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霍先生离婚求放过

霍先生离婚求放过

微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霍北冥是南烟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永远都不能忘记他们紧握彼此的双手,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然而却在一夜之间,面目全非。南烟被迫的嫁给了霍北冥的哥哥,成为了他的嫂子。本以为她一辈子都要这样了,却不料她成为了间接的杀人凶手。霍北冥为了狠狠的报复,亲手将她送到了监狱,并且要求里面的人对南烟“好生照顾”……

主角:南烟,霍北冥   更新:2022-07-15 22: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烟,霍北冥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先生离婚求放过》,由网络作家“微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霍北冥是南烟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她永远都不能忘记他们紧握彼此的双手,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然而却在一夜之间,面目全非。南烟被迫的嫁给了霍北冥的哥哥,成为了他的嫂子。本以为她一辈子都要这样了,却不料她成为了间接的杀人凶手。霍北冥为了狠狠的报复,亲手将她送到了监狱,并且要求里面的人对南烟“好生照顾”……

《霍先生离婚求放过》精彩片段

“不是我,霍北冥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信你?那些照片的角度是自拍,很亲密,不是PS,全都是从你的手机里发出去的,南烟这就是你让我后悔的方式!”

砰的一声脆响,霍北冥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南烟的脚边,手机碎得七零八落,粉身碎骨

下一秒霍北冥修长的手指死死刹住了南烟的脖子,冷漠如寒冰般的眼神里淬满刀光剑影,恨不能将她片片凌迟。

“你以为随便找了个男人气死我哥,你就不用嫁了吗?南烟,我告诉你,我哥喜欢你,你就得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南烟呼吸一窒,心口像是突然被一双手狠狠的撕开。

她清澈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脸,冷峻深刻的五官,星河般深邃的眸子,是她深爱了十年的容颜。

那双温暖修长的手,曾经炙热紧握她的手许过她一世承诺。

如今一夕之间,全部面目全非。

她逼她嫁给他的亲哥哥。

她拒绝了,就变成了间接杀人的凶手。

否认,解释,现在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霍北冥在心里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我再问你一遍,那个男人是谁?”

霍北冥毫无温度的厉喝在她的耳边炸开,随后她的身体便被狠狠的推到摔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板,膝盖磕的生疼,但都不及心口撕裂般的疼。

南烟自嘲的笑了笑,心像被捅破了一个洞四面透风。

他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是谁重要吗?反正不是你哥,也不是,你。”

“你真贱!”

霍北冥俊脸铁青,大掌一阵风刮过她的脸。

脸像是抹了辣椒般火辣辣的疼,可她却笑了。

“贱?我可不就是吗?我要不贱的话,怎么会把你和你哥迷的神魂颠倒,非我不娶?”

“闭嘴-”

一声炸裂的嘶吼后,霍北冥狠狠拽住了南烟纤细的手臂,不顾一切的朝浴室拖去。

一路拖拽,一路磕碰,南烟的身子像布娃娃一样破败不堪。

“你为什么要这样,霍家大少爷配不上你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对你不好吗?他爱你,他说没有你他宁愿去死,可就算死了,你也只能是他的。”

冰凉的水当头淋下,南烟一个激灵,刺骨的寒冷让她紧抱着身子瑟缩成一团,白色的丝绒连衣裙瞬间湿透,牙齿冻得发出嘚嘚的颤抖声。

“我不嫁,霍北冥你可以不爱我,但你不可以操控我的人生。”

她挣扎,推开霍北冥往外冲。

可是,转眼就被他抓了回来,扔在了浴缸里。

“我不仅要操控你的人生,我还要操控整个南家的命运,你想不想试一下?”

“你想干什么?不要动我的家人!”

