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允我深情不许

允我深情不许

春雷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孟丹枝这一生爱而不得,求而不应,付出了所有的经历,也没能换来男人的停留。直到被确诊是癌症,她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开车自杀后,她不知道的是,周宴京开始爱她了。重生回归,周宴京发誓不会在弄丢孟丹枝,这一世他要加倍的弥补她,加倍的爱回去,前世在女人死后的一年里,周宴京才明白自己有多么爱她。

主角:孟丹枝,周宴京   更新:2022-07-15 2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丹枝,周宴京 的女频言情小说《允我深情不许》,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丹枝这一生爱而不得,求而不应,付出了所有的经历,也没能换来男人的停留。直到被确诊是癌症,她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开车自杀后,她不知道的是,周宴京开始爱她了。重生回归,周宴京发誓不会在弄丢孟丹枝,这一世他要加倍的弥补她,加倍的爱回去,前世在女人死后的一年里,周宴京才明白自己有多么爱她。

《允我深情不许》精彩片段

“滴答,滴答……咚!”

凌晨00:00了。

孟丹枝抱腿坐在沙发上,下巴抵在双膝的中间,她目光无神地看着桌面上逐渐融化的天蓝色蛋糕。蛋糕上面插的唯一一根蜡烛已经燃尽。

她的25岁生日,寂然落幕。

微微敛下眸,她松开双臂,下了沙发。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导致她的四肢有些麻木。她走到桌边,看着那个被人遗忘的蛋糕,用食指挖了一块,塞进嘴里。

“生日快乐。”

她轻声对自己说。

接着,她便豪不犹豫地将整个蛋糕,扔进了垃圾桶里……

……

:30,他回来了。

孟丹枝微笑着看向自门关出走来的男人,“回来了。”

周宴京淡漠的目光晲向沙发上满身酒气的女人,眉头不悦地拢了起来,“除了喝酒,你能做点正经事吗?”

孟丹枝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轻轻的笑了下,“喝酒就是正经事啊。”

她下了沙发,摇摇晃晃走到他跟前,“酒是个好东西,来,你也喝一口……”她将酒杯送到他嘴边,双眼迷离地看着他,“来,尝尝嘛!”

男人眯起双眼,甩开了她的手,“你该睡了。”

孟丹枝踉跄一下,险些摔在地上,杯中的红酒也晃出大半。

这么一甩,她倒是清醒了些。女人放下手中的杯子,捋了下耳边的头发,这才回过身看向他,嘴角挂了一抹淡然的笑。

“今天是我生日。”

听到这话,周宴京眸光微滞,只一瞬又恢复如常。

“既然是生日,当然得有礼物。”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你不送我,那就由我送你吧。”

说着,她从沙发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男人的目光扫到文件的封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字映入眼帘,男人的眉头蹙起,淡声问:“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我爸生前用计将你绑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委屈你了。你不是一直想着你的初恋吗,去找她吧。”

“想装深明大义?”他嗤笑,“孟丹枝,结婚五年,你什么样的人,我还是知道的。”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心胸狭隘?强人所难?夺人所爱?是这样吗?”孟丹枝淡淡笑开,“无所谓了,再恶心都好,以后都不会再缠着你了。”

她将离婚协议书塞进他手里,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踮起脚尖,蓦然吻上他的唇。

不过几秒,她便被他用力推开了。

这一次,孟丹枝真切地感受到了身体碰撞地板的钝痛。

周宴京倒没料到她会摔在地上,她看起来挺虚弱的。

他眉心微紧,却也没扶她起来。

孟丹枝忍着手臂穿来的钝痛,敛着眸道:“夫妻做到我们这种地步,挺失败的。看来,我们真的不适合成为相伴一生的人。”

周宴京的声音依旧很冷,“如果当年你能这么想,我们也不用互相纠缠到现在。”

“是我的错。”孟丹枝勉强勾了勾嘴角,“这份罪过,看来只能以死相抵了。”

周宴京嘴角勾起冷酷的笑,“你舍得死吗?”

