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难绣仙缘

难绣仙缘

初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汐颜暗恋自己的大师兄许多年了,一次意外,他们两个发生了关系,后来他承诺娶自己,那个时候她满怀欢喜,就等着嫁人!只是当她忙着缝制嫁衣的时候,听到了大师兄要娶别人为妻的消息……大婚的当天,妖族进犯,汐颜的身世也一点点的被揭开,可心中惦念的人仍旧不该,为了救醒他的心上人,她不惜与大师兄站在对立面。

主角:汐颜,苍澜   更新:2022-07-15 2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汐颜,苍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难绣仙缘》,由网络作家“初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汐颜暗恋自己的大师兄许多年了,一次意外,他们两个发生了关系,后来他承诺娶自己,那个时候她满怀欢喜,就等着嫁人!只是当她忙着缝制嫁衣的时候,听到了大师兄要娶别人为妻的消息……大婚的当天,妖族进犯,汐颜的身世也一点点的被揭开,可心中惦念的人仍旧不该,为了救醒他的心上人,她不惜与大师兄站在对立面。

《难绣仙缘》精彩片段

我原本不爱他,可他说要娶我,于是我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故事还要从我是蓬莱仙岛的一名普通弟子开始说起。

那一年,所有到了年纪的弟子,都需要出岛历练。

这是我第一次出岛历练,原本是很寻常的事。但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变得不同。

他是苍澜,是蓬莱仙岛的大师兄。

那一日,微风拂过百花,阳光倾城而下。。

我正随着人群移动,便听到耳边一声惊呼,我抬头看向天边。便见一人脚踏仙剑,穿着天蓝色的长衫,墨色的长发在风中张扬。

只见他从长剑上飘然而下,我这才看清他的面容。剑眉星目,高挺的鼻子,薄唇轻轻抿着。

我看向他,心中说不清什么情绪。有一点的心动,但更多的是羡慕。

这世上如果有天之骄子,那便一定有天之骄女。

我们这一队,前脚来了一个仙岛内门大弟子苍澜,后脚又来了岛主之女月辞。

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带队长老的身边,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我看这他们,觉得一个是天上的太阳,一个是天上的月亮。

我随着众人上了飞行法器,之后我便被人挤到了人群最后。像极了我在蓬莱仙岛的这十八年的地位。

我正胡思乱想着,便听到长老大喊。

“是妖族,速速备战!”

妖族?我瞪大了双眼,这也运气太好了吧!才出山岛不过半日,便遇上了妖族了!

“摆阵,稳住法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到苍澜有条不紊的安排。

但很显然,对方有备而来。加上我方来不及反应。

不一会儿整个飞行法器就开始晃动。

随后,一股强大的灵力打在了飞行法器上。

彼时,我站在船尾,那巨大的晃动,直接让我一个踉跄,从船上摔了下去。

在我惊恐的目光中,苍澜飞身而来,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小师妹,小心。”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

那一刻,我居然感觉有一丝光,照进了我灰暗的生活中。

我还来不及想什么,身后的飞行器,便在空中炸开。

“苍澜师兄,飞行法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皱了皱眉,随后召唤出仙剑,将我扯上。

“不过是一法器,没什么大不了。”

他刚说完,便有一团红雾在半空中朝我们袭击而来。

今日出门,肯定是没看好黄历,一劫跟着一劫的。

那红雾过后,我被扫下仙剑,从半空摔下来。好在刚才苍澜师兄带着我,已经降低不不少的高度,这才摔在地上没有半死不残。

我茫然的看着四周,终于意识到一件事。

我和同门走散了,而且就在刚刚,大师兄被妖怪抓走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是个魅妖!

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去找同门,第二条就是去找师兄。

我陷入了纠结中,同门聚到一起,有长老守护,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但刚刚如果不是师兄飞身相救,我现在说不定变成了一滩肉泥了。

大师兄,我来救你了,你一定要保住清白。不能让女妖得逞!

