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九公主又称霸天下了

九公主又称霸天下了

唐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本是游荡千年的一缕幽魂,曾经是上古傀儡师,如今魂魄进入凤体,开启了尊贵的公主生活。如今她是九公主风千璃,面对想要和离的驸马,她可是一点都不吃亏的性格,本宫只有丧夫没有和离;敢说她不守礼法,笑话,她风千璃就是规矩。

主角:风千璃   更新:2022-07-15 21:2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千璃 的女频言情小说《九公主又称霸天下了》,由网络作家“唐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本是游荡千年的一缕幽魂,曾经是上古傀儡师,如今魂魄进入凤体,开启了尊贵的公主生活。如今她是九公主风千璃,面对想要和离的驸马,她可是一点都不吃亏的性格,本宫只有丧夫没有和离;敢说她不守礼法,笑话,她风千璃就是规矩。

《九公主又称霸天下了》精彩片段

公主府内院。

隐忍低吟的暧昧之声,正蔓延在撩人的夜色里。

直到那抹黑逐渐褪去,天空泛起鱼肚白,声音才渐渐停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略有些稚嫩沙哑的嗓音,透着几分不肯相信的响起:“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公主,属下……”

俊冷少年只艰难的说了四个字,寝殿里便又恢复了静意。

风千璃闭上眼,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复又睁开,内心甚是无语。

没想到灵魂漂泊千年,异体重生后的第一幕,竟是她把自己的手下吃干抹净,然后两人在一个床上,极为尴尬的场景。

并且,还是被人算计的!

得亏她活的年头多,脸皮厚,外加此刻冷着脸,让人看不出什么异常。

不然真是脸丢的,得让家族的老祖宗们唾弃死。

至于有关原主的一切,风千璃还算比较满意。

除了头脑简单、心盲眼瞎的爱上渣男,被人玩弄,这位风曜国最受宠的九公主,不管地位、性格还是硬件配置,那都是一顶一的好。

至于渣男?

风千璃轻扯嘴角,漂亮精致到过分的小脸上,一双惊艳的金色瞳仁,泛起一抹冷冽的光。

遇到她,就只能怪他命不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由远及近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寝殿的门便被人‘砰’的一声推开。

“风千璃,你在做什么!”

沈鸣轩儒雅清秀的脸上满是震惊和愤怒。

他手颤抖的指着风千璃,仿佛大受打击的往后退了一步,把门口的位置让出来,让大家看得更清楚。

风千璃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眸底闪过不屑。

门口乌乌泱泱的站着十几个人。

有宫里的端妃、公主,也有沈鸣轩的母亲和妹妹。

真是好一副捉奸的阵仗。

她缓步走向桌旁,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喝了一小口润润嗓子,才淡冷慵懒的开了口:“本宫在自己的府上,做什么,还要向你报告?你算什么东西?”

风千璃这番淡薄冷漠的话语和表情,简直震惊了门口的所有人。

比刚才沈鸣轩推门闯进来,表情还要生动。

整个风曜国,谁不知道最尊贵的九公主,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太傅之子沈鸣轩。

为了得到沈鸣轩,她狠辣的毁了五公主的脸,将正要成婚的沈鸣轩抢入自己府内,压着他拜了堂。

皇上圣宠九公主,也就口头苛责两声,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嫁入公主府的沈鸣轩,一跃成为驸马。

在风千璃的庇护纵容下,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风曜国牛x的厉害。

沈鸣轩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句,他脸色难看的咬牙道:“我是你的驸马,你大白天的在府上和别的男人行苟且之事,我还不能问了吗!”

风千璃轻声一笑,“听你这意思,晚上就可以了?”

“你!”

沈鸣轩哪见过这样的风千璃。

以前他说什么,风千璃都顺着他,甚至在他闯进来时,他还在想,风千璃肯定很慌张,然后想办法求得他原谅。

到时候他就可以趁机提条件,让风千璃帮他把稀有采矿权弄到手。

万万没想到,竟然跟他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风千璃到底在搞什么!

