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夜少回家跪榴莲

夜少回家跪榴莲

江沉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因为闺蜜与未婚夫的联手背叛,使得沈栀猝不及防地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女人含恨归来,目的就是虐渣男,踩恶女,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可就在她一心复仇,一心搞事业的途中,一个神秘男人突然闯入她的世界,将她按在怀中,给她霸道温柔……

主角:沈栀,夜凛寒   更新:2022-07-15 22: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栀,夜凛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夜少回家跪榴莲》,由网络作家“江沉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因为闺蜜与未婚夫的联手背叛,使得沈栀猝不及防地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女人含恨归来,目的就是虐渣男,踩恶女,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可就在她一心复仇,一心搞事业的途中,一个神秘男人突然闯入她的世界,将她按在怀中,给她霸道温柔……

《夜少回家跪榴莲》精彩片段

“贱人,竟敢给我戴绿帽子,说,奸夫在哪儿!”

夜晚废弃的工厂中,江子韬一脚踹向沈栀的小腹。

沈栀浑身凌乱,痛的说不出话来。

陈诗诗满脸恶毒地说道:“韬哥哥,你看她身上全是刚刚被男人碰过的痕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不配当你的未婚妻!”

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玻璃瓶,一脸阴狠的说:“只要毁掉她这张脸,她就再也不能勾引男人了!”

沈栀惊恐的颤抖着,想要逃跑,但她实在是伤得太重了,就连后退一点都做不到!

陈诗诗将璃瓶里的硫酸对准沈栀的脸淋了下去:“沈栀,你去死吧!”

“啊啊啊!好痛!”

工厂中瞬间响彻着沈栀痛苦地尖叫声,沈栀的脸瞬间就被烧伤,血肉模糊!

硫酸灼烧的巨大痛苦,让本就身受重伤的沈栀惨叫几声后,就没了声息。

陈诗诗撇了撇嘴:“这么快就死了?真该多折磨她一番!”

江子韬只觉得沈栀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恶心极了,他干呕一声后说道:“我们走吧。”

两个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片刻之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她是沈家的二小姐,沈栀同父异母的妹妹,沈晴。

沈晴来到沈栀的面前,露出一抹兴奋而疯狂的神情,全身都兴奋得在发抖!

她成功了!

是她跟陈诗诗合谋,给沈栀下了药,找了个混混过来毁了沈栀的清白,再给江子韬通风报信......

兵不血刃,她沈晴才是最后的赢家!

那个抢走了她所有风头的沈栀,终于死了!

沈晴面容扭曲地看了沈栀半晌,转身正要离开,忽然,脚下踢到一个坚硬的东西。

是刚刚沈栀痛苦挣扎的时候,从她的口袋里滑出来的一块玉。

沈晴捡起这块玉,看着上面的纹路,心跳骤然漏了一拍!

她见过这样的纹路,全世界范围内以这种图案为标志的人,只有那个家族!

沈栀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块玉?

难道,今天和沈栀苟合的男人,不是她安排的混混,而是......

想到此处,沈晴疯狂嫉妒沈栀的同时,又升起一股狂喜。

——现在这玉落到了她的手上,岂不是说,她可以攀上那个尊贵而神秘的夜氏家族?

沈晴激动的握紧了玉佩,匆匆离去。

......

下半夜的废弃工厂更加的寂静,躺在地上久久了无生息的沈栀,一根手指忽然抖动了一下。

被硫酸烧得血肉粘连,让她睁不开眼睛,但她接收到脑子里残留的几段碎片记忆后,猛然一僵!

她,25世纪最有前途的特工,抓获了十几个跨境大毒枭,刚要受封勋章的时候,居然穿越了!

而这里是21世纪,比她之前生活的地方,整整落后了400年!

沈栀无语地动了动身体,钻心的疼痛就让她闷哼出声。

靠,这具破身子,伤得也太重了吧!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咦?”的一声。

一个穿着邋遢,满身酒味的老头晃晃悠悠地走过来,停在沈栀的面前,随后,粗暴地将沈栀扛了起来。

沈栀:“......”

