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一寸相思一寸灰

一寸相思一寸灰

萌不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季凝思不吃醋的,面对傅时宣带回来的一个又一个女人,面对他在外面大玩暧昧,她已经学会了无动于衷;那些女人再受宠,也不过只是一个替身罢了,就和她一样,都是沈蓉那个女人的替身。有人说傅时宣浪荡成性,有人说他痴心成狂,可季凝思却知道,他是个没有心的男人,因为他的心早已随着沈蓉的死而死了。

主角:季凝思,傅时宣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凝思,傅时宣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由网络作家“萌不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凝思不吃醋的,面对傅时宣带回来的一个又一个女人,面对他在外面大玩暧昧,她已经学会了无动于衷;那些女人再受宠,也不过只是一个替身罢了,就和她一样,都是沈蓉那个女人的替身。有人说傅时宣浪荡成性,有人说他痴心成狂,可季凝思却知道,他是个没有心的男人,因为他的心早已随着沈蓉的死而死了。

《一寸相思一寸灰》精彩片段

少帅府,主卧。

季凝思坐在梳妆台前。

她握着梳子,怔怔看着上面缠绕着的一大簇掉发。

雪白素净的一张脸越发不见血色。

突然,卧室门被粗暴地推开。

季凝思眼睫一抬,透过镜子看见傅时宣搂着一个姿容艳丽的女人进了门。

两人一身酒气,进了卧室,女人便迫不及待地吻上傅时宣。

而傅时宣毫不推拒,任由女人吻着。

季凝思静静看着,手指甲嵌进掌心。

尽管心如刀绞,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么多年,这么多次。

她也学会了隐忍。

两人吻够了,女人推着傅时宣的胸膛,装模作样地娇嗔到:“少帅,夫人还看着呢,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季凝思认得这个女人。

百乐门的新晋头牌玉媚,在上海滩一时风头无两。

更重要的是,她的眉眼和沈蓉有几分相似。

这么多年,傅时宣一个又一个的带回和沈蓉有些相似的女人。

却如同饮鸩止渴,只会让他对沈蓉的思念更加癫狂。

季凝思看着这样的傅时宣,甚至觉得他有几分可怜。

傅时宣顺着玉媚的话看向季凝思,他在等着季凝思像以往一样。

或是歇斯底里,或是默默流泪。

可他只看到了一张平静秀丽的脸。

傅时宣拧起眉毛,死死地盯着季凝思。

她凭什么这么冷静,她怎么敢这么冷静!

傅时宣放开玉媚,走上前去,握着季凝思的手腕将她扯进怀里。

他垂眼看着季凝思掌心的指甲掐痕,内心冷笑一声。

装模做样!

“有什么不合适。”傅时宣语气残忍,“不然也让玉姑娘见见少帅夫人伺候人的样子。”

季凝思眼睛睁大,甚至来不及挣扎,就被傅时宣压在了桌案上。

身上还未愈合的伤口撞到桌角,再次裂开。

天崩地裂的疼痛混杂着灭顶的羞耻感,让她瞬间湿了眼角。

玉媚掩着唇娇笑:“那就谢谢少帅给媚儿开眼了。”

上海滩谁都知道少帅十分厌恶这个夫人,就连少帅府的下人都能随意欺凌她。

“你放开我!”

季凝思没想到她的隐忍退让竟让傅时宣变本加厉,竟然当着这个舞女的面羞辱她。

她想要挣脱,可傅时宣一只手就能压制住她。

另一手撕下她的睡裙,阴鸷的眼眸里是肆虐的恶意。

而旁边玉媚看她的眼神,就像欣赏一个供人取乐的玩物。

可她嫁给傅时宣之前,也是个千娇万宠的世家小姐啊。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耻辱。

“傅时宣,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季凝思绝望地看向傅时宣,泪珠从脸颊淌下。

“放过你?”

