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龙魂之绝世兵王

龙魂之绝世兵王

梓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闻名地下世界的王者,吴登峰放弃了一身荣耀重回都市。在一场战役中,最得力的手下为了救他身亡,为了完成好兄弟的遗志,他只身归来。好兄弟有个妹妹,叫做燕轻语,吴登峰的任务便是保护妹妹的安全。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席卷而来。为此,昔日王者不得不再度出手……

主角:吴登峰,燕轻语   更新:2022-07-16 0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吴登峰,燕轻语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魂之绝世兵王》,由网络作家“梓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闻名地下世界的王者,吴登峰放弃了一身荣耀重回都市。在一场战役中,最得力的手下为了救他身亡,为了完成好兄弟的遗志,他只身归来。好兄弟有个妹妹,叫做燕轻语,吴登峰的任务便是保护妹妹的安全。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席卷而来。为此,昔日王者不得不再度出手……

《龙魂之绝世兵王》精彩片段

亲爱的旅客旅途辛苦了,欢迎您来到京津站,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下车准备。

一阵嘈杂原本拥挤的车厢瞬间空荡,还睡觉的吴登峰被乘务员叫醒,然后背着行李迷迷糊糊的出了火车站。

入夜时分,华灯初上,作为华夏的首都京津市自是一派繁荣。

吴登峰离开部队第一站来到了京津市,他是为了将燕轻言的遗物和抚恤金送还给她父母。

但是天色已晚,吴登峰就在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宾馆,一个一张床仅容一个走动的空间,一晚上200块,让吴登峰一阵肉疼。又去小吃铺随便吃了点东西,到宾馆公共浴室冲洗一番就躺在了床上。

一股倦意袭来,犹如一个一直紧绷的弦突然松了,感觉整个人都垮了一样。昏昏欲睡中总是呈现燕轻言美丽的脸庞:“队长,我不行了,有些话藏在心里好几年了,我喜欢你,从6年前加入龙魂我就喜欢你。”

“燕轻言,我命令你不准死,你还要当我的兵,你是我们全队最好的医护兵,全华夏最好的。”吴登峰抱着燕轻言,用温情的目光看着她,生怕一眨眼就会消失一般。

“队长,其实我不是北河农村的,我家在京津市,我还有一个妹妹叫燕轻语,我死以后你要帮我照顾她。”

“别说了,你不是为治愈吗?你看我胸口这么重的伤口你都治好了,你也给你自己治疗。”吴登峰感觉怀里的燕轻言气息减少,顿时手足无措。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娶你,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队长,你能吻我一下吗?”

宾馆的小风扇还在吱吱作响,床上的吴登峰已经泪流满面,他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第一页写到:如果有来世,我愿做一滴雨,只看这世界一眼,因为短暂,所以留恋。还有一张燕轻语的照片。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吴登峰还是无法从天门谷事件的阴霾中走出来。迷迷糊糊中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十点多。

起床简单的吃点东西,收拾了一下就打车去了燕轻言的家。

在豪华宽大的大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见到了燕轻言的父亲燕高飞。军方在第二天就将噩耗通知到了家属。燕高飞接过女儿的遗物,许是碍着外人并没有太多伤心。

“你是大双的队长吴登峰吧,谢谢你。中午就留在家里吃个便饭吧。”燕高飞依然一身儒雅气息,言辞不温不热。

“伯父,这是我应该做的。那次行动……”燕高飞这是摇手示意打断了吴登峰。

“各安天命,大双是去找她妈妈去了。”说完悲痛之情难以言表,几乎流下泪来,可谓有些失态。一直坐在他旁边的贵妇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并没说什么。

“请问燕轻语在吗?”

“这不是学校放暑假,小双出去旅游去了,你找她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说就是了?”贵妇大约三十多岁,说话声调很高。

“轻言让我以后好好照顾轻语。”

“真是天大的笑话,堂堂飞龙集团千金,需要你照顾?你有权还是有钱难不成就凭你一身的蛮力?让我们燕家照顾照顾你还差不多?”