她刚要反抗,那醉醺醺的老头就呵斥了一声,声音里却丝毫不见醉意:“别乱动!老子好不容易善心大发想救一次人,你要再乱动,我就不救你了,你自己在这荒郊野外等死吧!”

沈栀:“......”

五年后。

缅国一座与世隔绝的大山里,有一座别致的木制小院,正是暖春,小院里百花齐放,蝴蝶蹁跹,小屋的不远处溪水潺潺,如同仙境。

“臭小子!你是不是又偷我的药材来了,你给我站住!别跑!”

头发花白的邋遢老头吹胡子瞪眼地追着一个四岁左右,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小男孩笑嘻嘻地跑着,忽然一头撞进了一个女人的怀里。

他抬起头,对女人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妈咪。”

女人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服帖地垂在肩后,皮肤白皙如瓷,一张小巧的脸不施粉黛,却美得惊心。

正是五年后的沈栀。

沈栀捉住男孩的胳膊,低头呵斥:“沈小星,你是不是又惹钟爷爷生气了?”

沈弈星头摇得如拨浪鼓,直接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看钟爷爷最近精力不济,想配点滋补的药材给他煎水喝,他今年都七十有六了,万一突然老死了怎么办,呜呜呜我舍不得钟爷爷......”

钟新杰听到这话,气得更加脸红脖子粗:“胡说八道,老子健康得很,一口气可以跑五公里!”

吼完后,钟新杰又指着沈栀道:“你快管管你儿子,否则他要无法无天了!”

沈栀无奈地耸耸肩:“您老都管不住,我就更管不住他了。”

沈弈星是她的亲生儿子,五年前她被钟新杰从那个废弃工厂救回来,一个月后,烧伤情况总算是稳定下来了,却又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当时她的情况不好,如果打胎,可能会引发很多并发症,再加上这孩子命大,在那样的情况下都能成功受孕并存活下来,她就留下了他。

也不知这孩子是不是像他的亲生父亲,小小年纪就毒舌得很,钟新杰好几次都被他气得想吐血。

那个夜晚原主被人下药,神志不清地就失了身,她至今都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钟新杰气哼哼地瞪着沈栀:“正好这五年里,我治好了你的脸,一身医术也都传授给你了,你可以带着这小鬼离开了,赶紧给我滚滚滚!”

沈栀早就打算要回到华国的,当初害死原主的渣男贱女,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钟叔,要不您跟我们一起离开?我给你养老!”沈栀真诚地提议。

钟新杰摆摆手:“老子才不跟你们一起,迟早被你们母子气出病来,你们赶紧滚蛋了,我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沈栀正要再劝说两句,就听钟新杰接着说道:“你要实在是想报答我,回到华国后,你帮我办一件事,我们就算两清了。”

沈栀忙问:“什么事?”

“我要你回国后,用最短的时间,红遍华国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都认识你!”

“啊?”沈栀愕然,“您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钟新杰说:“时候到了,我自会告诉你。”


一周后,海都机场。

沈栀戴着超大的遮阳墨镜,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牵着沈弈星。

刚走到出站口,就被几个举着灯牌的人从中间挤过去,冲开了两人牵着的手。

“是诗诗,诗诗出来了!”

“啊诗诗,我们爱你!”

沈栀下意识要去抓儿子,却被疯狂的粉丝挤到了队伍最前方。

“星星!”

“妈咪!”沈弈星被夹在人群中,大声喊了一句。

沈栀心中一怒,用力拨开人群,刚牵到沈弈星的手,一个尖锐的女声从身后响起。

“这个女的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推我的粉丝,保安呢,把她弄出去!”

沈栀听到这个声音眸色一沉,她认出了这个声音。

是五年前用硫酸让原主失身毁容,最终活活痛死的陈诗诗!

沈栀牵起儿子的手,冷笑着走到陈诗诗面前。

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啪”,一个耳光用力地甩了过去!

“啊!”

陈诗诗捂住脸,下意识尖叫了一声,随即尖声大喊:“你是谁?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周围的粉丝们也集体惊呆了。

震惊的望着沈栀,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竟敢打当红女明星陈诗诗!