那时候可能是不知者无惧吧,我凭着一股保住大师兄美色,呸,拯救大师兄的心情出发了。

我拿出追踪用的蝴蝶,让它们轻嗅我身上残留的味道。

那些蝴蝶就随着大师兄的气息,开始给我的带路。

我翻山越岭,终于在一处山洞中,找到了大师兄苍澜。

我到的时候,苍澜挥动仙剑,斩杀了那身姿妖娆的女妖。随后,他也跟着倒下去。

我快步上前,一边扶住他,一边喊着,“大师兄,大师兄,你醒醒。”

黑暗的山洞中,我拿出夜明珠照亮他脸颊。只见他双目紧闭,面露痛苦,双颊都是不正常的红晕。

他感觉到了人靠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我倒在了他的怀中。

我察觉到了不对劲,心中升起了巨大的不安,我想要逃离这里。

“大师兄,你清醒一下,”我拼命喊他。

苍澜似乎有了一丝理智,他哆哆嗦嗦的开口,“师妹,得罪了,我会娶你的。”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那人的双手就开始扒我身上的衣服。这下子,我在反应迟钝,我也懂了!

我拼命的推开他,却是推不开。

我想起他是因为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心中又开始纠结了。如果不解毒,他会死!全身筋脉逆流,七窍流血而亡。

他会成为整个仙界的笑话。

就在我这一犹豫的时候,他已经将我身上的衣服全部扯下来。

“大师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紧紧抓住他的手。

他气息顿了顿,接着说道,“小师妹。”

行吧,既然跑不了了,加上对方因为救自己而变成这样的,最后对方还愿意娶自己。

于是,我变放弃了挣扎。

一响贪欢,我的心态也开始变了。从压制自己的喜欢,到现在肆无忌惮的打量眼前的人。

他是天之骄子,是天上的骄阳。是我这样平凡的人,高不可攀的存在。

眼前这个人,我一直都喜欢。但明白两个人的差距,这才让自己未曾和其他人那般。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胡思乱想着。

而我身边的那个人,双目紧闭,眉头紧缩,似有说不出来的心思。

我看着他,右手即将放到他的额头上。

这时,门外传来动静,我转头恋恋不舍的看向,未曾清醒的苍澜,为他布下结界。

我隐藏了身形,向着山洞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向着既然出来,那就巡查一圈,确保一下这里的安全。

我小心翼翼的在周围巡查了一大圈,走到最外围的时候,我正要松一口气。

却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在眼前一晃而过。

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我吓得不敢动,不敢出声。

但那红色身影显然没有打算放过我,这一次我看到他向我走来。

我拼命告诉自己,我还在隐身中,对方不一定发现我。

谁知道对方轻笑一声,他靠近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这是那家的小仙姑,长得这般俊俏。不如和我回妖界?”

我的样貌在仙界算是排的上号的,眉间一点朱砂,让人见之不忘。

但在这个实力为上的仙界,我的样貌除了招来了一些苍蝇,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

“仙妖不两立,阁下还是不要枉费心思了。”对方都这般了,我也装不下去了。

解开了我的隐身仙诀,我脚下用力,后仰倒退数米。我站在他面前,对着他拔剑相向。

对方能一眼看出我的隐身诀,他的实力一定在我之上,我硬着头皮冷眼看他。

却见对方拿着折扇,笑的花枝乱颤,精致的眉眼,邪气肆意横生。他如同一株开到极致的牡丹花,世上论美艳,无人能极。

“小仙姑,我同你玩笑。你放松点,不要这般一本正经的。多无趣啊。”对方手上的折扇,轻轻的在手心敲了一下,“对了,本尊叫龙源,你什么?”

“凭什么告诉你?”我握紧了长剑,不服输的反问。

“告诉本尊,本尊就放你走。”龙源继续挥动扇子,“你自己考虑。”

“我叫汐颜,”我纵使心有不甘,但在实力面前,还是妥协了。

我刚说完,龙源的身形便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好看的小仙姑,我们还会再见的。”

容源走后,我折身回去找苍澜,却没有在山洞中找到他。

整个山洞没有一丝打动的痕迹,难道是他自己伤好走了?

我思虑再三,还是打算先去说好的历练地方集合。

我压下全部的心思,成功的完成了任务,便匆匆往蓬莱仙岛赶。

到了岛上,我忙不迭的就去找苍澜。

却听到苍澜一早就闭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我心想,人没事便行。剩下来的日子,我一边数着日子,等大师兄出关,一边学着世俗界的女子,开始亲手缝制我的红色嫁衣。

那一针一线在红色绸缎上渐渐成型,如同我多年来,一点点的喜欢慢慢浮现出水面。

我欢欢喜喜的等待着,日日夜夜的思念着这个人。

想着他出关的那天,和全天下人说,他要娶我。

可没想到三个月后,我等来的却是,他要娶岛主之女月辞为妻的消息。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满眼的不敢置信。

苍澜说过的,他会负责的,他会娶我为妻的。

他从来都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不管真假,我都要去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儿。

蓬莱仙岛内,寻常弟子和那些天之骄子,总归有些不同的。

我来到了苍澜的住处,却被人拦在山脚下。

我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山峰,刚想要和那人说话,那人却看向我身后。

我转身看向身后,却见一窈窕身影悄然而至。

“月师姐好。”我轻声开口,我不大愿意看到她。

特别是在苍澜的住处见到她!

