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战爷你的心肝宝贝终于回来了

战爷你的心肝宝贝终于回来了

桃奈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辈子,夏楚楚活得非常失败!亲生父亲将她视作获取利益的棋子,百般厌恶的丈夫将她送进了监狱,内心深爱的男人早就与妹妹暗通款曲,那二人最终将她送进了无间地狱!有幸重生后,夏楚楚发誓要改变悲惨的命运!她撸起袖子加油干,一边虐渣一边掉马,在成为大佬的路上一骑绝尘!

主角:战羽寒,夏楚楚   更新:2022-07-16 01: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战羽寒,夏楚楚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爷你的心肝宝贝终于回来了》,由网络作家“桃奈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辈子,夏楚楚活得非常失败!亲生父亲将她视作获取利益的棋子,百般厌恶的丈夫将她送进了监狱,内心深爱的男人早就与妹妹暗通款曲,那二人最终将她送进了无间地狱!有幸重生后,夏楚楚发誓要改变悲惨的命运!她撸起袖子加油干,一边虐渣一边掉马,在成为大佬的路上一骑绝尘!

《战爷你的心肝宝贝终于回来了》精彩片段

初冬,女子监狱的门打开,战羽寒满身肃然的立在夏楚楚面前。

她一惊,掌心攥着的东西一紧,仰头对视着那漆黑的眸。

身着军装,气势强魄的战羽寒剑眉皱起。

入狱三年,他从未来看望她,却在出狱这一天出现,夏楚楚心底满是凄楚。

当年的她,就是用这样仇恨的眼神望着他,如今面容憔悴,唯有眼神依旧冷冽。

想起那件事,那个人,战羽寒浑身散发出阴森可怕的寒意,鹰隼般的黑眸狠狠剜在她的身上。

“夏楚楚!到如今你还不思悔改是不是?”

浑身腾的燃起一阵盛怒,战羽寒一双手扼住她的脖颈,恨不得将她直接掐死。

夏楚楚看着他,没有任何的恐惧和害怕,只嘲讽一笑,“怎么?你还想杀了我?”

“像害死我肚子里孩子那样,杀了我啊!”

战羽寒扼着她脖颈的手在颤抖,却死死忍住,沙哑的嗓音吼出,“那是意外!你究竟要我说多少遍?!”

“对我而言,嫁给你是我最大的意外!”

捏着掌心里发皱的离婚协议书,夏楚楚冷漠递过去。

片刻后,战羽寒捏起那早已签上她名字的离婚协议,沉声开口,“那么,你先看看这个。”

从勤务兵手里接过iPad,夏楚楚一双凤眸猩红,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倏然揪住了战羽寒的军装,“不!这不可能!”

“所以,你也觉得这是意外?”战羽寒深邃的黑眸剜在她的身上,愤怒,却又觉得可悲。

战羽寒深深看了她一眼,整理着身上满是褶皱的军装,一字一句道,“夏楚楚,你究竟能够为了他付出多少?”

她不可置信的摇着头,死也不相信这一切!

“只可惜,你的真心不过是喂了狼!”凝视着她狼狈离开的背影,他紧攥着拳头定定站在原地。

而他的心,又何尝不是喂了个白眼狼?

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阴寒气息,司机试探性问,“战少,我们……”

“跟上她!”

半个小时后。

“季浩宇先生,你愿意娶夏浅沫小姐为妻吗?”

轰动宁城的奢华婚礼上,一对新人甜蜜拥吻着。

嘭!

一步步走近,只听沙哑愤怒的声音传来,“季浩宇,你说好的等我出狱就远走高飞呢?”

季浩宇温柔推开怀里的夏浅沫,看向衣着单薄,鲜血染红白裙的女人。

“夏楚楚,三年前你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进监狱,现在还有脸要我带你远走高飞?”

“人渣!若不是因为你,我不会嫁给战羽寒,更不会入狱三年!”

瘦弱的身子颤抖着,夏楚楚猩红的眸底满是愤怒。

直到一抹甜美的嗓音传来,将她彻底推向地狱,“姐姐刚出狱,就来抢妹妹的丈夫吗?难怪入狱三年,战少这个丈夫都不屑于看你一眼。”

“夏浅沫!”

夏楚楚嗜血的眸光剜过去,回想着四年前她劝说自己嫁入战家的画面,和此刻完全是两幅嘴脸!

迈步逼近夏浅沫身旁,颤抖的手揪住她刺眼的婚纱,“你为什么……”

“啪!”话还未吐出,只听一声脆响传来。


“你闹够了没有?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此刻愤怒掌掴她的,是自己的父亲夏飞海!

“楚楚,我爱的是沫儿。就算战少不要你,可你也不能强迫我吧?”

拥着夏浅沫的季浩宇一副为难的模样,淡瞥了她一眼满是鄙夷。

听着强迫这个字眼,再看向众人嘲讽的眸光,夏楚楚如坠地狱!

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脑海中满是和季浩宇的甜蜜回忆,原来,这四年的付出和牺牲都喂了狗!

痴恋多年的渣男贱妹算计她,渣爹视她为棋子。

而所谓的丈夫,最终害她入狱……

拖着沉重的身体,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以及周围宾客那嫌恶的眸光,令夏楚楚发疯似得跑出礼堂。

走在寒冷的街头,瘦小的背影孤独悲怆。

“季总裁和夏小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个人相恋五年终于走进婚姻殿堂……”

耳畔传来行人艳羡的议论声,夏楚楚只觉得大脑嘭的一下炸开。

相恋五年?

