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女帝请下聘

女帝请下聘

若楚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黄真真成了同名同姓的女暴君。为了给唯一的皇兄报仇,她杀人不眨眼,是个十足的嗜血女魔头。但换了灵魂的她性格大变,不仅不杀人了,甚至一看到衣衫不整的内侍,就要点名批评。但,当她看到类型不一的各位美男时,她有些选择困难症的头痛!

主角:黄真真   更新:2022-07-16 0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黄真真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帝请下聘》,由网络作家“若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黄真真成了同名同姓的女暴君。为了给唯一的皇兄报仇,她杀人不眨眼,是个十足的嗜血女魔头。但换了灵魂的她性格大变,不仅不杀人了,甚至一看到衣衫不整的内侍,就要点名批评。但,当她看到类型不一的各位美男时,她有些选择困难症的头痛!

《女帝请下聘》精彩片段

“疼……陛下饶命……啊……”

夜色低沉,奢华的皇宫笼罩着一片暗沉的压抑,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在灯火通明的皇宫,从高昂到低沉,最后消失无声。

太监们扛着一具又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鱼贯地走出,一路所过,所有的侍卫宫人们神情麻木,仿佛早已见惯。

落尘阁外,里三层外三层全是清一色的侍卫。

落尘阁内,血腥与淫靡的味道缭绕整个屋子,久久不散。

墙角处,一个衣裳不整,伤痕累累的少年无力的挨靠着,他拥有一张让人忌妒的绝世容貌,棱角分明的五官好似上天最杰出的作品。

尽管发丝零乱,脸色苍白,脚上还带着厚重的脚链,可他漆黑如墨的眼,却透着坚定的不屈与桀傲。

蓦地,一双纤纤细手毫不留情地攥住他的下颌,逼迫他直视她,诡谲的脸上发出森森冷笑,犹如地狱刚爬出的厉鬼。

“两年,整整两年了,你还是那么孤傲,朕就不信折不下你的骄傲。”

尖锐的刑钩,狠狠勾进他本就受伤的血肉里,带起一片血丝,巨大的疼痛,让少年墨眉紧蹙,可他依然倔强的别过头,硬生生忍了下来,愣是不发出一点声音。

黄真真冷笑一声,狠戾在她眼里一闪而过,“你不怕疼,那你家人呢?”

轻悠悠的一句话,让少年脸色一变。

“为什么……”

这些年来,无论她怎么折磨他,羞辱他,他都可以忍受,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的家人……

他越是痛苦,黄真真越是解气,如同绸缎般顺滑的墨发狠狠一扯,力道大得差点将他满头秀发连根扯断。

“为什么?你杀了我皇兄,我唯一的皇兄,你说我为什么?”

苏少轩双拳紧攥。

他不后悔杀了她皇兄,他只恨自己无能,连累了亲人,连累了整个苏国。

就因为他杀了她皇兄,所以她灭了苏国,将苏国满城百姓活活烧死,将苏国所有皇亲国戚圈禁起来,仅她享乐玩耍。

就在刚刚,又有十几个兄弟被她凌辱而死。

两年来,他稍不如她意,她便当着他的面,一个个凌迟他的亲人。

黄真真一摆手,立即有宫人端着热腾腾的食物过来。

苏少轩看到食物的瞬间,瞳孔剧烈一缩,全身也颤抖起来。

手指……竟然满满的一盘都是手指。

他认得出来,其中一个手指少了一块肉,那是他母妃的,母妃以前为了救他,不小心被切到的。

还有一个手指,有三点品字型的痣,那是他父皇的,这满满一盘子,全是他父皇母妃的手。

苏少轩愤怒的瞪向黄真真,傲气的眼里满是恨意。

如果眼神能杀人,黄真真早已被杀了千万次。

“瞧你脸色这么苍白,几天几夜没有吃喝了吧,把这盘子的肉吃完,今天我便饶了你们。”

“善恶到头终有报,早晚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黄真真充满戾气的脸上绽放一抹妖冶的笑容,龙袍一拂,慵懒的坐在躺椅上,勾着微翘的红唇,浑然不在意他的态度,反而凉凉说了一句。

“苗城的人好像挺不服朕的,去,把他们双手全砍了喂狗。”

苏少轩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挣扎着爬起,因为伤势过重,又颓然的倒了下去。

“你们好像都很喜欢瞪朕,朕不送你们点贺礼岂不是很没礼貌,来人,把花城全城百姓的眼珠子都挖出来,送给苏皇苏后当球踢。还有红城……”

