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在都市

神医在都市

骨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汪阳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可今天却让他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事……亲眼目睹女友出轨,还被奸夫打成了脑死亡,说出去汪阳会被人同情,还会被人嘲笑无能。奇迹发生了,被判定脑死亡的汪阳竟奇迹般的苏醒,还活的了逆天的医道传承,从此人生翻天覆地,精彩绝伦。

主角:汪阳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汪阳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在都市》,由网络作家“骨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汪阳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可今天却让他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事……亲眼目睹女友出轨,还被奸夫打成了脑死亡,说出去汪阳会被人同情,还会被人嘲笑无能。奇迹发生了,被判定脑死亡的汪阳竟奇迹般的苏醒,还活的了逆天的医道传承,从此人生翻天覆地,精彩绝伦。

《神医在都市》精彩片段

“啊!”

汪阳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来。

环顾四周,自己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浑身上下被带满了不知名的医疗设备,脸上还扣着一个氧气罩。

也不知道自己在病床上躺了多久。

汪阳只记得,自己下课回到和女友同租的出租房,刚一开门,却听见了卧室内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汪阳快回来了,你快走吧。”

“不行,我还要再来一次。”

“那你可得记得让我去金宇集团工作的事,早点和你爸说。”

“我早就跟他说了,到时候你和我一块去公司上班,你就先做我的助理,以后我们就可以每天在办公室...嘿嘿!”

“讨厌!”

两个人打情骂俏的声音,让汪阳顿时如遭雷击。

说话的女人,是汪阳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田莎莎,而那个男的,是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安坤杰。

带着满心的怒气,汪阳一脚踹开了房门,看到了床上赤裸着的二人。

没想到被撞破奸情的田莎莎,仅仅慌乱了片刻,就恢复了正常,理直气壮的和汪阳提出了分手。

“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想要的生活你这个窝囊废给不了,我们分手吧。”

田莎莎的话,像一枚炸弹,在汪阳的脑袋里炸开了。

“我们不是说好一起考研的吗?”汪阳咬着牙问道。

一旁的安坤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考研,考研有个屁用!你这种穷逼,没钱没背景,就算你研究生毕业,你能来金宇集团工作吗?”

说完,安坤杰把田莎莎搂进了怀里。

看着床上这个和自己在一起两年的女人,汪阳感觉竟如此的陌生,只恨自己没有早一些看清她的嘴脸。

“对了,我还得谢谢你,和莎莎在一起两年,都没有碰过她,哈哈哈哈!”安坤杰放肆地笑道。

听到这里,汪阳再也无法忍受,拿起旁边写字台上的一个搪瓷笔筒,便朝着安坤杰扔了过去。

安坤杰躲闪不及,被砸中了头,当场挂了彩。

“你他妈的敢打我?!”安坤杰直接掀开被子下了床,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浑身的肌肉清晰可见。

汪阳迎了上去,可两人刚一接触,汪阳就被安坤杰撂倒在地。

接着,安坤杰的拳头雨点般落在汪阳的身上。

安坤杰身材高大,加上经常运动健身,而汪阳则是把时间更多的放在了学习上,自然不是安坤杰的对手,甚至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妈的,我爸都没打过我,你敢打我?!”安坤杰边打边骂着。

汪阳记得,安坤杰最后一拳,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接着他便失去了意识。

迷离之际,汪阳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苍老而又有力的声音。

“想不到我天衍后人,今日竟沦落至此。”

“今日我便传《天衍经》予你,你若勤加修炼,假以时日,必当有所成就。”

“切记,莫忘初心!”

话音刚落,汪阳感到混沌之中,一道白光朝着他的眉心激射而来。

吓得汪阳直接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

汪阳摸了摸自己的头,居然一点疼痛都没有,而且汪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体质都比以前好了许多。

蓦的,汪阳想起了刚刚的那个梦。

难道梦里的都是真的?自己的体质变强,是因为刚刚射入他眉心的那道白光?

随着汪阳心念一动,刚刚梦中提到的《天衍经》便出现在汪阳的脑海中。

汪阳发现这本经书包罗万象,医术武道,炼丹制药,玄门阵法,奇门遁甲,风水秘术,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修炼之法。

“这下牛逼了!”汪阳小声嘟囔一句:“不是闲我穷吗?不是嫌我没背景吗?你们这对狗男女,会有后悔的一天的!”

