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顶级兵王

顶级兵王

醉里论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云霄曾经是兵王之王,叱咤风云,无所不能。含恨退役之后,他并没有心灰意冷,而是一手创建赤影殿,在佣兵界闯出赫赫威名。因为一纸婚约,他被自家老爷子叫到天海市。洛云霄打算金盆洗手,结束之前腥风血雨的人生,开始平静的生活。谁成想,昔日仇敌依旧虎视眈眈,不肯放过。为了保护自己的未婚妻,他不得不重回赤影殿,翻云覆雨……

主角:洛云霄,上官灵惜   更新:2022-07-16 01: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云霄,上官灵惜 的女频言情小说《顶级兵王》,由网络作家“醉里论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云霄曾经是兵王之王,叱咤风云,无所不能。含恨退役之后,他并没有心灰意冷,而是一手创建赤影殿,在佣兵界闯出赫赫威名。因为一纸婚约,他被自家老爷子叫到天海市。洛云霄打算金盆洗手,结束之前腥风血雨的人生,开始平静的生活。谁成想,昔日仇敌依旧虎视眈眈,不肯放过。为了保护自己的未婚妻,他不得不重回赤影殿,翻云覆雨……

《顶级兵王》精彩片段

风驰集团总裁办公室!

上官灵惜端坐在办公椅上,看着不远处沙发上那个哈欠连天,穿着随意的男人皱眉说道:“我就直说了吧,我们不合适,这门婚事也是我父亲偷偷安排的,不作数!”

“嗯!”

上官灵惜秀眉微蹙:“我知道你应该很很抵触这样的婚事,所以说,我们回去各自说清楚,以免日后闹出不愉快的事情!”

“哦!”

洛云霄半瞌睡的回应着,并不是他故意敷衍上官灵惜,主要是实在是太困了,严格来说,他已经三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两天前,他还在国外执行赏金任务,任务顺利完成后,还没来得及潇洒,就让家里那个老头子连哄带骗的坑回国。

到了帝都,那老东西还一副为他着想的语气:“你也老大不小了,打打杀杀的,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我给你找了个老婆,你以后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她,然后生个大胖小子!”

得知被坑,洛云霄还没有来得及发脾气,就看到了老家伙递给他的照片,于是......真香!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上官灵惜绷不住了,尤其是洛云霄的态度,让他有些抑制不住自己躁动的情绪。

“啊?听到了,你工作的时候都喜欢听音乐吗?这首歌让我犯困啊!”洛云霄再次打了个哈欠,眨巴眨巴眼睛,困倦十足,眼前的佳人在他面前仿佛都不如睡觉重要。

上官灵惜揉了揉太阳穴,真的不知道如何和眼前这个家伙交谈下去。

“爽歪的麻雀,在电线杆上裸睡......”洛云霄嘟囔着,跟着音乐低声唱着,不一会儿就靠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见洛云霄如此明目张胆的在自己办公室睡觉,上官灵惜恨不得倒一杯水泼他脸上,这个混蛋,实在是太无礼了,如果自己真的嫁给这个混蛋,那下半辈子也就毁了!

可她也没有什么好法子,只能强忍着怒意,继续办公!

......

两个小时后,躺在沙发上的洛云霄鬼叫一声,猛的一个翻身,站定在了地面,对比起刚过来的时候,显得英气十足,更加的有精气神!

原本就投入在工作中的上官灵惜,也是被这一声鬼叫吓了一个激灵,刚要发怒,只听到洛云霄道:“你好,刚才有点失礼了,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洛云霄,是我家老头子让我过来的!”

见洛云霄态度转好,上官灵惜也不好发作,点了点头:“我之前说的话已经表达了我的意思,我们之间的婚约是长辈私下定的,所以不作数,希望你可以回去好好和长辈谈谈,解除这桩婚事!”

