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出病房进洞房

出病房进洞房

油炸蚂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入赘这么多年,无论自己做了多少,无论他多么听话,始终讨不到一点好,还被丈母娘一家欺辱嘲讽。可他们哪里知道,被欺负的不还击的霍海,实际上是一个户头上一千多亿,医武双绝的传奇人物。只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他才来到这个三流世家做了上门女婿,如今时机已到,他也该离开了。

主角:霍海,云晴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海,云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出病房进洞房》,由网络作家“油炸蚂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入赘这么多年,无论自己做了多少,无论他多么听话,始终讨不到一点好,还被丈母娘一家欺辱嘲讽。可他们哪里知道,被欺负的不还击的霍海,实际上是一个户头上一千多亿,医武双绝的传奇人物。只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他才来到这个三流世家做了上门女婿,如今时机已到,他也该离开了。

《出病房进洞房》精彩片段

莲泽市医院。

满身绷带的霍海茫然地望向四处。

门被推开了,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女子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女儿救了你,你说我是谁?”那女子冷冷地道。

年轻男子一怔,眼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恍忽间,他好像记得确实有人救了他,不过他刚刚苏醒,记忆还有些模糊。

他赶紧俯首,“谢谢你们!”

“你叫什么名字?”

“霍海!”

“今年多大?”

“二十五岁!”

“什么学历?”

“大学本科……”

“你老家是哪里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老家就是莲泽市清远县的,父母在我三岁时就已经不在了”,提起这件事情,霍海眉宇间掠过了一抹忧伤。

“结婚了吗?”

“没有!”

“有车吗?”

“没有”

“有房吗?”

“没有”

“有工作吗?”

“在龙盘山做导游”

“好,我很满意”,那个中年女子狠狠地一拍手掌。

“你满意什么?”霍海莫名其妙。

他刚问到这里,那女子“啪”地一声将一叠厚厚的交款单拍在了桌子上,“知道把你抢救回来总共花了多少钱吗?”

霍海伸脖子一望,眼睛瞪大了,“四十七万多?”

“现在,你要么还钱,要么……”,那个中年女子挑了挑眉毛,有意停下不说。

“要么什么?”霍海小意地问道。

“要么就以身相许,一周以后跟我闺女结婚,做我家的上门女婿”,中年女子咄咄逼人地道。

“我……”霍海艰难地吞咽着唾/沫,妈呀,这么着急,那她闺女得长成什么样子啊?不会是奇形怪状、蠢如猪狗吧?

他刚要说话,却突然间想起了下山前师傅曾经告诫过自己,“下山后,若遇首次过命之恩,所求必应报之,此乃命数。”

师傅在他心中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所以一想起这句话来,他不禁犹豫了。

“回答我,娶不娶我女儿?”中年女子咄咄逼人地道,眼中却现出一抹异色。

“娶”,霍海吐出口长气,缓缓点头,心下间暗道,“师傅,我按照您说的话去做了,您可别坑我啊……”

转眼,十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十个月里,霍海只为了师傅的一句话,以身相许、忍气吞声,在莲泽市的云家做了个名义上的上门女婿。

入洞房的当天他才知道他娶的老婆叫云晴,是云家第五子云永浩的女儿。逼自己入赘的那个女人叫杨柳,现在也是自己的丈母娘。

之所以逼着自己做上门女婿,也是因为自己那个便宜老丈人的资金链断了,丈母娘帮着想了个歪招,要用结婚骗用家族嫁妆度过难关。

而找上了自己,霍海也很清楚,应该是觉得自己啥都没有,比较容易威逼利诱。

已经晚上七点钟了,霍海做好饭菜,扎着围裙靠在餐桌前,无聊地翻着手机。

桌子上的菜已经发凉。

脚步声响起,杨柳从楼上走过来不耐烦地喝道,“几点了,晴晴怎么还没回来吃饭?”

霍海赶紧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要不然,您给她打个电话?”

