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暴君太粘人

重生暴君太粘人

宁静夜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安珺瑶,为了助渣男登上高座,最后落了个满门抄斩,容貌尽毁的凄凉下场,临死之前,她看到了那抹为了她而杀进皇宫的挺拔身影。重生归来,她发誓定要虐渣男,踩恶女,为自己家人报仇雪恨。她扮猪吃老虎,手段狠辣,令人害怕,可面对他时,她却笑靥生花……

主角:安珺瑶,谢辰烨   更新:2022-07-15 2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珺瑶,谢辰烨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暴君太粘人》,由网络作家“宁静夜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安珺瑶,为了助渣男登上高座,最后落了个满门抄斩,容貌尽毁的凄凉下场,临死之前,她看到了那抹为了她而杀进皇宫的挺拔身影。重生归来,她发誓定要虐渣男,踩恶女,为自己家人报仇雪恨。她扮猪吃老虎,手段狠辣,令人害怕,可面对他时,她却笑靥生花……

《重生暴君太粘人》精彩片段

嘉庆六年,西部起义,朝臣叛变。

万军怒吼夹杂着血腥味滚滚而来。

固若金汤的城门,不到七日便被铁骑踏破。

南宫泽被逼的节节败退,浑身是血的冲进昏暗阴潮的冷宫中。

他一把抓起院中奄奄一息的女人。

捏起她的下巴露出她生疮结痂的半张脸,浑身颤抖。

“安妹妹,他是你兄长,你快求求情,只要他不杀朕,朕什么都允诺你!”

昔日风华俊貌的少年郎,曾经威武霸气的皇上。

如今狼狈不堪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

安珺瑶心中满是悲凉,自己真是有眼无珠。

为了这么个男人,众叛亲离。

他却陷害自己的父亲,导致安家满门抄斩。

她以为的真爱,不过是南宫泽谋权上位的借路石。

他厌恶她,安家一倒,就毁了她的容貌。

安珺瑶如同大仇得报的厉鬼一般,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嘲讽开口。

“你哪来的脸呢,与其求我,还不如跪下来死皮赖脸求他给你一具全尸。”

“贱人!”南宫泽怒不可遏一掌拍烂她的脸。

鲜血从口中滑落,她余光瞥见冷宫门口男人厌恶冰冷的眼神。

两年未见,昔日沉默寡言的少年如今已经高出不少。

光是站着便如出鞘的冷刀,威严锋芒。

他一身黄袍染血,面色狠厉,银色面具下的眸光中粹满霜寒。

“烨哥哥…”安珺瑶心口一痛,忍不住呢喃出声。

谢辰烨脚步微顿。

一旁的南宫泽已经惊恐无比,手中的匕首用力抵住她的喉咙。

“谢辰烨!你敢过来,寡人就杀了她!”

“呵。”

谢辰烨依旧死死的盯着安珺瑶。

目光一寸寸的从她伤痕累累的脸上划过,半分余光未分给南宫泽。

他神色冰冷,嗤笑一声,“丧家之犬。”

南宫泽被激怒,拖着安珺瑶,声嘶力竭。

“你也不过是安家的走狗,若不是安家,你早就曝尸荒野,安珺瑶好歹是你妹妹,她如果死了,你怎么对得起安穆侯!”

安珺瑶全身都仿若泡在刀尖里,听到这话却仍旧嗤笑一声。

所有人都以为是谢辰烨对不起安家,可是只有她知道。

安家对他不过是斗米之恩。

而她们两之间却有血海深仇,谢辰烨恨不能亲自手刃了她。

谢辰烨冷笑一声,满是厌恶。

“她若死了,我也不会让她污了安家的祖坟,毕竟安穆侯没有如此蛇蝎心肠,愚昧无知的女儿。”

“那你杀了这个贱人,放了寡人!寡人会给你好处!把所有…啊…”

没人看清谢辰烨如何出手。

那枚锋利的簪子,一瞬间穿透南宫泽得喉咙。

谢辰烨踩着黄底鎏金鞋,一步步碾碎地上的月光。

向她走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高大的身影将瑟瑟发抖的安珺瑶彻底罩在其中,仿若猎户在准备厮杀绝望的猎物。

“还逃吗?”

