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豪门千金

重生之豪门千金

小小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乔雅信了狗男女的鬼话,人生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害了自己也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重活一世,乔雅发誓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成功考上禁欲系大佬这座大山,也如愿的听到渣男叫自己小婶婶……这一世还真的是身在暗处仇好报。

主角:乔雅,顾墨寒   更新:2022-07-15 21: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雅,顾墨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豪门千金》,由网络作家“小小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乔雅信了狗男女的鬼话,人生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害了自己也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重活一世,乔雅发誓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成功考上禁欲系大佬这座大山,也如愿的听到渣男叫自己小婶婶……这一世还真的是身在暗处仇好报。

《重生之豪门千金》精彩片段

“乔雅已经被关在这里三天水米未进了。”

“她肯说出密码了吗?”

“没有——”

听着门外传来的话语声,躺在床上的女人微微一动,只见她蓬头垢面,形容枯槁,哪里还有先前明媚张扬乔家大小姐的形象。

乔雅木楞楞的看着天花板,眼窝深陷,如同镶嵌两颗灰色的珠子,死气沉沉,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从她父亲乔建国去世后,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堂堂乔家大小姐,却被人囚禁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如同折断翅膀的飞鸟。

“我已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一分钱你也别想拿到……”

脑海里仿佛还回荡着乔建国绝情的话语。

“砰!”

紧闭的大门被人打开,传来一道柔美的嗓音,“我的好姐姐,妹妹来看你了。”

走进来的乔思还有顾振宇亲密无间,男俊女美,宛如一对璧人,可他们一个是她的继妹,还有一个却是她的丈夫!

本该是最亲密的人却联手背叛了她!甚至还把她禁锢在这里。

“我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乔思笑容里满是恶意,把手上的文件夹摔在她脸上。

“真不知道那个老东西在想什么,最后还是把财产给了你。”

文件夹里面赫然是份遗嘱,继承人那一栏,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乔雅”!

想起乔建国临终前失望透顶的眼神,还有那绝情的话语,乔雅知道乔建国最后还是疼她的,顿时泣不成声,“父亲.……”

乔思看着乔雅伤心欲绝的模样,只觉得大快人心,乔家大小姐又能如何,到头来乔家一切都会落在她手上。

就连乔雅的老公也是如此。

“老东西到死都还念着你,刀子嘴豆腐心,而你是怎么对待他的?”

她语气一顿,勾了勾唇角道,眼神里满是恶毒的光芒,“你这个好女儿竟然签字放弃治疗。”

乔雅瞳孔一缩,捂住耳朵疯狂的摇头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如果言语能够杀人,只怕她现在已经万箭穿心。

无法言喻的悔恨涌上心头,可是乔思的声音就像是拿着一柄刀,精准的扎进心脏,“是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这句话如同魔音穿耳,徘徊在身边挥之不去,乔雅的心仿佛破了个大洞,在那里呼呼透着风。

“密码只有你知道,识相点的话就把密码说出来,否则你就在这里呆一辈子!”

看着两人手挽手的离开,浑浊的泪顺着脸颊滑落。

可恨她识人不清,引狼入室不说,还亲手把最爱自己的人推向地狱。

乔雅挣扎着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苍白好似女鬼的脸庞,露出一个凄艳的笑容。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血色的液体染红了清澈的鱼缸,如同玫瑰花般绽放。

为了逼迫她就范,乔思和顾振宇将她囚禁,甚至百般折磨,可是又能如何,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这对狗男女得逞。

“爸爸,不孝女乔雅这就来陪你了.……”

若是有下辈子,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雅雅——是爸爸错了,你开门吃点东西好不好。”

迷糊中,乔雅仿佛听到了父亲乔建国的声音,还以为出现了幻听,都说将死之人,能够看到灵魂,莫非这是真的。

她猛地睁开眼睛,脱口而出道:“爸爸是你来接我了么!”

映入眼帘的却是极为眼熟的场景,好像是在她的卧室里,“我怎么会在这。”

乔雅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不经意间看到了镜子当中的画面,整个人像是触电似的,她被囚禁期间,水米未进,蓬头垢面,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可眼前妆容精致、天真无邪的不是她自己又是谁。

乔雅摸了摸脸庞,不可置信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瞳孔微缩,她这是重生了!

