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噬骨情深权少好久不见

噬骨情深权少好久不见

愤怒的小橙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涵在三年前用不可告人的手段逼迫莫少谦娶了她,可是在婚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掉进了一个陷阱中。丈夫心中深爱的一直是患有血液病的妹妹,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让她去献血而已。如今苏涵的腹中正在孕育一个小生命,原本应该高兴,可是上天却跟她开了个玩笑,诊断书上癌症晚期四个大字醒目而刺眼……

主角:苏涵,莫少谦   更新:2022-07-16 15: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涵,莫少谦 的武侠仙侠小说《噬骨情深权少好久不见》,由网络作家“愤怒的小橙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涵在三年前用不可告人的手段逼迫莫少谦娶了她,可是在婚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掉进了一个陷阱中。丈夫心中深爱的一直是患有血液病的妹妹,与她结婚不过是为了让她去献血而已。如今苏涵的腹中正在孕育一个小生命,原本应该高兴,可是上天却跟她开了个玩笑,诊断书上癌症晚期四个大字醒目而刺眼……

《噬骨情深权少好久不见》精彩片段

“苏小姐,您的报告出来了,很不幸,胃癌晚期。”

苏涵睁大眼睛看着化验单,脑袋犹如五雷轰顶,手抖得几乎拿不稳轻飘飘一张纸。

医生十分惋惜的说道:“并且……你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因为你身体的原因,孩子恐怕......你还是和家人商量一下吧。”

孩子?

“怎么会这样?”她呆滞的眼神展现出一丝光芒,随后暗淡下去,仿佛五雷轰顶。

“苏小姐!苏小姐!!”

医生护士赶忙扶起来,进行抢救,但苏涵什么也听不到了,脑子里只是嗡嗡回响着医生说的话。

她是胃癌晚期,并且怀孕了......

苏涵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来的,只是失魂落魄的拿着那张绝望的化验单。

真是可笑,三年前被算计,和莫少谦一夜之后,他碍于影响,为了嫁给她,不惜拿怀孕的事逼他就范,知道她喜欢自己的妹妹苏浅,却用她白血病需要自己血液的事情,让他就范。

自己跟家里撕破脸,不辞辛劳,嫁给他婚后在家当个家庭主妇,一直任劳任怨,像保姆一样不辞辛劳照顾他,

可是这一切并未得到他丝毫尊重,反而三年来自己还要不停的给苏浅献血,以至于身体虚弱不堪,长期的饮食不当,抑郁严重,发展到了胃癌。

苏涵眼眶再也不堪重负,蹲下来抱头痛哭,因为哭声引得行人们纷纷侧目。

这时,尖锐刺耳刹车声在耳边刺过。

男人走下车如同暴怒的恶魔,他下车狠狠摔动车门,浑身散发着戾气走到苏涵身旁。

“你死哪儿去了?你知道浅浅现在危在旦夕吗?”

莫少谦脸上的狠厉顿来顿,走上前去拉着她:“哭什么?”

苏涵抬头,映入眼帘是这个男人俊美挺拔的身型,越发心痛的喘不过气,看来他只会紧张苏浅,只要苏浅出事了,立刻就是想起她这个异母姐姐的移动血库。

“少谦,我......”

莫少谦心烦不已,不愿听这样的解释,粗暴的拽着她的手臂拖上车。

“先去给浅浅献血,她要是出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涵被塞进去时头撞到了车顶,手臂也疼得起了几个红印,这一切莫少谦都视若无睹,包括手里的化验单。

难过苦涩的滋味在心里泛滥成灾,苏涵自嘲的把东西收起来。

莫少谦一路上并未回头看她一眼,知道车辆拐弯进入医院,他的眉头始终都紧紧皱在一起,眼里充满担心。

“快下来!别让浅浅等急了!”

莫少谦不顾她踉跄的身子,大力拖着他下来,苏涵瞧着高大挺拔的背影,不自觉小声哭泣。

他回头眼底流满是不屑:“你哭什么?当年为了嫁给我不择手段,娶你不过是看在你对浅浅的病还有用,否则你做的那些时候,我会送你进监狱。”

当年......

苏涵无力道:“如果当年不是我做的你会信吗?”

莫少谦冷笑一声:“魔都谁不知道你苏大小姐跋扈刁钻,为了我闹得满城皆知,除了你还会是谁?”

“我不是那种毫无分寸的人,我是喜欢你,但是下药这种事。”


“分寸?”莫少谦打断她,目光深邃,“你要真的有分寸,就不会拿浅浅来威胁我,逼我娶你!”

当初他们可是一对念人,只是因为苏浅有了白血病,而这一切都被苏涵用来做筹码。莫少谦声嘶力竭的高吼,愤怒到了极致。

苏涵辩无可辩,索性垂下眸子,乞求道:“看在我是莫太太的份上,今天可以不不抽血吗?我真的很不舒服。”

“你绝对呢?”他声音忽然十分冷漠,一把把她甩到椅子上,对旁边的医生命令道:“抽!能抽多少抽多少,他们是姐妹,不必担心适配问题。”

小护士拿着针头被吓得抽血,看见苏浅脸色实在惨白得可怕,关心道:“小姐你没有事吧?”

