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

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

MS芙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主人公:凤白泠、独孤鹜,这本古代爱情故事,有萌娃有虐妻,小说已完结,《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敬请期待,作品又名《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作者“MS芙子”精心编写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主要讲述了:九千岁的独孤鹜身体染疾,只好被低配了京都有名的退婚女凤白泠,霎时间朝野轰动。皇子们纷纷前来“倒吸”,都说他们两个“天生绝配”,一个克妻不举,一个貌丑无能,不仅如此娶了凤白泠还能直接喜当爹,白得了个大胖儿子。

主角:凤白泠,独孤鹜   更新:2022-07-15 2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白泠,独孤鹜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由网络作家“MS芙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人公:凤白泠、独孤鹜,这本古代爱情故事,有萌娃有虐妻,小说已完结,《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敬请期待,作品又名《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作者“MS芙子”精心编写完成的人气佳作,小说主要讲述了:九千岁的独孤鹜身体染疾,只好被低配了京都有名的退婚女凤白泠,霎时间朝野轰动。皇子们纷纷前来“倒吸”,都说他们两个“天生绝配”,一个克妻不举,一个貌丑无能,不仅如此娶了凤白泠还能直接喜当爹,白得了个大胖儿子。

《全天下都在等王妃和离》精彩片段

一月楚都,白雪覆城。

寒风习习中,凤白泠目光呆滞,望着前方。

那有具尸体,衣不蔽体,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已冻成青紫色。

那是个女人。

凤白泠浑身一震,那是自己的尸体。

街角,几个百姓正缩着脖子小声议论。

“看,那就是凤白泠。尸体都硬了都没人敢收,连野狗都不如。”

“就是那个不守妇道,背弃七皇子,生下孽种,把她娘给活活气死的凤白泠?”

“可不就是她,这女人虽出身皇族,可生性跋扈,八字很硬,克死自己的孩子还害死自己的弟弟。公主府的家产都被她给败光了,气得她爹驸马爷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最后沦落到街头成了乞丐。”

“好在公主府还有个二小姐,二小姐凤香雪可真是远近闻名,美貌和才情都是一等一的。当今圣上刚下旨,赐婚她与七皇子,这一对可真是天作之合。”

几个馒头滚落在雪地里,百姓们惊了惊,人群一哄而散。

凤白泠的神情,有了一丝变化。

一个小男孩站在街角,他手里还捏着个馒头,身后停着辆豪华的马车,他的鼻尖冻得红红的,眼眶也红红的。

他不过四五岁,小脸蛋跟个糯米团子似的,长长密密的睫,挺翘的小鼻子,双瞳一金一蓝,更添了几分妖冶,小小年纪已经是这般相貌,长大后必定是颠倒众生。

他怔怔地盯着不远处的街角,心中酸酸胀胀的。

女乞丐,死了。

他每天路过,都会给那个女乞丐吃的,她会冲着自己笑一笑,她长得很丑,脸上都是古怪的疙瘩,可笑得很好看。

那些人的话,他都听到了。

冰天雪地一个人躺那么久,她一定很冷、很怕。

小男孩垂眸,轻声道。

“父王,把她殓了吧。”

身后,一袭水墨锦衣的高大男人走了过来,小男孩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五官幽邃,同样是一双蓝金相间的妖瞳,隐没在黑鸦色的长睫后,眼波所及之处,何等的摄人心魂。

男人诧然,他这儿子,打小就自闭,从不求人,今日居然为了个女乞,凤白泠。

他走上前,神情淡漠,弯下腰的一瞬,动作却很温柔,将尸体抱了起来。

“好。”

一声好字,随着漫天的雪花落下

鹅毛大雪中,凤白泠泪流满面。

恩,要报;仇,也要报!

