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太荒龙帝

太荒龙帝

荒天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历经万载,再次见到妻女的面容,江凡不由得激动地热泪盈眶!前世,他没有保护好母女二人,导致她们惨死贼人之手。这么多年来,尽管他已经成为了问鼎诸天的一代仙尊,却依旧无法弥补内心的空缺。机缘巧合之下重生归来,江凡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守护妻女周全,而那些作恶多端的贼人,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主角:江凡,云瑶   更新:2022-07-16 02: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凡,云瑶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荒龙帝》,由网络作家“荒天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历经万载,再次见到妻女的面容,江凡不由得激动地热泪盈眶!前世,他没有保护好母女二人,导致她们惨死贼人之手。这么多年来,尽管他已经成为了问鼎诸天的一代仙尊,却依旧无法弥补内心的空缺。机缘巧合之下重生归来,江凡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守护妻女周全,而那些作恶多端的贼人,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太荒龙帝》精彩片段

“娘亲,快救救爹爹,呜呜呜,酥酥不要爹爹死!”

“酥酥,不要担心,你爹爹厉害着呢,谁也伤不了他,他还要陪酥酥摘月儿,看着酥酥长大呢。”

“嗯!”

……

江凡迷迷糊糊间,察觉到耳边传来两道楚楚可怜的啜泣声。

这声音好熟悉,脑海中却一时没有个清晰的影像。

江凡静静听着,下一刻心脏骤然收缩,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痛传来!

仿佛,这两道哭声的主人,是他生命中最为珍贵最为重要的人!

下一瞬。

江凡拼命睁开沉重的眼皮,一个紫衫年轻女子,和一个双马尾小女孩的身影映入眼帘。

泪痕如溪,倒挂脸颊,悲戚之色充斥面庞。

轰!

看清眼前佳人的面容后,江凡忘记了呼吸,神海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云瑶,酥酥,我的娇妻,我的女儿……”

江凡嘴唇翕动,想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像是洪水之势,却是如鲠在喉,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万载岁月过后,再次看到妻女的面容,纵是踏破星空,问鼎诸天的一代仙尊江凡,此刻也差点泪奔了!

前世,他没有保护好妻女,导致她们惨死贼人之手,万年以来,每思及此,他坚如磐石的道心也如山崩地裂般颤抖。

前世的万年岁月里,每逢深夜,江凡的梦境中便会出现出妻女的身影。

在梦境中,一家三口欢天喜地,幸福度日。

每次却都在破晓时惊醒,发现一切都是大梦一场,心上顿时涌出无尽的孤独,悔恨……

“云瑶,酥酥,是你们吗……”

江凡镇定心神,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却控制不住的低低颤抖。

他的声音,很温柔,很磁性,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这个来之不易的“梦境”给惊醒了。

此时此刻。

江凡觉得这一切都是梦境。

不过就算是大梦一场,他也不愿意醒来。

只有在梦中,他才能与妻女见面。

哪怕只有一瞬间,对于江凡来说,也是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娘亲,爹爹他醒过来啦!爹爹怎么呆呆的看着我们呀,他是不是不认识酥酥和娘亲了,呜呜呜!”

江小酥听到江凡的话,止不住的哇哇大哭,哭得梨花带雨。

“安啦安啦,酥酥别哭了,爹爹只是刚醒过来,他怎么可能不认识酥酥和娘亲呢?”

苏云婉温柔地轻拍江小酥的小脑袋,旋即看向江凡:“夫君,你……”

苏云婉话都没有说完,突然发出一道娇羞的惊呼声,柔弱无骨的娇躯,直接被江凡拥入怀中!

同时被拥入江凡怀中的,还有一旁的江小酥。

不是梦境!

这一切不是梦境!

直到将母女二人拥在怀中,感受到两人真实的触感,真实的温度,真实的幽香,江凡才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江凡重生了,并且重生到了最初的起点,万年前的青年时代!

重生于世,感觉真好!

有“冷面阎罗”之称的江凡,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畅快!

这一幕若是被三千世界的至强者看到,恐怕会把眼珠子瞪出来!

三人经过短暂的温存后,江凡笑着对苏云婉母女俩说了两句话,示意她们先出去。

“好的,夫君,你先养好身子。”

“爹爹,你不要贪睡哦,酥酥一会儿再来看你,嘻嘻。”

两人面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旋即心情大好的转身离开了屋子。

江凡苏醒过来,母女二人心上的石头终于是落了下来。

苏云婉母女二人前脚刚走出房门,江凡面上的笑容骤然消散,却而代之的是一股杀气!

