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团宠福运农家女

团宠福运农家女

简简单单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玉儿重生了,回到了还没有被卖进孔府的时候。上辈子,哥哥与父亲接连身亡,母亲哭瞎了双眼,为了养家糊口,她不得不入孔府,成为了最卑微的小丫鬟。后来她深受孔家老祖宗的喜爱,吃穿用度甚至比寻常人家的小姐还要好很多,只不过最后因为一个情字断送了性命。如今李玉儿站在了命运的转折点,这辈子,发誓不入孔府,只想好好守护家人……

主角:李玉儿,南宫墨   更新:2022-07-16 16: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玉儿,南宫墨 的武侠仙侠小说《团宠福运农家女》,由网络作家“简简单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玉儿重生了,回到了还没有被卖进孔府的时候。上辈子,哥哥与父亲接连身亡,母亲哭瞎了双眼,为了养家糊口,她不得不入孔府,成为了最卑微的小丫鬟。后来她深受孔家老祖宗的喜爱,吃穿用度甚至比寻常人家的小姐还要好很多,只不过最后因为一个情字断送了性命。如今李玉儿站在了命运的转折点,这辈子,发誓不入孔府,只想好好守护家人……

《团宠福运农家女》精彩片段

刺骨的寒风,一阵阵的吹的身上生疼!

李玉儿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山脚下。天空一片苍白,周边零散的几棵大树也被风刮的东倒西歪。

“我这是……在哪里?”李玉儿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片凌乱。

她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些衣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她可是老祖宗院里的红人,向来吃穿用度,比平常人家的小姐都要好很多。

可现在身上的这身破旧的粗布衣服,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便宜货,怎么会穿到自己的身上来?

一阵头痛欲裂,小玉儿坚持不住,双手抱头,一下子又跌坐到了地上。

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又一幕……

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院子里,娇小的女子被四个婆子死死压在宽宽的长椅上,一个粗婆子拿着粗粗的大棍子,对着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打。

女子身上破碎的衣衫,早已全部被血浸湿。

身下,一滩血水顺着雨水散开,院子里鲜红一片。

如果靠近了,会听见女子低吟呼喊着一个人。可惜,大雨滂沱,雷电交加,她弱小细碎的声音,没有一个人听得见。

即使听得见,周围的人也是不屑去管了。

“打!给我用力的打!使劲打!” 一个尖利的声音,从屋檐下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女子的口中不时嘶吼传出:“一个个都给我看仔细了,肖想自己不该想的,就是这个下场!”

年轻女子满身的珍珠翡翠,身上穿着一身提花深绿色缎面对襟。脸上因为气愤,而有些变形。

她愤怒地瞪着已经无法动弹的李玉儿,满眼的妒火。

这贱丫头好死不死的,居然去爬她小叔子的床!当她是死的吗?

“你们干什么?” 随着一声怒吼,一个修长的少年在雨中撞开大门,一下子冲了进来。

看到血水中一动不动的少女,他如万箭穿心,扑过去大哭:“玉儿,我来迟了!”

少年并没能靠近玉儿,他被几个下人死死的拦住了。

“小叔子,后宅子里的事情,你一个男人不要管。” 贵妇人站在屋檐下,冷冷的说:“这事儿娘让我全权做主了。”

“大嫂,玉儿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惩罚她?” 俊美少年眼眸中都是血色,悲伤的对着贵妇人呐喊:“是我喜欢她,一直以来都是我在逼她嫁给我,她根本没错!”

贵妇人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身边的椅子扶手,心头颤抖不停:这贱人给你下了什么药?居然让你为她这么出头?

她深吸了一口气,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把二少爷拉走!”

几个粗婆子犹豫的伸出手,却见美少爷怒目一瞪:“谁敢碰我?”