“明白,莫名其妙就多了个未婚夫,换做谁都会抵触的,来之前我见到了叔叔,他告诉了我一些你的事情,你遇到麻烦了是吗?我可以替你搞定!”洛云霄重新坐回了沙发,点起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此刻倒是显得有几分正经。

上官灵惜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洛云霄:“你?你能解决什么麻烦,再说了,我有保镖,不需要你,你还是回去吧!”

“那不行!”洛云霄拒绝道:“你要是赶在你爸之前说这话,我也许就回去了,可现在不妥啊,我都答应叔叔了,现在又出尔反尔,那怎么交待!”

这话倒是让上官灵惜有些惊讶,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还有着言出必行的优点啊!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你倒是说说,你能怎么替我解决麻烦?”

“行吧,那让我掐指一算!”洛云霄闭上眼睛,摆出一副神算子的谱,真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还真是在算命。

“你还会算命?”上官灵惜疑惑道。

洛云霄睁开眼睛摇摇头:“我不会!”

“那你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什么?”

“那你丫的知道我不会算命,还让我自己猜啊,你有什么麻烦说出来啊,你不说我解决个锤子啊?”

“你......”上官灵惜忽然有种无名怒火不知道怎么发泄的感觉,尤其是洛云霄表现出些许不屑的样子。

“奇奇怪怪,你们父女两都这么神秘的吗?刚才你老爸也是只说你遇到点麻烦,让我帮忙解决一下,到了你这里,更离谱了,居然还想让我自己猜啊!”

“好了!”上官灵惜听不下去了:“我不觉得你能帮我解决麻烦,所以也没有必要和你浪费口舌!”

“我去......和女人说话真的费劲,你都不说,怎么知道我解决不了?”洛云霄很是无语,直接拿起茶几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保护我的安全,就这一点,我怕你就做不到吧!”上官灵惜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出口,在和眼前这个家伙扯下去,时间也浪费的差不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保护人这一块我还是有经验的,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安全感爆棚的超级无敌小帅哥呢!”

“哼!”上官灵惜很是不屑的扫了洛云霄一眼:“能说出这种话的,他眼光也是够差的!”

“这话你说错了,我二舅亲戚家的表姑隔壁孩子养的那条狗看见人就整天吠,我上去三拳两脚就给他丫的揍翻了,从那以后,那条狗看见人就变成缩骨伞了!周围邻居都说我是超级勇敢无敌小帅哥!”

上官灵惜听着洛云霄扒拉扒拉的吹着牛皮,忍不住再次揉了揉太阳穴,自己的老爸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这样的人都能安排来保护自己,还想让自己嫁给他?算了,还是打发走吧!

“我的麻烦不劳你操心了,你可以回去了,你是从帝都过来的吧,这样,我让我助理帮你定张机票!你尽快回去,也和你家里人说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

洛云霄摇了摇头:“不回去!”

“为什么?”

“媳妇没娶到,工作没捞到,答应了叔叔的事情也没有做到,我回去一定会被我家老头子打死的,你不知道,他可狠了......”

转眼,洛云霄又在噼里啪啦的诉说着,但凡是智商超过八十的都知道这个臭无赖满嘴跑火车!

上官灵惜无语,她真的很想发飙,可是她的涵养告诉她,犯不上和这么一个无赖生气。

“灵惜!我爱你!你迟早会是我的女人,嫁给我吧!”这时候,集团大厦外传来一阵剧烈的麦克风加音响的喊声。

上官灵惜的办公室本就在大厦的三十楼,如果单单是靠声音吼的话,是不可能听得到的,所以楼下的那个家伙也是准备的大音响,拿着麦克风“嘶吼”着!


洛云霄将窗户顶了上去,放眼望去,好大的阵仗,小广场上摆满了玫瑰花,还摆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爱心中间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正在朝着上面看来。

“我去!这手笔不是一般的大啊!”

上官灵惜则是捂着额头,一副无奈状。

“这哥们不厚道啊,居然当着老子的面抢我未婚妻!”洛云霄还趴在窗户上看着,嘴上也是嘀嘀咕咕的!