沈栀瞧着陈诗诗,唇角勾起一个极淡的笑容:“打你就打你了,还管你是谁?”

陈诗诗听到沈栀的声音,身体猛地一僵,死死地盯着她被墨镜挡住了一半的脸。

“这个声音......你是......”

沈栀从容地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好看的杏眼,眼神比寒冰还要冷。

“不认识我了吗,我的好闺蜜。”

陈诗诗看清沈栀的长相,顿时脸色煞白,情不自禁地往后踉跄了一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沈栀,怎么可能,你明明,明明已经......”

陈诗诗简直不敢置信!

沈栀不是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吗?是她亲手弄死的啊!

沈栀唇角的笑容扩大,似地狱索命的厉鬼一般:“怎么,你看到我不高兴吗?作为曾经的闺蜜,这五年以来,我可是没日没夜都在想念着你呢。”

陈诗诗身子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你,众目睽睽之下,你想要做什么......”

沈栀冷冷地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死人,“我好不容易才从地狱里爬出来,你觉得我要做什么?”

“你......”陈诗诗惊慌失措。

沈栀却又飞快地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几乎将她从地面上提了起来。

陈诗诗痛得头皮发麻,不停挣扎。

“啊——沈栀你放开我!”

沈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的粉丝差点推倒了我儿子,你以为就这样算了么。”

“什么?”陈诗诗猛地摇头,“不,不关我的事......”

“都说粉随正主,他们敢这么嚣张,不是你惯的?”

陈诗诗已经痛得脸色发青,无能狂怒道:“沈栀你个贱人!赶紧放手!否则,我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沈栀漫不经心地挑眉,“好啊,正好,对于五年前的事,我也想向警方交代交代。”

“你——”陈诗诗心中一慌,难道沈栀手里有证据?

不,不行,绝对不能让她说出来,绝对不能!

“当然,我也可以饶你一次。”像是知道陈诗诗心中所想,沈栀一字一句道,“只要你好好地向我儿子道歉。”

陈诗诗心里气得不行,恨不得立即将沈栀大卸八块!

她是不可能道歉的,她是娱乐圈当红小花,现场又有那么多粉丝,她丢不起那个人!

可她根本就打不过沈栀,甚至,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陈诗诗只能忍气吞声地说道:“好,我道歉,对不起,以后我会约束好自己的粉丝。”

虽然道歉的态度并不真诚,但沈栀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她见好就收,松开陈诗诗的头发。

“下次,别再犯贱犯到我头上!”

沈栀重新重新牵起儿子肉乎乎的小手,“儿子,我们走!”

母子俩刚走到出口,就听到陈诗诗凄厉地尖叫起来。

“啊啊啊!好痒啊!”

她的脸上,身上,都飞快地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红点。

那种深入骨髓的痒很快就侵袭全身,她忍不住用力抓挠了起来。

沈弈星“咦”了一声:“哎呀,那位阿姨是疯了吗!”

沈栀轻笑一声道:“那我们走快点,免得被传染。”

看来她最新调配出来的痒痒粉挺好用呢。

沈栀牵着儿子扬长而去之后,懵逼的粉丝们才回过神来,都凑上去关心陈诗诗,甚至有不少男粉,开始趁机乱摸揩油......

沈栀直接打车到了一个商场,打算顺路买点日用品回住处,住处是钟新杰给她的一套房子,就在这附近两公里处的一个高档小区。

买完东西后,沈弈星揉着瘪瘪的小肚子对沈栀道。

“妈咪,我饿了。”

“商场楼上就是餐厅,我们先去吃饭。”沈栀领着沈弈星上楼,随便找了一家名字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就餐。

点完餐后,沈栀起身对沈弈星道,“妈咪去上个卫生间,你坐好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沈弈星乖巧点头。

沈栀走开后,沈弈星拿出刚刚在超市买的新玩具玩了起来,突然手一滑,玩具掉到了卡座旁的走廊上。

沈弈星跑过去捡,却撞到了一双修长而坚实的大腿,下意识往后跌去,直接摔了个屁股墩。

“好痛......”

