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大佬妈咪美又飒

大佬妈咪美又飒

徐晏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终于下定决心离婚,这下子俞安晚消失的无影无踪……整整六年的时间,她才重新回到这座城市,这一次她是带着孩子一起回来的。本以为事情已然过去,前夫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却不想温津再次缠上了她……的两个孩子,究其原因,俞安晚发现竟是两个漏风的小棉袄,“出卖了”他们的老娘。

主角:俞安晚,温津   更新:2022-07-15 21: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俞安晚,温津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佬妈咪美又飒》,由网络作家“徐晏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终于下定决心离婚,这下子俞安晚消失的无影无踪……整整六年的时间,她才重新回到这座城市,这一次她是带着孩子一起回来的。本以为事情已然过去,前夫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却不想温津再次缠上了她……的两个孩子,究其原因,俞安晚发现竟是两个漏风的小棉袄,“出卖了”他们的老娘。

《大佬妈咪美又飒》精彩片段

丰城,温家别墅。

俞安晚被软禁了,别说出温家大门,就算是出这个主卧室都没可能。

她出门见了多年不见的学长,结果却被俞安心那个小贱人给算计了,阴差阳错的让温津在酒店内把俞安暖抓了一个正着。

她解释过,不过就是因为不小心被酒店服务生把果汁倒到身上了,所以才会去学长的房间处理。但温津不信,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厌恶的。

俞安晚知道,温津想离婚,但碍于温老太爷,温津不敢提及,不能光明正大的把他的白月光带到台面上,自然就对她这个霸占温太太位置的人极为的不满。温津从来没爱过自己,但她却爱温津入骨。若不爱,当年就不会费劲手段的要和温津结婚。

而现在,俞安晚看着自己手中的验孕棒,再看着今日微博的头条,那是温津亲自到机场接她的画面,媒体在温津的默许下,是用温太太来形容她。

而这个她,才温津的挚爱,是温津的心里的白月光。

俞安晚嗤笑一声,这画面,成了压垮俞安晚最后的稻草。

温津不是要离婚吗?她成全他!温津敢公然给自己难堪,她就能敢送温津上头条!

沉了沉,俞安暖没迟疑拿起手机,拨打了温津的电话,知道温津不会接。俞安晚也不介意。

很快,俞安晚重新发了消息:【温津,我要离婚。】

消息发出去,俞安晚就没再理会,站起身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而这一则消息发出去不到1小时。温津的助理就来了,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了俞安晚。

俞安晚似笑非笑的翻了翻。全都是对自己的不平等条约。但是俞安晚不介意,快速的签字还给温津助理。

助理都有些意外。俞安晚答应的太快了。但是助理没多说,很快就起身离开。俞安晚看着助理离开的方向,倒是面无表情的。

狗男人,离婚都能这么敷衍。

俞安晚低敛下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的狠戾。她最见不惯的就是温津的淡定。这张脸,她会狠狠撕裂。以前她有多求着温津,现在她就要让温津多求着自己!

……

两天后——

“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俞安晚给我找出来。”温津咬牙切齿,阴沉的开口的。

“是。”助理大气不敢喘。

全丰城的人都没想到俞安晚竟然能做这么放肆的事情。她出轨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还大大方方的把他们的床照发给了媒体,公开了她和温津离婚的消息,理由是温津不行。

温津这辈子没被这么羞辱过。而这样的羞辱竟然是俞安晚给的。那个对自己毕恭毕敬,从来不敢反抗的小女人。离婚还狠狠的摆了自己一道,颜面全无。

加上温津和俞安晚结婚3年,他们没任何孩子,无疑又更确定了俞安晚的爆料。

温津脸色铁青,他就不信俞安晚插翅能飞,只要找到他,他会毫不犹豫的弄死俞安晚。

结果,任凭温津掘地三尺。俞安晚就这么硬生生的从丰城消失了。360度无死角的找不到。就好像丰城从来没这么一个人一样。

……

个月后。

温津却意外的接到电话。电话是丰城里水县警察局打来的,让温津去认领一具女尸,还有一个早产的婴儿。

温津第一个想到的是俞安晚。

个小时后,温津看见了一个泡到发白的女尸,还有一个极为虚弱的婴儿。

温津冷笑出声,他怎么都没想到,让他掘地三尺找不到的女人,现在竟然变成了一具溺水死亡的尸体,还给自己丢下一个早产儿。

这个敢公然羞辱自己的女人,凭什么?