安珺瑶听着谢辰烨冰冷的声音,心里的悔恨大过了恐慌。

她薄唇轻启不知说些什么好,余光却瞥见身后一点亮光和南宫泽阴险的脸。

“小心!”

剧烈的痛楚伴着悔恨瞬间席卷而来。

看着男人惊讶的侧脸,安珺瑶舒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

若有来世,她一定做牛做马弥补过错。

亲手让那些害她安家的人血债血偿!

一片白光闪过,她渐渐失去知觉。

似乎过了许久,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

“水…”

安珺瑶吃力的睁开眼,就看见床帘上吊着的八角香囊。

这不是两年前被她遗失的母亲的遗物吗?

她呆愣了许久。

仔细看着四周的陈设,和外面洋洋洒洒的大雪。

心头涌上一股荒唐,“今日是何日?”

“腊月二十七,小姐已经昏迷两日了。”

面庞尚是青涩的秀珠连忙作答,却看见自己小姐如遭雷击。

腊月二十七!她记得这天。

京城少雪,唯一一次大雪便是在她十四岁的时候。

大雪日她被人推落湖中,被刚进府没多久的谢辰烨救下。

安珺瑶冷喝一声,“二哥呢!”

“小姐说的是他吗?”秀珠得意洋洋的邀功,“奴婢已经派那二赖子扮成郎中去他房内了,保证……”

啪。

安珺瑶一掌推开面前的人,心急如焚的向外跑去,就是今日!谢辰烨会被那江湖郎中废掉右耳。


大雪纷纷。

她刚冲进院子里。

就看见谢辰烨的贴身小厮庆路,正把那冒牌郎中请进去。

安珺瑶指着老大夫,眉宇凌厉。

“来人啊,把他给我关起来。”

“又是你!”庆路气的眼角通红。

“你真要害死我们公子吗!”

“你现在让这大夫进去才是真正的害了你家公子!”

前世入宫几年,她再也不仅仅是那个养在深闺里的三小姐。

身上带着上位者的威压。

下人们心底一慌,连忙听从安排上前拖走老大夫。

“你这毒妇!”

庆路见这三小姐如此恶毒怕他又对公子不利。

上前阻拦,却被安珺瑶带来的下人拦在外面。

摸着那红木的雕花门扣,安珺瑶心底闪过一丝紧张。

她深呼吸两口气用力推开门。

室内血腥味弥漫。

她悄悄迈入,看见床上躺着的人。

比起三年后攻城谋逆的铁血将军。

如今的谢辰烨还带着几分未破的锋芒。

剑眉凌宇,长长的睫毛打在眼睑下,落出一片青影。

干净利落的下颚线勾勒出苍白的面孔,薄唇微抿,带着异样的俊美。

安珺瑶一瞬间有些恍惚。

都说侯府大公子温文尔雅,气宇轩昂,人中之龙。

她如今才意识到,如今的二哥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辰烨中衣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迹。

右耳还在渗血,整个人冷汗淋淋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安珺瑶鼻尖一酸。

连忙找到一旁的金创药,想先为谢辰烨止血。

熟料她刚靠近,谢辰烨蓦地睁眼。

眸中冷光乍现,快准狠地扼住她的手腕。

安珺瑶痛呼一声,手里的金创药掉在被角。

“二哥,你快放手,我是要给你上药!”

谢辰烨扫一眼药,直直看向安珺瑶。他面容极白,俊美不失阳刚,剑眉锋利,一双眼看过来时像是攥住她的呼吸,如充满诱惑的罂粟。

冷声问:“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安珺瑶张嘴想要解释,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张口。

她上辈子属实作恶多端。

单论今日,谢辰烨下水救她。

她却用自己的簪子刺得他鲜血淋漓。

而后更是听信柳姨娘之言用江湖郎中害得谢辰烨右耳失聪。

往日里更是没少捉弄谢辰烨,也难怪谢辰烨下意识防备她。

可她既然重生了,就定然不会让上一世的悲剧发生。

安珺瑶抬眼笔直看向谢辰烨。

认真道:“如果不是二哥下水救我,我就要交代在湖里了,我感激二哥,想亲自给二哥上药。”

