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鬼医重生腹黑王爷掌中欢

鬼医重生腹黑王爷掌中欢

草莓很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她抱着未足月的孩子,活生生冻死在蒋府大门前,赵家受她牵连满门抄斩,这一世她作孽太多,报应不爽。重生之后,沈舒窈擦亮双眼,发誓要手刃渣男贱女,肃清门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再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保护家人,保护挚爱。

主角:沈舒窈,燕景宣   更新:2022-07-16 0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舒窈,燕景宣 的女频言情小说《鬼医重生腹黑王爷掌中欢》,由网络作家“草莓很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她抱着未足月的孩子,活生生冻死在蒋府大门前,赵家受她牵连满门抄斩,这一世她作孽太多,报应不爽。重生之后,沈舒窈擦亮双眼,发誓要手刃渣男贱女,肃清门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再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保护家人,保护挚爱。

《鬼医重生腹黑王爷掌中欢》精彩片段

沈舒窈是活活冻死在蒋府门口的。

衣裳单薄的她卷曲在石狮下瑟瑟发抖,与从前那个天真烂漫,吃穿奢靡的国公府嫡小姐,判若两人。

她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尚不足月的小家伙嘴唇冻得发白,早已没了气息。

这一刻沈舒窈心如死灰。

刚刚入冬,天上已经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晏儿乖,父亲很快就来接我们了。” 沈舒窈手脚已经冻得没有了知觉,低头用脸贴着小家伙的脸,这可是她在天下人耻笑下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呀。

突然眼前一暗,一双金缕银线,绣着五色牡丹的绣鞋映入眼帘,抬头往上瞧去是一张妆容华丽,钗钿精致而又熟悉的脸。

“大姐姐。”她已经在这门口呆了一昼夜,出口的声音沙哑而虚弱。

沈秋心拢了拢身上的狐裘,立马有丫鬟递来汤婆子,她掩嘴嗤笑一声:“我的好妹妹,你真是傻得让姐姐都心疼了。”

沈舒窈抬头不明所以的将她望着,印象中所有人与她作对的时候,这个大姐姐仍会帮她说几句话。

“我今日便发发善心,让你死得明明白白,你以为你与你的鸿郎真的是雨后相遇,一见倾心?他真的去参加科举,一举高中后就来娶你?其实他早就拿着你给他打点考官的钱远走高飞了。”

沈秋心接连抛出两个问题,等不及沈舒窈反问便自己说出了答案,多年筹谋,为的就是这一刻,真是畅快淋漓。

“他会回来娶我的,她答应过我的,他会娶我的。”沈舒窈却避而不听,自欺欺人。

“你真以为你的鸿郎是落魄书生,那不过是我街角随便找的乞丐罢了,调教了几天,即能拿银钱,还可以睡国公府千金,这可是他这辈子都不敢肖像的美事。”

沈舒窈朝门艰难的挪动身子,用仅剩的力气拉着门环敲打:“你胡说八道,鸿郎高中了就会回来娶我了。”

沈秋心冷眼看着她发疯似的敲门,手上已经是斑斑血迹:“忘了告诉你了,他得了钱财,早就搬走了,你的鸿郎此刻怕是用着你的银子抱着美娇娘,笑得开心极了,这不过是一所空宅子罢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

沈舒窈拼命的摇着头,始终不肯相信事实。

沈秋心手轻轻扶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看来妹妹还是不肯相信,你将自己关在赵府,想来那赵老头也没告诉你,我如今已经是太子妃了,怀中的孩子是太子的,这还要多亏妹妹为了个乞丐退了太子的婚。”

沈舒窈浑身颤抖,她充耳不闻,只是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这是她的骨肉,她前日拼了命生下的孩子。

在自己产后虚弱昏迷的时候父亲带兵闯入了赵府,将这不详的孩子丢到了乱葬岗。

沈舒窈醒后,顾不得自己刚生了孩子,还在月子里虚弱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乱葬岗。

到的时候孩子其实已经死了,小小的孩子还没有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在尸骸遍野的山间显得分外可怜。

她抱着他徒步十几里,凭着记忆,来到了蒋府,鸿郎说过他身份卑微配不上他,等他考取功名后就来娶她,明媒正娶,十里红妆。

凭着这虚无的承诺,支撑她在被人发现未婚先孕后顶着巨大的压力,不惜被国公府除了祖籍也要生下他。

她相信鸿郎高中回来,见到他的孩子一定会很高兴,那是他们的孩子呀。

沈秋心一把薅过沈舒窈的头发,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而后面色狰狞的说道:“珉王昨日起兵造反被太子领兵生擒,他用的兵器好巧不巧,就是你那个外祖父赵老头提供的。”