见门内似乎没有动静,乔建国的声音更加低三下气,“雅雅不要和身体过不去,只要你吃饭,咱们一切都好商量。”

乔雅想起来,这时候应该是她绝食反抗嫁给顾墨寒的第三天,实际上并没有绝食,晚上乔思都会偷偷那东西给她吃。

目的就是为了做戏威胁乔建国。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一阵懊悔,当初怎么就那么蠢,听信了这母女俩的话,她们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雅雅你说句话,不要吓爸爸,只要你吃饭,不愿意嫁,那咱们就不嫁.……”

乔建国的声音带了几分哀求,拉回了乔雅的思绪。

“吱呀——”

房间门被乔雅打开,乔建国不由得露出欣喜的笑容,“太好了,雅雅你终于肯出来了。”

看着眼前慈祥和蔼的面容,乔雅眼眶一红,爸爸还没有死,一切都还来得及。

前世的自己那么忤逆不孝,把爸爸气的都要断绝关系,可是到了最后还是默默给她留了财产,想到这里乔雅只觉得心中酸涩的厉害。

她一把扑了过去,“父亲我愿意嫁,我现在就要去吃好吃的。”

乔建国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先前乔雅还为此事对他没有好脸色,如今却像是许久未见似的,变得这么粘人。

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乔雅已经许久没有这么亲昵过,他顿时笑的合不拢嘴,“好,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父女俩坐在餐桌上,乔雅吃一口就要看乔建国一眼,生怕眼前的都是幻境,弄的乔建国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怎么我的脸上脏了吗?”

乔雅摇了摇头,眼泪却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乔建国顿时慌了神,摸了摸她的头道:“乖囡不哭,你真的不愿意嫁的话,这个娃娃亲就作废了,没关系的。”

乔雅哽咽开口道:“我仰慕顾墨寒很久了,没有不愿意嫁。”

听到这里乔建国露出疑惑的表情,“那你先前怎么如此。”

“那是因为乔思说父亲想用我换取利益,我以为父亲根本不爱我,所以才——”

乔雅忸怩的开口,低垂着眼,露出一副小女家娇羞的神态,只是目光当中有层薄冰缓缓凝聚。

“现在我想通了,我是喜欢顾墨寒的呢。”


“雅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是在房间里面么。”

正当父女俩谈话之际,诧异的女声响起,正是乔雅的妹妹乔思,还有继母苏蓉。

眼前的乔思一身纯白连衣裙,就像是小白兔似的温婉无害,可就是这样的她前世里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深渊。

人畜无害的外表下藏着却是蛇蝎心肠。

想起前世种种,乔雅瞳孔中一片冰冷,心中更是怒气翻涌,好半天才平复下来,她压下心中情绪,没有开口说话。

倒是旁边的乔建国瞥了她一眼,神色淡淡道:“你来了,正好我有事找你,你怎么能够乱说话呢,说什么我把雅雅嫁到顾家去,是为了换取利益。”

乔思眼里闪过抹慌乱,随即很快恢复平静,“我没有说过这种话啊。”

话音刚落乔雅眼眶一红,顿时露出无比委屈的神情,“爸爸我是不会撒谎的,乔思才会撒谎,上次也是她弄乱了你的书房,还让我背锅。”

乔雅抖出好几件事情,上辈子乔思便装出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她背了不少黑锅,这辈子,她才不会那么傻。

如今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乔建国的脸色越来越黑,乔思不可置信的看了眼乔雅,不知道她今天是吃错药还是怎么,竟然把以前的事情全部抖出来。

“雅雅你——”

她正欲开口,却被乔建国打断,“你太让我失望了,今天不许吃饭,回去好好反省下。”

旁边的苏蓉求情道:“建国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误会?”乔建国冷哼一声,“你没听到雅雅亲口说的吗!难道还能冤枉她不成,还有你也是的,怎么不好好教她。”

看着乔建国不好的脸色,苏蓉知道他迁怒上了自己,也只好闭口不言。

父女俩上楼,乔雅眼角余光撇见那对母女俩不知所措的身影,目光中的冷意只增不减。

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辈子她不会再让父亲失望,后面这群人欠她的,她都会一点一滴,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你放心吧雅雅,有爸爸在,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听到乔建国温暖宠溺的声音,乔雅只觉得鼻子一酸,“爸爸——”

她记得乔建国的身体一向健康,不知道为什么上辈子在她嫁给顾振宇之后,迅速衰败,甚至还进入了重症病房。

以至于到最后被这群人误导,签下了放弃治疗的同意书。

会不会是苏蓉和乔思做了什么手脚,按照她们阴狠的性格也不是不可能,为了财产,连囚禁她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想到这里,乔雅眼里血红一片,恨意仿佛能够凝成实质,她们怎么能够敢!

