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狂少出山

狂少出山

丁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后,再度回归都市,早已物是人非。当年楚穆是楚家的大少爷,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可是父亲遭人陷害惨死,公司在一夕之间破产。他则从豪门阔少,沦落为了丧家之犬。这时,父亲的生前好友并没有毁掉婚约,并且坚持让他与未婚妻完婚。不过在婚后没几天,楚穆便被一位神秘人接走……

主角:楚穆,李芊羽   更新:2022-07-16 05: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穆,李芊羽 的武侠仙侠小说《狂少出山》,由网络作家“丁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后,再度回归都市,早已物是人非。当年楚穆是楚家的大少爷,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可是父亲遭人陷害惨死,公司在一夕之间破产。他则从豪门阔少,沦落为了丧家之犬。这时,父亲的生前好友并没有毁掉婚约,并且坚持让他与未婚妻完婚。不过在婚后没几天,楚穆便被一位神秘人接走……

《狂少出山》精彩片段

“快点。”

“再快点。”

绵州国际机场,一位老者催促着几个保镖开路,慌慌张张的奔向一间贵宾休息室。

来往的乘客中不乏见多识广之辈,当他们看清老者的面容,不禁表情一滞。

竟然是吴源城。

这位可是绵州威名赫赫的金融大鳄,历经商海浮沉多年,可谓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今天是怎么了?

贵宾休息室中,楚穆正在闭目养神。

“境主,让您久等了!老朽甘愿领罚。”

将保镖留在外面,独自进到休息室的吴源城微微弯腰,气喘吁吁的说道。

在绵州地界,面对任何人,吴源城都可以高高在上,云淡风轻。

可在眼前这青年面前,他甚至一言一行都得反复拿捏!

“老吴,用不着这么紧张。”

楚穆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老头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有些无奈,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离开东境就别称呼我境主了,接下来我会待在绵州,需要一个身份伪装,最好是商人。”

“商人?境……公子,老朽名下有一家文姬集团,经营的颇为不错,要不直接过户给您?”吴源城立刻说道。

“那你后面派个人跟我交接,好了,你先退下吧,有需要我再联系你。”楚穆摆了摆手。

“老朽告退。”

吴源城随即弓着腰,毕恭毕敬的退出了休息室。

“五年,整整五年啊,总算可以腾出手了。爸,你在天之灵看着,那些害死你的人,我会慢慢陪他们玩,让他们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楚穆透过落地窗凝视着绵州的天际,他紧紧拽着拳头,眼中杀气森然。

与此同时。

机场外面,一辆奔驰车前,站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娇艳女人,皮肤白净,面容秀丽,无论从什么角度望去,都堪称惊艳。

在她身侧,还有一个打扮妖娆的妇人,尽管已经年过四十,不过由于保养得当,倒是显得风韵犹存。

只是此时这妇人眉宇间满是不耐烦,时不时看向腕表。

“芊羽,都快半个小时了,那姓楚的怎么还没出来?你不是和小涛有约吗?如果这次你再找不到投资,今晚在李家的家族会议上,老爷子肯定会撤了你总经理的位置!”

“妈,耐心等等吧,爸人在国外养病,特地打电话让我们来接楚穆,有什么办法?”李芊羽有些无奈的说道。

“自从那家伙老爹死了之后,直接被楚家扫地出门了,活脱脱穷光蛋一个。也不知道你爸怎么想的,不但不想办法把两家的婚约作废,居然还逼着你和他领证结婚。”

柳碧蓉说着,气不打一处来,“偏偏他领证当天就跑去当兵,一走就是五年,简直脑袋被门夹了,难道他还能混成将首?”

“行了妈,别说了!”