“够了,你无非是想让我吃下去,我吃便是。”

苏少轩紧紧捂着心口,这种无可奈何,他每天都在承受着。

颤抖的伸手,拿起鲜血淋淋的手指,苏少轩眼眶蕴泪。

他不敢再犹豫了,仅仅只是一个犹豫,苗城与花城的百姓便生生丧失双手与眼睛。

他不再是苏城高高在上的太子,他只是一个阶下囚,一个没有权力的拒绝的阶下囚。

想到自己父皇母妃对他千般万般好,苏少轩不忍,可他更清楚,若是他不吃,不仅是他的族人,连苏国的百姓都会受到牵连。

痛苦的闭上眼睛。

过往的一幕幕展现在他眼前。

他是苏国太子,风光无限,两国交战,苏国败了,晋国女帝黄真真以全城百姓威胁,他妥协,可黄真真言而无信,一夜之间,屠杀了苏国数十城百姓,还把他的族人全部掳到晋国。

此后,她为了报杀兄之仇,日日夜夜羞辱于他,她残暴不仁,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眼泪再也止不住,滚落下来,灼痛了他的手,也灼痛了他的心,纵有再多悔恨也无济于事。

正要吃下去的时候,黄真真又是一声喝止。

“朕忽然想起,你还有一个皇兄,朕给你好酒好肉吃,不告知你皇兄如何可以。”

苏少轩升起一抹不安。

紧闭的宫门马上打开,几个侍卫绑着一个浑身浴血,怒气腾腾的俊美男子进来。

“放开我,你这个暴君,你不得好死,暴君,有本事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皇弟,你……你怎么……”

苏少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皇弟以前是何等风华无双,如今奄奄一息,衣裳不整,裸露的肌肤,遍布都是交叉纵横的鞭伤烫伤,以及暧昧的咬伤抓伤。

他是男人,怎么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苏少泽胸腔积血,犹如一刀刀凌迟在他的身上。

“暴君,你敢这么对我弟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大胆,敢对陛下无礼,不想活了。”

几个侍卫抬手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浑然不管他的死活。

“皇兄……”苏少轩身子一动,脚上的铁链哐啷啷的响着,虚弱道,“放了他。”

端坐躺椅的黄真真慵懒品尝着杯中佳酿,身上寒气烁烁,忽尔勾唇一笑,宛如地狱般阴寒,“你这是在求我吗?”

苏少轩垂头敛眉,眼中的不屈转为无奈。

“瞧瞧这张小脸,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真是让人不舍,吃吧,别饿坏了肚子,朕可是会心疼的。”

苏少轩咽下泪水,颤抖的拿起盘里手指塞进嘴里,也不敢咬,直接吞了下去。

每吃一根手指,他的心都在滴血,恨意也在心里无止休的生根发芽。

泪水和着手指,一一吞进他的肚子里。

苏少轩几次想吐出来,又被他生生吞了下去,他太了解她了,她残暴狠戾,如果他吐出来,他的家人不知道又会受到什么样的虐待。

这种折磨,比凌迟他还来得痛苦。

苏少轩能认得出来,苏少泽又岂会认不出,他睚眦欲裂,恨意狂涌而出,“住手,不要再吃了,暴君,你有本事杀了我,你别折磨我弟弟。”

“放心,很快会轮到你的。”

“啊……暴君,我发誓,此生此世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啪……”黄真真一刀将苏少泽的手腕砍了下来,鲜血喷了一地。

“啊……”苏少泽惨叫一声,差点疼得昏死过去。

腥红的血让黄真真越加兴奋,身上的暴戾也越来越重,扭曲着一张阴狠的脸哈哈大笑。

苏少轩好不容易将所有的手指都吞了进去,却看到更凄惨的一幕。

黄真真沓起烧得滚烫的油水,扬着让人颤栗的魔鬼笑容,将油水浇灌在苏少泽的脸上,嘴里发现咯咯欢笑声。

“啊……”

油水浇在脸上,瞬间褶皱起来,连皮肉都翻滚腐蚀好几圈,苏少泽发出凄厉的残叫。

他使劲挣扎着,却被下人死死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撕心裂肺的惨叫与张扬疯狂的大笑融合在一起,听得众人双腿发软。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他……”

苏少轩的心碎落一地,想阻止却没有任何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黄真真扭曲着一张嗜血的笑容,一勺一勺的将滚烫的油水浇在他脸上,浇得他血肉模糊。

