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娘子美翻了

神医娘子美翻了

秦大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医学天才杜若倾,一朝穿越成了杜家最不受宠的毁容嫡长女。原主因为他人的欺负,不仅被毁了容貌,甚至因此而被八皇子退婚。面对这般艰难处境,女人怒了,于是,她开始斗恶母,打渣女,夺回母亲遗产。女人的华丽转变,惊艳了众人的同时,更吸引了某世子的注意!

主角:杜若倾,明羽堂   更新:2022-07-15 22: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若倾,明羽堂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娘子美翻了》,由网络作家“秦大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医学天才杜若倾,一朝穿越成了杜家最不受宠的毁容嫡长女。原主因为他人的欺负,不仅被毁了容貌,甚至因此而被八皇子退婚。面对这般艰难处境,女人怒了,于是,她开始斗恶母,打渣女,夺回母亲遗产。女人的华丽转变,惊艳了众人的同时,更吸引了某世子的注意!

《神医娘子美翻了》精彩片段

杂乱破败的小屋内,一女子躺在房间内破床上,额间伤口鲜血直流,染红了脏乱的床单。

意识不断地传入脑海,杜若倾感觉头上阵痛不已,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金牌毒医,隐世杜家最年轻的家主,前往冰川寻找冰火蝶,居然会遇到雪崩,她被压在了雪山之下。

不过好在她没死。

不然她怕是要被家族那些老家伙笑死了。

她挣扎着起了身,浑身无礼的很,整个屋内寒冷刺骨,寒风吹进这破旧的屋子,让她愣住了。

不是,这是哪里?

屋内的破旧让她简直惊呆了,破旧没有玻璃的窗户,屋内只有一张床,还是吱吱呀呀的响着。

而她自己,身上破烂缝补洗的发白的粉色衣服透着一股子寒酸……

她这是在哪里?

一阵剧烈的头疼,伴随着大脑一阵剧痛,属于原主的记忆犹如电影一样在她脑海中走马观花。

她穿越到跟她同姓同名西楚国相府嫡长女杜若倾的身上。

原主身份尊贵,其母乃是名震天下的镇南大将军,在她八岁那年,母亲因为一次出征受伤,回府养病,引发炎症,撒手而去。

原主自从母亲死后,杜相爷最疼爱的柳大夫人掌管相府,但柳大夫人对她还是很好,衣食住行样样都是最精贵的。

原主母亲死后,留下的那些丫鬟婆子便留在了原主的身边,在加上柳大夫人也格外照看着,本也过的相安无事。

谁知道逐渐那些丫鬟婆子都死了,新添的丫鬟奴大欺主,背地对原主很差,甚至都没有将原主当成是相府的嫡长女。

日子久了,原主这个嫡长女在相府过的连一个的脸的丫鬟都不如。

相府的五小姐杜何欢更是欺负原主,克扣原主的吃食,暗地动手脚对原主动手,原主也曾去找父亲告状,奈何次数多了,反被训斥,只有柳大夫人会帮着她说话,可杜相爷对原主却越发的不耐烦。

那天原主在假山后面游玩,突然被人推下了假山,破了脸,血流不止。

柳大夫人派大夫去看了,也开了药方,送来了不少好药,奈何这张脸还是没能保住,一直都在溃烂,流脓不止。

后来,原主莫名其妙的疯疯癫癫,让人嘲笑,引得杜相爷也不喜欢她,这才让她搬离了主院,来到偏院。

这不是跟八皇子的婚约将至,八皇子嫌隙原主是个傻子,又是一个丑陋不堪的丑八怪。

于是,柳大夫人才打算让原主跟八皇子解除婚约,换成相府的二小姐杜舞媚。

八皇子也喜欢杜舞媚,这才同意解除跟原主的婚姻,换成杜舞媚。

原主气不过,想要出去理论一番,却被五小姐杜何欢的下人打破了额头。

再加上原主身子一直被人下了慢性毒药,这才没挺过来。

就在杜若倾头疼欲裂的时候,破败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

那女子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穿比她还破烂的衣服,面色蜡黄。

那少女见到杜若倾醒了,立刻惊喜万分的走了过去。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奴婢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老天爷终于开眼了!还好小姐您没事!”

