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遇见你半生荒唐

遇见你半生荒唐

相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八岁那年,沈云棠情窦初开,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人便是霍聿言。他薄情寡义,从不将她放在心上,纵使如此,她还是甘愿为他付出一切,没名没分的跟着他。沈云棠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的久一点,霍聿言便会回过头来,看到她的存在,回应她的爱情。谁成想,深爱一场,爱到最后,他要订婚了,跟别的女人,她的爱情成了彻头彻尾的一场笑话。

主角:沈云棠,霍聿言   更新:2022-07-16 02: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云棠,霍聿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遇见你半生荒唐》,由网络作家“相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八岁那年,沈云棠情窦初开,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人便是霍聿言。他薄情寡义,从不将她放在心上,纵使如此,她还是甘愿为他付出一切,没名没分的跟着他。沈云棠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的久一点,霍聿言便会回过头来,看到她的存在,回应她的爱情。谁成想,深爱一场,爱到最后,他要订婚了,跟别的女人,她的爱情成了彻头彻尾的一场笑话。

《遇见你半生荒唐》精彩片段

夜里,天边炸开一颗惊雷,将梦中的沈云棠惊醒。

窗外正飘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她下意识摁亮了床头的壁灯,起身要去关窗,倏忽间,惊觉一道犀利的眸光正紧锁着她。

她朝着沙发看去,毫无征兆对上了一双寒潭般的墨眸。

霍聿言修长的双指夹着根烟正在徐徐抽着,烟头明明灭灭。

“醒了?”他凉薄地开口。

沈云棠被吓了一跳:“霍……霍先生?”

四年前,她被他买了回来,换取二十万支票为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

她以为她会从此堕入深渊,却不想,他娶了她。

他让她成为了名正言顺的霍太太。

后来,他才知道,因为他最爱的女人被霍家老爷嫌弃身份卑微,更甚至被驱赶到了国外,所以他娶她这样一个用钱就可以买到的女人来恶心霍父。

对他而言,她只是一个标准的床伴。

压下心中的酸涩,沈云棠恭敬地上前,给他倒了一杯水:“我不知道您今晚回来,吃过晚餐了么?还是我去替您放洗澡水?”

霍聿言白衬衫袖口被挽至手肘,慵懒地将烟头碾灭:“离婚协议书我签好字了,明天你从这里搬出去。”

突来的一句话,让沈云棠浑身一震。

她有些惊愕地望向他,却正好瞅见了他衣领口很淡很淡的口红印。

“我知道了。”

“没有其他要问我的?”霍聿言黑眸紧锁着她,意味深长。

“我是您买回来的,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其他的,我不需要知道。”沈云棠标准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听话。

只是低头替他脱鞋的时候,掩饰了逐渐苍白的脸色。

霍聿言扯了扯领带,语带施舍和一抹不易察觉的烦躁:“我在城南给你安排了一套房子,跟了我四年,我也不至于亏待你。”


一夜风卷残云,沈云棠像被人从中间拆成两截。

霍聿言尽了兴,满意地从她身上起来,习惯性点了根烟抽着,他写了一张支票放在床头,同时还拿了两片避孕药递给她。

“吃完药,拿了支票走吧。”

“喔。”沈云棠卷着被子,没有犹豫,接过那两片药丸,甚至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这样无比熟练地吞了下去,仿佛早就已经做过无数次。

可今天的药片却没有往常那样落入胃里,而是哽在了喉咙,像吞了刺一样,疼得心慌。

“真乖。”霍聿言望着她倔强的动作,挑了挑眉梢。

沈云棠垂下了眼帘,有些湿润。

签完离婚协议书,她离开了御景龙庭。

四年前入住的时候,她只带几套换洗的衣服,四年后搬离的时候,她却是孑然一身。

佣人赵婶收拾房间时,发现了床头静静搁着的一张支票,她惊讶着想叫住沈云棠,却发现沈云棠已经走远了。

“霍先生,太太没有拿那支票,要给她送过去么?”赵婶请示霍聿言。

霍聿言彼时正在沈家商谈着他和沈晚瑜的订婚宴,闻言眸中闪过一抹晦暗,冷漠道:“以后霍太太只有一位,她姓沈。”

赵婶身形一僵,不敢再多言。

……

一个月后。

霍家和沈家强强联姻的消息铺天盖地袭来。

江城相关杂志、报纸、网络媒体密集宣传,长时间霸占头条。

“啧,霍先生真的和沈小姐订婚了啊?”

“听说以前霍家看不起沈家,强行棒打鸳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霍家还是和沈家结亲了……”

“哎,沈云棠,你之前不是在霍家旗下的集团工作么?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沈云棠原本安安静静地工作着,突然听到同事这么发问,她抬起头,眼神满是空洞:“你说什么?”

“别问了,这种高层内幕,沈云棠一个小职员能知道什么?”另一位职员又是笑着打趣。

“说得也对……”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沈云棠并没有搬去霍聿言为她准备的城南公寓,她在公霍附近和人合租了一个套二,周末就回小镇陪伴母亲。

可是今晚,她望着手机里唯一一张霍聿言睡觉的照片,怔怔出神,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结婚四年,他呆在御景龙庭的时间很少,大多时候深夜归来,清晨离去,从不停留。

这一张还是她趁着他睡着了偷拍的。

指尖在屏幕上摩挲着,他这么快就要订婚了么?

