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品毒妃病娇摄政王的掌心娇

医品毒妃病娇摄政王的掌心娇

独步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人只有在经历过生死之后,才知失去的东西有多么珍贵。前世,云汀兰痴心错付,爱上了一个负心汉,反而亲手推开了那位九皇叔。今生,她眼清目明,发誓不会重蹈覆辙!云汀兰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抱住了九皇叔的金大腿,有大佬撑腰,复仇大计轻轻松松完成!

主角:云汀兰,顾之巅   更新:2022-07-16 01: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汀兰,顾之巅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品毒妃病娇摄政王的掌心娇》,由网络作家“独步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只有在经历过生死之后,才知失去的东西有多么珍贵。前世,云汀兰痴心错付,爱上了一个负心汉,反而亲手推开了那位九皇叔。今生,她眼清目明,发誓不会重蹈覆辙!云汀兰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抱住了九皇叔的金大腿,有大佬撑腰,复仇大计轻轻松松完成!

《医品毒妃病娇摄政王的掌心娇》精彩片段

云汀兰死了。

被她深爱的大师兄骗着用滚烫的心做养蛊饲料,锥心刺骨的疼折磨了她整整一千个昼夜,最后被那颗心被母蛊虫啃噬得一点不剩……

死后她眼睁睁瞧着一条血红色的,大拇指粗的肥虫从鼻腔里爬出来。

而她以为的此生挚爱正一脸冷血盯着她身体里爬出的蛊虫,嘴角满是笑意。

可他说过,她体质特殊,适合养蛊,并且等大成,就会娶她!

噬心蛊终于养成,却是她的死期!

她气得灵魂都在颤抖,飘在空中用力嘶吼:“澹台烨!你为何要这般对我,我爱了你十年,整整十年啊!”

“你说过,只要我听话,等你完成大业,你就会娶我的!”

“可你骗了我,你骗了我!”

她死不瞑目,双眸流出了血泪,给苍白的脸添了恐怖和凄惨。

可根本没吓到澹台烨,只是让他觉得更可笑:“明明是你自己心甘情愿上当的,那你还有何不甘?”

“不过你安心去吧,不必担心你的母亲和兄弟。由于他们不适合养蛊,早被我剁碎喂狗了。”

“之前不告诉你,是不想你情绪激动,以免影响母蛊虫生长,你可别怪我。”

听见母亲和弟弟惨死,云汀兰疯狂的在房间里横冲直撞,脚下都是浓烈的黑雾,她已然化作厉鬼!

“澹台烨!你好狠的心!我杀了你!”

可惜,哪怕近在咫尺,她也伤不了澹台烨分毫。

“师妹,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其实五岁那年你被丢入鳄鱼池中,奋不顾身跳下去救你的人是你最恨的九皇叔顾之巅。”

“但皇家不愿传出太上皇最宠爱的小儿子居然为了救一个低贱之人而被鳄鱼咬成重伤,所以太上皇便让我领了这份功劳。”

“所以啊,你从一开始就爱错人了,还被我蛊惑,除掉了你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听着这话,云汀兰只觉得耳边轰然炸开……

原来从一开始她便错了,从来都是她错了。

此时,那紫蟒华服扬长而去:“来人,将她的骨头碾碎后撒在粪坑里,再拉去菜地里浇灌,不得有误!”

云汀兰悔恨交加,凄厉的咆哮:“澹台烨,你毁了我一生,我与你不共戴天!若有来生,我要你万劫不复!”

还有……顾之巅……我错了……

……

东郊湖心楼阁。

深冬的雪在湖面凝成薄薄的一片,湖水袅袅升起冷雾,到了夜里更加寂寥凄冷。

唯有阁内春色一片。

一阵颤栗把云汀兰震醒,随即,阵阵疼痛爬满全身。

疼……

这痛苦好真实……

难道?

一个激灵,她猛地睁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健美的性感线条曲线,狭长深邃的凤眼藏着清冷孤傲,裹挟着幽深凝云,还掺杂一丝丝情欲,让人看不透。

这是……顾之巅!

她怎么会在这里?愕然之中,她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三年前失去贞洁的那一夜。

“顾之巅,真的是你……”云汀兰抚上男人的脸颊,连魂魄都在颤抖。

前世,她为了澹台烨的大业,明知道顾之巅重伤未愈,还逼着他远赴疆场,害得他万箭穿心而死,结果遣送回国的只有冰冷的尸体……

甚至还亲自将那还未来得及入皇城的尸体一把火烧了,让顾之巅长眠于冰冷的寒冬江中。

如果不是她,顾之巅贵为摄政皇叔,连咳嗽一声皇城都要抖三抖,怎么会如此凄凉?