沈舒窈表情终于有了动容,眼泪如断了线般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好像明白了自己笼罩在一个巨大得阴谋里,可是她知道的已经太晚了。

“赵家满门此刻怕是已经被斩首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还姓沈,怕你牵连我们,何须大费周章把你骗出来。”

“你胡说八道,我外祖父怎么可能起兵造反,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现在赶过去,可能还看得到满地没有收拾的残骸,父亲将你孩子丢了你很伤心吧,那如果知道他不仅杀了你儿子,你娘亲也是被他亲手掐死的你又当如何。”

沈舒窈悲极一口鲜血从口里吐了出来,她不敢相信自己一直把豺狼虎豹视为亲人,而把真正爱自己的人伤得遍体鳞伤。

沈秋心将她推到在地,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手帕,细细的将手擦拭干净,满意的看着沈舒窈毫无尊严的躺在地上,目光呆滞的样子。

真是大快人心,凭什么她生下来就是国公府的嫡女,做生意的商人罢了,凭什么她娘亲抢了自己娘亲的心上人,她还要来抢自己的心上人,这一切都该是她的,终于一切都回归正轨了。

就是可惜了,这场好戏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了。

孩子也摔了出去,沈舒窈艰难的爬动身体,手指刚刚触碰到襁褓,眼皮却重重的耷拉下来。

眼睛闭上的最后一刻,她看见沈秋心在丫鬟的簇拥下上了马车。

这一刻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却又不如一直被蒙在鼓里,因为她恨不得扒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

沈舒窈猛的睁开眼睛,强烈的失重感从胸腔消失的那一刻,五感逐渐清明,强烈的窒息感让她呼吸困难。

她在水里不住的挣扎,难道轮回投胎是这样的感觉。

“小姐,快来人啊,救救我们家小姐。”

沈舒窈放弃了挣扎,向水底沉去之际却传来一个声音,她很熟悉的,她身边大丫鬟墨香的声音。

扑通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

紧接着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揽上了她的腰,哗啦一声,浮出水面,沈舒窈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那人带着她往岸边走去,墨香赶紧将披风给她搭在肩上,小丫头急得双眼发红,眼角还挂着泪珠。

沈舒窈环顾四周发现这场景与两年前的初遇,那个一切错误的开端,如出一致。

她重生了!


沈舒窈顺着眼前这双湿透的布鞋往上看去,那是一张分外眼熟,又恨入骨髓的脸。

“小生名叫蒋鸿,是进京赶考的考生,我租了一进院子,就在不远处,如果姑娘不介意就去换身干净衣服,免得着凉了。”

沈舒窈心跳如鼓,手微微发抖,一样的话没想到她还有机会听第二遍,她回到了两年前。

看来上天也怜悯她,当真给她重生的机会,那这一世她定要护住所有护她之人,也要让伤她之人血债血偿。

墨香看着沈舒窈身子微微颤栗,连将披风又给她裹紧了些,担心道:“小姐没事吧。”

沈舒窈借着墨香的力站了起来:“没事,我们回府。”

看着墨香恍若隔世,这丫头前世为了帮她逃出国公府被活活打死在乱棍下,也是个忠心的。

沈舒窈在墨香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至始至终也没有看过蒋鸿一眼,被冷落的蒋鸿满腔的话憋在心中,这二小姐,与大小姐口中的样子好像很不一样。

沈舒窈坐进了国公府的马车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墨香一直在眼里打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小姐,都怪我,是我没护好您。”

“怪不得你。”虽然河边人多,但是落水之前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力量,推搡了自己一把。

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小姐冷不冷,可千万别着凉了。”

沈舒窈轻轻摇头,从前自己在沈秋心潜移默化的影响下,稍有不顺就打骂她,苦了这丫头还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

手伸上前想为她抹眼泪,墨香却吓得脖子一缩。

然后抬头看见沈舒窈错愕的眼神,又将脸伸了过去,紧闭双眼:“小姐不开心,就打吧。”

沈舒窈动作轻柔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看看自己从前看了些什么蠢事。

墨香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睛:“小姐,你不打我了。”

“傻丫头,”附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等会儿下车,你就找个机会溜开,去找赵叔,明白了吗?”