月辞像是没有看到我的强烈疏远,反而弯起了一抹笑意。


“汐颜师妹,可有空到我哪里坐坐。我有事找你。”月辞温柔的声音响起来。

我皱了皱眉,早没事晚没事,偏偏等到我来找苍澜了。她有事了!

我心中泛起了一丝厌恶,但想到,人家是岛主之女。我一个小小的弟子,拿什么和人家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行,就现在吧。”月辞找我这件事,我总觉得没什么好事。

但该来的,总是要面对的。

月辞见我妥协,笑容越发的温柔了。

她召唤出仙剑,对我说,“一并吧。”

我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召唤出自己的仙剑。

月辞也不气恼,转身便朝着自己住处而去。

她回自己的山峰,直接便驱使仙剑进入山顶,无人拦她。

而我跟着她,也不必要先到山脚,在上来。

月辞将所有人遣散,带我到了莲花池边。

我和她面对面坐在凉亭中,她动手泡起了花茶。

月辞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派的让人赏心悦目。

我此时却无心欣赏,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给了我强大的危机感。

“汐颜师妹,你喜欢苍澜师兄。”月辞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敞开山门说亮话。

我看向她的目光,我对着她点了点头,“是。”

如果是从前,我一定矢口否认,假装从未心动过。

但如今,我的心念已起,在难遏制。

“汐颜师妹,我和师兄马上就要成婚了。”月辞淡淡的声音,我却听出了炫耀的意思。

“我希望你,你不要给师兄造成困扰。如你这般喜欢师兄的女弟子,也不少。你们的无用喜欢,只会让他觉得心烦。”

月辞毫不客气的贬低我的喜欢。

“师姐,我只想知道师兄的意思。他曾同我说,他要娶我。”我坚定的看向她。

突然,她就笑了,笑的那般的讽刺。

“真是给脸不要脸!”月辞的眼神充满了怜悯,“我原本想要你知难而退。你却偏偏不识我好意。”

“一个低贱的半妖,也配说喜欢?”

“一个恶心的半妖,也敢肖想天上的太阳?”

“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月辞厌恶的眼神,伴随着一句句的羞辱的话。看我的眼神,像极了看到这世上最恶心的东西。

“什么半妖?”我呆愣在原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仙和妖之子,乃是半妖。半妖最为低贱,每一个半妖的腰间都有记号。”

“你若是不信,你便自行回去瞧瞧,”月辞优雅的拿起茶杯,连看都不愿,多看我一眼。

“师妹,我劝你,夹紧尾巴做人。隐藏好身份,不要连累到师兄,更不要连累到师门。否则,休怪我不顾同门情谊。”

月辞眼神冷冽,我丝毫不怀疑她眼中的杀意。

但那又如何?

“多谢师姐教诲,虽然不知道师姐说的,有几分真假。但我这个人,不到绝路绝不死心。”说完,我便不给月辞反应的机会。

快速召唤出仙剑,化作一道流星朝着苍澜的住处而去。

月辞看着快速离去的背影,恨不得召唤出仙剑,直接给她捅出一个窟窿。

她看着汐颜消失的方向,便知道她想要干嘛,只好紧追而上。

而我,逃出了那方天地,便知道月辞会追来。

机会只有一次。

如果这次不问清楚,接下来月辞不会给她任何机会。等到月辞卸下防备时,他们早已成婚,到时候再问也没有了意义。

我拼尽全力赶过去,就如同岸上的鱼垂死挣扎,只求那一线生机。

我不顾阻拦,凭着这着一股子狠劲冲进了山巅。

守山的同门估计也没有料到这种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苍澜的面前。

“师兄,”我轻声呼他。

他站在竹子下收起长剑,抬眼看我,眼中满是陌生和冷淡。

今日他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衫,几乎和身后的竹林融为一体。

“小师妹,到底是何事,让你擅闯此地?”苍澜的声音中,满是质问。

我看这眼前全然陌生的他,艰难开口。

“师兄你还记得你曾许下承诺,要娶我为妻?”

