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绝品狂少

绝品狂少

吴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想命运多舛!母亲早亡,父亲把他托付给好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养父家的日子非常开心,可是在养父亲生女儿归来后,一切都变了。为了一口饭,他百般隐忍,但那个女人却变本加厉!终于被其触碰到底线后,叶想爆发,他发誓要成为天下第一,成为真正的强者!

主角:叶想,秦姐   更新:2022-07-16 0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想,秦姐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品狂少》,由网络作家“吴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想命运多舛!母亲早亡,父亲把他托付给好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养父家的日子非常开心,可是在养父亲生女儿归来后,一切都变了。为了一口饭,他百般隐忍,但那个女人却变本加厉!终于被其触碰到底线后,叶想爆发,他发誓要成为天下第一,成为真正的强者!

《绝品狂少》精彩片段

06年。

我爸做保险,被人骗了50万,而其中有一大半,是他的好兄弟陈叔的。当时的50万,对我们家来说,是一笔天大的巨款,我爸还不上,被人告上法庭,最后关了监狱。

因为和我爸是好兄弟,加上有他拍着胸脯的担保,陈叔抵押房子,拿了一大笔贷款,交到我爸手上,因为这事,陈叔的老婆,还跟人跑了。

那天,下着濛濛细雨。

我爸拉着我,跪在陈叔的面前,指着我说:这孩子以后就给你当牛做马,你想怎么着,都可以。

只有12岁的我。

不明白‘父债子偿’的含义,更不明白,我和他这一别,就是永远。

刚到陈叔家的时候,一切安好。

陈叔甚至对我说,拿我当他自己儿子,要供我上大学,但他有一个要求,就是等我长大了,给他养老。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出身农村的我,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别说我爸,还欠他那么多,这么大的恩惠,我给他养老送终,不是应该的吗?立马跪了下来,给他磕头。

陈叔说到做到。

替我交学费,管我吃,管我住,脾气也很温和,有时候,我甚至觉得陈叔,比我亲爸还要亲……

但好景不长。

有天。

一个扎着马尾,打扮清纯的女孩闯进了我们的生活,我记得很清楚,陈叔一见她,就眼泪不止的掉,说什么对不起她娘俩。后来我反应过来,那是他亲生女儿,半个月前,陈叔的老婆,带女儿一起离开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陈叔的女儿,也就是陈琳又被人送回来了。

陈琳比我大三岁,陈叔让我管她叫姐,并且叮嘱我,我是一个小男子汉,要保护好姐姐。

我很兴奋。

以为自己又多了一个亲人,甚至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要照顾好陈琳。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

陈琳,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恶魔,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立马懵了。

不知道陈琳为什么冤枉我!?

而脾气很好的陈叔,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打的我满口是血,还让我趴在陈琳的面前说一百遍对不起。

陈叔撒完气,跑到阳台抽烟。

陈琳见他走了,一改委屈的表现,突然蹲下身,冷冷的在我耳边说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爹是条狗,你连狗都不如,以后我就叫你小畜生吧。

小畜生。

小畜生。

小畜生。

我攥着拳,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强迫自己没有哭出来。

我说:琳姐,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不能冤枉我……我话没说完,陈琳抓起旁边的板凳,照着我的脑袋砸了下去,我当时感觉脑袋嗡的发麻,身体也跟着发软。

陈琳冰冷的说你特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听到声音的陈叔,赶了过来,看了眼陈琳,又看了眼我,他一把将烟蒂扔在地上,回过头给了陈琳一巴掌,打完陈琳的陈叔,有些失神,然后又赶忙道歉。

