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枭爷狠宠妻

枭爷狠宠妻

葡萄多多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听说不近女色的枭爷,居然多了三个软萌可爱的孩子,所有人都怀疑是私生子,可没过多久,司徒枭居然高调的宣布自己要结婚了!一打听才知道,新娘居然是几年前算计过司徒枭的乡下妞,据说这个沐晚笙胆大包天,还私自生下孩子,扔给枭爷之后一走了之。

主角:沐晚笙,司徒枭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晚笙,司徒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枭爷狠宠妻》,由网络作家“葡萄多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不近女色的枭爷,居然多了三个软萌可爱的孩子,所有人都怀疑是私生子,可没过多久,司徒枭居然高调的宣布自己要结婚了!一打听才知道,新娘居然是几年前算计过司徒枭的乡下妞,据说这个沐晚笙胆大包天,还私自生下孩子,扔给枭爷之后一走了之。

《枭爷狠宠妻》精彩片段

“沐晚笙,敢跟踪我,你想死?”

安缦酒店总统套房,司徒枭神色冷厉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

沐晚笙低垂着头,“对不起,枭爷,结婚一个多月了,你一直不回家......我只好亲自来找你,拿一样东西......”

“呵,不就是想要钱?”

司徒枭甩手,金卡落地,“啪”的一声,像是一记耳光——“拿着,滚。”

他不禁冷笑,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哪怕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了他家老爷子的欢心,也终究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沐晚笙柔声道:“枭爷,我要的不是这个。”

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满脸不耐,“别装了,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痴心妄想!”

沐晚笙笑容嘲讽,这自大狂,还真以为她稀罕做什么司徒家少奶奶?

若不是为了她家妍宝的病,她才不会再一次跑到这渣男面前来自讨苦吃!

可她抬头,表情只余楚楚可怜。

“枭爷,人家都笑我,被你娶回家只是当个摆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

说着,沐晚笙将自己的薄纱外搭缓缓褪下......

司徒枭狠狠拧眉,大掌攥住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将她按在墙上!

“沐晚笙,原来你这么不知廉耻?”

看着男人道貌岸然的样子,沐晚笙只觉得可笑。

三年前上了就跑,如今还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到底是谁不知廉耻?!

她挣了挣被捏红的手腕,柔弱道:“既然你不愿意——”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转瞬间,沐晚笙变了脸,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在她指间闪过。

司徒枭还来不及惊讶,便觉后颈微微一痛,紧接着四肢发麻。

“你疯了?”司徒枭愕然怒吼,他想要抬起手臂,却已经使不上力气,“沐晚笙,你要做什么!”

“枭爷记性不好?刚刚说过了,我来拿一样东西——你的精子!”

沐晚笙神色张扬明艳,活像一只小把戏得逞的猫儿。

司徒枭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盯着沐晚笙,恨不得将这个阴险的女人千刀万剐!

她无视男人狰狞的表情,在心中默数。

三、二、一,时间到!

男人头一歪,彻底陷入昏迷。

......

三小时后,司徒枭手指微动,意识逐渐回笼。

蓦地,他想起那个卑鄙的女人,立刻从床上爬起!

只见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足以印证他昏睡之时发生过的事情!

司徒枭一拳狠狠砸向床头!

该死!他这辈子,还从未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过!

还是一个处处被他瞧不起的乡下丫头!

是他低估了她的野心!

男人的面色比天边的乌云还黑。

无非就是想用他的亲生骨肉当筹码分家产,他岂会被她威胁?!

司徒枭烦躁不已地下床套上睡袍,却见一旁的矮几上留着一张纸条——

“你的臭钱,白给我都不要!看在你刚刚表现还算及格的份上,我拟了新的协议,记得签。PS:渣男会遭报应!阴天下雨你出门小心被雷劈吧!”

她暗算了他,却反咬一口说他是渣男?!

司徒枭恨得目眦欲裂,将那字迹清秀的纸条死死揉成一团,又气急败坏地拿起压在花瓶下的文件。

看清扉页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和最后她亲笔签下的名字,男人顿时一声怒吼!

“沐、晚、笙!你竟敢耍我!”

男人咬牙切齿地将离婚协议撕碎,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被气得突突直跳。

这个世界上,敢如此玩弄、羞辱他司徒枭的人,还没有出生!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

沐晚笙消失后,司徒枭好整以暇地全城布满人手,等着她自投罗网。

可整整三个月过去,这女人就好像人间蒸发,没有一丝踪迹。

司徒枭咬牙切齿,她绝对是怀着他的孩子躲起来了!

他继续将沐晚笙的寻人启事登上全国所有的媒体滚动播放,无论是死是活,他必须要捉到那个女人!

可沐晚笙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在这世上存在过。

若不是那纸离婚协议书和她亲手写下的侮辱纸条还在,司徒枭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

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择手段地得到了他,又躲得无影无踪,是在玩欲擒故纵?

