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龙皇

绝世龙皇

墨百万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最值春风得意时,叶轩惨遭算计陷害,含冤入狱。在狱中,他遇见贵人,阴差阳错,被带到了腥风血雨的战场。五年戎马,成就一代龙皇的至尊之位。五年后,叶轩得知女儿病危,携无上神威,王者归来。新仇旧恨,一并清算,各路魍魉小人,他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且看强势归来的绝世龙皇,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主角:叶轩,江小婉   更新:2022-07-16 06: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轩,江小婉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世龙皇》,由网络作家“墨百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最值春风得意时,叶轩惨遭算计陷害,含冤入狱。在狱中,他遇见贵人,阴差阳错,被带到了腥风血雨的战场。五年戎马,成就一代龙皇的至尊之位。五年后,叶轩得知女儿病危,携无上神威,王者归来。新仇旧恨,一并清算,各路魍魉小人,他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且看强势归来的绝世龙皇,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绝世龙皇》精彩片段

“姐夫,如果你还活着,就赶紧回来见你女儿最后一面!”

东非国,一场震古烁今的盛世婚礼上。

叶轩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封存已久的手机,想把结婚的消息告诉母亲。

刚打开手机的瞬间,屏幕上便跳出那条信息。

女儿?

最后一面?

叶轩先是愣了愣,随即整个人如遭雷击。

难道五年前那场阴谋…

她怀孕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随之,手机提示音不断响起,一条又一条的短信蜂拥而至。

叶轩无暇看短信,立即拨打了这个陌生号码。

电话那头只提示该号码已欠费停机!

“贺文,清理航线,马上回国!”

叶轩心急如焚,当即下了一条命令!

诸国政要,无不是脸色大变。

东非国乃世界大国,国力排行前三。

叶轩是东方龙族统帅,强强联姻,足以载入史册。

然而!

就在这场万众瞩目的婚礼中,叶轩居然选择悔婚!

东非国王身着帅装,满面怒容的咆哮道:“叶轩,你胆敢离去,我势必开战!”

这场婚礼受百国关注,若叶轩回去,东非国颜面何存?

他并不是威胁叶轩,只是想要一个合适台阶。

否则,东非必定沦为他国之笑柄。

“龙族,何曾惧战?”

叶轩面无表情的看了东非国王一眼,随后扬长而去。

一时间,整个现场哗然。

是啊!

龙族,何曾惧战?

半年前,龙族四十万战士溃败八国联盟三百万大军。

这等战绩,空前绝后!

放眼诸国,谁不是闻之色变?

十八艘战列舰浩浩荡荡的离开东非。

一路上乘风破浪,所经领海,无不退避三舍。

会议室中。

叶轩心乱如麻,四位身着伴郎服的坐在两侧,巍然不动!

他们是跟随叶轩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是龙族镇守四境的天王。

“报告!”

忽然,贺文站起身汇报道:“国内传回消息,这个号主叫江小茹,她有个姐姐叫江小婉,五年前被人玷污,于四年前生下一个女儿叫江兮兮!”

轰!

霎时间,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叶轩身上散发。

江小婉!

果然是那个女人!

五年前,叶轩被陷害和江小碗发生了关系,后被大伯和三伯联手送进监狱。

他本以为江小婉是收了大伯的好处,联手陷害他!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误会她了!

贺文偷偷看了一眼龙皇,眼眶隐隐有些发红。

叶轩平复激动的情绪,继续问道:“她现在怎么样?”

四方天王的心跟着悬了起来!

若小公主出事儿,他们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贺文沉声道:“小公主暂时无恙,不过情况很不乐观!”

说完,贺文拿出一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儿,看上去约莫四五岁。

她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好看的眸子又黑又圆,恍若天上的星辰,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但是!

那双眼里没有丝毫的活跃光彩,反而充斥着浓郁的死气,绝望。

那精致的脸蛋浮肿,还残留着未消散的巴掌印,脖子上也有淤青。

贺文如鲠在喉道:“我们从医院调取了检查报告,小公主身体多处骨折,背部被开水烫伤过!”

“啊…”

叶轩仰天长啸,百里之内,海涛翻涌!

他双眸猩红,眼角竟有血泪滑落!

是谁?

到底是谁干的?

噗!

怒火攻心,叶轩一口鲜血喷出。

四方天王赶紧起身。

“龙皇!”

“龙皇!”

叶轩勉强稳住身形,沙哑道:“今日之内,务必赶到襄州!”

贺文面露为难之色:“前面是佤国,我们需要报备,估计要耽搁一些时间!”

“挂龙旗,挡我者死!”