“我不曾记得这事,难道是师妹记错了?”他面有疑惑的看着我。

一副你认错了人的样子,让我一时间僵在原地。

不记得?为什么不记得?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假装不记得?

我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但很快冷静下来。眼下不是胡思乱想的时机。于是,我便继续开口询问。

“师兄,你还记得当日我救过你? ”

“何时?师妹确定你口中的人,真的是我吗?”苍澜的声音中带上了不耐烦。

“何况我此生唯一次遇难,也是月儿救的我。”

月儿?月辞!

我怔了怔心中涌上不好的预感。我感觉我好像一下子触摸到了真相。

所有的关键都在月辞身上,只有她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兄,不是这样的。救你的人是我。”我着急的开口,想要告诉苍澜真相。

但苍澜看着我疯疯癫癫的样子,紧蹙了眉头,很明显他不想听我继续说下去。

“小师妹,既然问完了。我们该算一下,你这擅闯的事情了。”苍澜打断我的话,直接对我做出了处罚。

“汐颜师妹擅闯青松殿,罚面壁三月,另仗打一百仙棍。”他薄唇轻启,冰冷的下达命令。

我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我不明白,那个能不顾一切救我的师兄,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冲上前,抓住他的衣角。

“师兄,你认错人了,这一切都是月辞布下的局。你一定要去查清楚真相。”我双目含泪,祈求他能听进去。

我刚说完,月辞已经飞身而来。

她目含慈悲怜悯,对着我说,“师妹,你莫不是病糊涂了。到师兄这里来胡言乱语了。师妹,你随我回去吧。”

月辞一边温柔的劝解,一边暗自封了我的哑穴。

“月儿,她都这般诬陷你了。你还替她说话。”看到月辞,苍澜的眉目舒展,少了那一丝不耐烦。

我看着他们两个眉目传情,宛如璧人。

我想要说话,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但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忍不住召唤出长剑。

还没有等我动手,手中的长剑便寸寸化为碎片。

“还不带她下去,”苍澜直接封锁了我的灵力,对着守山的师兄弟喊道。

接着我毫无反手之力的被拉下去,一百仙棍打在我身上。

我的眼泪不断的滑落,说不出来是因为心痛还身体痛。

或许是因为我得罪的这两个人,都大有来头。

动手的人没有丝毫的留情,甚至于还加重了刑罚。

我疼的说不出来话,也没有灵力护持。

等一百仙棍结束,我已经剩下一口气了。

以往别人被打完这一百仙棍,还能自己回去。

到了我这里,只能任由别人抬回去。

我浑浑噩噩的睡着,分不清日夜。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喉咙也干的几乎冒烟。

没有人给我喂水喝,也没有人给上药。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在这里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叹息。

“小可怜,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那人声音中满满的都是怜惜。

接着,我便感觉有水进入了我的口中。

在过了一会儿,我口中被塞入了一颗药丸。

苦涩的味道在我口腔中炸开,一道道的灵力开始修复我的伤口。

过了一会儿,我才有气无力的睁开双眼。

龙源双眼含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蛋,“你醒了。”

我眨了眨眼睛,表示应答。

“真是可怜,当初喊你跟我走,你又不乐意。”龙源叹息一声,“跟我走,虽然说不上好日子。但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我,”我缓过来,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当时,他一个妖族,我一个仙族。我跟他走,就等同于背弃了仙族。会被所有仙族中人追杀。

何况那时,我还有等着我的大师兄。

现在落到这幅田地,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谢谢,”千言万语最后都化为了一声感谢。

“那道是不必,”龙源笑呵呵的开口,“你要是真的感谢,那便以身相许。也不枉费,我费劲心思来救你一遭。”

我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幻听。

“莫开玩笑,你早点走吧。免得被人发现了。到时候,你脱身都难了。”我推了推他。

龙源却是弯起嘴角,“既然你关心我,我自然是爱惜自己的。你好好照顾自己,等着看我给你报仇雪恨。”

“我没事,你不要做傻事。这里可是蓬莱仙岛,在仙界扎根千年。岂是寻常人能撼动的。”我忍不住开口。

“小美人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下次我会光明正大的带你走,”龙源说完,便消失不见。

我劝解的话才说了一半,龙源便消失在了原地。

或许,这就是仙和妖的区别吧。

妖族风风火火,想做什么就坐什么。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也没有那么多的深思熟虑。

他走以后,我想到那日月辞对我说的话。


她说,我是一个半妖?

