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双喜临门总裁爹地深夜行凶

双喜临门总裁爹地深夜行凶

梦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辛梅没有想到养母的嘴脸竟然如此丑陋,为了利益出卖她,算计她,甚至害她怀上陌生男人的孩子。三个可爱的孩子,是命运对她最大的眷顾,但伤害利用过她的人,她还是不会放过。赵大总裁冷心冷情,却一直不厌其烦的寻找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再见辛梅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放手,连孩子都生了,不结婚貌似很难收场!

主角:辛梅,赵文龙   更新:2022-07-16 14: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辛梅,赵文龙 的武侠仙侠小说《双喜临门总裁爹地深夜行凶》,由网络作家“梦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辛梅没有想到养母的嘴脸竟然如此丑陋,为了利益出卖她,算计她,甚至害她怀上陌生男人的孩子。三个可爱的孩子,是命运对她最大的眷顾,但伤害利用过她的人,她还是不会放过。赵大总裁冷心冷情,却一直不厌其烦的寻找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再见辛梅时,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放手,连孩子都生了,不结婚貌似很难收场!

《双喜临门总裁爹地深夜行凶》精彩片段

在热闹的城市伊犁,宁静的夜晚,在某家装饰豪华的酒店房间里。

辛梅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只感到急性疼痛,

“疼死我了!

疼死我了……”

说着,处于昏迷状态……

“我是在做梦吗?”辛梅对自己说。

“忍一会儿,一会儿就感觉不到疼了,”耳边传来男声低沉,一种网纹的声音。

这不是辛梅的梦,

辛梅紧握着拳头,没有力气对抗,只好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

屋里黑压压的,不明男子看不清辛梅的容貌,却从辛梅身上散发出的香味中,感觉到了她的美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男子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昏倒在一旁的辛梅,她已经开始沉睡了。

辛梅再次睁开眼睛时,全身都疼得快要散架了,好像被轮子压了一样。

她慢慢地坐了下来,眼睛还在昏迷中,我到底在哪儿?正在拼命回想。

她想起自己到五楼给李佳送材料,并在宿舍门口给李佳打过电话。

“喂,你说的房间号是几号,资料放哪儿了?”

“504房间,”

“好,我知道了。”

她记得,当自己放下电话,从自己512号房门口走过时,“塔卡!一声,周围的灯光突然熄灭了,然后隐约想起被一群人拉进屋里。

今天她有点感冒,吃完药开始想睡觉,随后就到李佳的宿舍拿资料……

在宿舍里想了很久,辛梅才完全醒过来,看到旁边一个人躺着,突然睁大了眼睛,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她吓得不知所措,浑身像着火了一样,坐了一分钟后,迅速穿上衣服,浑身发抖,控制不住自己。

她的牙齿咬紧了嘴唇,身体的剧痛使她久久不能站起来。

一只手紧捂着肚子,另一只手在床边的小桌子上翻着背包,好不容易找到了背包旁边的手机、手机旁边的两件东西,不假思索地放进了背包里,拖着酸痛的身子,蹒跚地走出了门。

辛梅走到宾馆门口,想稍稍清醒一下就回家,她的家位于市中心,对这里了如指掌。

天稍蒙蒙亮的时候,她走在路上,对着手机屏幕清晰地看到了自己颈部的吻痕。

心里吓得不知所措……

她心不在焉地走到家门前,轻手轻脚地想进屋,因为夜里发生的这件丑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正要开门进来,里面传来了一阵高兴的说话声,辛梅的手握着门把手,却没有开门。

妈妈和李佳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正在想的时候,屋里传来了李佳的声音。

李佳:“妈妈,把辛梅这个不孝顺的狼养了这么多年,终于派上了用场,赵经理是个好色的人,也是个挑肥拣瘦的人,所以辛梅最合他的口味了,没想到辛梅这个东西能值几十万元呢。”

徐雯:“没错,把她抚养长大等到大学毕业,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妈妈也支持李佳的话。

