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裂动天河

裂动天河

夏日蝉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这片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只有至强者才能制定这个世界的规则;在这片大陆上,有一个从小便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身边只有一个为了让自己努力修炼经常鞭笞自己的姐姐的小男孩。他叫做高志,从小便被告知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变强,就是为了复仇。

主角:高志,柳怡   更新:2022-07-15 2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高志,柳怡 的女频言情小说《裂动天河》,由网络作家“夏日蝉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片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只有至强者才能制定这个世界的规则;在这片大陆上,有一个从小便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身边只有一个为了让自己努力修炼经常鞭笞自己的姐姐的小男孩。他叫做高志,从小便被告知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变强,就是为了复仇。

《裂动天河》精彩片段

道罗大陆,一处以实力为尊的强者世界。强,登临巅峰,掌握世间生杀大权。弱,沦为砧板鱼肉,生死不由己。

洛风镇,帝龙王朝偏远地区的一处小镇。

“啪!”

一座破败的小院内,一根皮鞭狠狠的落下抽在了一个年龄只在十岁左右的孩童身上,打的衣衫裂开,有血花飞出。

孩童浑身脏兮兮,衣衫很普通,已经被洗的发白。小脸上更是满是污垢,此刻却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尽管被打的厉害,却也不发出一声痛呼声,甚至被一鞭打的一个趔趄,却又连忙站直身躯。

“啪啪!”

挥鞭的是一个女子,年龄也不过二十岁上下,相貌颇为清秀,算不上绝美,却也很是俏丽,此刻贝齿紧咬红唇用力抽打。

足足打了近五十鞭的时候,女子这才停了下来。

“小志,你知错了吗?”女子语气略显颤抖,神情却很是凶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姐姐,对不起,小志知错了。”孩童老实的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女子。

“你错在哪里了?”女子又问。

“小志不该去和猴儿他们玩耍。”孩童依旧不敢抬头,低声道。

“啪!”皮鞭再度落下,打的孩童一个趔趄。

“还有呢!”女子声色俱厉。

“我没有好好修炼。”孩童浑身一颤,连忙道。背部露出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渗出鲜血。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女子深吸一口气,眼神深邃,藏有太多的秘密。

“……小志不知……”孩童含糊的回了一句。

“因为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们可以戏耍,他们可以一直玩,他们可以不学无术,可以一直平庸,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可是你,你不行!”

女子说到最后,声音不断提高,厉声道:“你与别的孩子不一样,你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你这一辈子不会有朋友,你也不会有爱情。你活下来唯一的价值就是复仇,就是复仇。你懂吗?!”

“……小志……知道了。”

孩童呆了一呆,心底却有太多疑问。

复仇?复什么仇?

我也就是个小孩,为什么我就不能去玩?为什么我就与他们不一样?

玩耍的时候,我也和猴儿、狗儿他们一样的开心啊。

孩童很想问出这些话,可他知道,一旦他问出来,他的姐姐肯定又会继续打他。

“现在,还不去修炼!”

女子厉声喝道,手中皮鞭抖动了一下,吓的孩童一个激灵,连身上的伤势都不处理,就连忙跑到一旁,认认真真的盘坐在一块石磨上。

随着孩童的坐下,他背后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阵波纹状,其中有模糊的奇异纹理出现,看起来非常的怪异。

见状,女子神情这才缓和了一些。

说起来,小志与他的姐姐并非是洛风镇的人。他们是六年前流落到在这里的,女子并不是他的亲姐姐,自小志记事以来,两人便生活在一起,并姐弟相称。

女子叫柳怡,小志全名叫高志。小志曾经问过他的父母,而女子也只告诉他父母在很远的地方,等他长大后就可以见到了。或许是问多了,高志便不再询问了,这个事情也就慢慢的忘记。

如今天的这种情况,柳怡偶然会说出‘复仇’这种话,可却也并没有解释过。由于忌惮柳怡的皮鞭,小志也不敢多问。

入夜,小志呼呼大睡,睡的很沉。

房间内灯光悄然亮起,柳怡不带起一丝声响的出现在了小志的床侧,轻轻解开小志的衣服,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些散发出清香的药膏轻轻的涂抹在小志的身上。

身体传来的一阵阵舒适的凉意顿时让高志呻吟出声,翻了个身又继续大睡。

“对不起,小志,不是姐姐心狠。不管你以后能不能够复仇,我都希望你有自保之力,好好的活下去。”

柳怡轻抿红唇,眸光闪烁,有晶莹的泪水滑下。

“咳!”