“你是死人哪?这点儿小事还用我?”杨柳厉声骂道。

“好,好,我马上打”,霍海赶紧给云晴打电话。

“有事么?”云晴冷漠的声音传来。

“妈问你啥时候回来吃饭”

“朋友过生日,不回去吃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早已经挂了。

霍海无奈地向杨柳道,“晴晴说她朋友聚会,不回来吃了。”

杨柳懒得看他一眼,站起来走到餐桌那边,霍海给她拉开凳子坐好,然后拿了个盘子盛了些饭菜躲到旁边的角落里坐在小马扎上吃了起来。

到了这个家之后,他就没资格上桌吃过饭。

“嘟嘟”,杨柳向外面喊道,一只小泰迪跳上了椅子,与杨柳并排坐着,吃起饭来。

人不如狗!

吃过饭收拾完,伺候丈母娘洗完脚,霍海缩到了地下室杂物间的床上,刚叨起枝烟来,电话响了。

一看电话,他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赶紧接起来,“师傅,你出关了?快一年了,你总算有消息了……”

“只是惦念你,临时出关”,对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疲惫的声音。

“你再坚持坚持,最多再有一个月,我就把掌门令牌给你拿回去”,霍海肃容道,与之前那个窝囊女婿的样子判若两人,可眼底深处有着担忧与焦虑。

“不急”,电话里的老者咳了一声,“小海,这一年过得怎样?”

“还好,结婚了”,霍海嘿嘿一笑,挑些轻松的说。

“小王八蛋,你结婚都不告诉我?”老者愤怒了。

“你在闭关延寿嘛”,霍海脸上在笑,心中发苦。

若不是为了让师傅高兴,他就不想说这个事。

这叫结婚?一年了,他简直就是家里的佣人,所有的家务活儿全都包了,吃的是剩饭菜,住的是地下室,受尽了窝囊气。

而一年的时间里,云晴连手都没让他碰过一下!同住一间房都不可能!要不是为了师傅那句话,他早走了,何必在这里待着受这个王八气。

“家里对你怎样?”老者关切地问道。

霍海沉默了下去,没说话,半晌才轻声道,“他们救了我,逼我结婚,受尽白眼儿,没人看得起我。你说这是命数,我也只能待下去报这个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若他们救过你,那这便是命数,继续报恩下去吧。至于让你受气……哼,谁敢看不起我青云门的弟子?一会儿我给你青云门账户的授权,让你成为亿万富翁!”老者怒哼一声,随后电话挂了。

霍海知道,师傅时间有限,马上就要回去闭关延寿了。

电话刚摞又再响起,里面传来了一把甜美的女声,“您好,我是华兴银行超级VIP客户私人顾问兼帐户管家余曼诗,您可以叫我诗诗。请问您是霍海霍先生吗?”

“我是”,霍海点了点头,不过也小吃一惊,华兴银行可是世界级大银行,能成为它的超级VIP客户,得多少钱有这个资格哪?

“受原账户持有人萧逸尘也就是您……师傅……的委托,现将号码为#$%……的账户所有人变更为您,账户里所有资金全都归您支配”,私人顾问的声音愈发甜美。

“账户里有多少钱?”霍海很是期待地问道。

“一千四百六十亿七千八百三十六万五千零四角九分”,私人顾问准确地报出了一长串数字。

“啥?”霍海傻了!

包房里,云晴正和几个高中同学聚会,都是女孩子,算她五个人。

因为今天是高中同桌衣影儿的生日,大家约好了一起聚聚,同时也要送衣影儿生日礼物。

“小富婆,到你了,快点儿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小影儿还等着惊喜呢”,叽叽喳喳地说笑了一会儿,其他几个人就笑道。

“急什么”,云晴笑道,不过随后就有些尴尬,“我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落在家里了”。

她赶紧拿起了电话,想了又想,最后还是皱着眉头给霍海拨了过去。

这么晚了,唯有让这个想起就让她心烦的家伙送一趟过来。


霍海正蹲在外面的草地上看着帐户上的一堆零发呆,电话响了。

“媳妇?”霍海一看电话惊喜交加,这还是云晴头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闭嘴,不许这么叫我”,云晴怒斥,“我的卧室床头柜上,有一个新买的包包,给我拿过来。我给你定位,快点儿”,云晴命令地道,懒得跟他多说一个字。

