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薄总夫人又美又野

薄总夫人又美又野

鹿几OvQ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黎浅浅是黎家收养的女儿,她万万没有想到,养父母竟然将她迷晕,送上薄家男人的床,以此来换取利益。收养的恩情已经还尽,她悄然出国,却怀上了某人的孩子。五年后,黎浅浅携萌宝回国,再度跟薄褚傲纠缠在一起。他一身明华,洁身自好,两个人在萌宝的神助攻下,上演一段绝美爱情故事。

主角:黎浅浅,薄褚傲   更新:2022-07-16 05: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浅浅,薄褚傲 的武侠仙侠小说《薄总夫人又美又野》,由网络作家“鹿几OvQ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浅浅是黎家收养的女儿,她万万没有想到,养父母竟然将她迷晕,送上薄家男人的床,以此来换取利益。收养的恩情已经还尽,她悄然出国,却怀上了某人的孩子。五年后,黎浅浅携萌宝回国,再度跟薄褚傲纠缠在一起。他一身明华,洁身自好,两个人在萌宝的神助攻下,上演一段绝美爱情故事。

《薄总夫人又美又野》精彩片段

阴暗的天空暴雨倾盆,别墅中一个装修并不华贵的房间传来一声怒吼。

“我们白养你这些年了!”

一位衣着华贵的妇女满面怒气,指着面前一脸冷漠的少女。

面前的少女衣着略显凌乱,似乎站立不稳。

她伸手扶着桌子一角,美眸清艳妩媚,此刻眼尾轻杨七分魅,三分冷,即使面容惨白,也美的惑人心弦。

“我不是物品。”

“只是让你牺牲一点,家族往后就能浮云之上,你也能傍上薄家,有什么不满意的!”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性闻言怒拍桌子,大吼。

见状,中年妇女忙转身去顺顺气安抚着,扭头劝着少女。

“浅浅啊!现在木已成舟,你现在这样,以后哪家正经人家会要你!干脆就被薄家收......”

“感谢你们收养了我。”黎浅浅美眸淡漠,笑的冰冷,唇角微扬,一字一句缓缓说。

“今日把我迷晕送出去换取到的,足够还收养的恩情,自此我们两不相欠,祝好,爸爸、妈妈。”夜幕将要离去,万物俱静。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黎浅浅募地睁开了眼,大口喘气。

看到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她顿了顿,抬手接听,神色一点点变得漠然。

“知道了,我近期回国。”

阴暗的天空,雨仿佛不会停下。

黎浅浅拿着伞下车,跑向不远处的大厦。凌厉的风下,伞还未打开,感受着雨点落在肩上,冷入骨髓。

深夜,路上无人。

空气中是刚装修好的味道,她进入电梯,按下了“22”。

她美眸危险的眯起,因养父母为财卖女,凭空多了个未婚夫,不得已才回国处理。

盯了这么多天,自己那个深情的“未婚夫”林澈,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出来偷食了。

手机铃声突兀的在走廊响起。

黎浅浅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瞬间清冷:“手术?好,马上到。”

她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房门,想到自己捉奸未遂,明天宴会,两家要商定婚期,脸顿时黑了下来,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深夜第一医院,手术室外的灯又亮了起来,院里都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气氛紧张。

手术台上的灯光亮但并不刺眼,与心电图闪烁的光交相呼应。

滴……

突然,监护仪里发出刺耳的预警声,仪器里显示的电图跳跃加速,数据波动异常,病人命悬一线。

这时,护士焦急慌乱的声音惊扰了寂静的手术台。

“黎医生,病人的血压异常!心率也!还有体温,血氧饱和度降低了!”