莫少谦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开口:“她怎么可能又是,她身体好得很,否则玩心眼勾引男人,什么伎俩不会。”

这话像根毒刺一样,让她本就脆弱不堪的心脏被刺穿,最后蔓延到四肢百骸。

“你抽吧,我没事。”

反正自己也活不了了,只是很可惜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期待了许久,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只见锋利的针管刺入皮肤,刺眼的血液引流进针管。

苏涵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死死的咬住嘴巴,鼻尖发酸,眼眶有热泪落下,最后脑袋变得昏昏沉沉。

痛......好痛!她敢接自己被抽去了灵魂,血肉里血管都都绞在了一起。

最后意识开始涣散,在最后一刻莫少谦扶住了她,最后一丝期待还未放大,就听见莫少谦冷漠声音响起。

“继续抽,她死不了。”

再次醒来,消毒水的味道提醒她还在医院。

苏涵强撑着瘦弱的身子爬起来,四周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现在她名义上的丈夫,估计在陪他的心上人苏浅吧。

苏涵长叹了口气,楼道里有笑声传来,是莫少谦和苏浅的。

自己的心里仿佛蒙上了一层冰霜,沉甸甸的,苏涵眼眶晕开一层水雾。

从前都说不会在意的,可如今......

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再加上这三年的煎熬,苏涵翻身下床,跑了出去。

莫少谦在楼道用轮椅推着苏浅,看样子相谈甚欢,嘴角的笑容不减。

这一幕刺得她眼睛生疼,差点站不住,想要落荒而逃。

“少谦......”苏浅看到自己的姐姐,委屈的拉了拉莫少谦的衣袖,清纯的小脸上布满慌张。

莫少谦顺着目光望过去,眼底的温柔立刻化为寒冰。

“你来干嘛?!”

苏涵心尖有些抽搐。

他明明是自己的老公,现在却站在自己妹妹身旁,那样的高兴。

“少谦,我现在头还很晕,你可以陪我一会吗?”

她很渴望,哪怕莫少谦肯看她一眼。

莫少谦心里闪过一丝不愤的情绪,苏涵瘦弱的身躯穿着大码的衣服,空荡荡的仿佛在摇曳一样,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少谦哥哥。”

莫少谦的话被苏浅打断,她脸色难看大浮动喘气,脸色苍白,十分可怜。


“浅浅!”落在苏涵身上的神情移开,莫少谦焦急的蹲过去,“浅浅你怎么了?”

“我真的好痛啊,仿佛呼吸不过来,是不是被凤吹到了。”

莫少谦见他脸色如此,毫无血色的样子,立刻手足无措一把抱起她,全然忘了旁边的苏涵。

苏涵强忍着即将冒出的泪水,准备做最后一博,上去拉住莫少谦的手,哀求道:“可以看我一会吗?就一会。”

她害怕一个人,那样她感觉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莫少谦他抱起消瘦的苏浅,哪里还能看得进她,浑身寒气肆虐,只觉得苏涵无比碍眼:“不想待在这里就回家!”

他抱着苏浅从她身旁快步跑过,脸色冷峻的神色狠狠搜刮过。

苏涵氤氲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凝结成泪落下。

这一天她半滴水未进,一个人冷冰冰的回到家,嘴巴干裂起了白皮,胃酸腐蚀着溃烂的胃壁。

苏涵去了浴室,被喷头上的冷水打了个激灵。

一想起吃饭,胃部立刻波涛汹涌起来,吐完一番,苏涵滑倒在卫生间,气息气息微微的等待着恢复体力。

“苏涵!”随后听见有气急之势的呵斥传来。

是莫少谦,他的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

“少谦......”

下一秒,莫少谦宛如从天而降的神明,那张帅气的脸出现在自己视野里。

“你在做什么?!”一声厉斥,莫少谦的眼眸变得十分危险。

说着毫不怜惜一把抓起她,“你聋子还是哑巴,叫你这么久没听到?”

苏涵忍着剧痛站卡里:“你先放开我。”

莫少谦狠狠掐着脖子将她提高些,讽刺道:“怎么?又要跟我玩欲擒故纵这一套?你应该清楚,若是没有浅浅,我看你一眼都嫌脏!”

说罢,狠狠的甩开。

“赶紧起来,别在我面前装柔弱。”他莫少谦从不吃这一套。

苏涵半阖着眼,语气十分卑微:“莫少谦,我求求你,先放过我吧......”

从前她可以把怒火发在自己身上,但是现在,她累了。

“放过你?谁又曾放过浅浅!从小被苏家家弃养在外,吃了这么多苦患上白须病,你们却住在别墅里享受生活!”

说到怒处,莫少谦的眼里的怒火翻腾:“明知道只有你可以救她,但是你却见死不救,用这个作为筹码成为莫少奶奶,苏涵,你可真是个蛇蝎毒妇!”

“不,不是......”苏涵想要解释,脸上雨珠和泪水掺杂。

“呵!”他勾唇讥笑,随后厌恶的松开她,送到了床上:“我知道,你是想要个孩子吧?当年你只献血不献骨髓,就是要用孩子来跟你交换。”

莫少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俯身过去:“那我就成全你。”

苏涵呆呆的僵硬在原地,他忘了,一个多月前,莫子谦醉醺醺回来后把她错认成了苏浅,也发生了婚后唯一一次关系。

就是那一次才有了孩子。

莫少谦以为她是得意,厌恶的扫了一眼,“洗完了就赶紧出来,我没功夫和你浪费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