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夸男人的正确方法

夸男人的正确方法

君子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走投无路的白蓝依,迫不得已来到了江逐年的身旁。本以为二人不过就是各取所需,可谁知到最后她竟然不小心付出了真心,被男人啃了个一干二净。为了及时止损,她慌忙转身,准备离开,可谁知男人却拦住了她的去路。原来这一次,不仅是她动了心,他也动了情。

主角:白蓝依,江逐年   更新:2022-07-15 22: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蓝依,江逐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夸男人的正确方法》,由网络作家“君子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走投无路的白蓝依,迫不得已来到了江逐年的身旁。本以为二人不过就是各取所需,可谁知到最后她竟然不小心付出了真心,被男人啃了个一干二净。为了及时止损,她慌忙转身,准备离开,可谁知男人却拦住了她的去路。原来这一次,不仅是她动了心,他也动了情。

《夸男人的正确方法》精彩片段

白蓝依跪坐在king-size大床中央,双手反在身后的胸衣卡扣上。

系了三次,都失败了。

“要帮忙么?”

江逐年从洗手间出来。眼前光滑的背脊呈现流线一样的妩媚,白皙灵动,宛若少女。

他随口问了一句,眸子里眯了一弯愉色的弧度。

“谢谢,不用了。”

第四次,白蓝依终于成功。随后,她捡起零落在地的衬衫短裙。三下五除二,为自己包装回“干练”和“禁欲”的气质。

其实,白蓝依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决定去找江逐年的——

三个月前的一次例会上,她的合伙人程一淳突然扣下了笔记本电脑,留下一句“茶歇,我去下洗手间”。

等白蓝依冲个咖啡的工夫回来,邮箱里便挤爆了整个研发团队的辞职信。

跟着程一淳一起“掉进马桶里”的,除了这批核心人员,还有整套游戏开发项目的底层代码和美术资源,以及挂靠在程老板名下关联公司的游戏版号和ICP。

看着公司里瞬间空缺了三分之二的工位。白蓝依想的是,剩下三分之一的人,下个月工资该从哪发?

于是她硬着头皮给程一淳打电话:“一淳,我们能先谈谈么?你要多少钱可以跟我商量。看在你是子矜弟弟的份上,当年你要加入项目,我一没要你的实收资本,二没跟你签竞业协议。现在你二话不说捅我刀子?你良心真的不痛么?”

“蓝蓝,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今晚九点半,丽思卡尔顿酒店807套房,我跟他一样,都喜欢黑色蕾丝。”

程一淳不要脸地说。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负隅顽抗,白蓝依终究没能抱住最后一个撤资人的大腿。

她想,与其献身给去世男友的弟弟,不如找个更帅的。

毕竟后者只是毁她清白,但前者毁她三观。

江逐年,不仅帅,而且人傻钱多。

在整个投资行业里,他算是朵“奇葩”,以平均不超过两年一次的频率跳槽,专挑那些各种资金问题缠身的公司和项目去烧钱。然后点石成金,起死回生。

人称,投资业内第一号“奶妈”。

白蓝依听说,只要他愿意,就连卖手抓饼的摊子都能救活。

自己这个游戏的立项是模拟经营成长乐园向的。等钱到位,盘活了,回头让策划加一个手抓饼的节日活动,也不是不可以。

此时此刻,两人干完了事儿,该干正事了。

白蓝依看着江逐年,不直说,却把眼神和微表情暗示个不停。

江逐年觉得这女人挺有意思的。自己这会儿要是直接掏出来个千把块钱丢地上,看看她反应是不是会更有意思呢?

如果退回十年前,或许他还能有这个恶趣味。

“三千万。”

江逐年淡淡道:“一次性买断。我出钱,你招人。半年之内上线后,买量投放发行由我运营,后续收益跟你们无关。”

一次性买断?还要交付上线后的运营权?这,这不等于把项目卖了么!

白蓝依身子一僵:“江总,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没有要卖这个游戏的意思。我以为,我们……谈的是股权投资?”