辛梅听了继母和李佳的谈话,像晴天霹雳一样,触动着她的心,靠着门下的墙……

徐雯:“以后遇到像赵总这样的人,让辛梅陪着他们,我们的生意一定会更好,昨天和感冒药一起给她吃的药有点轻,没想到药少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辛梅在门口听清了这些话,

李佳骄傲地像一位高贵的公主一样,是怎样欺负辛梅的,嘴里塞满了话,李佳真是恶毒无比。

李佳:“辛梅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你好好地哄哄她,那个笨蛋听我们怎么说,从小就不知道做什么,我们说什么就做什么,后来的路还长着呢,不能白白浪费这十二年”。

李佳像给她妈妈教智慧一样说道。

徐雯露出狡诈的神色说:“真希望我们养了她,多利用一点,多为我们赚更多的钱,辛梅可真是个摇钱树啊!”

辛梅没想到,她一心敬重的妈妈,那一刻竟然如此丑陋。

李佳好奇地问:“妈妈,你们当年开车把她撞了,撞了给她治疗,她失忆了,把她拉回来领养,这么辛苦,像亲女儿一样养着,让她给我们挣钱吧,辛梅现在值钱了。”

李佳面带讥笑,恶毒地暴露了丑恶的面目,

辛梅听了母女俩的谈话,心里十分痛苦,心又一惊,她靠着门站着,尽管她怒气冲冲,心急如焚。

她原以为自己是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孤儿,原来不是。她被她们的车撞了以后,怕承担责任,就把她抱回来了。

听了她们恶毒的谈话,辛梅浑身像掉在冰窖里一样发抖。

她在这个家里,多年唯命是从,为了得到养母的真心对待,她完全按照她们的喜好行事,从来没有为自己做过什么。

徐雯:“撞到她的时候,她晕倒了,我以为她死了,就把她扔到后备箱里,想偷偷把她从市里带到荒山上埋了,可没想到她竟活了下来。

我发现她失忆了,为了不夺走另一条生命,我和你父亲谎称她是从孤儿院领养的,这件事情你不要当着她的面说,当年她穿着很漂亮,衣服很名贵,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养母自满地笑着。

辛梅内心的恶声在耳边回响。

辛梅的脑袋嗡嗡地一声快炸开了。

辛梅感到身体剧烈疼痛,但望着越来越亮的外面,她飞快地跑出了这个家庭。辛梅从楼上飞奔而去,现在还早,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受晨雾迷蒙的冷空气影响,辛梅的身体更加冰凉了。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眸,她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

她一直爱着的是一位美丽慈爱的妈妈,就是这位妈妈,亲手把她推向火坑的人,她一直爱护的妹妹,都把辛梅视为赚钱的工具。

她一向敬重父亲,从不对她和颜悦色。

辛梅觉得天塌下来了,心中充满了失望,感到难过,周围的一切和她们所做的一切,她根本没有感觉到。

她跑在大路上,却感觉不到自己在大路上了。

一辆红色跑车在路上飞驰而来

刹那间,长长的刹车声把路震得尖叫了起来,辛梅来不及躲闪,

“砰!“一声,辛梅的身体飞起来,落在几米外,面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围绕着大脑向四周慢慢扩散。

她的眼前渐渐模糊了,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娇弱的影子朝自己走来。

这样也好了,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七年之后。

在伊犁机场,一位身穿白色T恤衫,下身穿蓝色牛仔裤,6岁左右,可爱的小脸戴着墨镜,嫩嘴唇微闭的男孩被一群护卫护着,孩子旁边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着一顶卷发很有气质的女人津津有味的看着孩子,和她一起从机场出口走出来。

