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回辍学那一年

重回辍学那一年

黑雪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八岁那年,她为减轻家务,也因为不想继续念书,辍学进城打工,却误成了有钱少爷豢养的金丝雀;只可惜这一辈子,商文茜都没有得到男人的爱,他只是贪恋她那年轻貌美的身体。重活一世,商文茜回到十八岁这个命运的分水岭,手机还得到“后悔药APP”,从此她踏上了一条无悔的人生。

主角:商文茜,陆丞光   更新:2022-08-08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商文茜,陆丞光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辍学那一年》,由网络作家“黑雪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八岁那年,她为减轻家务,也因为不想继续念书,辍学进城打工,却误成了有钱少爷豢养的金丝雀;只可惜这一辈子,商文茜都没有得到男人的爱,他只是贪恋她那年轻貌美的身体。重活一世,商文茜回到十八岁这个命运的分水岭,手机还得到“后悔药APP”,从此她踏上了一条无悔的人生。

《重回辍学那一年》精彩片段

“哎哟你还犹豫什么?你娃下半年学费不要了啊?”

“当然要,但是......”

“有啥但是的!呐你看好,这里可是一万块哦——你在工厂做一年都赚不来这个数!你自己好好想想好吧!”

......

屋外,小姑正嗑着瓜子,尖声游说着商文茜那个软弱的母亲签借贷合同。

屋内,商文茜坐在床榻上,沉默地听完了半个小时。

的确,小姑没有说错。这是一九九八年,她妈在纺织厂一个月工资还不到八百,一万块对他们这个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更何况,这还是在母亲面临独自抚养两个孩子长大的窘迫境况下。

所以说前世,她母亲即便是犹豫了很久,终究在这一万块钱,抵押这座老式居民房面前,是选择了前者。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们拿到这一万块钱的第二年,房子拆迁了。

小姑拿着她哄骗母亲签下的抵押合同,美滋滋拿走了房子,甚至是那笔高昂的拆迁费。

然后带着他们一家,搬进了县城里,甚至买了一栋大别墅。

而商文茜和她母亲呢,那一年她们没了房子,花光了那一万块钱,在寒风箫瑟里,看着气派的越野车带走了小姑一家。

......

从回忆中抽身,商文茜攥紧手,有些难以置信地环视过身处的屋子。眼前是简陋的泥墙,生锈的钉子上挂着摇摇欲坠的挂历。

而那本挂历,是九十年代特有的挂历,上面赫然标志着她身处的时间——1998年3月2号!

所以说......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她十八岁的这一年!

......

“哎哟都是一家人,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嘛!”屋外,小姑一把瓜子已经嗑完,耐心耗尽的便合同往陈秀芝怀里一塞,“我做这些都为了什么?还不是想你那个娃能好好上学嘛?”

“我听说,她不是还想考那个啥艺术学校?啊,跳舞是吧?怎么?不让她跳了?”

提到女儿的梦想,陈秀芝红了眼眶,掖着工厂的制服擦了擦眼泪,终究是从小姑手里接过了笔,“我......我签。”

“不能签!”

商文茜急匆匆地跑了出来,一把就抢过了母亲手中的笔,“这座房子明年就要拆迁了,现在怎么可以拿一万块钱就抵押出去!?妈,这合同咱们不能签!”

小姑被她的反应吓着了,愣了一下才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哟你这什么态度?还拆迁?你哪儿听来的消息?怎么?你学不上了?你弟弟咋办?就靠你妈每个月在工厂干活?没事还给街坊邻里洗衣服?——你想累死你妈啊!”

小姑翻了一个白眼,“小姑这是帮你们一家!你这是啥态度,都是一家人,小姑还能骗你们嘛!”

“小姑你没有骗我们,敢拿着合同去县里的派出所,找警察公证吗!看看我们这么大个房子,是不是只能抵押一万块钱!”

重活一世,商文茜脾气也上来了,抓着合同就冲到了小姑面前,“小姑你要是愿意,我们现在就走——警察说没问题,我们马上就签!走啊!”

“你......你......”

小姑也是没料到商文茜态度这么刚硬,一时间慌了阵脚,好半天才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走了。

“晦气!晦气!你们不签拉到!我好心好意上门来帮你们,你们这一副我要坑你们一样!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真恶心!......”