叫他二哥,倒是稀奇。

谢辰烨半句不信安珺瑶的话,冷声道:“不必。”

他甩开方才扼住的手腕,眸中凝着寒气,“你若真要谢我,直走不送。”

安珺瑶吃痛地捂住手腕。

谢辰烨丝毫没有对她怜香惜玉。

白皙的腕上布了明显的青痕。

她没有喊痛,皱起鼻尖,有些委屈。

她是真心悔过想要弥补谢辰烨的。

安珺瑶嗫嚅道:“二哥,你别赶我走。”

少女音线细软,竟带了低低的哭腔。

声音不自知地撩过谢辰烨心头。

谢辰烨看着安珺瑶,初长成的少女半垂着头。

一改往日的刁蛮任性,他有半刻恍惚。

一经想起过去安珺瑶的恶行,又暗暗嗤笑。

毫不犹豫地偏过头去,“走,别碍我眼。”

安珺瑶咬着下唇开导自己。

她过去那么过分,现在是她罪有应得。

她不能退缩,她一定会让谢辰烨知道她以后会真心对他的。

当务之急,是先给谢辰烨疗伤,不然即使没有那江湖郎中从中作梗,也会给他的右耳留下病根。

安珺瑶心下着急,竟一时想起前世的一些事来。

她心口钝痛:“二哥不信我不叫我上药,难道是不想做将军了吗?”

谢辰烨心头微讶,他致力于战场,望有一天身穿铠甲为国而战,这件事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安珺瑶如何得知?

他冷冷望过去。

少年已有日后铁血将军的雏形,眼神冷若寒冰,安珺瑶心尖一抖,却仍毫不退缩地对上谢辰烨的目光。

她大声道:“二哥可知失聪在上了战场后有多致命?你若不叫我疗伤,今天坏了耳朵,日后便听不见呼啸而过的风中带着的毒箭,箭会划过你的右臂,叫你命悬一线。”

“会有人趁你不防从右侧攻你坐骑,你会摔下悬崖,九死一生。”

“等你右耳失聪的消息传遍敌军,所有人都会盯着你的弱点,你不知道会遭遇多少危险!”

安珺瑶说到最后,竟有些哽咽。

她并非危言耸听,这一桩桩一件件皆是前世切切实实发生的事情。

而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谢辰烨的战神之名,是踏着无数鲜血从尸体堆里得来的。

谢辰烨觉得奇异,他竟从安珺瑶的话中听出几分真实来。

但他眉眼仍冷,“句句念我死无葬身之地,当真居心叵测。”

安珺瑶都快急哭了,她明明是担心他,谢辰烨怎么就不信。

她在这一刻尤其恨自己从前不留余地地在谢辰烨身上做的恶。

她一定得叫谢辰烨信她。

余光瞥到桌上放着一只簪子,正是她在湖底划伤谢辰烨的那只。

安珺瑶闭了闭眼,快步上前,拿起簪子对准自己的右耳,“二哥,你不信我,那我照着自己也刺一簪子还你可好?”

谢辰烨并不信她舍得对自己动手,无趣道:“好啊。”

安珺瑶握着簪子的手都在抖,心一横重重向自己扎去。

簪子接触肌肤,冰冰凉凉,下一刻胳膊一麻,簪子掉在地上。

她睁开眼,正对上谢辰烨凛然的目光,“你疯了?”

谢辰烨也属实震惊安珺瑶竟真会朝自己下狠手,他以为她只是摆摆样子,见他不上计便会气急败坏离开。

可刚才若不是他出手快,安珺瑶的耳朵怕是已经废了。

即使现在,簪尖还是在她脸上扎出一个小血珠。

安珺瑶松了口气。

赌赢了。

谢辰烨果真不会放任她刺聋自己。

其实她并没有完全把握,不确定谢辰烨会不会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不叫她右耳真失聪。

只是她重生回来,必须得获得谢辰烨的信任,她也是真心想赎罪,倘若谢辰烨不管她,就当她罪有应得,还了谢辰烨这一遭。

安珺瑶扯出笑来,随手一擦脸上的小血珠,“二哥,现在能让我给你上药吗?”