想到这两个人,汪阳现在还是气得发抖。

汪阳是宋州大学大三的学生,田莎莎和安坤杰都是他的同学。

汪阳大一就和田莎莎在一起了,如今两个人约定一起考研,为了专心复习,所以在校外租了房子,为了让田莎莎高兴,汪阳在上学的同时,还一直在校外打着零工,但他觉得为了两个人的未来,这些都是值得的。

安坤杰汪阳也算了解,他仗着父亲是金宇集团副总,在学校里嚣张跋扈,祸害了不少女生,远的不说,班上就有一个女生为他打过胎,这件事当初闹得很大,田莎莎都是知道的。

汪阳怎么也没想到,田莎莎会为了一个工作,放弃了一起考研的约定,和这个人渣搞在一起。

这时,门外的一阵骚乱打断了汪阳的思绪。

“小娘们,我们安少的医药费,准备好了吗?”一个粗犷的男声说道。

安少?医药费?

汪阳反应了过来,安坤杰也被自己用搪瓷笔筒打破了头,那么那个男人的话是对...

“我所有的钱都给我弟弟治病了,他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说道。

汪阳一下子就听出了,这句话正是自己的姐姐汪玥说的!

“你弟弟死了也不关我们的事!是你弟先动手的,我们安少是正当防卫,安少现在就在医院里等着医药费治伤,要是耽误了,你负担不起!”男人嚣张道。

“可是我真的没有钱了,而且...而且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汪玥小声地说道。

“没钱呀?没钱好办!”男人坏笑着凑到汪玥面前:“我们安少说了,你要是没钱赔,就去陪安少一晚,把他伺候舒服了,他的伤估计就好了!”

汪玥听后奋力一推,将面前的男人推开:“滚开!”

“还敢动手?”男人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今天我就把你绑回去送给少爷!”男人说完,伸手就要去拉汪玥。

就在男人的手要碰到汪玥的一瞬间,“嘭”的一声,病房的们被打开了,一个少年从病房内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来到了男人的面前,死死地抓住了他那只肮脏的手。

正是汪阳。


汪阳是孤儿,小的时候和汪玥在孤儿院一起长大,他们虽然不是亲姐弟,但感情胜似亲姐弟。

龙有逆鳞径尺,人有撄之,则必杀人!

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就是汪阳的逆鳞,不容得任何人侵犯。

“嗯?”男人突然觉得手臂一沉。。

汪阳抬起头,面对着他的是一个光头大汉。

“你敢动我姐一下试试!”汪阳的眼神冰冷。

“阳阳你醒了!”看到汪阳从出来,汪玥惊喜道。

汪阳转过头,朝着汪玥笑了笑:“姐,我没事了,这里我来处理!”

光头看清了汪阳的长相,随即笑了起来:“这不是动手打我们少爷,结果被我们少爷打成植物人的废物吗?怎么?醒了来救你姐姐了?”

“我们少爷说了,只要你姐能陪他一晚,他可以不告你,也不用你们赔偿!”光头满脸不屑道。

“找死!”汪阳的眼中闪烁出一丝杀意。

紧接着,汪阳手腕一转,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光头的手臂被折成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

一声惨叫过后,光头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上!都给我上!弄死这个小子!”光头歇斯底里地喊着。

汪阳这才注意到,光头的身后还跟了不少花臂大汉,有五六个人。

随着光头的一声令下,这几个花臂大汉各个摩拳擦掌,朝着汪阳扑了过来。

“啊!”坐在一旁的汪玥惊呼一声。

汪阳本身就偏瘦,加上刚刚苏醒,以这两个人的体格,被这几个大汉任意一个打中,怕是都会让汪阳倒地不起。

但汪阳也不后退,双手一抖,弹出几道肉眼难辨的白光。

原来刚刚过来之前,汪阳从病床旁抽了一张餐巾纸,将餐巾纸撕成小块,团成了几个绿豆大的小纸团,在几个人扑过来的时候,将纸团弹出,正中几人膝盖上的犊鼻穴。

几个大汉都觉得膝盖一软“噗通!噗通!”几声,先后跪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两腿无法用力,动弹不得。

“这...这是怎么回事?”带头的光头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汪阳。

坐在一旁的汪玥,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给我姐道歉!”汪阳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几个人。

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也生不出反抗的念头了,纷纷转向汪玥的方向,向她道歉。

“对不起!”

汪阳冷哼一声:“回去告诉安坤杰,他的账我记下了!我会去找他算的!”

说完,汪阳抬手一挥:“滚吧!”