这晚。

我果然像一只狗似的,缩在阳台,听着屋内的争吵,整个人,很累,很累,但又不敢睡……

后来的日子。

一天比一天难熬,陈叔在家的时候,陈琳还稍稍收敛,陈叔不在,陈琳就变本加厉的折磨我,什么难听的话,她都说,什么恶作剧,她都在我身上尝试。

有几次。

她把狗吃过的饭,故意留给我,等我吃了一半,再告诉我,之后捧腹大笑……以至于后来,我就算饿着,也不敢在家里吃东西。

心底深处。

我不止一次的想反抗,想把陈琳压在自己的身下,让她求饶,让她给我道歉,但我不敢,因为我没本事,没能力,也没有退路。

记得有次我没忍住,向她发火,被她赶出家门,在那个冷到刺骨的寒冬,我躲在别人的屋檐下,冻了三天三夜,要不是陈叔找到我,恐怕我已经死了。

我承认,陈叔是个好人,但陈琳毕竟是他女儿,不管陈琳做什么,他都不可能怎么着她,因为那是她女儿,而我不同,我不过是一个可怜虫,一个小丑罢了。陈叔告诉我,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活着,不为别的,为你那死去的妈,和把你养这么大的爸,听到这些我哭的不成样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哪怕这种低头,等同于耻辱,我也要为了一口吃的,忍着,一直忍着……

这种非人的生活,持续到我高中。

中间有一两年,初中辍学的陈琳离开了这个小城市,那阵子我就像终于获得了新鲜空气的鱼,无比的自由自在,但后来她回来了……

高考在即,无论陈琳对我怎么样,我都沉默以对,有时候她折磨我,折磨到无趣了,也就回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和男人煲电话粥。

有时候是一个年轻的……

有时候又是一个沧桑的声音……

闻声的陈琳,迅速来到我的面前。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神玩味。

陈琳幽怨的说,阿想,你觉得我好看吗?

我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好看,特别好看。结果,陈琳笑了下,立刻变了脸色,端起刚烧的开水壶,就往我身上砸去,要不是我躲的及时,就要被烧焦了。

我说陈琳你疯了吗?

五年多来,陈琳打我,骂我,我都忍着,但这次,不知怎的,特别是当她提到我妈的时候,我再也崩不住了,猛地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了床上。没等陈琳反应,我直接跨了上去,下一秒,我疯了似的,撕开了她的衣服,咬着牙说我让你说我不是男人,我现在就让你看看,老子是不是……

 


陈琳尖叫着。

拼命的打我,推我,但我毕竟是个男生,力气比她大的多,平日里是为了让着她,我才不还手的。但这次,我真的是被逼急了,其实,这时候的我,脑子里装的全都是报复,反抗,根本没有半点不纯粹的欲望。

我摁着她的双臂。

蓦的。

陈琳停止了挣扎。

任凭我怎么折腾,都不动……

她的举措,让陷入癫狂的我,忽然清醒了过来,我恐惧的退到了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我干出来的。我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但陈琳就那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赶紧捡起衣服,给她盖上。

实际上,我只是撕破了她的外衣,并没有真的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我害怕极了,从地上爬起后,落荒而逃的跑了出去。

晚上。

我像个孤魂野鬼似的,在街上溜达,这时已经是深夜,我没有地方去,只能像以前离家出走一样,到KFC躲着,直到人家下班,把我撵走。

外面很冷,但我心里更冷。

我直到自己干了一件蠢到家的事情,对不起陈叔,也对不起我爸妈。

一个人倒霉到了极点,总会碰到好运,我在陈叔的楼下蹲着,刚好碰到下了夜班的秦姐。

秦姐和陈叔住一栋楼里,三十来岁,长的很清秀,微胖,刚结婚一年多,就离了。前夫家暴,好几次都闹到楼上楼下报警,后来,她找了律师,向法院申请,折腾了小半年,才终于离了婚。

我和秦姐就说过两句话,还是帮她搬家才认识的,至于她和她前夫的事,每次都闹的那么大,想不知道都难。

秦姐问我怎么一个人在这,我犹豫了下,撒谎说我在等陈叔,他刚从外地回来,带了不少东西,一个人拿不动。或许是我真的不擅长骗人,秦姐笑笑,没有拆穿我,只是温柔的问我要不要去她家里喝点热水,天气这么凉,怕是要冻透了。

我摇头说不用。

秦姐说她家灯泡坏了,刚好想让我帮她修一下。

我不傻,知道秦姐是好意的,也就点点头,跟她一块上楼。

路上,秦姐告诉我说,她也有一个弟弟,在农村,弟弟今年20了,但从小就得了小儿麻痹症,现在只能靠家里人照顾……我心想秦姐也是一个可怜人,她之所以来城里打拼,应该有一部分也是为了自己的弟弟。