所以,她不配拥有这个男人的好。

“你放开我,顾之巅,你不要碰我!”随即,她晃晃头,拼命要逃脱他的怀抱。

而这显然激怒了男人。

“不要碰你?”顾之巅冷沉的凤眸裹了狂暴的怒火,云汀兰居然说不要碰她?又是为了澹台烨!

云汀兰到底爱澹台烨什么?

这忘恩负义的女人,怕是早就将他彻底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气得掐住这蠢女人:“你就这么喜欢澹台烨?你就这么恨我拆散了你们,恨我处处打压你心爱的师兄?所以就算我已经给你至高无上的荣宠,你也依旧憎恶我?”

“不……我不是……你听我说……”云汀兰吓了一跳,他误会了。

可才她张口就被男人的怒吼给强压了下去:“云汀兰,你给我听着,你就是化成灰,那也是我顾之巅的女人。不让我碰你?我偏要,而且我要让澹台烨好好看看,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听着顾之巅充满占有欲的话,看着顾之巅痛苦挣扎的双眸,她哭得泣不成声,只顾着摇头,含糊不清的喊着:“顾之巅,对不起……”

但顾之巅要的不是她的对不起,而是她!

男人瞬间化作野兽,将女人已经被蹂躏过的娇躯狠狠按在怀里,扣住她后背的力道,仿佛要将她揉碎在灵魂深处。

云汀兰呜咽了一声。

他狭长的凤眸中一下掠过心疼,薄唇覆上,体内的热浪却越发汹涌了……

云汀兰藏在顾之巅怀里哭泣,前世对他的亏欠与五岁之前的记忆,全都滚滚袭来。

无数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以及顾之巅为了她而受伤无数次的种种画面冲击入心。

她这才发现,顾之巅一生都在用命在爱自己,可自己却辜负了顾之巅。

她可真是个大蠢货,负心女!

犹疑了片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猛地咬上那薄唇,主动求欢……

外头风雪更甚,北风呼啸,屋内,却是温暖如春。

对不起顾之巅,你的小哭包阿兰回来了,这一世,我绝不负你!

……

翌日。

清晨的暖阳透过窗户落在床榻,也落在男人健美的身躯。

他大汗淋漓,但看起来精神愉悦。

瞧着身下满身爱痕的小女人,眼中含泪,欲说还休的模样,是他……过分了么?

男人心软了,虽然眸中带有恨,但对上云汀兰那小哭包的脸时,又忍不住温柔。

他一向冷情,却独独对她温柔至极,温柔得……简直毫无脾气。

只要她不提澹台烨,他就不会那么歇斯底里。

顾之巅掐着她落泪的脸一如既往轻柔的哄着:“阿兰,答应我,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吗?他不是你的良人。"


但他话音未落,就被纤细葱白的手指按住了。

那杏眸带泪,是喜极而泣。

“不要提他,现在,我只想好好看看你。”她蜷缩在顾之巅怀里,温顺无比。

顾之巅眸底划过一抹诧异,这么温顺的人……真的是她么?

那葱白的手指缓缓划过俊美男人的额头,高高的鼻梁,薄唇,还有喉结,结实的胸膛,最后……

“呃——”顾之巅没想到她会这样挑逗自己,立刻有了反应。

凤眸一沉,阴寒满目,满脸写着: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但不等他反应过来,云汀兰已经主动勾住他脖子,再度求欢……

虽然不知道为何她会这般主动,但男人禁不住诱惑,眸色一沉,捏住嫩滑的脸蛋,粗暴的咬了上去。

……

黄昏时刻,好梦正酣,窗外一声又一声急促的鸟叫声却将她吵醒。

醒来的刹那,那眸光乍冷,对窗外的鸟叫声感到无比厌烦。

抬眸恋恋不舍的一遍遍打量那俊美的容颜,确定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见最后一抹霞光都悄然溜下山了,这才施施然走到窗边。

一双杏眸盛满不屑与烦躁,将那等候得不耐烦的信鸽一把抓了过来,狠狠捏死!

