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之农家小女要致富

穿书之农家小女要致富

花落的声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柔突然穿书,变成了炮灰女配,原主处处被欺压,不懂得反抗,只会跟着反派跑,可这个大反派对她厌恶至极,根本不接受她的爱。根据沈柔看书的经验,反派都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她穿越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反派林明轩,不再做他的小跟班,她要专心搞事业,顺便打脸奇葩,虐虐白莲花,走上发家致富之路。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万分不幸的,林明轩貌似不想放过她。

主角:沈柔,林明轩   更新:2022-07-16 1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柔,林明轩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之农家小女要致富》,由网络作家“花落的声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柔突然穿书,变成了炮灰女配,原主处处被欺压,不懂得反抗,只会跟着反派跑,可这个大反派对她厌恶至极,根本不接受她的爱。根据沈柔看书的经验,反派都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她穿越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反派林明轩,不再做他的小跟班,她要专心搞事业,顺便打脸奇葩,虐虐白莲花,走上发家致富之路。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万分不幸的,林明轩貌似不想放过她。

《穿书之农家小女要致富》精彩片段

时值十月晚秋,太阳慢慢地在下山。

翠绿的山间环绕着一弯河流,河流旁坐落着几户人家。

此刻鸦雀无声,炊烟寥寥,一阵怒骂声划破了乡间的平静。

“贱蹄子在家吃喝这么多年,还没好好报恩呢!刚找一门亲事就给我寻死觅活的,还不如丢山上喂狼去!”一道咆哮声响起。

妇人边说边拿拐杖敲了敲床尾,把本就破烂的床敲得嘎吱作响。

沈柔听着这声音,本就头痛得厉害,被床这么一摆动,顿时觉得身体像散架般难受。

“奶奶,别这么吼姐姐了,姐姐这是因为喜欢明轩哥所以才”一道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似在安抚着盛怒的妇人。

“哼!真当自己是沈家女儿,贱蹄子真是越来越把自己不见外了!还想自己跟别人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妇人继续咆哮道。

还在昏迷的沈柔身子一抖,手指微微一动,感觉整个身体如在冰窖般寒冷无比。

沈柔心中升起一股恐惧,随之,意识苏醒,慢慢地胸口有一团热气流转,身体慢慢有了些许力气。

然而那让她恐惧的谩骂声又来了。

“贱种!给我装什么装!醒了起床去做饭,半时辰没做好,今天就不准给我吃饭!赔钱货!”

沈柔用力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低下头。入眼的是破烂的床上铺着一捆杂草,身上是发霉的被子。

沈柔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家看书吗?如此想着,脑海里也出现了一些熟悉的场景。

沈招娣,幼时被沈家三房捡回。取名招娣想要添个带把的,结果还是个不带把的。

她本就是捡来的,在家不受宠。平日都是吃得比猫少,做得比牛多。

沈家看沈招娣在家会干活,一直拖着不嫁。

如今村里14岁的姑娘都嫁了,沈招娣也长成15岁的老姑娘。

沈家不得已把沈招娣许给了万屠夫。

万屠夫带有三个孩子,媳妇去年死了,村里好人家的姑娘都不愿意给孩子当后母。

原本沈家也不愿意,谁叫万屠夫答应给十两聘金并且不用添嫁妆。

沈家对外说是招娣自己要嫁,既拿了钱也博得了个好名声。

这不是她之前看过的那本书的情节吗?

她穿书了?

“贱蹄子!愣着干什么!还不起床,是想要我们伺候你吗?”妇人继续骂道,说着用起拐杖敲向了沈柔的身子。

眼看要落下,沈柔回过神,伸手接住,才发现自己的手变小了。

“啪”!瘦小的身子和粗壮的拐杖相碰,沈柔承受这痛楚痛得是闷哼一声,记忆里却是沈招娣从小挨打挨骂总是不哭的神情。

沈柔想着就为原主感到心酸,猛然抬起头,一记冷厉的眼神射向眼前的矮小妇人:“您就不怕我死了,万家不下聘金吗?”

如此决然的沈柔让毫无准备的妇人心下一紧:这贱蹄子莫不是真的想寻死?