这怎么可能?如果我是半妖,这千年势力蓬莱仙岛会容许一个半妖,在岛上晃悠?

但月辞言辞切切,几乎认定了我是半妖。

我皱了皱眉头,这些年洗澡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自己腰间有什么印记。

为了能让自己彻底安心,我忍着痛苦,掀开了自己的衣服。

我看向自己的腰间,一只展翅欲飞的红色飞鸟出现在上面。

怔在原地,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

我的双手开始颤抖,后来整个人都开始轻微颤抖。

我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妖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半妖。

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妖纹上作假,何况每一个妖的妖纹都不一样。

我哆哆嗦嗦的拉下衣服,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谜团中。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在蓬莱仙岛当一名普通弟子。我只知道同门,却从来都不知道我父母是谁,我又是怎么来的蓬莱仙岛。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看不明白。

点花火石间,我想到了一个人。月辞!

她点破了我的身份,她应该知道我是谁,我的来历。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从床上爬起来,一点点的走到房门口。

我开始拼命的敲打房门。

“我要见月辞师姐,让我见见她。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我拼命的呼喊。

“月辞师姐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见她!还不快闭嘴,否则不要怪我们不客气。”黑暗中,守卫冷声呵斥。

我无视他的威胁,继续拍打着大门。

那守卫有些受不了了,进来拿着鞭子抽了我几下。

随后便离开了,之后我也没胆子在吵闹。

重伤刚缓过来一口气,这又多了新伤口。

我艰难的躺回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又感觉到了昏昏沉沉。

一个月后,我的精气神好了不少。便听到外面,仙乐不断,人声喧闹。

我能感觉到,外面的场景应该和岛中盛会是差不多。

近日岛中没有盛会,外面那般热闹应该是大师兄苍澜和月辞的大婚吧。

我眼中有些暗淡,我现在连出去都困难。更不要说去抢婚这种事情了。

这些日子,这要我闹腾,就会少不了一顿毒打。我也学会了不吵不闹,等待日子过去。

蓬莱仙岛,仙鹤齐飞,无数的鲜花从半空倾泻而下。

空中是沁人心脾的香味,耳边是阵阵仙乐。

无数和蓬莱仙岛结交的仙人,从四海八荒而来。

今日不仅仅是蓬莱仙岛最为看中弟子的婚礼,还是岛主之女的婚礼。两位在岛中举足轻重的人,如今结为仙侣,自然有不少人过来道贺。

苍澜穿着一身红衣,站在岛主身边,笑着迎接来玩宾客。

岛主对这个女婿十分的满意,“澜儿,以后月儿就交给你了。以后这偌大的蓬莱仙岛,也要交给你了。有你在,我也就放心了。”

岛主摸了摸胡子,对这个女婿是万分的满意。

“岛主,我会照顾好月儿的。”苍澜眼神坚定的看向岛主。

“还叫岛主?”

翁婿两其乐融融,看在一众仙友眼里,心中各自有了打算。

很快吉时到了,苍澜和月辞两人,握紧红绸缎,从门口一步步的走向大殿。

岛主坐在上位,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新人拜天地。”这仙界的婚礼也和世俗界一样。

天地生万物,他们修仙之人更加敬重。

其次便看那位长辈位高权重,有实力有话语权。那这二拜,就是拜的这位长辈。

最后,便是夫妻对拜。

苍澜和月辞刚拜下,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月辞和苍澜身上。

他们对着大殿外拜下,站起身子,目光落在了大殿外。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柄魔气四溢的铁链,在所有的目光中,变得巨大无比,直直的抽在了蓬莱仙岛的仙罩上。

所有宾客在那一刻,瞳孔紧缩。

有认为不自量力来找麻烦的。

也有觉得仙罩不可能破的。

也有觉得在劫难逃的。

就在众人的猜想中,蓬莱仙岛的保护仙罩,寸寸碎裂,化为灵光消失在了空中。

仙罩一碎裂,所有人都慌乱了起来。

曾经有过仙界惨案,妖族来袭,屠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次,对方来势汹汹,还专门找对方大喜的日子来。这架势,绝对不像是要善了的样子。

“今日,蓬莱仙岛大喜,龙源应当奉上贺礼。”黑色的锁链化为一道流光,落在了红衣男子手中。

“岛主,本尊就拿在场,除却蓬莱仙岛以外所有仙友的人头,为令爱送上贺礼,这贺礼不错吧。”

月辞看到龙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炸锅了。

甚至于有人怀疑蓬莱仙岛是否和妖族勾结,诓他们入局。然后将他们这些人全部诛杀在这里。

“岛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岛主,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岛主,你难道不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吗?”