“洛云霄,注意你的言辞,谁是你未婚妻了?”听到洛云霄的话,上官灵惜也是一阵窝火,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楼下一个天天骚扰,现在楼上还一个厚脸皮的家伙。

洛云霄没有搭理上官灵惜,自顾自的离开办公室。

就当上官灵惜以为洛云霄已经离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只见洛云霄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盆,而盆中装满了水。

就在上官灵惜诧异的目光下,洛云霄端着满满的一盆水朝着窗外望了望,“哗!”一盆水犹如小瀑布一般,倾盆而下,那叫一个飞流直下三千尺!

公司楼下小广场,那个男人依旧是深情款款的表白着!

“灵惜,你只能是我的,只有我才配做你的男......卧槽!”

突如其来的一盆水,让男子呆滞在了当场,那原本精致的发型已经被浇成了一团,抬头望了望,暴怒道:“谁啊,特么的是谁?想死是吧,哪个不开眼的!”

“别让我找到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围观的人还在诧异,这个男人好端端的怎么重复说着一个字,直到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冲了过去,推开了男子,众人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刚才的那盆水,让他触电了!

麦克风和音响被水浇了个透,导致电力外泄,虽不致命,但是也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抽搐上半天!

“别让我抓到!”男子阴狠的沉吟道,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办法在楼下表白了,他拿起一束玫瑰花,带着保镖进了风驰集团!

办公室中,上官灵惜不可思议的看着洛云霄,并不是因为他敢得罪楼下那个二世祖,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办公室的位置距离那个小广场也是有段距离的,他是怎么做到如此精准的将一盆水泼那么远,还能落到那个二世祖的头上。

“好了,你可以安心工作了,叔叔说的事情我也会放在心上的,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的安全啦!”洛云霄随手将盆放到一边,坐回了沙发。

说实在的,她对洛云霄的印象不是很好,这个人做事情不按套路出牌,而且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任何规矩都限制不住他。

这种人要是真的当自己保镖,肯定会有无穷的祸事和麻烦!

正当上官灵惜想要拒绝洛云霄的时候,她的助理叶雨走了进来:“总裁,孙贺带着人要进来!”

上官灵惜皱眉:“让他走,如果他不走,就让安保上来!”

“灵惜,怎么了,这么不愿意见我吗?”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已经被推开了,一个青年手捧鲜花,走了进来,一身的名牌服饰却有一个极其不协调的发型!

很显然,这个发型的原因就是出自于那盆水!

“孙贺,谁让你进来的!”上官灵惜俏脸生寒,眼中闪过厌恶,她是真的非常讨厌这个叫孙贺的男人,仗着家里的地位,经常跑到集团骚扰自己,还总是在外面造谣,说自己是他内定的老婆!

“灵惜,看到我是不是很惊喜,我知道,你肯定是想我了!”孙贺眼中尽是贪婪,眼神直勾勾的落在上官灵惜的胸口和长腿,他拿过玫瑰花,送到了上官灵惜面前:“你的美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任何花在你面前只能甘当绿叶,就让这束花来衬托出你的美吧!”

“呵!”上官灵惜冷哼一声:“我在工作,麻烦你出去!”

“灵惜,你怎么忍心拒绝一个痴情的男人,我......”孙贺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沙发上一个男人,此刻那个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嘴上叼着一根香烟,饶有兴致的看着孙贺表演。

孙贺脸色一沉,瞪着洛云霄:“小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灵惜的办公室?”

洛云霄看了看孙贺,又看了看上官灵惜:“我是他老公,同时也是她的保镖!”

“胡说八道!”孙贺怒目圆瞪,恨不得撕碎眼前这个男人:“灵惜怎么可能有老公,你敢污蔑的心爱的女人!”

上官灵惜很是不悦的看着洛云霄,这个家伙居然能说这样的大话,可是在孙贺面前,她也不想去反驳!