“安静。”一声毫无情绪的声音响起,那淡懒的音色,敲击耳膜,清冷却抚慰人心。

女护士下意识听话消音了。

旁边几位身着蓝色无菌手术衣的医护人员已经对这种情况淡定的很,配合默契的协助那个专心致志的女人。

黎医生虽然带着口罩,但是还能看到那双摄人心魂的美眸,白皙的皮肤被灯光映衬的更为细腻。

她睫毛低垂,敛眸下密长的睫翼落了一层灰青色在眼睑处,清冷的声音淡然响起:“抽、吸。”

只见一双虽然带着手套的手纤细修长,有条不紊地一层一层的进行着机器所不能完成的手术。

突然。黎医生轻笑:“好了。”

只见目光所及之处就是一团血泊难以用肉眼辨认,可,她干脆利索的一刀。

下一秒,刺耳的声音戛然而止,心电监护仪中数据正常,警报解除。

一直盯着的护士松了口气,汇报着:“病人血压和脉搏均正常。”

可,主刀的黎医生动作未停动作极快,约莫不到十分钟,便停下了手术刀。

微微沙哑的嗓音响起:“周医生。”

辅助的周医生赶忙带着笑意回着:“收尾的我来接手,黎医生辛苦了。”

黎医生颔首:“大家辛苦了。”

说罢就放下手术刀,转身离开。

这是个连背影都让人移不开眼,非常魅惑的女人。

女护士忍不住痴迷的黎医生,直到看不见才回神,心有余悸。

“刚才真是太惊险了,差点……”

护士长抬头:“你是,第一次进手术室?”

年轻的女护士连连点头“嗯。”

刘护士长一边忙着一边对这个年轻的护士交代着:“黎医生不喜欢吵闹,会影响到动刀的心情。”

“只要黎医生主刀,半只脚进入阎王那里,都能拽回来喽。”

果然是这所医院的王牌,外科界的传奇啊!

女护士一脸崇拜:“黎医生真的太厉害了!”

周医生失笑:“你,真的是太年轻,见到黎医生就知道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了。”

只不过黎医生过于神秘,见过她全貌的人极少,即便如此,也让许多人为之痴迷,被这个男女老少通吃的女人魅惑了心神。

出租车疾驰,初秋的雨滴带着丝丝凉意,城市的夜晚霓虹依旧,宛如白昼。

最后,车停在了一处四合院门口,结账后,黎浅浅开门进入。

美艳的闺蜜莫冰闻声过来,松口气拽住她:“浅浅,急死我了,你终于来啦!”

走进院子,环境清幽洗去了一身浮躁。

黎浅浅浅笑,挽着她,柔声:“冰美女辛苦了。”

说着,她顺手把长发挽起来,拿着莫冰抓着的筷子绑了一个髻。

“情况怎么样?”


莫冰面色一暗,望向那个房门:“小朋友在里面,也不是闹情绪,就是不说话也不吃东西。”

心一沉,黎浅浅快速走进去。

只见在餐厅中间最大的桌子上,一个两岁左右的小朋友坐在那里,嘴角和衣服上桌子上都是饭粒,一片狼藉。

眉心一跳,她美眸微眯,笑着走近,柔声喊着:“小米粒,妈妈来了。”

听到声音,小男孩的目光慢慢的从食物上移过来,拿着勺子的手微动,缓缓张口。

“妈......妈”

这一声让她心中满是柔软,笑着一点点把饭粒摘掉,再给小朋友换了一身衣服,抱着。

“小米粒怎么不乖乖吃饭饭啊?过段时间妈妈带你玩,现在好好吃饭饭好不好呀?”

“玩?玩......”

小米粒喃喃重复着,眉心微蹙,像是不懂。

把他放在椅子上,她蹲下身平视,温柔的解释着。

“玩,就是和妈妈一起去外面玩。为什么小米粒今天不好好吃饭呀?”

小米粒面上没什么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下了凳子,然后去旁边的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抱出一个旧布偶。

见状,黎浅浅明白了。

无论给他多少玩具,只钟爱这个,无意间得知是父亲留下的布偶。

现在,这个布偶身上有了明显的伤口。

怜爱的摸摸小脑袋,她安慰了几句,哄着抱起来,许久才让闷闷不乐的小米粒开始吃饭。

直到哄着小米粒去睡了,她眉眼间难掩疲惫,看了一眼旁边的莫冰。

“想抽支烟,我去隔壁。”

她尤其是在那件事后,心烦的时候有时候甚至就会整盒整盒的抽。

这个问题,莫冰不止一次劝过戒烟,可终究是没有办法,只能费尽心思的找各种气味成分相对健康的女士烟。

莫冰笑骂:“你这个小磨人精,就在这里吧。”

说着拿出烟递过去,叹气:“控制下,你的胃又不好。”

这是一种味道极淡的,黎浅浅觉得无味,她喜欢的是浓烈的,还有美的事物。

“是,冰美女。”黎浅浅调皮一笑,接过去,用男式螺旋式的打火机顺手点上。

细长的烟在白质的指尖,轮廓渐渐被模糊,她美眸眯起,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

“诊断结果出来了吧?”