孟丹枝的长睫颤了颤,声音微微低了些,“我若是死了,下辈子,我不会再爱你。”

“等你死了再说。”周宴京收回目光,直接转身,离开。

门“嘭”地一声,被甩上。

他又走了。

嘴角的弧度渐渐平缓,孟丹枝捂着摔痛的左臂,站了起来。

他仍是那么讨厌她啊。

她苦笑,“诀别的吻都被嫌弃了,孟丹枝,你真糟糕!”

坐到沙发上,孟丹枝在抽屉里拿出另一份文件——体检报告。

癌症晚期,几个让人窒息的字,被写在了报告的最后一页。

她闭上眼睛,好一会才睁开,而后将那份宣判她余生的报告,撕掉了。

纸屑散落一地,孟丹枝看着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指尖轻轻在上面来回摩擦,良久,她缓缓将婚戒摘了下来,放在桌面上……

翌日清晨。

孟丹枝收拾起自己所有的东西,扔到车上。连早餐都没吃,便要开车离开了别墅。

何姨见此,忙问:“小姐,早餐准备好了,你还是吃点再走吧。”

孟丹枝停了脚步,抬眸看向何姨,轻声道:“何姨,谢谢你这几年的照顾。”

何姨愣了下,摇摇头,笑道:“小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以后……”孟丹枝顿了一下,语气带了不易察觉的丝悲怆,“宴京就劳你多费心了。”

“我会的……”

最终,她还是没吃何姨给她准备的那顿早餐。

她开着车,一路往前,渐渐远离市区,上了环海高速。

打开车窗,迎面吹来的风冰冰凉凉的,孟丹枝眯着眼睛,直视太阳。

“再也不见了,周宴京。”

方向盘往右侧打,她松开双手,油门踩到最大。

“嘭!”

车子极速撞上右侧的峭壁,车头严重变型,驾驶座的位置,鲜红的血从车底蜿蜒而出……

 


环宇国际六十楼。

秘书何洁一早便去了公司,做好会前准备。九点整,环宇国际总裁准时回到办公室,何洁照旧冲了一杯浓咖啡送了进去。

“总裁,与威斯的视频会议在九点半开始,会议资料已经整理好放在您桌面了。”

周宴京单手捏了捏眉心,淡淡地“嗯”了一声。

一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何洁,第一时间便发现总裁手指上少了点什么。

对了,结婚戒指。

他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不见了,只余一个淡淡的红痕。

何洁微微一惊,虽然平时总裁就不太待见总裁夫人,但是结婚戒指却从不离手,今日怎么……

见她迟迟没有出去,周宴京看了她一眼,“还有事?”

“没。”何洁微微点头,转身出去了。

将近中午的时候,五年来始终如一日地送午餐过来的孟丹枝,今天没有出现,何洁似乎猜到了什么,便迅速给总裁订了一个外卖。

三十分钟后,外卖到了,何洁将外卖送进总裁办公室。

“周总,先用午饭吧。”

男人低声道:“先放着。”

何洁放下外卖便出去了。

周宴京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打开饭盒,才吃了一口,周宴京微微蹙眉。

这盒饭与平日吃的,味道不太一样。

随便吃了几口,他便放置一边了。

每天千篇一律的工作,几乎已经占据了周宴京的整个生活,弹指间,一天的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手机震动,他落在文件上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只是随手拿起电话接通。

“宴京,你下班了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宴京垂眸看了眼手机屏幕,嘴角微微扬起,“嗯,差不多了。”

“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

周宴京看了眼桌面的文件,轻声应道:“好。”

对方带着些许的愉悦挂了手机。周宴京加快速度看完手中的文件,确认今日的工作全部结束,才离开公司。

华夏国际酒店。

这里的法国菜远近闻名,周念烟经常约周宴京来这里共进晚餐。

周宴京的车远远驶来,周念烟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摆,含笑着等他下车。

“宴京。”

周宴京将车钥匙递给了门童,朝她走了过去。

“来很久了?”