“你们看,来了,来了,小明星,冰明星来了。哇!你们看,虽然他很小,但是走路的样子怎么那么帅!“怎么这么棒”的声音一起上冰明星前面的粉丝们一个一个的叫个不停。

从手机、摄像机、及各种媒体设备里传来不停地拍照的声音。

冰明星这个名字最近风靡一时,到处都是,虽然才六岁,但每个人都认识他。

他向周围的粉丝们亲切地微笑了一下,然后亲切地道谢了一下,他登上了黑色的轿车,车子慢慢地开动了。

“冰明星”这个孩子原名冰心,人们习惯地称他为“冰明星”。

外面的嘈杂声退了下来,小冰心看了看外面,掏出了手机,用柔软的手指轻按了一个号码。

在人民广场,随着电话的声音,他开始数数,一、二、三……声还没念完,电话就接通了。小冰心轻柔地撒娇着,先说:“妈妈,你到哪儿了?“他大声欢快地说。

“我的宝贝,我在去市区的高速公路上,在出租车上,”她温柔地说。

接过电话的女人,身穿白色朴素大方的长裙,身材很漂亮,配上裙子的漂亮卷发,给了她成熟的气息。

“那好,妈妈,你一定要记得来看我的演出啊。”小冰心的声音柔和而欢快。

女人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好的宝贝,我尽快赶过去,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

“好的,妈妈!”听到后冰心回道。

女人笑了笑,慢慢把电话挂了,脸上刚刚露出了笑容,渐渐消失了。

看着窗外的熟人,她逐渐地回想到七年前的事,她终于又回到了冰冷的城市。

七年前,她大学毕业那天,家人邀请她参加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她恨死了妹妹李佳给她下药了,最后,和那个男人度过了一个一生中最恶劣的夜晚。

她不是家里人的亲生女儿,在她六岁的时候,她出了车祸,李佳的一家人为逃避责任而收养了她,其实,她还不如一个被收养的孤儿。

她还在想,大学毕业之后,她要找一个更好的工作,通过工作来摆脱这个家庭的控制,但她没有想到,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继母和妹妹就做出这样卑劣的计划,等待着她。

她七年前那天夜里发生的事后怀孕了,也许那个男人的基因好,她没想到怀了三胞胎,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回忆那时,仍然不知所措!但青春的一场邪恶宴席上,浓妆艳抹的闪亮登场,华丽而又安静的结束。七年间她的冷静和坚强都成熟了。

从那一夜以后,她想逃离这座城市,她神志不清,跑到大马路中间,出了车祸,她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了,家人原来是一个邪恶的歹徒,她想干脆死了,摆脱痛苦,可是她有缘活着,不仅没有死,也没有受重伤,撞她的那个女人救了她,成了她的好姐妹。她能有今天,都是7年前撞过她的女人的功劳。

今天是她走了七年的时候,她也该回来了。

她知道有些事是无法回避的。过去伤害她的人,一个都不放过,一个一个算账,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必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辛梅为了不回忆和不让任何人知道伊犁的事,到内地后,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是新疆人,她马上就要到那个熟悉的邪恶城市了,她在快车道上从车窗往外看,出神地望着,突然“吱吱……”忽然,出租车前面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接着,“哐啷”一声巨响。出租车司机急刹车,辛梅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几乎要贴在前排。

辛梅撞到前驾驶座椅靠背,一眨眼她就眼花了。“小姐,前面出了交通事故,好像刹车失灵了。”出租车司机说。

辛梅透过车窗看着车祸现场,此刻已经是6点钟的高速公路上,车也不多。

辛梅没多想,快速打开车门下了车。

“哎,小姐,你还没给钱呢?”中年出租车司机冲着掉下去的辛梅大吼。

辛梅苏醒过来,从肩上背包里掏出钱,透过车窗递给司机,急得连头也不回地向车祸发生地跑去。

她刚才乘坐的出租车从身边呼啸而过。

她在去车祸现场的路上迅速拨打了急救电话。

事故车是一辆豪华版的车,辛梅走到车跟前。

从汽车的透光镜中看到车里有个年轻男子趴在车把上。

“先生,你没事吧!”汽车仪表盘上的血,她看得清清楚楚,男子的额头流血,安全气囊喷出来。

“先生,先生……”里面还是没有反应。辛梅从玻璃有点脱落的地方伸出手去拉车门,不料车门被打开了。

“先生,你没事吧?”