“哎。”莫冰眸光一暗,叹气,拿出pad找到了邮件报告。

“小米粒诊断结果,先天自闭症治疗结果不佳。”

闻言,黎浅浅掐灭了烟,眉间倦怠,揉了揉眉心。

“这次回来,处理林家的事情,让小米粒多接触一些家人,慢慢治疗,不心急。”

气氛凝重了。

放下pad,莫冰想起什么,笑的意味深长:“那个快变成你未婚夫的人,见到你,能顺利解除婚约吗?”

闻言,黎浅浅垂眸,腿随意搭着:“由不得他。”

“五天后的订婚宴。”莫冰眸光灼灼,笑的古怪,“怕是热闹了......”

天蒙蒙亮,落叶纷飞,窗外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黎浅浅给小米粒准备好了饭,正给阿姨交代着今日会晚些回来。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了黎浅浅的话,是莫冰打来的。

快速的交代完毕,她随手打开了免提,快速的去涂抹着水乳,往衣帽间去:“到了吗?”

“你家楼下呢。”

“现在就下来。”随手拿了一件高领白色的毛衣,和黑色卫衣,再系着鞋带,“莫冰,东西准备好了?”

莫冰玩失笑,逗逗她:“我如果没准备好,你怎么办?”

黎浅浅挑眉,笑的三分妩媚,七分凉薄:“那就,强势些,退婚。”

上了车,她坐在副驾上,莫冰抬头看她:“你怎么就素颜过来了?”

白板鞋加卫衣铅笔裤,穿的跟学生一样就算了,还素面朝天的,这哪儿有半点订婚的人该有的的光鲜亮丽?

黎浅浅:“因为自信。”

莫冰也懒得揭穿,鬼的自信,还不就是懒!算了算了,黎浅浅底子好,现在这样也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美。

宴会地址在黎家集团楼中,恰逢集团周年庆,本加上订婚宴是双喜临门的事情。

因此,她才决定回国。

入场,一眼就看到今日的东道主,黎爸和“未婚夫”林家的长辈在首位被一众人围着聊得很是开怀。

黎浅浅缓步而来,渐渐被人注目。

那虽然算不上美的绝世,但那微扬唇的三分纯,七分妩,眉眼中的优雅慵懒,美的天生的引人注目。

“.......浅浅?”黎母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寻声望去,起身试探的喊着。

“母亲。”黎浅浅扬唇,垂眸似笑非笑,缓缓走近。

这时,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捧着玫瑰花,衣冠楚楚的笑着开口。

“浅浅啊!许久不见,我是林澈!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见过!”

“哦?”黎浅浅没有抬眼,淡声,“没印象。”

闻言,林澈面色变了变,又扯了扯嘴角,把玫瑰花递过去。

“我是你的未婚夫,林澈啊!走,咱们坐那边!”

把玩着手上捏着的东西,黎浅浅冷声:“抱歉,我不接受陌生人的邀请。”

“我们以后不是陌生人了哈哈。”林澈笑了,挑眉伸手。

“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两家的合作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城东的项目也仅是一个开始。”

“哦?”黎浅浅美眸眯起望去,轻笑,“三回是什么?”

那一双迷人的美眸,深处有几分妖治,几分冷,还有疏离的妩媚。

该死的迷人!

“我以为,你会懂。”林澈眯眼,掩盖不住的侵略感。

“我不喜欢兜圈子。”她把玩着捏着的东西,笑容散去,“想娶我?”