进屋后,秦姐给我倒了杯热水,让我暖暖身子,然后说她先去洗澡,完了让我帮她换灯泡。

我安静的坐在客厅。

秦姐的房子很小,一室一卫,客厅小的只能放张桌子。

没多久,秦姐穿着睡衣走了出去,姣好的脸上露出笑容,讪讪的说反正我就把你当我弟弟了,来,跟我换灯泡去。我尴尬的点点头,尽管特意不让自己去看,但还是没忍住留意到秦姐那丰满的身材,把她的睡衣撑的很大。

换外灯泡,我借口说陈叔该回来了,我先走了。

刚要出门,秦姐拦住了我,朝我口袋里塞了一百块钱,然后说外面不安全,再不济就找个便宜的旅馆住,然后又说自己小时候也有和我一样叛逆的时候。

我心里一暖。

这么多年,秦姐是除了陈叔外第二个真正关心我的人。

她的钱,我当然不能要。

我刚要退回,房门突然传来‘咣咣’的声音,接着,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道:秦小丽,你给老子开门,老子今晚想你了,回来看看你。

秦姐打了个寒噤。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接着她说待会你不要作声,开门就走,别管他对你说什么,要不然,我怕他喝多了乱来。

我也是有点害怕,寻思门外的人,大概率就是她的前夫吧。

秦姐打开门,一个醉汉直接扑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把秦姐压在了地上,压根没注意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男人一边抓着秦姐,一边在她身上乱摸着……而反观秦姐,一直在想办法挣扎,不停的抗拒。

我站在原地,攥着手里的钞票,整个人陷入了两难。

“叶想,你别管我,快走,把门关上。”

我咬着牙。

看向秦姐,只见她的双眸,喊着泪珠,如果我真的离开,那么,她剩下的就只能是绝望,和就范。我的脑海中,突然浮出陈琳的一句话:叶想,你是男人吗?是男人吗?是男人……

我倒吸了口气。

决定豁出去了。

冲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肩膀,将他甩了出去。

我说,秦姐,你快报警,快报警……

我话没说完,那男的,已经站了起来,趁我不注意,给了我一拳头。这一拳头给我干懵了,我半天才爬起来,要不是秦姐拦着,这货手里抡着酒瓶,就要把我弄死。

砰的。

秦姐被他一把推到墙上,整个后脑勺磕了过去。

我咽了口唾沫。

见红了。

秦姐不顾疼痛,还是挡在了我面前,近乎哀求的说,李记,你别作了,他还是一个孩子,他不懂事,你放过他,行不?等下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醉汉啧啧道:秦小丽,你敢背着我偷男人,还和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子好了?真有你的。

秦姐一个劲的说我没有。

醉汉一把抓住秦姐的头发说,你老实交代,让他睡了多少次,说,你快说……

看着这一切。

我彻底忍不住了。

怒火中烧。

这狗东西刚刚偷袭我,差点没给我整过去,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冲了上去,夺过他手里的啤酒瓶,尽管他已经做出了格挡的动作,但我攥着的酒瓶,还是在瞬间拍在了他的脑门。

哗啦。

瓶子碎了一地。

这货也被我开瓢了。

这货摇摇晃晃的,还不服气,看样子还要冲我袭来,我也是冲昏了头脑,害怕他真的要弄死我,与时先发制人的将他扑倒在地,照着他的面门,就是一顿拳头。

多年来的积郁,在这一刻,全部发泄了出来。

我一边用拳头砸他,一边嘶吼着:你服不服,你服不服……

眼前走马灯似的,出现一个又一个身影,有我爸,有陈叔,还有陈琳,还有那些在学校欺负过我的人,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痛快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别打了。”

“别打了。”

“叶想……”

秦姐抱着我的胳膊,不知道眼前的李记到底求饶了多少遍,也不知道秦姐喊了我多少次,终于,我捏着全是血的拳头,站了起来。

手上黏糊糊的。

有李记的,也有我自己的。

我说你个老东西,听着,如果你再敢来找秦姐的麻烦,我特么真的,真的,真的弄死你,不信你试试……

李记怕了。

颤抖的说我记住了,再也不敢了。整个人一点醉意也没,像个哈巴狗似的,从地上滚了起来,讨好的说哥,我现在能走了吗?