岛主被吵有些头疼,他也不知道这妖怪抽了什么疯。

苍澜见岛主被那些人缠住,只好上前一步,“不知阁下何人,但我蓬莱仙岛和妖族素不来往,更加是和妖族势不两立。我蓬莱仙岛曾立誓,天下妖族当诛!”

“阁下,不必再次挑拨蓬莱仙岛和各位仙友的情谊。虽不知道阁下前来何为,但阁下其心可诛!”

字字句句,浩气凛然。

不过寥寥数语,便安抚了在场仙人的心。

他们突然意识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和蓬莱仙岛才是一路人。怎么能听着妖族胡言乱语?

一下子,所有人都清醒了。

龙源笑嘻嘻的拍了拍手,“不愧是仙岛大弟子,岛主的得意女婿。”

夸着夸着,龙源话风一转,“但那又如何,我说的仙,都得死。”

说完,他手中的黑色锁链迎风而长。向着众人横扫过去。

待到那锁链到了面前,才被人认出来。

“缚神。”

上古凶煞兵器,与那些神器一并在榜上有名。

那些灵力深厚的,或者有法宝的,都能逃过一劫。在缚神扫到之前,躲到远处。

留下那些一无是处的仙人,直接被当场抽死。

妖便是妖,不会因为鲜血就手下留情。不会因为有人求饶就手软。

龙源出手狠辣,绝不留情。

所到之处,残肢横飞,房屋倒下大半。

那倒下来的房屋中,刚好有我的房屋。

那锁链扫过,打破了禁锢,也扫走了一整个屋顶。被困月余的我,终于得见阳光。

原本这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眼下我出来的时机,很明显,非常的不对头。

我一出来,就看到龙源大杀特杀。

岛主和岛上的诸位真人,正在拼尽全力对抗。

啊,这?好家伙!你说给我报仇,还来真的啊。

这排场也太大了吧!

还有,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这战斗力也太剽悍了吧!

我抬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残垣断壁。

我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要去那边。

一边是我的同门,往日里虽然对我很差劲,但至少生活了多年。

一边是我的救命恩人,他风风火火地来给我报仇,但他是妖族。如果我现在过去,身份一定会被曝光。我平静的生活就会被打乱。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有什么表现。

但龙源身后的小妖,已经加入了战斗中。

那些小妖见我傻乎乎的站着,都朝我扑过来。

我一边运用起灵力,一边快速躲避。

半空中,岛主用尽全部力气,依旧不敌龙源。

他抬眼看向月辞,满眼慈爱,“月儿,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随后,他又看向苍澜,“澜儿拜托你了,接剑。”

说完,他把自己手上的上古神剑破魇抛给了苍澜。

苍澜和月辞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便凝聚起全部的灵力。朝着龙源猛地撞过去。

在月辞撕心裂肺的哭喊中,蓬莱仙岛岛主化为漫天血雨。

“爹,不要抛下女儿啊。”月辞哭的肝肠寸断,但却无一人安抚她。

眼下大敌当前,生死难料。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不是自己呢?

哪里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的伤心难过?

破魇到了苍澜手中,苍澜觉得十分的顺手。

哪怕现在,他的实力还不够看。可有破魇相助,实力也是大涨。

这边龙源受了点小伤,他看到苍澜不怕死的冲上来。

手下也没有客气。

龙源毕竟是比苍澜多了一些岁月在身上,不一会儿就占了上风。

很快,苍澜就被打落云端。

缚神也紧随而来,千钧一发,一个人影挡在了苍澜身前。

那个人就是我!

先前,我被逼到了苍澜身侧。还没有来得及走开,就被一道力量推了过来。

我感觉身后有一双如同利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不用想,那个人定然是月辞!

我吐了大口鲜血,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

龙源见抽中了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随后,他看向了始作俑者,别人没有看清楚,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龙源使出全部力气拍向月辞,那力道到了月辞面前,就被苍澜拦下大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