辛梅看了看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看到他还有点神志,但额头一直在流血。

“先生,你怎么样?你可以说话吗?”辛梅把他扶到椅子上,眼看额头流血不止,血顺着脸颊流到雪白的衬衣上,辛梅吓了一大跳,血已经流了不少了。

她快速地在肩上翻动背包,拿出一条漂亮的手帕,手帕上印着女儿的获奖照片,她不假思索地用手帕将他额头上的伤口压紧,帮他止血。辛梅心急如焚,希望救护车能快点来到。

她刚准备往后退,胳膊上突然挂起了一只铁钳般的大手。

辛梅看了看男人,男人的脸色苍白,满脸血迹,嘴角动了动,好像要说什么,还是说不出来。

“先生,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辛梅的手被鲜血染红了,她皱起了眉头……焦急地安抚受伤的男人:“先生,你一定要挺住,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又等了20分钟,救护车才来了。

当救援人员将男子抬上救护车时,男子还是拉住了她的手,辛梅心想,自己坐上救护车能更快地进入市区,于是赶紧上了救护车。

在伊犁某医院,一间充满了消毒水的病房里,病床上躺着刚刚被撞倒的男子,男子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轻微脑震荡,前额眉骨破裂,经过清理后缝合好了线就没事了。

辛梅仔细地看了看这个男人的脸,白白的皮肤,虽然此刻已经病得发白,但五官棱角分明,浓密的剑眉,高高的鼻梁,那么漂亮的嘴唇,高贵和骄傲的容貌都显露出来,这样帅气的男人在世界上是少见的。

她一看,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很面熟。


辛梅本来刚进城,就打算到医院急着回来。

她还有事儿,她必须去儿子那儿,但护士让她注意一下男人的情况,辛梅为救人,她就要等到最后了,等这个男人的家人来了,她才想着回去。

辛梅坐在病床边,头放在病床边睡着了。

病床上的赵文龙渐渐苏醒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用深沉的目光向周围望了望,辛梅当时就在医院。

突然间,辛梅的手机铃响了,弹出的只是一句歌词,由于铃声不停响,赵文龙听到手机不停地鸣响,烦躁得像剑一样的眉毛竖了起来。

辛梅听到熟悉的铃声,连头都没抬,就迅速从膝盖上放着的包里拿起手机。

“喂!妈妈,我大王的魅力是不是没有了?到哪了也不回个信息之类……”她的声音,好像刚睡醒似的。

电话里听到女儿不高兴,就安慰道:“怎么了,女儿?放心吧,宝贝月儿要乖哦~”听女儿说完话,轻轻的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辛梅觉得身体有些麻木,

抬头时,看见躺在床上的男子醒了,她皱着眉头,懒洋洋地伸了伸腰站了起来。

“先生,您醒了,我也该走了,您给家里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照顾您!”

赵文龙看着眼前漂亮、波形褐色的卷发,五官细腻柔和,两只大眼睛格外清澈,像峡谷中的白兰花一样散发着芳香,白连衣裙的血迹与染泽相映的女人。 

“是你救了我吗?” 他问道。

赵文龙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可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么善良,那么美丽的女人,赵文龙心里想,这双眼睛怎么这么眼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先生,救你的是医生,我只是打了个急救电话,于是我坐救护车进城了,所以现在我得走了,

再见!”

辛梅一看时间,已经6点多了,想到自己要去参加儿子的钢琴比赛,便冷冷地对赵文龙说:“再见!”

说完连忙转身走出病房。

赵文龙用深邃的目光盯着辛梅,看着她的背影,有些依依不舍。

他的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容,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漠视过他。

辛梅走下电梯时,一位穿着西式服装的男士急忙走出电梯。

辛梅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很长了,她看了看儿子给她发来的位置,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儿子的表演就要开始了,她应该做些准备。

李杰走进病房说:“原来你在这儿,我跑遍了满城的医院,终于找到你了,累死我了。”