柳怡忽地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惟恐惊醒睡眠中的高志,连忙用玉手紧紧的捂住小口。一个闪身离开了卧室,动作轻盈飞快,比那灵巧的鸟儿都不逞多让。

卧室外,稍显昏暗的灯光下,柳怡洁白如玉的手心中,一摊黑血怵目惊心。

“时间不多了吗?”

柳怡喃喃自语,神色越发的黯然。侧头看了一眼高志熟睡的卧室,眼神很是柔和,更多的却是担忧。

“再去求他一次吧,如果他肯出手,就算小志报不了仇,也起码可以安稳的度过此生。”

柳怡轻语,眸光随即变的冷厉。

“嗖!”

柳怡整个人化为一缕轻烟出现在了庭院内,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这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宅院,可柳怡却知道,这里边到底住了一个什么样的人。院外,柳怡停顿了一下,当下直接走了进去。

“你,又来了。”

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不等柳怡进入便响了起来。

“前辈,我再次恳求你看在老爷、夫人昔日的情分上,能够教导他们唯一的子嗣。”

柳怡站在门外,恭恭敬敬的道。

“哼,你到底要老夫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若教了那小子,到时候他真正明白一切之后,岂不是会为老夫引祸?这种吃苦不讨好的事情,就算是白痴也不会做。”

房间内的声音越发的不耐烦,忽地冷厉起来。

“老爷夫人当年也算救了你一命,虽然说以前辈你的实力很少有人能够伤到你。可那个时候,你的确落难过。”

柳怡不卑不亢,挺直娇躯。

闻言,房间内一阵沉默,良久传出一阵冷笑一声,“那是他们多管闲事,老夫可没有让他们救。”

“你真的如此不念旧情?”

柳怡双眼微眯,语气也冷了下来。

“管好你自己吧,以你现在的情况,最多也就活个一年半载。”房内的人依旧不为所动,同时指出柳怡自己的状态。

“呵呵,真是好笑,你这样的人竟然会受到大陆人们的敬仰。天云道尊?我看都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

柳怡冷笑一声,此话一出,算是撕破脸了。

“小丫头,你这是在找死吗?”

一名干瘦的老者径直出现在了柳怡面前不足一丈出,老者形象一般,看起来就如一个农家老者一样,只是一双眼睛深邃如渊,眸光如电。

“你只是区区一个霸道境界的修士,也敢如此和老夫这样说话?换做当年我早就一掌将你打成灰烬。”

天云道尊语气森然,盛气凌人的冷视柳怡。

“你若想杀我,大可动手就是,何必惺惺作态?”

柳怡冷笑一声,丝毫不惧。双方的实力相差甚大,如云泥之别。话落,转身就走,看都不想再看对方一眼。

“你等等。”

天云道尊面色变幻了数次,见柳怡转过身来,思索了片刻,淡淡的道:“小丫头你说的没错,当年那对夫妇的确算是救过我的命。于情于理,老夫是应该报答一些。”

顿了一顿,又道:“你可知‘道果雨花’?”

“道果雨花为世间奇珍,世人皆知。其效用可为刚修炼的修士打好基础,使‘蕴道’这一层次无比的稳固,日后修炼必定事半功倍。”

柳怡缓缓开口,“以后‘道图’呈现,威力也绝非一般人可比。”

“价值如何?”