霍海只得骑着电动车出去了,既然报恩,那就报到底吧,否则也不会这般惟命是从。

不过也是倒霉,他骑着电动车跑了一半路的时候发现,挂车把儿上的包巅没了,只剩下一个底儿破了的包装袋在风中摇舞。

“这咋整”,他吁出口气,有些发愁。

不经意间抬头,看见对面有间叫做“云扬”的奢侈品店,他眼前一亮,立马就冲过去了。

不过刚推开玻璃门要往里走,那个高挑漂亮的大堂经理就走过来了,喝斥道,“出去,送外卖的不让进”。

霍海穿件蓝体恤,下面一条短裤,穿着双拖鞋,手里还拎个袋子,看上去特别像外卖小哥。

“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来买东西”,霍海赶紧道。

“就凭你?这屋子里哪件东西是你能买得起的?”那个大堂经理漂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里面就透出深深的鄙夷不屑!

她细长白晰的手指向着各个专柜一指,爱马仕、阿玛尼、香奈儿……各种奢侈品大牌。

“你这不狗眼看人低么”,霍海皱起了眉头。

“你骂谁?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出去,我叫保安了”,大堂经理指着霍海怒斥道。

旁边两个保安向他虎视眈眈。

“行,你等着”,霍海愤怒了!师傅说了,从今天开始他不必再忍气吞声,好吧,那就从现在开始!

“滚”,那个大堂向外一指,撵狗一样!

霍海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到了外面掏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霍先生您好,我是您的帐户管家曼诗,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余曼诗甜美的语气让人心情舒畅。

“现在你把莲泽市这家叫云扬的店给我买下来,我给你一枝烟的时间”,霍海霸气地道。

“没问题,霍先生”,余曼诗毫不含糊。

才半枝烟的功夫,余曼诗的电话就过来了,“老板,这家店是您的了,经理王宇马上下楼迎接您。”

“OK”,霍海打了个响指,重新推门往里进——有钱就是好办事!

“哎,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滚出去了吗?还敢进来,保安,保安……”大堂经理叫了起来。霍海缓缓拔直了身体,盯着那个大堂经理,“我给你个机会,道歉。”

“你特么有病吗?滚出去”,大堂经理感觉遇到了神经病,使劲向外推他。

“住手”,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一个西装革履、地中海发型的中年胖子拿着手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他老远就死盯着霍海,边跑边看着手机照片,没错,就是他。

“王总?您别生气,我马上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大堂经理以为工作失职惹经理生气了,赶紧道。

可“王总”看也没看她,直接向着霍海躬身成九十度角,“董事长,您好”。

“你是经理王宇?”霍海负手问道。

“我是,我是……”王宇点头哈腰地道。

“把她开了”,霍海向着那个大堂经理一指。

“去财务拿上你这个月的工资,滚”,王宇二话不说,向着大堂经理一挥手,如赶苍蝇。

“二姨夫……”大堂经理傻了,颤颤地道。

“滚”,王宇的怒火终于爆发,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到新老板身上来了,不找死么?

别说二姨夫,大姨妈来了都不好使!

那个妆都哭花了的大堂经理被保安撵了出去。

“BOSS,请您视察并指示工作”,王宇巅儿巅儿地跟在霍海身后。

“视察个屁,赶紧帮我找款包,算了,就那个吧……”霍海一转头看见左边柜台里摆着一款包包跟丢的那个挺像,一指道。

“老公,就是这款包包哎,我喜欢好久了,你一定要买给我”,这时旁边走过来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女人指着那款包向老公撒娇。

“好的宝贝儿”,那个男人笑着走过来。

“对不起先生,这款包已经售出去了”,王宇赶紧走过去,将包装打好奉给了霍海,同时向客户道歉。

霍海拎起来就走,不过这一次怕纸袋底子又坏掉,赶紧在门口随手找了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套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夹包出门,上了电动车就走。

“宝贝儿,那包,卖了”,男人歉意地向老婆道。刚才那款是限量版的,整个专柜只有这一个,再没有多余的了。

“我不管,我就要”,女人跺脚撒娇。

“走,跟那个小兄弟商量一下”,男人带着老婆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霍海都快将电门拧断了,一路闯红灯,终于在十五分钟后赶到金壁辉煌大酒店。

