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傅少偏爱替嫁妻

傅少偏爱替嫁妻

金银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简童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她以为二人姐妹情深,可是姐姐却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毕业典礼上,她多喝了几杯,在回家的途中顺手救了一个陌生男人,哪知道竟然被吃干抹净。也许一切都是命运,第二天在医院醒来之后,简童失去了前一天的全部记忆。而那位心思歹毒的姐姐抓住了这个机会,让她代替嫁给了传闻中暴戾不堪的男人……

主角:简童,傅景琛   更新:2022-07-16 13: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童,傅景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少偏爱替嫁妻》,由网络作家“金银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童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她以为二人姐妹情深,可是姐姐却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毕业典礼上,她多喝了几杯,在回家的途中顺手救了一个陌生男人,哪知道竟然被吃干抹净。也许一切都是命运,第二天在医院醒来之后,简童失去了前一天的全部记忆。而那位心思歹毒的姐姐抓住了这个机会,让她代替嫁给了传闻中暴戾不堪的男人……

《傅少偏爱替嫁妻》精彩片段

简童今天很开心。

她和双胞胎姐姐简冰大学毕业后,顺利签到了各自喜欢的工作。

想起两天后就要去建筑设计院报道,她就在散伙饭上多喝了两杯啤酒。

回到小区时,已经夜里11点。

正要上楼,路过的一辆黑色轿车“嘭”打开了后车门。

咚——

一个人的长臂从车里伸出来,撞到了车门上。

同时,里面发出沉重痛苦的低唤:“呃……”

简童脚下一顿。

小区里的路灯很暗,只能看到那个人躺在后座上,尽管蜷缩着身子哆嗦,可双腿很长。

是个男人。

他病了吗?

她在这个小区生活了15年,邻里邻居基本都认识,不知道这是哪位?

简童连忙走过去:“你好?请问需要帮忙吗?”

她扶住了男人伸出来的胳膊,却被他身上滚烫的温度吓得缩回了手。

他好烫!

穿着衣服都这么烫,可想而知身体温度有多高!

“你发烧了?别担心,我帮你打120。”

简童刚拿出手机,手腕上蓦地一紧。

她一愣。

“救……救我!”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似是费了很大的力气。

他突然用力一拉——

简童被他一下子扯进了车子后座上!

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上来。

嘭——

车门被关上!

“呜——放开我!”

简童这才真正意识到了危险,拼命挣扎。

可无奈车子里空间太小,她被死死地压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简童肠子都要悔青了。

自己好心想要帮他,他居然这样对她?

“这是在我们家小区,周围都是我认识的人,你快放开我,否则我一喊,你就完蛋了……唔……”

她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用滚烫的唇堵住了嘴。

简童的脑袋“轰”得一下,空白一片。

这个恩将仇报的狗男人!

她和男朋友陆子昂恋爱一年多,还从未这样近距离接触过……如果这个男人今晚真欺负了她,她一定杀了他!

“我会对你负责的!”

男人在她唇边停了下,喘息说了一句。

“我不要你负责,你快放了我……”

简童还没说完,再次被堵住了嘴,身上的衣服“撕拉”一下被扯碎。

撕裂的疼痛袭来,她一下子疼得晕了过去……

男人餍足后,身上的高温逐渐散去。

砰砰砰——

车外,赶来的下属急急敲了下车窗。

男人用西装盖住简童的身体,低低地道:“抱歉。”

他推开车门下了车。

那挺拔修长的身子在夜色里更显神秘矜贵。

只是此时,因为药物的原因,脚下有些许虚浮。

“少爷,小心!”

高飞连忙扶住他,抱歉地道:“属下无能,没有追到给您下药的人,先送您去医院。”

男人看了一眼车子,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玉观音递给他:“那个女孩救了我,等她醒来,这个给她,让她带着这个信物来找我!我可以娶她。”

“是!我先扶您过去。”高飞接过玉观音,扶着男人去了停在几米开外的车上。

简童在这时醒了过来。

忍受着撕裂之痛,她看到周围没人,立刻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单元门。

一口气跑上三楼,简童哆嗦着拿出了手机。

她要报警!!

