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被迫成为反派后娘

重生后被迫成为反派后娘

路灯下的水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刘玥,把后娘这个角色做的比亲娘还亲,掏心掏肺的对待四个继子,换来的却是被折磨致死。重活一世,她决心撕去良善的标签,再不给那四个讨债鬼好脸色,想要吃饭买东西,必须给她干活,否则统统都滚蛋!本来刘玥计划着将四个小崽子养大,能成家立业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没想到竟落到了贼人的手中。

主角:刘玥,严思熠   更新:2022-07-15 2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玥,严思熠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被迫成为反派后娘》,由网络作家“路灯下的水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刘玥,把后娘这个角色做的比亲娘还亲,掏心掏肺的对待四个继子,换来的却是被折磨致死。重活一世,她决心撕去良善的标签,再不给那四个讨债鬼好脸色,想要吃饭买东西,必须给她干活,否则统统都滚蛋!本来刘玥计划着将四个小崽子养大,能成家立业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没想到竟落到了贼人的手中。

《重生后被迫成为反派后娘》精彩片段

痛!

从骨髓深处透出的痛!

刘玥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不曾想过的人。

她之前醒来为自己辩驳过,却没有人管,也不问她任何问题,只是几个人轮流打她,晕了又被打醒。

刘玥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罪犯,他们抓错人了。

此时却看见严思熠来了,自己的大儿子。

刘玥一瞬间明白了所有,感觉自己的心都裂开了。

他们到底还是容不下她了!

她恨!

她恨自己来到这里后,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还是家里的地没人耕。

收成不好就卖不了好价钱,没办法给孩子添点油钱。

严思熠满意的看她脸上的表情,嘲讽道:“怎么这么惊讶?很奇怪?”

刘玥眼泪直流,哽咽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阿熠,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娘啊。”

一个侍卫抬手按了一下贯穿刘玥肩部的大铁钩。

“啊!”刘玥痛的打颤。

“你这种人,竟然还想当我娘?”

小妹死之前痛苦的表情,至今他还记忆犹新。

要不是后娘,不!要不是这恶毒的老妇,小妹又怎么可能会死?

怪不得他奶奶在世时一直告诫他们,这个低贱的女人只配给他们当牛做马!

恶妇!杀他妹!赶走他爹!

罪不可恕!!

刘玥咬紧牙关,颤声道:“我为何不能?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我总希望有一天你们能被我的付出打动!我来到严家,都是真心待你们,并不曾亏待你们。”

她来到严家,可从未享受过半天好日子。

这严家当家的是个傻子,家里家徒四壁,还有几个小孩子,根本没人愿意嫁进来。

说起来刘玥心里只剩下苦涩,她爹是个只认财力的,看有两头猪,就立刻同意了这荒唐的喜事。

她一个活生生的人,正值二八的大好年华,就这样被用两头干瘦的猪给换了。

后来刘玥才知道严家里其实只有一头猪,另一头肥点的猪是借钱买来的。

没有半点银子,倒还欠了十两。

她知道她命苦,刘玥也认命了。

可嫁进来没几天,孩子们爹,那傻子不知道跑哪里去,走丢了再也没回来。

刘玥又被扣上克夫的帽子,她也没地说理。

而那傻子的亲娘更是个苛刻的老恶妇,总背着她到处说她的坏话,但凡她哪一点做的不合她眼,都会恶言相向!

她本想逃走,可看家里孩子都还小,只好认下后娘的身份。

听到她说不亏待,严思熠眼睛充血,大喊道:“好一个不曾亏待!你把我小妹害死了还不够是吗?害不到我们,恨我们命太长?”

“没,我没......”刘玥失神的摇着头,“我真的没有,你误会我了。”

严思熠一猜就知道她会否认,也没有期盼过杀人凶手会承认自己的罪行。

他拿过烧的火红的烙铁往她胸口一按。

很快,空气中飘起一股烧肉的气味。

“啊!啊啊啊啊!”刘玥大声叫喊着,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严思熠把已经黑了的烙铁丢回火炉中,“弄醒。”

刘玥又被泼醒,她没有直接晕死过去,还得益于她被他们强迫吞下的药。

这种药可以让她的痛觉放大百倍,但精神还能一直保持清醒,一直到最后活活累死。

“大哥,我来了。”严思翎一脸兴奋的走进来。

严思熠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走到旁边。

严思翎笑着拿起桌上一根鞭子,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着:“你知道吗?这根鞭子上特意装上了倒勾,每一下,都能让你皮、开、肉、绽。”

“啪!啪!”每一下起鞭,上面便勾着些毛絮或皮肉。

“我叫你害死我小妹!叫你害我爹!叫你妄想当我娘!”