到了包间门口,推门而入。

“出去出去,我们没人点外卖”,屋里面几个时尚靓丽的女孩子冲着他嚷道,个个白白的长腿、大大的眼睛,颜值都很高。

“是找我的,快把东西给我”,坐在右边的云晴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好好”,霍海赶紧把袋子递了过去。

“你有病啊?这个包包三千多,你就用个破垃圾袋装的?”云晴一看那个垃圾袋子险些气死过去。

“我怕丢了……”霍海赶紧解释。

“这谁啊?”几个高中同学都好奇地问道。

“我……老公,霍海”,云晴垂头道。

“什么?你老公?”气氛炸裂。

早听说云晴找了个没钱没权没出息的废物老公,甚至结婚的时候嫌丢人都没通知她们,这次可好,见着真人了。

半晌,她们爆发了。

“晴晴,你有病啊?凭你如花似玉的,家庭条件还那么好,怎么嫁这么个人?”

“就是,看他跟个二傻子似的,你是哪根筋搭错了选他?”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几乎所有同学痛心疾首。

“你们过份了吧,人家怎样关你们什么事”,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尴尬着的霍海感激地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孩儿站了起来,正不满地向同学说道。

那女孩儿又细又白的一双长腿,容颜俏丽无比,大美女一枚,和云晴坐在一起,一时瑜亮,都那么漂亮。

“我叫衣影儿,是晴晴曾经的同桌。霍海,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快请坐”,衣影儿热情地招呼着霍海。

“谢谢”,霍海要往云晴身旁去。

“离我远点儿”,云晴瞪了他一眼,已经打开包装,可是仔细一看,登时大怒,“这是我买的包吗?”

“呃,不是”,霍海摸了摸鼻子,只好说实话,“那个包,我骑电动车巅丢了,就又去买了一个,应该差不多……”

“居然丢了?真是废物!这个包,你在哪儿买的?”云晴怒火冲顶。

“我在麻纺路那边……”霍海拼命回忆。

“麻纺路?那不是夜市吗?霍海,这包是在地摊儿上买的?”眼睛大得像动画片女主的赵菲叫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哄笑声,云晴臊得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不是不是,是在麻纺路旁边的……云扬,对,就是云扬,那家店里买的……”霍海赶紧摆手。

“这破包,一看就是麻纺路地摊货儿,顶多二百五一个”,另外一个皮肤白得发光的同学马晓倩撇嘴道。


“确实是真的”,霍海无奈了。

“听晴晴说你就是个龙盘山的导游,赚那点儿钱都不够抽烟的吧?能买起真包?要是真的,我把它吃了”,胸前超有料的丰腴女孩儿刘莹满脸不屑地道。

“哐”,怒极的云晴直接将包扔了出去,砸在掩着的门上,将门都砸开了。

“马上滚,你这个废物”,云晴怒斥。

可门口却传来一声惊叫,“哎呀,谁这么缺德把包包扔在这里啦,我的爱马仕小宝宝哟,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门口,一把抱起了包包,像抱着孩子一样,心疼得脸都抽抽了。

不过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霍海,登时惊叫,“老公,快来呀,他在这里……”

门口旋即出现一个文质彬彬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一见霍海就是惊喜交加,赶紧走进屋子,一把握住了霍海的手,“小兄弟,可找到你了,你好,我叫孙浩……”

“孙董事长?”那边的衣影儿站了起来,眼中有着震惊的神色。

“你认识我?”孙浩一怔。

“我曾经在您的酒店打过工,当然认得您”,衣影儿笑着解释道,同时看着门口正给包擦灰的中年女子。

“原来如此……是这样,我和爱人逛街,她想要那款看中好久的限量版爱玛仕包包,可慢了一步被这个小伙子买了,我爱人实在太喜欢那款包包了,这不,我就一路紧赶慢赶地追过来……”