那位沈小姐,也很好吧?

指尖一抖,居然不小心拨通了他的号码。

耳畔传来嘟嘟的绵长忙音,沈云棠慌得想要挂断的时候,听筒那端被人接起了……她心尖一颤,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祝福。

然而,响起的却是一道女声——

“你好,请问哪位?”

女声清脆空灵,动听悦耳。

沈云棠一下子咬紧了齿冠,身体僵硬到冰凉。

“聿言没有存这个号码,你再不说话,我就要挂电话喽。”女人又是狐疑地问。

沈云棠轻闭上眼,主动掐断了通讯。

她的号码连存在他通讯里的必要都没有!

原来四年都是她的独角戏!

一阵冷风从窗口倒灌进来,也许是着了凉,沈云棠胃里涌起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

趴在洗手台前,她不知道吐了多久,一抬眸看到镜子里自己惨白的脸色,眼前却闪过一阵眩晕,身体失去了支撑点,无力地昏死过去……


醒来时,沈云棠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淡淡的消毒水气息萦绕。

沈云棠掀开眼帘,对上一双关切的眸子,是她的经理夏晟。

“沈云棠,你终于醒了?”夏晟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眸中竟有一抹血丝:“还好你室友通知了我,谢天谢地。”

沈云棠感激地望向夏晟。

“我怎么了?”

夏晟避开沈云棠澄澈纯真的眸光,替她掖了掖被角:“天气冷,你感冒了有点低烧,吃点药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真是麻烦你了,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沈云棠认真地说。

夏晟犹豫了一会,斟酌开口:“你的男朋友呢?要不要通知他过来一趟?”

夏晟和沈云棠以前就有过工作上的接触,认识时间并不短。

他曾经追求过沈云棠。

但沈云棠一脸幸福地笑着告诉他,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沈云棠晦涩地轻笑了下:“我们分手了,他可能比较忙。”忙着订婚,忙着工作。

“就算分手了也不至于把这样的你丢下啊?!”夏晟的口吻突然变得愤怒。

“可他也没有义务要照顾我,而且我只是感冒,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是么?”

夏晟忽而缄默起来,过了两秒,他拿过药和温水递给她:“医生叮嘱你醒过来就把这药吃了。”

沈云棠再度道谢,吃过了药,很快就有了倦意。

她睡觉的时候,其实不太安稳,喜欢蜷缩成一团,很没安全感。

夏晟听着她越来越均匀的呼吸声,复杂的眸光掠过她平坦的小腹,烦躁地抓了一把短发,然后纠结地在病房里来回走着,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决定。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沈云棠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晟忙不迭地捂着手机去了回廊,屏幕上跳动的号码备注很简单:他。

这个他,就是沈云棠的男朋友?

夏晟接通电话,一道雄浑的男音传来,带着高高在上的倨傲——“有事?”

夏晟怒意飙升,报复似的道:“溪溪她刚才累了已经休息了,请问你哪位?”

电话那端的霍聿言明显怔了一秒,然后骤然挂断了通讯。

夜深人静,男人一双深邃的黑眸携裹着腾腾杀气,视线定格在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凌晨三点二十。

习惯性地抽了根烟,他薄唇挽起讥诮的弧度。

呵,原来不止是他有了新欢。

……

周末,冬日里难得的暖阳。

沈云棠出院,她没什么东西,夏晟坚持要送她回家。

车子缓缓行驶在马路上,沈云棠穿着厚重的棉服,裹着紧密的围巾,一张素净的小脸时不时冲夏晟露出微笑:“夏经理,一会我请你吃火锅吧?”

“我们是同事,哪里需要这么客气?”

“那你去不去?”

“当然……”夏晟神采飞扬,也冲她一笑:“要去!你请客,我怎么能不赏脸?”

沈云棠会心一笑,途径十字路口时,慵懒地朝窗外看去,视线却再也挪不开了……因为,她看到了霍聿言。

霍聿言牵着沈晚瑜的手进了婚纱店,亲昵又自然,不时的,霍聿言会淡笑着朝沈晚瑜说几句话,惹得沈晚瑜嗔怪着捶打霍聿言的胸膛,像在撒娇。

她嘴角的笑慢慢凝住了,这一幕有些刺眼。

“啧,那不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新闻当事人霍先生和沈小姐么?”夏晟顺着沈云棠的视线看过去,惊叹道:“没想到他们现实看起来这么般配。”

沈云棠唇瓣一张一合:“很般配么?”

“家世背景相配,郎才女貌相配,难道你不觉得?”夏晟戏谑地着挑眉反问。

沈云棠霎时哑口……

夏晟狐疑:“你怎么不说话?”

下一瞬,沈云棠开口了,以郑重其事的姿态,一字一顿:“是的,他们很配,除了他们彼此,谁都不配!”

像告诉夏晟,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