温津下令彻查,做了亲子鉴定和女尸的DNA检测,亲子鉴定的结果,俞安晚留下的孩子,确确实实是温津的,而女尸的DNA鉴定却在无人知道的时候,被人侵入系统,篡改了。

递给温津的报告里,这具女尸就是俞安晚。

“俞安晚,我让你死了都不安心。”温津说的阴狠无比。

……

——

年后——

丰城国际机场。

一个穿着绿色碎花裙的女人出现在人群里,扎着丸子头,脚下踩着一双小白鞋。肤如凝脂,天鹅颈性感好看,巴掌大的小脸称着精致的五官,任谁都挪不开眼。

在她微微俯身的时候,深V的设计,让春光若隐若现,性感的要命。

“妈咪,走光了。”一个肉乎乎的小手挡了一下俞安晚的胸口。

俞安晚轻刮了一下俞小宝的鼻尖:“不会。”

俞小宝噢了声,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了解俞安晚,情愿走光,也要美,这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讲的。

“妈咪,我们回来是找爹地的吗?”俞小宝仰头问着俞安晚。

俞安晚安静了下,说的面无表情的:“你没爹地,你是妈咪一个人生的。”

俞小宝有些困惑。她的手托着自己和俞安晚一模一样的脸,完全不理解。没爹地,妈咪怎么生的出呢?

忽然,俞小宝的脑袋就被人敲了一下,她疼的哇的哭出声:“哥,你干嘛打我。”

“妈咪雌雄同体。不要问了。上车。”俞大宝牵起俞小宝的手,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

俞安晚:“……”

她怎么就雌雄同体了?但是说到自己的儿子,俞安晚还是有些怕的。明明才6岁,但偏偏气势惊人。俞大宝看着你说话的时候,你能硬生生被盯出一个洞,这种强势的基因,一看就是狗男人那遗传来的。

差评。

俞安晚扁扁嘴,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俞安晚的眼神定了定,这么巧?这是谁啊?可不就是狗男人温津。真是好久不见了!

要是让俞家的人和温津知道自己还活着,还诈尸了,刺激么?

俞安晚笑的有些坏,这种感觉,可真的太可了,而俞安晚这一次回来就一个目的,要回自己的大儿子,还要把六年前的账,都彻底的清算一下。

“妈咪?你还不上车吗?”俞小宝有些不耐烦了。

 


“来了。”俞安晚应声,而后,俞安晚快速的弯腰上了车。

还没上车,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带着压迫感的声调:“站住。”

这声音,俞安晚可太熟悉了,温津呢。她还没诈尸,温津就主动找来了。不过俞安晚连闪躲都没有,戴着墨镜就这么转身看向了温津。

“你好,哪位,我们认识吗?”俞安晚问的直接,墨镜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温津冷眼看着面前的俞安晚,下一瞬就直接伸手。

俞安晚的墨镜被摘了下来,她的脸出现在温津的面前。温津还没来得及反应。俞安晚却忽然一个耳光抽向了温津,毫不客气。

清脆的巴掌声就这么在空中响起,温津的脸被打的侧了过去。

“你——”温津有些恼羞成怒。

“温总,没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对人动手动脚?”俞安晚冷笑一声,说出口的话都不待客气的:“你对我动手动脚,我不过正当防卫”

神你个正当防卫!温津一口气噎着,再看着面前的俞安晚,他从喉间深处发出冷笑声。

“俞安晚,你真是好样的。”温津冷冽的朝着俞安晚走去。

忽然——

一声软糯又甜的声音传来:“妈咪,你怎么还不上车,我好饿了。”

话音落下,俞安晚紧张了起来,没想到俞小宝会忽然开口。而这声音,让温津的眼神微眯,锐利的看向了车窗的方向。

俞小宝小脑袋架在降低的车窗上,显然看见温津的那一刻,俞小宝也愣住了:“他好像——”

俞安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是人口贩子,你快把车窗关上,被人惦记上了,就不好了。”

俞小宝::“……”

温津:“……”

然后车窗缓缓的升了起来,再也看不见里面的一切了。俞安晚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没了心情在这里和温津纠缠不清,俞安晚连话都懒得说,转身就要走。

结果没想到,温津的速度更快,反手扣住了俞安晚的手腕:“说她是谁?”

“温总,你在想什么?”俞安晚不怕的挑衅温津,“您觉得这是您的女儿?”

温津没说话,薄唇抿着。

俞安晚倒是笑了:“那您想多了,这是我后来生的女儿。”

和大宝比起来,俞小宝就显得娇小玲珑的多。明明六岁了,骗人家四五岁也有人信。何况,俞安晚打算回丰城,自然把这些出生日期都已经处理过了,再加上俞小宝和自己相似,半点没和温津一样的地方,所以温津认不出也很正常。

至于俞大宝,俞安晚就紧张了。那是温津的翻版,一模一样,傻子都能看的出来。

“俞安晚。”温津的声音更沉了几分,“和谁生的?”