还是知道他去见了白若雅,故意在耍脾气?

端妃这时慈母般的笑盈盈开了口,“九儿,是不是鸣轩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

她向床幔处看了一眼,继续道,“这夫妻之间,有些小打小闹都是正常的,可别被心术不正之人趁机可乘,影响了你和鸣轩的感情。”

床幔内的身影微微一僵。

风千璃眸光肆意的看向她,不屑的嗤笑,“你又是什么东西,本宫的事,轮的到你在这说教?这么爱说话,不如让父皇下个旨,送你去酒楼免费说书吧,这样也能造福造福百姓,帮父皇分忧。”

端妃脸上的笑僵住。

手里的帕子被她捏的扭曲变了形。

这小贱人,竟然如此贬低她!

端妃只劝说了一句话,就被怼成这样,本来还想开口的沈夫人和沈采薇,也都闭上了嘴,只能看向沈鸣轩。

端妃的女儿六公主风若若忍不住道:“九妹,我母妃也是为你好。”

“你也想去一起说书?”

风若若直接闭紧嘴。

她才不想,那可太丢人了。

沈鸣轩见风千璃这态度,当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面子里子都被人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他咬紧后槽牙,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侧过身朝着右前方双腿跪地,伏低身子道:“皇上,臣自知身份低微,配不上九公主,只好请求和九公主和离,求皇上应允!”

他就不信风千璃这回还能崩的住!

端妃等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每次沈鸣轩提出要和离,风千璃都跟疯了一样,大吵大闹的,毫无皇家公主风范。

就算她有武力天赋,身有战功又如何,还不是被沈鸣轩拿捏的死死的!

风千璃微挑了下眉,心里骂了沈鸣轩一句傻逼。

她虽然看不见风帝的身影,但对风帝的内心,还是能猜个七七八八。

原主可是风帝最为疼爱宠溺的九公主!

沈鸣轩敢拿捏他女儿,对他女儿不好,那可是在啪啪啪扇他的脸,在把皇家的颜面踩在地上。

沈鸣轩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沈家也一如既往的受着庇护。

靠的还不是原主对沈鸣轩的爱!

要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原主,那他的阴谋算计估计也得逞了。

可惜啊,他运气不好。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抹游荡了千年的灵魂,早就看尽了世间冷暖,人心叵测。

就沈鸣轩这点伎俩,还真不够看的。

“求皇上应允!”

沈鸣轩见没有任何声音,又说了一遍,还重重的磕了个头。

风帝低眸看着匍匐在脚下的身影,威严的脸上面无表情。

他其实在等。

等风千璃的反应。

见一直没有动静,他心里虽有诧异,但还是片刻后淡淡开了口:“九儿,你作何想?”

 


周围的人虽有些无语,但也没人敢表现出来。

毕竟此刻说话的,可是风曜国最尊贵的男人,掌控着他们的生杀大权。

但是每次驸马要和离,皇上都要问九公主什么想法。

还能不能偏心的再明显点了?

众人已经等着熟悉的不同意的回答了。

沈鸣轩心里也得意的在等着。

“和离,不可能。”

风千璃的声音响起。

众人&沈鸣轩:果然被他们猜对了!

风帝:有些不高兴。

“休夫或者丧夫,驸马倒是可以选一个。”

沈鸣轩眼里的得意还没退去,跪在地上的身影,已经完全僵住了。

众人:风千璃疯了?

风帝:有些高兴了。

沈夫人实在忍不住了,她手肘碰了碰沈采薇。

沈采薇只好不情愿的开了口:“嫂子,我哥也没做错什么事,你这样……是不是对他有些不公平?”

沈夫人急的直想捂住她的嘴。

到底会不会说话!

这不明显的在说是九公主的错,还无理取闹么!

风千璃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众人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明哲保身的此刻明显不想触这个眉头。

因为风千璃就是这样一个性格乖张,喜怒不定的人!