这次绝对不会让她们再伤害到父亲。

“雅雅啊——”

乔雅回过神来,对上乔建国疑惑的目光,“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喊你几声都没有听到。”

“没什么。”

乔建国总觉得乔雅今天有些怪怪的,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但是也没想那么多。

他试探的开口道:“既然你决定好了,那我晚点就请顾家过来,毕竟你们年纪都不小了,早点把婚事定下来也好。”

“嗯嗯,好的。”

见乔雅满口答应,并没有露出抗拒不满的神情,乔建国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下来。

临近下午时分,顾家登门拜访,站在门口的正是顾墨寒。

深色的西装衬的整个人如同悬崖上的雪松,越发笔挺修长,以至于棱角分明的五官都沾染上了霜雪的颜色,显得有些冷漠难以接近。

乔雅开门的时候,正好撞入了那双古井般的眼瞳里,像是夏日的夜空,让人不小心便迷失在了其中。

哪怕上辈子已经看到这张脸许多次,乔雅还是有些惊艳。

乔雅视线一瞥,看清楚旁人时,强忍着关上门的冲动,没想到顾振宇也来了。

说起来顾振宇长的也还算人模狗样,否则上辈子也不会被他欺骗,只是和顾墨寒对比起来,就有些相形见绌。

这么想来,她简直太傻,不要珍珠却选择了鱼目。

不过话说话来,上辈子她到死都没看到顾墨寒成亲,该不会——

【顾墨寒他不行吧!】

乔雅胡乱猜测,却没有注意到顾墨寒眉头一皱,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好害羞啊,他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

【对对对,就是这个眼神,还有这个皱眉的角度,好帅,好欲啊!】

乔雅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移开视线,没有看到顾墨寒向来平静的眼眸,此刻却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

明明乔雅没有说话,可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回荡,差点让顾墨寒误会自己太疲惫,以至于出现了幻听。

【害,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可怜这么俊的小伙,偏偏不行。】

顾墨寒的青筋跳了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乔雅。”

他的声音如同山间清泉,带着几分低沉和冷冽。

胡思乱想的乔雅猛地抬头,下意识开口道:“小叔叔。”

因为顾墨寒和顾振宇是叔侄,后面她嫁给顾振宇后,便是这么称呼的。

顾墨寒挑了挑眉,“嗯?”

乔雅顿时有些尴尬,正当她思考如何解释的时候,还好乔建国走过来打破了僵局。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进去吧。”说罢他无奈的看了眼乔思,“你瞎叫什么,明明都要订婚了,这么一叫,不是把自己辈分给降低了。”

对上顾墨寒戏谑的眼神,乔思鬼使神差道:“那叫老公吗?”

乔建国顿时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

一旁的顾振宇却是神色难看,眼看乔思的注意力全程都在顾墨寒的身上,仿佛他就是空气似的,连个余光都没有给自己。

明明昨天都还说不愿意嫁给顾墨寒,要嫁给他,怎么过了一晚上就反悔。

顾振宇忍不住开口道:“雅雅我找你有点事情。”

乔思看都没看他一眼,“什么事情快说。”语气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以后记得喊我小婶婶,别雅雅,雅雅的,没大没小,雅雅那是你能喊的么!”


顾振宇?

真么叫做女人翻脸如同翻书,他今天算是体会到了。

大概是气到了极点,也顾不得正主就在旁边,径直开口道:

“雅雅你昨天不是发消息还说我小叔叔太老了,不愿意嫁给他,要嫁给我的么,怎么今天又愿意嫁了,小叔叔可是很忙的,如果你是闹小脾气,想耍小叔叔的话可不好。”

这句话不仅暗地里上了顾墨寒的眼药,言下之意就是说他脾气不好,还表达出乔雅并不想嫁给顾墨寒的意思。

若是此刻真的换了个脾气不好的人,只怕当场扭头就走,可乔雅记得上辈子,顾墨寒情绪很少外漏,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放在眼里。