几个大汉听后,如蒙大赦,但膝盖又用不上力,连滚带爬的出了医院。

“姐,没事了。”汪阳回头对汪玥说道。

“阳阳,刚才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直接跪在地上了?”汪玥起身问道:“还有,你刚刚苏醒,惹他们做什么呀?他们可都是有背景的,你惹了他们,他们肯定会回来报复的!”

“没事的姐,我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我了!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汪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能醒过来姐就很高兴了!”汪玥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天,姐有多担心你。”

“我睡了很久吗?”汪阳问道。

“你已经昏迷了十天了!”汪玥说道:“而且,你来的第一天就被诊断为脑死亡,吓死姐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会醒过来了呢!”

汪玥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

听姐姐这么说,汪阳鼻子一酸,因为自己让姐姐这么担心,还被这群王八蛋侮辱,此刻的汪阳下定决心,一定会保护好姐姐,让姐姐过上最好的日子!

而那些让自己和姐姐受苦的人,汪阳一个都不会放过!

“姐,我们先回家吧。”汪阳拉起汪玥说道。

“你还是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吧,你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虽然醒了,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汪玥担心道。

“好!”为了让姐姐放心,虽然汪阳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好得很,但还是跟着姐姐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检查的过程十分顺利,就连给汪阳检查的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十天前被确诊为脑死亡的汪阳,现在的身体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了,甚至比一般人还要健康得多!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这是因为汪阳在昏迷中,得到了《天衍经》的传承。

...

经过了全面的检查,汪玥终于放下心来。

“姐,你在这陪我肯定累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我去出租屋收拾收拾东西。”站在医院门口,汪阳对汪玥说道。

既然女朋友都已经没有了,那出租屋自然也就没有租下去的必要了,汪阳准备搬回学校宿舍,还能省些钱。

“啊...没事的,我陪你去吧,还能帮你点忙。”汪玥说道。

“你看你的黑眼圈,都跟熊猫一样了,赶紧回去睡觉,不用管我的,刚才都检查了,我什么事都没有,我自己可以的。”

汪阳好一顿劝说,才让汪玥回了家,而他自己,则走在了去出租房的路上。

汪阳从醒来之后就感觉身上有一道不知名的气,在体内四处游走,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真气一般,刚刚对那几个花臂大汉出手,汪阳将真气附着在几个纸团上,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好的效果。

“看来这本书,还真是个宝贝!”

一边走着,汪阳不禁在脑海中打开了《天衍经》,翻到了医道部分,边走边看。

这书中的经文,真是越看越神奇,让汪阳欲罢不能。

就在经过一个路口,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商务奔驰从马路上飞驰而来,速度极快。

“嘭!”

汪阳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幸亏汪阳现在的体质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不然这一下恐怕会让他重新回到病床上,甚至要了他的命。

“卧槽你怎么开车的,红灯看不见吗?”汪阳拍了拍屁股站起身后,开口骂道。

这时,一声娇喝传来:“喂!你这人怎么不看路呀!”

循声望去,奔驰的后座下来一个女孩,快步跑到了汪阳的面前。

“没死啊。”说完,女孩从包里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还有一张名片,扔在了汪阳的身边。

“你自己拿钱去检查,有事打电话!赶紧让开,我们还有急事!”


汪阳仔细看了看那女孩。

她十八九岁的年纪,身穿一条连衣裙,长发垂肩,脸上未施粉黛,皮肤却白皙如雪,五官精致非凡,不要说在宋州这个小城市,就算放到那些一线城市,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我靠,撞人了就这态度?”汪阳眉头一皱。

“我没空在这跟你闲扯,你快滚开,我们还有急事,要是耽误了你负担不起!”女孩不耐烦道。

“哟!”汪阳一笑,直接往地上一坐:“扯皮是吧?正好我有的是时间,来!”

“你!”女孩见汪阳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心里又气又恼,直接抬腿踢向了汪阳。

“果儿...”