沈柔对妇人的反应很是满意,悄然收起目光,打量起了房间的布置。

只见有一个小小的窗户投进一点微光,靠近墙的这边堆满了柴垛,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个柴房。

“奶奶,您消气!别跟姐姐一般见识了,晚饭我们赶紧去做吧,不然等会儿大伯母回来又会争吵不休!”清脆声音少女继续安抚道。

边说边带着妇人走出去,关上门的那刻皱眉看了看醒来的沈招娣。

总感觉似乎哪里不对。

……

沈柔皱紧眉头想起少女口中的大伯母就后背一凉。

大伯母名叫徐小芳,仗着进沈家第二年生了儿子,在家是说一不二,经常对沈招娣打骂。

妇人是原主名义上的奶奶沈老太太田氏,长着倒三角眼,看面相就是尖酸刻薄。

她中年丧夫,育有三子两女,两女远嫁,二儿子在外做生意。

而那少女就是原主便宜爹娘亲生女儿沈可欣,平常最会在家看人脸色。经常让原主帮忙浇水采野菜,还经常偷吃原主饭菜。

想着沈可欣姣好的身材,再看一下原主的瘦小身材,沈柔觉得这日子有点难过。

沈柔皱眉地看着环境恶劣的窄小房间,对于破床发出的嘎吱声恍若无闻。

沈柔觉得眼下明枪还算是好解决的,就是暗箭难防,毕竟原书中是有个反派人物。

眼下与自己就一墙之隔。

原文中反派林明轩随母姓,原是秦家秦明富私生子,秦家是京城秦家将军府的分支,来方县当都督已有20年。

16年前,秦明富夫人苏晴难产之际,秦明富醉酒和苏晴贴身婢女林烟儿一夜之欢。

苏晴诞下麟儿听闻之后,气急要求秦明富打发婢女林烟儿去乡下守庄子。

谁知林烟儿到乡下后发现自己怀孕,生下儿子林明轩。

苏晴偶然得知林烟儿有一个儿子,知晓是秦明富儿子,便准备私自让人去解决林家母子。

秦明富知道后想要儿子认祖归宗,便打算去接回林家母子。

苏晴答应秦明富接回林明轩,实则上门逼迫林烟儿喝下鹤顶红,守诺让林明轩回到秦家,暗中磋磨林明轩。

后来林明轩回到秦家入族谱改名秦明轩,暗中受教育,又得武林大师的指点。

三年后拿下文武状元,进得京城,一步步成为了大理寺卿。

后来边关告急,秦明轩毛遂自荐弃文从武立下赫赫军功,被封为正一品都督同知。

却在受封之际告秦家通敌报国之名,大义灭亲,亲自执刑,灭了秦家满门,暴尸十日。

秦明轩手段狠辣,一时权倾天下。

“吱吱吱”突然一只老鼠声音传来,打断沈柔的回忆。她转头一看,发现柴垛上有只大老鼠,简直是跟那反派一样可怕。

自己可一定要离远点!

沈柔感受着空气的可怕气息,两手抓着被子没有一丝犹豫盖在自己的头上。

目前最要紧的是,养好自己的身子。

如此想着沈柔睡了过去。

“娘,那丫头真的要寻死?”在沈田氏的房屋里,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焦急的询问道。

 


男子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五官很是平凡,此人便是沈招娣便宜爹沈建国。

“可不就是!那小蹄子敢那么跟老娘说话,我看是留不得了,尽快给我送去万屠夫家!”沈田氏赶紧应下,一边盘算着到手的聘金一边对沈招娣是万分嫌弃的模样,三角眼里是充满着算计。

“娘!这丫头就拿这么点聘金,还有些可惜!”面带忧愁妇人道,一双杏眼定定地看着沈老太太,她就是沈招娣便宜娘方玉琴。

“老三家的!你不就是想要再抓方子怀个宝嘛?等把那丫头送走,就带你去县城看病!”沈田氏目光混沌地看了看沈家两口子。

哼!这老三家的也太不中用了,生个姑娘就坏了身子,浪费那么多钱看病。

还想要钱看病,没门!