李芊羽打断了柳碧蓉,尽管柳碧蓉的话很不中听,但也是实话,她心里同样不好受。

这时,楚穆已经顺着人流走出了机场,远远看到李芊羽,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芊羽,阿姨。”

楚穆和自己这位妻子以及岳母,交集并不多。

五年前,楚穆父亲遭人陷害,名下公司破产,更是死的不明不白,身为楚父生前挚友的李仁博,并未落井下石,执意要遵守两家的婚约,让他要和自己女儿李芊羽完婚。

想到与李家的婚约是父亲遗愿,李伯父从小又待自己亲如儿子,楚穆便和李芊羽低调结婚。

只是结婚当天,楚穆便被一位神秘人接去了东境。

一走,便是五年。

本应该最亲密熟悉的夫妻,却相当于陌生人,导致氛围有些尴尬。

“你刚才叫我什么?”柳碧蓉脸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

在她看来,楚穆这次当兵回来,以后吃喝拉撒睡就要全靠她们家,完全与上门女婿无疑,见面竟然连一声‘妈’都叫不出来,这分明是目无尊长!

“阿姨,你给我时间适应一下!”楚穆淡淡说道。

李芊羽扫了一眼身前有名无实的丈夫,叹了口气,岔开了话题,“妈,别在太阳底下站着了,走吧。”

“算了,懒得和你计较,赶紧上车回家,晒死了。”柳碧蓉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

车里有专门的司机,楚穆本来想和李芊羽一起坐后排,结果被柳碧蓉抢了先,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便坐上了副驾驶。

路途上的氛围略微沉闷且枯燥。

不过这时候柳碧蓉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小涛,你到了是吧?真是对不起,芊羽还要一会才能回公司,哦,没问题!”

挂断电话,柳碧蓉对着李芊羽说道:“芊羽,小涛说让你不用着急,他现在直接来家里找你!”

“妈,谈的是投资,生意场上的事情,他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并且还跑咱家来?”李芊羽柳眉紧蹙。

柳碧蓉却是深深一笑,“傻丫头,你说为什么?还不是咱闺女魅力大,只要你抛个媚眼,绵州的豪门公子,有谁可以抵挡得住?”

“并且我敢保证,要是你现在没结婚,咱家门槛早就被无数提亲的人踏破了!”

柳碧蓉说话间有意无意的看向副驾驶的楚穆,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妈,你胡说八道什么!”

李芊羽嗔了一句,看了楚穆一眼,脸颊有绯红浮现。

尽管两人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但从小的教育还是让她觉得婚姻不容背叛。

楚穆只是稍稍皱眉,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随后,李芊羽开始转移话题,和柳碧蓉聊起了公司的事。

楚穆在副驾驶听了个七七八八,李家的天宝公司是做服装的,最近车间设施升级改造,需要五千万的资金,否则公司可能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你差五千万是吗,用不用我帮忙?”楚穆忽然开口。

“笑死人,你能拿出五千万?”

柳碧蓉嗤之以鼻的笑了,“凭你每月那点津贴,不吃不喝到死,能攒到五十万吗?快闭嘴吧,可别吹的牛皮满天飞。”

“用不着,我自己的事情,能够解决!”李芊羽摇了摇头,冷漠回道。

显然,在李芊羽的心中,也给楚穆贴上了吹牛狂的标签。

楚穆撇撇嘴,也不想去争辩。

十几分钟后,车子径直驶进了市区一个高档小区,停在了深处的豪华别墅院子中。

“芊羽,你回来了!”

三人刚从车里出来,一辆保时捷也跟着驶了进来,车子停下,一名西装笔挺的青年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

“张总,投资的事情咱们可以在公司慢慢谈,你直接来我家算怎么回事?”李芊羽面带不悦。

“芊羽,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嘛。”

张涛叹了口气,一脸诚恳的说道:“你公司遇到了困难,我急着帮你!”

“前不久文姬集团看中了我公司的发展前景,意向投资一个亿,很快我就会有一笔钱入账,届时可以分出五千万给你!”张涛一脸傲娇的说道。

“文姬集团?”

楚穆愣了愣,这不是老吴送给自己的公司吗?

“文姬集团?”李芊羽美眸震惊。

在绵州投资界,文姬集团可是当之无愧的巨头。

“小涛,你可真有本事,年纪轻轻自己开公司,竟然还能拿到文姬的投资,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呀!”一旁的柳碧蓉也是双眼放光的说道。

张涛的公司原本资产也不过几千万,如今抱上了粗腿,将来甚至是成为上市公司都有潜力。

“阿姨,您过奖了,我也只是比一般人努力些罢了,咦,这位是……”

此时张涛终于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模样尽管不算帅气,不过浑身充斥着铁血戎马之气,让他隐隐感到压力。

“他……”李芊羽神情有些不自然,一下也不知道如何介绍。

“我是李芊羽的老公!”