叶轩语气带着浓浓的杀意,会议室的温度骤然下降。

龙旗是龙族征战的标志!

龙旗现,血染山河!

龙皇怒,伏尸百万!

金黄色的龙旗徐徐上升,十八艘战列舰乘风破浪,气势贯穿天地!

佤国并没有出面阻拦,而是选择了封闭边境海域。

毕竟,龙族是百国公认的无敌军团,是被所有国家列为禁忌的存在。

六个小时后。

十八艘战列舰悉数抵达襄州码头。

一名魁梧壮汉,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叶轩迫不及待问道:“我女儿在哪儿?”

壮汉叫张虎,是龙族旗下,天机情报部门驻襄州的负责人。

张虎立正敬礼,“小公主在人民医院,我安排了两个人…”

“走!”

不等张虎把话说完,叶轩直接钻进车里。

张虎也不敢浪费时间,赶紧钻进驾驶室开车。

襄州人民医院。

叶轩刚下车,手机却响了!

正是江小茹的号码。

他立即接听手机:“小茹,我到医院了!”

“他们…他们把我和兮兮带走了!”

电话那头,传来江小茹惶恐的声音。

“什么?”叶轩眼前一黑,颤抖着声音问:“你…你们在什么地方,快告诉我!”

“臭娘们,你还敢打电话?”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叶轩转身就往外面跑。

紧随叶轩的张虎,顿时脸色苍白,肝胆俱裂!

他明明安排了两个人保护小公主,怎么会…

龙皇的女儿,在自己保护下还被人给带走了?

叶轩钻进越野车,张虎立即安排情报组定位江小茹的位置。

在叶轩上车的同一时间,张虎便接到了情报组的反馈。

“龙皇,他们在西郊仓库!"

话音刚落,越野车飞一般冲了出去。

西郊废仓库。

一个浑身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儿躺在沙发上。

她缓缓睁开双眼,恰好看见三个坏叔叔正要欺负小姨。

“叔叔,求求你们不要欺负小姨!”

“求求你们了!”

柔弱无助的声音,让江小茹心如刀割。

都这个时候了,小兮兮还想着自己。

她极力克制住眼泪,咬牙道:“兮兮,不要求他们,他们是一群畜生!”

壮汉一把抓住江小茹的头发,狞笑道:“臭娘们,你还敢骂我?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畜生!”

说完,他解开了皮带。


江小茹脸色苍白,挣扎着往远处爬。

啪!

皮带狠狠抽在江小茹的背上,本就廉价的衣服裂开一道口子。

细嫩的肌肤上,出现一条长长的红印。

火辣辣的疼痛从背部传来,江小茹紧紧咬着牙关,硬是没有吭一声。

“还挺能抗啊!”

壮汉阴冷的笑着,手中的皮带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江小茹身上。

沙发上的小女孩儿,捂着脸痛哭:“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呜呜…”

江小茹被抽得在地上乱爬。

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咬破了嘴唇。

她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转身划向壮汉,壮汉反应很快,一脚把江小茹踢倒在地,他恶狠狠道:“你他妈还敢还手?”

啪!

又是一皮带抽了过去。

触目惊心的伤口从肩膀蔓延至胸口。

江小茹衣不遮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壮汉冷笑一声,扭头看向小女孩儿说道:“小野种,叔叔让你看点更刺激的!”

嘶啦!

他一把撕开江小茹褴褛的体恤。江小茹无力挣扎,只能绝望的闭上双眼,任人摆布。

另一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从皮箱里拿出一个画了骷髅头的药瓶。

雇主要求,必须让这个小女孩儿受尽折磨而死。

这瓶药是他半生的心血,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头儿将药剂吸进注射器,随后走到沙发旁边。

看着已经哭晕的小女孩儿,老头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当年在佤国任职生物专家,他们一直阻挠我用孩童做实验,今天,我再次拥有完美的实验体,这一次,我不会失败了!”

说完,老头儿兴奋地将药剂完全注射进小女孩儿的血管里。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小女孩儿的肌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面积溃烂。

血液,染红了衣服!

“啊…好疼!”

“兮兮好疼”

“爷爷,求你杀了兮兮吧!”

“呜呜…”

兮兮痛苦的翻滚着,双手不断挠着那溃烂的肌肤。

江小茹侧目望去,无比虚弱的骂道:“混蛋,你对兮兮做了什么?”

她挣扎着想要去兮兮那边,但纹身大汉已经欺身而上。

其余两人也脱掉了上衣。

咚!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越野车狠狠撞穿了仓库大门。

轰!

哐当!