“够了,怎么说也是大双的战友。”贵妇固然高傲,但是还是很惧怕燕高飞不再作声,但是表情依然表明:这是天大的笑话。

“伯父伯母那我告辞了,请您节哀。”吴登峰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趾高气扬,但是他忍住了,不为别的,仅仅因为他们是燕轻言的家人。

说完起身离开。隐隐听见贵妇念叨道:别想打我们家小双的注意,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黑漆漆的跟煤球一样。

“闭嘴。”

“咱们和永大的联姻可不能出乱子,我这还不是为了咱们飞龙集团着想,我是怕这毛头小子乱来使坏。”吴登峰听力过人,加上贵妇声音极高象是故意要说给吴登峰听。

出了燕家的奢华别墅,吴登峰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至少他终于为燕轻言做了点什么。

回到宾馆吴登峰左思右想,自己凭什么去照顾燕轻语?又是一阵好睡,第二天乘车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庆安省一个山区。

父母对吴登峰的突然回家并不意外,往年都是这般,从来没有任何预见。甚至连走也是悄无声息。只是这次有些不同,给父母买的东西特别多,还有些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

吴登峰的父母现在承包了一片山林,一边种植核桃,一片种植甜橙,下面放羊鸡鸭。生活自是富足有余。其实吴登峰在参军前就知道自己父母不能生育,而关于他的身世父母不说,他也从来不问。

在家里足足呆了一个星期,白天帮着父母干活也还充实,每到夜里总是无法入眠。还有燕轻言来质问他:为什么不去帮她照顾妹妹?

临走之前吴登峰将二十多万退伍费全部给了父母,因为他们计划扩大养殖。

吴登峰又一次来到了京津市,他觉得无论如何要实现对燕轻言的承诺。先是找了一个月租500的地下室安身,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找工作。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最后找了一份建筑工的工作。高温、高劳动强度对别人而言可能望而生畏,但是对于吴登峰而言简直就是毛毛雨。工资日结,每天300元,加班另计。

吴登峰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才能够忘却曾经的伤痛,白天工作,晚上看书籍报纸,有时候和工友一起去小饭店喝点小酒。

这天吴登峰正在用手推车推送混凝土,工地附近的一些小混混前来滋事,包工头也是混子出身,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一干工友念及包工头对他们还不错,纷纷前去帮忙,吴登峰也只要随众蜂拥而上,不想这小混混里居然还有一个练家子,十分钟不到干翻十来个人,这无疑对这帮憨厚的农民工是一种震慑。

吴登峰出手了,最后两个人打了半个小时又是抓头发,又是撕衣服才将对方制服。不要怀疑吴登峰的武力,而是这样的情况下吴登峰不可能真是真实实力,而且作为兵王出手就是杀招,这就像一个天天客户钻研高数的高材生突然给了他一道小学题,还真的费了一番脑子。

曾经的绝世兵王,勇冠三军,威震域外,另敌人丧胆的无敌存在,如今就是一个普通的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像个泼妇一样跟小混混厮打,真的算是龙游浅滩遭虾戏。


自从吴登峰打败了小混混以后,工友们都对他青眼相加。这天吴登峰正在干活,包工头吴老板朝吴登峰挥挥手示意他过去。

“小吴啊,你看咱还本家呢?”笑嘻嘻的说着还递上了一根中华。

“我不会抽烟,吴老板你有啥事吗?”

“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就寻思怎么也要好好地谢谢你。”

“吴老板有啥事儿你就直说吧。”

“爽快人,我喜欢。是这样,我们的大老板要去旅游想找个导游,我就想到你了。”

“导游?可拉倒吧,我就会板砖。”

“一天一千,行程中所有开销都是老板的。怎么样?”吴老板一边吸着烟,一边眯着眼睛盯着吴登峰。

“违法的事我可不干。”本来吴登峰想拒绝,但是他现在比较缺钱,工地打工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才答应了下来。

“不能,都是正当商人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吴老板一边信誓旦旦的说着,一边又警觉的朝四周看了一下,然后递给了吴登峰一沓子钞票。

“小吴啊,下午我给你放假,你去置办两套像样点的衣服,明天八点我开车来接你。”

“吴老板,这钱?”