“无价。”柳怡微显疑惑的看向天云道尊,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说这个话题。因为这种‘道果雨花’虽然只对刚修炼的人有用,可因为其功效和稀有程度,在整个道罗大陆都非常的珍贵,因为这完全可以铸就一名真正的强者,很有可能问鼎‘道尊’之位。

“那你可知道如何使用?”

天云道尊嘴角微翘,有着一丝戏谑蕴含其中。

“使用者必须请到一位实力至少在霸道境界以上的修士将这道果雨花碾碎,提取精华,灌入使用者的身体,方可使用,那霸道修士也会因此而实力大降,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够恢复。”

柳怡对答如流,她来自一个大势力,对这些事情自然熟知。

“如果没有呢?”天云道尊不厌其烦的继续问道。

“那么使用者有一定几率会身死。”柳怡秀眉微皱,依旧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错,你知道的很清楚。”

天云道尊忽地笑了起来,翻手拿出一个白色的玉盒,玉盒有一尺长,两寸宽。随着他的打开,一支羽白色的鲜花静静的躺在其中。由于被封存的很好,这支花看起来简直像是刚摘下来的一样。

“道果雨花!”

柳怡吃惊,娇躯下意识的向老者靠拢了一些。

“这几年来,你口口声声说老夫欠下过恩情。今天,老夫便以此花相赠,从此之后我们互相之间再无相欠。你们是生是死都与老夫无关,以后,也休要再打扰老夫的清静。”

天云道尊直接将无价的‘道果雨花’连带玉盒扔给柳怡,后者连忙接在手中。

“哦,是了,你也没有机会再打扰老夫了。”

天云道尊轻笑一声,眼中尽是戏谑和嘲弄。

柳怡眸中光芒闪烁,良久看了天云道尊一眼,又看了手中的‘道果雨花’一眼。随后郑而重之的将‘道果雨花’收了起来,并躬身向天云道尊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前辈厚赐。”

“不用感谢老夫,我现在只想看看,你一个实力刚刚达到霸道的修士,到底该如何使用这只有霸道层次以上的修士才可以使用的‘道果雨花’。”

天云道尊直接一摆手,根本不接受柳怡的感激。

“多活一年和少活一年又有什么区别呢?”

柳怡俏脸上有着一丝笑意绽放,步履轻盈的离开这个普通的院落。

“世人谁不怕死?何人能够例外?你难道不想治好自己的暗伤?”

天云道尊待柳怡离开后冷笑一声,语气低沉:“这‘道果雨花’虽说可为刚修炼的人巩固基础,强化‘蕴道’的过程,凭空造就一个拥有无限潜能的强者。可那另外的效果,你岂能不知?若是拥有一定实力的修道之人自己服用,可治百毒,彻底治愈暗伤,甚至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而且,就算你现在只是霸道层次,都有可能会让你触摸到破道境界的边际。”

“生还是死?就让老夫来看看你会如何选择吧。”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清凉的夏风吹拂,吹去了灼热的气流,很是凉爽。

“小志……”

柳怡轻轻的将高志拥在怀中,后者有着一丝抗拒,毕竟前者一直给他的形象很是严厉,动辄就是一阵打骂,可柳怡并不在意,只是拥抱的力气再度大增。

“姐姐。”高志轻声叫了一下,小脸微扬,看到柳怡俏脸上浮现的一丝黯然,却想不明白对方在想些什么。

“小志,跟姐姐说说修行的事情吧,让姐姐看看你到底了解多少。”柳怡俏脸上泛起一丝宠溺的笑意,圆润的下巴轻轻的抵在高志的头顶上。

“嗯,我们道罗大陆上的修行之人根据实力不同,划分为九个层次,由低到高分别为蕴道、凝道、得道、御道、霸道、破道、独道、出道、无道,每一个境界分为九个小层次,各为一重天,共为九重天。

其中蕴道、凝道、得道,为基础境界,御道、霸道、破道,为中等境界,独道、出道、无道,为最高境界,在此三道,就可以拥有破灭一切的力量,被尊之为‘道尊’,为世人敬仰。”