杜若倾认识这少女,她就是原主剩下唯一一个伺候她的贴身丫鬟,红玉。

红玉见到杜若倾磕坏的额头,心疼的不得了。

她家小姐真是命苦,一个下人都敢对她家小姐动手了。

一边哭,一边拿出之前的药膏,道,“小姐,您擦擦吧,这是大夫开的药,您额头上的伤可得仔细点,还有大夫说了,您的脸有望能好的,是在不行,奴婢去找江湖郎中,总有神医能治好您的脸。”

杜若倾冷眸盯着红玉手里拿过来的药膏,膏体暗红色,散发着一股子清淡的味道。

这哪里是能治好她额头的良药,倒是希望她额间伤口越发溃烂的毒药。

她们能骗的了红玉,却骗不了她。

倒是真有心啊,不但加了能让她脸更加溃烂的兰玲草,还加了能损害她心智的毒草,让她更加疯癫。

“别哭了,我这张脸会好的。”

她脸上的毒深入骨,就算现在停了这带有剧毒的药膏,就算是有好大夫,也必定是要毁容。

可别人治不了,不代表她不行。

她一个杜家家主,毒医圣女,总不至于治不好自己的脸吧?

杜若倾轻轻抚摸着她手臂的蔷薇花,冷笑着。

更何况,她还有属于她自己的琉璃空间,里面什么珍稀的药材没有?


说话间,听到了门外有响动,红玉赶紧出去。

“桂嬷嬷,您怎么来了,我家小姐正在屋内休息了,敢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红玉实在是怕了这群婆子丫鬟,她们一来,准没好事。

这位桂嬷嬷,乃是柳大夫人身边地位最高的嬷嬷,说话一向都很有威信。

“怎么?我来还得经过你的同意?”桂嬷嬷看向红玉,轻蔑的白了她一眼,不将人放在眼里,“要不是奉命来将大小姐送到苏老王爷府上当妾室,你以为我愿意踏进这鬼地方?”

“苏老王爷府上?”红玉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

“你们两个,将里面那人拉出来,给梳洗梳洗,明日一早就得送到苏老王爷府上了。”桂嬷嬷吩咐完,红玉立刻挡在了前面。

“桂嬷嬷,奴婢求您了,我家小姐可不能送到苏老王爷府上当妾室啊,我家小姐乃是嫡女,这羞辱的事情如何使得?”

红玉说什么都不能让别人将她家小姐带走,今个就是拼死也得护着小姐。

“还当是自己多金贵着呢?”桂嬷嬷扑哧一声笑了,笑的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名声都毁了,又傻又仇,能进入给苏老王爷做妾,那可是她天大的福气。”

红玉顿时就哭了,这怎么行呢?

她决不能让小姐给人家为妾室。

“桂嬷嬷,我绝不能让你将我家小姐带走。”

说完之后,红玉一幅要挡在门前的样子,却反倒是惹怒了桂嬷嬷。

看着红玉如此忠心护主,真是觉得傻透了。

“既然这小蹄子这么没规矩,你们两个将这小蹄子拉下去好好教导一下规矩,免得日后丢了我们相府的脸面。”

说完之后,桂嬷嬷带来的那群人中的两个将红玉强行拖走,下手毫不留情。

紧接着,桂嬷嬷一脚踹开了破烂的门,不耐烦的走了进去,尖锐的声音传出。

“哎呦,我的天啊,你们看看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屋子里这都是什么味?简直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住一个干净的地方。”

桂嬷嬷一边嫌弃屋内的味道,一边嚷嚷着,捏着鼻子走了进来。

身边其余的两个丫鬟也跟着一起捏着鼻子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四周,一边摇头一边踮着脚走。

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果然贱人住的地方,跟猪圈也没什么区别,就应该住在这里。

“桂嬷嬷您说的是啊,这屋子里简直太脏了,狗怕是都不能住在这里,要奴婢说,等明天把人送出去,不如把这里弄成养猪的得了。”

“你别说,还真是。”桂嬷嬷一听,喜上眉梢,又吩咐道,“等明人一走,这事就教给你办,要我说,养头猪还能吃肉呢,这有些人,都不如猪,只会丢脸。”