我瞪着他,没有说话。

李记逃到门外,灰溜溜的钻了出去。

我本来以为秦姐会怪我,没想到,她第一反应是捧起我的手,眼眶发红的说,叶想,你傻不傻,干嘛为我出头,疼不疼?骨头都露出来了!

说实话,疼,肯定是非常疼,但那种发泄情绪后的舒畅感,兴奋感,让我有些麻痹。

秦姐慌忙去给我拿酒精,和药。

弄完伤口,我要走,秦姐不让,她说你家的情况,我也了解,今晚你就住这儿吧。我愣了下,立马闹了个大红脸,秦姐家就这么大,整个房子也就一张床,怎么睡……

 


秦姐俏脸微红,干咳道: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屁大的小孩,想那么多干嘛,再说了,还真怕我把你怎么着不成?

我忙说不是。

秦姐说行了,你去洗个澡,记住不要碰到伤口。

洗完澡,秦姐已经上床睡了,我站在外面徘徊,本想穿上衣服离开,但秦姐咳嗽了下,把我吓了一跳,原来她没有睡……我呆了几秒钟,上了床,小心的躺在她的身边,刻意留着距离。

第二天一早,秦姐还在睡着,知道她上班辛苦,我也不敢打扰她,轻手轻脚的洗了个脸,就离开了。

到了学校。

按部就班的开始复习,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为了依靠高考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得不比别人更加刻苦,班主任说不出意外,以我的成绩,上个重点是没问题的。

为了早点离开这个城市。

摆脱我的梦魇。

我每天4点来到学校,晚上11点才回家。

就在我认真做笔记的时候,一个身影掠到了我面前,我完全没有防备,一只大手从我的桌子上抢去了我的笔记本,等我反应过来,桌上的书本,也被另外几个人夺了过去。

“王志涛,你们要干嘛?”

我气愤不已。

王志涛是我们班的痞子,平日里除了欺负别人,没什么正事可干,上次他在我的抽屉里面放了一只癞蛤蟆,上上次把吃剩下的鸡骨头,扔进我的饭盒。

王志涛根本不理我,掏出打火机,就把我的笔记本点着了,不仅如此,他还把火机递给其他人,这几个家伙当着全班人的面,把我书本烧成灰烬。

我颤抖的低着头。

想反抗,但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王志涛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晚上放学到操场等他们,有事要跟我说,要是敢逃跑,让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而刚刚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教室里的同学,大多是看笑话的,压根没人替我出头。

上课的时候,同桌特意把书本往他那边挪着,故意不让我看,后来,没搞清楚事情经过的班主任,还把我叫到办公室,狠狠的骂了一顿。

我委屈的不行。

知道不能跟老师告状,否则,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这帮人,要么是有钱的富二代,要么是破罐子破摔,而我自己是要为了高考,为了命运奋斗的,他们输得起,而我一丁点也输不起。

放学前。

张波过来找我,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他听人说王志涛要找我麻烦。张波是我发小,我们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我爸入狱后,他是唯一一个还把我当朋友的,其他人,对我,那叫一个避而不及,生怕我的霉运,招惹到他们。

张波出了名的义气。

以前也帮我出过几次头,要不然,我在学校过的更惨。

因为王志涛是我们班的刺头,在学校也小有名气,我虽然想让他帮我,但我又不愿拉他下水。再说了,这次也不是什么大事,估计王志涛他们就是手痒了,想找人练练,我寻思只要让他们打一顿,解解气,也就过去了。

送走了张波。

我一个人来到操场,不是我胆小,守约,而是我知道,不来的下场更严重。

没过多久,王志涛带着人也来了,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面孔,这个人五大三粗,足有1米9多,看样子应该是体育队的。

那人问我,你就是叶想?

我不敢看他,点点头说我是。

结果,我这边刚说完,那人一脚就踹了上来,把我踹出3米远,倒地之后,我感觉整个肠子都在发生痉挛,疼的我眼冒金星。

那人指着我说,瞅瞅你那德行,什么玩意,还敢动我的女人。

我吓傻了,连忙说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有动你的女人啊。

王志涛在旁边看热闹,他身边的另一个兄弟,把一封情书丢到了我的脸上,接着,朝我吐了口唾沫,讽刺的说,还说不是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是不是你写的字?