高志理了一下头绪,认真的回答。

“据传说,到达无道之后,就可看穿世间一切,超脱凡俗,是传说中的‘神人’。”

柳怡这一次并没有如高志想象中的责骂和鞭策,而是接着说道。

“得天道之力融入己身而‘蕴’,最后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道图’,随后凝练‘道图’,强化己身……”

柳怡娓娓道来,为高志仔细的解说每一个层次的基本要义。高志心底越来越迷糊,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姐姐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好像话比以前多太多了。

“我们家的小志,说不定有一天也可以成为‘道尊’呢。”

柳怡俏脸上洋溢着一抹满足的笑意,不等高志说话,忽地轻轻将高志身躯板正,正色道:“小志,以后一个人的时候,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要保证自己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记住了吗?”

“嗯,小志记住了。”

高志重重的点了点头,并没有细问原因,他年龄虽然小,可心底却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但凡是姐姐不说的,都最好不要问。

“姐姐,你是不是要离开小志啊?”

高志浑身忽地一颤,心思通透,忽地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小傻瓜。”

柳怡抿嘴轻笑,玉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高志的小脑瓜。

炎日正中,光芒刺眼,在这一刻周围的温度又开始上升。

“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无法成为道尊也无所谓……”

柳怡美眸中忽地有泪珠落下滴在了高志的小脸上,神色凄然。

“姐姐,到底……”

高志顿时慌了起来,那么久以来他还没有见过女子这个形态过。可没等一句话问完,就感觉脖颈一阵刺痛,随后双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对不起,小少爷,我不能再陪你了。”

柳怡轻语,而这一次说话的称呼却是‘小少爷’。当下,柳怡轻轻抱起高志走到了庭院中心平坦的地方,并将高志放下,凝视了片刻,低头轻轻的在高志额头吻了一下。

“轰!”

陡然间,一股惊天动地的响动震慑四方,柳怡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娇躯爆发出一股慑人的气息。

“咻!”

一股奇异的纹理自柳怡背后呈现,宛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画布,高达十几丈,画布的中心,一只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孔雀振翅高飞,洒下一片光雨,同时有无尽的威势散发开来。

若是有其他修行者在侧,必然十分惊悚。

在道罗大陆上获得道之力入己身,由‘蕴道’而出‘道图’,道图种类繁多。天蕴万物,万物皆为天地之力,如那高山流水,如那日月星河,如那飞禽走兽,如那花草鱼虫,总之一切皆为天道之力。

‘道图’的强弱则也代表了修行者的修炼之路可以走多远。

孔雀传说为上古神兽‘凰’的后裔,有着非同一般的能力。而且这柳怡的境界在霸道,真正的战力几乎可以比拟寻常霸道层次以上的修行者,纵然是在这帝龙王朝中都算的上一流的修行者。

此刻,柳怡神情肃穆,威势已经被她刻意收敛,否则必然可以惊动整个洛风镇。

一抹玉色的光芒浮现,正是那装有‘道果雨花’的玉盒,玉盒打开,内中的‘道果雨花’飞了出来,在柳怡的控制下浮在空中。

“呼!”

一阵风声响起,道图中的孔雀双翅一展,澎湃的道力宣泄而出,一部分将‘道果雨花’包裹,一部分冲入到高志的体内。

“蓬!”

随着这股浩瀚的道力冲入体内,高志身上的衣衫尽皆化为碎末,露出了稍显瘦小的身躯。只见瘦小的身躯内,道力如猛兽一般疯狂的奔腾,而昏迷中的高志不由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柳怡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那里。双手快速的挥动,打出一道道道力击中高志身躯中的一些重要穴位。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娇躯都不由自主的颤抖,嘴角更是有一抹黑血不断流淌滴落在胸前。

空中,被道力包裹的‘道果雨花’此刻也发生了变化。整体都化为了一片光雨,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盘旋四方,却又被道力完全的束缚住,不造成一丝浪费。不久,更是化成了一滴流露着奇异光芒的液体。

“喝!”