车门飞出去十米远,把墙都撞出几道裂缝。

叶轩踉跄下车,一眼就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小女孩儿。

那一刻,他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啊…杀,杀,杀,我要杀了你们!”

恐怖的戾气致使烟尘四起。

老头儿和纹身大汉傻眼了,这…还是人吗?

眨眼之间,叶轩已经来到兮兮跟前,他颤抖着从兜里掏出一盒金色灸针。

咻咻咻!

顷刻间,十八根金针刺入兮兮十八个重要穴位。

金针封穴!

这是金针封穴啊!

老人激动的看着叶轩:“年轻人…敢问师从…”

砰!

话没说完,一道枪声响起。

老人膝盖中弹,当即半跪在地上。

张虎快步走来,冷声道:“畜生,我们调查了你三年,没想到你在襄州!”

这人曾经服役与佤国生物实验室,研制出大量病毒生化武器。

老人见张虎认识自己,心里凉了半截,“你…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虎冷哼一声,上前一脚把老头儿踹飞出去。

叶轩痛苦的看着怀里的兮兮,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人。

兮兮浑身溃烂,体内免疫细胞受损,情况非常危急。

那名欲要欺辱江小茹的纹身大汉,冷眼盯着叶轩:“小子,我们可是陆家的人,你敢…”

“滚!”

叶轩发出一道野兽搬的咆哮。

浑身大汉只感觉胸口发闷,喉咙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一般。

另外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纷纷掏出匕首扑了上去。

“找死!”

张虎冷哼一声,一个箭步上前,三下五除二制服了几人。

这几人,还得龙皇亲自处置。

这时,外面传来一连串刹车声。

四大神王也来了。

当他们看见龙皇怀里的小兮兮时,顿时流下了热泪。

贺文握紧双拳,咬牙切齿的问道:“谁指示你们的?”

纹身大汉被这几人的气势给吓到了,忙磕头求饶:“我错了,我不是人,是陆家让我们干的!”

陆家,好一个陆家!

贺文怒吼道:“联系神龙号,将陆家夷为平地!”

神龙号搭载各种类型弹头,能轻易对全国任何地方实施精准打击。

而且,神龙号就停在襄州码头,只需三秒,便能轰平陆家。

“虐我女儿,怎么能轻易死去?”

叶轩森冷的语气让天王们冷静下来。

他们深知,陆家将会承受龙皇的怒火,那将会比死亡更可怕!

“噗…”

这时,兮兮吐出一口红绿相间的血液。

叶轩心疼的在兮兮后颈按了一下,只有沉睡,才不会感受到痛苦。

病毒暂时被逼出来了,可那溃烂的肌肤,让他承受着万箭穿心的痛苦。

好狠!

好狠的心!

叶轩稳住兮兮的伤势后,猛地转头看向那歹毒的老中医。

冷厉的眼神,犹如千钧之力,让老人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叶轩面露狰狞:“把他们带走,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这一刻,叶轩犹如来自深渊的魔王。

死!

并不足以赎罪!

女儿所承受的痛苦,他要让这些人百倍奉还。

叶轩抱着兮兮,来到江小茹身边,无比自责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江小茹还没缓过神,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玷污姐姐的登徒子叶轩?

叶轩把自己的外套递给江小茹,沉声道:“先穿件衣服吧,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江小茹接过外套,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穿好衣服,随后一巴掌扇在叶轩的脸上。

贺文等人皱起眉头,张虎更是把枪给掏了出来。

叶轩冷眼扫了过去,几人立即退到一旁。

江小茹为了兮兮,受尽折磨,他挨这一巴掌又算得了什么?

“把兮兮给我!”


江小茹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然叶轩救了她和兮兮,但她还是无法原谅这个男人。

五年苦难,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兮兮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只有我才能保住她!”

生化病菌,不是一般的毒药。

以现在的医学手段,根本无法救治。

江小茹心疼的看着兮兮,似想起什么般,担忧道:“我们赶紧走吧,要是陆家的人知道了,我们全都走不掉!”

贺文淡漠道:“江小姐放心,区区陆家,不足为虑!”

江小茹根本不把贺文的话放在心上。

襄州有十二个大家族,陆家排行前三,家族企业覆盖整个襄州。

更重要的是,陆家的背景关系极为复杂,就连襄州州长也要忌惮三分。

他们根本不了解陆家的恐怖。

“找个落脚的地方,我要给兮兮疗伤!”

刚才给兮兮检查伤势的时候,他发现兮兮体内还有其他毒素。

如果这毒素不及时清除,兮兮活不过三天。

......