鸟儿在她手中挣扎了几下,便彻底失去了生命。

她眸底毫无怜悯,只是不急不缓的将鸟儿脚上的信打开一看。

澹台烨刚劲有力的字迹写着:让顾之巅夺杨乘风兵权。

想着杨乘风三个字,她重新将死鸟和信件放在一起,随意就丢入了湖中。

春寒料峭,冬雪未融,看着那远处湖面上袅袅升起的寒烟,她眸底升起更冷的一层薄冰。

杨乘风是当朝兵马大元帅,战功显著,功高盖主,且他是顾之巅的心腹。

帝王虽然一令出,众臣服,但如今朝纲混乱,除了顾之巅以外还有三位皇叔在把持朝政,势弱的皇帝就只能称病抱恙不出。

因此,朝堂上谁的人多,谁有权势,便是谁说了算。

这杨乘风手握兵权,直接威胁到三位皇叔,以及他们背后的顾之巅。

因此,只要除掉杨乘风,将兵权集中在顾之巅手上。

所有功高震主,意图不轨的声音,都会聚集在顾之巅身上。

前世她便是听话照做,让澹台烨的阴谋得逞了。

而前世顾之巅死亡就是从现在开始布局的,虽然此时的澹台烨已经权倾朝野,但不代表他无敌。

所以掌握顾之巅无数秘密的她,还来得及扭转一切。

该怎么办呢?

葱白的手指轻轻敲打窗棂,一盏茶的功夫后,手指顿时停止,她眸底划过一抹决然。

随后心情大好的钻进被窝,甜蜜蜜的勾着那人,将他吻醒,顾之巅凤眸微睁。

听得她开口便是:“九皇叔,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知道她一定又是为了澹台烨,顾之巅好看的眉头微蹙,一整天美好的心情都被打碎。

云汀兰自一个月前大病一场,便被他直接安排住在了这湖心亭养病。

但期间,云汀兰为了澹台烨多次提出无理要求,逼他一一答应。

这些条件间接辅助澹台烨多个阴谋得逞。

若他不答应,云汀兰就宁愿跳入湖水淹死,她就是这般烈性之人,宁可尸沉湖底也要帮澹台烨。

且她生性自由,便不许有人跟在身边盯着,而顾之巅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她,只能在湖边安插暗哨防止她轻生。

因此,为了不让她乱来,只要不是太出格的要求,顾之巅都会应允。

云汀兰就像一条鱼,如果他不从了这条鱼,说不定这条鱼什么时候就蹦出水缸,渴死自己。

顾之巅不想她死。

想起从前那些,他深知这一次的“交易”必然不便宜,由是眸底划过淡淡的失望:“好。”

对上顾之巅那冰冷又失望的眸子,纵然心疼,但她还是决定按计划进行。

但她保证,绝不会让顾之巅输的。

咬了咬唇,她轻声道:“我要你夺了杨乘风的兵权。”

顾之巅的拳头硬了。

但当云汀兰将视线移到他手心时,他又一次松开了,满眼冷色:“如果你以为这样做兵权就会落在澹台烨手里,那你就太天真了,有我在,他不会讨到半分好处。”

可澹台烨根本不想要这个兵权,澹台烨要的是借刀杀人,让九国兵力活活耗死顾之巅。

所以,她得从根本解决问题,让澹台烨这个丞相失去发号施令的权力,这样才能避免顾之巅被迫出征。

她已经有了对策,但现在不能告诉顾之巅。

自古事以密成,语以泄败,她得谨慎再谨慎。

想及此,她又勾着顾之巅的脖子,千叮万嘱:“你再答应我一件事吧。”

“又是什么事?”他心里升起郁闷。

“你千万不能让澹台烨知道我是你的人,同时,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们的过去。”

顾之巅微微一颤!

原来她……还是没有接受他!

难道与他欢好,当真就只是为了卸杨乘风的兵权?

顾之巅狠狠咽了咽,眸底都是滔天怒火。

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如此深爱着另一个男人,他嫉妒得快要发疯!

片刻后,他再也待不下去,迅速抽身穿衣,准备离去。

而云汀兰也没拦着,他更失望。

果然,不被爱的人,便是连撒娇生气也没权利。

直到他从暖心阁踩着一根竹竿真的准备离去,这女人也没有丝毫挽留。

反而是为他整理了披风,千叮万嘱:“九皇叔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顾之巅狠狠蹙眉,撑着竹竿如同利箭出弦,连夜进宫,头也不回离开了。

云汀兰目送他远去,想起即将发生的事,嘴扬起一个笑:“澹台烨,这一次,我要你声名尽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两个时辰后,夜幕彻底降临。

连夜进宫请旨剥夺杨乘风兵权的顾之巅没回来,但气急败坏的澹台烨却堂而皇之的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