小姑很快就走远了。

陈秀芝倒是苦了一张脸,“茜茜,你这是干嘛啊。”

陈秀芝很不理解,“咱不签这合同,你下学期的学费......还有你弟弟......”陈秀芝又开始抹眼泪,“你才十八岁啊,咱要是不上学了,今后可怎么办啊。”

商文茜听得很心疼。

她上辈子就是十八岁就辍了学,进城里务工,却只找到端盘子的苦力活。

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是她太想赚钱了,太想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了,于是跟了当地的地产大亨顾北城,给他乖乖当了五年的金丝雀。

可惜这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没爱过她,视她为玩物也就罢了,后来甚至动辄就对她拳脚相加。最过分的一次,是他拿高尔夫球棒,打掉了他们还只有三个月大的孩子。

那一次,她差点跟着她的孩子一起走了......

而也就是那一次,她第一次见到......他。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静静坐在她床边,然后用沉稳的声音同她丈夫说:“失血过多,还好送来及时。再晚一点,大人就保不住了。”

“好好休养吧。”

......

回忆起那些事,商文茜眼睛酸涩至极。深吸一口气后,她握紧了母亲的手,“妈,你放心,学费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这一世,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们娘俩!

同样的,她也会紧紧掌握住自己的命运!

商文茜很快哄母亲先去做饭,自己则回到了房间,小心摸出来一样东西——那是她二十一世纪的手机。

此时却意外的出现在了她九十年代的口袋里。

很显然,手机跟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但其实,更让商文茜惊愕的,还不是这个手机,而是上面的一个APP。

深吸一口气,商文茜点开了上面唯一的一个APP——后悔药。她刚刚忙着阻止母亲签合同,所有还没有功夫研究这个东西。

此时她回了房间,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古怪的东西了。

点进APP,很快就弹出来几条提示——

【后悔药APP,可用于连接过去与未来,弥补过去发生的遗憾。】

【重生者可以自行接单,完成订单后即可得到相应报酬。】

商文茜看得蹙起了眉,直觉告诉她,这肯定是一个网络诈骗。

但是......极其窘迫的现状又驱使她,叫她点开了这个APP。

万一,是真的呢。她现在,实在是太需要一笔钱了。

很快,一个叫【孙青】的用户添加了她。

【孙青:你好!你真的在1998年吗!】

商文茜没有回答她,因为这个app的系统是但想交流的,不过系统自动出现提示,商文茜按照提示起身找到了桌边的台历,拍了个照发送了过去。

同时发送的,还有极具年代感的电话座机等等。

对面都快哭了。

【孙青:如果您真的是1998年的人,请您务必去三中阻止十八岁的我!请您告诉十八岁的我,千万千万别为了男朋友放弃考大学!请我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报考财经大学!不要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学业!】

【孙青:求求您了!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千块的酬金!!】

一千。商文茜眼睛一亮,虽然一千在以后经济发展后已经不算多大一笔钱,然而这是1998年,是陈秀芝在工厂劳作一个月才只有800的1998年。

所以商文茜没有片刻犹疑,立刻就点下了接单。

不管怎么样,先接下再看看情况。就算是骗子,也顶多是骗她白走一趟,不是吗?


根据孙青提供的地址,商文茜很快坐着邻里大叔的拖拉机,找到了县里的实验三中。

仰头望着头顶闪着金光的招牌,以及拉着“高考顺利”的红色横幅,商文茜眯起眼睛,预备直接去孙青的班级去找她。按现在这时间,孙青应该还没有填志愿。

正要行动,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对小情侣的声音。

“哎呀青青,你就听我的吧,还考啥大学啊!读好几年多浪费时间啊!咱李家又不是养不起你!”

男生拉着女生的手,言辞恳切地说道:“青青你听我的,你就直接去咱爸那纺织厂工作!从今以后,你就是咱家纺织厂的老板娘!”

女生有些动摇,“但是......”

“但是啥呀青青,你不爱我了吗?你真的要跟我分开那么久?你难道不想跟我结婚——”

“结啥婚啊你!”

商文茜认出女生就是她要找的孙青,于是当下捂着小腹就冲了过去,“李志强!你不是说好了要跟我结婚吗!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

“你——你谁啊!”

李志强朝商文茜看来,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大小。孙青看到商文茜,更是惊异地又朝李志强看来:“李志强!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我......”

“你什么啊!你就是欺负我乡下来的是吧!你就是想搞大了我肚子不负责是吧!”

商文茜演技上线,捂着小腹就要哭出来:“李志强你好狠的心啊!不要孩子就算了,现在连我你都不认了——你不认识我?你不认识我我又怎么会知道你屁股上还有三颗痣呢!”