见洛云霄不搭理自己,孙贺大怒,吼道:“阿泰阿山,进来,给我废掉这个小子,然后拖回去,本少爷要将他剁了喂狗!”

上官灵惜俏脸一边,刚要阻止,就见洛云霄站起身:“你是小时候受刺激了,还是脑子进大便?”

孙贺呆了呆,随即更加暴怒,一个臭小子都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上啊,愣着干嘛!”

“是,孙少!”阿泰阿山见自己的老板发话了,连忙跨步上前就准备对洛云霄动手!

“孙贺,你们太放肆了,这是我办公室,不是你们想干嘛就干嘛的地方!”上官灵惜也是冷声开口!

可这个时候,孙贺的两个保镖已经冲了过去,那个叫阿泰的狰狞一笑,论起拳头狠狠的砸向了洛云霄。

“砂锅一样大的拳头也没用!”洛云霄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同样是抬起拳头,对着阿泰的拳头打了上去。

“砰!”两拳相撞,下一秒阿泰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飞出去几米,重重的落在地上。

“啊!我的手,我的手!”阿泰惨叫着,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右手,右手手腕处有明显的歪曲状,很显然是骨折了!

洛云霄放倒一个之后,转身走到茶几边上,到了一杯茶水,优哉游哉的品尝着。

另一个保镖啊山见到自己的大哥惨状,也是掏出了一把贴身短匕,大骂道:“你妈的,给老子死!”

说完猛的朝洛云霄捅了过去。

上官灵惜俏脸微变,洛云霄可是背对着那个保镖的:“洛云霄,小心啊!”上官灵惜喊了一声。


洛云霄嘴角微微上扬,猛的转身,一个侧踢就踢在了阿山的胸口,就在阿山就要倒飞出去的时候,洛云霄伸出手,猛的拽住了阿山。

阿山惯性的往前扑去,可洛云霄却借着阿山的惯性,左脚踩在阿山的膝盖处借力,右脚则是抬起,猛的一个膝撞顶在了阿山的下巴处。

“砰!”一阵沉闷的响声,阿山整个人竖着旋转了三百六十度,重重的趴在了地上,嘴里也是溢出鲜血。

上官灵惜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洛云霄。

而洛云霄则是缓缓的走到了孙贺面前,伸出手笑道:“你好!”

“你......你想干嘛!”孙贺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哆嗦,刚才自己保镖是怎么倒下的,他是看的清清楚楚。

“没有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啊!”洛云霄再一次抬了抬手:“你好!”

孙贺咽了一口口水,伸出有些发抖的手和洛云霄握了一下。

正准备抽回手的时候,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使劲,就是拔不出来,仿佛被铁钳夹住了似的。

洛云霄流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道:“记住,我叫洛云霄,灵惜是我的女人,如果以后你再敢骚扰她,我就请你吃零食!”

“什么......零......零食?”孙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对啊,零食,大嘴巴瓜子!”

“我......我......!”

“你在犹豫?”洛云霄手中的力道加大了几分,疼的孙贺是额头直冒冷汗。

“哎哟!你特么......”

“啪!”洛云霄一个耳光落在了孙贺脸上:“第一颗瓜子送给你,说话就说话,别说脏话!”

手中,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这一点让孙贺有些发疯了,他堂堂孙家的小少爷,家族里最得宠的,今天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子揍了,这让他感觉受到了无比的屈辱。

“你特么......”

“啪!”

“第二颗!”这一下巴掌比前面的重了不少,孙贺脸都有些微微浮肿。

“你知道我是谁吗?惹了我,你还想有好下场吗?”孙贺不敢骂了,只是威胁道。

“啪!”

“第三颗瓜子,你尽管骂,尽管威胁,一袋瓜子有多少颗我不清楚,既然我要请你吃,就要吃完!”