傅时宣看着崩溃的季凝思,竟然生出一股报复的快意。

“你陷害蓉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过她?”

“不……我没有害小姨,是你……”

“住口。”

傅时宣扇了季凝思一巴掌。

那张清秀的侧脸立刻浮现出红肿指印,显得触目惊心。

“不许你叫她小姨,你不配。”

“你百般陷害蓉儿,不就是嫉妒她和我有婚约。”

“现在你如愿当上少帅夫人了,还满意吗?”

季凝思惨笑着沉默了,她知道,无论她怎么解释,傅时宣也不会相信她。

她想嫁给他,从来不是为了当什么少帅夫人。

而是因为她喜欢他,已经喜欢了十年。

可儿时那个总是温柔待她的小叔,此时却陌生得像另一个人。

季凝思一动不动地躺着,犹如一条濒死的鱼等待着凌迟的结束。

“怎么有血?”

傅时宣停下动作,看着她染血的裙摆,皱起了眉。


季凝思看向傅时宣染红的指尖,绝望到麻木。

就在上午,她因为伤口长时间流血不止,独自到医院问诊。

却被告知患了绝症。

听医生说出这两个字时,季凝思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舍不得傅时宣。

可傅时宣应该巴不得她死去吧。

季凝思含着泪自嘲一笑:“只是来月事罢了。”

傅时宣看向季凝思的眼神更加嫌恶。

他站起身,抽出手帕擦净指尖。

揽着玉媚走出卧室。

“这间屋子脏了,我们换一间。”

季凝思听着,指尖颤抖着抓住桌沿。

本以为已经麻木了,可是面对傅时宣的恶语相向,原来还是会疼。

翌日,午餐时间玉媚才和傅时宣从楼上下来。

季凝思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少帅大人昨天真过分,人家腰都直不起来了,今天还怎么去百乐门跳舞呢?”

玉媚肆无忌惮地窝在傅时宣怀中撒娇。

傅时宣冷淡抬眼,看向季凝思:“无妨,让少帅夫人替你演一场。”

季凝思心头一紧:“我不去。”

傅时宣漫不经心地揽着玉媚的腰肢:“是么,那季夫人这个月的医药费,就别来少帅府要了。”

季凝思浑身颤动地望向傅时宣。

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狠到这个地步。

季傅两家是世交,他曾叫她姆妈一声婶婶啊。

对上傅时宣凉薄的视线,季凝思默然垂眸:“我去,你别动我姆妈……”

边上,玉媚咯咯笑道:“那就麻烦少帅夫人了。”

……

十里洋场,纸醉金迷。

今夜有头牌玉媚的演出,百乐门人满为患。

傅时宣搂着玉媚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

打算欣赏季凝思如何当众出丑。

可季凝思的出场却惊艳了众人,包括傅时宣。

她平日装扮素雅,看起来如同水莲。

美丽,却不勾人。

此时换上性感舞裙和艳丽妆容,傅时宣清楚地听见身边男客抽气的声音。

他紧了紧拳头。

一舞结束,满堂喝彩。

有侍童捧着花束送到台上。

季凝思没有经验,直接接了过来。

台下爆发出起哄的欢呼。

“姑娘接了花,是同意陪林少喝酒了!”

季凝思这才明白,这花不能乱接。

可事到如今,为了姆妈的医药费,她也只能忍受屈辱,下台陪那个林少喝酒。

“林少好福气呀,这么个新美人儿就让他抢先了。”

听着其他男客的下流调侃,再看着季凝思走向台下的步子。

傅时宣眸色深沉。

突然,傅时宣站起身,大步向季凝思走去,抓着季凝思的手将她拖到后台。

“堂堂少帅夫人,去陪别的男人喝酒,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

傅时宣对着季凝思怒吼。

“难道少帅夫人登台献舞就不丢脸了吗?”季凝思觉得傅时宣简直不可理喻。

傅时宣愣了,他分明是将季凝思从陪酒的窘境中救了下来,可季凝思竟然会顶嘴。

片刻之后回过神来,傅时宣向前逼近季凝思,神色鄙夷:“你很不满?看来是我打扰你的好事了。”

“怎么,昨天我没有满足你,你就迫不及待去找其他男人了?”