“不好意思,我不认为你刚才那干巴巴的几声,足够弥补我承担的投资风险。”

男人雄伟颀长的身材上挂着白色的浴袍。人本该在最舒适的时候,才会换上浴袍。

可白蓝依分明觉得,他的身体里好像正蕴藏着一头随时都会苏醒的猛兽。一切忤逆和反抗都是自取灭亡,危险至极。

白蓝依想了想,解开领子上的第一颗纽扣:“那,再来一下吧。这次我重新叫。”


快下午了,白蓝依才醒来,嗓子哑了。

窗帘的缝隙透着割碎的阳光。垃圾桶里,七零八落的小雨衣。

而江逐年这个狗男人,抹抹嘴跑了。

看着床单上的淡朱色,白蓝依有点懊恼。

她怀疑自己是被白睡了。

但起初只是怀疑,随后她接到了助理的电话,实锤了。

“蓝姐,你人哪去了?”

“哦……”

白蓝依瞅了眼垃圾桶里的东西:“昨晚谈项目,几个亿的……”

助理顿了顿,又说:“你知道程总把咱们的代码给卖了么?卖给年夏投资的江总了,打包全套代码和美术资源以及世界观构架,才三百万!上午见的面,中午就签合同了。”

白蓝依:“……”

“你,你听谁说的?”

助理:“之前走了的那个主程偷偷跟我打电话说的。是江逐年的秘书主动找的程一淳。蓝姐,那我们接下来……融资也没用了啊。人家都卖出去准备上线运营了,我们还要重头招人搭代码?黄花菜都凉了!”

挂断电话,白蓝依耳边仿佛响起那男人三分讥诮七分凉薄的嘲弄:白总,三千万的生米你不卖?三百万的熟饭我打包走。

江逐年你个垃圾狗货!

白蓝依气得胃痛,揉着肚子去拽衣服。啪嗒一声,碰掉了台子上的一个打火机。

人在极度愤怒的时候,是会做些比较反常的举动。

比如现在,她最想干的是拿一把刀出去,把江逐年捅上百八十个窟窿。

但出于道德(胆怂)和法律(认栽)的考虑,她退而求其次,抓起打火机,抽烟冷静一下。

然后,烟灰弹进了垃圾桶内——

橡胶制品是易燃物,这或许是个冷知识。

酒店有烟雾警报,却是个常识。

于是三分钟后,酒店保安鱼贯而入。把那个衣冠不整满脸凶狠正用枕头扑打火苗的女人直接拎了出去。

该报警还是该赔偿,反正先押到大堂。

江逐年走过来,手里拿了杯美式。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

他说:“这是白总,我朋友。可能被仙人跳了,误会一场。”

白蓝依眼睛一翻,心想:江逐年,我日你仙人……

酒店外面的咖啡厅里,江逐年给她十五分钟,让她狼吞虎咽吃brunch(早午餐)。

初开人事的大龄女青年,还要极力伪装成自己很熟练的样子,其实是很耗体力的。

江逐年说:“你性格太冲动。没什么心机,又容易相信别人。而且没有科班专业的管理背景,不适合创业当老板。不如把公司卖了,好好找份工作。”

白蓝依咬了最后一口德式香肠:“你满肚子坏水,满脑袋精-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适合做人。不如自杀删档,好好重新投胎。”

江逐年拄着下巴:“Waiter!给她加一份布丁。”

白蓝依:“我还要个冰激淋球,香草味的!”

不吃白不吃。这三个月来,她的公寓,车子全都抵押出去了,发完上个月工资,账上就剩一万多块,哪里还有闲钱出来这种高档地方吃饭?

然而江逐年若有所思:“白总果然是很喜欢香草味的。无论什么……”

白蓝依:“!!!”

扬起眼睛,白蓝依樱唇一抿:“江总,算我认栽行么?我希望从今天起,我们就当不认识。从来没见过。OK?”

说着,她拎包就要走。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找程一淳?”

江逐年叫住她。

白蓝依想了想:“你……把他也睡了?”

江逐年咬咬呀:“不好意思,我是男人,爱好女人。”

白蓝依哼了一声:“程一淳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是畜生。说不定江总试一次,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据说?”

江逐年眯了眯眼:“你睡过他?”