墨香点点头:“明白了。”她从来对小姐言听计从,就是觉得小姐从刚刚落水后就变得不同了。

沈舒窈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脑子太乱了。

今日是沈秋心约自己出府游玩,她却临时爽约,才导致自己落了单,被坏人有机可趁,推下水,给了那蒋鸿机会。

前一世自己被调教得蠢笨愚昧,对这种话本子一般的穷书生与富小姐,英雄救美的戏码觉察不出半点阴谋。

甚至觉得是天赐良缘,因为这蒋鸿十分对他胃口,了解她所有喜好。

现在想来不过是那沈秋心在后面推波助澜罢了,若自己不是被猪油蒙了心,稍加注意,就能发现他漏洞百出。

前一世的今日自己真就鬼迷心窍去了他的院子,由于聊得太过投机,一不注意就到了傍晚,回府已经晚了,而沈秋心打着关心她的幌子,闹得全府皆知。

在父亲知道原委要责罚她,怪她坏了国公府的名声后,沈秋心更是与她一同受罚,说都是她的错,忘了女先生今日要检查她的功课,误了时间,没保护好她,才让她落水的。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自己当了圣母,反倒越发衬得她刁蛮任性。

事后还蠢得将自己的小心思说与沈秋心听,沈秋心一边感叹自己身在官宦世家,婚姻由不得自己,一般鼓吹她追寻自己的真爱。

自己便是这样越陷越深。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便是尽早赶回去,将这件事一开始便掐断了。

刚到国公府门口已经看见家丁出来寻她了,穿过回廊正好碰见了沈秋心,她眼里露出一丝惊讶,很快就压了下去:“妹妹回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我回来。”

“妹妹怎么会这么想,都是我不是,害妹妹落水了,刚禀告了大伯父,正要来寻你。”

“你怎么知道我落水了。”

沈秋心看着她,觉得今日的沈舒窈话里带刺,这个蒋鸿也是说好的要将人留到傍晚的,这么早就把人放回来了,真是个蠢货。

自己刚大张旗鼓的把她久出未归闹得全府上下人尽皆知,是做足了铺垫,如今人这副摸样早早回来了,可叫她如何演下去。

“我这不是看妹妹浑身湿透了,”说着就低声呵斥一边的丫鬟:“还不快去禀告大伯父,妹妹回来了。”

大厅里老国公夫人,沈舒窈的祖母坐在上方,大房二房三房依次落座,人倒是来的齐,也是煞费苦心了。

沈舒窈盈盈一拜:“窈儿出门游玩不甚落水,劳烦各位费心了。”

老夫人坐在上首,金丝楠木拐杖敲了敲地:“多大的人了,整天到处乱跑,成何体统。”

沈舒窈的父亲如今的国公,从朝中办事回来,就听见下人们禀报小姐不见了,此时坐在这里也是一脸不喜,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她没有丁点怜爱,甚至觉得是他这辈子的耻辱。

他们这种官宦世家是最看不起那些生意人的,满身铜臭,可自从当年老国公逝世后,沈府家道中落,这门婚事是母亲亲自为他求来的,为此他放弃了自己最爱的女子。

好在这些年,靠着四处花钱打点关系,自己也有点真材实料,渐渐的也有了些许起色。

沈舒窈自然也感受到了这道不喜的目光,虽这座府里做主的是父亲,但是府中中馈,都是二伯母,沈秋心母女把控着。

据说这二伯母是太傅之女,满腹诗书,出嫁前与父亲有几分情谊,可是不知为何兜兜转转最后嫁给了二伯父。

如此想来,娘亲的死与他们定然脱不了关系。

沈岱站起身来,一拂衣袖:“好了,没什么事就都散了吧。”

沈舒窈看着他眼中的不耐烦,自己女儿全身上下湿透了却没有一句关心的话,从前自己怎么还巴巴的去讨好父亲,那眼中的冰冷岂是一两句撒娇就能缓和的。

沈秋心见大家要散了,一时就慌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都是我不好,没能陪妹妹出门游玩,这才害妹妹落水了。”


原委沈秋心早就当着众人面解释了一遍,明明是沈舒窈任性贪玩,却惹得沈秋心自责不安,真是让人看了心生怜惜。

坐在上首的老太太便率先看不过去的发话了:“地下凉,心儿快起来,你是个读书上进的,不像窈丫头整日没个正经的到处乱跑,这件事怎么能怪你。”

沈舒窈心里冷哼一声,跪一下就小心着凉了,自己浑身湿透站在这里许久,在座之人何曾有一个说了半句关心的话。

“可是妹妹落水了,”沈秋心拿着手帕在眼角擦了擦莫须有的泪水:“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妹妹可不会水啊。”

沈秋心反复重复着沈舒窈落水了,沈岱终于听出了不对,对着沈舒窈道:“你不会水,是谁救你上来的。”

见他们兜兜转转终于到了正题,沈舒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如实说道:“一位路过的书生。”

“书生?荒唐,堂堂的国公府千金,怎么能与外男有肌肤之亲,传出去,叫为父怎么在朝中做人。”

沈舒窈气极反笑:“荒唐?你女儿我差点淹死你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倒是斥责有人救了我,如此说来,我死了父亲就好做人了,是吗?”