连续两夜被傅时宣肆意羞辱,季凝思早已濒临崩溃的情绪彻底爆发。

桌上的香水和胭脂扫落一地,季凝思泪流满面:“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我死够不够?”

傅时宣定定站着,满目不屑地睨着她:

“你这种爱慕虚荣又不择手段女人怎么会舍得死,你要是真的死了,少帅府开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庆祝。”


季凝思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眼睛痴痴地望着傅时宣:“小叔,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吗……”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依旧觉得我是爱慕虚荣才嫁给你的吗?”

曾经,傅时宣也愿意为了这声小叔,对眼前的少女无限纵容。

可他亲自宠着长大的女孩,如今竟然变成了一个毒妇。

甚至下手伤害了他最爱的人。

傅时宣眼神冷漠地扫过季凝思哭花妆容的脸。

“你这些话,真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傅时宣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夜,季凝思一个人,从百乐门一步一步走回少帅府。

高跟鞋将她的脚磨得见血,却比不上她的心痛。

当她终于站在少帅府高高的赤红大门前,眼泪倏然决堤。

傅时宣马上就要如意了,她真的快死了。

她这个费尽心机嫁进少帅府的女人,终于要死了……

第二日,季凝思去了医院,她坐在病床边,伸手触碰季母的脸颊。

“姆妈,我在这个世界上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你了……”

当年摔下楼梯之后,季母就成了植物人。

常年在床,让季母原本圆润的脸日渐凹陷了下去。

季凝思看着心痛不已,眼泪淌落,滴在季母唇瓣上。

忽然,单人病房的房门被推开。

除了自己,还有谁会来看她姆妈?

季凝思疑惑抬头。

便见一个女子操纵着轮椅进了病房。

季凝思豁然睁大了眼睛。

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多年的沈蓉!

季凝思没来得及多想,立刻扑到沈蓉身前,握住她纤细的手指。

“小姨,你回来了!

你突然消失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沈蓉会突然消失,为什么自己的姆妈会跌落楼梯?

季凝思期盼甚至哀求沈蓉能给她一个答案。

这样她就能在傅时宣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也能够知道是谁害了自己的姆妈。

发现季凝思也在病房里,沈蓉神色慌了一瞬。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没事乱走。

发现了她和洋人私通的事。

情急之下,她只能将季凝思的姆妈推下楼梯。

之后,那个和她私通的洋人也信守承诺,带她回了自己的国家。

当时的沈蓉很得意,她觉得自己终于摆脱嫁给傅时宣的命运,如愿以偿嫁给了洋人。

毕竟傅时宣不过是傅家不受宠的次子,当年还在军队摸爬滚打,连命都别在裤腰带上。

可到了国外才知道,那个洋人说的家财万贯都是骗她的!

她甚至连生活费都要自己挣,几年下来,还患上了双腿无力的病症。

而傅时宣竟然一步步爬上了少帅的位置。

白白便宜了姐姐的贱种。

她要回来,要争,要抢回属于她的一切!

这次来病房,就是想杀了季母,以绝后患。

没想到正好遇上了季凝思。

想到这里,沈蓉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

她沉默不语,直到用余光瞄见傅时宣出现在病房门口。

沈蓉突然露出惊恐不已的神色,拼命控制着轮椅向后退去。

正在季凝思茫然之际,便听见沈蓉带着哭腔喊道:“思思,你放过我吧,现在我什么都没了,你还要再把我卖给人贩子吗?”

季凝思愕然,下意识紧跟着她。

“小姨,你在说什么……”

站在门口的傅时宣大步上前,一把将季凝思狠狠甩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