柳怡娇喝一声,忽地俯身双手重重的拍在了高志的胸膛上。顿时一股强大的道力与灌输高志体内的道力相互碰撞,震的高志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鲜血中有臭气散发。

“噗!”

柳怡娇躯一震,险些扑倒在地,一口黑血喷在了高志的身上。

柳怡双眸一阵迷离,随后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双眸再度恢复了清澈,玉手紧紧的按住高志的胸膛。

“轰!”

随着一声轻响,平躺在地上的高志身躯浮空,背后出现了一片模糊的奇异纹理,有着一股道力散发出来。

下一刻,柳怡娇躯如风,快速的围绕着高志疾走,并不停的拍打着高志身躯的每一个部位。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柳怡俏脸已经苍白的毫无血色,眼神都逐渐开始溃散,胸前早已被鲜血浸透。她毕竟只有‘霸道’的层次,距离真正使用‘道果雨花’的境界还有很大的距离。再加上她体内有暗伤,这种做法完全是自寻死路。

“成……成……了。”

柳怡用力的站直身躯,随后背后‘道图’中的孔雀轻轻挥动羽翼,被炼化成液体的‘道果雨花’径直滴入高志的口中。

进入高志口中的并不是只有‘道果雨花’,还有柳怡的道图。只见那孔雀不断缩小,紧随‘道果雨花’的浆液进入到高志的体内。

柳怡站在原地,脸色越发的白了,却用力的紧咬下唇,保持清醒。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差不多一个时辰后,一只近乎虚化的孔雀身影从高志体内飞出,摇摇欲坠,勉强到了柳怡背后的天道纹理中,便再也无法维持原形,直接溃散。

“轰!”

一股气浪以高志为中心席卷四方,直接将这个小院的院墙震碎。高志背后的纹理越发的清晰了,那是属于天道的力量。修士在刚刚进入这个层次之时,便是要进行‘蕴道’了,一旦蕴道成功,就可以步入‘凝道’层次。

其实,说来也是有趣,这‘蕴道’就如强烈运动前的热身运动一样,并没有实际上的用处。因此,蕴道只是修炼的前提,并不能确切的算作修行者的境界之分,因为这个过程的时候,修士本身还不算开始修行。

只有拥有‘道图’的人,才是真正的修行者。

柳怡眼神开始了真正的涣散,生机正不断减退,只是一双美眸却依旧紧紧的看向高志背后的天道纹理。

只见那天道纹理不断变化,很快凝聚成了一个图形,竟是一只奇异的白虎,只不过位置很奇怪,竟然不是寻常修行者那样立于正中心的位置,而是立于右侧。

“白虎吗?如果是传说中的,倒也是不错……”

柳怡声音很低,倒不是故意为之,而是已经没有气力去说话了。

天道纹理的变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依旧在持续进行。十几息的时间后,一条巨蟒盘绕身躯的图案也自呈现,刚好位于左侧。

“两种道?”

柳怡娇躯下意识的挺直,苍白的俏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然而,变化的过程依旧没有停止,那天道纹理依旧在变化。在柳怡的注视下,很快一株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树苗呈现,位置刚好是在白虎与巨蟒的中心地带。

“三……三种?”

柳怡娇躯猛地站的笔直,失声叫了起来。

“天道之力亿万,得一而强,得二而狂,得三者霸绝天下!”

一道如洪钟的声音响彻整个院落,一道干瘦的身影浮现在空中,正是那天云道尊,此刻老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小少爷,真好呢。”

柳怡脸上充满了笑意,再也无法坚持,仰身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天道之力亿万,得一而强,得二而狂,得三者霸绝天下!”

这是一直流传于道罗大陆的传说,据说上古时期曾经有王者无敌于天下,那位强者便是拥有了三种‘道图’。

天云道尊震惊了,别说是他,就算是其他强者,看到这种场景也和他没有什么区别。

高志的身躯一直在浮空,道图流转,散发出一阵阵道力韵动。而此刻,柳怡已经躺在了地上,气息全无,双眸紧闭,苍白的俏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哼……”

高志闷哼一声,身躯微动,欲要醒来。随着他的动作,背后的道图悄然开始收敛。就连天云道尊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高志背后道图中有一道‘骷髅’的虚影一晃而过。

嘭!