她的魂魄消失在风雪中。

这雪,下得更大了。

是日,九千岁独孤鹜不顾满朝非议,厚葬了臭名昭著的凤白泠。

一时之间,楚都哗然……

雪,下了整整一夜,永安公主府内,草木上都挂了冰滓子。

厢房里生着银丝炭,暖暖融融。

几名婢女嬷嬷围着昏死过去的女子,掐人中的掐人中,喂水的喂水,忙成一片。

“泠姐姐。”

有人在耳边叫了声,凤白泠觉得脑子炸开了般,隔了一世的记忆,争先恐后涌入脑中。

她是凤白泠,大楚公主府嫡长女凤白泠,第一世,她所遇非人,错信痴恋了十余年的七皇子,惨死街头。

她还是凤白泠,22世纪的全能医务兵,因两世为人,成了华夏第一个开启了第七识的女天才,她利用第七识逆天改命魂归第一世,她还未被退婚逐出公主府前。

公主府,她回来了。

仇人们,她回来了。

凤白泠睁开眼,眼底的冰冷一闪而逝,她看到一女子正在给自己喂水。

女子眉目精致,肌肤若雪,柳叶眉,一双水汪汪的含情目,怎么看,怎么绿茶。

凤香雪!

看到那张脸时,凤白泠差点心梗,她抬手,铆足劲,啪的一耳光扇在凤香雪的脸上。

水杯砸落在地,凤香雪的脸肿得老高,她捂住脸眼底涌上了泪水。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刚回府就动这么大火气。”

“你想烫死我?”

凤白泠睨着她,凤香雪哑然,那水根本不烫啊。

旁边的婢女嬷嬷们都满脸同情,大小姐又找茬了,她还真是死性不改,四年的闭门思过,还这么嚣张跋扈,二小姐真可怜。

“大小姐,二小姐,孩子从水井里捞上来了,已经没气了。”

一名小厮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凤香雪捂着脸的手顿了顿,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小野种,可算是死了。

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

“小的已经把尸体裹了草席,让人送去义庄。”

小厮摇摇头,真可惜,多漂亮的一小姑娘,说没了就没了。

凤白泠站起身,噩梦般的记忆如潮水涌来,唇蠕了蠕,只有几个字。

“永业帝十二年,腊月十六。”

身旁侍女纳闷着,可还是诺了一声。

腊月十六、孩子、水井、义庄,正是她的小鲤死去的那一天。

母亲病重,她带着小鲤回到公主府,刚回来半天,在外玩耍的小鲤不慎落入水井,死了。

她听到孩子落井后,急火攻心,昏了过去,醒来后,小鲤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了,她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当时的凤白泠只会哭闹,可再活一世,已经精通东西方医术的她立刻想到,只要不超过特定时长,溺水的人是有很大几率能救活的!


不及多想,凤白泠就要出门,两个腰圆膀子粗的嬷嬷往前一站,拦住她的去路。

公主府的主子明面上是永安公主,可公主自打生了大小姐后,身子不如前,公主体恤驸马爷一个男人无法照料内堂,就提了大小姐的奶娘薛氏为老爷的姨娘。

大小姐在外的这几年,公主染上不明恶疾,府内的大小事务都落到薛姨娘和二小姐手中。

府中的奴从们都是墙头草,谁得势谁就是主子,谁还看得起凤白泠这个刚回来的大小姐。

“泠姐姐,外头风大雪大,人都死了,你又何必费心,义庄那种地方,去了要沾染上晦气的。”

凤香雪细声细气着去拉凤白泠。

她心头暗道,凤白泠居然还要去义庄,她怕是还在痴心妄想,那是她和七皇子的“孩子”吧。

凤香雪特意强调了个“死”字,想要刺激凤白泠闹起来,爹爹就快回府了,惊动他才能将事情闹大。

凤香雪的手指还没挨到凤白泠,眼前的人不见了。

凤白泠一步跨前,那几名孔武有力的嬷嬷但觉眼前发花,肩膀上被轻轻拂了拂,下肢气力一泻,个个脚上发麻,几声噗通,人就齐齐跪在门口。

冷风兜了进来,眼前一幕,让凤香雪浑身汗毛倒竖。

“这里是公主府,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谁才是你们的真主子。”