孙贺整个人都愣了,真要像他所说的那样,一个巴掌代表一个瓜子,那一包下来,自己真的连老妈都不认识了!不......不是连老妈都不认识,而是会被打傻,直接叫车去精神病医院!

“洛云霄,放开他吧!”

上官灵惜终于开口了,这个孙贺虽然很让人讨厌,不过他确实有点背景,不能得罪的太狠了!

洛云霄看了眼一眼上官灵惜,点了点头松开了捏着孙贺的手:“孙少,灵惜是我女人,以后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来骚扰她,现在......带着地上的两个废物,滚!”

孙贺半弓着身子,恶狠狠的瞪了洛云霄一眼,脸上闪过阴毒之色:“小子,你给我......”

“滚~”

洛云霄瞥了孙贺一眼,吓得孙贺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办公室,地上的两个家伙他也不管了。

等到那个断手的保镖拉走那个昏厥的保镖后,才听到办公室不远处传来了孙贺的骂声:“你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

洛云霄从新回到了沙发上,再次燃起了一根烟!

上官灵惜无语,不过还是对着他问道:“你还不准备走吗?”

洛云霄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不是说过了,我答应了叔叔,要保护你的安全,至于我们婚约这件事,可以待定,实话说了吧,我对你很满意,因为你确实很漂亮,漂亮的女人给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很好的!”

洛云霄的坦率倒是让上官灵惜挺欣赏的,如果真的要给他一个定位的话,那就是“真小人”真小人是远远的胜过伪君子。

“那你接下来是打算当我保镖?”

洛云霄点点头:“算是吧,我从外面回来,一时间也没有想那么快回去,能给你这么漂亮的人当保镖,我还是很乐意的,我会给你解决一些麻烦,当然,如果你同意婚约,那我会更开心!”

上官灵惜有些头疼了,依照洛云霄的性格,不是来给自己解决麻烦的,而是来添麻烦的!

眼看着就要下班了,上官灵惜的桌面上的手机响起的悦耳的铃声。

“喂,爸!”

“嗯,灵惜啊,见到云霄了吧,晚上带他来爸爸这边,一起吃个饭!你妈妈也想见见他!”

“这......这怎么行?我......”

“好了,就这样吧,晚上带云霄过来,不然你也不用过来了!”说完,“啪”的一声,对面挂断了电话!

上官灵惜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过神,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机,刚才和自己通话的真的是自己的爸爸吗?

即使上官灵惜一百个不愿意,终究拗不过她老子,下班后,开车带着洛云霄前往了海湾别墅。

二十多分钟后,一辆保时捷918缓缓驶进了海湾别墅,下车之后,洛云霄跟着上官灵惜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很大,装修也不是非常奢华,反倒是带着一种古典美,摆钟、名画,古董,种类各异。

大客厅的沙发上,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正在聊着什么!

看到两人进了别墅,男人就率先起身,朝着洛云霄走了过去。

“云霄,你来啦,快,过来坐,喝茶喝茶!”

男人神采奕奕的,虽然年过半百,看上去依旧是气势十足,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上官叔叔,您太客气了!”洛云霄笑着回应道。

这个男人就是上官灵惜的爸爸,上官宇,风驰集团前任董事长!

“也对,不应该这么客气的,以后都是一家人!”上官宇呵呵笑道。

一老一少交谈着,倒是把上官灵惜给遗忘了。

“你就是云霄呀,真不错,一表人才!”女人打量着洛云霄,禁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

洛云霄看了看说话的女人,长相和上官灵惜相似,虽然年龄也有些大了,可依旧是风韵犹存!

“阿姨你好!”

“好,好!快坐!”叶婉茹喜笑颜开,很显然,对这个未来的女婿很是满意。

洛云霄坐了下去,有些歉意道:“叔叔阿姨,刚才来的比较着急,所以也没有给两位长辈买些礼品,有些失礼了!”

“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嘛,你有这份心,我们就很开心了!”叶婉茹拉着洛云霄的手,还真是应证了一句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