楚穆直接开口,“多谢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你现在可以走了!”

此言一出,李芊羽和柳碧蓉都忍不住目瞪口呆。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叫楚穆的窝囊废?”

张涛明显也听说过楚穆的事,知道李家有这么一个女婿。

貌似结婚当天就跑去入伍了?注定和自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我是叫楚穆,但不是窝囊废。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现在立马从我眼前消失,滚!”楚穆眼神阴冷的说了一句。

闻言,张涛瞬间黑了脸。

没想到这么个窝囊废竟然叫他滚?还说什么不和自己计较,你特么有本事倒是计较一下试试?

“姓楚的!人家小涛特地跑来帮芊羽解决资金难题,你凭什么赶人?滚出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柳碧蓉早就忍了楚穆一路,此刻终于爆发。

“楚穆,快点向张总赔礼道歉!”

李芊羽面色也不好看,尽管她很厌烦张涛,可毕竟资金缺口需要人家帮忙。

“他还没资格让我赔礼道歉!”

楚穆表情闲定,但眼神中的傲气与不屑却是让三人感觉的清清楚楚。

“你,你竟然连我的话也不听?”

李芊羽顿时怒火中烧,尽管两人从未有过探讨,不过以两人的身份地位差别来说,她认为这段婚姻怎么也应该由自己主导。

没曾想楚穆姿态居然如此强硬!

“什么叫连你的话也不听?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三从四德没学过?凡事你应该以我的意见为基准!”

楚穆双手插兜,说的风轻云淡,双目之中却透射着难以遮掩的霸气。

李芊羽一脸错愕。

身为绵州商界有名的美女花,何时有男人胆敢用这种口气向她说话!

这窝囊丈夫居然教自己三从四德?


李芊羽紧紧捏着粉拳,吐了一口浊气,转身走进了别墅。

她实在不想和眼前这位丈夫多说一句。

“姓楚的,瞧瞧你把芊羽给气成什么样了?现在你高兴了吧!”

柳碧蓉憋了一肚子火,也顾不上张涛了,赶紧追着李芊羽进了别墅。

“呵,楚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羡慕嫉妒恨!”张涛本来气急,看到李芊羽被楚穆气到了,忽然笑了起来。

“身为丈夫,却对自己妻子的困境无能为力,真为你感到悲哀!”

“你这种身份的人在事业上压根无法帮到芊羽,而我可以,继续留在李家只会自讨没趣,你如果还有一点自知之明,乘早和芊羽离婚吧!”张涛冷笑道。

楚穆扫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向别墅走去。

凭他的身份,区区一个小商人,甚至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哼,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在我的对比之下,不出三个月,芊羽就会踹了你!”张涛趾高气扬的吐了一口唾沫,阴沉着脸上车离去。

李芊羽进到别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活了二十四年,还是头一次有男人胆敢用那种语气对她说话,更何况是一个窝囊废。

她只觉得一团怒火在胸腔熊熊燃烧!

“太可气了,就因为他,咱家明里暗里受了多少白眼,并且还耽搁了芊羽你五年,结果他刚回来就欺负你?我这个当妈的实在看不下去!”柳碧蓉站在旁边宽慰着女儿。

说完,恰巧看见楚穆准备进来,连忙跑到门口拦下。

“滚,立马给我滚,我们家不欢迎你!”

柳碧蓉越说越气,言罢居然抬腿一脚踹了过去,结果被楚穆轻轻一闪躲开了,反倒是柳碧蓉用力过猛,身形不稳摔到了地上。

“哎哟,疼死我了!”

“妈!”