风大雪大,凤白泠一身红艳艳的锦袍,背脊就如一张绷足了弦的弓,她的声音比寒风还冷,哪怕隔着风雪呼啸声,也清楚落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凤白泠的声音,还在屋子里回荡,人已经不见了。

嬷嬷们下肢无力,又被凤白泠那句话给震住了,她们险些都给忘记了,大小姐才是公主的血脉。

凤香雪脸色青白相间,手中的帕子险些没绞烂了,她阴测测盯着只剩背影的凤白泠。

“凤白泠,过了今日,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凤白泠出了府。

人已经送去义庄,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可能脑子缺氧,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公主府门外,停着辆骡车。

“大小姐,你怎……你可出来了,奴婢一直在找你。奴婢该死,没有照顾好小小姐。”

骡车上,一名穿着翠色袄衣的丫鬟惊慌着挑开车帘子,露出张姣好的脸来。

夏竹,凤白泠微微眯起了眼。

夏竹和春柳是她以前一直带在身旁的两名丫鬟,都是打小就跟着她的,夏竹长得好看,嘴巴甜,更得凤白泠喜欢。

夏竹说她见凤小鲤的尸体被运走,急忙就找了骡车,想要去找凤白泠,可没能见到她。

凤白泠摆摆手,夏竹忙让车夫赶车。

骡车颠簸了一路,眼前就是义庄,寒风中,破旧的白灯笼摇摇摆摆着。

天寒地冻的,义庄里就几具尸体,一张草席裹着具小小的尸体,露出红色的袄子,袄上绣着条金色胖鲤鱼。

记忆里,凤小鲤红扑扑的脸,像极了个小苹果,她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小梨涡,乌溜溜的大眼睛。

凤小鲤第一次喊娘。

第一次翻身。

第一次学爬。

第一次走路。

多少个夜晚过去了,在死人堆里出生入死,面对着一具具腐烂生蛆的尸体,凤白泠都没有退缩过。

可是这一刻,她的手微微颤抖。

“大小姐,人死不能复生。”

夏竹跟在凤白泠身后,看她手发抖,以为她是怕了。

她从小跟着凤白泠,知道凤白泠是出了名的胆小,连只老鼠都可以吓死她,这义庄里,到处都是腐臭的尸体,她呆不住一会儿,就要吓晕过去。

夏竹刚说完,眼瞪圆了。

凤白泠抱起凤小鲤,检查瞳孔,发现还未涣散,再掰开她的嘴,清理脏物,边检查,边询问。

“落水多久被救上来的?”

“十分之一炷香。”

夏竹咬咬唇,垂下脸擦眼泪。

时间不长,肺部没有进水,轻微的干性淹溺,加上天冷,只是闭气了,救治并不需要急救箱之类的。

凤白泠趴在小鲤的身前听了听,解开女儿身上的湿冷袄子,将自己衣服脱下,给她裹好。

小孩子年纪小,只能先进行体外心胸按摩,接替人工呼吸。

汗水很快就打湿了凤白泠的额头。

“大小姐,你别吓奴婢,你这是魔怔了?”

夏竹看到凤白泠中邪般,做出匪夷所思的举动,瞪圆了眼。

话音刚落,小身子上胸膛有了起伏,凤小鲤一口凉水吐了出来。

她睁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清凤白泠时,小家伙眼里又有了神采,挥着小手,要抱抱。

夏竹如遭雷击,她往后退了一步。

小小姐,又活了!

“小鲤,乖,有娘在。”

凤白泠抱住失而复得的女儿,那一刻,空落落的心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她抱着孩子,眼眸冷却,目光如刀锥子,投向夏竹。

“说吧,是谁让你把小鲤推下水?”