上一秒,还在和你浅笑嫣嫣。

下一秒,那刀子就能捅在你身上,甚至将你乱棍打死。

什么王法律例,贵胄妃嫔,公主皇子。

在她眼里,都不过是蝼蚁。

地位就连她手下的一个士兵都不如!

她就是这样一个随心所欲,凡事只看心情,离经叛道,谁都不放在眼里,无人能管的一个人。

没遇到沈鸣轩之前,倒也还好,不怎么会伤及无辜。

可遇到沈鸣轩后,那真是变成了魔鬼一样可怕的人,动辄打骂欺辱,杀人如家常便饭。

沈采薇被风千璃看的忍不住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沈夫人连忙赔着笑脸道:“千璃,这次是鸣轩错了,他不懂事,在皇上面前乱说话,你可千万别跟他生气,别跟他一般计较。你们才成婚不过半年,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他要是惹你生气了,你跟我说,我教训他!”

沈鸣轩听这话,心里极度不舒服。

他本是太傅之子。

太傅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专门教导皇子公主们的老师!

谁人不得给他父亲一个面子?

他从小也是被吹捧着长大的,要不是被风千璃这个疯子看上,他早就入仕途,娶了温婉的郡主,与别人平等的谈笑风生了。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如同个狗一般的跪在皇上面前,每天心惊胆战的住在公主府。

还要被自己的母亲给贬低,只为了讨好这个疯子!

但他,又没办法去反抗。

他以为自己不反驳,就是给了风千璃天大的面子了,她应该感恩戴德的接受,然后给彼此一个台阶下,这样以后也好相处。

可他没想到,他母亲的话刚落,风千璃就笑了起来。

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哈哈。”

风千璃微仰着头,豪放的笑了起来。

笑声清脆微冷,又很好听。

贵如天价的长外衫,松松垮垮的穿在她身上,披散着的柔软墨发,随着她的笑容,发梢轻盈的晃动。

这一仰头,白皙细颈处的欢爱痕迹,暴露在大家的视野中。

沈鸣轩只觉得一股火气蹭的从心口迸发。

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抹痕迹,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攥起。

这贱人!

竟然还真和别的男人做了!

他虽然害怕厌恶风千璃,可风千璃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自尊,被狠狠践踏了。

甚至!

后悔自己怎么没先把风千璃给睡了。

毕竟这样一张绝艳世间的漂亮容颜,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风帝被风千璃的笑声吸引,往前走了几步,身影出现在门口,一双沉色的眸子流露些许复杂。

她真是像极了她的母亲。

除了长相。

还有偶尔间流露出的姿态。

“沈夫人,若我说,驸马犯的是死罪,你可认?”

沈夫人面色一慌,有些不明所以。

沈鸣轩瞪着风千璃。

强抢良家妇男,你才应该是死罪!

风千璃收起笑意,睥睨的看向沈鸣轩,声音冷漠:“再敢瞪本宫,信不信把你眼睛挖出来?”

“风千璃你……”

沈鸣轩简直要气死了。

要不是皇上在,他早就跳起脚来狠狠骂风千璃一顿了。

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货,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要说挖眼睛,最应该把她那双诡异的金褐色眸子挖出来才对,看着就渗人!

风帝侧过头,睨向沈鸣轩。

沈鸣轩顿时吓得闭紧嘴,瑟瑟发抖起来。

风千璃冷笑,“当着父皇的面,还敢直呼本宫名讳,驸马的胆量不小啊。”

“臣知罪,臣一时口不择言,请皇上恕罪。”

沈鸣轩赶紧叩首求饶。

风帝不说话,显然是把处罚权交给风千璃。

风千璃对这个便宜爹的好感,上升了一丢丢。

不求帮她出头,不拖后腿就好。

这么好的机会,她当然也不会浪费。

风千璃道:“驸马的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那要这嘴,有何用?”

贱人!

沈鸣轩心里骂了一句,狠狠心,抬手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很是响亮。

“皇上,臣知道错了。”

风千璃轻嗤:“叫的明明是本宫的名讳,给父皇认什么错?”