李芊羽赶紧跑过去搀扶柳碧蓉。

“妈,你伤到什么地方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李芊羽关切道,脸上满是焦急担忧。

“我略懂一些医术,让我瞧瞧吧。”

楚穆说完蹲下身想要查看。

结果柳碧蓉立马像发了疯一样,“别碰我,芊羽啊,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听妈的,跟他离婚,我们李家容不下对长辈动手的女婿!”

楚穆眉头稍皱,柳碧蓉分明自己摔倒的,怎么成他动手了?而且从柳碧蓉平顺的呼吸便能够看出来,压根没受伤啊。

偏偏要假装出一副受伤很重的样子。

但此时,李芊羽听到柳碧蓉的话,却是冷若冰霜,指了指门外,一字一句道:“楚穆,请你离开我家,立刻马上!”

“我们是夫妻,你我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楚穆耸了耸肩,如入无人之境般进到客厅,环视四周,东摸摸西瞧瞧,评价道:“装修风格太冷,不温暖,有时间记得翻修。”

“坐了几个小时飞机,腰酸背痛的,我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哦,对了,记得准备一套换洗衣裤,什么牌子无所谓,我不讲究!”

楚穆补充了一句,便老神在在的上了二楼。

母女俩可谓是目瞪口呆。

这家伙,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对无耻的认知底线,再次被刷新的李芊羽气的胸口一阵起伏。

他凭什么大摇大摆进来?并且举手投足间,已然一副他是别墅新主人,房产证同样写有他名字的架势。

“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打电话告诉你爸,让他瞧瞧逼自己女儿嫁的人究竟是什么德行!”柳碧蓉更是怒火攻心,感觉耳旁嗡嗡作响,差点没气死过去。

“妈,我听你的,待会我就和他摊牌,趁早结束这荒唐可笑的婚姻!”李芊羽也是说道。

原本楚穆如果可以安安分分,端正自己的位置,为了父亲,这段婚姻她也不是不能继续维持。

可现在,相处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吹牛、大男子主义、蛮横无理的本性便暴露无遗,她已经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当真是一秒钟也无法忍受,立马就想离婚!

二楼!

楚穆找到浴室,刚刚躺进浴缸,全身经脉便毫无预兆的涌出一股阵痛。

他急忙屏气凝神,调整呼吸。

半个月前,因为一场意外,他差点丧命,虽然最后侥幸活了下来,但体内经脉受到了无法修复的损伤。

以至于随时都会危及生命。

否则的话,他此次回绵州也用不着隐瞒身份,如此低调。

万一他受伤的消息走漏,东境难免会出现动荡。

“滴滴滴……”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楚穆强压下体内的阵痛,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一道甜美的女声,“楚总,我是文姬集团的行政助理刘燕清,吴总让我和您对接,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文姬集团的老板!”

楚穆想了想,直接吩咐道:“有一个叫张涛的人,撤销对他公司的投资!另外再准备五千万,送到天宝公司总经理李芊羽的手里!”

“是!”

尽管刘燕清对这两道命令有些奇怪,不过老板的命令,还轮不到她质疑。

得罪了新老板,只可惜这个张涛要完蛋了!

泡了会儿热水澡,楚穆经脉的阵痛总算慢慢褪去,他裹上浴袍从浴室走了出来。

此时外面衣架上早已经备好换洗衣裤。

衣裤自然是佣人准备的,李芊羽才没有这闲心。

“姑爷,小姐说等您穿好衣服,立马去客厅见她,她有事情需要和您谈!”佣人扫了一眼楚穆健硕的身材,还是昂着头说道。

毕竟身材好又不能当饭吃,当今社会,现实的很,只要挣不到钱,那就是窝囊废。

“我有些乏了,不想楼上楼下来回跑,有事你让她上来和我说!”楚穆淡淡道。

佣人瞬间便呆住了。

一个窝囊废女婿居然端起了架子!

谁给他的勇气?


“什么?他竟然让我上去?”李芊羽听佣人说完,顿时目瞪口呆。

这家伙,反而来指示命令自己?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刚回绵州,风尘仆仆的,立马提离婚有点不合适,怎么也应该让人家休息几天。

但柳碧蓉却是瞬间爆发了,“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让芊羽上去,他以为他是谁?不行,立马让他滚下来!”

