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天下第一暴君

天下第一暴君

空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梦惊醒,叶辰看着周围奢华陌生的环境,还觉得自己身在梦中,直到耳边的呼唤传来之后,他的脑海才开始消化一些记忆。原来自己这是穿越到了大晋王朝,还成了一国君主,现在的朝野间无一不骂他是个昏君暴君,毕竟这百官昏庸,佞臣当道,百姓哪有好日子。他必须要改变才可以,不然这龙椅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

主角:叶辰,苏倾城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苏倾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下第一暴君》,由网络作家“空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叶辰看着周围奢华陌生的环境,还觉得自己身在梦中,直到耳边的呼唤传来之后,他的脑海才开始消化一些记忆。原来自己这是穿越到了大晋王朝,还成了一国君主,现在的朝野间无一不骂他是个昏君暴君,毕竟这百官昏庸,佞臣当道,百姓哪有好日子。他必须要改变才可以,不然这龙椅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

《天下第一暴君》精彩片段

叶辰头痛欲裂,睁开眸子。

“老子真是福大命大,从山崖摔落,阎王居然都没收我。”

他强撑着自己身体,坐起来,入眼处,整个人都懵了。

到处是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装饰,甚至被褥都绣着五爪金龙。

“这……这是哪里?拍电视剧吗?”

叶辰下床,走到门口,想寻找一下拍戏现场的工作人员。

结果刚一打开殿门,一股记忆如同洪流般涌入大脑!

叶辰的脑袋像是炸裂一般,不禁痛苦的叫出声。

甲子年,晋朝!

我是当今天子,叶辰,叶天帝!

我……我竟然穿越了?!

这里的一切,与古代相仿,但是华夏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应该是来到平行宇宙了!

叶辰的动静招来了一帮宫女太监。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宣太医!陛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砍了你们的脑袋!”

一位脸色虚白的公公,心急如焚的喊道。

“方才陛下发生的事情,不许向外泄露半分,如若不然,满门抄斩!”

叶辰逐渐回神,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我……朕……朕没事。”

他习惯以“我”自称,不过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

常公公连忙上前,搀扶叶辰,脸上尽是担忧:“陛下没事就好。”

适时。

“杨贵妃到!”

一道悠长的公鸭嗓响起。

叶辰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红袍,五官绝美,白皙香肩暴露,莲步婀娜,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媚态。

他看呆了,重重的咽了咽口水。

在世妲己也不过如此吧!?

“臣妾拜见陛下。”

“陛下英明神武,斩尽苏家佞臣七十八口,大晋王朝定能永盛不衰!”

常公公听闻这话,心里十分难受,不由叹息一声。

苏妃舒婉,对待他们这些下人也是极好的。

真是红颜薄命啊!

而,叶辰听闻这话,通身一震,瞳孔收缩。

脑海之中浮现一道婉约的倩影。

记忆中的她,身穿素白长裙,不施粉黛,却美得像是仙女下凡。

苏家?苏倾城?!

她素来贤良淑德,处处为大晋皇帝着想,却被原主万分嫌弃,非打即骂,没给过任何好脸色。

而,苏倾城的父亲,更是被先皇封为北疆战神,更是朝堂上为数不多的忠臣,为大晋杀敌无数,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没有苏凉,便没有如今的大晋盛世!

此时,朝堂内忧外患,原主更是昏庸无道,手中权力,十之七八都在宰相手中。

今日,若是斩了苏凉将军,恐怕明天死的就是他这个大晋皇帝了啊!

叶辰气的额头青筋暴起,眼眸之中充斥着血丝,声嘶力竭喝道:“快!快给朕备马!朕要去刑场救苏妃!”

杨贵妃纤细白嫩的玉手,紧紧攥起,美眸之间浮现怨毒。

“陛下!苏家谎报军情,欺君之罪,按律当斩啊!”

原本杨贵妃那千娇百媚的声音逐渐硬朗。

叶辰虎眸突然落在杨贵妃娇躯之上。

她是宰相之女,平时经常对原主谗言,打压忠臣,她也不是好人!