四年前她在热恋期选择为爱牺牲,答应季浩宇的提议,成为战大少去晦气娶回来的妻子,当时夏浅沫也一直游说……

原来,这就是一个圈套?从一开始季浩宇和夏浅沫就狼狈为奸,引她入局?

夏楚楚愣在小巷口浑身颤抖,缩在角落不住的摇着头。

砰!

随着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子猛然撞向她,瞪大双眸的夏楚楚看向车内。

驾驶座上笑容邪肆的季浩宇,以及他身旁还穿着婚纱的夏浅沫。

顿时鲜血顺着嘴角淌出,身上破旧的白裙还是他曾经亲自挑选的。

沉重的双眸一点点眯紧,只见在夏浅沫的胸口,那熟悉的凤纹玉璧项链格外刺目。

“疼吗?夏楚楚,记住这种痛,下辈子别去抢不属于你的男人!”

“因为,抢走的终究是要还的!而偿还的代价,你和你贱妈现在应该都懂了。”

明明那么美丽的面容,此刻的笑容却狰狞的可怕!

紧攥着粉拳,指尖一点点嵌入掌心内,夏楚楚咬牙低吼:“你们究竟都做了什么?还有项链,那是沈家的,是我妈妈留下来的!”

那是妈妈唯一留下来的物品,三年前季浩宇借口说替她保管,居然送给了夏浅沫?

沈家世代相传的天然翡翠凤纹玉璧,从她生下来母亲就将凤纹玉璧传给了她。

“宇哥哥,沈家都死绝了,如今危机解除,夏季两家强强联手,完全轻松称霸宁城!”

挽着季浩宇的手臂,夏浅沫宛若一个乖巧的小女人。

沈家这两个字眼,令季浩宇的黑眸越发阴鸷可怕。

他要用沈家所有人的血,告慰他父母的在天之灵!

“姐姐,沈佳宜那个老贱货,你应该很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吧?哈哈,可惜你只能亲自下地狱去问了!”

妈妈……夏楚楚的心脏猛的抽搐几下,在她6岁时母亲意外坠海,却尸骨无存。

也就是在那一年,后妈林金莲带着比自己小一岁的夏浅沫进入夏家,此后夏飞海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来越恶劣。

夏楚楚猛然一惊,莫非,母亲的死和这一对贱人母女有什么关系?

否则的话那么凑巧,母亲前脚出事,林金莲母女就登堂入室了?


疑惑和愤怒一股脑蹿升进脑子里,夏楚楚恶狠狠的盯着一对渣男贱女。

随着吱嘎一声,只见踩下倒车档的车子猛然又撞击而来,顷刻间将夏楚楚直接撞至墙角上。

鲜血从身体每一处喷涌而出,欲要调转车头的两抹身影分外刺眼。

在这监控死角处,血肉模糊的夏楚楚猩红的眸怒瞪,满腔仇恨燃起!

瞥到身侧小吃店门外的煤气罐,夏楚楚的眸底燃起一抹寒光,随即用力拉扯过来,朝着车内冷笑着。

巨大的响声响破天空,车内的渣贱组合被汹涌的火舌吞噬。

“爷,12点的军事会议已经延时半小时了,您到……”一辆军用吉普车内,夏牙耳机里不断传来声音。

与此同时,汹涌的火舌将天空染红!

无尽的黑暗中,仿若有一只巨大的魔爪抓着她,将她朝着一个地方拼命拉扯……

“楚楚,楚楚。”

倏然好似有一双手抚摸向她的额头,在无尽的黑暗中将她拉扯过来。

动了动眼珠,一张熟悉温暖的面容印入眼帘。

“楚楚,你怎么睡的这么沉?快点起床,战家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老爷要你换上这套衣服下楼。”

面前说话的是夏家的佣人王妈,因为夏楚楚是她从小带大的,所以此刻也是心疼。

才刚刚十八岁,却要嫁进战家,为死了弟弟的战羽寒去晦气。

看着不停摇着头,一脸惋惜的王妈,夏楚楚整个人怔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不是死了吗?

而且她没记错的话,王妈在她嫁进战家那一年就离开了,之后也再也没有见过面。

夏楚楚疑惑的将视线瞥向床头柜上面的时候,看着那一套奢华无比的黑色礼服裙,她顿时整个人僵住了。

这件礼服她死也不会忘记,是十八岁那一年,嫁给战大少去晦气时候穿的“黑婚纱”。

夏楚楚近乎颤抖的嗓音问出,“我……十八岁?”

“楚楚,你这是怎么了?是十八岁,可战家是什么样的身份您应该清楚的。别说是十八,就是八岁的小丫头,也要嫁过去为战大少去除晦气的。”

王妈以为夏楚楚这是担心自己的年龄不是适婚年龄,便跟着解释。

对视着王妈错愕的眸光,夏楚楚顿时一双手紧紧的揪着衣角,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吱嘎,夏楚楚闻声看向门口。

瞧见的是一张令她眸底闪出滔天恨意的身影,她同父异母的好妹妹夏浅沫!

“姐姐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爸和姐夫都等着急了,战家的人马上就到了,你怎么还没有换礼服啊?”

好不容易等来的好机会,今天绝对不能够让夏楚楚这个贱人出现任何的差错。

战家是宁城乃至整个Z国的最强豪门,可是却没有多少女人敢嫁进战府,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战家大少他……克人!

先克残了战问天,也就是Z国的前一任首领,随后克死了生母,现在连同战家仅剩下的战锦城也克死了。

可最最让万千女人忌讳的是,战羽寒身患隐疾,所以数年来,权势滔天的第一强少,身边无一女人敢撩。

此时从床上走下来的夏楚楚俯身逼近夏浅沫身旁,死死的盯着她,不舍得错过此刻她的任何表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