南烟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家人是她不可碰触的软肋。

却没想到成了这个她用心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威胁她的武器。

“南烟,你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我哥喜欢你,否则你们南家所有人都要给我哥陪葬。”

他的眼神冷漠骇然,语气冷的快要结冰。

南烟不曾见过如此可怕的他,南烟怕了。

看着他,唇瓣嗫嚅。

“不是我,北冥,你相信我,我没有。”

她示弱,她抱着他的腿求他信他。

他低眉冷笑,眼底全是冰冷的嘲讽。

“南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让人恶心。”

她身子骤然僵硬,只听见自己的心一片一片的碎裂。

他伸手拽起她,狠狠的撕扯着她的衣服,疯了一样的撕扯。

“南烟你脏了,我哥不喜欢脏东西,他不喜欢脏东西。”

冰冷的水混合着刺鼻的消毒水,将她从里到外一遍一遍刷洗着,雪白的皮肤刷的满身殷红,未曾停手,就好像她是一件沾了污垢的布娃娃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霍北冥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黑色的婚纱,布置的像灵堂的婚礼现场。

踏着沉重的哀乐出场,没有新郎,没有父亲相随,更加没有祝福。

她一个人抱着霍靖西硕大的遗像,走在雪白的地毯上。

无数的手机都对着她的脸,肆无忌惮的拍照,分享

“这个南家大小姐在酒店跟别的男人约会还发照片给霍大少爷欣赏,愣是把霍大少爷给气的自杀了。”

“是呀,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呀,更何况霍大少爷还是个残疾,本来活着就不容易。”

“这女人八成就是不想嫁残疾的大少爷才出此下策的,听说她喜欢的人是二少爷。”

“太狠毒了,霍大少爷是个那么好的人。”

“就是,这种女人就该这样,让她一辈子也嫁不出去。还想嫁给霍家二少爷,真是做梦。”

嘲笑,诋毁,羞辱,她快要被这种刀子般的目光捅成了筛子。

“跪下,道歉。”

霍北冥的声音冷冰冰的像暗夜的幽灵在她耳边响起。

南烟神情木然的看着他,再看看全场所有人。

他要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儿道歉,承认自己就是个水性杨花,恶毒下贱的女人。

可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定眼看着霍北冥,眼神清冷冰凉。

“我错了,我错不该爱上霍,北,冥......”

她倔强的扬着头,还是那个傲然、自信、飞扬的南家大小姐。

所有人震惊,手里的相机镜头转向了霍北冥。

须臾间一个黑影冲了上来,她推到在地上,耳光像雨点一样拍打在她的脸上。

“你这个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家靖西,你还我靖西,你把靖西还给我。”

霍夫人哀嚎不已,悲痛欲绝,头发凌乱,形象全无。

她是视霍靖西为已出的善良后妈,就算撕了她,杀了她,人们只会为她拍手叫好,呐喊助威。

而南烟是罪人,是受万人唾弃责骂的潘金莲在世,没有人在意她是死是活。

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却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霍北冥。

十年了,南烟你看见了吗?

十年情深,在他眼里不值分文。

霍北冥,你满意了吗?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错了,你还会原谅你自己吗?

洞房阴冷,她瑟缩着身子坐在墙角,看着冰棺里惨白的尸体瑟瑟发抖。

婚礼上,她拒绝道歉。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他,那些事不是她做的,可是现在她想跟他道歉。

她的靖西哥哥是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哥哥。

可是,她不能嫁给他。

她不爱他,对他不公平。

她欠了他的情,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靖西哥哥,对不起,我错了,如果有来生,换我追你,换我对你好。”

她泣不成声,不敢抬头多看他一眼。

“烟烟,烟烟。”

一声轻盈的叫唤,大铁门被推开。

一个娇小的身影钻了进来,提着餐盒朝她跑了过来。

“芷晴。”

“烟烟,你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都是你最喜欢吃的。”

黄芷晴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无话不说的闺蜜,她所有的秘密和小心事都会和她分享。

南烟此时内心翻涌着无尽的感动,这种时候所有人像避瘟神一样避着她,就连南家都没有一个人来关心她饿不饿,冷不冷。

可是她还记着她。

“快吃呀,愣着干什么?”