“那肯定不是和温总啦。”俞安晚冲着温津眨眨眼,有些调皮,又有些媚态。

温津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俞安晚忽然用力,就把温津推了出去:“人贩子抓小孩啦,人贩子抢小孩啦。”俞安晚大喊大叫起来。

温津错愕,还没来得及反应。俞安晚已经快速的上了车。周围的人瞬间看了过来。对温津指指点点的。温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而温津的几个特助和保镖也瞠目结舌的。贼喊捉贼,都没这么大胆的吧?公然打人不说,还要反扣一顶帽子给他们温总?

“俞安晚那个女人,说我什么?”温津的声音越来越沉。

助理忍的有点辛苦,还是一板正经:“俞小姐说您是人口贩子。”

温津的指关节捏的咯咯作响。

“俞安晚,你真是好样的。”他一字一句说的阴沉。

年前装死不说,6年后还可以给自己这么别开生面的重逢。

助理在一旁一动不动,对俞安晚是佩服的不能再佩服,周围的空气都跟着低沉了几分。

……

车内。

俞安晚一上车,俞大宝就看了过来。

俞安晚倒是小心的笑了笑:“大宝,你看,妈咪不是挺好的。”

“超烂。”俞大宝一点都不客气。

俞安晚:“我怎么烂了!”

“胆小!”俞大宝又说。

“俞大宝,你说,我怎么胆小了。”俞安晚来气了。

“真要我说?”俞大宝挑眉。

俞安晚:“……”

肯定是狗男人的基因太差,才会把她可爱的大宝歪成这样。

“不用了。”俞安晚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母子连心。俞安晚一眼就知道俞大宝什么都知道了。知道温津的身份。在这种事上,转不过弯的就只有俞小宝而已。

俞大宝哼了声,也不吭声了,低头继续刷自己的程序。

就在这个时候,俞安晚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倒是懒洋洋的接了起来:“uncle,你怎么给我电话了。”

“你回丰城了?”沈星渊拧眉问着俞安晚。

俞安晚嗯了声,倒是没否认。

也没什么好否认的。她回丰城,是从俞家手里把自己的东西要回来。还要从温津手里带走自己的大儿子。那些该收拾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沈星渊听着俞安晚的话,安静了一下,而后,沈星渊才说着:“你回丰城,要做什么我管不了,我也知道你有这个能力。”

俞安晚抓着手机,就只是听着。

“但是,不要去招惹温津。”沈星渊继续说了下去。

俞安晚拧眉。Uncle这话说的晚了,毕竟她一下飞机就招惹上了,她也不想的。但冤家路窄怎么办?

“温津在找grace。”沈星渊开口,“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知道。”俞安晚仍旧懒散,“找呗,又找不到。”

不是别人,就是俞安晚,全球首屈一指的外科权威。温津是为了给温老太爷找医生。温家还部分股权在温老太爷手里。最好的方式当然是温老太爷清醒着把遗嘱给列好,所以温津在找grace医生这件事上,是费尽心思。

啧,她俞安晚那么好找的吗?笑话!

“安晚,听我话,不要招惹温津。”沈星渊强调了一次。

温家原本就是丰城金字塔最顶端的家族。温津是整个温家的掌权人。当年俞安晚让温津颜面尽失。

现在嚣张的出现在温津面前,怕是会被温津挫骨扬灰。

 


“你想想大宝和小宝。”沈星渊提醒俞安晚,“你不想赔上他们的。”

一句话,让俞安晚安静了下了,很久,俞安晚才开口:“我知道了。”说着,俞安晚顿了顿:“可是我下飞机就遇见温津,还把人给打了——”

沈星渊:“……”

现在把人叫回来来得及吗?好的,来不及了。这下,沈星渊直接气的把电话给挂了。

俞安晚耸耸肩,倒是没太放心上。怕啥,来一个温津,怼一个。来一双,就打一双呗。再说了,求人是温津,又不是自己。

俞安晚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

酒店内。

俞安晚收拾好大宝和小宝,伺候他们吃了饭。俞安晚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刚好下午4点。她收拾了一下,给两个孩子留了纸条,俞安晚就出门了。

俞安晚的手机短信里躺着信息,那是的温战言幼儿园的地址。

她想去看看温战言,那是俞安晚六年前迫于无奈留下的孩子。

因为当年俞安晚早产,还是三胞胎。那时候的俞安晚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俞安晚更明白的知道,自己若是不放弃的话,甚至她连丰城都离不开。

在丰城内,是温津的天罗地网,宋叔叔想把自己带出去,都难如登天。所以俞安晚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迫于无奈的放弃了当时的温战言。