沈舒窈字字珠玑,语调激昂,沈岱一时被问得谁不出话来,朝堂上舌战群儒,如今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问得哑口无言。

沈秋心连站了起来:“妹妹别任性,大伯父也是关心你,担心你的名节,有什么事跟我们说。”

“不要在这里假好心。”假心假意的关心,不过就是为了突出她多不识好歹罢了。

沈秋心被噎了一下,这个妹妹向来对她言听计从,今日这是怎么了。

“小姐人……人我给你带来了。”

沈舒窈转头,只见蒋鸿双手被缚于身后,墨香抬起胳膊勉强将刀架在他脖子上,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乞丐模样的人。

看见赵叔没跟来,就知道他去办更重要的事去了,自己身边可以用的人手终究还是太少了。

一群自视清高的人,看了那乞丐就连忙捂着鼻子。

“窈丫头,你在做什么,怎么能随随便便带一个乞丐到国公府来。”老太太坐在上首气得连跺了几下拐杖。

沈秋心看着来人,顿时慌了阵脚,想了想,自己从来没有露过正脸,他并不认识自己,这才安下心来。

“你们国公府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哪知蒋鸿的话刚刚说完,他身后的乞丐瞬间跪下:“小姐饶命,都是他给了我五两银子,要我推小姐下水,我一时鬼迷心窍才答应的。”

被指认的蒋鸿一时破口大骂:“你个狗杂种,血口喷人。”

是有人推她下水不假,可那都是国公府二小姐,安排的人,与他有什么关系,他何时给过银两。

前几日自己明明还在闹市乞讨,风餐露宿,突然有一个带着面纱的小姐说可以给他花不完的银两,前提就是要她骗一个女子上床。

这么好的事傻子才不干。

“让我长见识了,一个进京赶考的考生,满口脏话。”沈舒窈看着被逼急了的蒋鸿,时间紧迫,她自然没有时间去找那个真的推自己下水的人,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做得了这等肮脏事,自己瞒天过海有何不可。

事情发展到如今,尽管沈岱再不满意自己这个女儿,她也不能偏帮他人,渐渐觉察出了这件事可能不那么单纯:“既然都是误会,快下去梳洗换衣服吧,免得着凉了。”

“误会?女儿差点死了,你管这叫误会?衣服都快干了,才想起让我换衣服吗?父亲难道不想知道是谁要害女儿吗?”

接连三个步步紧逼的问话让沈岱败下阵来:“你一个闺阁女子,会有什么仇家。”

“或许仇家就是闺阁之人,或许就是我最亲爱的姐姐,父亲最疼爱的侄女。”

沈秋心没想到矛头会指向自己,她怎么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在背后推波助澜。

沈岱抬起手来,一巴掌打在沈舒窈脸上:“不孝女。”

沈舒心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看着他们狼狈为奸的恶心样子,这一巴掌彻底打破了她心里最后一点念想。

适时赵叔押着一个头戴黑布的女子进来:“小姐,这人想杀人灭口被我抓来了。”

“杀人灭口?可是要杀了那推我下水的倒霉蛋。”

一听见这声音,那女子吓得跪在地上,身上穿的正是国公府的丫鬟服:“二小姐饶命,我只是给了那人一锭银子,让她推您下水,并没有想要害您。”

女子头上的黑布被赵叔扯了下来,女子看清了在座的人后,吓得跌坐在地上。

众人认出了这是沈秋心身边的二等丫鬟的时候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一向温婉娴淑的沈家大小姐会干出这种事。

沈秋心眼疾手快的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混账东西,我对你不够好吗,你要去串通外人害二妹妹,你是被鬼迷了心窍吗?”

那丫头捂着自己的脸,看着沈秋心眼中的狠毒,她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众人从来没见过沈秋心这般色厉内荏的模样,顿时低声讨论起来。

那丫头猛的站起来,抽出自己头上的簪子,往蒋鸿的脖子上刺去,又抽了出来刺进自己心窝,大声喊道:“小姐我对不起你。”

蒋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脖子处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然后缓缓倒地。

沈舒窈看着这个折磨自己到死的男子,没有半分怜悯,不急,一个一个慢慢还。

老太太连道了几声晦气,沈岱也终于忍不住大步离开。

没想到父亲对沈秋心偏袒到如此地步,事到如今也没有处罚沈秋心,当真是爱屋及乌。

这次虽然没有扳倒沈秋心,但她的真面目也算让大家起了疑心。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陪他们慢慢玩。

沈秋心跟在苏叶后面一路无言的回了自己院子:“娘,怎么办呀。”

苏叶三十好几的年龄,皮肤保养良好,打扮素雅活脱脱像个刚成亲不久的新妇:“你怎么这般沉不住气。”

“我计划得好好的,哪里想那个沈舒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