纵有再多的不屈,在这一刻也片片化为乌有。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步步爬到她腿边,每爬一步,地上都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修长的手紧紧攥着她刺眼的龙袍,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不要……”

黄真真玩腻,将勺子一扔,半蹲下身,扯起他的秀发,“求人要有求人的姿态,你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求朕。”

黄真真暧昧的在他胸前画着圈圈,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猛地一扯,将他甩在桌上。

银光一闪,一把刀子已在她手心。

忽见她脸上扬起残忍的笑容,眼神一狠,尖锐的匕首狠狠刺进苏少轩的手心,力道之大,直接透过他的手心,深深嵌入桌上。

“啊……”苏少轩惨叫一声,热汗遍布全身,满眶的热泪,差点溢了出来。

疼……

好疼……

屋子里的下人双腿都在颤抖着。

女帝一向残暴,他们早已见惯,可每次见到,还是忍不住恐惧。

用滚烫的油水泼在人脸上,又用匕首穿透他的手心,最后嵌入桌子,这该有多疼。

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来得干脆。

苏少轩粗喘着,紧紧咬着嘴唇,将嘴唇都咬出了血。

伸出另外一只手,想去捂住鲜血淋漓的右手,却被她狠狠撕开衣裳。

他一直只有一件松垮的外袍勉强遮住身子,刚刚那场侮辱,他的衣服已经破碎得几近挡不住外泄的春光了。

如今……如今再这么一扯,整具身子都袒露在她面前了。

一阵羞辱的感觉窜入他的心头,他很排斥,条件性的伸手挡住她的侵犯,却被她狠狠折断左手。

“咔嚓”一声,苏少轩想死的心都有了。

疼……好疼……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两只手,一只被钉在桌子上,一只被她生生折断,他的双手,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双腿又被铁链拷着,整个人以极度屈辱的姿势被她压在桌上,该暴露的地方一揽无疑。

如果他的双手能动,定然会捂住外露的肌肤,可他动弹不得。

他也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他也有尊严。

被以极度屈辱的姿势压在身下凌辱,旁边还有一堆下人观赏,还有……还有他的哥哥……

他生不如死……

胸口一痛,却是她狠狠咬了一口,把他胸口的血肉全部都咬了下来。

“嗯……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苏少轩怒道。

黄真真满意的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嘿嘿一笑,笑得没有半丝温度,“杀了你?朕还没有玩够呢,怎么舍得杀了你。”

手上用力,穿过他手心的刀子翻旋,鲜红的血又是扑天盖地的溢出来。

“嗯……”苏少轩咬牙,把哀嚎吞进腹里。

猛然倾身,黄真真攥住他的下巴,强行吻住了他。

她的吻肆无忌惮,没有一丝感情,甚至不断咬破他的舌头,鲜血自他的嘴边一缕缕的溢了出来。

猛然间,嘴巴被撬开,一瓶合欢药罐入他嘴里。

苏少轩慌了,不断挣扎着,心里升起一股恐惧。

“暴君,你不得好死……你放了我弟弟……”

奄奄一息,血肉模糊的苏少泽抓狂。

就算他弟弟曾经不是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子,他也是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给凌辱了,算什么?

还是以这种暴力的手段。

“砰……”

因为黄真真用力过巨,苏少轩被甩在地上,钉着手心的桌子,竟也随着摔倒在地。

苏少泽睚眦欲裂,他竟然……强了苏少轩……

“啊……”苏少泽崩溃大喊,挣扎着冲过去,却被一帮宫人狠狠揍倒在地。

反观苏少轩只是睁着血红的眼睛,门牙紧咬,生生将屈辱尽数吞入腹中。

他恨……他好恨……

他发誓,此仇不报,他生生世世永不瞑目,哪怕以江山为祭,哪怕毁天灭地,他也要狠狠报复她。

隐忍的痛哼声,肆掠的狂笑声,愤怒的咒骂声,鞭子抽在身上的清脆声,以及男女之间暧昧的声音交响在一起,搅乱了沉静的夜,也搅乱了不少人的心。

直到天亮,声音才缓缓停止。

苏少轩奄奄一息,虚弱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他的身上满是鲜血,俨然成了一个血人,遍布的伤痕让人惨不忍睹。

黄真真满足整了整已穿戴整齐的龙袍,嘴角露出一丝愉悦。

苏少泽早已疲惫,吼得声音沙哑。

苏少轩如同一尊没有灵魂的木偶,无力地倒在血泊中。

他已经很惨了,然而黄真真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纤细的手勾起他的下巴,满意的看着那张苍白而美艳的脸。