“妈,楚穆刚刚回来,要不让他休息一下,过几天再提离婚的事?”

李芊羽试探说道,眼下柳碧蓉精神抖擞的,一看也知道刚才是装的了。

“芊羽,难不成你对他还抱有幻想?”

“妈,我没有……”

“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你今天无论如何要和他离婚!”

柳碧蓉戏精上身,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妈就你和媛媛两个女儿。媛媛那丫头没良心,自从嫁出去,就成了婆家人,一年到头电话也不知道打一个。而你又嫁给了这么一个窝囊废,打麻将的时候,看着人家的女婿又有本事又孝顺,你知道妈有多难受吗?”

“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应该生个儿子!”

说完,柳碧蓉直接装模作样的抹起了眼泪。

李芊羽抿着嘴,沉默不语。

遭人嗤笑的何止是自己母亲,即便是她在公司也被员工议论纷纷。

只怪自己当初一时心软,顺从了父亲的请求!

不过现在父亲病情好转了,她也不再有顾虑,刚好碰上楚穆这次回来,可以跟他谈谈离婚的事了!

“妈,别哭了,我现在就上楼和他提离婚,这下总可以了吧!”

李芊羽也是无奈,当即从沙发上站起身,到二楼去找楚穆。

“你要和我离婚?”

此时楚穆刚换好衣裤,颇感意外,没想到自己这才刚回来,李芊羽就要离婚。

“待会我会让公司法务部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只要你签字!”李芊羽表情淡然,不带任何感情。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在我楚穆的字典中,从来不存在离婚一说,唯有丧偶!”楚穆理了理衣领,一本正经道。

“你,你再说一遍?”李芊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楚穆戎马几年,身为一名身经百炼的战士,坚决不允许人生出现污点,离婚你想都别想!”

李家的婚约,是他父亲生前唯一的牵挂。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辜负父亲的遗愿!

何况他也不想被东境那些属下笑掉大牙。

“楚穆,你别太过分了!不是你说不离就不离的,我可以提起诉讼!”

李芊羽拽着粉拳,但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语气又忍不住缓和下来。

“你是不是担心离婚以后会失去生活保障?我在城南有一个商铺,另外我再给你三百万,即便你将来不工作,生活也能足够!”

“呵呵,你说的这些我根本不在乎,反正,我不同意离婚!”楚穆回绝的干脆利落,挥了挥手,“我累了,要休息,你出去吧!”

“楚穆,这些你还不满足?未免太黑心了吧!”李芊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她看来楚穆是想要更多的补偿。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楚穆也懒得辩解。

“那好,你就等着我的律师函吧!”

李芊羽见这家伙态度坚决,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了出去。

楚穆关上门,走到床前盘腿而坐,平气凝神,开始调息。

虽说半个月前他差点丧命,不过富贵险中求,同样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让他在一处山谷之中发现了一块兽皮,上面记录了一门上古功法——《沧源诀》!

《沧源诀》不知是何人所创,简直是神奇至极,使得濒临死亡的楚穆硬生生压制了伤势。

同时他在这张兽皮上得到一个秘闻,沧源诀的主人曾经炼制过一枚“元婴神丹”,元婴神丹不禁能够生死人医白骨。

并且能够洗髓筋骨,改善体质!

不过兽皮总共有九块,如今他仅仅才得到一块。想要找到元婴神丹,必须要把所有兽皮凑齐为止。两周前他便吩咐人四处寻找,只是目前还尚未有消息。

但好在有沧源诀可以压制伤势,短时间内也不用着急。

而就在楚穆打坐调养的时候,李芊羽阴沉着脸回到了天宝公司。

坐在办公室,倍感烦躁,今晚李家就要召开家族例会,五千万的资金缺口还没有解决,眼下家里又多了个“难缠”的丈夫……想想就头疼。

她思想比较传统,离婚确实也不好听。

但凡楚穆可以摆正位置,善解人意一点,对自己百依百顺,她不是不能将婚姻继续维持下去。

可谁知道他居然是这么泼皮无赖,分明就是个窝囊废,偏偏还嚣张至极,他凭什么?