要警察抓到那个强暴犯!

她刚按下“110”,膝盖突然一软,整个人骨碌碌从楼梯滚了下去……

高飞让司机送走主子后,回到了车上。

看到洞开的车门,他一愣,连忙过去查看。

车子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

他看了下旁边单元楼里亮起来的灯,正要追过去,突然看到了留在座位上的粉色钱包。

高飞打开车内顶灯,打开了钱包。

里面除了几十块的零钱外,还有一张女孩的大头贴。

应该就是刚才救少爷的女孩了。

高飞拿起钱包进了单元楼。

刚跑上去两步,身后“哒哒哒”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一愣。

是照片里的女孩!!

简冰虽然喝得醉醺醺的,但还是感受了那双探究的陌生视线。

她停下来,靠在墙上:“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长得还挺帅的!

不会是在这里守株待兔,想泡她吧?!

高飞拿着钱包过来,恭敬地问:“小姐,请问这是您的钱包吗?”

简冰眯眸看去。

她才没这么破的钱包呢!

是妹妹简童的。

原来是个拾金不昧的男人。

简冰一把夺过钱包:“是我的!谢了!”

“等等!”

高飞绅士地伸手拦下她,把玉观音递了过去:“我是傅公馆的特助高飞。感谢您刚才救了我们家傅少,这是他给您的信物。您带着这玉观音可以随时来傅公馆找他,我们家傅少会报答您的。祝您晚安!”

说完,高飞走了出去。

简冰的酒一下子清醒了。

傅公馆?

海城最神秘的大佬傅景琛的住的地方?

简童刚才救了傅景琛?!

“呀!童童!你怎么了!”

楼上,传来养母白晓凤的惊叫,打断了简冰的思绪。

她连忙收好玉观音跑了上去。

……

清晨,医院。

简童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守在旁边的简冰,诧异地问:“姐姐,几点了?”

简冰看了下手机:“早上10点,你再休息会。”

“都10点了?”

简童皱眉,撑起身子就要下床:“今晚是散伙饭,我和楚楚约好了中午要先过去点菜。”

散伙饭?

简冰一愣。

这家伙,不会摔坏脑子了吧?

散伙饭昨天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简冰连忙按住她:“童童,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简童一脸茫然:“昨天?昨天我们不是参加毕业典礼了吗?姐姐,你怎么了?”

看到她脸上不像是开玩笑,简冰心里狂喜。

她这个傻妹妹不会真的失忆了吧?

真是天助她也!

简冰连忙叫来医生和父母。

医生给简童再次检查后,很抱歉地告诉简长盛白晓凤夫妻俩:“你们女儿虽然没有大碍,但是摔下去的时候撞到了脑子,所以可能会忘记一点事情。”

“可是她好像只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前天。”简冰迫不及待地问:“这是什么情况?”

医生耐心解释道:“这种现象很正常,病人可能在昨天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所以选择性地遗忘了。”

简长盛松口气:“没留下别的后遗症就好!”

白晓凤心疼地叹气:“童童这孩子重情重义,想必是昨天和同学分开了太伤感,就选择忘记了昨天。”

“肯定是了!”

简冰开心得重重点头。

她立刻回家梳洗打扮了一番。

脱下了自己时尚拉风的衣服,穿上了简童的休闲装,把烫成大卷的头发拉直,确定和简童一模一样后,打车去了位于海城南郊富人区的最中心的傅公馆。

站在奢华气派的公馆门口,简冰努力压下了狂跳的心。

既然老天爷把她送过来结交有钱人,她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向门口保镖说明来意,保镖电话请示了后,简冰被带了进去。

走了整整十分钟,才来到主宅,进了客厅。

简冰第一次来到富人的内宅。

满眼都是低调奢华的家具,地板光可鉴人,连路过的佣人穿的工作服都是精致华美的材质和款式。

“让我看看,是哪个小仙女救了我家阿琛啊。”

突然,一道苍老又透着期待的声音传来。

简冰忙循声望去。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暗红色唐装的老太太在佣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满头银发,看着有八十多岁了,但精神奕奕,脚下也走的很快很稳。

听闻傅景琛有个可爱又时尚的奶奶,看来就是眼前这位老人了。

简冰连忙乖巧地迎过去:“奶奶您好,我叫简冰,您可以叫我冰冰。”

“冰冰!好名字!”