沈弈星痛得皱起了小眉头,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男人。

男人身材高大修长,穿着裁剪得体的手工定制西装,五官深邃冷峻,一双淡茶色的眸子里,仿佛含着凛冽的寒冰。

他浑身的气质仿佛像是前生的王者,只是随便往那儿一站,就引来无数人的目光。

沈弈星心中一愣,随即欢喜起来!

这个叔叔好高,好帅哦!一看就很有钱的样子!

和他妈咪简直是绝配!

他知道自己的生父早就死了,而妈咪为了照顾他,都没有再婚,沈弈星小朋友觉得自己是一个聪明又懂事的小孩,他早就打定主意要给妈咪找一个优秀的男朋友,给自己找一个新爹地!

眼前这位叔叔,不就是为他们母子量身打造的吗?

想到此处,沈弈星差点没乐出声来!

不知道这位叔叔人品怎么样,要是人品过关的话,就可以介绍给妈咪。

他,沈弈星,已经是四岁的大人了,他决定,现在就帮妈咪试一下这位叔叔的人品!

沈弈星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干脆瘫坐在地上,朝着男人伸出胖乎乎的手臂:

“叔叔,宝宝摔倒了,要抱抱才能起来~”


夜凛寒在前往包厢吃饭的路上,心里想着公司的项目,这个冒冒失失的小孩突然撞了上来。

摔倒后竟然也不哭闹,反而还伸手朝他身手要抱抱?

夜凛寒微皱眉头,迈开一双优越的长腿,正要绕过去。

沈弈星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腿。

“......放开。”夜凛寒垂眼看着沈弈星,冷淡地开口。

“不嘛,宝宝摔得好痛痛,要叔叔抱抱~”

沈弈星更加用力地抱着夜凛寒的腿,开玩笑,对于这个有可能成为他新爹地的男人,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开他。

谁也没想到,夜氏掌舵人,商场上鼎鼎有名的冷面阎罗夜凛寒,就这么被一个小孩给赖上了!

夜凛寒本不喜欢孩子,但不知为何,对沈弈星有了一丝莫名的耐心,“小家伙,你家大人呢?”

沈弈星扬起天真无邪的脸,“妈咪上厕所去啦,叔叔,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你抱抱我呗。”

夜凛寒俯身,手臂穿过沈弈星的腋窝,将人提溜起来,放回座位上。

“小家伙,你妈有没有教过你,不要和陌生人搭讪。”

“但叔叔长得帅,一看就不是坏人。”

沈弈星声音软软的,在心里默默评价:虽然看着脸很臭,但对小朋友还算温柔,如果他成为自己爹地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好爹地。

“放开我儿子!”

这时,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沈栀的怒喝。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抱着自家儿子,而且从她的角度来看,就是这个陌生男人想把自家儿子抱离座位!

思绪几乎凝固,她来不及思考,直接闪身过去,一手按住夜凛寒的肩膀,想将他手臂反剪,没想到夜凛寒的身手更快,在她刚接触到他肩膀的时候,就已经闪身将她控制在身前,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

紧紧相贴的身躯充满了热度,沈栀能感受到夜凛寒坚硬的胸肌,有力的手臂。

她从未与异性贴得这么近过,身子忍不住一颤,下意识抬头看去。

面前的男人比她高了一个头,有着一张宛如天神般完美的脸,淡茶色的眸子如鹰隼般犀利,充满杀气,坚毅的下颌线......简直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靠!这男人好帅啊!

上辈子她作为一名特工,在男人圈里打滚,可以说什么姿色的男人都见过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帅得这么完美的!

夜凛寒也看着沈栀洁白完美的脸庞,心里不知为何突然一热,他如同被烫到了一般,下意识松开钳制着沈栀的手臂。

“怎么回事?”

“怎么打起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餐厅经理胖乎乎的身子一颤一颤地跑过来,随后脸色巨变:“夜,夜少......”

经理直接来了个当场变脸,指着沈栀厉声质问:“你是谁?竟然敢袭击夜少,保安呢,都死了吗?”