沈鸣轩:“……”贱人!

“公主,对不起,臣知道错了。”

“嗯?”

见风千璃不满意,沈鸣轩只好再次狠心的,又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四个耳光下去,他的脸已经变红了。

风千璃淡漠的看着,连根头发丝都没有一丝的波动和心疼。

门口的众人有些凌乱,好像做梦一样。

风帝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于是更加放任不管,似乎对他女儿今天的表现,很是满意。

沈鸣轩以为四个耳光过后,风千璃就该放过他了。

谁知道。

风千璃再次开了口。

“沈夫人,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被突然点名的沈夫人,茫然的看向她,还没从自己震惊心疼的情绪里,回过神来。

愣了片刻后,她突然反应过来,脸色变得难看。

风千璃淡淡道:“沈夫人是太傅之妻,太傅一生清明,言出必行,沈夫人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沈夫人咬着唇内的肉,身子微微颤抖。

然后几步走到沈鸣轩面前,抬手就是两个耳光,哽怒道:“你这个逆子,怎敢对公主不敬!”

沈鸣轩直接被打懵逼了:“娘?”

沈采薇也愣住了,“娘,你打大哥干什么?”

风千璃凉凉的吐出两个字:“不够。”

沈夫人身子一颤。

抬起手,再次朝沈鸣轩脸上打去。

“啪,啪,啪……”

响亮的耳光声,一声接着一声,清脆无比。

 


风千璃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听的心情愉悦,仿佛什么动听悦耳的歌声。

打了也不知道多少个。

沈鸣轩的两个脸肿的老高,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嘴角的血开始往下落着,眼泪都给打出来了。

沈夫人浑身颤抖,机械麻木的挥动着手。

最后实在承受不住,跪在地上朝着风千璃的方向磕头,哭求道:“公主,求求你了,放过鸣轩吧,求求你了!”

沈采薇也跪在地上,说着哀求的话。

端妃和风若若跟沈夫人一家关系较好,但是此刻也明显不敢给求情。

甚至还庆幸,刚还还好及时住嘴了,不然现在她们两个要是也这样挨打,回宫怕是要直接去自尽了。

“皇上,求求你了,鸣轩再也不敢了,真的知道错了。”

见风千璃不说话,沈夫人又开始求起了风帝。

风帝淡淡道:“起来吧,带驸马去看看伤。”

沈夫人一家如负释重的赶紧谢恩起身,哭哭啼啼的拉着沈鸣轩就走了。

端妃有些迟疑要不要跟着去,就见风千璃眼神凉凉的看向她:“你还有事?”

端妃心里骂了句没教养。

赔笑着一张脸忙道:“皇上,九儿,臣妾也过去看看,先不打扰你们了。”

然后带着六公主赶紧走了。

风帝站在门口。

他这个女儿,倒是比之前会做人了。

还知道让他松口去放过沈鸣轩,这样不仅给了他一个面子,还让沈家人对他感激,挑不出来毛病。

目光在风千璃的脸上看了一会儿,又扫向床幔处,“九儿不跟父皇解释一下?”

风千璃笑了下,“父皇,女儿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明日再去宫里解释可好?”

风帝笑的宠溺:“你的要求,父皇何时没答应过?”

“谢谢父皇。”

风帝转过身,忽然又想起什么,回过头看她:“驸马之事?”

“明日一并给您个答案。”

风帝离开了。

风千璃将房门关上,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一步步朝着床边走去。

她能感觉到,床上跪着的劲瘦身影,随着她的走进,愈发的绷紧。

“楚烬。”

她冷冷的叫了一声。

床上的身影一闪,衣着整齐的跪在她面前,一张异常清俊完美出众的少年面庞,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少年动作利落干净,哪怕跪着,低着头。

背脊也依旧挺直,透着一股从骨子里散发的孤傲和狠戾。

他是从死亡之狱这个死人窟里活着走出来的,杀千人,蹋万骨,是用无数死人培养出来的暗阁第一高手。

在她成婚的前一天,被父皇作为新婚礼物,赐给了她。

风千璃低眸看他,红唇轻启,声音冷淡:“本宫的身体,你可还满意?”