刘玥已经叫不出声来了,徒劳的仰着头张着嘴。

她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被这样折磨啊?

老天,要不你给一个答案吧?

“这么不禁打?怎么这么快就晕了。”严思翎还没得到趣呢。

再去打点水来,往里面倒些盐。

“嗯......哈。”

见人醒了,严思翎笑着说:“你可别睡,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

刘玥眯着眼看见他的笑容,只觉得地狱的恶魔也不过如此了,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

轰——

刘玥猛地睁开了眼睛,感觉眼前还是严思翎那张印着红光的脸,身上火辣辣的痛。

眨眨眼,便看见了熟悉的破洞屋顶,四处一打量,屋子很破,到了雨雪天气根本难以住人,墙上砖也砌的非常随意,坑坑洼洼的。

但是桌子擦得很干净,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这不就是她的家吗?

可她不是已经被......

难道是老天看见了她的惨状,让她再活一次?

刘玥赤红着双眼,自嘲了几声,抬手擦掉满脸的泪水,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她掏心掏肺的对待他们,不求他们也能如此对她,可也从没想过最后竟然是被他们打死!

好啊,以前那个软包子刘玥被他们已经害死了,现在老天让她回来就是让她报仇的。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人!!

拿她的、骂她的、打她的、害她的......她要统统还给他们。

刘玥打开房门,只有几岁的严思翎还正在院子里追着鸡跑。

她来不及顾念对方还小,几步跨过去,用力抓住现在不过七岁的严思翎。


刘玥把严思翎按在地上,双手掐住他的脖子。

“咳咳!啊!你、把手、松开......”严思翎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逐渐变红,指甲陷入刘玥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不可能!你既然能对我那样的狠心,我又如何不能!我恨不得你死掉!”刘玥一字一句地控诉着。

和上辈子受的折磨相比,手上这点小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我......咳!”严思熠脸涨成了猪肝色,见她还是不松手,就用膝盖去顶她肚子。

“嗯!”刘玥闷哼一声,手上力气不可控的卸下来。

严思熠趁机掰开刘玥的手指,抬脚狠狠往她肚子处踢了一脚。

往后撤了几步,猛咳了几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你这个低贱的恶妇!我家买了你,你不懂感恩主人,竟然还想要杀死我!”严思熠指着她。

他其实有点被吓到,谁能想到昨天还老老实实像狗一样任他宰割的人,今天突然变了样。

而且还敢对他下手。

刘玥用手撑地站了起来,又走过去把他死死按住,不再给他挣脱的机会,眼睛通红,哑声道:“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怎么可能让你这样轻易死掉?”

她把严思翎送给自己的话,反送给他本人。

“哎!严家的媳妇儿,你这是做什么呢,怎么能把孩子这样按在地上?”

邻居听到动静探出头来,结果就看见这样一幅场景,忍不住叫道。

看见刘玥抬头看过来,邻居眼神飘忽着躲开刘玥的目光。

可别是吃错了药,怎么变得这副模样,看着怪吓人的。

刘玥收回目光,看被压着的严思翎已经喘不上气来了,起身拍拍沾上些灰的双手。

“我管教我的孩子,关你什么事儿?”刘玥面无表情的看向那个还在看戏的邻居。

这个邻居以前没少在她家里占便宜。

看她好欺负,家里的地被占去不少,粮食也被用尊敬年老的理由刮去些。

还把她当作免费劳动力,干过不少活。

刘玥虽然心有不愿,可也说不过她那张嘴,加上自己独身一人,根本对付不过。

只好告诉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可现在刘玥怎么可能还告诉自己忍?直接就怼了上去!

反正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些什么?

邻居果然不爽了,吼道:“嘿!你这媳妇怎么这么不懂事?我身为你长辈教育你几句怎么了!还和我顶嘴?”

刘玥毫不客气的嗤笑一声,说道:“长辈?你指的是你这种欺软怕硬、爱贪便宜、斤斤计较的邻居吗?呵,你别侮辱了这个词。”

邻居被她说的梗住。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我还看错你了,这么伶牙俐齿!”

