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此病名为爱情

此病名为爱情

肖邦的玫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报道前一天,夏燃在火车上救治了一位突然患病的乘客,但因为紧张加没有经验,差点把那人害死。幸亏车上还有一位男医生,及时施以援手。第二天去医院报到,她才知道,昨天帮她的男人是医院的院长。甚至,在第一次会议上,他就点明她救人失败的囧事。自此,她成了他的重点关心对象,每天都要陪他查房,每天都要写病理报告!

主角:夏燃,孟致言   更新:2022-07-16 0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燃,孟致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此病名为爱情》,由网络作家“肖邦的玫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报道前一天,夏燃在火车上救治了一位突然患病的乘客,但因为紧张加没有经验,差点把那人害死。幸亏车上还有一位男医生,及时施以援手。第二天去医院报到,她才知道,昨天帮她的男人是医院的院长。甚至,在第一次会议上,他就点明她救人失败的囧事。自此,她成了他的重点关心对象,每天都要陪他查房,每天都要写病理报告!

《此病名为爱情》精彩片段

Part1:你好,院长大人

“刚刚火车上那人好帅啊!”夏燃拉着同行的小姐妹八卦道:“肯定是个很厉害的医生!”

车厢里,高挑男子给小男孩急救的情景让夏燃印象深刻。一直与夏燃同行的中年女子听夏燃夸了男子一路,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小姑娘是去哪儿的?再往前走就是清远医院了。”

夏燃声音中带着雀跃:“这么快就到啦!我就是去清远报到的实习生啊!”

说完,夏燃和小姐妹告别,然后向提问的中年女子点头示意,得知是一班火车的,又挑起了救人男子的活话题。中年女子笑了笑:“这样啊,以后你就知道了,他不仅很帅,还很凶。”

“啊?怎么说呢?”

“到时你就知道了。”中年女子不准备解释太多。

夏燃带着疑惑皱了皱眉:“请问你是?”

“啊,叫我阿长就行了,我是清远医院的护士长。”

清远医院。

“夏燃。”

“夏燃?”

“夏燃!”

“到!”

夏燃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沉重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清远医院作为本省第一医院真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的大!即便有阿长帮忙指路,夏燃还是在迷宫一样的楼群中转了两三圈。

实习生的队伍中早就没有她位置了,护士长认出了夏燃,招手让她站到自己身边。

刚刚站定,一个熟悉又带着冷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就是夏燃?”

夏燃寻着声音看去,拿着花名册站在前面的男人不正是火车上的救人英雄吗?英雄穿上白大褂,气质马上就变得温润起来,但说出口的话却是冷硬得很:“你就是夏燃?在火车上自告奋勇救人,差点没把人医死的那个夏燃?”

人群中开始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但又很快沉默下去。

夏燃瞬间红了脸,快速地瞪了男子一眼,视线扫过那人胸前的工作牌,嗯,孟致言。这种发言都没人敢笑出声来,这位孟医生果然很凶啊。

“当时是我太紧张了。”碍于孟医生的气势,夏燃辩驳的声音细如蚊呐。

但孟致言听见了:“紧张得连急救要领都忘了?位置都能找错?胆子这么小,不要来当医生了。”

大厅中更安静了,连夏燃都无从反驳。其他领导又嘱咐了几条注意事项,剩下的就是科室的分配了,从今天起,实习生们的工作就算正式开始了。

“老天保佑不要把我分到孟致言的科室,不要分到孟致言的科室!”夏燃双手合十,在嘴里反复念叨着。

护士长看不下去了,过来撞了她一下:“想什么呢!孟致言哪有什么科室,他是清远的院长。”

院长?这么大的官?夏燃感慨,救人英雄果真不是凡人,但转念一想,心中“咯噔”一下,院长的话,她不是无论被分到哪个科室都归他管了吗?

“你是外科的,但院长每年都会选一个实习生亲自指导的,不分科室。”护士长好心给新人夏燃介绍清远的传统。

夏燃呵呵一笑:“是么,到底是哪个倒霉蛋这么悲催。”

“以前都是随机选的,我也记不住是谁了,”护士长心不在焉的答着夏燃的问题:“但今年的就是你了。”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夏燃看着阿长悠悠离去的背影,只觉得无比惆怅。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夏燃,在接下来的相处中越发深刻地体会到了阿长所说的“凶”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医生,如果患者自述下肢酸麻,病因都有哪些?”