黄芷晴温柔的帮他擦干眼泪,亲手喂她吃菜吃饭。

南烟味同嚼蜡,但是却开心的用力的咽下去。

因为那是芷晴的一片心意。

可是猛然间,她愣住了,电光闪石间她仿佛想通了什么。

目光疑惑犀利的看向黄芷晴问她:“那天是你给我出主意让我和霍北冥生米煮陈熟饭,我拒绝了。后来我喝多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霍靖西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为什么是用我的手机发出去的?芷晴,只有你知道我手机密码......”

须臾间,黄芷晴的脸色已然灰白,眼神复杂至极。

“你,是你!”

 


“对,就是我,是我在你的酒里下了药,是我给你安排的男人,是我用你的手机把照片发给霍靖西的。”

“为什么?黄芷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愤怒咆哮,不可思议的瞪着她。

“为什么?为了你呀,是你说你不想嫁的,我都是在帮你,可是我没想到他会自杀。”

黄芷晴语气无辜的说着,目光幽怨的盯着南烟。

“你给我安排的男人是谁?”

南烟的心忽然间跳不动了,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她从小玩到大,最信任,最在乎的闺蜜之手。

她竟然从未察觉,从未怀疑过她对自己的用心。

“那个男人是谁?”

“南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问你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南烟我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错了。”

她以为那天晚上她只是喝多了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人是霍北冥。

原来不是梦,那些照片真的不是P的。

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出自她最好的朋友之手。

黄芷晴哭着从精致的木制餐盒底层拿出了一把匕首,嘴里不停的懊恼自责着:

“南烟,我对不起你,我也喜欢北冥,我不能把她给你,对不起,我该死。”

说话间,刀子便扎想自己的腹部。

“黄芷晴,你疯了吗?把刀放下。”

南烟来不及思考,伸手抢夺她的刀子。

两个人纠缠间,铁门突然被推开,黄芷晴目光慌张的看了门口一眼,决绝的将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腹部。

“南烟,你干什么?”

霍北冥的一声厉斥,南烟才反应过来。

“北冥,是我对不起烟烟,你不要怪她。”

“不是我,不是......”

她话没说完,霍北冥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胸口,疼的她几乎窒息。

霍北冥抱起满身是血的黄芷晴阔步而去,连头都没回

她杀人了,故意伤害罪。

霍北冥是目击证人,那是铁证,百口莫辩。

法庭上,她不再为自己辩解。

只问了他一句话:“霍北冥,你有爱过我吗?”

她倔强的抬头,亮如繁星的眸子执着的盯着他。

生或死,自由或囚禁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就想知道十年爱恋,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

“爱?我没兴趣。”

南烟的心口像是被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直接剖开,血肉模糊。

而他却坐的端正,笑的云淡风轻,狠心绝情的将她死死钉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

“好,我记住了,我会永远记住你今天的样子。”

她走了,手戴镣铐,背影凄怆。

他替哥哥报仇了,明明应该高兴的。

可是心却好像忽然豁了一个口,疼入四肢百骸。

五年后,南家别苑。

天色昏暗,大雨倾盆。

一个身材干瘦的女人,跪在南家的高门之外。

从日晒三竿跪到了夜幕将至,跪到了暴雨倾盆。

南家的高门始终没有打开过,她无数次想放弃,想离开,当自己从来没来过。

可是回头看到站在身后凉亭里的孩子,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神,她终究挪不动步子。

跪下,磕头。

就算是路过此地的陌生人,就算是乞丐,南家也应该给点儿施舍。

“求你们,借点钱给我,孩子病了,我要给她治病。”

“求求你们。”

“我会还给你们的,我一定会还的。”

“求求你们。”

头磕破了,血流出来有很快被雨水冲刷掉。

雨越下越大,身后的小女孩突然从亭子里冲了出去。

“妈妈,妈妈,我们走吧,冬儿不治病了,冬儿不怕死,冬儿不要妈妈在这儿跪着,我们回家。”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