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陆少夫人马甲帅爆全球

陆少夫人马甲帅爆全球

双尾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瓷本是豪门千金,却自幼被亲生父母丢到乡下。后来当她被家人接回城里之时,她本以为叶家人良心发现才会接她回来,却不想爹不疼妈不爱,还有一个黑心白莲花姐姐处处刁难她。当她满不在意的走出叶家大门之时,所有人都以为她不过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而已,殊不知她是身披众多护身马甲的满级大佬,她身边还有一个对她宠溺入骨的矜贵男人……

主角:叶瓷,陆景延   更新:2022-07-16 01: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瓷,陆景延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少夫人马甲帅爆全球》,由网络作家“双尾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瓷本是豪门千金,却自幼被亲生父母丢到乡下。后来当她被家人接回城里之时,她本以为叶家人良心发现才会接她回来,却不想爹不疼妈不爱,还有一个黑心白莲花姐姐处处刁难她。当她满不在意的走出叶家大门之时,所有人都以为她不过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而已,殊不知她是身披众多护身马甲的满级大佬,她身边还有一个对她宠溺入骨的矜贵男人……

《陆少夫人马甲帅爆全球》精彩片段

川城理县派出所内,吵闹声不断。

“我说我们养了她这么久,该给点生活费吧。”

“这孩子可是你们买来的,这是犯法的你们懂不懂?还敢要生活费真是可笑!”

两个妇女对峙着,互不相让。

一个长相刻薄,打扮寻常。

一个保养得意,浑身上下都是名牌。

脚步声突起,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人大概四十岁,西装革履,就连袖扣都价值不菲。

女的十八岁左右,长相甜美,一来就挽住了贵妇人的手,焦急询问。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到派出所来?”

贵妇人没有理会身边女儿的焦急询问,扯着那男人的衣袖示意他朝门口看去。

“君盛,警察说找到我们的女儿了,你看那就是阿离。”

君盛这才看到门边站了一个女孩。

女孩就站在门口,五官精致,长发及腰,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跟白色T恤。

她浑身肌肤较寻常人更白,君盛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她肌肤下的血管。

女孩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似乎是听到了贵妇人的话,抬起头看了君盛一眼。

但她眼神淡漠,眼底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无。

君欢瞳孔微缩,慢慢握紧了拳头。

这就是她的妹妹,君离?

她怎么会回来?

她明明,明明不该回来的!

“妈,你不是说妹妹被拐了,这真的是妹妹吗?”

君欢略带怀疑地打量起了叶瓷,没有一点亲近。

“是啊顺遇,这件事不能随便。”君盛面上也并无半点见到女儿的欢愉,声音略显冷淡。

警察惊异地扫了这家人一眼。

她算是办了不少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找到自家被拐孩子,态度还这么冷淡的。

这个女孩还真是可怜,养父母把她当成捞钱的工具,亲生父亲还这么冷漠。

“警方已经查清楚了,而且我跟她也验过dna了。”李顺遇顿了顿,低声说。

家里这么多钱,她难道会找个冒牌货回来吗?

“你也说这是你女儿了,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刻薄的妇女再次开口。

“你们慢慢商量,商量好了通知我,我去哪儿都无所谓。”叶瓷嗓音好听却清冷得很。

她说完,竟真的转身出了这间房。

“小妹妹不要担心,你肯定能跟自己父母回家的。”

女警有些担心地跟了出来,房间内还是两家人互不相让的争吵声。

仿佛叶瓷就是个可以随意交换的货物,但这些人分明把钱看得更重。

听到女警的话,叶瓷的视线离开了手机。

她冲着女警展颜一笑,多了些温暖。

女警呆了呆,方才看这小姑娘长得就白,走近一看就更白了。

“谢谢姐姐,我不担心。”

回家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词。

她可不愿意回到这个所谓的“家”。

不过,她答应了一个人......

与此同时。

另外一间房内,警察局长张明看了看对面清隽贵气的男人。

男人一身定制西装,衣服上的每一寸都被熨得服服贴贴。

他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狐狸眼微眯,纤长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透露出了几分不耐烦。

“真白。”

他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弯了弯嘴角,笑得有些痞气。

张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外面却什么都没有。

“您说什么?”张明小心翼翼地问。

这位陆景延,陆四爷,莫说是在小小的川城,便是在京都,也是能横着走的,他可不敢得罪。

“没事。”

陆景延收回目光。


经过交涉,君盛还是给了叶家人一笔钱。

叶家人拿了钱,连看都没有看叶瓷就高高兴兴地走了。

君盛也带着妻女上车回城。

李顺遇拿出纸巾来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妈,你真的打算让妹妹上七中吗,她以前一直都在乡下能跟得上吗?”

君欢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表面上很担心,暗中带了些许的嘲讽。

“顺遇,你去找女儿也该给我说一声。”

君盛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

李顺遇向来视自己丈夫的话为圣旨,赶忙辩解,“我也不知道他们真的把人找到了,当时你又在开会,我就自己来了。”

叶瓷望向窗外,对他们的话漠不关心,仿佛他们说的不是自己。

君欢撇了撇嘴。切,真会装!

“好了,我会想办法把君离送到一中上课,君离也刻苦一点,你姐姐可是七中排名前一百的人,不是你们那种小地方可以比的。”

君盛一提起自己这个大女儿就尤为自豪。

“叶瓷。”

叶瓷突然抛出两个字。

君盛等人愣了愣没有听明白。

“我叫叶瓷,这是奶奶给我取的。”

“你叫君离。”

君盛的声音带了一丝怒意,还是自小养在自己膝下的孩子好,这个二女儿真是不听话。

“你们不是有个叫君璃的儿子了吗,确定不要叫我叶瓷?”叶瓷嘲讽一笑。

“好了君盛,女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李顺遇也想到了自家小儿子。那孩子自小就别扭,要是知道了有个被拐的姐姐跟他名字一样肯定会生气的。

君欢很是善解人意地开了口,眼底暗光一闪而逝,“妹妹才来肯定不习惯,名字叫惯了叶瓷也好。”

有妻女在旁相劝,君盛住了嘴,不耐烦地扫了叶瓷一眼。

这个女儿怎么这么不懂事!

