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偏宠玫瑰

偏宠玫瑰

席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言出道四年,被称为“人间红玫瑰”,收获无数喜爱。岂料,一场绯闻,一场分手,她高调退出娱乐圈。就在黑粉们纷纷质疑她要前路渺茫时,她成了宋家高不可攀的百亿继承人。退圈后的宋言更加高调,纯纯的美艳渣海后,就没有她撩不到手的男人。甚至很快有人扒出,顶级豪门继承人顾沉骁,就是她踹掉的前男友!

主角:宋言,顾沉骁   更新:2022-07-16 0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言,顾沉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宠玫瑰》,由网络作家“席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言出道四年,被称为“人间红玫瑰”,收获无数喜爱。岂料,一场绯闻,一场分手,她高调退出娱乐圈。就在黑粉们纷纷质疑她要前路渺茫时,她成了宋家高不可攀的百亿继承人。退圈后的宋言更加高调,纯纯的美艳渣海后,就没有她撩不到手的男人。甚至很快有人扒出,顶级豪门继承人顾沉骁,就是她踹掉的前男友!

《偏宠玫瑰》精彩片段

宋言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有点走神。

男人立在当前,单手恣意地插在浅色细纹裤子口袋里,没穿外套,身上是同样颜色质地的三件套马甲,白色衬衣上的蓝宝石袖扣精细别致,他个子很高,将西装穿的挺括。

旁边有人跟他说话,他看着模样漫不经心,沉静的眼底晕着浅淡的疏离冷漠。

有点像——

“宋言?”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姜静楠只好轻轻碰了碰她。

宋言回神,将视线收回,静静的回视对方。

“看什么呢?那么入神?”姜静楠顺着她刚刚看的方向望去,那里除了几个宾客在交谈,也没什么其他特别。

“没什么。”随口回了一句,宋言抬步要走。

“不是,宋言,”姜静楠连忙跟上,“悠方的那个小严总非要见你,说是你影迷。都推了好几次了,你好歹也给人家一个面子,怎么说也跟人家打声招呼。”

宋言面无表情,脚步不停,“既然都已经推了好几次了,那也不差这一次。”

姜静楠做了宋言两年经纪人,她深知宋言的脾气,说一不二,只能作罢。

她跟在宋言的身后,三三两两的讨论声传入耳中。

“那不是宋言么?本人长的可真好看,别说是男人了,连我一个女人看了都要爱上她了。”

“人家今年又拿了奖,身价又翻了翻,直逼一线女星了。”

“她好像脾气不好,得罪了不少人啊。”

姜静楠在心里默默的想:姑娘,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宋言出道四年,人送外号‘人间红玫瑰’,美则美,可玫瑰是带刺的。

话题突然一转,“对了,我听说,今天晚上顾总也来了。”

有人突然大胆猜测,“宋言该不会是冲着顾总来的吧?”

“顾总?顾沉骁?她疯了吧!那个男人她也敢肖想?”

刚刚还充满羡慕的语气,在谈到这个男人之后,骤然改变。

那个出身便在别人一生都触及不到的高度的男人,岂是,一个戏子能够肖想的人物。

就算她的身价涨得再高,也无法跨越身份阶层的鸿沟。

宋言漂亮的眸中划过了一丝轻嘲。

踩着猩红色绒面高跟鞋的脚跨出大门,没有半刻停留,直接上了车,彻底融入夜色之中。

羡仙府别墅。

宋言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

手里的杂志已经将近一个小时没翻页了,客厅的落地钟整点敲响,时针指向十点的位置。

屋外,似乎有汽车引擎声。

没过多久,门口就传来了动静。

宋言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过去,门上的指纹密码锁响了一声,接着,就是门开的声响。

门打开的同时,宋言看到了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立在门口,男人袖口的蓝宝石惹眼夺目。

是他回来了。

宋言盯着那道身影出神。

说实话,他作为男友,无论是外形、身份,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而宋言作为资深颜狗,不可否认,她对他一开始纯粹是见色起意。

思考时,男人已经跨步进门,来到了她的面前。

宋言抬头凝视着他。

在他开口之前,她率先说道:“顾沉骁,我们分手吧。”


没错,眼前的男人就是众人口中那位冷漠矜贵的顾先生,顾沉骁。

他是宋言的男朋友,现在,宋言正在将他变成前男友。

男人刚站定,随之便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原本要说的话就此止于喉间,漆黑如墨的眸凝着她,启唇,嗓音淡漠清冷,“理由?”

理由……

早在她回来之后,他回来之前,她就一直在想。

接着,他磁性的嗓音又再度响起,“因为我没告诉你提前回国?”

顾沉骁原本一周的出差计划,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还在国外的谈判桌上。

若不是在酒会上见到了他,她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提前回国的事。

想起酒会上那些人的话,宋言眉眼间淡了几分。

她看着顾沉骁。

似是在等待他的解释。

可他却没再开口,只是蹙着眉静静地望着她。

不屑解释。

顾先生一向如此。

宋言脑海中回荡着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字字句句,犀利深刻。

她说……

“宋言,说话。”

顾沉骁低沉磁性的嗓音将她的思绪拉回,她抬眸直直的对上了他的视线,启唇,“你进门的时候迈了左脚,顾先生,我喜欢进门先迈右脚的男人,所以,我们分手吧。”

……

“所以,你就这样跟他分手了?”黎荛听完之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语调也情不自禁的抬高了几分。

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吐槽道:“宋言,这种奇葩理由,恐怕也就只有你能说得出来!我要是顾沉骁,我恐怕是要被你气死!”

