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景律师婚谋已久

景律师婚谋已久

唐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小夕怎么也没有料到,时隔五年,她与景晨的相遇会是在看守所。她是动手打了私生饭的流量歌手,而他则是公司请来为她辩护的律师,可他却比任何人都了解她的过去,因为曾经的他们,是最亲密无间的夫妻……

主角:林小夕,景晨   更新:2022-07-15 21: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夕,景晨 的女频言情小说《景律师婚谋已久》,由网络作家“唐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小夕怎么也没有料到,时隔五年,她与景晨的相遇会是在看守所。她是动手打了私生饭的流量歌手,而他则是公司请来为她辩护的律师,可他却比任何人都了解她的过去,因为曾经的他们,是最亲密无间的夫妻……

《景律师婚谋已久》精彩片段

林小夕没想到再见景晨时,是在看守所。

她是将私生饭打进医院的流量歌手。

而他则是被经纪公司请来的辩护律师。

审讯室里。

他们隔着一张桌子。

扣在手腕上的手铐冰凉刺骨。

却怎么也抵不过景晨看向她的眼神。

“景晨,好……久不见。”

长久的沉默后,是她先开的口。

景晨依旧好看白皙的手指轻敲着桌面上的案件调查记录,问道:“离婚后,你好像依旧很喜欢打人。”

“对不起。”

林小夕无力的低下头。

出道五年。

知道她过去的人,应该也只有眼前的这位前夫了。

当年她选择抛下他一走了之的时候。

她打死也没想到。

这辈子,居然还能再见面。

景晨冷哼了一声,他俊俏立体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只有一个律师的公事公办。

一份和解方案被丢在她面前,说道:“签字。”

“景晨,我好像不爱你了,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字吧。”

在景晨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

她耳边响起的,却是她自己的声音。

“景晨,你……这些年……”声音有些哽咽,十指交扣的手握的更紧,“还好吗?”

“不好。”

景晨回答的很直白。

“……”林小夕的心碎了。

审讯室里再一次安静下来。

只有笔尖在纸面上划过的沙沙声。

“很好,JS会替你支付全部的赔偿金并控制网上的舆论,但在那之前,你需要和他们续签两年的合同。”

景晨用最平静的声音,宣布对她的“处决”方案。

林小夕“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笔捏断。

她就知道,明明是秘密回国的行程,那个该死的私生饭怎么会忽然跳出来。

一定是陈峰峰那贱人搞的鬼!

在JS熬了五年,眼看着还有一个月就要解约自由的她。

居然又要被控制两年。

这都是什么豆腐渣一样的命运啊!

林小夕用额头触着桌面,一张俏生生的小脸上满是愤恨和无奈。

景晨静静看了她两秒后起身。

他临走前,忽然回头说道:“林小夕,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老天会对你这样的人如此偏爱?”

“……”

林小夕的身子一僵,她强迫自己不要抬头去看他。

可她还是没忍住。

他们四目相对。

他沉黑的瞳孔内,像是有一个能够将人绞碎的漩涡。

她深陷其中。

支离破碎……

咣当!一声,审讯室的铁门关闭。

景晨来去匆匆,他们竟是连好好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这一次,是他把她给丢下了。

林小夕自嘲的笑了笑。

她将手从衣服下伸了进去,尖锐的指甲用力划过肚皮上的一道手术疤痕。

一下又一下。

直到鲜血淋淋。

直到陈峰峰那婊子来接她回家。

车上。

陈峰峰一大男人说话跟个太监似的,劝了她一路。

最后将续约的合同塞进她的包里,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汐,你生来就注定要站在舞台上的,这五年,咱凭良心说,JS有为难你吗?你何必非要激流勇退呢?”

她算是圈内难得的一股清流。

出道五年,青云直上,星路一直很平坦。

也从未出卖自己,讨好过谁。

公司也没有逼她。

当然一开始也遇到过要应付制作人投资人的情况。

可每次他们试图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时候。

都会被她打个半死。

但奇怪的是。

当晚叫嚣着要让她身败名裂,滚出娱乐圈的那些人。

第二日都会莫名失踪。

这样灵异的事件频发久了。

JS一度想要雪葬当时还算是新人的她。

让同期的另外一个练习生代替自己组团出道。

可更疯狂的事,就在雪葬的决定下来的前一天晚上发生了。

几十家广告商找上门。

点名要让她做代言人。

制作人发来的歌单多到眼花缭乱。

JS是开门做生意的。

一个尚未出道,就在圈内拿资源拿到手软的小透明。

哪家公司会放弃?