“夏医生,发现胃部异物要怎么处理?”

“痔疮的成因都有哪些?”

“外伤处理有哪几种情况?”

“触诊时最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不只是夏燃,其他被孟致言点名提问的实习生们也是战战兢兢的,偶尔有一两个说对答案的,声音也小的可怜。

孟致言合上手中的资料夹,宣告着早晨巡房问诊工作的结束,夏燃看在眼里,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锤了锤僵硬的肩膀。这一系列的小动作都被孟致言看在眼里。

“夏医生。”

“在呢!”夏燃立即应声举手。

“你把我今天早晨所有的问题整理一下,附上详细的答案,整理一份报告出来,五千字就行,明天之前交给我。”

几声细微的吸气声响起,一众实习生都对夏燃投去同情的目光。孟致言深深看了夏燃一眼,然后缓步走出了病房。

护士长走过来,拍拍夏燃的肩膀以示安慰:“晚点交也没关系的,院长工作多的很,基本没有准点下班的时候。”

夏燃木偶似的点点头,可是她不想加班啊,最近为了跟孟大院长的工作节奏,她已经连续几天睡眠不足了好嘛,而且重点在于,她根本想不起来孟院长刚刚都问了什么问题了,怎么整理报告啊!

午休时间,夏燃拒绝了阿长共进午餐的邀请,独自摸到了院长办公室。

“请进。”几声敲门声后,孟致言说道。

夏燃深呼一口气,推门进去,孟院长不带情绪的声音听起来倒是顺耳多了。

“有事么?”孟致言看了一眼来人,淡淡开口。

“啊,是这样的,孟院长,那份报告。”

“那份报告你有问题?”孟致言一记眼刀扫过来,让意志不坚定的夏燃立刻收了声。

“没、没有,院长,我一定会按时交给你的!”

孟致言低头笑了笑,觉的这个小实习生实在是有趣:“所以你上楼找我,就是为了来向我表决心的?”

“呃。”夏燃一时噎住了,这分明就是在调侃她,无论怎么回答似乎都不大妥当,只是她有些奇怪,竟然能从孟致言的嘴里听到这种语气。但当夏燃看到孟大院长的表情时,她马上将自己的纠结抛之脑后,什么调侃,这就是在嘲讽她嘛!她竟然还在这里想一些有的没的!

“不说就算了,不过,既然你有时间来找我闲谈,不如下午跟我一起查房吧,下午三点,慢性病区见。”

夏燃礼貌的微笑僵在脸上,从牙缝里略显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好的,院长。”

只要是经孟致言手的患者,孟致言都会记住他们的名字,正比如现在,刚一进处置室,孟致言就和一个老人熟稔地打招呼:“李老爷子,又见面啦,这次还是心脏不舒服吗?”

“可不是嘛,哎呀,老毛病了,每个月都要吊两回水,好不了!只能慢慢养着。”

“瞧您说的,谁还能不生病了,您别担心。”

孟致言一碰上患者,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态度那叫一个如沐春风,夏燃不禁多看了两眼。

李爷爷也看见了夏燃:“清远还有我没见过的医生呐?长得真俊俏。”

孟致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淡声介绍:“这是医学院来清远实习的学生们。都是很优秀的医学生,就是经验不足,不知李老愿不愿意给他们个机会?”


孟致言说得含蓄,其实就是在问愿不愿意让新人练手,但是清远的患者都对孟致言信任度极高,李老欣然答应。

“夏燃,你来。”

夏燃应了声是,熟练地拆开了静脉注射器,完成准备操作后将针头慢慢推入,松开止血带,未见回血,这说明针头并没有被固定在正确的位置。

孟致言就在旁边看着她,夏燃有点紧张,李爷爷也是,但他仍然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

夏燃捏住针尾又重新调整位置,向左一点,不行,那,再向右一点儿?