高志摔在了地上,随后挣扎着站了起来。小脸满是迷茫之色,随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特别是身上的鲜血让他不解。可随后当他看到地上满是血迹的柳怡,嘴巴张了张,双眼不由自主的瞪大。

“姐姐!”

高志慌乱的爬向柳怡,一刹那间,只觉的自己的世界完全的黑了下来,失去了主心骨。

一直以来,他都与姐姐相依为命,一直以来都是这个人陪伴着他。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

而现在……

高志悲恸大哭,不断摇动着柳怡的娇躯。

“小家伙……”

天云道尊落在高志身前不远处,眉头微皱,脑海里还依旧被那三种道图所震慑。

“或许,对以后的他来说,我才是个小家伙吧?”

天云道尊不由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就算对方成长顺利,也不知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

“是你?”

高志扬起满脸泪痕的小脸,看到天云道尊不由一怔。对于天云道尊他很是熟悉,他还记的当年姐姐柳怡有数次带自己去求对方教导自己,并央求对方能够护自己周全。

当然,这一切都被无情的拒绝。

如果说只有一次的话,高志或许还记不住,仅仅高志所记住的就有十几次,每一次都让自己的姐姐非常的伤心和失望。更是有一次,对方非常不耐烦,更是一掌将柳怡打的吐血,也是从那次后,姐姐再也没有求过对方。

在高志的心中,这个老头是一个很强也很坏的人。有时候与小伙伴们玩耍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避开对方所在的院子。

可是目睹姐姐浑身血迹的躺在地上,高志彻底的迷惘,彻底的六神无主了。虽然这个老头给他的印象非常不好,可他现在宛若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跌跌撞撞的跑到天云道尊的身边,哭道:“求求你,救救我姐姐,求求你。”

“起来,成何体统。”

天云道尊皱眉,他既然出现,心底早已有所决断。当下越过高志,出现在柳怡的身边。那个曾经严厉的女子,此刻俏脸上洋溢上一丝满足的笑意,静静的躺在那里,气息全无。

“怎、怎么样?我姐姐她……到底怎么了?”

高志浑身颤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没有死,只不过……”

天云道尊低语,眉头轻皱。

“没、没死?”

高志张了张嘴巴,却很清楚的听到了那一句话。只要没死,那就好。

“虽然说没死,可也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天云道尊淡然,心底叹了口气,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真的会那么做,为了她心中的小少爷,竟然一点也不贪,将‘道果雨花’全部灌输给高志,为其‘蕴道’。

“若是你留上那怕十分之一给自己,也可治愈暗伤,同时也不会对这个小家伙有太大影响。”

天云道尊摇了摇头,历经世事风雨,他早已看淡了一切。否则的话,在柳怡来的这几年内,若是真的还在意以往的那一丝所谓的‘情分’,或许他早就出手了。

只是,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让他的心彻底的冷了起来,甚至有些不近人情。就连把‘道果雨花’拿出来,其实也不过是他对生活的一种调剂,想看看柳怡如何选择。

不过,不管柳怡如何抉择,他都会淡然视之。因为,他只是把这一切当作生活的调剂,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当看到柳怡全心全意的为高志着想,宁愿舍弃自身的性命。当看到这一幕之后,没来由的让天云道尊心灵一阵悸动,有着丝丝的触动。

“没死?却和死了差不多?”

高志越发茫然,他的小脑瓜自然不会明白这其中的差别。眨巴着一双还有泪珠的眼睛,很是不解。

“需要一味药……”

天云道尊扫了高志一眼,忽地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啐骂一声,“混账东西,竟然敢算计老夫?而且还是用自己的性命!”