我连忙打开,发现这是一封写给校花陆一馨的情书,里面肉麻的文字,让人作呕……我一再摇头表示,这根本不是自己写的,并且后面的署名,也绝非我签的。

那个体育生根本不信,一声令下,十几个人冲了上来,一阵拳打脚踢。

我抱着脑袋,和要害部位,咬着牙忍着。

没多久。

张波带人赶了过来。

“别打了,都别打了。”张波掏出一盒中华,递给为首的体育生,赔笑着说,“龙哥,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误会,咱们有话好好说。”

‘龙哥’接过烟。

抬手就给了张波一巴掌。

“好好说?你配和我好好说,什么东西!?”

张波面色发白,只能继续赔笑说龙哥说的对,我不是个东西,但叶想是我兄弟,他出了事,我不能不管,你要打要骂,我和他一起悉听尊便。

王志涛走了上来道:“卫龙,骚扰陆一馨的人,我已经给你找到了,反正我要是你,不扒了他的皮,是不可能的,毕竟陆一馨可是你的女人。”

卫龙哼了声,说老子还用的着你教?

他走到我的面前,突然解开裤腰带,要不是张波用后背替我挡着,这一泡尿全都浇在了我脸上。

“气也解了。”

“人也打了。”

“可以放过我们了吗?”

卫龙提起裤子,恶狠狠的盯着我说小臂崽子,你给我记住了,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你,我见你一次,请你喝一次饮料,老子说到做到。

众人离开后。

我无助的坐在地上。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卫龙,又是怎么被人陷害的?张波脱掉外套,笑嘻嘻的安慰我,说这都是什么事,待会请我吃顿好的,喝瓶啤酒,就都过去了。

我做不到张波那么豁达。

前一秒。

他还在替我挡尿,后一秒,就能潇洒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我说张波你没必要这样帮我,他说都是兄弟,别这么客气,刚刚那个人是咱们学校的扛把子,我要是不来,你非得被他打残不可。

路上,我像个丢了魂的小鸡子似的,跟在张波后面,我恨自己软弱,又恨自己无能,最后还连累张波下水。张波劝我不要再想了,如果卫龙还找我麻烦,他就让他大哥出面,他大哥是社会上的,卫龙会给面子的。

突然,张波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你是怎么和陆一馨搅合在一起的?我愣了下,连忙说,我压根不知道陆一馨是谁,你也知道,我在学校里一个朋友没有,平时除了埋头读书,什么都不做。

张波苦笑道,那就是王志涛陷害你的了,可是,你又是怎么得罪王志涛的?

我想了又想,也找不到答案。

吃完夜宵,我一个人一路走回了家。可到了家门口,又不敢进去,隐约间听到了陈叔,和陈琳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往后退,我知道,昨天的事,一旦被陈叔知道,我就完了……

但是陈琳那么讨厌我,不可能不借此机会,把我往死里整。

是死是活,我决定听天由命。

开门,走进。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陈叔笑脸相迎,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似的,问我怎么那么晚才回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学习怎么样?我机械的回应,最后陈叔说他累了,明天再和我聊……

陈叔一进房间。

陈琳就走到我的面前,低声道,叶想,你别以为昨天的事,就那么过去了,我留你一命,是要慢慢折磨你,今天这泡尿,喝的挺爽的吧?放心,明天还有。

我整个人,如堕冰窟。

猛然间。

反应了过来,原来王志涛,卫龙的事,都是陈琳安排的。也对,陈琳老早就辍学,和一群不良打的火热,在我们学校指使几个混子收拾我,易如反掌。

我委屈的说,琳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放过我吧,还有一个月,我就毕业了,到时候我出去打工赚钱,再也不给你添麻烦。

陈琳笑笑。

她就那么看着我,然后,一字一字的说,让我放过你也可以,你现在给我跪下。

我怔了住。

想到自己还要念书,还要考大学,还要开始新的生活,一咬牙,真的跪了下去。可是,陈琳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她把脚放在我的脸上,戏谑的道,给我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