粗婆子们马上顿住,缩回去了。

毕竟是府里最受老祖宗宠爱的二少爷,她们哪里敢得罪啊。

少爷扒开那几个下人,冲到血水中的女子跟前。

“二少爷。”一声微弱的呼声,从女子口中轻轻传出。

玉儿,你喊我吗?" 二少爷颤抖着将头靠过去。

“二少爷,玉儿,不能陪你了。” 李玉儿留恋的看了眼眼前俊美的少年,伸手想最后摸一下他的脸,可惜无力抬起。

少女的眼睛慢慢闭上,手重重的垂下,再也没有了呼吸。

“玉儿,你不要吓我……” 二少爷颤抖着底喊,脸紧贴着她的脸。

“玉儿,我带你走,他们既然容不下你,那我带你一起走……”

玉儿的魂魄慢慢飘到空中。

她依依不舍的看着向来喜欢自己的二少爷,被老爷派来的人拉走。

而自己,被大夫人命人用草席随便一卷,就扔到了乱坟岗。

记忆蜂拥而至,李玉儿泪如泉涌:原来,我是被大夫人杖毙了啊!

痛哭了好久,李玉儿慢慢抬头,打量着四周。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又活过来了,还穿了这身破旧的衣衫。

身上一点都没有被鞭打过的疼痛,只有脚踝处有些疼。

看着周边似曾相见的环境,李玉儿猛然醒悟:自己这是,重生了?

重生到了几年前,自己还没有进王府的时候?

太好了!李玉儿喜极而泣。

收拾了凌乱的头发,李玉儿跪在地上,对着老天,恭恭敬敬的磕头道谢。

她本是村里爹娘兄长极其宠爱的姑娘,上一世却因为今天的变故,半年后不得不卖身到孔府。

那一天,因为她在山脚下脚崴了,无法回家,家人都以为她出事了,到山里找她。

结果哥哥在山上掉入陷阱身亡骨折,爹爹则滚下山送了命。

母亲直接眼睛哭瞎了。

家里倾其所有,也无法很好的救治哥哥。

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的李玉儿,一年后遇到孔府买丫鬟,就直接把自己卖了。又托人把卖身银子送到家,让哥哥治病。

没想到哥哥担心妹妹受欺负,一着急,怒火攻心,一下子就过去了。

母亲一个瞎子,拿着银子肯定无法好好过日子的,没过多久跳河了。

毫不知情的李玉儿,直到一年后有机会回家探亲后,才知道家里最亲的亲人都没了。

想到这里,李玉儿拼命忍住脚踝的刺痛,垫着脚往家里跑去。

她要赶紧赶回去,拦住父亲和哥哥。她不能让父亲和哥哥出事。

前世,她是今天一大早跟着表姐到山上采草莓时滚落山下的。 回家时天色已黑,悲剧已经发生。

忍住剧痛,李玉儿急出了一生汗,终于跑回了家里。

“什么?你说小玉儿在山里不见了?”还没到家,玉儿就听到了哥哥李大牛着急的大喊声。

“是的!本来我都跟她一起的,可转眼就看不见她了。”表姐兰花抽泣着说:“我也没想到小玉儿会这么调皮,让她不要乱走,就是不听。”

小玉儿在院门外听着,眼眸一阵冰冷:当时后背一股大力,肯定是表姐亲手把自己推下去的,前世没想明白,现在哪里还不清楚!

“大牛,我们马上去山上。”李老爹着急的到院子里拿了捆绳子和镰刀就要走。

“爹爹,哥哥……”小小的人儿红着眼,拖着崴脚出现在院子门口。

 


小小的人儿,眼圈通红。凌乱的头发,破碎的衣裳,脸上身上还都是泥巴。

院子里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玉儿!” 李老爹颤抖着上前,伸出手想抱女儿,又怕弄疼她。