“桂嬷嬷说的有道理啊,有些人还真是不如畜生。”另一个丫鬟也跟着讨好桂嬷嬷,一边说一边看向杜若倾。

她们自然知道在这个屋子内,应该讨好谁,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还不如她们呢。

桂嬷嬷一向不讲杜若倾放在眼里,如今能压在她头上,自然高兴。

她一个老妈子,比一个嫡女更有气派,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

“我说大小姐,你还不赶紧出来?难不成还等着老婆子我请你吗?你的好日子来了,日后去了苏王府,吃香的喝辣的可不要忘了我们。”

桂嬷嬷说完,看了一眼她身边的两个使唤丫鬟。

那两个人立刻会意,上前来到杜若倾面前,凶神恶煞,带着满脸凶意。


“大小姐,起来吧,跟着我们出去拾到拾到,别让我们为难,在说,能嫁给苏老王爷这也是你的福气。”

杜若倾冷眸看了一眼那丫鬟,反问道,“是吗?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那丫鬟一愣,她们不过是杜家的下人,别说是给苏老王爷为妾,就是陪房也不够资格。

“哦,我忘记了,你们不过是奴婢,猪狗都不如,没有资格。”杜若倾起了身,看着那两个丫鬟。

她俩顿时气得不行,看了一眼冷眼旁观的李嬷嬷,这才怒道,“杜若倾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还是什么高贵的身份?”

这位李嬷嬷按道理其实算是杜若倾的嬷嬷,可人家攀着桂嬷嬷,哪里将杜若倾当成了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桂嬷嬷的狗呢。

这不是,狗腿子的帮着桂嬷嬷教训杜若倾。

“我在怎么样,也是相府的嫡长女,你们算什么?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杜若倾说完,两人顿哈哈大笑,好像她说的是一个什么天大的笑话。

觉得杜若倾真的是疯了,能说出这种话来。

“还以为你是嫡长女呢?你在我们的眼里连条狗都算不上。”其中一人不屑的看着杜若倾。

另一个人就更加放肆了,“你跟她墨迹什么?动手,将她拉出去,到时候给苏老王爷做妾,怕是还不如咱们呢。”

那两个丫鬟说完就要动手,刚刚触碰到杜若倾,就被她猛然捏住了手腕。

一个用力,一个丫鬟的手腕当场就断了。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另一个立刻要去救人,想要在杜若倾手下将人救出来,谁知道也没能触碰到杜若倾,就被杜若倾反手给卸下了一条胳膊。

顿时,一片鬼哭狼嚎从这屋内传出,站在一旁原本看热闹的李嬷嬷简直不敢相信。

这杜若倾是反了天了?

“好你个小贱人,你居然还敢动手?来人啊,将这小贱人给绑起来。”

门外的人赶紧闯了进来,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两个丫鬟。

也是一惊。

这是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小贱人不听话,夫人说了,她若是反抗,不必理会,直接动手拿人。”

李嬷嬷吩咐完,其余的两个力气大的丫鬟这才奉命去抓杜若倾,手里还拎着棍子。

李嬷嬷还在一旁恶狠狠的说着,“给我狠狠地教训这个小贱人,还敢反抗,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你也不看看,整个相府,谁把你当成了大小姐?”

杜若倾冷静的看着冲着她来的两个丫鬟,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这位李嬷嬷能如此说,其余的丫鬟婆子也敢开口就是贱人,可见,她们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现在都敢动手了,几个老不死的刁奴,居然胆敢对她这个嫡长女动手,是不想活了吗?

她一个跆拳道黑带的高手,难不成还能被这几个丫鬟婆子欺负了?

真是好久没有人敢对她动手了,手都生锈了。

眼看着那棍子照着杜若倾的脑袋就打了下来,却被她反手抓住了手腕,接着只见那丫鬟转了一个圈,李嬷嬷也要过来帮忙,一棍子下来,有人当场哀嚎了起来。

“李嬷嬷,你怎么打我啊,哎呦,疼死我了。”

那丫鬟疼的在地上打滚,她的小腿顿时肿了起来。

李嬷嬷当场傻了眼,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是想打杜若倾的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