所以一年后的林小夕,很理所当然的成为世界级的顶流明星。

以歌手的身份单独出道。

一年出了两张专辑。

销量不止一次打破某些大牌歌手的记录。

之后的四年。

她开始自己写歌作曲。

那张名叫《对不起的人是我》的专辑,一共收录了十三首歌。

没人知道那些催人泪下的情歌究竟是她写给谁的。

可唯有林小夕她自己清楚。

这世上唯一能让她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人。

只有景晨!

她二十岁那年不顾一切要嫁的男人。

也是她二十一岁那年抛弃的挚爱。

叮咚。

电梯门应声打开。

楼道里刺眼的光线照得她一时迷了眼。

等到她视线模糊着从电梯内走出来时。

却被一一身酒气的男人用力摁在了墙上。

她以为是来蹲点的私生饭。

几乎是下意识的出拳。

身为业余散打冠军的她,打人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可对方的力气也是大的出奇。

手臂一抬,轻松握住她飞起的拳头。

再反手将她的手锁在了头顶。

动弹不得!

“混蛋,放手,不然我要报警了!”林小夕大吼道。

因为是刚回国的缘故。

公司安排的别墅还没有装修好。

所以只能暂时住在天景湾一号。

毕竟天景湾一号也算丽城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治安什么的都没话说。

但她就像招衰神体质被开挂了一样。

在机场刚打残一个在卫生间偷拍的私生饭。

回家后居然又遇到一个!

林小夕真是快被气疯了。

她另一只没有被桎梏住的手贴着墙面,摸索到柜子里的灭火器。

抡起的灭火器狠狠砸在了男人的脑袋上。

瞬间见血。

而林小夕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再次疯狂的用手中的灭火器攻击踉跄向后的男人。

“去死!你给我去死!去死啊!”完全失控的林小夕声色俱厉的怒吼着。

咣当!

男人飞起一脚,踹掉了她手中的灭火器。

灭火器落地的轰隆声让她原地石化。

她愣愣的低下头,看着手上的血迹斑斑,豆大的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落。

 