一个极为简陋的贫民区。

江小茹带着林轩来到了出租屋。

房间不大,一室一厅,家具也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

贺文等人全部站在门口。

江小茹换了一身衣服,又拿了一些矮凳子出来:“我家比较小,只能委屈你们先坐在外面了!”

贺文摇头道:“我们站着就行了!”

小公主还没脱离生命安全,他们岂敢坐下?

江小茹看了一眼正在给兮兮疗伤的叶轩,清冷道:“如果你们不想枉死,就赶紧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得罪陆家,只有死路一条。

叶轩是兮兮的父亲,他有留下来的义务,但这些人都是无辜的。

贺文失笑道:“你知道你姐夫是什么人么吗?”“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江小茹脸上挂起了冷笑。

当时叶轩被判有期徒刑五年,现在五年前之期刚满,难不成还有什么成就?

就算有,恐怕也只是劳改模范吧?

“你不想知道没关系,我想告诉江小姐的是,他有能力保护这个国家,更有能力保护你们,他只需一句话,陆家将会烟消云散!”

贺文淡定开口,眼里充满了狂热与敬畏。

五年前,他还只是监狱的狱长。

边境发生动荡,他调查得知叶轩出自名牌大学,便向上级申请带着一部分囚徒戴罪立功。

就这样,一群由犯人组成的小队伍被狱警押赴边境。

奈何,边境战区根本不接受有案底的人。

经过商议,众人以叶轩为主创建龙族。

从此,边境多了一支游击队伍,他们屡立奇功,从后援成为主线,最后成为百国忌惮的无敌军团,而叶轩,则授封护国龙皇。

这时候,满脸疲惫的叶轩走了出来。

江小茹立即上前问道:“兮兮怎么样了?”

四大神王也是期待的看着叶轩。

老大的女儿,也就是他们的女儿,哪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

叶轩沙哑着质问道:“你们最近给兮兮吃了什么?”

语气中,带着愤怒。

兮兮体内一种隐晦的毒素,这是一种慢性毒药,长期服用会导致肝脏衰竭,以现在的医学水平,还无法根治。

江小茹抿了抿红唇:“是…是我妈给的一些补品!”

叶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

虎毒不食子,没想到这个女人连自己亲外孙也下得去毒手。

江小茹疑惑的问道:“那些补品有问题么?”

叶轩眼眶发红,歇斯底里的咆哮出来:“那是慢性毒药,她想害死我女儿…”

轰!

江小茹如遭雷击,脸上顿时失去血色,她摇晃着退后了两步:“怎…怎么会这样?”

叶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满腔怒火的走出门外:“那几个欺负我女儿的人呢?”

贺文立即应道:“交给雷豹了!”

雷豹未从军前是一名屠夫,曾经审讯过异国间谍,只要落在他手中,死亡都是一种奢侈。

小区一个无人居住的房间里。

雷豹戴着口罩,将手中的注射器扎进老头儿的血管。

老头儿惶恐不已:“你…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雷豹冷笑道:“你不是喜欢生物病菌么,这是我们从佤国缴获的一种病菌,好像叫什么X病菌!”

下一秒,老头儿额头青筋暴跳:“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吧!”

他常年研究病菌,自然知道这X病菌的厉害。

一旦被注射X病菌,体内细胞会发生剧变,会有一种浑身被蚂蚁噬咬的痛苦。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雷豹冷哼一声,一巴掌扇在老头儿的脸上,老头儿顿时吐了好几颗牙齿出来。

紧跟着,雷豹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三下五除二挑断了老头儿四肢筋脉。

他并没杀死老头儿,而是让他静静享受被生化药剂折磨的痛楚。

其余几名大汉早已尿了裤子。

雷豹露出残忍的笑容:“放心,你们肯定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接下来,你们就体会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吧!”

他给几人全都注射了X病菌,为了避免他们惨叫饶命,又用针线把他们的嘴给缝了起来。

整整一夜,房间灯火通明,却没有任何惨叫声传出。

叶轩收回目光,回到房间给兮兮换药。

一晚上的时间,他给兮兮换了十二次药。

天亮之后,叶轩给兮兮换了第十三次药。

“叶轩,我姐姐要结婚了!”

江小茹忽然开口。

叶轩停下手中的动作,厉声道:“兮兮被折磨得不城人样,她还有心情结婚?”

若非念在她是兮兮的妈妈,他绝对会让这个女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江小茹红着眼眶,低吼道:“她是兮兮的妈妈,你真要这么绝情?”

绝情?

叶轩冷声道:“我的世界里只有兮兮!”

兴许是江小茹的声音太大,床上的兮兮缓缓睁开了双眼,“爸爸…你是爸爸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