想到这里,李芊羽眼角蒙上了一层水雾,委屈至极。

“不行,必须离婚,因为他,我已经耽搁了五年,不能再把一辈子都给耽搁了!”

李芊羽擦去眼泪,毅然决然拨通了公司法务的电话,让那边帮忙起草一份离婚协议。

……

呼!

太阳西坠,楚穆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而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老侯?”

楚穆有些诧异,没想到打电话的居然是高中同学侯斌,当初在学校里,侯斌跟他的关系最好,楚穆在东境两人也偶尔联系。

“楚哥,有同学今天在机场看见你了,你回绵州了?”

侯斌压低声音问道,电话那头异常吵闹,似乎人不少。

“嗯,今天刚回来!”楚穆没有隐瞒。

“回来就好,那什么,我们高中同学聚会,你要不要过来?”

“现在?”

“对,大家听说你回绵州了,都想见见你!”侯斌语气显得不自然。

这时候电话那头忽然喧嚣起来。

“快点让他来,让我们看看当年的楚大少爷混的如何,是不是当上都统了!”

“哈哈!人家现在可是开战斗机的!”

“切,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废物,他如果能开战斗机,我都能开火箭!”

“哈哈哈!”

“楚哥,你等我一下,我到洗手间给你说!”

另一头,侯斌赶紧捂住手机,跑到了洗手间。

“楚哥,你还是别来了!”

侯斌重新对上话筒,惆怅道:“老实告诉你吧,孙泽雄这小子牛逼了,在一家上市港企当总经理,我手里有个合同需要他签字,他说要是我不把你叫来,他就不给我签!”

侯斌也是个爽快人,说话不拐弯抹角,直接把真实情况告诉了楚穆。

闻言,楚穆微微皱眉,脑中浮现出一道肥胖的身影。

孙泽雄!

当初班上一个胖子,贼眉鼠脸且猥琐,偏偏暗恋当时的班花。

而这个班花又对楚穆芳心暗许,并在临近毕业时还当面表白了。

结果自然是被楚穆毫不犹豫的拒绝,迎来一片嘘声。

孙泽雄见心中女神受了欺负,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非要去找楚穆算账,结果自然是被楚穆一脚踹飞。

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楚哥,我也知道了,孙泽雄为什么非要找你来,你还是别来了,实在不行我侯斌另起炉灶,换一家公司!”

侯斌心知肚明,如今孙泽雄当上总经理了,找楚穆过来只有一个目的。

就是要把学生时代丢掉的面子,重新捡起来!

“无所谓,我楚穆什么时候怕过?他不是很想见我嘛,那我现在就过来!”

本来楚穆是没闲工夫参加这种同学聚会的,但事关侯斌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侯斌很激动,楚哥还是当年的楚哥,雄风依旧。

“楚哥,你在哪儿?我开车过来接你!”侯斌兴奋的说道,很多年没见了,他也挺想念楚穆的。

“不用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自己过来就行!”

楚穆向侯斌询问了地址,挂断电话,便直接出门。

侯斌说的地方,是一家名叫“世纪金座”的会所。距离李家所在的别墅区几百米,走着便到了。

会所一楼是西餐厅,楼上还有K歌房,桑拿室,各种项目一整套玩下来人均三四千,在绵州已经属于高消费的场所了。

楚穆来到一楼雅间的时候,二十几个人正在里面传杯弄盏。

“哟!楚大少爷来了?快快快,给让个位置!”

孙泽雄见楚穆进来了赶紧开始张罗,不过也只是嘴上说说,坐着一动不动,其他人也只是瞥了楚穆一眼,都没有挪屁股的意思。

只有侯斌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

“楚哥,你坐我这儿!”

但座位就那么大,楚穆坐了侯斌就没地方座。

最后找来服务员换了两个小木凳,两人这才勉勉强强坐下。

“楚穆,早就听说你跑去当兵了,现在混得怎么样?”

孙泽雄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随手打开一包软中华,挨个递了过去。

其他同学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楚穆。

在学生时代,楚穆可是威名赫赫的楚大少,众人都是非常好奇,现在他究竟混得如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