“天玄女帝!擎龙大帝!九幽魔帝……你们趁我渡真仙雷劫,竟然联手偷袭于我,真是一群好兄弟,好姐妹啊,你们,全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江凡面色淡漠,眸中有着大恐怖的杀机弥漫而出。

很快。

江凡眸中杀意,飞速退去。

他当下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恢复部分修为,好应付接踵而来的一个个麻烦。

江凡通过记忆知道,万年前自己是被江云山父子二人设计陷害,导致修为尽损,不省人事的。

不仅是如此。

江城的父亲,更是将他觉醒的金龙血脉挖出,置入江城体内,让江城脱胎换骨,天赋暴涨,一跃成为江家,乃至苍云城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

而他江凡,则是从云端跌落谷底,曾经傲视年轻一辈的天才,沦落为谁都能欺负的废材,也成了苍云城茶余饭后必谈的笑料。

江城做完这一切却还觉不够,下令将江凡和他的妻女赶出内宅,和仆役同住一个屋檐之下。

乃至最后。

江城更是辣手摧花,将苏云婉母女二人杀死!

如果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江凡也难逃一死。

“江海山!江城!你给我等着!我江凡重生于世,这一世,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江凡脑海中闪过前世种种画面,眸中倏然间闪过一抹冰冷杀意!

旋即。

江凡盘膝坐下,运转《大荒虚空诀》!

大荒虚空诀,乃是江凡前世费尽心血,于仙冢中寻到的神级功法。

此功法,讲究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入绝境,无法修炼。

江凡如今浑身经脉破碎,气海不存,血脉空虚,正是修炼《大荒虚空诀》的最好时机!

“我神海中还残存着一丝神魂之力,运转《大荒虚空诀》后,应该能在极短时间内修炼到神通境。”

江凡双眸闪烁,下一刻立即运转《大荒虚空绝》,将前世残存的最后一丝神魂之力燃烧起来!

轰隆隆……

一道道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像是乳燕归巢般聚集而来,最后化作一条条灵气飞蟒,尽数灌入江凡体内。

江凡支离破碎的经脉,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其中泛着淡淡金光,携带着一股庞大的星辰之力,仿佛独属于九天之上!

很快。

砰砰砰……

随着一道道脆响声响起,江凡的修为,蹭蹭往上窜!

炼体境第一重!

炼体境第二重!

……

炼体境第六重!

炼体境第七重!

……

在江凡专心致志,疯狂提升修为的时候。

乓乓乓……

他身处的宅院外,陡然间传来一阵阵刺耳的撞门声。

没错。

是撞!

不是敲!

与此同时。

一道极为嚣张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江凡,依照规定,没达到炼体境第三重修为的族人,必须要滚出内宅!”

“你如今修为尽损,沦为一条废狗,莫说是炼体境第三重,连炼体境第一重都达不到吧!还舔着脸占着内宅中灵气最浓郁的天字一号楼?!”

“赶紧从天字一号楼里爬出来!仆役楼才是你这种废柴该待的地方!”

……

没多久!

砰!

宅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黑金长袍青年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打手,蜂拥而入,他们面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冷笑,显然是来者不善!

这个黑金长袍青年,正是江家新一代天才,超越炼体境,达到通神境第七重的江城!

“娘亲,酥酥害怕……”

看着江城带着手下在院中横冲直撞,正在一旁玩耍的江小酥,当场就被吓哭了,柔弱的身子紧紧贴着母亲苏云婉的大长腿,眼中满是惊恐。

“江城,你与江凡都是江家之人,你为何要把事情做到……”

苏云婉话都没有说完,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人,上来就是一个掌掴,狠狠抽在她脸上!

她欲遮还羞的半张脸,顿时红肿一片,五道清晰指痕浮现而出,令人不忍直视。

出手之人,正是江城的狗腿子,江家总管长子,黄伟!

“江城少爷身份尊贵,你一个下等妇人面见不下跪就算了,还敢大放厥词!”

黄伟站在江城身侧,一脸嚣张地盯着苏云婉!

江城见状,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赞赏之色。

这件事,他不方便出手。

让黄伟这等下人出手,正合他意。

黄伟扭头看到江城的表情,顿时咧开嘴,笑得很狂妄。

他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全靠察言观色,他知道自己的马屁算是拍成功了!

“呜呜!你居然打动手打我娘亲!我咬死你!”

看到母亲苏云婉被掌掴,刚才还在害怕哭泣的酥酥,仿佛一下子换了个人,两三步窜上前去小嘴狠狠咬在黄伟手掌上!

黄伟压根没想到,手掌立马被咬破了一个口子,鲜血飞溅而出!

“我曹!你个小野种居然敢咬我!看老子不弄死你!”

黄伟瞬间暴走,面容狰狞,抬起另一支手掌直直朝着江小酥的天灵盖落下!

苏云婉想要上前阻拦,却被黄伟毫不留情踹翻在地,顿时摔得气若游丝,重伤倒地!

“你以为江凡还是昔日的天才吗?你个小野种还想要那废物保护你?我呸!”