“属下该死!”

“你确实该死。”

楚烬的头更低了些,就等风千璃一句话了。

要他死,他绝不会迟疑。

因为他是暗卫,而风千璃是他的主子,他会无条件、以绝对真心的服从她的命令。

风千璃转过身背对着他,面容背光隐藏在黑暗里,眸光幽幽,“本宫左肩上的纹痕,你是不是看见了。”

她用的是肯定句。

楚烬:“……是。”

那是一只火红色的凤凰,高傲的头颅微微仰起,半阖着凤眸睥睨着一切,金红两色翅膀合起,隐隐有蓄势待发,冲破天地之意。

那是传闻中帝女的象征。

帝女降临,天下大乱,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洗牌,等待新的规则。

“那看来,还真是留不得你了。”

风千璃声音淡淡,“先去暗狱受罚,没有命令,不许出现在本宫面前。”

“……是。”

楚烬的身影只是略微迟疑了下,瞬间消失在屋内。

他不知道九公主为什么没杀他,而他也不会主动问,因为公主是他的主人。

楚烬消失后,屋里只剩下风千璃一人。

风千璃转过身,脸上冰冷的表情松软了几分,她向床边走去。

视线在床边扫视一圈,一个菱花形的香囊,引起了她的注意。

风千璃摘下香囊,放在鼻息处屏息浅浅闻了下,一股非常浅淡的异样香味儿传入她的鼻息。

视线晃动了下,头脑有些晕沉。

她将香囊拿的远些,催动了下内力,才清醒过来。

这是南灵国的皇室秘药,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的男人,辅以床事用的。

竟然被人挂在了她床头。

沈鸣轩和南灵国的人有勾结?还是他背后的人和南灵国?

楚烬暗中保护她,几乎无色无味的气体,误吸也有极大可能。

但仅是一个房事,原主竟然死了?

这其中必有蹊跷。

风千璃找到纸和剪刀,三两下便剪出一个小人形状的纸片。

她闭上眼,嘴里快速的默念几句。

只见小人神奇的在桌上动了起来,四肢无规律扭来扭去的,调皮的很。

很快,上面隐隐绰绰出现了一个字。

“毒。”

风千璃睁开眸,心里多了几分了然。

这原主,竟是被毒死的。

她将纸片人烧掉,坐回床闭上眼,开始调息自己的内力,熟悉这幅身体。

她本是上古巫术家族最厉害的傀儡师,更是带领家族走向从未有过的辉煌,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灵魂离体,在这飘渺事间游荡千年。

没想到,却在风曜国风千璃的身体里重生了。

并接收了她全部的记忆。

风千璃是先皇后之女,百天宴时先皇后突然暴毙而亡,风帝深爱先后,几度伤心欲绝,所以对风千璃尤为的宠爱。

可以说是要什么给什么。

养成了她这种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无视律法,我行我素的随性人格。

但风千璃也有个优点。

她从小就有超强的武学天赋,醉心武学,又喜爱兵法。

曾在北夷国攻打风曜国边境,风曜国节节败退时,挂帅带兵出征。

打了一场非常重要的胜仗。

百姓为之欢呼。

风帝龙颜大悦,当即一道圣旨,封其为护国公主,赐予公主府邸。

还给了她风家军的兵权。

不过高光时刻很快回去,回到都城后的风千璃,突然迷恋上了沈鸣轩。

开始了抢婚逼婚,毁姐姐容貌,杀人如麻,暴躁阴郁的各种事。

因胜仗好起来一些的名声,再次一落千丈,群人憎恶。

风千璃调息完身体,面色有些苍白。

在这灵气薄弱的世界,她只动用了一点玄术,就耗费不少精力。

看来以后得少用些,身体还需更大的成长空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