他的脸很好看,即便苍白虚弱,也有一种病态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怜爱一番。

“疼吗?”悠悠的曼笑声突兀的响起。

苏少轩虚弱的盯着黄真真,眼里染着倔强与骄傲。

“你还是学不会怎么放低姿态呢,不过没关系,你一天没学会,我就屠一城的人,你一个月没学会,我就屠三十座城。”

苏少轩无力的身子微微一僵,眼里一痛。

“为了惩罚你刚刚的不识体,下次侍寝的时候,若是你不能让朕满意,朕就屠十座城,还有你的族亲五名,你可别让朕失望。”

黄真真说得风轻云淡,可话里的意思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知道,她做得出来,苏国数十座城她都屠了,又怎么会在意这十座呢。

死在她手里的人太多太多了。

始终隐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啪一声落下,宣告他的妥协。

从今以后,他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具供她玩时赏乐的玩物……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是他,他只能屈辱的活着。

哒……

又是一滴眼泪淌落,他身上的力气全被抽干殆尽,心如死灰。

“怎么哭了,你这样,朕可是会伤心的?朕告诉你,若是你死了,只要是苏国土地,无论是人是畜,朕一概都不会放过,你可得为了他们,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苏少轩痛苦的闭上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这才乖,那个人朕看着挺讨厌的,你去把他给杀了。”

苏少轩身子一震,战栗起来。

“怎么?刚刚还夸你,现在就后悔了?苗城与花城的百姓全部都成了残废,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要不,用他的性命换两座城池的人如何?”

苏少轩痛苦的咬紧嘴唇。

她……想让他杀了自己的亲哥哥,否则,她就把苗城与花城的百姓全屠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逼他……

悠悠醒来苏少泽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他睚眦欲裂,怒吼一声,“暴君,我变成厉鬼,也会生生世世纠缠于你,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哈哈哈……”

在宫人正要制住他的时候,苏少泽咬舌自尽,不舍的望着奄奄一息的苏少轩。

他不想让他为难,谁都可以杀他,唯独他弟弟不可以。

他受了那么多苦,又怎么能亲手杀了他呢。

若是他亲手杀了他,这一辈子,他都会活在痛苦中。

他好恨……他不能救回自己的亲人,他不能报仇,他好恨。

“皇兄……”苏少轩悲吼一声,奈何左手被卸,右手被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尽折磨而死。

恨意一层又一层,扑天盖地的,直欲将他淹没,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只能隐忍。

黄真真冷笑一声,“你以为死了就可以了吗?来人,把他拖下去,剁成肉酱,送给他父皇母后吃。”

“是。”

“哈哈哈……”黄真真扬长而去,纵身大笑,身上的戾气一阵强过一阵。

猛然间,她心口一痛,疼得她喘不过气,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苏少轩痛苦的闭上眼睛,任由心痛一层层的腐蚀他千疮百孔的心。

忽闻宫人们惊叫一声,“陛下……您怎么了……来人啊,陛下晕倒了……”

苏少轩眼神迷离,身上的疼痛一波盖过一波,疼得他昏死过去。


晨曦的光透过窗棂,点点照射在奢华的寝宫里,却照不亮屋里人一颗颗黑暗的心。

一排排衣着各异,容貌俊美的年轻男子跪在宽敞奢华的寝宫门口,神情惶恐,身子哆嗦不停,甚至有不少人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他们的哭声很是压仰,似有满腔委屈,却不敢出声,只是肩膀一抖一抖的控制着自己。

屋子里,还有十数个太医惶恐的依次而跪,摒气敛息,双腿打颤。

“陛下,陛下怕是不行了。”太医颤抖,不敢抬头,甚至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此言一出,本就静谧的寝宫,更加安静,众人连呼吸都不敢喘。

“滚。”

一句冰冷带着薄怒的话,在他们眼里仿佛世上最动听的声音,太医们如蒙大赦,争先恐后的离开,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他们。

“死了更好,宣布驾崩,风风光光大葬了,也算便宜她了。”

一道懒散妩媚的声音缓缓响起,风轻云淡的嗤笑一声,尽是不屑,与其他人的惊惧形成强烈的对比。

黄真真脑子疼,撕裂般的疼,特别是心口,疼得她想骂娘。

耳边,陌生的声音一道又一道的传来,让她摸不着头脑。

陛下是谁?

拍戏现场?

开什么玩笑,她不是在家里吗?谁那么大胆,敢闯进她家打伤她,还堂而皇之的在她家拍戏?

看她一个女孩子好欺负吗?

