家,还真能给自己找理由!

沐继山都不屑他这种骚操作。

他回应道:“凤浅浅已经被我大哥一家收养了。”

“哎呀,是这样吗?” 校长明知故问。

沐继山又道:“她年纪还小,不读书能做什么,再说,学校也不能听信一面之词。听说一中要见语音楼,正好,我这里有三百万……”

天下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儿。

沐继山当着唐唯的面将事情解决得妥帖无比。

唐唯长出一口气,“二弟,辛苦了。”

沐继山笑答:“分内事。”

视线落在小姑娘身上,小姑娘还在看路边设关卡的军用悍马。他好歹给她砸了三百万,她却正眼都没给他一个。

乡巴佬,不知礼数!沐继山在心头哼哼。

他刚要移开视线,凤浅浅突然转头看向后视镜,跟他视线撞了个正着。

“谢谢。”她说。

“不、客气。”

这性格真的太不讨喜了,要不是有求于人,他才不会来惹这一身骚呢!

沐家老宅在城东,大房住的地方在城西,几乎横穿了整个汉城,西面靠山,还遇到一群军用悍马设关卡检查,候检的车排了几公里,来回一趟多费了好些时间。

沐继山回到老宅时,天都快黑了,一进门,就听见妻子韩香茹的抱怨声。

“他们家收养女,你去瞎凑什么热闹?就算要我们家撑场面,你下面没人了?非得自己跑这一趟?”

沐继山已经很久没有开这么长时间的车了,累得瘫在沙发上。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对对,我不懂!你就给他们家做一辈子的牛马吧!”

沐继山像是没听见,“对了,前些天我不是拿了三百万给雪雪定衣服吗?先把那三百万给我。”

韩香茹立马警戒起来,“你要做什么?”

“凤浅浅成绩太差,这次月考还作弊,校方发了话要开除她。现在她进了沐家,总不能真看着她被学校赶出去吧?这丢的还不是我们沐家的脸!所以我打算给学校捐栋楼……”

韩香茹要气哭了,“沐继山,我要跟你离婚!”

“离了婚,你哪里来的钱买包包,穿高定?你那娘家还能养得活你?”

韩香茹喉间一梗,哭不出来了。

沐继山摆手,“别闹,我最近手头紧,把那三百万转给我。”

韩香茹气得咚咚上了楼,沐继山没理会,掏出手机,定定看着漆黑的屏幕。

十几分钟后,屏幕亮起,是个陌生号码。

沐继山立马坐直身体,压住心口狂跳:“喂,哪位?”

“是沐继山先生吗?我是浅水湾项目负责人曹瑾,上次贵司提供的资料审批出了些纰漏,误将贵司刷下去,在此,我向您诚恳地说一声抱歉。贵司若还有意,请明天来一趟,我们当面审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