而且,他记得那天,沐晚笙是用针扎晕了他。

难道她会医术......?不,绝不可能,一个乡下的土女人,怎么可能会医!

与其想这些,司徒枭最关心的是,那天,他到底中没中?

就在沐晚笙消失的第十个月,一切有了答案。

司徒枭的特助齐盛,竟突然抱回来一个跟他长相酷似的男婴!


司徒枭抱着羸弱的婴儿,又气又急,“那个死女人呢!?”

“手下收到消息赶去山间木屋的时候,就只剩小少爷奄奄一息......我们顺着林里的踪迹追查过去,推断她应该是跳崖了。”

“呵,丢下孩子跳崖逃走,摔得粉身碎骨也是她活该!”

男人面上闪过一丝狠绝,抱着孩子默不作声地回了房。

齐盛不敢说话,只觉得枭爷在刚刚听到山间木屋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停顿......

三天后,全城新闻几乎被两条消息刷了屏——

一、“司徒枭妻子跳崖失踪,传闻铁面无情的商业巨擘命格克妻!”

二、“司家第三代独苗隐秘降生!”

......

海外某岛国。

沐晚笙戴着墨镜,露着白花花的大长腿晒着日光浴。

怀中一个两岁左右的女孩模样可爱。

而身旁的摇篮中,一个襁褓男婴正睡得香甜。

“死渣男!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把我儿子夺回来!”

沐晚笙愤慨地刷着手机,暗自发誓。

当初,若不是需要一个同父同母的骨肉来帮女儿治病,她才不会再一次接近司徒枭。

她也没料到自己和那狗男人在性情这方面还挺契合的......

第一次就有了女儿不说,在酒店的那天,竟然还成功得了一对双胞胎!

原本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是刚给妍宝换完骨髓、准备离开雁城的那天,风云突变。

死渣男的手下赶过来时,她只来得及抱走双胞胎中的老大。

如今小儿子回到了司徒家,但愿那男人别渣得太彻底!

至少会好好养大亲儿子吧?

不过好在,她已不是那个被沐家厌弃丢到乡下的废物点心!

今后,有强大的靠山做依仗,她绝不会再任人凌辱践踏!

......

四年后,雁城国际机场。

一个打扮得宛如国际巨星的女人推着行李车施施然从到达处出来。

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小宝贝乖巧跟着。

小男生四岁左右,穿着英伦风的衬衫和卡其色背带裤,可爱又帅气。

紧紧跟在他身旁的,是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穿着洛丽塔小裙子,葡萄一般的眼睛灵动俏皮。

“哎呀,妍宝你别动,小裙子后面的系带开啦!”正走着,小男生突然小大人似的叹口气,然后抓住了姐姐的小手。

妍宝回头一看,鼓了鼓脸颊,“好允宝,快帮我系一下嘛,待会儿妈咪看到了又要说我粗心大意啦!”

允宝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绕到妍宝背后,一边系带子一边喋喋不休,“妈咪也是为你好嘛,总是丢三落四的,真是怕你哪天把自己也丢掉!”

“嘿嘿,怎么可能嘛,只要有允宝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啦!”

经过的路人都被这对萌化人心的姐弟俩吸引得迈不动步子。

“哎呦,现在的小孩子可不得了,这么小就懂得照顾人,你们是谁家的宝宝啊?”

“阿姨好,我叫妍妍,这个小酷仔是我弟弟,叫做允允!”

允宝听着姐姐毫无防备地自报家门,无奈赶忙拉着妍宝离开,朝前方的沐晚笙叫道,“妈咪等等我们呀!”

沐晚笙正在手机上处理公事,一回头发现两个孩子落在后面,连忙停下脚步,“慢慢走,妈咪等你们。”

两个萌宝终于跑到妈咪身边。

沐允忍不住和姐姐唠叨,“妍宝,你又把名字随便告诉别人,遇到坏人怎么办!”

沐妍得意一笑,“我又没有说我们姓什么呀!再说了,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呢,就算遇到坏人,我也一定会保护你和妈咪哒!”

沐允看了看姐姐的小身板,没多说话,只无奈摇了摇头。

沐晚笙听到两个小朋友的话,笑道:“好好好,我们妍宝最厉害了,要快点长大,成为我们家的小顶梁柱好不好?”

沐妍自豪地挺起胸脯,操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口音道,“必须的!”

妈妈和弟弟一齐笑出了声。

孩子的贴心使得沐晚笙一回雁城就没来由的心慌稍减。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今早登上飞机就开始眼皮直跳。

四年前,司徒枭没有找到她的遗体,便也没有宣告她死亡,直到现在她的身份信息都还是失踪状态。

要是自己还活着的消息被那渣男知道了......

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将孩子抢走,然后报复自己!

这次,若不是对她有养育之恩的姨妈病重,她才不会轻易踏足这里。

可既然回来了,她就不能空手而归,一定要将司徒枭手中的小儿子夺回自己身边,还不能打草惊蛇......

这次较量的输赢,必须要由她说了算!