然后气喘吁吁地走到病床边。

“刹车被人动了手脚,你回去好好检查一下。“赵文龙冷静地说。

一股冷气笼罩在屋子里,病房里顿时鸦雀无声。

李杰想了一会儿认同地点点头。

辛梅气喘吁吁地又返回病房,赵文龙微微一笑…

赵文龙以为这个女人就是想用这样的手段接近自己。

想到了。

辛梅出院后发现被撞男子没有拿出擦伤的手帕。于是,她以为是留在病房里的,就走进病房,朝地上四处寻找手帕,这是女儿送给辛梅的礼物。

这块手绢对她来说很重要。她记得,手帕擦完那个男人的血,一直拿在手里,

她加快了速度,又往病床底下看了看,可是,却找不到手绢的踪迹。

辛梅找不到手帕紧张的时候,医院的保洁员就进来了,辛梅迅速赶到保洁员面前,礼貌地说:

“阿姨,您收拾病房时,看到一块带血的手帕了吗?”

保洁员摇摇头,回答说:“没有,没有。”

“这位小姐,这个病房还没被打扫过,难道手绢丢失在救护车上了吗?”  

看着辛梅紧张的样子,赵文龙说。

但赵文龙心里依然认为,这个女人想用这种方式接近他。

辛梅有些疑惑地说:“不可能的呀,手帕一直在我手上的,怎么会凭白无故不见了呢?”

说完后她快速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写了一串数字,递给保洁员说道:

“阿姨,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您要是在收拾病房,看到那条带血的手绢,麻烦您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会非常感谢您,手绢对我来说很重要。” 

一种恳求般温柔的声音。

保洁员接过辛梅手中的手机号码,开始收拾病房。

辛梅收好纸和笔放进包里,电话铃响了,辛梅拿起手机就走出病房。

赵文龙和李杰从头到尾看着辛梅。

李杰想着眼前的女孩花容月貌,有些目瞪口呆。

“赵文龙,这个女人是谁?好漂亮啊!真养眼。”  李杰没忍住问了一句。

李杰的目光像火炉里的弹球一样闪烁,赵文龙一直沉默不语。

“那个女人说,她丢了东西,她利用这种手段,想要靠近赵文龙的女人,本想着好好报答她,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可这个女人,好像没那么善良……”

赵文龙的眼珠子变大了,身上像蒙上了一层永不融化的冰,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傲气。

辛梅刚才在这儿把头放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手绢掉在被子上了,赵文龙翻被子的时候手绢落在被子下面了。赵文龙看了看手绢,看了看李杰,说:

“李杰,你问一下保洁员,把刚才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把这块手帕洗干净,再找一个袋子装漂亮点。”

赵文龙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对自己说,“让我看看这个女人想耍什么花招!”

他好像忘记了那个女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反而以为是来接近他的!

“啊!“李杰看着赵文龙的脸,急忙走出来向保洁员问辛梅的手机号码。

辛梅走出医院后正赶上班高峰期,交通拥堵严重,到现在还没有在路边打上车。

担心儿子比赛迟到,给王泳打电话让他骑摩托车来接她,摩托车不会堵车,速度也快,不给王泳打电话她就来不及看儿子的钢琴比赛了。

赵文龙和李杰当时就出院了,赵文龙心想自己给那个女人打电话要还手绢,出院后看到了站在路边打车的辛梅。赵文龙叫李杰把车开过来自己在路边等着。

赵文龙出院前换了衣服,神气活现的,他低头看着手里装在袋子里的手帕,抬头看了看辛梅站的方向。

“辛梅,辛梅!”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帅气男子叫着辛梅,把摩托车停在了辛梅面前。

看到王泳,辛梅高兴地迅速跨上摩托车,摩托车从赵文龙面前呼啸而过。

赵文龙默默地望着辛梅的背影,直到辛梅的身影消失时,他才稍稍清醒过来。

“辛梅,她叫辛梅!“朝霞中,小伙子在姑娘的爱慕中,仿佛沉浸在一层深深的忧伤之中。

“辛梅!辛梅!”这个梅字他已经有多年没敢提了,如今,听到别人如此自由地叫这个名字,他浑身疼得喘不过气来,每一口气都感到无比的心酸。

李杰把车停靠在赵文龙面前,笑着向他招手,叫赵文龙上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