阳光从窗外进来,洒在少女粉嫩的脸颊上,擦出的血痕刺目,又有新的血珠冒出。

女子看重容颜,过去的安珺瑶尤甚,如今却不管不顾。

谢辰烨眸色复杂,侯府的嫡小姐,有些不一样了。

他把金创药扔给安珺瑶,安珺瑶心中一喜,就要上前给谢辰烨止血,孰料他阻止道:“等等。”

安珺瑶站在不远处,近也不是走也不是,对谢辰烨的出尔反尔感到委屈,嘴无意识一瘪。

谢辰烨瞧见她的小表情有些好笑,又下意识的抿唇。

他比安珺瑶高出一个多头,修长的影子几乎将她全笼罩在里侧。

安珺瑶惊讶地看着他,眸中干净带着几分疑惑。

一只冰凉的手轻柔的擦过肌肤,像是摩挲一块上好的宝玉。

安珺瑶忍不住一阵惊喜的颤栗。

安珺瑶惊讶地看着他。

谢辰烨竟是要让她止痛。

是啊,这个时候的谢辰烨还是少年。

还未经历那些刺骨之痛。

一时安珺瑶也不怎么怕他上辈子给她留下的嗜杀印象了。

谢辰烨收回手,冰凉的眸子染上些许温度,他将金疮药扔至她怀里。

“先给自己上药。”

安珺瑶胡乱地给自己抹了点,上前小心翼翼地揭开谢辰烨的中衣。

还礼尚往来地给他呼呼伤口,“瑶瑶不痛了,瑶瑶给二哥吹吹二哥也就不痛了。”

谢辰烨一时哑然。

他偶尔见过安珺瑶向她大哥撒娇。

还是头一次自己亲历孩子气的安珺瑶,竟有些意外的可爱。

安珺瑶并未发现谢辰烨的表情,她认真为他清理伤口,又仔仔细细地上了一层药。

尤其是右耳上的伤,处理得细之又细,生怕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

做完一切后等大夫来了才离开。

回到自己院中仔细理了理前世痛之入骨的记忆。

正在此时柳姨娘来了。

柳姨娘远远迎过来,“我的好瑶瑶,你刚落了水怎么也不知道好好休息。”

安珺瑶看着柳姨娘的和善面容,心下冷笑。

柳姨娘是她母亲过世后奶奶为她父亲纳的良妾,本意是好好照顾她这个自幼失母的嫡小姐。

这柳姨娘也沉得住气,十年如一日地装着面上的安分守己。

从不曾表现出觊觎侯府女主人的心思,看着只一心一意照顾安珺瑶。

老太君怜惜她,竟让她一点点拿到了后院的大半权力。

她前世也真就以为这柳姨娘当她为亲生女儿对待。

却不知柳姨娘只是利用她罢了。

柳姨娘草草关心了两句,便扯到了正题。

嗔怪道:“瑶瑶今日怎么把那郎中关起来了,姨娘辛苦才将那郎中找来,便是为了不让这野种害了你和你大哥的地位,瑶瑶可是心软了?”

安珺瑶不悦。

“姨娘,二哥是我爹带回的正经少爷,你这一口一个野种安的是什么心?”

柳姨娘讶然。

这小傻子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为谢辰烨那野种说话?

她缓了缓神色,满脸沉痛。

“瑶瑶这是怎么了,你大哥是侯府唯一的嫡子,姨娘这不是担心谢辰烨谋夺世子之位害了你们嘛。”

“怎么,瑶瑶现在觉得谢辰烨才是你的正经哥哥了?”