白佩珍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下简冰,慈祥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满意:“不仅心善,长得也很漂亮!”

简冰垂眸害羞一笑:“能救傅少,是冰冰的荣幸。”

老太太更满意了。

拉着简冰在沙发上坐下:“孩子,你带户口本了没?”

户口本?

简冰诧异。

她连忙从包里拿出玉观音,双手递给老太太:“奶奶,昨天傅少让高特助告诉我,带信物来这里,没有说让我带户口本。”

老太太没有接,又推了回去:“傻孩子!不带户口本怎么去和阿琛领证?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们家阿琛?”

嫁给傅景琛?

简冰一下子僵住了。

昨天高特助只说了傅少会报答,也没说这报答是娶她啊!

简童那个死丫头,走了什么狗屎运。

简冰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但理智告诉她,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表现得太激动。

她缓缓开口:“奶奶,我……”

老太太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手:“虽然你救了阿琛,但婚姻大事不可强求。奶奶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若同意,三天后带着户口本再来。不同意的话,奶奶会让阿琛换一种方式补偿你。”

说着,老太太吩咐门口的管家:“傅山,准备一些礼物送冰冰回去,一定要重谢,不要失了我们傅公馆的颜面。”

“是!”管家立刻去准备了。

简冰恨不得马上告诉她老太太,现在就嫁!

但为了给傅家人留个矜持的好形象,她只能忍住内心的冲动。

三天就三天!

三天后,她就是这海城第一豪门的傅少奶奶了。

简冰带着礼物回到家里,父母正在吵架。

“都说不让你赌,你还去赌!这下好了,房子卖了也还不起你的赌债了!”

“我这不是想着咱两个女儿都要上班赚钱了嘛,就小小玩了几把,谁知运气不好……”

……

看到简冰回来,白晓凤立刻哭诉起来:“冰冰啊,我们家要完蛋了……你爸爸他赌博欠下了五百万的赌债,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简长盛心虚地低下头,拿起桌上的饭盒:“我去给童童送饭。”

“不就五百万嘛!我帮爸爸还!”简冰放下手里的礼物盒,豪气地说。

看到那一地高档盒子,夫妻俩对视一眼,疑惑不已。

“冰冰,你还没去工作报道呢,怎么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白晓凤诧异地问。

简冰傲娇地往沙发上一坐:“爸妈,我不仅会帮爸爸还五百万,还会再送你们一套大房子。你们不是一直很羡慕别人家的大房子嘛!可以去选了,小于两百平的都不要看哦!”

“冰冰,你是不是中彩票了?”简长盛惊喜地问。

“比彩票可值钱多了!”

简冰三言两语把自己救了傅景琛,傅景琛要娶她的事告诉了他们。

“真的是傅景琛?”

简长盛震惊极了,眼底是难以掩饰的狂喜。

白晓凤激动地再次落了泪:“太好了,我就知道,我没白养我们家冰冰!”

“快走,去医院,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童童!”

看着夫妻俩兴奋地出了门,简冰眼里滑过一抹不屑。

她和简童是弃婴,在孤儿院长到了7岁,被简长盛两口子领了回来。

这些年,虽然他们给她们姐妹俩吃喝,供她们读书,但日子一点都不幸福。

白晓凤是个家庭主妇,简长盛在工厂做技师,本来工资待遇还不差,但他偏偏是个赌徒,手里稍微有点闲钱就扔进了赌场。

她和简童从高中开始就勤工俭学,根本没花他们夫妻俩多少钱。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以后就是傅少奶奶了,随便拿点傅家的零花钱打发这对又穷又low的养父母,还是小菜一碟的。

叮咚——

简冰正得意地想着,门铃响了。

“又忘记带什么了?”她以为是养父母折返回来了。

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一僵:“江涛,你怎么来了?”

江涛邪肆一笑,赶在简冰关门之前走了进来。

男人把手里的照片往她身上一甩:“你要么马上跟我走,要么就等着这些照片被曝光!你知道我,我手上还有更劲爆的视频!”