“后宫不得干政,你不知道吗?!苏家如何,朕自有决断,与你何干?!”

叶辰音如洪雷,骤然炸响。

杨贵妃慌了,玉足情不自禁退后两步,旋即,红润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时辰已到,这苏家怕是活不成了!

叶辰心急如焚,高声喊道:“常公公,快快快备马!”

常公公脸色有些黯然:“陛下,恐怕来不及了啊!”

“刑场位于东侧午门。”

“从养心殿出发,少说也有七八里的行程。”

“况且,您现在穿的如此单薄,如此打扮出现在午门刑场,皇家颜面荡然无存啊!”

叶辰一把攥住他的衣领,怒喝道。

“他妈的,少废话!还不赶紧给朕备马!!若是苏贵妃出了什么事情,北疆战神被斩了,朕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是是是,陛下息怒,老奴这就为您备马。”

常公公吓得脸色苍白,火急火燎的冲了出去。

踏鞍上马,化作一道疾风冲了出去。

北疆战神镇守北方边境,两个月之前,赵国来犯,苏凉亲自上阵,最终以一万散兵斩杀敌寇三万余人!

乃是大胜!

可原主这混蛋,听信宰相谗言,说苏凉谎报军情,甚至下旨抄苏家满门!

宰相杨霸阴险狡诈,权势滔天,朝堂皆是以他为首!

唯有苏老将军一人苦苦支撑!

若是斩了苏家,那么自己最后的筹码,也没有了,自己这个皇位也该到头了!

“特么的,你这皇帝活的真是窝囊!”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既然如此,这一世,我替你活,属于你的一切,我都不会放弃,定将这大晋,带上繁荣盛世!”

“窝囊废,你且在天上看好吧!”

叶辰咬牙切齿:“快快快!再给老子跑的快一点啊!!”

宝马飞驰,鼻间喷出浓浓血雾!

“啊啊啊啊!!再快一点!!”

“苏贵妃和苏老将军若是出事,这天可就塌了啊!”

宝马疾驰在宫中,吓坏了无数宫女、侍卫,纷纷议论,今天陛下是怎么了,如此反常。

午门刑场!

苏家七十八口,身穿白色囚服,浑身皆是伤痕,鲜血淋漓,跪在刑场之上。

端坐在台前的判官,手中抄起一块令牌,高声喝道:“午时三刻已到!”

“行刑!!!!”

监斩官将令牌重重的摔在地上。

苏家已是亡命之躯。

苏凉老将军望着苍天,老泪纵横。

“陛下!陛下!我苏家从未做过对不起皇家之事!!我苏家问心无愧啊!!!”

苏贵妃嘴角渗出殷殷血迹,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苏倾城,对陛下任劳任怨,毫无怨言,若是来世,希望不做帝王妻!”

话罢,她的眼中流出绝望伤心的泪水。

行刑官喝了一口酒,猛地喷在刀上。

扬起大刀,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斩!”

“滚!滚开!全都他妈给朕住手!!!”叶辰眼眸猩红,宛如一只猛兽,发出震天咆哮!

“若是伤苏家分毫,尔等全都斩立决!!!快滚开!!!”

 


监斩官眼眸瞪大,“陛下!快住手!快住手啊!!”

旋即,众人连忙下台,恭敬跪在地上:“参见陛下。”

叶辰不管不顾,直接翻身下马,扑向浑身鲜血淋漓的苏贵妃。

“爱妃、苏凉老将军你们怎么样!!”

叶辰心疼的轻抚着她的脸,看着她脸上掌印,更看着她身上带血的伤痕。

叶辰哪里见过这等场面,一时间双手都在颤抖,轻轻的抚在满是血污的脸蛋上。

苏凉拖着风霜残烛之躯,脑袋狠狠的扣在地上!

“陛下!我苏家为国为民几十载,从未欺瞒圣上,还请陛下明鉴啊!”