“这算是预支你五天的导游费,多了不退少了另补。”

吴登峰通过这段时间读书看报,在和这帮工友吹牛侃大山,多多少少了解不少。

他明白这次他就是去当保镖,这些从事工程的老板总归都会沾些黑色,难免会有几个仇家,八成这次就是出于安全考虑才想着花钱雇个保镖。

至于吴登峰为什么被看上还是因为那天被他一顿胖揍的小混子。据说那个小混子在黑道小有名气,外号过三街,单挑无敌。

结果被工地的一个农名工打的满地找牙,直接给打成了秃子,全身赤裸。堂堂特战部队的队长居然被起了外号:泼妇,要是让吴登峰知道不知作何感想?

第二天吴登峰穿着一身运动服,准时等候吴老板来接。

“小吴啊,你这身衣服一穿还真是换了一个人。”车子启动向出城高速驶去。

“不像导游,倒想是……想军人,对对,卫兵。哈哈,哈哈……”副驾驶上的吴老板在哪儿字眼紫云,他相信这次帮大老板举荐一定能再多承包几个工程,又能多赚些钱。想到自己小蜜的温柔乡,自己笑的更是得意。

高速入口处一番介绍,吴老板算是功成身退了。

吴登峰被安排在第一辆路虎的副驾驶。中间还有两辆奔驰,最后还有一辆丰田霸道。

一行四辆车队沿着高速一路狂奔,中午时分到了红峰市。下了高速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四名司机两名保镖还有吴登峰这个所谓的导游被安排在一楼餐厅就餐,大老板和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美艳女子单独用餐。

又过了无聊的两个小时车队再次出发,通过吴登峰的观察这四个司机还有两名保镖都是好手,其中两个保镖应该配枪,而两辆奔驰一辆是空的,看见这个所谓的大老板足够狡猾,或者这次这几千块钱没有那么好挣。但是同车司机一言不发,吴登峰倒也乐的清净。

既来之则要之,保持良好的心态,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这是作为特战队员的入门必修。

下午六点到达了西林盟,晚上吃了饭被安排在一个豪华标间。

“兄弟,明天早上六点出发,晚上就在房间好好休息吧,不要到处乱跑。”同车司机简单而冷漠的说道。

“好。”更简单更冷漠的回应。

一夜无话,第二天六点再次乘车出发,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颠簸山路总算到了目的地。华夏比较有名的七连山风景区,地处华夏边境线,七连山又以最中间的雪山的天池闻名天下。特别是盛夏季节,游人如织。

吴登峰生于华夏中部,入伍后一直在南方服役,熟悉各种热带雨林、沼泽、山谷等,对于雪山相对陌生,出了训练,也就只有2年前一次跨国行动有所接触。

大老板兴致很高,一路上走走停停,流连在这山水美景之中。

那个妖艳女子喋喋不休,嫣然抢了吴登峰的饭碗。于是吴登峰就安静的跟着队伍,别人在看山看水看风景,吴登峰出职业习惯看的是狙击点,进攻或者撤退路线。

也许这就是术业有专攻吧。

由于旅游大热,山水景区的商业部分设施非常齐全,简单一句话:有钱什么都能享受。这不大老板带着妖精女子去泡温泉了,七个大老爷们旁边杵着,最惨的是吴登峰,被安排在最外面的门口杵着。

“感情做了一个炮兵炊事员,看***,背黑锅。还好没有绿帽子戴。”吴登峰像个门神一样的站在内心自嘲着。

突然吴登峰眼前一亮:两个美女迎面走来。右手边的身高一米七上下,牛仔裤展示着一双诱人的美腿,运动衫依然掩盖不了双峰的光芒,配上一个双肩包,显得俏皮可爱。

圆脸翘鼻,一双眼睛神采飞扬。吴登峰暗想:“比燕轻言还是不及。”在看左手边那位美女,高跟丝袜吊带衫,瓜子脸齿白唇红凤眼流波,说笑间还有一个可爱的酒窝。

吴登峰突然失声喊道:“燕轻言。”短暂的失控让他立刻冷静下来,他明白眼前这个女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燕轻言,那是?燕轻语?