安珺瑶闭了闭眼。

她娘亲早逝,柳姨娘城府极深。

现下握着后院大半权力,她暂时不能与柳姨娘撕破脸面。

以免打草惊蛇。

倒不如先顺着往下,说不定曾探出柳姨娘更多谋划。

安珺瑶调整口吻。

“他也配做我哥哥?姨娘你断不许这样辱我,我的兄长只有大哥一位,是我们侯府正经嫡子。”

“只不过老话说得好,靠狗识主貌,即便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口饭的面子还是要放上去的。”

柳姨娘闻言松了口气。

一墙之隔外的谢辰烨却停住脚步。

大夫刚为他看过,大举称赞了他身上的包扎手法,且明说这右耳若不是处理及时,现在怕已无力回天。

不知是谁提了一句他应来向安珺瑶道谢。

往常他定当没听见,今日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来了。

未料正巧听得这一番安珺瑶对他的鄙夷。

谢辰烨嗤笑了声自己对安珺瑶一时的心软。

忘了这人的歹毒心肠。

他抬眼看向院中积雪,眼底如粹了一汪寒冰。

甩袖而去。


柳姨娘面上温温柔柔,细细宽解了安珺瑶一番。

“瑶瑶,你下次可切莫再如此任性了。”

“你将那郎中赶走是小,但这次没伤着谢辰烨,他可就要对付你和你的大哥了。”

她说着自顾自垂起泪。

“现在那谢辰烨和他娘亲刚被接进府来,侯爷正在兴头上,我也担心护不住你们。”

安珺瑶状若害怕地牵住柳姨娘的袖角。

“姨娘,那我可怎么办?”

见她果真上钩,柳姨娘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握住安珺瑶的手。

“姨娘问你,在水下时你为何刺谢辰烨?”

她那不是前世受柳姨娘蛊惑对谢辰烨厌之入骨,恨不得其死之而后快吗。

安珺瑶装作困惑模样。

“姨娘,不是你说只要抓住机会,一定要不惜一切取了谢辰烨的性命吗?”

柳姨娘眉头一挑,“切莫再说这话。”

她左右看看,生怕被人听到。

安珺瑶这番话若是传出去,她苦心经营的形象怕是都得毁于一旦。

这蠢货。

柳姨娘对上安珺瑶疑惑的目光,忽想,蠢才好。

蠢才能成为她手里最听话的一把利刃。

“瑶瑶,你用簪子扎谢辰烨,是因为他唐突于你。”

柳姨娘软声诱哄。

“老太君最疼你,你受了这般委屈,老太君定会将谢辰烨母子赶出府去。”

安珺瑶张张唇,半响在心里冷笑一声。

柳姨娘果真歹毒,也半点不顾母女情份。

女子名声大过天,这一计,岂止是在毁谢辰烨,也是在毁她。

好一招一箭双雕。

安珺瑶面上不显,只问道。

“姨娘,奶奶真的会赶走谢辰烨吗?”

柳姨娘笑着点头,“自然。”

晌午的太阳热烈,照着老太君的惜抱轩也热闹极了。

老太君疼惜搂住掉着泪的安珺瑶。

“我的心肝,你说的可是真的?”

安珺瑶大哭道:“奶奶,谢辰烨欺负我,你把他赶走,快点把他赶走。”

柳姨娘也在一旁擦着眼角。

“娘,瑶瑶是我看着长大的,受了这等欺负,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祈求娘给瑶瑶讨回公道。”

老太君脸色阴得吓人,“把谢辰烨叫过来!”

谢辰烨刚进惜抱轩。

老太君便斥道:“跪下!”

他规矩行了礼,不卑不亢,“老夫人,我为何要跪?”

老太君声如洪钟,掷地作响。

“我看你母子二人在外可怜同意你们入府。”

“可你做了什么,竟敢趁瑶瑶落水欲行不轨,丝毫不顾礼义廉耻,该不该跪!”

谢辰烨一怔,望向啼哭的安珺瑶,冷笑一声。

安珺瑶本是假哭,这一遭真被吓出几滴眼泪,哭得更厉害了。

柳姨娘煽风点火。

“我知你在外多年心生不满,你若有恨冲着我这当娘的来,为何要辱我的瑶瑶,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啊!”

