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顶流一眼看上我

顶流一眼看上我

一只小花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生存,花瑶不得不披上伪装,成为一个男人!在外人眼里,她是唱跳俱佳的全能偶像,凭借出色的外貌,迷倒了万千粉丝。可她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会愿意以男装示人?一次意外,她招惹上了那位鼎鼎大名的影帝,影帝眼睛非常毒辣,她的真实身份瞒不住了……

主角:花辰,花瑶,盛谦   更新:2022-07-16 01: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辰,花瑶,盛谦 的女频言情小说《顶流一眼看上我》,由网络作家“一只小花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生存,花瑶不得不披上伪装,成为一个男人!在外人眼里,她是唱跳俱佳的全能偶像,凭借出色的外貌,迷倒了万千粉丝。可她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会愿意以男装示人?一次意外,她招惹上了那位鼎鼎大名的影帝,影帝眼睛非常毒辣,她的真实身份瞒不住了……

《顶流一眼看上我》精彩片段

浓稠的夜像是被泼了墨,绚丽的舞台灯光点缀着夜空,巨浪般的阵阵呼声让寂静的世界变得燥热与喧嚣。

“花花——”

“花花——”

“花花——”

舞台下是一片绚烂的红,融在无边的黑夜间,那应援牌起伏的红光像是飘摇在无边大海的浮藻,也像缀满天空的星辰。

“嘘”轻轻一个温软的气息声。

原本燥动不安的场子,在这一声温柔中变得安静。

‘噔’一声微响,灯亮了。

一个巨大的光圈照在了原本漆黑的舞台上,耀眼的灯光打在舞台上的人身上。

全场一片黑,她是唯一的光。

拉风黑色皮衣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又一道冷光,黑衣上点缀着设计感十足的铆钉,如同缀着耀眼的星辰,闪闪发光,同款配套的黑裤子,脚下是擦得油亮的黑靴子。

漂染着紫色的头上蒙着一层光圈,画着烟熏妆的脸过分地精致,眉眼间透着一股藏不住的痞气,眸色很淡,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对着镜头唇微勾时,嘴角有浅浅的小梨涡,身上那一股坏劲儿迷倒万千少女。

在万众屏住呼吸的那一瞬间,台上那人如青葱般匀称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拨动吉他的琴弦。

下一秒,如雷的欢呼声响彻云霄,夏日的黑夜在一场座无虚席的演唱会中燥热起来。

一曲过后,舞台上那人骨指分明的手握住麦克风,一个略微低沉又独特的嗓音响起。

“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这嗓音被称为‘被上天吻过’,得天独厚,带着点点的金属味,却还透着一股灵动。

“晚安。”尾音中透着温柔与缱绻。

演唱会过后,后台的化妆间里,花瑶换了一身便衣,白色的大卫衣加休闲裤,手里拿着卸妆棉,把浓厚的烟熏妆一点一点地卸掉。

她是谁呀?

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是一身骁勇闯天涯的摇滚歌手,是当前娱乐圈的摇滚新星——花辰。

出道三年,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一举拿下今年的最受欢迎新人奖以及最热歌曲奖。

发过单曲,出过专辑,在圈子里刮起一阵风暴,从一无所有到一夜爆红,她不算是顶流,但圈内人都纷纷预测,凭着她的势头,不出两年,必定跻身顶流。

褪去浓厚的妆容,镜子里出现一张精致的小脸,素颜下的她显得女儿态十足,少了伪装出来的狂与痞,多了几分柔美。

“花瑶。”

花瑶精致的杏眼是载着一片黯淡的光,有点发滞地凝着镜中人第低声地喃喃,“叫什么,重要么?”

花辰、花瑶、花辰、花瑶……她的存在,就是要为另外一个早已不存在的人永远地活着。

是男是女,那也不重要。

她女扮男装,背着他的身份活了十八年,在巨大的牢笼里苟且偷生,寄人篱下的冰冷与孤立无援,世间百态,如同饮水,冷暖自知,那一片阴森森的黑暗,她早就尝遍了。

活着,就很好。

化妆间的电视机还开着,显示屏上是男人俊朗的面容,剑挺的眉宇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眼里是涟涟的柔光,倘若皎洁明月碎了一地温柔。

播的是娱乐圈顶流盛谦盛影帝的个人专访。

“盛影帝,能不能给点粉丝福利,透露透露您的择偶标准?”