两个人拾阶而上正好迎面看见了吴登峰,由于夏天衣服较少,两女才意识到自己上台阶已经被眼前这个色狼饱览了春光。又见他上前问道:“你是不是燕轻语?”顿时觉得这是一个有预谋的登徒子。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燕轻语淡淡的说道。

“我认识你,我是吴登峰,你不认识我吗?”吴登峰有些激动的说道。

“哦,哦,你是吴登峰,不认识。”说完拉着花迎紫就要离开,而花迎紫最终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这时一个司机出来挡住二女说道:“这个温泉我们包了,麻烦你们去别处。”

“有钱了不起啊?这是你家开的啊?”燕轻语眼看就要急得跳脚。旁边的花迎紫扯着燕轻语的衣角说道:“小双姐,我们走吧,我也不想泡温泉。”

“有钱真的了不起,这里大大小小几十家温泉,走走,我们也去包一个去。”一边说一边拉着花迎紫离开。

“小双姐,要不我们去雪峰吧,我真不想泡温泉,会走光的。”花迎紫柔声细语的说。

“对啊,这里有偷窥狂的,好的,好的,咱们去雪峰。”吴登峰就这么躺枪了。

本来吴登峰还想追上去解释一下,但是觉得此时此景不太合适也就作罢。心想这一定是燕轻言冥冥中指引,以后一定还会遇到她,到时候在和她说清楚好了。

突然燕轻语转过身来走到吴登峰跟前说:“我认识你,姐姐以前寄过一张照片,你就是站中间最挡镜头的那个,我姐姐说你是他们的领到,可是你怎么跑这里当门神了?”

“不是门神,是导游。”

“你们还允许做兼职啊?那我姐姐呢,她也来当导游了吗?”说着要往温泉里闯,这是又出来两个保镖,吴登峰急忙伸手拉着燕轻语,对保镖说道:“认识的,认识的。”

“轻语,你姐姐没有来,这里不宜解释,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等我回京津了才和你联系,好吗?”

燕轻语推开了吴登峰的大手,说道:“我对到有没兴趣,特别还是业余的。”说完和花迎紫走也不回的走了。


“小吴,记得自己的身份,无关紧要的人不要招惹,再添乱,别怪我不客气。”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国字脸的保安狠狠的说道。

吴登峰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至于燕轻语的事儿以后再说,最起码他知道燕轻语的家。

大老板似乎对温泉情有独钟,一整天都温泉里,导致吴登峰做了很久的门神。

第二天、第三天没有再去泡温泉,吴登峰也跟着一起浏览了几乎整个景区,不过有一个保镖并没有随行,吴登峰以为他已经先行离开景区。在吴登峰的脑子里已经有了整个景区的地形图。

和前几天一样吃过晚饭就到房间休息。突然听见外面有动静,他犹如鬼魅一样通过窗户消失在夜色里。出了酒店寻声而去,迅速躲到一颗大树之上,看见位于酒店和山谷之间一块空地上,地上已经躺了几个人,双方这是僵持着却没有再动手。

“你们到底是谁,胆敢打燕家的注意?”

“师弟,一别十年,别来无恙。”

“大师兄,真的是你?你怎么?”

“废话少说,现在大家各为其主,出手吧,我倒要领教领教师弟这十年可否精进。”

说着两人大都在一起,接着微弱的月色,还有酒店的灯光,吴登峰看到两人均是内家拳高手,虎虎生风,拳拳到肉。斗了不下三十回合,突然一人胸部中拳,一个趔趄,半坐在地上。

“看在同门之谊,你走吧,燕家千金的事儿你就不要再管了。”

“大师兄,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燕家大小姐,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说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显然受伤不轻。

“别逼我改变主意。”

突然一身黑衣的大师兄朝着吴登峰的方向说道:“上面的朋友,出来吧。”吴登峰心头一紧,这么远的距离而且自己可以隐蔽气息居然被对方发现了,当真厉害。正要下去,突然看见右前方一个人影闪过,瞬间站到了五个黑衣人面前。

“云门在此办事,不知阁下能不能买个薄面?”

“办什么事?”发问的是一个女声。

“是敌是友?”