“哎!哎!”邻居被吓了一跳。

正当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躺在地上的严思翎突然起来,完全不顾念一丝情谊,双手用力把刘玥一推,大有将她摔死的狠劲!

院子围了一个矮墙,刘玥险些直接被推翻下去,还好稳住了。

可这么一撞,给刘玥本就有旧伤的腰部重重一击。

“嘶!”刘玥痛呼出声。

严思翎想学方才刘玥的动作,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高,于是选择用脚踢。

“唔!啊......”

严思翎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刘玥的大腿处,留下一个脚印。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想要掐死我!我让你掐我!”严思翎又是无情一脚踹过去。

刘玥手肘架在矮墙上,以便于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

她不能滑下去,她要坚持住,她不能再让周围的人看自己笑话。

不大的院子里很快围满了人。

邻居上前把还准备踢人的严思翎往后扯,嘴里教育道:“你这小孩子,怎么还打你娘啊?”

严思翎甩开刘大娘的手,叫嚷道:“她就是个卑下的贱妇!天生伺候我们的贱妇!才不是我娘!”

“我娘才不会要我死!”

刘大娘也说不出话来,刚才她的确也是看见刘玥掐他脖子了。

“哎哟,阿翎,你这脖子怎么了?”

严思翎一看自己大姨来了,瞬间哭出来。

“大姨,都是这贱妇掐的!她刚才想要掐死我!”

“我说刘玥,有你这么当娘的吗?怎么能掐自己的孩子?”大姨用鼻孔看人。

刘玥心中只剩下苦涩,一字一句的说道:“他大姨,你来的晚,没听见他说的话,我给你复述一遍,他说我不是他娘。”

“他不认我,正好,反正你也来了,我就直说了,现在他们几个人就算想让我当娘,我也不愿意当他们娘了。”

说完,刘玥又补充道:“哦,不,后娘。”

她就不应该还对这家人有所期盼!她就应该早早的死心!

大姨瞬间不乐意了。

这严家还有这么几个小孩子,要是刘玥走了,可不就要给他们这些亲戚养了吗?

他们也不愿意被拖累,要是直接丢了,还一了百了,可村里人的那些唾沫都能淹死人!

“你这说的什么话,既然嫁到严家来了,就一辈子是严家的媳妇,哪能是你说走就能走的?”

“而且,孩子不认你做娘,你自己也好好反思一下,有你那样掐孩子脖子的吗?”

“要我说,孩子反抗踹你,都踹轻了!”

刘玥反而笑起来,说:“行啊,既然他也不认我,我也没必要去热脸贴冷屁股,上赶着养他。”

“这样,孩子你们随便安排,管你们是把人丢了还是卖了,都跟我刘玥没有半毛钱关系。”


围观的村民也动了恻隐之心。

刘玥自从嫁进严家来,住得近,相互之间也是经常碰面。

私底下也没少羡慕严家那傻子,是上辈子拯救了啥,能娶到这么年轻,脾气又好的媳妇。

可看着看着就发现本身貌美如花的刘玥,一天比一天沧桑。

可从没有听见她诉过苦,总是默默干活。

此时说话都已经自称刘玥,看来真是被孩子伤透了心。

那几个小孩子也是不省心的,也就是刘玥脾气好,要是落在自己家,那不知道得挨多少打。

一个穷酸书生站出来做和事佬。

“严家媳妇你消消气,阿翎你也别犟,好好道个歉。”

严思翎一听这书生竟然还想要让自己道歉,嘴都要撅到天上去。

“我才不!凭什么要我道歉!而且她也不是我娘。”

“他就是个恶毒的老妇人!”严思翎恶狠狠的看向刘玥。

刘玥无奈的抬抬手,说:“书生,你就别操心了。”

书生是他们村里少有的读书人。

可由于家里太穷,连路途费都凑不齐,已经考取了秀才的他,也不得不放弃继续攻读。

刘玥心中一方面是羡慕书生的,羡慕他可以读书。

另一方面也是感激他的。

只是因为曾经有一次,书生好心递给了大汗淋漓的刘玥一杯水。

“你也看见他的态度了,怎么说我只是一个后娘,跟他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何况他刚才还想要直接把我推下去,要我命!”刘玥情绪激动起来。

眼前又浮现起严思翎手上拿着鞭子,似笑非笑的阴狠模样。

“我不可能这么没心没肺。”

刘玥站直了身体,目光坚定,又说:“算了,我犯不着和你们说那么多废话了,就一句,孩子我不会再管。”

“也不要用我是娘来劝说我,或者在背后嚼舌根,只要我知道了,呵,看我敢不敢把你们嘴撕烂!”