白蓝依一脸自豪:“我姐睡过。”


白蓝依没脸回公司。

就像霸王不过江,无颜见父老的心境一样。

她直接回了自己的家,位于南山路的一处酒店复式公寓。

五年前买的,当时两百万。她和程子矜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准备以后结婚用。

上个月,她抵了不到两百五十万。发完工资和年终奖,基本上,再没有转机的话,这套房子就已经姓银行了。

门开了,白蓝依瞄了一眼趴在沙发上的猫,然后踹进来一箱搁在门口的快递。

蹲下身,她用钥匙划开箱子,拎出一袋包装简陋的猫砂。

“不好意思了,咱们现在用不起进口的,凑合凑合吧。”

猫主子不满意地咪了一声,纵身往旁边的台子上一跳。

啪嗒一声——

“哎呀!”

白蓝依两步上去,抢救了被猫碰下来的相框。

黑白底色上,程子矜眉眼温和,宛如斯人犹在。

“你就惯它吧。”

看了一眼蹲地上不知愁的猫,白蓝依苦笑着说。

猫是程子矜的,他生前最疼它。

所以白蓝依舍不得打。

毕竟他留下的东西不多,她能守一样是一样。

包括这个游戏公司,也包括这个立项五年多的游戏……

叮咚一声,门铃响。

白蓝依的情绪没收回来,也没问是谁,直接把门拽开。

一看外面站着程一淳。

啪!又把门摔上。

“白蓝依!”

程一淳怒而砸门:“开门!”

白蓝依像死了一样,一声不吭。

“你给我开门听见没!再不开门我点火了!”

白蓝依扑哧一声笑了:哈!你点火试试?酒店式公寓都有烟雾警报器!哈哈哈!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白蓝依!程子矜他妈病了!”

“哗啦——”

白蓝依就像一只特别容易上狐狸当的小母鸡,门一开:“啊?严……严重么!”

程一淳一脚把门缝踹大,跻身进来。

白蓝依推也推不动,一个反作用力,就被他怼墙上了。

“白蓝依,你可真够能撑的了!”

程一淳一手捏着她两只腕子,往她头顶上一按。

另一手直接拧住她的下颌,往眼眸低下一抬,强迫她看着自己。

白蓝依咬牙,狠狠偏过脸。

“程一淳,你哥看着你呢。”

台子上的遗像端正摆着,程一淳吞了口唾沫,放开白蓝依。

“有茶么?”

他问。

白蓝依揉了揉手腕,转身进厨房。

程一淳坐在沙发上,看到旁边的猫,嫌弃地赶了下去。

猫跑进厨房,跟白蓝依告状。

于是白蓝依找完了茶叶罐,又琢磨着要不再找找有没有砒霜?

“程子矜已经死了三年多了。那个老掉牙的端游,现在哪还有人做?上线就是见光死,多少钱都得烧进去。我这么做,是为了帮你早点从他的阴影里走出来。只要你愿意,你跟我混,我们做新项目,你还当你的白总。”

程一淳喝了口茶,说。

“程子矜不是我的阴影。”

白蓝依低着头,左侧窗帘透着光,在她脸上折出纯粹又干净的颜色。

她说:“他是光,他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光。”

程一淳骂了句“艹”。

“白蓝依,我才是你的光好么?你暗恋的是我,你从小喜欢的人就是我!你装什么装?你那少女日记,全校都传看过了。你故意跟程子矜在一起,不就是为了报复我么?我说多少次了,我同白璎珞,那就是年少无知,酒后乱性,逢场作戏。你非要过不去这个坎?”

程一淳坐过来,伸手去拉白蓝依的胳膊:“蓝蓝,我哥死了。除了我,没有人能抚平你的伤痛。你跟我在一起,咱们重新开始——”

“你要抚平我的伤痛?”

白蓝依一把甩开他。真是这辈子没听过这么好笑的事儿了!

“程一淳,我从小到大所有的伤痛,一半是你给的,一半是白璎珞给的。然后你俩合体了?合成卡牌金刚不坏大西瓜!你现在要我跟你在一起?我白蓝依是不聪明,但我不是傻B!你给我出去!”

“白蓝依你别不识好歹!”

“叮咚!”

门铃响。

“谁!”

程一淳怒喝一声。

白蓝依起身抢门:“我报警了!”

门外站着江“警官”,手里拎着一个透明的“证物袋”。

“白总,你东西落酒店了。”

塑料袋里,包裹着一条黑色的蕾丝底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