黄伟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左掌已是毫不留情,狠狠地拍向江小酥!

江小酥见状,小脸顿时被吓得毫无血色,柔弱的身子抑制不住的低低颤抖,泪珠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那副模样,显得是那么的绝望和无助!

“酥酥!”

苏云婉见状,睚眦欲裂,几乎当场崩溃,当即挣扎着爬起来去保护酥酥。

不过她才撑起上半身,就被一个黑衣青年一脚踹回,脑袋咚的一下重重摔在地上,触目惊心的鲜血飞溅而出!

苏云婉凤眸圆瞪,目中充斥着鲜血,几乎要溢出眼角!

看着女儿要命丧黄伟之手,她却什么也做不了,苏云婉几乎要崩溃了!

“贱货,你尚且自身难保,还想着救那个小野种?!你真当我周勇是空气不成?!嘿嘿嘿!”

周勇讥讽出声,居高临下的盯着苏云婉。

“周勇,你把苏云婉那个贱货压住了,让她好好看清楚,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怎么死的!哈哈哈哈!”

三丈外,黄伟桀桀一笑,手掌下落的速度忽然加快,不到一个呼吸间就出现在江小酥的天灵盖上。

仿佛下一刻!

江小酥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炸开!

而就在众人都以为江小酥必死之时。

霎时间!

一道犹如实质的杀气从里宅轰然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令众人如坠冰窟,浑身上下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的脏手再敢碰上酥酥,我会慢慢地,一寸一寸,打碎你的骨头,将你的尸体丢到万魔窟。”

这道声音虽然看似平淡,却携带着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霸气!

光听到声音,黄伟就差点吓尿了,仿佛被荒古巨兽盯上了一般,体内真元都凝固了!

这种如见天敌的恐怖感觉,让黄伟胆寒,落下的手掌生生停了下来,不敢再动手!

其他人的反应,跟黄伟都是差不多,仿佛遇到了天道降怒,大恐怖,大危机!

下一刻!

包括黄伟和江城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小心翼翼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霎时间。

一道挺拔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居然是江凡那个废材?

看清来人之后,江城和黄伟等人先是怔在原地,旋即嘴角露出了嚣张的笑意。

原来是虚惊一场!

江城等人紧张的心情,顿时全部放轻松了!

来人,不是他人,正是江凡!

“夫君(爹爹)!”

看到江凡出现,苏云婉和江小酥顿时喜极而泣,不知为何,心上升腾起一股特别安心的感觉。

仿佛只要江凡在,哪怕山崩地裂,也不足为惧!

江凡冲着两人轻轻颔首,随后丝毫不理会江城等人,大步流星径直朝着黄伟走了过去。

“跪下认错,刚才哪只手打人,就自己动手剁了。”

江凡盯着黄伟,神色淡漠。

“江凡,你在说什么屁话!你竟然让我自己剁掉自己的手?哈哈哈!”

黄伟先是一怔,旋即止不住的仰头狂笑起来,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江凡,你是不是沦为废材,一时间接受不了,脑子都坏掉了!”

“我猜测啊,江凡那傻子以为自己还是苍云城昔日的第一天才,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呢!”

“哈哈哈哈,这傻子看来真的无药可救了,自己跑出来丢人现眼!”

众人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看江凡的眼神就像是看一条狗一样。

江凡面色平静,缓缓取下腰上佩剑。

锵!

一道低低剑鸣声起,旋即剑身冲鞘而出,携带着一股凌锐之意!

下一霎!

唰!

江凡剑气一闪而过,如同闪电划过黑夜!

霎时间,血光四溅,如鲜花凋零,带着一股凄艳之感!

啊……

一道惨烈的嘶吼声,响彻整座院子,可谓是闻者惊心!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黄伟的两只手掌,居然被长剑干脆利落斩掉,断腕处光滑如镜,在手掌落在地面时,才是有着猩红血液喷涌而出。


而黄伟在怔了两秒后,才是在剧痛中翻身栽倒在地,惨嚎不已!

好快的剑,江凡怎么会有这般实力……

所有人的心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向江凡,目中充斥着难以掩饰的恐惧之色!

“江凡!老子发誓!一定要把你一家三口全宰了!”

黄伟猛然抬头,一脸苍白的嘶吼着!

“记住,下辈子说话注意点!”

江凡淡漠的盯着黄伟。

旋即!

唰!

黄伟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脑袋已经高高飞上了天空!

噗嗤、噗嗤、噗嗤……

一道血柱,像是喷泉一样,源源不断地从黄伟脖颈中涌出。

发生了什么,世界怎么在旋转?

啊!

我好恨啊……

黄伟带着浓浓的怨气,重重摔在地上,尸首分离,彻底死翘翘了!

什么?!