这话一出,李志强震惊得脸都绯红起来。

孙青更是彻底信了商文茜的话,扬手就是一耳光扔到了李志强脸上,“好你个李志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想骗我不念大学了!辣鸡!你给我滚吧!!”

说完,孙青哭着就跑远了。

李志强气得不行,想扬手给商文茜一巴掌,然而看着商文茜这副泼妇的架势,到底是追着孙青去了。

“青青!你听我解释——”

商文茜近乎冷漠地看着这对小情侣走远。

眼前这对情侣,其实也不过十八九岁,他们并不知道,一次小小的决定,会给未来造成多大的影响。

就如同李志强不会想到,他们家的纺织厂,会在三年后负债累累,而他引以为傲的厂长爸爸,也被会讨债的工人们逼得跳楼。

就如同孙青不会想到,眼前这个跟她山盟海誓的男人,会在家庭落魄后,变成一个酗酒,出轨,甚至是家暴的垃圾。

只不过,商文茜能帮他们的,也只能到这里的。

剩下的路,还得他们自己走。

垂下眼帘,商文茜看向自己的手机。APP上已经弹出来两则消息,一则是,一千元已经发放到了她的账户。

另一则,则是二十一世纪的孙青给她发来的消息。

【孙青:谢谢你。】

商文茜按照APP上的指示,顺利从银行去到钱后,并没有急着回家。她找了家面馆,先坐下吃了碗汤面。

等热腾腾的面进入胃里时,她才真实的感觉自己真的重生了。

一碗面下肚,正准备离开,手机又响了。

她找了个隐秘的角落点开手机,发觉是一个叫【光】的人添加了她。

男人在二十一世纪的雨夜,喑哑着嗓子同她说道:“你好,我叫陆丞光。”

“请你去找到1998年的我,阻止我走上犯罪的道路......”

男人后面还说了什么,商文茜已经听不清楚了。

她脑子里只有哗哗的雨声,以及救护车尖利的鸣笛声。

她还记得,那也是一个雨夜,她那个长期家暴她的丈夫,死在了他的家庭医生手上。

医生提着滴血的刀,在电闪雷鸣的雨夜,平静地擦拭着刀上的血迹。

见到她下楼,男人转回头来,冷森森的一笑。

吓得她半条命都快没了。

而那个男人,就叫做陆丞光。

......

再度听到陆丞光的声音,商文茜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手都在剧烈的抖动着。

她想起她被顾北城打得只剩下半条命时,陆丞光向她伸出的手。

她想起她高烧四十度,痛苦得想要自杀时,陆丞光附在她耳畔的呢喃:“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比顾北城先认识你。”

她想起陆丞光了结顾北城的那个雨夜。陆丞光握着滴血的刀,回头森然的对她微笑。

他说,商文茜,你自由了。

“陆丞光!——”

商文茜不可控的,拼命喊出了他的名字。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系统冰冷的提示音。

【警告!重生者不可与求助者交流!】

【警告!重生者不可与求助者交流!】

【警告!重生者不可与求助者交流!】

当当当的三次提示音后,APP竟闪退了回去!

商文茜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桌面,仿佛大脑一瞬间被抽空了所有的信息。

久久,她喃喃了一句:“陆丞光,我是商文茜啊。我来找你了。”

猛地抹干了眼泪,商文茜跟着陆丞光先前发给她的地址,就找去了他家。

静水路和谐街道,三十六号楼。

这里鱼龙混杂,窄小的道路上尽是光着膀子,摇着蒲扇的中年大汉。见到商文茜这个小姑娘过来,还流氓的吹了几声口哨。

商文茜忙低着头跑走。

陆丞光给的地址,应该就在这附近,是多少号来着......

正想着,便听到巷子口传来一声暴喝:“陆丞光你很狂嘛!老子今天不打得你重新做人老子叫你爹!!”

商文茜忙循声望去,只见脏乱的小巷子口处正围堵着三五个不良青年,手里还提着钢棍,准备一拥而上。

而在巷子尽头,瘦弱的少年低垂着头,压低眼睛扫视着眼前这一群人。听得为首那一个的话,少年冷笑了一笑,然后抬起手背,擦过了嘴角的血迹:“呵......来啊。”

砰一声,少年扔了手里的外套,抄起一旁的木棍,照着冲上前的那一个头顶就是一闷棍——

“住手!住手!”商文茜吓了一跳,急忙冲上去,“警察来了!警察朝这里来了!!”

商文茜声音尖细,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小巷。那群少年虽抄着钢管,但到底是害怕警察,于是听到商文茜这一嗓子,立刻四散逃开。

见他们走远,商文茜也连忙去扶起地上的陆丞光:“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我......”