以前的她就是太过于软弱了,导致谁都敢压自己一头。

她重活一次,绝对不是再来感受一次他们对她的欺辱的。

刘玥冷笑一声,直接离开了。

在场的人都有些愣住,忍不住小声说着话。

“刘玥这是怎么的了......怎么突然这样说话了?”

旁边听到的人也回答,“气到了呗,我家孩子还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呢,我自问都做不到像刘玥那样。”

“哎,真是可惜了刘玥那模样......”话还没说完,耳朵就被揪了起来。

“好你个老头子!终于是露馅了吧!你眼睛看哪儿呢,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下来?”

村民们说着话,就各回各家了。

严思熠一回来,就看见这场景。

“大姨,你怎么来了?”

大姨见严思熠过来了,把刚才的事情说给他听。

“大哥,你看我脖子,都是她掐的......”严思翎指着自己脖子给大哥看,语气委屈的不行。

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阿熠,你听大姨的,把你弟弟带到你娘面前认个错,她心软,说句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听见没?”

“我才不要!”严思翎立刻拒绝。

严思熠也绷着脸不说话。

大姨继续说:“你后娘这次是不对,她打了你弟弟,但是她平日里也没有不给你们吃的,是吧?道个歉就完事儿了。”

严思熠若有所思,表情微微松动了些。

他也否认不了自己大姨说的大实话。

“何况,她来到严家不就是服侍你们的吗?这件事情过去,家里不还是你们说了算?”

“你好好跟你弟说说,别犟。”

严大姨也不想摊上这么几个只会张嘴要吃的小崽子,只能这么劝着了。

“好,大姨,我们会去道歉的。”

等大姨离开,严思熠拉着自己弟弟进了屋。

“你先敷一下吧,脖子都肿了。”

严思熠把帕子沾湿后递给他。

“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她,我能这样?”严思翎还是很不满。

现在他说话都觉得气闷,脖子又痒又痛。

“好了,你先忍忍,等我们长大了,她也不能把我们如何了。”

另一边。

刘玥踏着极慢的步伐,终于走到了如愿药店。

没想到那混小子下手这么狠。

也是,不狠的话,又怎么能做到那种地步?

“大夫,麻烦你给我一点活血化瘀的草药,一点就行。”

刘玥身上没有多少钱,只够买一点点的东西。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大夫忍不住问。

可刘玥没有回答,愣愣的盯着自己身后。

他也顺着眼神看过去,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大夫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大傻家的,你看什么呢?”

“啊?没......”

刘玥揉揉眼睛,再次抬头看过去。

真的不是幻觉!

所有的草药的名字都悬浮在其旁边,若是心中想知道某个草药是什么用途。

那个草药就闪烁一下,然后眼前就浮现起文字。

刘玥不认识多少字,勉强看懂了几个字,知道是写的其用途。

“来,你的药。”大夫把油纸袋递给刘玥。

“谢谢您。”

直到刘玥走出门,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看时辰已经不早了,家里估计也是没有吃的。

刘玥把草药揣好,上山去了。

顺便试试这种情况是不是只是偶然出现。

很快,她便验证了不是偶然。

但是她也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物品都会有字飘在空中。

刘玥看着眼前的字,认了半天也只认识其中几个字。

但她猜,应该是可用作药物的才会显示字。

虽然不识多少字,但是常识告诉她应该是这样的。

因为没有显示字的好多是拿来喂猪的,或者有些是野菜。

而有字显示的,有些她是认识的,知道其用途。

刘玥随便采了些带字的物品,装好下山去。

她准备带到如愿药房,给大夫看看,如果真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说不定还可以卖些钱。

如愿药店。

“这是?”

刘玥脸上带着些笑容,把捧着的东西全部摆在桌上。

“大夫,你看看这些有没有你能用到的?”

大夫这才仔细看起来。

“这......这些你都是怎么找来的?”

刘玥没好说实话,只模糊的说山上找的。

大夫笑起来,脸上一条条的沟壑,手上拿着簕古,感叹道:“那你运气可真好,竟然能找到簕古。”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