李爷爷一个没忍住,“哎呦”一声,吓得夏燃马上就停了手。将针头撤了出来,夏燃低头垂手地站在最边上,不敢看孟致言的脸色。

“都愣着干什么呢,换一个人吧,护士长,麻烦你了。”孟致言向护士长点头示意,又与李爷爷寒暄了几句,就这样结束了这场“事故”。

实习医生的工作并不比正式医生轻松,而且实习生都是还未毕业的学生,经验不足,很多工作上的细节可以说是边学边做,一整天下来,每个人都是腰酸背痛的。

夜幕降临,出了夜班轮值的医生,其他人都陆续离开医院了。几个下班晚了些的实习医路过休息区的饮品店,远远看到了夏燃,上前打招呼:“夏医生,还不下班啊?”

夏燃抬头问了声好,又一头埋进资料前,在笔记本键盘上敲起字来。

孟致言在第二天的早晨收到了报告,报告用透明的文件夹夹着,详略得当,非常满足要求。孟致言又想起了昨晚在角落里熬夜打字的夏燃,嗯,还算用心,就是笨了点。

夏燃端着铁盘,上头放着整排的注射药剂,走进双人病房,里头住着两个老人,都因心脏方面的病症而住院疗养,过些时日就要准备开刀了。

“李爷爷,今天好吗?”她来到窗边,向其中一名老人打招呼,脸上净是甜甜的笑容。

“看到你就不好了。”瞪着她手上的东西,李爷爷垮下脸来,对前天的经历印象深刻。

“李爷爷,不要这样嘛,我这次一定可以一次成功的。”她赔着笑脸,心中却忍不住抱怨,上次都是孟大院长在旁,才会害她紧张得连连扎错!

结果她不仅被海削一顿,还带报告处分。

现在他人不在,她才不会再犯错。

“哼。”李爷爷别过头去,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李爷爷,就信我一次嘛!”她合掌拜托。

“对呀,老李,总要给人家新人一点机会啊。”隔壁床的老人忍不住帮夏燃说情,不忍心看她被刁难。

“何爷爷,谢谢你。”夏燃满怀感激。

“又不是你皮肉痛,你说得倒是轻松!”李爷爷呿道。

“李爷爷,今天我也要帮何爷爷打针啦。”上回她一再失败,最后何爷爷的针是由其他护士来打的。

何爷爷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你看!要帮你打,你还不是一样!”李爷爷像是抓到证据般,指着何爷爷的脸不屑哼道。

“我、我没有啊!打就打,我怕什么?”何爷爷赶紧大声反驳。

“那你先。”哼,明明是在逞强。

“我先就我先!我才不像你,看到针头就怕得要命。”何爷爷拉开长袖睡衣,露出皱巴巴的手臂,一副慷慨赴义的神情。

“是啊!燃燃,你等一下可以多试他几次。”李爷爷准备看好戏。

“李爷爷,我不会再出错啦!”她跺脚强调,没发现病房外有双炯炯黑瞳,正往里头看。

“何爷爷,请别担心,一下就好了,麻烦你把手握起来。”她拉张椅子坐到他床边,准备帮他打针。

她用皮管绑住他的手臂,轻拍,寻找血管,注射药剂。

瞪着她的动作,何爷爷下意识的紧张,但她的动作迅速确实,只有下针的一刻稍痛,再来就很顺利,他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看吧!谁说我怕打针了?这根本就像蚊子叮一样,一点也不会痛。”何爷爷得意地高扬下巴。

“李爷爷,现在你可以放心交给我了吗?”夏燃暗自松了口气,笑盈盈地对李爷爷说道。

“哼。”闷哼一声,李爷爷不甘不愿地把手臂伸出去。

“李爷爷,不要板着脸嘛。”她柔声以对,不被他的臭脸所影响。

“是啊,不会多痛的。”何爷爷在一旁劝。

她着实不简单,前天才被他斥骂,现在就有长足的进步。不知不觉,孟致言再一次因她而停驻在病房外,观察起她的一切。

她目前的表现,的确可圈可点,对她最初巴结奉承的厌恶,早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新的认识。

这一个月来,不管他出多少难题,她都咬牙忍下来,偶尔脸上露出疲态,却仍是笑容满面。

为求证,他私下探问过护士、病患,他们对她的风评都相当好,这证明了她的情商很高。

在实习上,他也一直留意她的学习态度,一次做不好,第二次绝对跟上他的要求。

前阵子的手术就是一例。那是他第二次放手让她缝针收尾,结果她缝得十分漂亮,让他刮目相看。

而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那时她眼中散发着得意的光彩,相当眩目,就算隔着镜片也掩盖不住。有机会他或许可以问问,她为何要戴副平光眼镜,遮住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