叶辰重重点了点头:“苏家世代辛劳,朕都知晓,是朕被猪油蒙了心,朕会为苏家讨回公道!”

苏凉听闻,通身一颤,眼角滑下浊泪。

叶辰望着苏家上下,满身的伤口,心中怒火更盛:“朕糊涂,听了小人谗言,错怪了苏家,可从未叫人屈打成招!朕倒想问问,苏家满门,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话罢,叶辰的龙眸直勾勾盯着监斩官。

监斩官浑身哆嗦,声音微微颤颤:“陛……陛下……微臣不知。”

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说错半句惹怒了圣上,那么他们的项上人头就会立刻落地。

“陛下!”

御林军姗姗来迟。

众人浑身铠甲,连忙上前,跪在地上。

“天子之下,皇城之内,没有朕的允许,竟然私用如此刑罚!”

“给朕查!查究竟是谁给苏贵妃滥用私行,将她伤成这样!”

“是谁动了朕的爱妃,朕要他五马分尸!株连九族!”

“陛下……陛下不可啊。”

“陛下,这要是查起,必然将祸及不少人。况且他们这么做,也是为陛下着想。”

苏贵妃连忙拉住了叶辰的手,扶住叶辰因盛怒而颤抖的身体。

“您要是将他们杀了,那其他文武百官会怎么看?他们以后为您铲除祸害的时候,是不是就有所忌惮了?”

哪怕事已至此,苏贵妃依旧还为大局考虑,为叶辰考虑。

但原主这个脑残,不分好坏,竟然要斩了苏贵妃!

叶辰将她抱紧怀中,眼眸中怒火跳跃,更是对这个傻女人的心疼。

上一世,自己虽被奉为神医,却孑然一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一世,老天爷给了这次机会,对自己好的人,要加倍珍惜,狼子野心的佞臣,杀之后快!

“爱妃,从今日起任何伤你、害你之人,我斩他全家!如果连你都保护不了,那朕要这皇位又有什么意义?”

苏贵妃美眸中显然闪过一道不可置信、喜悦、同时也是痴情。

她依偎怀中,美眸中有清泪划过。

“有陛下的这番话,那么臣妾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朕,不许你死!”

叶辰抱她上马,极其霸道。

即便伤口依旧刺痛,但苏贵妃也不由分说的埋在叶辰胸口,一边哭着,一边发泄着心中委屈。她哭成了泪人,让人无比心痛。

养心殿。

叶辰准备了一桶药浴,让苏贵妃在后方沐浴浸泡,而中间只隔了一个屏风。

苏贵妃把身子泡在水里,知道叶辰就在屏风后的几丈开外,心中悸动的同时,也是羞红了脸颊。

她……还是头一次在陛下眼皮子底下沐浴,真是羞死人了。

不过即便羞涩,有一件事,她也必须知道。

“陛下,其实您知道苏家没有谎报军情对吗,对吗?”

她隔着屏风忧心问道。

“当然了!苏家为国为民,苏凉将军常年驻守边疆,替朕守护江山。而且以他忠贞不二的性格,又怎会通敌叛国?”

“是朕一时糊涂,听信谗言。还好醒悟及时,差点酿成大错!”

“爱妃你且安心好了,朕势必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叶辰的保证,外加药桶里的蒸汽熏陶,让苏贵妃小脸红扑扑的,心中更是一阵小鹿乱撞。

啪!

两人中间隔阂的屏风突然倒下。

叶辰就这么看着面前美人沐浴的景象,看着苏贵妃娇羞可人的样子,再看她羞得去遮掩半壁酥胸的样子……

谁也顾不上屏风是为何倒下的。

只觉得房间里温度上升,叫人口干舌燥!