脱力的身体贴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无助的缩成一团。
瑟瑟发抖。
男人沉默了一瞬,对她说,“我受伤了。”
“景晨?”
林小夕猛的抬起头,逆光看向投下巨大阴影的男人。
没错。
被她险些打爆头的“私生饭”正是景晨。
他黑色的西服上沾满了鲜血。
林小夕慌忙的从地上站起,她抖的更厉害的手,几次试图抓住景晨的胳膊。
却都该死的失败了!
景晨一把反握住她,清冷的薄唇喷洒着酒气说道:“跟我走。”
输入密码、开门、关门。
直到她被稀里糊涂的拖进自家隔壁的房间后。
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讷讷的问答:“你……你是我邻居?”
“嗯。”
景晨淡淡的回了一个字。
他将她丢在玄关,便径自走进客厅,从电视柜下面拿出药箱。
“过来。”
景晨坐到沙发上,冲她招了招手。
林小夕知道,自己该立刻扭头就跑的。
可她在他面前就是这么没有定力,双腿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
全程低着头,不敢去看那双总是让她心力交瘁的眼睛。
景晨打开药箱,将处理伤口的红药水还有医用棉花塞给她,道:“林小姐,接下来需要做什么,需要我教你吗?”
“我……”
林小夕很局促。
景晨冷笑,“林小姐,当着一个律师的面,你最好不要试图狡辩自己不是故意的。”
幸好他的头够硬。
不然以林小夕的打法,现在他应该脑震荡被送进医院。
林小夕心里贼难受的吸了吸鼻子。
强忍住在眼眶里争先恐后想要来到这个操蛋世界的眼泪。
她磨磨蹭蹭的坐到景晨身边。
手一直在抖。
包扎的过程惨不忍睹。
可景晨愣是一声没吭,额头却蒙了一层冷汗。
“景晨,疼……疼吗?”她问了一句废话。
之后客厅里就安静了。
林小夕蜷起了腿,把脸埋进双膝间,将自己远离景晨后,呜咽的哭了起来,“很疼对不对?阿晨很疼对不对?我真笨,我就是个笨蛋,我是个大笨蛋!”
她突然的转变让景晨眸光更深。
客厅的橙色光线洒在她的头顶,裹住她看起来略有些瘦弱的身子。
一只手伸进衣服下面。
不知道在做什么。
景晨想要看清楚。
她却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嗖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窜了下去。
跑了!
门外走廊里传来隔壁房门一开一合的声响。
景晨捏了捏巨疼无比的额头,苦笑道:“林小夕,我就这么可怕吗?怕到让你不惜一切代价的和我离婚?”
陈峰峰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说,“林小夕,你真是个妖物,专门迷惑男人的妖物。”
正如陈贱人所说。
林小夕是个妖物,是个极端美艳,却该死清纯的妖物。
回国的第一天。
各路通告就疯狂的扑了上来。
次日一早。
一整晚抱着枕头,坐在落地镜前的林小夕就被抓了出去。
保姆车缓慢在人堆里行驶。
JS在丽城的总部早就被记者和粉丝们团团包围。
今天是林小夕进组的日子。
陈峰峰单方面帮她接下一档明星恋爱综艺。
而这也正是她打定主意要和JS解约的原因之一。
可现在她无路可逃。
只能乖乖给陈贱人卖力赚钱。
保姆车经历了“千难万险”后,总算开进地下停车场。
车门一开。
陈峰峰一把将蓬头垢面、不修边幅,黑眼圈比马桶圈都大的林小夕推了下来。
候在停车位上的化妆师和跟组PD手忙脚乱的将这位祖宗接住。
陈贱人没下车,他手上还有几个新人要去处理。
临走前,他放了狠话,警告道:“小汐,好好干,给我多赚点钱,不然我杀了你。”
陈峰峰用粉红色的指甲刀在她眼前比划了两下。
那模样真是奶凶奶凶的。
也只有林小夕能笑得出来。
其他人只觉得恶心。
她就是这样,垃圾会当做宝贝,而宝贝……却成了可以随便丢弃的垃圾……
JS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内。
卢奇峰关了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转而叼着烟,看向坐在正对面的景晨。
他有些无语的问道:“阿晨,五年了吧,还忘不掉?”
景晨没回他。
而是自顾自的抽烟。
以前的景家大少温文尔雅,不抽烟不喝酒,见到谁,脸上都带着最柔和的笑。
可就在五年前,林小夕说走就走后。
景晨就变了。
他学会喝酒,学会抽烟,学会将自己伪装成一块不近人情的石头。
“阿晨,作为你兄弟的我,说句实在话,我是真挺恨林小夕的,她毁了你。”
卢奇峰说完,就叹着气走人了。
景晨掏出钱包,看着夹在里面的一张证件照。
那上面还有民政局的钢印。
女孩笑的灿烂幸福。
……
“赵PD,这边这边,男嘉宾已经准备就绪了,林小姐呢?”
赵坤是林小夕的跟组PD。
赵坤靠在化妆间门口郁闷道:“丢了。”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林小夕不爱耍大牌,但总是会动不动忽然消失。
再出现的时候,她自己也很委屈的解释道:“我好像被外星人给抓走了,什么都不记得。”
她不是撒谎,是真的不记得。
因为她的病,短暂性失忆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身为艺人的她,不能实话实说。
“我去,先导片马上就要开拍了,只有十分钟,赶紧把人找回来啊!”
总导演的小助理直接原地跳脚。
赵坤心里也烦,他挥了挥手,说道:“找了,没找到。”
“监控呢?”
“没有。”
一个大活人说人间蒸发就人间蒸发。
赵坤都开始怀疑林小夕是不是鬼!
而就在一大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冷冽却异常好听的男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景晨穿着男嘉宾统一的运动衫,站在灯光暗影下说道:“我去找。”
“景律师?”
在丽城,也许你不知道地标性建筑物是什么。
但没人不知道景律师是谁!
五年前初露锋芒,一年内迅速席卷整个律师界,成为首屈一指的常胜将军。
他从未输过一场官司。
“我去找林小姐,你们通知总导演,可能需要推迟拍摄一个小时。”
景晨语气平缓的说着。


他的眼睛明明是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可没人能在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剪影。

唯有一层穿不透的雾。

那雾的名字叫……林小夕!

JS大厦的后巷内。

垃圾车正在作业。

司机大爷邋里邋遢的靠在车身上听戏匣子。

“就是在这的啊,怎么会没了呢?怎么会没了?”

一声声急切焦躁的呢喃声从垃圾箱后传来。

老大爷循着声音望去。

只见一穿着昂贵套裙的漂亮姑娘在徒手翻着垃圾。

她眼眶红红的,嘴唇被咬的血肉模糊。

老大爷怕她出事,赶紧上前去拽人,“姑娘,别找了,这里只有垃圾,没啥好东西。”

“阿晨不是垃圾!你给我滚啊!”

林小夕双目赤红的转过身,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老大爷被吓了一跳。

他正准备掏出手机报警。

就见一柔柔弱弱的小丫头,居然搬起垃圾桶就要往自己身上丢。

“啊!”

老大爷失声尖叫,扭头就跑。

可刚到巷口,就被一穿着运动服的男人给拦住了。

他手里被塞了几十张百元大钞,并被要求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切。

老大爷看着手里的钱,连连点头。

“你们这群坏人,把阿晨还给我!”