亲眼目睹这一切,在场众人都是怔在原地!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江凡居然出手如此果断,毫不留情直接抽剑杀人!

“酥酥,没事了,爹爹在这,我看谁还看动手,若是有,那他们也没必要活在这世上了。”

江凡附下身子,将酥酥单手拥在怀中,平平静静地一句话,落在众人耳中却如雷霆炸响!

“嗯!”

酥酥的小脑袋重重的点了两下。

旋即。

江凡单手抱着酥酥,朝着苏云婉行去。

周勇如见杀神,吓得浑身像是筛子一样抖个不停,赶紧往后退去,不敢再踩着苏云婉。

有黄伟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周勇气势直接矮了一截!

“不用多说了吧,自己把脚剁了!”

江凡闲庭信步,一步一字,淡漠出声,冰冷目光死死盯着周勇。

“江凡,你休要欺人太甚!”

周勇见状,面露癫狂之色,立马从怀里抽出一把带毒匕首,毫不犹豫直接刺向江凡!

这一击,携带着阴冷杀气,让旁人都觉脊背冰冷!

“愚蠢!”

江凡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脚下一阵有韵律的闪动,下一刻身形便在周勇身侧诡异的浮现而出。

唰!

江凡风轻云淡之下,轻松躲开了周勇一刺,随后掌中利剑横跨虚空,眨眼间便出现在周勇的脖颈之旁。

周勇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的往另一侧退去!

但不论他怎么躲闪,那一剑就像是长在他脖子上一般,始终跟着他的步伐!

啊!

院中响彻着一道凄惨的悲号声,周勇的脑袋冲天而起,掀起一片血光!

仅一招!

周勇死!

身首异处!

恐怖如斯!

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在这一刻全都是瞪大了眼珠,心上震撼无以复加!

死一般的寂静!

现场众人几乎忘记了呼吸,全是怔怔地看着陈凡!

只有静静的落叶摩挲声,携到着一股刺鼻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夫君!你……你的修为恢复了?!”

苏云婉挣扎起身,面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眼角滴落激动的泪水!

“嗯。”

江凡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将酥酥托给苏云婉:“娘子你带着酥酥进屋休息,我还有些小麻烦要处理。”

“夫君,务必小心。”

苏云婉微微颔首,随后抱着酥酥径直往深院行去。

不过,苏云婉走到院内一角时,却是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又是关切,又是期待的看着江凡。

“江凡!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江家内宅杀人!依照族规,在族内妄开杀戒之人,立斩不怠!”

十丈之外,江城缓过神来,将心上的震惊强压下去,努力装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不知道你这废物用了什么下三滥手段,侥幸恢复了一点修为,能杀死黄勇二人,但我能看出来,你身上并没有通神境强者的气息。”

“因此,我猜你的实力并没有恢复到通神境,对不对?”

江城冷笑出声,一脸慎重,死死盯着江凡,想要从他脸上找到答案似的。

只要他完全确认江凡没有恢复到通神境的实力,那么江凡一定会付出血的代价!

炼体境,纵是无敌于同阶的存在,在面对通神境强者时,依然免不了被碾压的局面。

通神境和炼体境,看似只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却如同云泥之别,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因此江城迫不及待的想要确认,江凡的实力到底有没有恢复到通神境的地步!

“没错,你蒙对了,我仅仅只恢复了炼体境的实力,离通神境还差很远。”

江凡淡淡出声,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他现在的实力确实没有恢复到通神境,只是炼体境巅峰罢了。

但是江凡的炼体境,寻常人可不能相提并论。

寻常人在炼体境,顶到天也只能修炼至炼体境第九重巅峰!

他呢,则是突破了第九重桎梏,直登炼体境第十重!

第十重,参透星辰之变,天道之基,真正的与天道争锋,夺天地之造化!

江凡重生于世,自然不可能再走前世的修炼之路。

要走,就走最强的逆天之路!

院中!

呼!

江城听了江凡的话,立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面上的凝重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身后那群跟班,也在同一时间面露戏谑之色。

“江凡!你胆大包天!无视族规!滥杀无辜!按律当诛!”

“江凡!马上给江城少爷下跪,兴许江城少爷念在你是同族的面上,还能让你们一家三口留个全尸!”

“打狗还要看主人,你当着江城少爷的面,把江城少爷的手下杀死,你这是完全不把江城少爷放在眼里!再敢狂妄,你今天一定会死得很凄惨!”

……

确认江凡只有炼体境的实力后,江城身后的手下再次恢复了嚣张的气场,居高临下的看着江凡,目光戏谑,像是看一条狗一样。

“江凡,你心狠手辣,枉顾族规,草菅人命,罪加一等,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认错,只要你下跪自裁,我也不会亲自对你出手,省得旁人说我通神境强者欺负你个炼体境。”

江城扬起下巴,斜睨出声,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