“滚开!”少年人一把就把她推开了。套上外套,大步就往前走去。

商文茜被推得一个趔趄,心下感到好笑,又觉得很是无奈。十八岁的陆丞光,还真是一身戾气,很不好接近呢。

急忙跟上去:“你身上还在流血,是受了刀伤吗?”

“关你什么事?”陆丞光恶声恶气,“跟着我干嘛?你究竟是谁?”

“我......”商文茜一愣,继而道,“我是你妈让我来找你的。”

商文茜依稀记得,前世陆丞光曾经跟她说过,他们家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去了外地生活。

果不其然,商文茜这话一说,陆丞光停了下来。

然后他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商文茜:“她叫你来的?”

商文茜一愣:“啊,对、对啊。”

“呵......”

陆丞光冷笑一声,然后点点头。

就在商文茜以为他信了自己的话时,少年人竟纵身一跃,朝着身旁的江水跳了下去——


“喂!陆丞光!!!”

这什么情况!!

商文茜人傻了。

急忙扑到江边上,然而江面上平静异常,哪里像有人的样子?商文茜吓得连忙叫人,然而身边行人匆匆,根本没有一个理她的!

急得不行。商文茜终于鼻子一捏,跳进了水中——

噗通——!!

也就在商文茜跳水的一瞬间,少年从江面上钻了出来。

他水性很好,这点水位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什么。刚刚之所以会跳水,也不过是为了甩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至于为什么说这个女人莫名其妙......

陆丞光站在岸边,冷眼看着还在水里扑腾的商文茜。

这女人真是可笑,编的谎话更是漏洞百出——他那个妈,又怎么可能派人来找他?

如果她真的有良心,当初就根本不会抛下他们,跟那个地产大亨跑了。

冷笑一声,陆丞光将外套甩在肩上,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

“救、救命啊......我......我抽筋了......唔!!”

眯起眼,陆丞光回头,望向还在水面上浮沉的女人。犹豫半晌,还是啧了一声,扔下外套纵身跳进了江水中——

哗啦——

陆丞光把在水下抽筋的商文茜给捞了上来。

江水已经将她洁白的裙子浸湿,此时正黏糊糊的贴在她身上。少女十八岁的容颜,更是在江水的洗礼后,变得愈发水光透亮。

陆丞光只看了一眼,就红着耳朵别过脸去。

可——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转回了头来。

迷迷糊糊中,商文茜感觉有人正捏着她的鼻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她嘴里渡气。

商文茜豁然睁开眼。

眼前俊朗的少年正低下头来,仿佛又要亲上她的唇——

“啊!”尖叫一声,商文茜想也没想的,扬手就是一耳光。陆丞光躲得快,脸没被商文茜这一耳光打倒,然而耳光却被她给刮了一下。

被这么一招呼,少年瞬间眼冒火光,猛地就抓住了商文茜的手腕,“打我?嗯?”

“我......我......”

商文茜被他吓了一跳。也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她明白过来,陆丞光刚刚并不是要亲她,而是见她溺水,在给她做人工呼吸呢。

“对......对不起。”

商文茜小声道歉。

陆丞光冷笑了一声,懒得再理她,将外套往肩上一甩,转身就走了。

商文茜被江边吹来的风冻得一哆嗦,余光见着陆丞光走了,忙不迭又追了过去,“喂!你就这么走了?”

陆丞光烦得不行,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你家是不是住这附近?我要一件衣服——这样我这么走啊!”

陆·铁石心肠·丞光闻言走得更快了。

“喂陆丞光!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你才拿走了我的初吻欸!”

!!!

陆丞光猛地停下脚步。

他发现原本行色匆匆的人,都因为商文茜这一嗓子,纷纷停下来朝他们看来——神情简直是在看一个欺负了良家少女的流氓!

而身后的女人还想再说:“你——唔!”

陆丞光捂住这人的嘴巴,就把她拖到旁边的小巷了。

“你究竟想干嘛!!”陆丞光凶巴巴的瞪着她。

“不想干嘛。”商文茜笑眯眯的,“我说了,我要一件衣服。这样我没办法回家。”

“......”

陆丞光恶狠狠地瞪了她很久,终究还是屈服了。他长吐出一口气后,拽着商文茜的手腕,就往自己家拽去。

说起来,陆丞光这手劲也是真大,拽得商文茜这手腕都发红了,这人也不松手。

到了家更是直接扔给商文茜一件自己的衬衫,扭过头就把门扔了过去:“换好衣服就快走!”