屏风倒了,苏贵妃羞得更加不敢抬头,将整个人都埋进了药浴之中,只露出鼻子以上的小脑袋,更是可爱动人。

连这遮羞的玩意都没了,叶辰干脆便走了过来。

他将手伸入药桶之中搅动,以药液的颜色来判断吸收的效果,但他这么做,却引发了苏贵妃的羞愤。

“陛下,你……呜呜,讨厌啦。”

“哈哈!看样子吸收效果还算不错,再有半个时辰,你身上的伤势应该就会痊愈了。”

叶辰一边笑着,手还一边在黑色的药液中使坏。

苏贵妃被他弄得整个人都在发烧。

瘫软水中,羞得不敢发声。

陛下这不是在调戏自己?那为何,不继续啊?

苏贵妃又惊又羞,红着脸想着。

入宫之前便清楚自己身为妃子所要做的,可真正要面临的时候,却是令人羞涩的紧。

不到半个时辰,她就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伤痕全都不见了。皮肤光滑水嫩,半点疤痕都没有。

“陛下,这……”

“爱妃无需惊讶,好好静养便是,再有一个时辰,差不多便能痊愈,这往后朕还得经常和你秉烛夜谈,共聊人生呢!”

“臣妾身上的伤,倒是痊愈了,可苏家……”

“爱妃莫急,朕已经派人送去相同的草药,相信苏家很快就能恢复元气。”

叶辰嘴角咧起的笑意,笑得苏贵妃娇羞连连。

他话里什么意思,苏贵妃当然清楚。

叶辰前世生死人肉白骨,医术甚至都超过了师父,堪称天下无双。区区小伤而已,不多手到擒来。

“朕还有事,爱妃就先在寝宫中好生休养。”

叶辰扶她到床上躺下,便出了寝宫。

刚出大门,叶辰的脸色就瞬间阴冷了下来。

杨霸宰相杨霸!

你这该死的老贼,且先让你得意一段时日。

等时机成熟以后,老子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御书房。

叶辰正在处理奏章。大晋原先的傻逼皇帝不问政事,奏章更是终日不管,将王朝的大事要事都丢给杨霸杨霸这个宰相处理。

以前臣子们还会把奏章放到御书房。可现在,他们连形式主义都不做了!有奏章,就直接交给杨霸。

皇权岌岌可危啊!

要是杨霸借着处理奏章的权利搞上一手,那么叶辰连防都没办法防!

夜深了。

常公公敲门进来,在他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了四排、一共二十块木牌。每一块木牌的下方都串着颜色各异的碎柳。

“陛下,时辰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他跪在叶辰面前:“陛下,今夜是否需要翻牌子?”

“叫苏贵妃来吧,以后都是她了。”

叶辰看着这些奏章。

奏章上的事务大小不重要,关键是他需要通过这些奏章从中判断可用臣子。

朝中有一位郭姓大臣,无论事大事小,都会定期往御书房里送奏章。

这种臣子便可拉拢。

“陛下,那老奴就去叫苏贵妃了。”

“慢着……”

“陛下,您还是想翻牌子吗?”

常公公脸上不免带着失望。

要是可以,他当然也希望圣上能够宠爱苏贵妃。

想他当年在仪贵妃处做事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差点被仪贵妃送上断头台。还好苏贵妃当时有事来找仪贵妃,保下了他的性命。

他现在能够留下伺候圣上,也是托了苏贵妃的福。

“常公公,朕知道你和苏贵妃关系不错,她曾护你一命。”

“陛下!老奴对陛下衷心不二,而且正是因为苏贵妃救过老奴,所以老奴才心怀感恩!还请陛下明鉴啊!”

常公公立刻匍匐地上。

在圣上身边做事,但还和别的寝宫有关系往来,便是大忌!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慌张什么?朕可曾怪你?”

叶辰好笑的看着他,亲自将他搀扶起来。

“陛下,您这真是折煞老奴了。您圣体龙恩,还是老奴自行起来吧。”常公公自顾自的连忙爬起,心中却有几分喜悦。

陛下今天似乎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不光亲自去刑场救人,还以何等尊姿搀扶他这样的老奴才。若是陛下一直这么保持下去,那么大晋兴旺,指日可待!