李老爹今年已经快五十了。

之前生了大牛后,老婆的肚子再也没有动静。

本以为只有一个儿子,他也死心了。

没想到他三十多岁时又有了玉儿,软软糯糯懂事可爱的女儿,让他瞬间沉沦。

从此一家子宠成眼珠子似的。

如果女儿有个三长两短,他觉得自己都活不下去了。

“玉儿,你怎么回来的?有没有受伤啊?” 李大牛湿润着眼眶冲到前面。

妹妹出生时,他已经八岁多了。打从妹妹出世,爹娘就天天耳提面命,让他一辈子都要守护可可爱爱的妹妹。

他也一直把妹妹放在了第一位。

天知道刚才一听见表妹说妹妹在山里失踪了,他差点晕倒,脚都软了。

兰花看到突然出现的李玉儿,吓得脸发白,悄悄的躲在了后面。

想想玉儿才几岁的人,应该不知道是自己推她的,重新壮起胆上前道:

:“玉儿,你怎么回来的?我看你不见都吓死了,这不刚到你家来跟你哥说。”

李玉儿看着活生生的父亲和哥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爹爹,哥哥,我好疼。”

我不光脚疼,我还心疼。

都怪我的不懂事,怪我识人不清,中了兰花的计谋,让你们为我丢失了生命。

李老爹一看心肝宝贝哭了,急的手足无措:“哎呀,不哭不哭,哪里疼啊?”

他之前听游医说过,受重伤的病人不能随便乱碰的,万一碰坏了就麻烦了。

“爹,我脚踝疼。” 李玉儿瘪瘪嘴,指了指自己早就肿的老高的右脚踝。

“玉儿,我背你进屋里去。” 李大牛用力抹了把不知什么时候被泪水湿透的脸,红着眼蹲在了李玉儿的身前。

李玉儿慢慢的趴在了李大牛的身上。

我的哥哥,健康的哥哥,健壮的哥哥,真好。

想到前世躺在床上消瘦的不成人样的哥哥,她的泪水又止不住的往下流。

李大牛一看女儿还哭,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玉儿啊,还有啥不舒服的,跟爹说啊?爹这就去给你喊大夫来啊!”

大牛边流着泪,边埋头背着李玉儿往她屋子里走。

被他一直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妹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啊?

看她浑身破碎的衣服,应该在山上滚下来的吧?那身上应该还有不少伤的。

妹妹脚踝肿的这么高,肯定是为了回家用了不少力吧?

兰花看李玉儿完全忽视了自己,有点慌神:这臭丫头,不会是知道什么了吧?

李玉儿从小被家里宠爱,她一直很嫉妒。

明明都是村里的丫头,李玉儿从小没干过什么粗活,哪个女孩有这么舒服的?她想想就不服气。

而且,哪怕全家人都穿着破烂的衣服,给李玉儿的也肯定是没有补丁的。每次做新衣服,李玉儿总是家里第一件。这让爱美却从来没资格穿新衣服的兰花,恨的牙痒痒。

最近村里一个秀才回乡,带着他长相俊美的儿子。

兰花对那年龄相仿的少年一见钟情。

可前几天她听说,秀才看中了李玉儿,想托人去求亲。这消息瞬间压垮了她。

明明自己比李玉儿能干,而且自己长的也不差啊,人家没看中自己,却看中李玉儿,还不是因为李玉儿会嘚瑟?

成天跟个小妖精似的,在村里人面前显摆自己的好衣服,好皮肤,太惹人讨厌了!

而且,那少年让她朝思暮想,她完全无法接受他娶别人。

兰花把村里的女孩想了一圈,觉得只要李玉儿不在了,秀才家肯定选自己。

没想到李玉儿这么命大,都滚下山了,居然还活着好好的。

兰花暗自恨的咬牙切齿:贱人!真应该在山上直接把你破相了再推下去!

李玉儿被哥哥放到了床上。

外面的兰花,她现在没精力对付。先放着。

“哥哥,我想先洗把脸,换件衣服。” 李玉儿前世在大户人家做丫鬟,习惯了干净整洁。此刻身上脏兮兮的,她有些无法接受。

本想好好泡个澡的,可惜家里没有浴桶。

“大牛,你去喊你娘回来。再去村口把刘大夫喊来。” 李老爹看女儿还清醒着,松了口气。

只要脑子没摔着就好。

李玉儿的母亲王氏,今天正好去村里一户要出嫁的人家帮忙缝被子。

大牛跑过去一说,她吓得拿着针线就跑出来了。

小玉儿是她的心肝宝贝,想到小玉儿从那么高的山上的滚到山脚下,还一个人跛着脚哭泣着回家,她心都痛了。

王氏比家里的男人要脑子清楚些,她一边跑一边心里骂起了兰花:“好好的带着玉儿去山上干嘛?没本事带人,就不要逞能!”