“简直……简直……”

天云道尊面色变幻了数次,却最终无法说出什么。他毕竟活了悠久的岁月,对许多事情都看的很是透彻。虽然心底因为柳怡的做法而感到诧异,可很快就想明白了柳怡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竟然是逼着让他收眼前这个小子为徒弟,并且护佑此人一生。

“好,好,好!帝姓高家竟然出了此等丫鬟,不枉此生。”

天云道尊怅然,若是之前他是断然没有兴趣收高志为徒弟的,可是现在不同了。因为那句话,恐怕就是刚修炼的菜鸟都听到过那句话。

天道之力亿万,得一而强,得二而狂,得三者霸绝天下。

高志得三道图,为三种天道之力。未来之路必然可以登临巅峰,君临天下无人可匹敌。那将是一道无敌路,无人能阻,也无人敢阻。

天云道尊眸光闪烁,他虽然动了那个心思,可心底却不喜这种被算计的感觉。

“需要什么药?我去买,我去买。”

高志连忙抹掉脸上的泪水,叫嚷起来。

“买不到,需要你去争取。”

天云道尊看了高志一眼,心底滋味难明,这种人物竟然会成为自己的弟子?怎么想怎么都觉的有些不切实际,毕竟那可是集三种天道之力于一身的人啊。

“争取?”

高志越发的迷茫,无法理解其义。

“天地间有一味药,名曰:七星续命参,此参与众不同。重要的不是根须,而是叶子,共为七片,如星辰一般,因此得名。”

天云道尊开口解说,这对他来说很难得。身为一名强大的‘道尊’让他去与一个后辈解说这种事情,那是近乎不可能的。

“七星续命参……”

高志念叨了一遍,小脸急切的道:“那我该怎么……争取?”

天云道尊缓缓的道:“七年之后,‘天门’会举行一次年轻一代的切磋比试,夺冠者,可向山门提出一个要求。这‘七星续命参’也在此列,若你夺冠,便可得到。”

“天门?那又是什么?”

高志不解,愣愣的道:“是天上的门吗?”

“呵呵,或许,从某种意义来说,也算吧。”

天云道尊怅然,低声叹了口气,对于那个名字有着太多的回忆。不等高志说话,便道:“天门,为道罗大陆上名列前三的修炼山门。”

“哦,是修行者在的地方啊。”

高志恍然,这才明白过来。随后小手紧握,“我一定会夺冠的。”

“话不要说的那么满。”

天云道尊轻笑一声,就连他自己都觉的奇怪,似乎自己今天的情绪波动有些大,这么多年来很少会有这样的情况。

话落,天云道尊右手有一股道力涌现,一具巨大的冰棺出现,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在这炎日下雾气升腾,使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高志更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身躯,太冷了。

天云道尊发出一道道力匹练卷起地上的柳怡,搁置入冰棺中。同时,一枚浓香扑鼻的丹药被化开,弹入到柳怡的口中。

“你在干吗?”

高志一怔,忽地想起这个老头很坏很坏,这下不由慌了。见自己的姐姐要被放入那冰冷的棺材里,顿时小脸紧绷。

“这个冰棺,为我当年游历大陆时所得,可保你姐姐身躯不腐,同时保留那一丝生机。若你十年之内得到‘七星续命参’,那便可将其救活,若你得不到,十年之后,你姐姐体内的那一丝生机消散,便是‘神’也爱莫能助。”

天云道尊解释,同时挥手将冰棺收起。

高志一阵发呆,人虽小,可却也有着最起码的判断力。虽然不太信任这个坏老头,可直觉告诉他,这个坏老头说的是真话。而且对于坏老头凭空弄出一具冰棺的事情,他也并不吃惊。

这是一种奇特的‘道戒’,其中自成一片空间,可作为修行者存物所用。不过其价值不菲,倒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

“若你想让你姐姐复活,那么从今天起,便跟着我修炼吧。”

天云道尊眼中有一道异色闪过,让人无法知道其心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救活姐姐。”

高志小手握拳挥动,语气坚定。

“这世间,沉寂的太久了,是应该……”

天云道尊低语,随后发出一股道力卷起高志,飞向了自己所在的庭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