就连她取消婚约,改嫁顾振宇,没见顾墨寒有多生气,后面身处同一屋檐下,也没有刻意为难,不过反倒是她有些心虚,对顾墨寒敬而远之。

就连乔思都有些震惊到了,现在事态根本没有按照她预料的往下走,连忙在旁边附和道:“是啊,雅雅你先前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乔思的声音拉回了乔雅的思绪,她毫无形象翻了个白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乔思的脸上血色退去,仿佛受了极大的打击似的,“雅雅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看起来格外反常。”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乔雅毫不客气的开怼,“我怎么就反常了,不过说实话而已。”她语气一顿,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倒是你积极的很,又不是你的婚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嫁呢。”

这句话说的几个人脸色微变。

顾振宇还有乔思都有些心虚,生怕是乔雅知道了什么,可是看她眼底的漫不经心,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一番话下来,半点面子都没有给乔雅,换作以往乔建国肯定要出来说几句。

可是先前乔思陷害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如今乔雅好不容易改变主意,又跑过来掺和,就连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好起来。

“思思你向来是最懂事的,怎么如今也跟着胡闹起来,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

苏蓉扯了扯乔思的袖子,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

母女俩知道乔建国还在生气,顿时也不好再开口。

本来顾振宇还想寻求乔思帮助,暗暗瞥了眼乔思,只是此刻她也爱莫能助,怕惹上乔建国,无奈的摇了摇头。

顾振宇只好开口道:“雅雅不要闹了好不好,你妹妹她也是为了你好。”

见他一副温柔宠溺的神色,仿佛包容任性闹脾气的女朋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又塑造了深情完美的男友人设。

乔雅差点连昨晚的饭菜都呕出来,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顾振宇这么会演戏。

她下意识看了眼顾墨寒,眼睑低垂,长而浓密的睫毛投落下一片阴影,只露出精致的下颔线,让人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乔雅顿时有些忐忑,心里把顾振宇骂了个狗血淋头。

【什么玩意啊,在这里没事找事,这么帅气的老公瞎子才会不要,老男人才是最香的!】

顾墨寒神色渐缓,刹那间仿佛冰雪消融,里面有点点春色弥漫,可是听到后面,再度变了脸色。

老男人?

他不禁开始怀疑起来,自己真的很老吗?

眼看顾振宇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试图挑拨离间,乔雅终于忍无可忍,“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你既没有顾墨寒帅,也没有他有钱,还不如他老——”

“咳咳!”

乔建国看到顾墨寒脸色又黑了几个度,拼命在那里咳嗽,一副肺都要咳出来的样子。

乔雅连忙改口道:“还不如他成熟会照顾人,我凭什么会看上你。”

顾墨寒似笑非笑,如果刚才没有看错,她的口型应该又是“老男人”三个字。

对上顾墨寒仿若古井般的视线,乔雅讪讪一笑,随后飞快移开了目光,像是无事发生。

顾振宇的脸色青了又白,如同调色盘似的。

他本就明里暗里一直都在和顾墨寒比较,听到乔雅这么直白,简直把他贬低到了尘埃里,连顾墨寒一根头发都比不上,顿时气急败坏拿出手机。

“好,那我就给大家看看证据。”

然而乔雅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在空中画出道优美的抛物线,随后精准的落入了鱼缸里。

“噗通”

只听见一声水花,随即而来的还有乔雅并不走心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没注意碰到了,证据在哪呢,拿出来看看。”

【啊!幸好我动作够快,姿势够帅,把手机扔进水里,差点让顾振宇这个狗东西给碰瓷了】

【怎么办,鱼缸脏了,好烦啊,马上就让佣人换一个。】

【要是被小叔叔知道,我一直在说他老,说他心机重,说我根本就玩不过老男人,肯定就完蛋了】

顾墨寒幽幽的视线落在乔雅身上。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心事一览无遗,瞪大着无辜的双眸,清澈又见底,看到顾振宇气急败坏的模样,勾了勾唇角,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就像是做了坏事还理直气壮的小猫咪,冲着主人喵喵叫,不知为何,顾墨寒心里像是被什么碰了下。

不好意思,现在已经知道了。

他倒是有些期待,如果乔雅知道自己能够听到心声的那天,表情又会是什么样子。

乔思开口道:“雅雅你怎么能够随便扔人的手机呢。”

言下之意就好像乔雅是故意销毁证据,所以才会有如此举动。

谁知乔雅理直气壮,“手滑,你有意见吗?”

这副问心无愧的模样,反而让顾振宇还有乔思都说不出反驳的话,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