不多时,红色的奔驰车缓缓停在了君家的别墅前。

“老爷,夫人,小姐你们回来了,这位是?”张姐看见叶瓷身上那洗得泛白的牛仔裤,态度轻慢。

李顺遇也不下车,靠在车窗处,一脸郁色道:

“这位是二小姐,张姐你把二小姐带上楼去。小瓷,我们还有点事,你先自己在房间里休息。”

今晚的宴会可是极为重要的。

也不知道会不会迟到,就是因为要去接叶瓷!

叶瓷也不在意,径直从后备箱中拿出了自己行李箱。

张嫂见到这一幕,不屑地扫了叶瓷一眼。

这要是换成君欢或者是君璃,她早就将行李箱接了过来。

但她现在像是没有看见叶瓷手中的行李箱一般,只是在前面带路。

红色的奔驰车再次出了别墅,扬起一阵灰尘,渐行渐远。

叶瓷唇角勾了勾,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这......就是她的家人?

张嫂带叶瓷走到玄关处,正要拿出一双新拖鞋,眼角瞥见了叶瓷那泛白的裤子,转而拿出了一双微黄的旧拖鞋。

没料到,叶瓷根本就没有理会她,便进了大厅。

真是没人教的野丫头!

张嫂愤恨地扔掉那双旧拖鞋。

“二小姐,这可不是在你们乡下,到处都是泥巴地。”

张嫂就差指着叶瓷说她的鞋弄脏地板了,就算她的鞋再干净,也不能站在君家金贵的地板上。

叶瓷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眼底泛着冷意。

“所以你就拿了一双要扔掉的鞋给我,你说你是在羞辱我还是在打君家的脸呢?”叶瓷语气一如既往地淡。

张嫂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便维持不住了。呵呵笑了两声,便连忙将话题转了开。

“二小姐您的房间在二楼,跟我来吧。”

她拿捏不清楚,叶瓷在君家人心里的地位。

也怕她在君家人面前告状,只好就把她带到了客房。


叶瓷关上门,从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电脑。

这电脑通体黑色,没有半点标志。

她打开电脑输入一串代码,电脑屏幕一黑,随后一亮满屏都是数字。

数字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就像是胡乱堆砌而成的。

叶瓷手下动作飞快,直到敲击完最后一个代码这才将电脑合上。

她揉了揉额角,从黑色的背包内拿出了一瓶药来。

旋即拧开了药瓶,取了几片药,和水吞了下去。

叮咛一声,叶瓷的手机响了起来。

叶瓷朝着手机屏幕上一看,来电号码显示未知。

“说话。”

叶瓷的声音清冷之中夹杂了些许烦躁。

她说完这话便剧烈咳嗽起来,许久才停歇,脸上多了点不正常的红,衬得她越发虚弱。

“木头,你这样就伤我心了啊,你不会又在吃药吧,那药吃了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声音,吊儿郎当之中尽是关切之意。

“我知道。”

叶瓷冷冷打断那人的话。

“知道,你还......算了,说了你也不听。我找到了一味对你很有用的药,等我把药制出来就送来给你。”

男人提起此事,声音都拔高了些。

叶瓷眼神微深,定定看着自己手中的白色药瓶。

“你费心了。”

就在男人以为叶瓷要嘲讽几句的时候,她却破天荒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了?”男人试探性地问道。

“没事,我挂了。”

叶瓷说完,便要挂断电话。

“哎,别呀,你帮我把尾巴弄掉,不然我怎么回来。”男人连忙大喊。

“你放心回来就是,他们找不到你的。”

叶瓷说完,掐断了电话。

地球另外一端,沙漠之中某个男人看着手里被挂断的手机无奈一笑。

“得了,谁叫老子欠你那么多呢,回去喽。”

叶瓷将电话放进背包里,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睡起了觉。

君家人是晚上回来的。

君盛,君欢,君璃,李顺遇都在,只除了刚刚回到君家的叶瓷。

“张嫂,小瓷呢?”李顺遇没有看到叶瓷便问。

她身上还穿着华贵的晚礼服,一看就是才参加完什么盛大的活动。

李顺遇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把叶瓷带出去。

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女儿是被拐走那么多年才找回来的,心里就觉得别扭。

张嫂一看到君家人的盛装打扮,再一想到叶瓷身上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便知道君家人并不看重那个二小姐。

“回太太的话,二小姐还在屋里躺着呢。您说这乡下来的就是土,叫她换鞋也不换,睡到现在也不起。”

张嫂不遗余力诋毁叶瓷。

君欢眼底泛着笑意,轻声喝了一句,“好了张嫂,那好歹也是我的妹妹,就算是她不对,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君璃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地回望了她一眼。

这话表面上是在训斥张嫂,但细细琢磨之下,却多了些旁的意味在其中。

“真是太不像话了!”君盛猛地一拍桌子,便怒气冲冲地朝楼上走去。

“君盛,你好好跟小瓷说。”

李顺遇见状紧跟在君盛身后,却并未有要拉住君盛的意思。

君盛这些年在君氏企业也算是练了出来,很少有发这么大火的时候。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一看到这个女儿,就忍不住生气。

这个女儿一出现,便是在提醒他,作为一个父亲有多不负责。

君氏企业也很有可能因为此事起波澜。

他恨不得没有找到这个女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