夏竹面上一慌,结巴起来。

“大小姐,冤枉啊,小小姐是自己掉下去的。”

“公主府的水井不下半人高矮,小鲤个头小,又不喜水,绝不会去胡乱攀爬,她会掉进水井,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人推下去的。”

凤白泠冷冷盯着夏竹,她以前是活得多浑噩,才会被身旁的牛鬼神蛇蒙了眼。

“大小姐,奴婢当时走开了……奴婢从小就陪在你身旁,你怀疑谁也不该怀疑奴婢。”

面对凤白泠和平日截然不同的态度,夏竹极力辩白,她跪下哭道。

凤白泠冷笑,摊开小鲤一直握紧的右拳头。

拳心只有一块布料,布料的颜色,和夏竹身上的一模一样。

夏竹急忙看向自己的衣袖口,才发现,衣袖上缺了一角。

她倒吸了口冷气,没想到,这小野种人小鬼大,坑了她!

“小鲤,真棒!”

凤白泠亲了凤小鲤一口。

凤小鲤脸上红红的,小胸脯挺得高高的,得意的像只小鹌鹑。

夏竹脸色变了变,擦去了脸上的眼泪,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恭敬的模样。

“把她们拿下,送去给主子。”

车夫满面凶狠,冲了进来,手上提着根手臂粗细的棍子,向凤白泠挥去。


“小鲤,去外头骡车上等娘。

凤白泠侧身避开一棍,她早就怀疑夏竹有问题,当年她被赶出凤府时,春柳跟着她直到最后惨死街头,夏竹一直杳无音讯。

如今想来,她早已背主求荣了。

车夫人高马大,挥棍时嚯嚯生风,一看就是练家子,自己身子还未痊愈,带着小鲤怕不是对手。

凤小鲤被她推出了十几步,夏竹追上去要抓人。

一棍刚避开,另外一棍接着就来了,凤白泠身子一矮,腿对准车夫的下腹裆部就是一脚,对方惨呼出声,她再一步上前,手肘砸中对方的眼框。

车夫哪里想得到,公主府出来的娇滴滴的大小姐比悍匪还要凶狠,下手招招致命。

又是一下,车夫闷声倒地。

凤白泠搜了马车夫的身,把他的破袄子穿上,这才急忙去找小鲤。

“小野种,别跑!”

夏竹正追着凤小鲤,凤小鲤个头小,腿短,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凤小鲤穿得厚,跑得气喘吁吁,撅起小嘴,冲着夏竹嘟囔了一句。

几步之外就要追上来的夏竹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这一摔刚好嘴撞在一块结冰的石头上,顿时门牙和血水齐飞。

夏竹满脸是血,捂着嘴挣扎着爬起来。

“小野种,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凤小鲤继续往前跑,心底就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坏女人抓到。

风雪很大,很快,视野就彻底被风雪掩盖了。

官道附近,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飞驰,数百米外,还有十几匹黑马穷追不舍。

前方风雪笼罩,就是这时,忽有一个小东西蹿了出来。

马背上,男子眯起了眼来,手中缰绳一紧。

凤小鲤一回头,看到一匹大马跑过来就要踩她。

她衡量了下马腿的长度和自己小短腿的长度,嘴扁了扁,缩成一团,小声说了什么。

马一声长嘶,刚要落蹄,马身如遭重击,摔倒在雪地里。

男子左腿落地一阵锥心的疼,眉心紧蹙,不及检查伤势,男人发现右腿上,挂了个“矮不隆冬。”

一个梳着两个小揪揪,脸红彤彤,手短脚短的小东西,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抱着他的右小腿不松开。

好好看哦!

一百八十度仰望,凤小鲤星星眼中。

鼻子好看,高高的。

眉毛好看,浓浓的。

嘴巴好看,不薄不厚。

眼睛是顶顶好看的。

一只蓝蓝的,一只金闪闪的,像好吃的糖果!

“爹爹!”