兰花是她哥哥的女儿,她一直觉的这丫头不单纯。可是看女儿愿意跟她一起玩,也就没拦着。

没想到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

王氏心里后悔的要死。

李玉儿看到好好的王氏,抱住她就是一通嚎啕大哭。

因为自己,母亲眼瞎了。

因为自己自作主张卖身,害的母亲到最后无法自保只能投江。

李玉儿向来乖巧,哪里这么哭过啊,可把王氏和李老爹心疼的心肝啊肉啊叫个不停。

好不容易哄好李玉儿,王氏的眼睛也哭肿了。

女儿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人是跟着兰花出去的,她一定要让哥哥给个说法。

李大牛找到刘大夫过来时,李玉儿已经被王氏擦好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看着眼睛红肿的李玉儿,刘大夫也心疼不已:“丫头,可受罪了哦!”

村里那么多孩子,他最喜欢的就是李玉儿了。每次看到他就爷爷爷爷的喊个不停,还会主动给他倒水喝。

刘大夫检查了一下李玉儿的脚踝,涂了些药膏。又查了下她手臂上的擦伤,问过王氏身上的情况,留下另一个药膏,开了付药方。

“这药膏每天要涂的,一天涂两遍,身上受伤的地方先不要沾水。” 刘大夫细心的叮嘱着。

 


李玉儿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娃,也是最乖巧懂事的女娃。村里好多人都喜欢她,谁不喜欢美好的东西?

这么白白嫩嫩娇滴滴的女娃,身上如果留下疤痕,刘大夫想想都难过。又絮絮叨叨叮嘱了很多注意事项,刘大夫才离开。

院子里,兰花绞着手指头还站在那里。

看到刘大夫出来,她红着眼上去问:“刘大夫,我妹妹怎么了?身上有没有破相啊?”

李玉儿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出,院子里的人也多了起来。

兰花的声音不小,大家都听见了,一双双眼睛都看向了刘大夫。

刘大夫气得一下子大声怒斥:“有你这么做姐姐的吗?咋的?还想你妹妹不好啊?告诉你,玉儿命大,她好着呢。就是脚崴了,休息个几天就好了。你姑姑说了,玉儿皮都没有蹭破一点,用不着看。”

女孩子的名声多重要啊,这兰花怎么回事?居然当众大声问玉儿的身上?

玉儿的身上有没有问题,是能拿出来当众说道的吗?

而且,这是想让那个大家以为,他一个糟老头子,看了玉儿的身子?这让玉儿以后还怎么做人?

还有没有破相,咋地,难道她想玉儿身上留下什么疤痕 ,以后被人嫌弃?

平时看着还蛮懂事的,没想到说话这么不知轻重。

看看,这些平时对玉儿喜欢的紧的人,都有些想法了!一个个的眼神飘忽,保不齐真的都以为玉儿破相了?

刘老头用力的哼了一声:“都让开,我要走了。你们也各回各家,该干啥干啥吧。玉儿好好的,用不着你们操心。”

这一个个的,都没良心。

玉儿平时对他们多好,多尊重啊。

有点好吃的,遇见了都会塞进他们嘴里。还真不如喂狗算了。

刘大夫气呼呼的离开。

兰花红着眼眶说:“这刘大夫生什么气啊?我也是关心玉儿啊。从那么高的山上滚下来,身上能没有个剐蹭吗?她那么娇弱,皮肤被刮破了,可不就破相了?也不知玉儿剐到了哪里,刘大夫不想说……”

兰花的话隐隐约约,透露出不少让人遐想的信息。

院子里的人点头开始私下交流:

“对哦,兰花说的有道理的。那么高的山上滚下来,抱住命就不错,哪里只能光崴了脚?”