就在女孩儿即将踢到汪阳的时候,奔驰的后座下来了一位老者。

那老者年至古稀,头发斑白,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人。

不过这老者身体似乎有些虚弱,喊出这句话之后便扶着车门大口地喘着气。

“爷爷,您怎么下来了!”女孩连忙跑了过去,扶着那个老者。

“小伙子,咳咳...你没事吧?”老者开口问道。

“还是年纪大的会说话。”汪阳站起身来,朝老者走了过去。

“对不起小伙子,司机闯红灯也是迫不得已,你怎么样?刚好我们要去医院,你上车带你去检查检查吧,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会赔偿的。”老者说完,又有些呼吸困难了。

“我好不容易出来,我可不回医院去了,看在你们是急着送病人去医院,我也就不追究你们撞我了。”汪阳说道:“不过老先生,我劝你也别去了,回家想干点什么干点什么,想吃点什么吃点什么吧。”

“你什么意思?!”女孩怒视着汪阳问道。

其实汪阳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这老者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与其去医院受苦,不如回家享受人生最后的时光。

“你爷爷是肺癌晚期,而且近期又发生了癌变,最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你忍心让他这个年纪去医院做痛苦的化疗吗?”汪阳说道。

听了汪阳的话,女孩的眼眶瞬间红了。

而那老者,则是满脸的震惊。

自己的癌变是今天上午刚刚检查出来的,这个少年怎么可能只看了自己几眼,就看了出来?

“小伙子,你既然可以看出我的病因,不知是否能救我一命?”老者恳求道。

汪阳感受到了老者真切的目光,但还是摇了摇头。

老者的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这就是我唐远山的命吗...”

听到这个名字,汪阳猛地抬起头:“你是唐远山?”

老者点了点头:“正是。”

“你是远山集团的唐远山?”汪阳再次确认道。

“没错,是我。”老者再次点头。

汪阳看着老人的脸,从他的脸上可以感受到他对活下去的深切渴望。

“那好,我可以试一试。”汪阳说道。

话音刚落,汪阳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唐远山肺经上的中府与云门两处穴位上双指一点,并向两处穴位灌输自己刚刚拥有的微薄真气,接着,又转向了任脉上的天突穴与玉堂穴。

汪阳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唐远山与唐果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收手了。

只见唐远山的脸色瞬间有了好转,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唐远山患病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身体如此舒畅,试着活动了下筋骨,又大口吸了几口气,唐远山兴奋地握住了汪阳的手:“感谢小兄弟出手相救!我唐远山没齿难忘!”

看着唐远山脸上以及身体上的变化,汪阳也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成功了!

“唐老,我只是暂时帮你止住了痛苦,但是你的肺部已经受损严重,想要痊愈,还需要些时日。”汪阳淡淡道。

“万分感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感觉这么舒服过了!”唐远山说道。

“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行善积德的结果。”汪阳说道。

本来汪阳不准备出手,一方面和对方素不相识,对方又撞了自己,而另一方面,是汪阳从《天衍经》上学习的医术,还从来没有实践过,所以他对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得知对方是唐远山,汪阳便义不容辞,因为唐远山是远山集团的董事长,这远山集团生意做的很大,而唐远山在做生意的同时,又热衷慈善,不仅为慈善机构捐了很多钱,还自己出资办了很多学校,更重要的是,汪阳和姐姐小时候所住的远山孤儿院,正是唐远山出资建立的。

唐远山听汪阳如此说,有些不解:“小兄弟和我有些渊源?”

汪阳微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听说过唐老的一些事迹而已,好人有好报。”

唐远山欣慰地笑了笑:“小兄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知能否赏光,到家中吃个便饭?”

“我叫汪阳,吃饭就不用了,我现在还有些事。”汪阳直接拒绝了唐远山的邀请。

见汪阳拒绝,唐远山有些意外:“这样啊...但是小兄弟救我一命,我再怎么说,也该表达一下感谢。”

汪阳知道,唐远山除了感谢,还想知道后续治疗的事情,但这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吧唐老我给您留个电话,三日之内我必定登门拜访。”汪阳说道。

“好!”唐远山听汪阳这样说,赶忙答应了下来:“果儿,快去车上拿我的手机,帮我记一下...”

唐果看了汪阳一眼,不太情愿地上了车。

...

此时,西城一栋别墅内。

安坤杰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看着面前几个站都站不起来的花臂大汉,一脸的愤怒。

“妈的,你们这些废物!让你们办这点事都办不好!”

“那个汪阳不是脑死亡了吗?怎么可能醒了?!”

这时,一个来探望安坤杰的狗腿子说道:“安少先别生气呀!”

“既然他醒了,我们用让他坐牢为要挟,还怕他姐姐不来吗?”

“做个屁的牢!”安坤杰一把抓下了头上的纱布:“老子又没事!”

原来什么脑震荡,正当防卫,都是安坤杰为了逼汪玥就范编造出来的。

狗腿子上前趴在安坤杰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安坤杰听着听着,嘴角露出了微笑。

“汪阳是吧?醒过来了算你命大!但是你敢打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