温战言虽然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但是情况却是最差的。根本禁不起长途的颠簸。只能在那个时候回到温家。

这也是俞安晚这六年来最大的愧疚。她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样了。甚至不管是任何媒体,都没有这个孩子的消息。唯一知道的就是温津有一个儿子。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迷。

……

俞安晚抵达幼儿园的时候。刚好是幼儿园下课的时间。

圣安幼儿园是丰城最好的幼儿园。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贵,自然安保也是最为严格的。俞安晚没有门禁卡,加上是陌生脸绝对不可能进入幼儿园。她只能在外面看。

忽然——

俞安晚的眉头拧了起来,她看见了和俞大宝一模一样的温战言,就这么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出来。和周围左拥右簇的孩子截然不同,孤孤单单的。

俞安晚的怒意一下子就起来了。

大宝和小宝,俞安晚是当宝贝一样放在手心的。而温战言还是温津唯一的儿子。温津就漠不关心,连个保镖都不放的。不怕出事吗?

俞安晚想锤死温津。

但面前发生的一幕,却让俞安晚的脸色变了变。

温战言被几个孩子包围住了。

“你就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

“接送的人都没有,还非要凑到我们学校来。”

“看你这个穷酸样,身上的衣服连品牌都不是。”

……

几个熊孩子看起来就是狗眼看人低,围着温战言在数落。温战言一动不动的站着。

俞安晚越看越心疼,明知道鲁莽,她还是最快速度的朝着温战言走去,她见不得温战言被欺负。

结果——

还没等俞安晚开口,温战言三两下就把面前的小孩给打趴下了。

俞安晚:“……”

妈咪的威风都不给逞一下?这种时候小说里写的不应该是妈咪英勇出现,拯救自己儿子的?

“你是新来的保姆?”温战言问的直接,“还是我爹地的相亲对象?”温战言仔细打量了一下,“穿的太少,太风尘了。”

俞安晚:“……”

坏了!大宝的基因已经被温津带歪了,温战言的基因是完全被染黑了。不然这么可爱的温战言怎么会说出这么不讨喜的话!

而那几个被揍的小鬼,疼的哇哇叫。但是却不敢靠近温战言。

“温战言,你给我等着!”对方在叫嚣,“我叫我爸爸通知园长开除你!”

温战言理都没理,这些小鬼太烦了。幼儿园都是他温家的,还开除他?温津不过是不想公开温战言,避免惹来麻烦。所以温战言在这里一直很低调。

但是这不意味着园长不知道。被打多少次了,还没学乖那就是蠢。

“小少爷,请您上车。”保镖已经走到温战言的身边,毕恭毕敬开口。

这种事,不闹大,保镖根本不需要出面,毕竟温战言不喜欢被打扰。

俞安晚就这么跟着,想开口,话到嘴边,又跟着吞了回去。她说什么?告诉温战言,她是妈咪?那个6年前把你抛弃的妈咪吗?

这话,俞安晚说不出口。最终,俞安晚就只能被动的站在原地,唇瓣微动。

在温战言上车后,俞安晚看见了沈斌,那是温津的特助,俞安晚面不改色,而沈斌已经走到了俞安晚的面前:“俞小姐,温总让您上车。”

俞安晚挑眉。温津主动找人,非奸即盗。俞安晚当然没傻到自投罗网。

“温总还说,您不上车的话,后果自负。”沈斌面不改色的转达温津的意思。

俞安晚:“……”

温津在威胁自己。俞安晚又不傻,当然听出来了。而现场还三个保镖候着,俞安晚插翅难飞,很快,她嗤笑一声。谁怕谁啊!

“俞小姐,请。”沈斌示意俞安晚超前走。

俞安晚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就朝着车子走去,就纯当见儿子了。

……

结果,俞安晚也没想到,温津能这么狗。

“温总在后面的车上。”沈斌拦下在俞安晚要上车的时候,阻止了她。

俞安晚微眯起眼看着沈斌,沈斌被看的有些发毛。

“温津耍我?”俞安晚说的直接。

“那您要问温总。”沈斌说的飞快。

反正摆明了没想让俞安晚上车。俞安晚冷笑一声,倒是也干脆,直接朝着温津的车子走去。

沈斌松了口气。生怕机场的那一幕再来一次。毕竟谁都猜不透俞安晚要出什么牌。

俞安晚上了车后,也没想到开车的会是温津本人。这下,俞安晚意外了一下,但是表面还是不动声色。

“温总,正好,我也有事找你。”俞安晚说的直接。

沈星渊不让自己招惹温津,但温津自己送上门,那还不如趁早把事说了,两人一拍两散,老实不相往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