那钱她可是要留给大房那边宝贝孙子沈大壮娶孙媳妇用的。

不过眼下自然得先哄着点他们。

方玉琴不知晓沈田氏的想法,挤出笑脸:“哎!好。”

这么多年,她就得一丫头被村人说绝户,受尽冷眼,她也为怀孩子家财耗尽。

前几天顾家嫂子说城里来了名医,身子坏了可以治,就是得好多钱,这下总算有个盼头了。

方玉琴笑着扯了扯沈建国,沈建国此时收敛笑容:“娘您放心!我们三天内就把那丫头送走!”

沈田氏笑眯眯点点头,上炕睡觉。

沈建国两口子退出房间关上门,两人想着马上就有儿子,喜滋滋地回房去了。

沈柔是在一阵公鸡打鸣声中醒来的,想来这一觉睡得极其舒服。头脑清醒,精神也十分不错。

起身,拖着床边的烂布鞋就出了门。

此时天色才蒙蒙亮,清凉舒爽的空气袭来,令沈柔浑身毛孔舒张。

仔细打量着如今的家,不小的院子,用篱笆围着,在她看来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木门,此时从里面被拴上。

正对着宽大的堂屋,堂屋两边是东西厢房。

东西厢房都隔成了两间。东厢房都是门开在堂屋,里面一间住着沈大壮,外间住着的是沈家老大两口子。

西厢房里面一间门开在堂屋,住着沈田氏。

另一间门开向院子,住着沈老三一家。

在离自己房间不远处便是厨房,厨房的旁边就是简陋围起来的鸡圈,里面有六只母鸡,一只公鸡。

平时都是沈招娣一人喂食,而鸡蛋却从来都没有吃过。

趁着家里其他人还没醒,沈柔动作利落的捡起鸡窝中两颗热乎乎的鸡蛋。

她将两颗鸡蛋带回厨房,果真是纯正的土鸡蛋。即便只撒了一点盐,这鸡蛋羹的味道依旧美味异常口齿留香。

一碗鸡蛋羹下肚,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沈柔经过沈老三家房间时,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娘!沈招娣是不是在厨房弄吃的?”

“胡扯!这贱丫头昨天经过那么一遭,哪里起得来?”方玉琴抬头看了看窗外,发现还是蒙蒙亮。

院子也没有动静,准备接着躺下睡觉。

“娘!沈招娣要是起来了怎么办?”沈可欣不放心地问道。

“那贱丫头这三天就送走的,小妮子,赶紧睡!”方玉琴沉声道,说着就直接躺下扯过被子盖好女儿,自己也钻进了被窝。

沈柔站起身,突然想起原书有个剧情。

沈招娣死后第二天,沈可欣上山采野菜遇到奄奄一息的梅花鹿。运下山后被村人奉为福佑之人。

想着梅花鹿是一笔钱,沈柔折返厨房,拿起背篓和镰刀,准备上山看看。

沈柔打开院子门向村南走去,经过隔壁房子时,透过门缝看见一道挺拔的身形。

是林明轩。

他额上沁满汗珠,裸着上半身,露出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似乎刚练功完毕。

他身形修长,鼻梁高挺,薄薄的唇紧抿着,身上有一种小隐隐于野的凉薄气息

似乎是感受到沈柔的目光一般,他一双漆黑的眼瞳扫向了门口的方向。

沈柔顿时有点心慌,一口气就跑到了村南头。

不愧是未来的权臣!眼神都这般吓人!

玉溪村的村南边就是大片的大山,远远看去一山比一山高。

山脚下流淌的就是玉溪河,河水水波粼粼,看起来很深。河边有一处光亮平滑,平时都是沈招娣在那里洗衣服。

可谁知就在她洗衣服时,被人从后面推下水,然后就一命呜呼,还被沈田氏误以为她是不想嫁人寻死。

沈柔感慨沈招娣悲惨的人生之后,就朝着眼前的山头走去。

沈柔沿着山脚下蜿蜒的小路直通向半山腰,穿过翠绿的树林,入眼的是红绿蓝植被,清新的花香袭来,令人神清气爽。

沈柔环视一圈山里的风光,发现这里有着许多雪里蕻,绿叶甘蓝,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草。