“自然是敌。”话未落音,身影浮动,云门的五大高手被一个女子一一治服。

夜又一次沉睡,吴登峰悄悄的跟着高手女子,发现她就住在酒店三楼。吴登峰又悄悄地潜入她的房间,想一探究竟。

突然看见了让吴登峰血脉喷张的画面。只见曲非烟一件件的脱下衣服,然后全身赤裸的走进了浴室。吴登峰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准备离开,突然曲非烟裹着一个条浴巾如幽灵一样挡在了吴登峰身前。

在窄小的房间里两人你来我往拆了十几招,曲非烟招招致命,吴登峰被动防守。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偷窥狂,不要脸。”

“你再不住手,我不客气了。”曲非烟立刻停了下来,通过读心术她明白自己打不过吴登峰,而且吴登峰居然想着要把她的浴巾扯下来。

“流氓,无耻。”一边用手紧紧的捂着浴巾。

吴登峰坏坏的笑了笑说道:“我走错房间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说的时候眼睛还是盯着曲非烟。

“你放心吧,我不会对燕家大小姐不利的,相反我是奉命保护她的。”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和吴登峰保留安全距离,她通过读心术知道吴登峰没有恶意,但是自己傲人的身材对吴登峰是一种巨大的诱惑,担心他一个把持不住兽性大发。

所以保持安全距离随时准备逃离。

“姐姐,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吴登峰有些尴尬的重复着。

“你小弟弟出卖你了。”

吴登峰更是尴尬,逃一样跑了。

曲非烟痴痴的笑了笑,然后立刻向上级汇报,当然没有提及被偷窥的细节。上级让她暗中调查吴登峰的身份,不可与之交手。

他好强,不过是个纯情的小男生啊。曲非烟最后给吴登峰的总结。

吴登峰又探查了一番,发现了燕轻语和花迎紫的房间。当然没有遇上美女入浴的好事,花迎紫在一个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东西,燕轻语在玩手机。

“阿紫,我们明天去南云丽江玩玩吧。”

“小双姐,我们还是回京津吧,马上要开学了,不能再玩了。”

“我还没玩过瘾呢?”

“这次够疯的了,把燕伯伯派的保镖全甩了,回家燕伯伯要打你屁股。”

“打我屁股?我先打你的。”穿着睡衣二女说着打闹一团,像壁虎一样贴在窗外的吴登峰又不小心的浏览春色。最后又逃一样的跑了。

回到房间,还没入睡有人敲门。

“小吴,我们连夜返回京津。”吴登峰心想有曲非烟这样的高手保护二女,安全无虞。

四辆车驶离酒店,就在要出景区的路口,一辆宝马Z4从后面追了上来。头车路虎和宝马对别,最终将四辆车逼停。

“把人交出来,饶你们不死。”曲非烟一身红衣站在宝马车上煞是威风。

路虎司机骂骂咧咧的下车要去和曲非烟拼命,结果一个照面就被曲非烟用手刀打的晕死了过去。后面的三个司机和两个保镖齐齐冲了过来,只有吴登峰坐在车里一副看好戏的清闲模样。

这几个人距离云门众人差了很多,结果自然一样倒地挺尸,其中一个保镖掏出手枪没来记得拉开保险就晕了过去。

“到你了,出来吧。”

吴登峰举着手从车里出来:“姐姐,我是导游,不是他们一伙的。”

曲非烟见到是吴登峰吓了一跳,我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在用读心术了解到他还真是个导游。

“救人。”

说着向中间的奔驰车走去,第一辆是空的,第二辆后座上躺着被绑了手脚贴了胶布的燕轻语和花迎紫。吴登峰见状刚想上去帮忙,结果曲非烟抢先一步。

“咸猪手。”

“她们应该是被下了迷药,一时半会醒不来,我们带她们回宾馆吧。”

“免得夜长梦多,我们直接回京津吧。”吴登峰说着启动了奔驰。

那个建筑商大老板和妖妇哪儿去了?一辆空车难道早有预谋?为什么会让我做导游?燕家请的动曲非烟这样的高手当保镖可见能量很大。

这些问题没有理清楚,索性不想了。反正他明白自己的导游工作到此结束。

一路无话,天亮的时候已经到了京津。高速出口曲非烟说道:“我的任务完成了,麻烦你将她们送到燕家别墅去。”

“姐姐加个微信吧,给个QQ也行。”

“无聊。”说完跳进宝马逃一样的跑了。

“曲非烟,到底什么来头?”吴登峰又多了一个疑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