孙浩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真是云扬的货?”所有人石化,眼珠凝固了。

“是啊,我们就是从云扬一路追出来的”,孙浩点了点头。

“那这个包,是真的?”赵菲和马晓倩几乎齐声惊问,云晴也有些发傻。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爱玛仕的最新款Bolide的限量版,十二万,莲泽市就这么一个,我喜欢好久了……”,门口孙浩老婆满心喜爱地道。

“十二万……”周围牙疼似的吸气声响起。

“我擦,这么贵啊?早知道挑个便宜点儿的了……”霍海一咧嘴。

“这个,小兄弟,商量一下,这个包,可不可以转售给我?我可以加价两万……”孙浩小意地向霍海商量。

“十二万,还要加价两万?他是干什么的啊?这么壕?”几个同学震惊了,小声地问衣影儿。

“他亿豪星辰酒店的董事长,身家近百亿,超牛的”,衣影儿小声地道。

“百亿身家……”几个女孩子眼前都是小金星!

“这个,不好意思,孙……董事长,我是送给朋友的礼物……”霍海轻咳了一声,不想卖。

“这……好吧,那就不强人所难了,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我爱人实在太喜欢这款包包了,如有可能转售,联系我。这桌的单,我买了”,孙浩十分绅士范儿,并没有强人所难。

将包还给霍海,他拉着满腔不舍的老婆走了出去,在外面关上了门。

“谢谢啊”,霍海拿着包,很不好意思地在后面道。

一回头,满屋石化的眼眸。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云晴眼神复杂地盯着他。他只是个导游,老妈天天骂他是个吃软饭、没出息的窝囊废,他每个月还要往家里交三千块钱食宿费呢。

“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原本想给你买结婚一周年礼物的,谁知道我把包弄丢了……”霍海满口瞎编。

“买完这个包就更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吧?你还真能打肿脸充胖子啊”,旁边的刘莹为了掩饰错误,继续打击他。

“你不用打肿脸也是个胖子”,霍海根本不惯着她,虽然她很有料。

“你说谁呢?”刘莹被刺到痛处,跳起来骂道。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一十五斤,微胖而已!这个混蛋嘴太黑了。

结果刚叉起腰来要骂人,一个包就怼脸上了。

“别整没用的,刚才你说包是真的就把它吃了,要说话算话,吃吧”,霍海从一侧露出脸来,挑眉道。

饭吃到这个份儿已经吃不下去了,赵菲、马晓倩和刘莹几个人借故告辞,灰溜溜地走了。

“欢迎有时间来我家吃包,啊不,吃饭”,霍海笑眯眯地在身后向刘莹补刀。

踩着高根鞋的刘莹险些跌倒。

“给,拿着吧,祝你生日快乐”,霍海将包递给了衣影儿。

衣影儿却不接,摇了摇头,“十几万的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敢要。”

“没什么,高兴就好”,霍海笑笑,想了想又补充道,“只要你是云晴的好朋友”。

“行,那我就接着了”,衣影儿抿嘴一笑,但始终没伸手,转头看着云晴。

“拿着”,云晴很豪气地一挥手,可心头又羡慕又恨,霍海这该死的。

一起下了楼,道了声“再见”,分头而走。

望着霍海的背影,衣影儿眼神饶有兴趣,这小子,蛮有些小帅嘛。

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霍海给云扬的经理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务必再淘弄一款差不多的包包去送给孙浩的夫人。

毕竟,孙浩买了单,他必须投桃报李,因为他不习惯欠别人的。

至于钱不钱的……现在他差钱儿吗?只差事儿。

躺在床上,想想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霍海有些兴奋,不用忍气吞声的日子还真美好啊。

明天如约而至,但开局不咋美好,因为大清早他就被人从床上揪起来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个窝囊废、没出息的东西,眼都不眨就送出去个十几万的包?你装什么大瓣蒜?我是你岳母,你不先孝敬我,却充壳子孝敬别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杨柳破口大骂,她昨天晚上已经听女儿说了,这个蠢货,居然买了个十几万的爱玛士包包送人……

她快气疯了!

“妈,你干什么?这事不怨霍海,他只是替我撑场面的,有气你冲我撒”,云晴也生气了。

她原本是带着惊奇兴奋跟老娘说的,没想到自私的老妈一听就炸了,这让她面对霍海有些小小的尴尬。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