正待沈柔仔细查看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快跑!”伴随着沈柔身后粗狂的“哼哧哼哧”声。

沈柔只听身后有个庞然大物喘息声,便拔腿就跑。

而在树的一旁“咻咻咻”,三箭齐发,箭箭命中。

沈柔听着后面动静,虽然哼哧声距离远了点,但不敢回头。看到前面有棵歪脖子树,沈柔奋力跑去,手脚并用爬上树后,才回头看清情况。

只见有头身中三箭的野猪,踹着粗气向沈柔走来。

只消一刻,野猪顶上树干,把树干顶的摇摇晃晃。

沈柔赶紧抱好树干,环视周围有什么可以驱赶野猪。正这么想着,远处走近一个身影,开始被树干挡着,后来逐渐清晰。

下一刻,她便看到一名男子的身影。

他背着弓箭健步如飞,站定一看修长瘦削的身材,高鼻梁薄嘴唇,脸颊和下巴偏瘦,一双狭长妖冶的丹凤眼染着嗜血的暗芒。

是原书中的大反派林明轩。

须臾,林明轩引起野猪的注意,它转过头看着逼近的林明轩,眼露凶光,龇开满嘴獠牙,吼叫一声向林明轩冲去。

林明轩丝毫不惧,从腿间拔出一匕首。

对着冲过来的野猪就是一刀,用左手牵制野猪前蹄,又快又狠对着野猪的眼睛刺去。

野猪踹着呼噜呼噜的粗气,终于体力不支的倒下去。


林明轩拿衣衫擦干净匕首,拖着野猪准备向河边走去。朝后看了看,只见树上的少女似在看风景。

其实沈柔在看到林明轩时,就想起原身对林明轩的喜欢,只因原身是村里孩子的出气筒,受尽欺负。

林明轩出手救下原身,原身自此经常跟着林明轩跑,林明轩却是不喜欢懦弱胆小的原身。

沈柔瞥眼看到林明轩拖走野猪后,擦了擦额头的汗。

那样身姿矫健,目光如炬的男子,不愧将来是跺一跺脚天下都要动荡的权臣。

沈柔如此想着,做起跳跃姿势准备下树。就见一头梅花鹿向这边走来。

沈柔屏气凝神,摸出背篓里的镰刀,准备向经过树下的梅花鹿下手。

“三二一!”沈柔握好镰刀。跳下时正好割下一对鹿茸,而梅花鹿也躺下,只见它身上已中两箭。

沈柔看向收回弓箭的林明轩,正好看到他眉目冷峻定定看着跳下来的她。

四目相对,沈柔心跳一动,赶紧捡起鹿茸就跑。

林明轩看着逃跑的沈招娣,心下疑惑,那丫头好生奇怪,不是一直追着自己跑的吗?

沈柔跑到山间外围时,发现太阳刚刚出来。

乡间也已有人声,打算赶紧拿鹿茸去换了钱,以免沈家这两天就有动静。

沈柔直接就走到镇上,直奔景珍堂药铺。

药铺伙计看着穿着破烂的沈柔摆摆手:“走走走!哪来的小乞丐!”

“什么小乞丐!我是卖药材的!叫你们掌柜的出来说话!”沈柔看着面前敷衍的伙计,扬声道并拍了拍桌子。

“我们什么药材没有,要你个小丫头的药材?”药铺伙计一脸鄙夷的看着沈柔。

沈柔沉着脸,“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莫要后悔!”

店小二继续嘲讽道,“你个丫头片子能拿出什么药材?莫不是山里萝卜充人参?去去去,不要堵在这扰了我们做生意。”

这时候,只见穿着黄衣的婢女急匆匆地对着店小二:“你这有新鲜的鹿茸吗?”

“有,店里什么都有!我马上去拿。”说罢店小二去拿鹿茸,

婢女后面来了一位夫人,只见这夫人,三十多的年纪,身穿绫罗,面容白皙,一双凤眼打量起站在旁边的沈柔。

沈柔定下身看向夫人,夫人笑着转过头看向拿出鹿茸的店小二。

店小二细心的把鹿茸放在布包上,婢女欣喜接过递给夫人。

夫人细心看了看:“这鹿茸放的时间有些长了吧?”