沐晚笙站起身,只是眼神随意一瞥,便暗骂自己今天是不是犯太岁。

那左前方脊背挺阔长腿生风的男人,不正是司徒枭?!


沐晚笙自下飞机起,便戴上了一顶黑色的纱网礼帽,将她绝世的容颜遮了个七七八八。

她隔着一层纱,恨恨地打量着那个久别的男人。

只见他更胜从前的丰神俊朗、气宇非凡,配上整个人那强大又低压的气场,令人难以企及。

没天理!老天爷怎么就没让时光把他蹉跎成一个猪头?!

司徒枭剑眉微拧,神色有些不快地正打着电话,也不知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他突然驻足张望了起来。

还没等沐晚笙有所动作,男人便扭过了头,她们母子三人,刚好落在他的视野之中。

沐晚笙只觉头皮发麻,动作比脑子快地飞速转身留给男人一个背影,然后立刻将允宝面对面抱了起来,将他的脸埋在自己胸前。

妍宝还好说,长得随她多一点。

但允宝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司徒枭,要是被他发现,那还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怎么了呀,妈咪?”沐允一头雾水,小脸乖乖地埋在沐晚笙怀中。

沐晚笙压下剧烈的心跳,若无其事地拍了拍允宝的背,“妈咪这不是看你帮姐姐背了一路的包包比较辛苦嘛,妈咪推你。妍宝跟上,我们走咯!”

......

司徒枭在国际到达出口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

若是平时谁敢叫他这么等,他早就大发雷霆!

可今天来接的这人惹不得,那是个能治好他儿子的博士!

这个儿童心理专家神秘得很,久居国外,几乎没人见过她的真容。

可腕儿再怎么大,航班到达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

“你确定那个专家是今天、下午两点到雁城?”司徒枭语气中都淬着耐心用尽的寒,“从没人敢浪费我这么多时间,还是个女人!”

不知对面回答了什么,司徒枭脸色彻底阴下来,“那姓沐的无赖已经是个死人了,你也想死?”

“错了,爷,我错了行吧?别那么大火气嘛,只不过付出几个小时,就能请到一位神医,这不值吗?这位女博士已经算是近几年行业内的一个奇迹了,听说她跟国内的某个家族有宿仇,才一直拒接国内的案子,你知道我为了打听她回国的消息费了多少功夫吗!”

听着电话那头的男人边卖惨边讨好,司徒枭的眉心微松。

......

沐晚笙带着孩子快步走出大门,回头没有再发现司徒枭的身影,才放下心来。

“妈咪,你都出汗啦,快放我下来吧!我不累的!”

沐晚笙朝允宝笑笑,他便一下子从行李车蹦了下来,“我帮妈咪搬行李箱!”

妍宝则掏出一张纸巾,翘着小脚要帮沐晚笙擦额头上的汗珠。

“妈咪,你今天怎么戴这样的帽子呀,不像你平时的风格喔!”

“妈咪这么美腻,什么风格都很合适啦!”

允宝吭哧吭哧地抱着行李箱,甜甜地抬头朝沐晚笙一笑。

下一刻,他的表情却变得迟疑了起来。

沐晚笙有些紧张地弯下身,“宝贝,怎么了?”

“妈咪,你看那边的车窗上,是不是有一只小手一直在拍?”

“噫!好像恐怖片里的情节!”

妍宝立刻打了个哆嗦,紧紧抓住妈咪的手。

沐晚笙顺着允宝的视线往后看去——

果然,一辆银灰色的宾利停在街边。

后窗上,有一只孩子的小手在不停拍打。

她皱了皱眉,“妍宝,你跟弟弟不要动,就在这里等我,妈咪过去看看。”

“嗯嗯!妈咪,有困难就叫我们帮忙哦!”

沐晚笙应了一声,随后三两步走到宾利旁。

她敲了敲车窗,“你好?请问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车窗上贴着防窥膜,她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很快,那只小手又一次屈起指节扣在车窗上,有规律地动了起来。

沐晚笙听得出,那是摩斯密码——救、命。

她盯着自己面前的那只手,又小又嫩,看上去应该和允宝的年纪差不多,心里立刻揪了起来。

这么小的孩子,烈日炎炎被锁在车里,很容易出事!

什么烂家长,不会养孩子就别生!

沐晚笙焦急地打量了下四周,没看到安保人员,不能再等。

她立刻跑回自动门边,操起灭火器就回到车旁!

“小朋友,你护住自己的头,阿姨现在要帮你把车窗砸开!”

沐晚笙匆匆大喊了一句,便蓄力抬起灭火器挥了下去!

三两下,车窗便碎裂开来。

沐晚笙有些担心地朝车内看去,一个小男孩满头虚汗,小脸煞白,双眼无力地半阖着,十分令人心疼。

男孩呼吸到新鲜空气,便缓缓放下了抱住头的双手。

只一刹那,沐晚笙就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凝结了。

这样貌......跟允宝毫无二致!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