简冰面色一白,连忙捡起照片。

所有的照片,都是和江涛在一起时,他骗她拍下的果照!

这个该死的人渣!

简冰收好照片,连忙讨好地说:“涛哥,我马上就要成为有钱人了!你放过我,我一定……”

啪——

她还没说完,江涛就狠狠甩了一个巴掌过去。

“臭婊子!你他妈骗了老子多少次了,老子这次给上面立下了军令状,要是再不把你带过去,老子跟你一起死!”

简冰捂着火辣辣的脸,浑身哆嗦。

都怪她,年轻时不懂事,遇到了这些人渣!

江涛上面的大哥看上了她,她一直逃……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看来这次是真的逃不过去了。

可是,她好不容易等来嫁豪门的机会,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

简冰精明的眸子滴溜溜转了转:“好!我跟你走!但是走之前,我想去医院跟我爸妈和妹妹道个别。”

“还想跟老子耍花招是吧!现在就跟老子走!”

江涛一把揪住了简冰的长发,狠狠往后拉。

简冰痛的头皮发麻,连忙求饶:“好好好!我不去见!但是我这么突然失踪了他们找不到我会报警的!我给他们发个语音,就说公司派我出差了……涛哥,如果我乱发的话你可以撤回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

江涛眯了凶狠的眼睛:“现在就发!”

简冰连忙拿出手机,调出和养母白晓凤的对话框,按下了语音:“妈,公司派我们新人出去培训一段时间,我就先走了。今天跟你们说的事我完成不了了,等童童醒来了,一定要让她代替我去做那件事!等我回来,我会亲自去解释。我和妹妹是同卵双胞胎,一定要让她代替我。”

消息发送过去后,简冰把手机递给了江涛:“我没乱说,你放心了吧!”

江涛立刻夺过手机,关了机。

临出门之前,简冰趁他不注意,把口袋里的玉观音拿出来扔到了沙发上。


“我不嫁!”

病房里,简童听完养父母转达的姐姐简冰的话后,毫不犹豫地拒绝。

她有男朋友。

和陆子昂约好了毕业后工作稳定了就结婚,她怎么能代替姐姐嫁给别人呢。

白晓凤关了病房门,低声劝她:“童童,对方可是傅景琛啊!一旦嫁过去了,你就不用辛苦工作了,做个全职太太多好啊。”

简长盛点头附和:“是啊童童,听说这海城多少名媛千金挤破了脑袋都和傅家少爷说不成一句话。你姐姐命好,被傅少看上。就算是为你姐姐着想,你只要嫁过去一段时间,等你姐姐回来了,你们就把身份换过来!”

“爸!妈!”

简童打断了白晓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你们从小教育我和姐姐要做诚实正直的人,可你们刚才的话,还有三观吗?我才不要做一个攀附权贵的菟丝花!我和子昂都是建筑系优秀毕业生,我们以后在一起并肩作战,会很幸福的!我才不稀罕嫁什么豪门!”

噗通——

简长盛重重地跪在了简童的病床前,哭丧着脸:“童童,实不相瞒,爸爸欠了五百万的赌债,要是一周之内还不上的话,他们就要剁了我……”

“爸!”

简童连忙下床来,扶起了他:“您不是答应了妈妈再也不赌博了么,怎么又赌了?”

白晓凤的眼泪掉了下来:“现在说这些都晚了!童童,爸妈虽然没有生你和冰冰,但这些年,也没少你们吃穿的。妈妈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要是不想看到我们流落街头就行行好,代替你姐姐嫁过去吧!”

简童红了眼睛。

她委屈地道:“我从来没有忘记你们的养育之恩,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也计划好了,以后上班赚钱了,给你们换大房子为你们养老……可是,嫁人这种事,我真的做不到。”

“童童!你要是不答应,我和你妈妈就长跪不起!”

简长盛拉着妻子一起跪了下去。

简童受不起这个跪,“咚”得跪在了他们对面:“爸妈,求你们不要逼我好吗?这件事不是很简单吗?既然是姐姐救了傅少,那晚点嫁给傅少也没关系啊!等姐姐回来不行吗?”