说着还拿上闻了闻,果然有一股潮味,这样的鹿茸就是个鸡肋!夫人直接放在案桌上,摇了摇头不打算要了,转身欲走。

“夫人!我这里有鹿茸!”沈柔扬声道。

夫人停下疑惑的看向沈柔:“你果真有吗?”

夫人一旁的婢女看着面前破衫褴褛的女孩儿,只觉面前女孩有点熟悉。

店小二嘲讽着沈柔,“哼!一个山里丫头能有什么昂贵药材?还是鹿茸!不知好歹的丫头片子,夫人可不要被骗了呀!”

“夫人,我真的有。”沈柔说着从自己怀里拿出用布包着的鹿茸,细心给夫人看了看。

“好!这鹿茸可真新鲜,我要了!二十两!”夫人十分爽快,示意婢女拿出银子收下鹿茸。

沈柔听到夫人爽快的声音,感慨夫人的大气,手中已入两锭银子。

抬头看去,却见婢女扶着夫人入轿走了。

沈柔抬脚欲走,只听后面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出言道:“姑娘莫走!”

从药铺出来一位老者对沈柔作揖道:“在下景珍堂徐掌柜,姑娘下回若是有好货,尽管送来我们景珍堂。”

沈柔回头挑眉道:“我是想给的呀,可是你家小二不收呢!”

徐掌柜听此话直接对着伙计一拍脑袋:“东二,你个不长眼的东西!还不赶紧给姑娘赔罪!”

方才那鹿茸若是给他来卖,转手便能多卖一倍的银子。

这可不是损失了吗?

东二没想到那真是鹿茸,顿时有些懊悔,“是是是!姑娘,小的有眼无珠,望姑娘原谅小的。”

沈柔勾唇一笑:“以后你可莫要狗眼看人低呀!须知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姑娘!您说的是!”东二点头哈腰。

“姑娘,好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您以后有什么好东西尽管送来!景珍堂绝不亏待您”徐掌柜出言爽快道。

他瞧出来了,眼前这姑娘虽然打扮朴素,却非寻常之人。

沈柔看着面前诚恳的掌柜,想着以后上山机会多,点头应下。

沈柔出了景珍堂,就买了两个包子填饱肚子,顺便找地方把银子兑开。

抬头一看天色已经不早,沈柔就赶着回去。浑然没发觉后面跟着一个身形修长男子。

……

“这该死的贱蹄子!昨天寻死,今天就偷吃家里的鸡蛋!我看直接就叫你爹打死你才好!”粗哑的声音在院子里唱道。

“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般在家偷吃偷喝,贱蹄子!赔钱货!”沈田氏继续骂骂咧咧。

“贱蹄子!赔钱货!是在说谁?”沈柔声音冷厉的问道。

沈柔话音刚落,院子外的人反应过来,赶紧让出一条道。

沈田氏坐在院子椅子上,拿着拐杖指着沈柔咆哮道:“贱蹄子说你呢!你还知道回来!”

“哦,贱蹄子说我?”沈柔冷声回答道。顺手把背篓放在院子里。镰刀拿在手里敲了敲鸡圈,只听鸡圈的鸡都扑棱的飞起来。

沈老太太心疼地站起来:“别拍了!你个死丫头,吃了老娘的鸡蛋还虐待老娘的鸡,你怎么不去死!”

这些鸡可是要下蛋给沈大壮补身体的。

沈柔冷哼一声:“吃鸡蛋又怎样?我平时喂少了?”

“沈招娣!你怎么能这么对奶奶说话?”方玉琴训斥道。

“你个小贱人!又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鸡蛋是你能吃的?”大伯母徐小芳高声责问。

徐小芳肥胖的身子,一边说一边拿过棍子欲打沈招娣。

沈柔看着动静,一边挪到院子门边。在棍子过来之前马上反应过来弯身一躲。

徐小芳欲再来一下。

就见沈柔直接拿起镰刀露出泛着冷光刀片:“你们谁看见我吃鸡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