谢辰烨看向高位的老太君,条理清晰道。

“老夫人,那日我经过湖边,遇到落水的安珺瑶将她救起。”

“在水中她用簪子刺伤我,这便是来龙去脉,我从未唐突她。”

他嘴角噙着冷意,意有所指。

“她若觉得救她便是唐突,不如重新下水洗洗干净。”

“……”安珺瑶打了个泪嗝。

估摸着谢辰烨现在肯定后悔死救她了,都开始叫她再落一次水了。

柳姨娘给安珺瑶使了个眼色,安珺瑶气冲冲朝谢辰烨道。

“才不是,分明是你在水中想欺负我,我才扎你的,敢做不敢当,算什么男子汉!”

谢辰烨冷视她,“我如何欺负你?”

安珺瑶左右看看,像是不知道怎么接话。

突然朝柳姨娘瘪嘴道:“姨娘,谢辰烨怎么欺负我的?”

柳姨娘吓了一跳,忙接话。

“瑶瑶你如实说便好,老夫人会给你做主的!”

安珺瑶嘴瘪得更厉害了。

“姨娘,你只让我讲谢辰烨欺负我,没告诉我怎么欺负的,这要我怎么说。”

这话一出,老太君脸都黑了,怒视柳姨娘。

站着的谢辰烨也颇为惊讶,未料安珺瑶口出此言。

柳姨娘脸一瞬惨白,心里骂了安珺瑶好几遭,急道。

“瑶瑶,你胡说什么!”

她鲜少这样气急败坏,安珺瑶像是被吓到一样,忙缩到老太君怀里。

“奶奶我没说谎,是姨娘教我的。”

“姨娘说谢辰烨会抢我大哥的世子之位,让我告诉您他唐突我。”

“姨娘说这样您就会把他们母子赶出府。”

“我也不想的,我被人推到水里是二哥救的我,我不想污蔑他的。”

“可我太害怕了,奶奶,我自幼失去母亲,姨娘日日陪在我身边。”

“我信姨娘说的,我不想大哥的世子之位被抢走,我不想被害死。”

安珺瑶说到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瑶瑶不哭不哭,奶奶在你身边,没人害得了你。”

老太君抱紧安珺瑶,敏锐地发现安珺瑶的话。

“瑶瑶,你刚才说你是被人推到湖里的?”

安珺瑶迅速点头。

老太君看向柳姨娘,厉声道:“你不是说瑶瑶是失足落水的吗?”

安珺瑶拽拽老太君的衣服,乖巧道。

“奶奶,您别生姨娘的气,姨娘说担心打草惊蛇,才要暂时瞒下此事。”

老太君周旋后院多年,想事情通透很多。

她摸摸安珺瑶的头发。

“我的瑶瑶真懂事,不管事情如何,奶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她说着狠狠瞪了柳姨娘一眼。

柳姨娘瘫软在地,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倘若只是教唆安珺瑶污蔑谢辰烨,她还有回旋余地。

可现在,竟是让老太君起了调查安珺瑶落水缘由的心思。

安珺瑶到底怎么回事!?

老太君看了眼谢辰烨,疲惫道:“你和瑶瑶先回去。”

安珺瑶知道奶奶这是要查这件事了,没有多留。

她走下来怯生生看着谢辰烨。

“二哥,我们走吧。”

谢辰烨复杂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安珺瑶回头看了看在地上哭诉的柳姨娘。

想起前世的事。

前世安穆侯有扶谢辰烨生母为继室的想法。

柳姨娘妒火攻心,设计叫人推她入水,便是为了陷害谢辰烨。

谋害嫡女的罪名,足以让谢辰烨万劫不复。

也足以让他的生母失去成为侯府新一任女主人的机会。

柳姨娘早在这时候,便把安珺瑶的命算计了进去。

可她未料谢辰烨竟下水救了自己。

安珺瑶后来得知真相悔不当初。

有幸重生,自然要揭破柳姨娘的恶行。

今日若没有害她落水这件事加码。

以柳姨娘的口才怕是能编造出一万条理由表明教她污蔑谢辰烨只为护她周全。

虽毁了多年经验的和善形象,却罪不至死。

但现在老太君对她落水之事起了疑心。

只要查出真相,柳姨娘谋害侯府嫡女的罪名盖在头上,定吃不了兜着走。

安珺瑶没有再想,转身朝谢辰烨追了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