“哎,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身上会留下多少疤痕?”

“可惜了,这么娇滴滴的女娃,还以为她长大后会被有钱人或者当官的看上,哪怕是做个妾也好。现在破相了,估计也成不了了。”

兰花抿唇窃喜,怕自己嘴角的笑意忍不住被人看穿,就用双手捂住脸。

她太开心了,终于,李玉儿要倒霉了。

兰花乐得笑个不停,肩膀不停的抖动。

“兰花啊,你别哭了,你妹妹有你这样的姐姐,也是好命。” 一个大婶叹了口气,拍了拍兰花的肩膀。

兰花楞了一下,停止了抖动——晕,他们以为我哭了?也好。

她使劲用手搓着眼睛,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通红。这才拿开遮住脸的手:“婶子,她是我妹妹,我为她担心,是应该的。”

“没想到兰花对玉儿这么好。”

“真是个好女孩啊。”

兰花第一次听见了村民们对自己的赞誉,激动的又要发抖了。

玉儿的房门突然打开,王氏冷着脸站在门口。

“兰花,我问你,你比玉儿大几岁?”

咦?这王氏该不是女儿摔伤了,她犯傻了?兰花是她亲哥哥的女儿,她比玉儿大几岁,难道王氏不应该比院子里其他人都清楚?

村民们诧异的看着她。

兰花对这个姑姑向来有些犯怵的,不知道她为何这么问自己。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姑姑,我比兰花大了四岁半。您忘了?”

呵呵,她不相信姑姑会忘记。可是,她就是要让村民们以为,王氏对自己这个侄女不上心。

“哦,我还以为你忘了。” 王氏冷着脸说。

这兰花在院子里暗搓搓的,每一句话都巴不得让自己的宝贝玉儿死,还以为自己这个姑姑是死人,听不出来吗?

“那就是比玉儿大了五岁咯?” 王氏板着脸问。

兰花有种不祥的预感,咬着唇点了点头:“姑姑,是不是我哪里让您不高兴了,兰花这里先跟您道个歉。”

王氏暗地里骂了一句:小婊砸。倒是会做人。

这么一来,她不管说什么,旁人看着都是她这个姑姑欺负十多岁的侄女了。

“你是应该道歉。” 王氏向来直率,也不藏着掖着:“我女儿娇滴滴的一个女娃,你既然主动要带着她上山摘草莓,又比她大了五岁,是不是应该看着她?”

这个信息村民们倒是不知道。

听了王氏的话,他们都看向兰花。

村里人朴实,在他们的思维里,既然是兰花带着玉儿上山,兰花就应该负起责任来。

“兰花啊,你也胆子忒大了。玉儿这么娇滴滴的女娃,连个柴火都没捡过的,你怎么可以贸贸然带她上山呢?她哪里爬的动啊。” 一个老奶奶开始发牢骚了。

“就是啊,玉儿哪来的力气。”

“啊呀兰花啊,不是我说你,你都这么大了,该不会还不懂事吧?要上山也应该多叫几个人,一起帮着玉儿啊。万一她走不动了,也有人牵着扶着。”

“啊呀,换成玉儿跟我上山,我肯定牵着她的手不放的。要是我再年轻个几岁,我肯定背着她的……”

……

村民们一个个开始指责起兰花。

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平时喜欢玉儿,关心玉儿的。

一开始以为玉儿自个人调皮,爬上山摔下来了,现在知道是兰花带上去的,都对兰花有了抱怨。

兰花气得浑身发抖,手都凉了:又来了! 每次一牵扯到玉儿,都是我的错!一个个仿佛被下了降头似的!

玉儿这贱人,真的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村里像她这么大的女娃,哪个不上山砍柴,摘果子,拔猪草,帮家里干活的?怎么没见这帮人说自己家的女娃不行?

为啥到玉儿这里就是没力气了?连上个山都要人扶要人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