“可是爸爸等不起啊!我们那破房子卖了也还不起赌债啊……”简长盛哭了起来。

简童心烦意乱。

她闭了闭眼,一咬牙做出了决定:“好!我答应你们。但是,我想先去见一下子昂!你们放心,我不会告诉他这件事的。”

“好好好!只要你答应,去见谁都可以!”

简长盛夫妻俩立刻破涕为笑。

简童办了出院后,回家换了衣服就去了陆子昂工作的建筑事务所。

陆子昂是比她高一届的学长,品学兼优又长得阳光帅气,她刚上大一,他就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在大学里谈恋爱,就拒绝了他。

但是陆子昂一直没有放弃对她好。

知道她的想法后,就一直默默地关心她,直到他毕业才又表白了她。

想到两人不用校园恋爱,简童便答应了他。

四年的大学生活,也让她看到了陆子昂的优秀,更是渐渐喜欢上了他。

所以,她坚决不能嫁给别人!

哪怕是替嫁!

她答应养父母,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

子昂人脉广,可以帮她一起尽快找到姐姐,让姐姐回来自己去嫁。

简童一路想着,很快来到了陆子昂上班的事务所。

“我的小子昂,你太棒了!姐姐好爱你……啊……轻点!”

“妖精!今天一定让你腿软着走出去!”

“你好坏啊!快说,是我厉害还是你那个校花女友厉害?”

“你说简童啊!哼!我当年追她是跟同学打赌的,一点都不爱她!所以从来没碰过她!”

……

站在陆子昂办公室门口的简童,石化了。

只听那啪啪啪的声音,就知道里面的战况有多激烈。

她做梦也没想到!!

那么温润优秀的陆子昂,居然是个表里不一的渣男!

而那个女人的声音她也认得,是这家晓梦建筑事务所的老板,40岁的女强人苏晓晓。

才23岁的陆子昂,居然和40岁的女老板搞在了一起?!

嘭——

简童抬脚,狠狠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沙发上交叠的来人一僵,双双看了过来。

陆子昂连忙从苏晓晓身上下来,提上了裤子:“童童,你……你怎么来了?”

苏晓晓睨了一眼进来的简童,嘴角不屑地勾了下,慢条斯理地起身整理衣服。

“我要是不来,永远都看不到这么精彩的表演!”

简童努力压下满胸腔翻滚的怒意,红着眼睛看向陆子昂:“一场赌局,让你辛苦追了我三年,真是辛苦了!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

她话音落下,抓起桌上的保温杯,顺着陆子昂的脑袋浇了下去。

“啊!简童!你疯了吗?那是热水!是热水!”

陆子昂尖叫着跳脚。

苏晓晓也连忙过来挡在了前面,冷着眉眼警告简童:“你什么东西,居然敢跑来我事务所闹事!赶紧滚!”

啪——

简童一巴掌狠狠打在了苏晓晓的脸上:“我跟渣男说话呢,关你这老女人屁事!”

苏晓晓捂住脸,一下子扑进了陆子昂的怀里:“子昂小宝贝,你女朋友好凶。”

陆子昂被热水烫红了脸。

他顾不上疼,男友力爆棚地揽住苏晓晓,怒视简童:“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女朋友了!和你在一起实在太累了,一想起以后还要和你一起吃苦奋斗很多年,我就觉得不值!你什么也给不了我,晓晓却要把这家事务所给我。简童,分手吧!别纠缠我了。”

简童差点气笑。

纠缠?!

他陆子昂还真以为她简童会为他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呵!看错人了!

“啪—啪啪——”

简童鼓起掌来,满眼轻蔑:“真的要为鸭界祝贺一下了,又多了一个吃软饭的优秀小白脸!!陆子昂,我祝你们百年好合!不孕不育!子孙满堂!”

言落,她收起眼底的悲伤,转身大步离开。

一口气跑出事务所,简童给家里打去了电话:“妈,帮我找下户口本!我想好了,我代替姐姐嫁给傅景琛!”

她要让陆子昂看到,她简童随便一嫁的男人,都要比他强千万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