见常公公脸上带笑,叶辰多少也明白,他这是看到了自己的改变而心生喜悦。

不过他和以前的傻逼皇帝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有变化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叶辰看着面前的二十来个牌子,要说心里没想法,那肯定是假的。

他拜师神医的时候,就终日呆在深山之中。别说是近女色了,哪怕是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

既然重生当了皇帝,那他怎能不体验一下翻牌子的感觉?

但刚伸出手,叶辰又停住了。

想到这苏贵妃刚受到了惊吓,身为皇上不去安抚,反而去找别人?

这是不是不太好!

叶辰摆摆手,随后一脸正经。

“常公公,摆驾御龙殿。”

……

御龙殿。

叶辰慵懒的横卧在龙榻上,一双眸子就看向那扇紧闭的宫殿大门。

想到苏贵妃的腰肢身材,再想到她白天时候害羞的模样,叶辰的心中就不禁是一阵躁动。

她身材一流,相貌在三宫六院中,也是顶尖的。

而其他一些相貌拔尖的,基本给那个傻逼皇帝霍霍了个遍。也怪不得身体会这么差。

叶辰努力的回想被那傻逼皇帝霍霍过的女人,想要将她们全都从名单上划掉。

但要说全部回忆起这些女人,根本不现实!反而是找出几个没有被霍霍的就非常容易了。

叶辰顿时火大。

整个后宫可是有上千女人啊!

算了算了……

大不了老子自己重开一个后宫就是了!老子才不要用那个傻逼皇帝的二手货。

叩叩。

房门敲响,是常公公的声音传来:“陛下,苏贵妃到了。”

“让爱妃自己进来!”

叶辰兴奋的走下床来,亲自去门口迎接。

殿门打开。

是一道羞涩身影,款款走来。

她身上裹着一床被褥,羞答答的用双手抱着被褥重叠的边缘。本来应该是公公将沐浴洗净的她从外面抬进来,然后放到圣上床上,等待圣上临幸。

结果圣上要她自己走进来……

“爱妃,你这是……”

叶辰没想到她居然裹着一床被褥进来。

“陛下还说!”

苏贵妃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眉宇间满满都是羞涩。

毕竟,她也是第一次。

“诶呦……”

伴随一声惊呼,苏贵妃连人带被褥的被叶辰抱起怀中,就抱到了床上。

“爱妃,咱来个一晚情话如何?”

“唔……”

苏贵妃还反应不及,自己的粉红唇瓣就被一张大嘴封住了。

一夜之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沦陷了多少次。

最终是两人精疲力竭的双双倒下。

苏贵妃枕着叶辰的胳膊,身体下意识的抱着叶辰,睡梦中的她,嘴角却扬起了一道幸福甜蜜的笑容。

“陛下,该早朝了!”

一大清早,叶辰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他睁开眸子,看着身旁美人,不禁又是扬起一阵火热。

“没空!今日早朝取消了!”

在初尝了苏贵妃的滋味之后,叶辰此刻只想抱美人。

苏贵妃已经醒了。

但心中却大感不妙。

陛下昨日才刚有些转变,可不能毁在自己身上!

况且昨日陛下亲自来救,保下了她一家老小的性命。陛下的行为,肯定会引发宰相杨霸的不满。要是一夜良宵不去上朝,一定会被人诟病的。

她不在意自己名声,可要是引发朝臣愤慨,那么她纵然是死,也难辞其咎!

“陛下,还请多虑啊!早朝本就两日一次,您今日要是不去,那么朝中百官势必会有怨言的。”苏贵妃轻轻拉住了叶辰的手臂,声音中都带着哀求。

叶辰转头看她:“可是朕此时只心系于你,别的什么,都不想多管。”

感受着圣上话语里的情意,再看圣上此时雄壮姿态,苏贵妃又不由想起昨晚躁动,又不由羞红了脸。

只是片刻,她又很快的意识了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