“呵。”盛谦笑得宛若春风扑面而来,眼角带着藏不住的缱绻温润,他思考了片刻,“嗯,喜欢长头发,眼睛大大,有小梨涡的。”

花瑶的神情微滞,目光温柔地凝着荧屏上的男人。

那是她的心上人。

……


长头发,大眼睛,有小梨涡的。

花瑶转过头,目光定在镜子上,两眼无神地看着一头假小子短发的自己,眸色更加黯淡了几分,“喜欢长头发的。”

她也想要长头发,可是她不能,身不由己,男装示人,一切都不过是她的保护罩。

“宝贝儿,合作方要聚餐,咱收拾收拾赶紧出发。”

花瑶还没缓过神,化妆间的门被推开,她的经纪人大华激动地迎上来,对着她一股劲地夸,“宝贝儿,你太赞了,咱们明年的演唱会票都抢空了!”

“什么聚餐?”花瑶开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塞到嘴里,闹着小脾气,“我不去。”

“不行!”大华已经开始七手八脚地给花瑶上妆,“到场的全部都是大佬,你得去争取个机会。”

“什么机会?”花瑶推开大华,眉头微皱,“别往我脸上抹东西。”

不表演,不铺天盖地擦粉,是她的小原则。

“电视剧《追风》在火热选角,下个月要开拍。”大华面对闹脾气的小祖宗,包容心满满,“超级大IP,原著书粉几千万。”

花瑶抬眼看着大华,与语气间带着几分漫不经心,“so?”

“上个星期,原定的男三被爆劈腿,《追风》要临时换角,剧本的男三的人设是一个摇滚歌手,和你的形象很靠近。”大华狗腿地给花瑶捶背,“宝贝儿,微博现在好多人力挺你演男三,都说你气质非常贴合。”

“方大华,你的意思是让我进影视圈?”花瑶挑眉,扫了一眼狗腿的大华,“我是一个摇滚歌手,对影视不感……”

“花花宝贝儿,《追风》的男主今天定了超级顶流,肯定会大爆的,对我们肯定是有益无害的。”大华还在苦口婆心地劝,笑得那一个谄媚。

“不……”

“宝贝儿,知道男主定了谁吗?”大华舔狗式地小声说,“是盛谦。”

花瑶嚼糖的动作微微一顿,原本强硬拒绝的话,说不出来了。

盛谦……是她心中的盖世英雄。

她的眼底生出柔色。

“聚餐去不去?”大华软磨硬泡地问。

花瑶又将一颗糖塞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嚼着,思考了好一会儿,“去。”

“对嘛,选不上角,咱再不济没准能签个主题曲的演唱,你还在上升期,必须得多露脸。”大华如意算盘打得美美的。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打电话去落实聚餐的安排。

花瑶对经纪人的话充耳不闻,微微垂眸,眼底带着浅浅的笑,低声地喃,“盛谦。”

聚餐的餐桌上,确实是清一色的大佬,大制作的导演、制片人、投资商去不都在,《追风》的导演看到花瑶的形象后,酒下三杯,当场提出了视镜的邀约。

大华笑着陪酒,刻不容缓地接下邀约。

花瑶对于大型的拉关系现场保持着一如既往地沉默,自顾自地夹菜吃饭,滴酒不沾,自命清高地自成一派。

她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不参加任何酒局,但是却能平步青云,圈内人都在猜测她背后的金主是哪一个大佬。

花瑶一想到金主,脑海里浮现出一张英俊矜贵的脸,手中的勺子一颤,鸡汤洒到了白色的衣袖上。

油脂迅速地在衣袖上开出一朵花,洁癖症犯的她悄然离席处理肮脏的衣袖。

花瑶观察了片刻,发现没人后,淡然地走进了男士洗手间,眉头微微叠起,纠结症也犯了。

空气中漫着一股浓郁的柠檬清香,地板砖上还有泛着水光,显然是刚清洗不久的。

花瑶全部的关注落在沾着油脂的衣袖上,没注意脚下湿滑的地板砖,她穿的运动鞋遇水就容易成滑板鞋。

“吱——”一声清脆的响。

花瑶的脚底打滑,挡不住地心引力的强大吸引,整个人往后倒。

“砰——”一声巨响。

背撞上了洗手隔间的门板,背脊一阵痛,脑门直接磕出了一栋楼,差点没撞到灵魂出窍。

“我去……”