午休时间,夏燃拿着饭盒跑到医院顶楼,这是她近来发现的好地方,没有人来干扰,视野又超棒,天气好时景色格外迷人。

今天阳光有些刺眼,她选择一处有阴影的角落坐下。但她没有马上打开便当,反而先摘下眼镜,长长吐着气。她感觉身体跟大脑都呈现疲累状态,除了累,还是累。

为了让犯错的机率减少,她所做的努力可以写成一本辛酸史啊!

她除了要熬夜苦读外,之前为了让伤口缝合漂亮,还买了一堆猪皮回宿舍练习。

而打针一事被骂后,她更是求爷爷告奶奶,四处拜托别人让她练习,最后只有同班的周佳明,愿意让她试针,还要以一顿饭外加一场电影作为交换。

结果她做了这么多,孟大院长还是没有一句鼓励或肯定。

“啊!你怎么这么冷血啊!”她忍不住发出怒吼。

“你在说我吗?”

一道男声赫然在她头上响起,抬头见到来人后,夏燃吓得惊叫出声:“啊!”

他走路怎么没有声音的?吓死人了!

“我以为你胆子很大。”孟致言的嘴角微扬,虽然早就猜到她会如此反应,但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想笑。

“院长……”戴回眼镜,她慌张地从地上爬起。

奇怪了,他怎么会到屋顶上来?

“你喜欢到屋顶?”他注意她一段时间了,近来的午休,她几乎都跑到这里来,不自觉地,他的脚步也跟着她上来。

“呃,对呀,这里的风景很好。院长,我先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的关系,她忽然感到莫名的心慌,还有一种怪异的紧张感,让她现在只想跑掉。

“不喜欢看到我?”他挑眉。

“没这回事。”她用力摇头否认。

她才不是不喜欢他,而是他太会折磨人,让她见到他就怕。她想,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想跑掉的吧?

“是吗?”他背对着她走向栏杆,远眺景物,因为忙碌,他也有好几年不曾上来了。

被他这么一说,她连动都不敢动了。

他到底想干嘛?该不会又要考她了吧?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主动,她有着防备之心。

“不吃饭吗?”他突然回头。

你在,我怎么敢吃啊?她回以干笑。

“想吃就吃,下午两点还有一床手术要进行,我可不希望你体力不支,还要其他人分神照顾你。”说完,他又回身背对她。

他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冷漠的方式表达关心?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她忍不住撇下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那我就不客气了。”

打开饭盒,正当要动筷时,她又突然停了下来:“呃,你吃过了吗?”

“嗯哼。”

耸耸肩,她就当孟致言吃过了,于是开始扒饭,打算在极短的时间里吃完,再找借口闪人。

“你近视多少度?”他忽然回身凝望着她大口吃饭的模样,很少有女人会在他面前不顾形象的大吃特吃,但还好,她的吃相倒不难看。

“没有,我没近视。”忙着吃饭,她不假思索地脱口道。

“那为何戴眼镜?”

“呃!”她顿住,没发现嘴角多了一颗饭粒。

“有什么难处不能说吗?”他面无表情问道,心里涌起想帮她抹去饭粒的冲动。才这么想,他的身体已经行动。

“这个嘛,我只是想着,戴眼镜会让我看来成熟一点,我不想让病患对我产生不信任感……啊!”

孟致言突如其来的接近让夏燃吓一跳,夏燃还来不及反应,孟致言的指尖已划过她唇边,此举令她的心跳漏了一大拍。

“信任感不是由外表建立的,如果学艺不精,任何伪装都没用。”孟致言将饭粒放到盒盖,顺手摘掉她的眼镜放到自己口袋。

嗯,这样顺眼多了。

“那眼镜……”她喃喃道。

“你根本不需要这东西。”他根本没让她有机会要回,就消失在屋顶了。

“院……”他干嘛拿走她的眼镜啊?她傻在原地,心跳因他刚才的举动而持续失控。

另一方面,孟致言也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惊疑。

他刚在做什么?怎么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举动?难不成……不可能,他只是看不惯她嘴边黏着饭粒而已。

心头浮现的想法,立即被他抹去。

他为什么要帮她拿掉饭粒?