一副恨不得她赶紧走的模样。

直把商文茜气得不行!

上辈子陆丞光对她简直是天使一样的存在,温柔体贴,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跟她说过。

哪里会这么——!!

“垃圾陆丞光!我不管你了!”越想越气,连带着的,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愤愤地套上衣服,商文茜拉开门后,连一个眼神都不给陆丞光,扭头就走了。

陆丞光此时正坐在昏黄的台灯下,收拾着桌面上的垃圾。听到动静,他抬起头来,眼见着商文茜气鼓鼓的走远。

走了么。

陆丞光抿唇。也好。免得她撞见他爸。

想起那个疯子,陆丞光不可控的,攥紧了拳头。

商文茜护着被陆丞光攥红的手腕,很快也回到了家里。

她家住在偏僻的弄堂里,黄昏时分众人都坐在门外,打着蒲扇扯闲篇。一派闹哄哄,又脏兮兮的景象。

这么一看,商文茜跟陆丞光生长的地方,也差不多。

叹了口气,商文茜推开门回了家。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商文茜就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毕竟明天就是周一,她还得上学呢。

然而人刚一沾上枕头,就感觉手机震了一下。

商文茜迷迷糊糊摸出手机,发现是【光】又给她发来了一条语音:“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商文茜撇了撇嘴,看着他的消息,莫名感到有些鼻酸。

积攒了一路的愤怒,一时间竟然在他这么一句问候中,消散得无影无踪。

陆丞光,你一定不知道,我现在有多讨厌十八岁的你。

十八岁的你怎么会这样呢?一身戾气,又暴躁易怒。

跟我想象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轻叹了一口气,商文茜将手机按在心口,愣愣地看着发霉的墙壁。很恍惚的,她想起她前世跟他说,要是在十八岁那一年,她就认识他就好了。

她这辈子有太多遗憾。没有上大学,没有享受过爱情,没有让辛苦了一辈子的妈妈过上好日子......

如果重来就好了。如果没有遗憾就好了。

那时候陆丞光怎么跟她说的呢?

他好像说,他十八岁,是一滩烂泥,是一个很糟糕很差劲的人。如果她见了他,估计会绕道走。

猛地坐起身。

商文茜攥紧了手机,一股莫名的斗志在她心里翻涌起来。

她不会绕道走的!

她会救他出泥潭!她会救他们两个出深渊!

她会弥补她上辈子所有所有的遗憾!!

昏黄的灯光下,商文茜在她重生过来的第二天,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坚定写道:

【赚钱让妈妈过好日子。】

【跟陆丞光一起考大学。】

次日周一,商文茜背上书包便往学校赶去。

然而刚拐过一个巷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恐吓声。

“快点把钱交出来!平时不是穿得那么光鲜亮丽嘛!怎么身上就特么几块钱啊!!”

商文茜驻足,下意识朝巷口看去。

只见一群小太妹打扮的女生正围聚成一团,将最里端的那个小姑娘围得密不透风。

小姑娘背靠着墙,正垂着脑袋瑟瑟发抖,咬着唇道:“我......我真的......真的没钱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不可控的,商文茜攥紧了手。

她对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她前世是个怯懦的人,被李媛秀这样的大姐头恐吓抢劫,那都是常有的事。常常是她一周的饭钱本来就只有二十块,结果碰上李媛秀,一抢就是十八块。

剩下被她私藏的两块钱,只能勉强活个两天。

“少特么废话!没钱老子就把你扒光了扔操场上去,让全校的人都来看看你!”

李媛秀狞笑着,伸手就要来扒林冬冬的衣服。

商文茜忙冲了上去:“周老师来了!”她护住前世的好友,“周老师朝这里来了!你们再乱来,小心周老师把你们都抓到校务处去!”

这话一出,李媛秀果然脸色一变,预备着跑路,然而她小弟却呸了一声,直接拆穿了商文茜的把戏。

“胡说八道吧你!周老师今儿去隔壁县开会去了!哪有空过来管我们啊!”

李媛秀明白自己被耍,脸色也变了:“好啊!你敢耍老子!”

说着话,她长臂一扬——商文茜只觉一道银光从自己眼前划了过去——

是刀!

惊吓之余,商文茜忙往边上闪躲。

然而三秒过后,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她睁开眼看去,只见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攥住了大姐头的手腕,然后似笑非笑地问道:“干嘛呢?不想活了?”

然而他视线从大姐头脸上划开,落到了商文茜脸上。

“看什么看。”

陆丞光语气还是那么恶劣。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