打发了老大爷。

景晨抬眸看向正在垃圾桶旁发疯的林小夕。

她的手不断在腹部上抓挠。

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歇斯底里。

“够了!林小夕,你是在故意装疯卖傻给我看吗?想让我同情你?”景晨一个健步上前,死死将她摁在了肮脏的墙面上。

一个有洁癖的人,却忘了自己身在怎样一个混乱的环境中。

林小夕这该死的女人总是有这样的本事,让他为她不顾一切!

染上红色的星眸慢慢褪了色。

她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喃喃道:“又……又犯病了吗?”

自从再见到景晨后。

她好像真的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早知如此,当初就算活寡了陈贱人,也不该回国参加什么该死的综艺节目的!

林小夕丧气的耷拉着脑袋,连声叹息着。

砰!

景晨一拳打在她的耳边,怒道:“林小夕,你是在后悔再见到我吗?你就这么讨厌我?”

话音未落,他就后悔了。

他那是什么语气?

是在祈求吗?

祈求这疯女人多看自己几眼,多陪在他身边几个小时?

林小夕也懵了。

她用力推开有些恍惚的景晨,心脏狂跳着溜走了。

若再多和他独处下去。

她真的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去吻他,去说她还爱着他。

只是……她不能爱他!也不配再爱他!

那些秘密,从五年前决定单方面提出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烂在肚子里了。

回化妆间的路上。

她给春春打了电话。

春春是她的主治医生,专攻精神疾病领域。

“Hi,小夕夕,听说你回国了?恭喜啊,你总算鼓起勇气了。”

电话被接通后,春春娇娇嫩嫩的声音从彼端传来。

林小夕脚步微顿了一下,用手捂住嘴巴,压低声音说道:“我情况有些不好,明天之前,你来丽城,咱们必须见一面。”

五年来,在春春的治疗下。

她知道自己无法痊愈。

可也很少会二十四小时之内犯两次病!

“你见到景晨了?”

春春轻快的语气沉了下来。

寂静了一刹,她“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春春一句话没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

一张机票订购成功的短信发送到了她的手机里。

下面附带一个愤怒的表情,外加一句——你报销!

……

先导片因为林小夕无故失踪,整整推迟了一个小时。

等她赶到录影棚的时候。

男嘉宾们都是素人,顾忌着形象,也没多说什么。

可圈子里的几个女明星就有些不痛快了。

尤其是紫幽幽。

她就是当年代替林小夕组团出道的练习生。

当初紫幽幽还幸灾乐祸的对林小夕说,“小夕,看见没,这就是实力,你技不如人,就等着看我大红大紫吧!”

可四年过去了。

林小夕以个人歌手的身份出道,红遍全球。

而紫幽幽的团队解散。

她这个半红不紫的小idol一直不上不下的在圈子里混日子。

紫幽幽别提有多羡慕林小夕了。

甚至还因为嫉妒羡慕恨,有事没事,只要一有机会就要和她过不去。

“总导演,都迟到一个小时了,她林小夕是把自己当做天王天后了吗?不过就得了几个最佳歌手奖而已,尾巴都快翘到天上了!”

紫幽幽一带头。

其余几个女演员也愤愤不平的抱怨着。

总导演心里也挺不爽的。

他正要开口去训赵坤时,录影棚外的大门被用力推开。

林小夕提着裙角,踩着七八寸高的高跟鞋,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进来。

紫幽幽看着她,嗤笑道:“简直就是个神经病,真不知道那些粉丝喜欢她什么!”

粉丝喜欢的,自然是她作词写歌的能力。

还有她独一无二的梦幻嗓音。

当然这些老天爷赏赐的能力和天赋,紫幽幽这等庸俗之辈自是看不出来。

而他呢?

坐在男嘉宾席上的景晨也在想着紫幽幽刚才那个问题。

他为什么被离婚后,还在执着于那个一无是处,还总是爱发疯的林小夕?

答案是:没有答案!

总导演蹙眉道:“行了,人都到齐了,今天的先导片是在棚内拍,晚上我们就要坐车去山里拍外景,时间紧迫,速度速度!”

因为是明星与素人的恋爱综艺。

先导片实际就是初期分组。

两两一对,进行为期七天的交往。

七天后,若是互相对对方都有feel,就继续相处。

牵手不成功的,则进行重新分配。

而像是这种凹人设的商业综艺,基本上节目组都会制定严格的脚本。

艺人和素人们只需要按照脚本上的内容演出来就行。

陈峰峰知道她清心寡欲,男人与狗勿近。

所以事先就和节目组协商好。

他们家林小姐最后肯定是要牵手不成功的。

分配给她的男嘉宾最好也不要太油腻,全程都要保持一定距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