周念烟很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轻声道:“没有,我也刚到。”

周宴京手臂有一刹那的僵硬,不过一瞬又恢复过来。

两人走进华夏国际酒店三楼的法国餐厅。

周宴京以最绅士的动作,帮周念烟拉开椅子,并点了几个她喜欢的菜。

周念烟心情似乎很好,嘴角的笑始终盈盈挂着。

“昨天你带我去医院看病,还照顾我到那么晚才回去,孟丹枝没有为难你吧?”

今日早上她便和周家的某位下人联系过,那下人告诉她,周宴京和孟丹枝凌晨的时候大吵了一架,周宴京当时就开车离开别墅了,而孟丹枝今天一早,也收拾行李离开了。

看来她发过去的照片,孟丹枝都已经看到了。

现在就是她重新站到他身边,成为周太太的绝好时机。

周宴京眸色寡淡,“她有什么资格为难我。”

周念烟抿嘴微笑,“也是,她早就没有资格在你面前指手画脚了。”

孟家败落,周宴京从一个一无所有的贫穷少年,一步步成为现在的商界大鳄,孟丹枝早已没有了束缚周宴京的能力。

精美菜品逐一上桌,周念烟既保持着女孩的应有的矜持,偶尔也会给他夹上一些菜。

周宴京抬眸凝着她,关切道:“你身体好些了吗?”

周念烟动作优雅地切着手中的牛排,柔声道:“好多了,只是胃疼,老毛病了,按时吃饭就不会犯。”

“我记得读书的时候,你没有胃病。”

周念烟手中的动作顿了下,含笑对上他的视线,“那时被你照顾得那么好,哪有机会犯病呢。”

周宴京敛了眸,“他没有照顾好你?”

“宴京,我不是个好女孩,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偷偷想起来你,我忘不了你,我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的心。”

周念烟放下刀叉,眉眼微凝,“孟丹枝霸占了你五年,而我也勉强自己再别人身边五年。”

“但我们都知道,感情是勉强不了的。我们深爱着彼此,如果没有孟丹枝的插入,我们五年前就能相守在一起。”

周宴京似乎回想起五年前所遭遇的一切不堪,脸色阴郁了几分,“是我对不起你。”

周念烟起身走到他身边,弯下腰,双手圈住他的后脖,“不,你没错,是孟丹枝和他父亲以权力相逼,那时的我们无权无势,反抗不了。”

她看着他的眉眼,视线最终落在他的薄唇上,缓缓压下去。

电光火石间,周宴京脑海里响起了一道熟悉到令人生厌的声音——

“周宴京,我们结婚后,你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搂搂抱抱亲亲这种事,除了我,你不能对别的女孩子做,知道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宴京侧过头,躲开了她的吻。

周念烟的脸色一僵,她咬了咬嘴唇,失落地站直身体,“是我冒犯了,居然忘了你是个有家室的人。”

“我们离婚了。”

 


“我们离婚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宴京下意识触摸左手无名指处的某个地方。那个带五年的戒指已经不在了,但是长时间佩戴留下来的压痕,却让他的心脏莫名漏了一跳。

周念烟没有注意到他微弱的异常,她心中狂喜,但脸上却故作震惊,“真的吗?你们离婚了。”

周宴京站了起来,拉她坐回原来的位置上,轻声道:“嗯,离了。”

周念烟的双手覆在他的手背手,笑容明媚,“太好了,宴京,你终于不用再勉强自己了待在她身边了。”

她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这是好事,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

周宴京无所谓道:“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没必要庆祝。”

“当然得庆祝!”周念烟娇声道,“我等这一天等了五年,宴京,就算是为了我,我们一起好好庆祝一番,对了,还要叫上夏宇、胡杰旭他们……”

看着她脸上明媚如兰的笑,周宴京不想让她失望,便随她去了。

……

华夏国际酒店的八楼,是一个烧金冢。

城有名的公子哥们都喜欢来这里寻乐子。周念烟用完晚餐,便拉着周宴京上了八楼。

本来是要约周宴京其他兄弟出来的,不料他们刚好都在八楼喝酒,周念烟心中少不了有些激动,直接就拉着周宴京去了他们的包间。

震耳欲聋的音乐从包间里传来,周念烟几乎半个身子都贴在周宴京的身上,双手也紧紧挽着他的手臂,似乎在宣告一种主权。

一声声口哨从周宴京的兄弟们口中响起,他们的目光颇为暧昧地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审视。

“可以啊,宴京,刚摆脱母老虎,立刻就抱得美人归来,兄弟我自愧不如啊。”

其他人也纷纷打趣起来,“就是就是,速度可以啊。”

“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必须得好好庆祝庆祝!”