黎荛是宋言的好闺蜜,两人从小就认识,虽然性格迥异,但一直亲密无间,行同一人。

“他才不会。”宋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黎荛无比好奇的追问道:“他当时是什么反应?”

“他什么也没说。”

“……”黎荛无言片刻,感慨道:“不愧是顾先生,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啊。”

如此淡定从容,确实像是他的作风。

宋言幽幽的睨了她一眼。

黎荛轻咳了一声,言归正传,“所以,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跟他分手?”

宋言跟顾沉骁交往了两年,虽然没有公开恋情,但是感情一直都很稳定。

不久前还听宋言说,她在顾先生的书房抽屉里看到了一枚戒指,她们都以为两人好事将近,确实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分手。

而宋言说的那个理由显然是她随口瞎编的。

黎荛都明白的事,顾沉骁怎会不明白。

当巍时然第八次偷瞥过来时,顾沉骁终于赏了他一个字:“问。”

“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国外的谈判桌上吗?你提前回国了?”

“嗯。”

“靠!工作狂也有偷懒的时候?别说你已经提前三天完成了一周的工作。”

顾沉骁本就工作密度大,他一周的工作量往往别人需要两周甚至更久才能完成,若是他再将一周缩减成四天,那简直太变态了。

顾沉骁回道:“没有。”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那么变态呢。”巍时然舒了一口气,接着又问,“那你怎么这个时间点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坐在旁边的陆羡也同样感到疑惑。

工作都还没结束,他怎么提前跑回来了?


今晚原本巍时然只约了陆羡,所以当两人看到顾沉骁的时候都吃了一惊。

暗地里交换了不少眼神。

别说顾沉骁原应该远在异国,就算不是,平日里,他也鲜少出入这种场合。

平时就算特意喊他他都不会过来,今天,他倒是不请自来了。

顾沉骁没有说话。

他比平时更加沉默,就算来了,也与这儿显得格格不入。

巍时然又跟陆羡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是一头雾水。

猜不透,那就不猜了。

两人开始聊起了别的话题。

提起巍时然的婚事,陆羡感慨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个浪天浪地的花花公子竟然会答应英年早婚,而且还是联姻,实在是出人意料。我还以为就你这样的,不到三十是一定不会收心的。”

巍时然整个人往后仰舒服的靠在了沙发上,语气平淡的说道:“既然早晚要结婚,早点有什么不好。”

陆羡看他这样,连连叹气摇头,“禽兽啊……好好的一个良家少女,就要被你给糟蹋了!真是造孽。”

巍时然勾唇讥诮的笑道:“别说糟蹋那么难听,既然是联姻,难道还指望夫妻感情能有多深厚?我家的情况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门当户对的思想根深蒂固。也好,反正对我而言,娶谁都一样。”

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陆羡也已见惯不怪。

巍时然突然想到了什么,坏笑着蹭到了陆羡身边,吊儿郎当的搭着他的肩膀,“羡羡,你也别急着同情我,说起来,你们家跟我们家也差不多,你怕是也难逃联姻的噩运。我提醒你,趁现在,赶紧去谈一场恋爱,管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呢。要不然等你以后结婚,蓦然回首,这一辈子竟然都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那你得多悲哀啊。”

“滚开。”陆羡听了想打人。

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咒起他来了?

巍时然邪笑着躲开,正要说话,一道磁性低哑的嗓音突然插了进来,显得有些突兀,“怎样才算喜欢一个人。”

巍时然和陆羡皆是一愣。

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移到了顾沉骁的身上。

顾沉骁突然来一句,让他们都感到十分意外。

这样的问题,从顾沉骁的口中问出确实十分违和。

难道,只是纯属好奇?

巍时然还没说话,陆羡已经拿起手机搜索了答案,“喜欢是一个汉语词语,也作喜爱,一指愉快、高兴。二指喜爱,即对人或事物有好感或感兴趣。喜欢实际上是一种感觉,包含欣赏、仰慕、钦佩……”

“停停停!”巍时然受不了的打断他,“你这不是误人子弟吗?不懂就别乱说,真是的。”

陆羡不服,不屑的睨他,“你懂?”

巍时然自豪的冷哼了一声,“当然!你时然哥哥驰骋情场这么多年,会不知道怎样才算喜欢一个人?”

顾沉骁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脸上,懒得听他废话连篇,“说。”

巍时然确实谈了不少恋爱,身边的女人经常每个月都不重样。

确实算是恋爱经验相当丰富了。

巍时然道:“你要是喜欢上一个人啊,你会因为她一句话就去做一些奇怪的傻事,见不到她的时候会时时刻刻的想她。经常会想起她说的话,做什么事都会想到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