黄真真骤然一怒,猛然睁开眼睛,身子一挺,坐了起来。

“啊……”

也不知是哪个男人大喊一声,“诈尸了……”

黄真真脖子一缩,往后面退去。

诈诈诈……

诈尸……

“你醒了?”

又是一道截然不同的惊喜声,这声音温润儒雅,清脆好听,如同清泉叮咚,酥软人心。

他的声音极力抑制,那种紧张关心的感觉还是窜入她的心。

光是听到这声音,她便沉醉了,她恍惚间感觉到被呵护,被关爱。

右手猛然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

那双手柔弱无骨,宽大温暖,修长如玉,黄真真敢保证,她从来没有摸过这么柔软的手,还是一个男人的。

蓦然抬头,黄真真直接惊艳了。

那是怎样一个男子,世上任何语言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亵渎。

他容貌如画,谪仙出尘,一袭简单白衣衬着一身优雅淡然,宛如神衹临世,惊艳风华。

他眉如远山之黛,色如中秋之月,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璀璨的琉璃光芒。

长身而立,白衣墨发,神采飞扬,一举一动自有一股超脱世俗的高雅,让人不敢亵渎。

与他站在一起,无端的生出一种自卑,他的美早已超脱世俗,美得不分男女,美得不似凡人。

可黄真真捕捉到了。

那双深邃得几乎可以容纳万物的眼,闪过一丝惊喜,一丝炽热,一丝关心,一丝害怕……

很快他就恢复风清云淡,荣辱不惊,仿佛刚刚的紧张,只是她的错觉。

虽然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可她确切的感受到了。

握着她的手,很快也被松开,温暖的手一松,黄真真仿佛少了些什么。

这个男人是在担心她吗?

他是谁,怎么长得那么好看?

良久,黄真真甩了甩头。

等等……他……怎么穿着古装的衣服?

他是哪个国际巨星?

“还疼吗?”温润的话,让她仿佛犹在梦中。

黄真真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人,还是那张让她久久惊艳的脸。

特别是他微微一笑,仿佛百花盛开,如沐春风,整个世界都因他而美好了。

黄真真努力别过脸,这一别过脸,她风中凌乱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俊美少年,少年的姿色,也让她狠狠一惊艳,只是少年的眼里有一丝错愕,仿佛没有料到,她会醒过来,继而是一种浓浓的厌恶。

厌恶?

她又没得罪他。

黄真真没有心情欣赏他的美色,因为她被少年后面一排排密密麻麻跪着的古装俊美男子给吓到了。

怎么……

这么多古装男子,而且个个姿色都是上乘的。

再看屋子,古香古色,大气奢华,连地面都是以蓝田暖玉铺成的,她现在睡的床榻,也是六尺沉香木。

这绝不是她家,她家没那么豪。

这也不是拍戏现场,她没有看到摄影仪,不管哪家公司都没这么豪的。

再看她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怎么也是古装的?

难道……难道她……

穿越了……

“陛下……”

少年们原本就惶恐,现在看到她醒来,更是吓得面无血色,身子颤抖不停。

陛下死了,他们要陪葬,陛下没死,他们……他们更加生不如死……

黄真真身子一软,无力的跌坐回去。

陛下……

陛下是谁?

她吗?

天啊,她到底穿到哪个国家了?

黄真真握住她身边白衣少年修长的手,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哪一年?”

玉清凡温润一笑,如同冰山的雪莲刹那间绽放,温暖人心,“陛下说笑了,现在当然是晋朝,您是晋国女帝,如今是您登基的第五年。”

晋朝?

晋朝是哪个国家?

南北朝?

中国不是只有武则天一个女皇吗?而且武则天登基的时候都几十岁了。

她历史不好,不要玩她啊,她还有爸妈需要照顾呢。

“你告诉我,你认不认识秦始皇。”黄真真委屈的控诉。

玉清凡一怔,摇摇头。

“那汉武帝呢?”

玉清凡再次摇头。

黄真真还想再问,玉清凡一挥手,淡淡道,“你们都退下吧。”

黄真真猛地拽住他的手,“你别让他们走,我历史就没有及格过,我只知道秦始皇,汉武帝,你要是不知道他们是谁也没有关系,姜子牙你总知道吧,就是周朝那个姜太公。”

众人纷纷不解,有些胆大的偷偷抬头看向龙榻上的女帝。

今天的女帝有些奇怪……

按她以往的性子,肯定会把他们全部都给杀了,而现在……

难道她又想出什么变态的招术折磨他们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