“对,好好庆祝!”

兄弟们倒满满一杯威士忌给他,周宴京微微拧眉,淡声拒绝,“我不喝酒。”

夏宇拍了他的肩旁,取笑道:“宴京,这五年来,孟丹枝还是把你的胆量给磨没了,五年前的你可不像现在这么畏手畏脚。”

胡杰旭也搂过周宴京的肩膀,打趣道:“就是啊,宴京,这五年来,你都快变成一个三好丈夫了,既不喝酒也不晚归,更别说是找女人了。现在好不容易恢复自由,但你怎么还是这么放不开呢?”

听着他们两取笑一般的话语,周宴京的眸色微沉,一手夺过酒杯,仰首饮尽。

胡杰笑道:“好!再来!”

酒杯不停地满上又喝空,到最后,周宴京已经醉的站不稳了。

脑袋昏昏沉沉,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手表,喃喃道:“12点了,我得回家了。”

孟丹枝那个女人不让他晚归的。

老是管着他,真烦人!

周念烟一直在他身边待着,自然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她的脸色微暗,双手搂着他精廋的腰,软声哄道:“宴京,你们已经离婚了。现在已经没人会约束你,所以你不需要再遵守什么不喝酒、早归的约定。”

“离婚?”周宴京闭了闭眼睛,笑道:“是啊,我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

他踉踉跄跄地接过别人递过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些许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一路滑落至他的喉间。

周念烟凝眸看着此时犹如妖孽一般勾人的男人,不由自主地咬了咬下唇。

“好了好了。”她适时地挡掉其他人送上了的酒,“今晚就到这里吧,宴京喝醉了,我送他去休息。”

夏宇和胡杰旭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暧昧道:“休息?你想带他去哪休息啊?周家别墅?还是楼上60层的房间?”

胡杰旭哈哈大笑,“没想到啊,兜兜转转还是你们两,啧啧,真够痴情的。”

“怎么样,需要我们帮你开间房吗?”

周念烟吃力地扶着周宴京,笑着摇摇头,“不用,你们继续吧,我自己可以。”

说完,她便搀扶着周宴京,慢慢的走出包间。

周宴京一声不吭地跟着周念烟走出包间,坐电梯上了60层。

“来,宴京,小心。”周念烟扶周宴京来到其中一间房门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房卡开了房门。“来,先进去。”

两人进了门,周念烟扶他到床上躺下,正要帮他脱掉外套,周宴京却忽然坐了起来,推开她,深邃的双眸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周念烟愣了一下,试探着问:“怎么了?”

“我再开一间房。”周宴京起身,昏沉的脑袋使他晃了几下,险些没站稳。

周念烟心中瞬间刺痛,妩媚的眼中盈了水雾,像受了莫大委屈,“宴京,你……”

周宴京跌跌撞撞走到门口,刚好撞到在走廊间走动的客房经理。

让经理开了间房,他便一人走进新开的房间里,随手把门关上了。

整个过程,他似乎完全想起周念烟还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他。

周念烟盈雾的双眸逐渐变冷,最终怨恨毕现。

明明已经离婚了,他竟然还为那个女人守身如玉……

她满脸怒气地瞪了经理一眼,冷着脸关上自己的房门。

客房经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无辜。

翌日。

周念烟收拾好失落的心情,脸上挂上完美的笑容,神采奕奕地挽着周宴京的手臂,从60层坐电梯下去。

酒店大堂,两人迎面遇到一位“熟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