提醒她就好了啊!

害她几天下来,满脑子都是这件事,连睡觉都还会梦到那个画面,让她现在见到他,总是尴尬不已。

“燃燃,燃燃!”护士长轻摇着她的肩膀叫道。

相处的日子一久,她越来越喜欢燃燃的做事态度,因此也就舍弃了上下级间的称呼,改叫起她的名字。

“啊?”夏燃突然回神。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叫你好几声了。”护士长交代的事项讲到一半,才发现该听话的人,魂却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我没事,对不起,阿长,刚刚你要跟我说什么?”

“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请假回去休息?”护士长仔细端详着她,发现她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没有啦,虽然被顶头上司折磨得很惨,但是我已经练就金刚不坏之身了。”她扬起甜笑,还做着健美先生的姿势。

“别耍宝了!”护士长轻敲她的额角,把话题转回正事上:“我有事要跟你说,817病房的事。”

夏燃赶紧收起笑容,认真听从指示,还不忘记下笔记。

护士长交代完注意事项后,一旁的电梯打开了,一名穿着黑色套装,身材姣好的美女,款步走向护理站。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孟致言在吗?”她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很好听。

“刘小姐你好,院长他在办公室里。”护士长认出来人,笑容满满的招呼。

“谢谢,我知道了,这是我特地买的小点心,你们慢慢享用。”刘方媛笑容亲切地将手里的纸袋放到桌上。

“刘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每次都送东西给我们。”护士长笑得眼睛都瞇起来了。

“这只是顺道而已。那不打扰你们工作,我去找孟致言了。”刘方媛微点个头,便款步离开。

“阿长,你认识她啊?”

夏燃好奇的问。听闻她要找孟致言,夏燃心头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却摸不清这感觉从何而来。

“嗯,你才刚来不晓得,刘小姐是A大医院妇产科的医生,也是我们院长的女朋友,偶尔会到医院找院长。”

护士长一边说道,一边将桌子上的纸袋收进底下的抽屉,打算等会儿再跟其他护士分享。

“她长得好漂亮。”夏燃的笑容有点僵,心沉甸甸的,好像被颗大石压住了般,好难受。

原来她是孟致言的女友,她长得好美、好有气质,跟她一比,自己简直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

等等!她为什么要跟她比啊?疑问才闪过,还来不及细想,护士长的话就将她的注意力给拉回。

“对呀,她不但长得美,待人也很客气,不像前几任,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我们这些小护士一点都不客气。”护士长对刘方媛赞不绝口,印象极好。

夏燃不觉蹙眉:“前几任?院长常换女朋友啊?”

真看不出,孟致言竟是个花心大萝卜。顿时,她对孟致言的好感大打折扣。

“唉,其实我觉得院长也很无奈吧!你也知道,医生的工作不像一般人,忙起来哪能顾得了太多事?那些捺不住寂寞的就纷纷求去啦!好玩的是,听说那些女人都是自己主动追求的。”护士长忙不迭地帮孟致言说话。

“阿长,你怎么知道啊?”夏燃脸上满是疑问。孟致言的情史,阿长会不会知道得太多了点?还知道都是女方主动追求的。

护士长拍拍她的头:“傻瓜,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传闻,何况院长又年轻又帅,那些小护士超迷他的,所以到处都可以听到院长的消息。”

“哦,那院长跟刘小姐交往多久了?”她忍不住想追问,全然没发现八卦的男女主角,已经来到她身边。

“你时间很多吗?还有时间探问我的事。”孟致言冷着一张脸,发现自己莫名不喜欢她探查自己的私事,尤其是感情事。

“啊?院长?对不起!”当场被抓包,夏燃窘得涨红了脸。糟糕,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抱歉,院长,我不该多嘴。”护士长一脸尴尬地道着歉。

孟致言冷瞪着夏燃:“今早的术后报告完成了吗?”

“还、还没有弄好。”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错,夏燃低头反省。

“致言,别这么凶嘛,我想她们只是好奇而已。”刘方媛揽着他的手臂柔声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