凤小鲤激动得鼻涕糊在了男人的裤管上。

男人俊脸僵硬,身后,马蹄声更近了……

骡车已经不见了,空气中,隐隐浮动着血的气味,凤白泠面色沉了沉。

她循着气味找去,雪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多具男尸。

每具尸体,都是首尾分家,下手的人手法老辣,不知用什么武器,一招撕开咽喉。

凤白泠的一颗心提了起来。

凤小鲤软软的叫声在不远处传来。

凤白泠心头一暖,回头看去,风雪中,一个墨衣男子靠在具马尸旁。

马尸早已冻得僵硬,男人闭着眼,凤小鲤老老实实挂在他的小腿上。

她快步上前,将凤小鲤抱在怀里。

小家伙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奶声奶气说。

“爹爹,痛痛。”

凤小鲤好不容易找到了爹爹,可爹爹心情不好,凶巴巴地让她抱紧了小腿,不许低头,不许说话,他飞来飞去的,小鲤好晕哦。

凤白泠皱了皱眉,对方杀了十几个人,一身的戾气,是个狠角色!

男人低垂着头,脸色赤红,呼吸也有些急促,他右手提着马鞭左边衣袖上血迹斑斑都已经结了冰,双腿上,除了右腿还算是完好,左腿扎进冰冷的雪中,已经乌黑一片。

清创、消毒、抗生素……几乎是一眼,凤白泠就做出诊断,只可惜她重生回来后,第七识耗尽,随身的多功能急救箱也没了。

男人一嗅到生人的气息,浑身杀气炸开,猛然抬头。

小麦色的脸上,蓝眸如瀚海,棕眸如暗夜,因为打斗长发散落在脖颈上,湿漉漉的,一路蜿蜒落在了性感的锁骨上。

俊美之中,不失野性,这是张近乎邪性的脸。

是他!

寒风中,那个将温暖的大氅盖在她身上的男人,她的大恩公。

可让凤白泠更加吃惊的是,男人抬眸的一瞬,她体内沉睡的第七识就如骤然被拨动的琴弦,嗡声响起。

眼前的景象陡然变化。

男人身后,一条九爪紫金龙盘踞在半空中,龙身上困着层层金色枷锁,紫金龙周身的紫气氤氲,周身有万丈金光,刺得人两眼生疼。

发现有人竟能窥探到自己,那紫金龙鄙夷着睨了凤白泠一眼。

气运之子,帝王宝相!

凤白泠被这紫光笼罩住,顿觉神清气爽,体内的第七识增强了许多,心中一阵疾跳,她闭上眼,再睁开眼时,摸了摸衣袖,衣袖里多了个急救箱。

男人也同样看清了凤白泠,一个面容丑陋的女人。

满脸的疙瘩,穿着不合体的男式灰袄子,唯一让人侧目的是,她的眼和丑貌不大相称,一双秋水明眸,面对此情此景,毫无波澜,清澈见底。

小矮不隆冬被她抱在怀里,应该是孩子的家人。

“滚。”

他低喝道,除了湮儿,任何女人的靠近都让他感到恶心,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他闷哼一声,终于体力不支倒在雪地里。

凤小鲤忙从凤白泠怀里跳下来,跑到男人身旁,小脸皱巴巴着像个小笼包子。

“爹爹。”

“谁说他是你爹爹?”

凤白泠头疼着揉揉眉心,第一世时,她也是被退婚才知道,凤小鲤的爹爹根本不是七皇子,那一夜,自己醉酒后一夜风流的是他和凤香雪合谋找来的街边脚夫。

凤小鲤的亲爹是谁,她也不知道,也许早就被卡擦了,坟头草都能放牛了。

“他最好看,爹爹!”

凤小鲤学会说话后,就爱问自己的爹爹是谁。

为啥别庄隔壁小胖有爹爹,小胖的爹爹也有爹爹,小胖家养的小猪也有爹爹,小胖家养的小鸡也有爹爹,就只有她没有?

凤白泠当时还痴恋七皇子,随口就回了一句,以后遇到最好看的男人(七皇子)就是你爹爹。

一语成谶,小家伙记在心底,别说,这男人真的长得比七皇子好看多了。

凤小鲤满脸期盼,望着凤白泠。

男人冷眸,瞪着凤白泠,那目光就能冻死人。

这一大一小……“夹心饼干”凤白泠只能踱到一旁,打开了急救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