他耸肩:“各取所需,两家的合作会有更好的未来。”

她伸手接过了那束花。


见状,林澈笑的略带得意,伸手邀请:“这边。”

拿着手上的玫瑰感受着重量,她伸手就甩在林澈的面上,优雅的一支支的丢。

手心被花刺划伤,她从旁边的桌上拿过纸巾缓缓擦着:“还想吃饭?是不是气饱了?”

林澈面容气的有些扭曲:“你!别不知好歹,这婚.....”

欺身凑近,她懒散的打断对方的话,轻声。

“昨晚你在这里的那些精彩瞬间就在我手上的小东西中,不想别样的出名就消音,懂?”

说完,后退一步,她冷声:“莫冰,喊保安。”

门外的莫冰应了一声。

“订婚宴取消,周年庆继续。”

留下这句话,黎浅浅直接扭身去了旁边休息室。

原地的林澈面容一阵青白,而莫冰抱臂淡定的招呼着保安,收尾。

两支烟熄灭,她咬着烟蒂,披着外套闭目养神。雪白的腰肢微露,细长的腿放在扶手上,勾人心魂。

没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黎父黎母面色不好的进来。

门口的莫冰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把门关上站在门外。

空气凝固片刻。

黎父黎子晋率先神色微温的开口:“你回来这一闹,林家要撤资,合作也终止了!”

“嗯。”淡漠的应了一声,黎浅浅伸手把烟蒂丢到烟灰缸,坐好。

“孩子,你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可这么多年也不曾亏待过你什么,这婚事你.....”黎母在旁边忍不住絮叨。

“婚约我没有同意。”黎浅浅懒懒一个哈欠,“林家离开对集团不会有大的影响。”

“你!”黎父闻言暴怒,“护着你的人到底是谁,能有林家势力大吗?你知不知道集团这次损失多大!”

“老林,你消消气,让浅浅想想办法啊!”黎母拉着他帮忙顺气,然后扭头看着女儿,“浅浅,那个人到底是谁,你说实话。”

黎家父母也不算糊涂,可当年因无法生育领养的孩子,究竟是被谁欺负了未婚先育,至今仍查不到。

那件事后,莫名黎家公司像是被保驾护航一样顺风顺水,不过几年稳稳的成为在国内名列前茅的新秀。

可,女儿从那后,一意孤行去国外念书,不顾反对生下了那个孩子,与家里渐渐疏远。

这次,若不是这个订婚宴,女儿还未必会现身。

闻言,黎浅浅轻笑:“我也想知道。”

那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是个局外人。

顿了顿,她起身神色略显淡漠:“我的婚姻,我决定。公司的事情,若受影响,我会处理,有事,先回了。”

“你!!”黎父气不顺,怒吼,“你还当自己是黎家的女儿吗!”

闻声,停下,黎浅浅没有回头,垂眸:“父亲母亲,改日再回家看望你们,到时再聊。”

说完,她推门离开。

门口的莫冰见状跟上,晃着手上的钥匙:“我先去开车,送你回去,你在大门口等着。”

说完快步去停车场。

黎浅浅脚步虚浮的走着,腹痛得厉害。

静谧的楼道,身后的脚步声固执的一直跟着她到电梯。

走到电梯口,她回了头:“有事?”

一路跟着的是身着白衬衣西装裤,高高俊逸的男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一幅画像一般。

她看到后呼吸一窒,突然觉得这副容貌好生熟悉......

男人礼貌而疏离,墨眸望着黎浅浅,声线温润:“我去接待室。”

闻言,黎浅浅礼貌笑了一笑,不动声色压下心中那抹战栗,淡声:“接待室在7楼。”

男人靠右进入电梯,指腹停在泛着亮光的按钮上按了7,抬眸望着黎浅浅。

她收回目光,淡淡的说:“我是一楼。”

男人似无意地又用指尖多碰了碰数字1。

黎浅浅的视线黏在了那匀称又修长,骨节纤细分明,指甲整齐莹白色的手上。

鼻尖是他身上薄荷香夹杂着非常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但是并不刺鼻。

他们就这样离开电梯,没有其它交流了。

“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