保安这才后知后觉地闻声赶来,虎视眈眈地将沈栀围了起来。

刚刚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沈弈星小朋友也才刚反应过来,眼见着几个肌肉猛男靠近自家妈咪,忙从座位上跳下来,挡在妈咪的面前。

“不许伤害我妈咪!”

随即,又对夜凛寒说:“叔叔,这是我妈咪,你快放开她,她疼得脸都白了!”

夜凛寒冷峻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手上的力度却松懈开来。

沈栀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这里面恐怕有误会,皱眉看向夜凛寒:“这位先生,刚刚是我误会了,我向你道歉,但你也不应该在家长不在的时候去抱一个孩子。”

“你儿子刚刚坐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求我抱抱他。”夜凛寒冷声开口,语气森然,“我怀疑你们母子是来合伙碰瓷的,这是合理怀疑。”

哈?

沈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有没有搞错?我,会碰瓷你?”

她简直要气笑了,刚刚明明是这个男人动作可疑,她才误会了,怎么他还倒打一耙?

“这位先生,不管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份,我都不在乎,更不会要你一分钱,吃你一口饭!”

沈栀说罢,直接拽着儿子就走出了餐厅!

“妈咪,我们去哪儿啊?饭还没吃呢。”沈弈星小声问道。

沈栀气哼哼的,“换一家吃!”

沈栀走后,餐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所有工作人员都战战兢兢地看向夜凛寒,心想那个口出狂言的女人死定了!她知道她得罪的是谁吗?

那可是夜氏的掌门人!

这个女人得罪了夜少,不光她自己要遭殃,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必将承受夜少的怒火!

想到此处,人们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夜少......”餐厅经理忍不住狂抹冷汗。

大总裁好不容易来店里吃顿饭,竟然就遇上了这事儿,他的职业生涯是不是要到头了......

夜凛寒盯着沈栀的背影,本就万年寒冰的脸,勾起一个冷到极致的笑来。

“三天之内,我要这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扔下这句话,他神色冰寒地迈开一双长腿,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包厢。

包厢里。

夜老爷子正优哉游哉地剥着花生,看着孙子夜凛寒突然冷着一张脸推门而入,顿时吓了一跳,“臭小子,你今天吃枪子儿啦?”

夜凛寒面无表情地坐下,“爷爷怎么突然来找我吃饭。”

夜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十天半月都不着家,把我这个孤寡老人独自留在空荡荡的家里,可怜我晚年空虚,寂寞,冷......”

“爷爷,好好说话。”

夜凛寒无情地打断了亲爷爷的表演。

夜老爷子见自家孙子不吃这套,表情悻悻的:“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和晴晴结婚?”

夜凛寒头也不抬,“没这个打算。”

老爷子闻言几乎拍案而起,“五年前你夺了人家的清白,还给了人家信物,人家拿着信物找上门来了,和你谈了五年,你说不结就不结了?夜凛寒,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渣男呢?”

夜凛寒低头喝汤的动作一顿,“没谈。”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和晴晴没谈对象?那你更渣了啊!”夜老爷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夜凛寒。

夜凛寒的语气仍旧淡淡的,“我自有打算。”

“打算?你打算个屁!”夜老爷子了解自己的孙子,他这么说分明就是敷衍的意思,干脆耍起了赖,“我不管,我要孙子!你必须赶快给我生个孙子!我那些老朋友都有孙子了,就我没有,我现在都融入不进他们的话题了。你听到没有,我要孙子!”

“爷爷,我就是你孙子。”夜凛寒直接打断了夜老爷子的长篇大论。

夜老爷子被他噎得眼珠子一瞪,随即哼哼起来:“那你至少先订个婚让爷爷爽爽,爷爷连酒店和日子都看好了,你就忍心让我这个糟老头子失望吗?”

夜凛寒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痕:“爷爷!”

“再说吧。”夜凛寒搁下筷子,起身离席。

夜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仰头张嘴,将刚剥好的花生丢进嘴里,“嘿嘿,看来装可怜真的有用,我很快就能抱曾孙咯。”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