花瑶的脑袋一阵眩晕,还没有来得及抬手揉后脑勺。

“吱——”一声微响。

被撞隔间的门开了,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花瑶的手腕……


一只温厚的手猝不及防之间握住了花瑶的手腕。

那手骨指分明,手指笔直又匀称,修长又白皙,线条流畅,指甲修剪整齐又干净,符合当今年轻人对手控的定义。

“我去,谁……”

话音未落,受了重创晕坨坨的花瑶已经被用力地拽进了隔间。

花瑶学过三年的跆拳道,已经拿了黑带,哪怕是在脑袋晕乎的状态下,防卫的警觉没有丝毫的松懈。

慌乱之间,花瑶直接抬脚,往那偷袭人的要害处踢过去。

熟料,那人像是早有防备一样,高大伟岸的身子一转,在狭小的空间里将花瑶按在了门板上。

身形的差异,他像是抓小鸡一样摁着花瑶。

“说,是谁派你来的?”厚重的低嗓夹带着淡淡的酒气洒了过来。

听这话,不用看都是酒鬼发作没事纯找茬。

这中二又霸总的台词,一看就是狗血电视剧看太多了。

“你神经……”

话音戛然而止,花瑶一抬头,猝不及防之间,撞入一潭目光潋潋的深眸。

只见,近在咫尺的眼前人一张英俊的脸,剑挺的眉宇间凝着一股严峻的厉色,一双精致的桃花电眼,眼角微微上扬,眸间被泼最浓的墨染着浑厚的夜色,眸底荡着一股涟涟的醉意。

是国民男神盛谦。

颜值爆表,惊为天人的神颜一度占领最帅面孔榜三年,至今无人超越。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可是他偏偏要靠实力,凭借着精湛的演技,多部杰出的作品,盛谦三年蝉联影帝,坐拥三亿少女粉,是现当下顶流之中的顶流。

除此之外,盛谦是国内盛氏集团的太子爷,家中产业富可敌国,属于典型的‘要是今天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那明天就要回去继承家产了’。

花瑶的心里一阵咯噔,如同像是被塞进了一只慌乱的小鹿,一阵兵荒马乱。

眼前人,就是她的梦中人。

踌躇半刻,她还没有动手推开迷糊压上来的盛谦,她的下巴已经被盛谦抬起,修长的手指倏尔收紧。

“盛谦,你做什么呢?”

花瑶感觉到下巴微微发痛,抬起杏眼,眸底是潋滟的碎光在颤动,说话都有点颤。

一股浅浅的酒气扑面而来,花瑶忍不住微微皱着眉头,“你喝了酒……”

属于男人带有侵略性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洒下一片颤尖尖的心悸,她的小脸不自然地爬上了一抹红晕,宛若开出了朵朵红粉粉的桃花。

“酒量不好,你就别喝。”她的声音里全是关怀,却透露着藏不住的紧张。

她喜欢他四年了。

火光中的惊鸿一瞥成了她此生再也忘不掉的怦然心动。

喜欢他,关于他的一切,她都小心翼翼地放在心上。

他酒量不好,一杯就倒,所以习惯滴酒不沾。

只听说过他一杯就倒,却不曾知道他喝醉了还会搞事情。

“靠近我,你到底想要什么?”盛谦精致的桃花眼里罩着一层朦胧的醉意,低声地质问。

捏着花瑶下巴的手缓缓地收紧,一改温柔国民男神的人设,反而变得有些霸道总裁的气质。

“盛谦,你醒醒。”

花瑶顶不住那样热烈的凝视,下意识地将头撇开,不去看眼前已经意识不清醒的盛谦。

情急之下,她努力地压住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伸手想要推开他。

可是男女的实力悬殊,盛谦的脑袋是晕的,整个人的思绪简直是比浆糊还要糊。

“女人,回答我的问题。”他眸底擒着一股冷意,削薄的唇微动,“是图钱么?”

花瑶:“……”我没靠近你,是你把我拉进来的!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